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政匯思:《我不是藥神》——藥物專利和生存、醫療的平衡 文:冼樂石

近來,內地一套新戲上映,沉重地展示了現代社會其中一個嚴重問題——藥物因專利而變得昂貴,以及平民百姓負擔不來藥物,只能各聽天命、甚至藥石亂投的慘況。因香港未有上映時間,為讓各位先睹為快,本文會首先簡介電影劇情與實際事件,然後順帶討論戲中的主線——藥物專利和生存、醫療的平衡。   我不是藥神的劇情  (按:以下劇透,若想自行觀賞,可跳到第三部份)  藥神的劇情圍繞以售賣印度神油為生的男主角—陸勇。一名白血病患者找上門來,希望他代為前往印度洽商購買他們「救命藥」——劇中稱「格列寧」、香港稱「加以域」——的印度仿制藥。主角掙扎一番後,決定為了巨大利潤,成為了該藥的中國代理。從此,主角的生意一帆風順。中國的白血病患者蜂擁而至,搶購自己終於負擔得起的藥。可是,好景不長,不僅奸商紛紛推出「必X痛加面粉」的假「格列寧」,製藥商——諾華亦向警察施加壓力,要求禁絕這侵害他們知識產權的仿製藥。主角見自己經已賺夠錢,警察又追上門來,決定不顧與患者的多年交情,毅然退出售賣仿製藥生意。 主角退出仿製藥生意後,患者們的希望斷絕了。在沒有便宜藥物提供下,他們只捨得在病情嚴重時才買藥來吃,很多人失去了對生命的希望,包括

詳情

等我變身先! 葉偉青「重機」創作談 文:袁兆昌

香港書展閉幕,回顧文化人與作家演講,讀者排隊求索簽名,豐收回家。場內外眾聲喧嘩,有村上春樹作品被「包膠」的,引發爭議,亦有各路人物陸續發表新作。數年前,書展彈起了《香港彈起》,掀起立體書風潮,今年一冊《香港重機》,用香港交通工具與街頭裝置繪出機械異想世界,手筆出自武俠小說作家喬靖夫御用畫家——葉偉青,同樣引起傳媒關注;更與人合作,在展場內推出創意玩具。出版社創造館老闆余兒說,這個玩具機械人在書展初期,帶來多少都已售清,急急補貨;《香港重機》更錄得高銷量,讀者有老有中有青有幼。常言書展是出版熱潮的觀測指標,且看這本《香港重機》如何彈起…… 《香港重機》來自今年3 月IG(Instagram)一場繪畫運動March of Robots,由世界各地畫家自發參與,每日一畫。葉偉青第一晚,只花了一小時多;完成第一張後,一畫就一個月:「飯後睡前,休息時間畫一畫。」這位全職畫家說得輕鬆,身上卻有諸多工作,所謂「飯後睡前」的意思就是在工作以外的時間。工作,是為人做事;在sketch book 寫寫畫畫,才算是自己的創作。 葉偉青入行二十載, 曾為謝立文旗下《黃巴士》做freelance illustr

詳情

史德威:基金經理修邊科?

資產管理公司的基金投資經理,坊間又叫「基金經理」「芬佬」是不少大學生或虎爸虎媽望子成龍的理想職業。唔少人都以為要做基金經理或投資分析員,大學理所當然要讀經濟學、金融財務、會計、工商管理等「搵錢」科目。但只要大家花少少時間上網搜尋一下,就會發現不少國際大型「金融財閥」的投資經理同分析員都並非主修「搵錢」學科。 小弟在一間基金公司工作,常要聯絡公司在英國同美國的基金經理同分析員,過去幾年發現一樣有趣的情況。美國同加拿大的投資分析部同事,大部份都讀上面提及的「搵錢」科目;不過英國及歐洲投資部同事就好唔同。細看他們的學歷,大學竟然主修香港人口中的「唔等使」學科,包括歷史、哲學、地質學、數學、物理等等。細問之下,原來他們認為投資金融財務分析只是職業技能,可以在基金公司邊做邊學,或者自己報讀特許金融分析師(CFA)等公開考試,所以他們會選擇其他學科去增加自己的視野,幫助自己在畢業後在就業市場中脫穎而出。 「唔等使」學科的優勢 基金公司為何聘請這些「唔等使」學科的畢業生呢?好簡單,投資公司本身可以提供金融財務知識的訓練,所以這些搵錢學科並不太值錢。相反,公司要一些具備不同技能和閱歷的學生作為新血,為

詳情

非思:《超人特工隊2》的政治隱喻:超級英雄合法化?

