Anyone but CY成功了,所以?

這一段時間,其中一個最重要的新聞,就是梁振英宣布這次特首選舉不再參選連任。這的確是很震撼的事情,因為前陣子香港發生的諸多風波,以及這些風波底下的陰謀論,不少人都解釋成「梁振英為了連任才做的事」。

例如年初的「魚蛋革命」、突然興起的「香港獨立論」風潮,或者前陣子青年新政兩名議員的風波,有些人主張這些事情之所以發生,是為了協助梁振英連任。但這星期這新聞一到,相信這些主張都會消失;而主張過的人應該多數會忘了自己說過這樣的話,也難以寄望他們會收回自己的言論。當然陰謀論是沒有止境的,要硬拗下去還是可以作出一整個故事來,只是將難有說服力。

如果我們曾主張過、支持或相信過這些陰謀論,我們也可以趁這時候檢討自己,就像某電影中說過,這10年來我們學得最多的,是陰謀論。無疑陰謀論現在是非常盛行的,這全是因為我們正在不斷給予它養分。

大家或多或少把事情簡化了

為何這些陰謀論會存在?或者,為何我們會覺得,提出這些陰謀論是有說服力的?那似乎是因為,不少人在這幾年來,把「梁振英」看成是我們對所有事情的解釋,我們把一切的罪名和原因都安在他的頭上。

面對我們社會這幾年的動盪,不論是建制派、泛民主派或泛本土派,大家或多或少都把事情簡化了,認為一切的問題,都源自梁振英。這讓很多人有個錯覺,就是只要梁振英消失了,就會雨過天晴,一切問題得到解決,世界回復到梁振英上任之前。「Anyone but CY」、「打倒689」這些口號,都是把我們的思想導向了這方面,像是沒有他,問題就不存在。

現在看起來,梁振英的離開指日可待,將會是一年之內的事情。雖然不知道他剩下的日子會做什麼使社會更動盪的事情,或者在離任之前在制度裏再安插多少個「自己人」、留下多少影響力,但是是否我們等待到那個時候,一切事情就會結束,和平安樂的日子就會降臨?

事實上,這幾年來發生的一切,都源自香港在制度、文化以及法律上的漏洞。只是長期以來,行政方面有一定程度的自制,沒有將那些漏洞徹底利用去達成政治目的,因為他們深知亂來會引致難以想像的後果。直至有人嘗試這樣做,一切問題就被發現。可是,它是被發現,不是被製造,問題一直存在,只是我們不察覺。

可能現在才開始走到最危險的路

也不要忘了,在梁振英上台之前,香港爭取民主的人一直爭取的是「真普選」、「雙普選」,最遲2017年普選特首、2020年「雙普選」,可是這個承諾早已被遺忘,而這個「爭取」也從我們的視界中淡出。去到今天,很多人爭取的只是「梁振英下台」;好,他下台了,「普選特首」、「雙普選」什麼的,也沒有爭取到。不僅沒有回到原狀,甚至連我們本來有的東西,也沒有了。

更別說梁振英不連任的原因,我們並不知道是否跟表面說的一樣。梁振英並沒有因為民意而下台,而是背後有一個巨大的未知力量令他下台的話,那個足以瞬間擊倒梁振英的巨大力量正在干涉香港……那麼,可能我們現在才開始走到最危險的一段路。

原文載於《明報》觀點版(2016年12月17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