迪士尼彼思最新動畫作品《超人特工隊 2》在距首集十四年後上映。十四年,是什麼樣的概念?2004年,Facebook剛剛面世、而且尚未普及、社交媒體未興起、智能手機仍然是遙遠的事。講電影,漫威宇宙(Marvel Cinematic Universe)等系列的超級英雄電影也未發展至今…… 《超人特工隊》首集上映,得到了空前成功,也令該作品得到當年奧斯卡最佳動畫。 近年,續集宣傳片終於推出,當初看過《超》的影迷無不感嘆,居然等了足足十四年才見到第二集蹤影 ── 看過第一集的小孩已經長大,世代氣候已經不同,現在欣賞這部電影,不論是首集還是續集,才發現懷緬童年之外,還發掘到各樣反映現世的政治隱喻。 【以下劇透,敬請留意】 英雄作為救續 超級英雄的救助,往往需要無助的市民方能成立。英雄擁有超凡於人的能力,在大蕭條後與二戰期間,超級英雄漫畫擴展為一大漫畫類型。這不止於其內容,更是因為人民對現世的絕望,在悲觀的社會現實中希望得到救贖。體制無法保護人民,於是公義需在體制外彰顯,而維護正義、儆惡懲奸的超級英雄就成為了市民的心靈寄託。《超人特工隊》在2004年推出,適逢美國在九一一襲擊的陰影中初癒,同時《超

詳情

法政匯思:回顧西德對奧地利的醜聞 文:烈巴司機

今屆世界盃首次使用VAR,令球證可即場糾正自己的錯判,大大減少問題球出現的機會。至少保證不會重蹈1986年墨西哥世界盃馬勒當拿「上帝之手」入球有效,或2010年南非世界盃林柏特對德國入球無效的覆轍。 但世界盃有今天的公正水平,絕非一朝一夕的事。不過是上世紀80年代,世界盃決賽週仍有對賽球隊為了製造想要的賽果,而合謀不盡全力作賽。 1982年西班牙世界盃,西德在分組賽與奧地利、阿爾及利亞和智利同組。西德對奧地利是這一組的壓軸戰。由於當時分組賽最後一輪賽事並非同時進行,西德與奧地利在開波前便已知道只要西德贏奧地利不多於兩球,兩個德語系鄰國便雙雙出線,兩勝一負的阿爾及利亞則出局。 當西德十分鐘攻入一球後,兩隊便放軟手腳,球在腳下的一隊大部分時間只傳不攻,球不在腳的一隊亦無壓迫對手搶回控球,賽事就在這樣毫無競爭氣氛下,以西德一球小勝奧地利,兩隊攜手晉身下一輪比賽結束。 賽後阿爾及利亞向國際足協投訴,國際足協的回應是德奧兩國家隊並無觸犯國際足協規例,故拒絕懲罰兩隊。 可能怯於全世界球迷的憤怒,國際足協在下屆世界盃(1986年墨西哥)開始,安排分組賽最後一輪賽事同時間開波,以杜絕這種「睇餸食飯」的

詳情

法政匯思:把公義外判,何其容易 文:梁麗幗

第一宗於高等法院審理的暴動案審結,陪審團裁定五名被告當中其中兩名罪名成立,然後法官判處他們分別六年及七年的監禁。然後,便沒有然後了。在這個「法庭不考慮政治」,但政治卻偏生喜歡追著法庭,要法庭在亂世之中還人「公義」。 案中第三被告的代表大律師在判刑前為被告求情的說話中,提及1966年的暴動發生後,當年12月便發表的一份《1966年九龍騷動調查委員會報告書》。然後大律師作出比較,2016年初一發生的事件,政府不應允組成調查委員會去查找事件的真相,遑論效法港英政府的主動任命要員、籌組調查委員會,因此社會無從得知當晚事件的真相。 法庭的公義,離不開說一個人是否犯了罪,就是有沒有作出涉案的行為,以及有沒有相應的犯罪意圖。順帶一提,參與暴動的犯罪意圖可以簡單如:有人作出了實質破壞社會安寧的行為,而另一人繼續參與那個集結,雖然他自身可能不曾作出那些實質破壞社會安寧的行為,但他亦已有參與暴動的犯罪意圖。正如法官在引導陪審團時說的那般,一個人為病重的家人拔喉了結生命,可能是出於讓家人免受疾病折磨的善意,但那不是法庭在判刑時可以考慮的問題,法庭只可考慮他是否有意圖去作出結束家人生命的行為,以及他是否確切作

詳情

法政匯思:三年後的709 文:簡思尋

筆者下筆之日,正是2018年7月9日,距2015年發生的「709」事件,正好三年。 三年前,公安突然開始將大批律師、維權人士、上訪民眾與親屬等人帶走。時至今日,「709事件」,有人在飽經風霜後終能回家,卻要過著被監控的生活。亦有人音訊全無,歸家之日遙遙無期。 違法手段 「709」無疑是中共對於維權人士作的一場清算。法治對於中共來說只是是個強化管治的口號。對於法律是否真能夠保障人們權利,他們毫不關心。而當一眾維權人士在法律中找到為人民對抗強權的窗口時,中共便乾脆毫不猶豫地關上這扇窗。 因此,它拘捕而不審判。法院不審案,事件永不完結(六四酒案亦是一例)。人呢?永遠遭到羈留,一切不明不白。王全璋因為捍衛法輪功學員的辯護權利,不時遭到當局威迫、毆打,亦曾遭法院無理驅逐。709事件爆發至今,他依然失蹤;其妻李文足為丈夫四處奔走,仍時刻遭到羞辱、打壓。 因此,它不停威迫折磨。不少維權律師遭到毆打、剝奪睡眠、強迫長時間維持固定姿勢等酷刑。李春富和李和平等人更證實在關押期間被強迫用藥,致令肌肉酸痛、精神萎靡;而他們只不過是以和平方式為農民維權或推動禁止酷刑的人士。 因此,它關押並且要脅。它把一個人的信

詳情

富察:「2025中國製造」被禁談之前

古代東亞大陸的鐵器,最初是從西亞輸入。中國人學會了冶煉生鐵,在製造農耕用的鐵犁、做飯用的鐵鍋是沒問題的,但是軍事上用的堅韌鐵器(鑌鐵=特種鋼)則大多依舊是以進口居多——貿易路線就是騎馬游牧民控制的絲路。 中國人多,故可以提供更多生鐵,作為初級加工品「出口」到內亞,並「進口」鑌鐵。 美國學者謝弗《唐代的外來文明》一書中說,鑌鐵的「鑌」字可能來自印度帕克拉語中類似pina的伊朗方言。這個地方的考古遺址發現了不少鑌鐵冶煉坑,但卻找不到生鐵冶煉,故學者推測,生鐵可能是進口自中國。 中國人知道鑌鐵這種東西,至少在三國時代。《魏書西域傳》裡面已經有記載,說是來自波斯。唐代詩人元稹作詩讚美鑌鐵做成的寶劍鋒利無比:「金剛錐透玉,鑌鐵劍吹毛。」 元稹的家族是鮮卑人,他是拓跋什翼犍第八子彭城王拓跋力真的後代,或許他的家族很早就接觸過西亞進口的高級物品,就像二戰前後的上海人、戰後的香港人一樣,對西方的制度、文化和生活方式,遠比一般中國人更為熟悉。 女真人雖然打敗了遼國,但也讚歎遼國的軍事技術。他們一邊說「遼以鑌鐵為號,取其堅也」,一邊說「鑌鐵雖堅,終有銷壞」。可見,契丹人掌握這種特種鋼的技術。 金國打敗遼國

詳情

《水底行走的人》:乜嘢係藝術?鬼知咩~! 文:賴勇衡

這是一個局。當創作人黃仁逵讓陳安琪的攝影機進入他的工作室時,後者便真的踏進了他的創作領域--陳安琪這個導演和《水底行走的人》這齣紀錄片都被黃仁逵不斷拆解、挑戰、試探、重構,就像黃氏畫作中的色塊和線條,成了他的創作。 黃仁逵的畫斑爛奔放,驟眼看像孩童畫,在藝術學者David Clarke眼中卻跟野獸派畫家馬蒂斯可比。別號「阿鬼」的黃仁逵卻不認自己是「藝術家」,只是個「畫畫的人」。他貪玩,《水底行走的人》就是他「玩」的紀錄,而阿鬼不只玩音樂、玩藝術,連陳安琪本身也被「玩」。「你是導演,但我不是你的演員。」他在拍攝過程中總是表現得不合作,但也正因他這反斗的性格才令這結構碎落的電影趣味盎然。 阿鬼不願意踏入一個常見的人物傳記片格局中,常常對導演擺出「我知你心裡想甚麼」然後偏偏不合作的態度。但他有時又願意妥協一下,最初說不肯讓她拍下他作畫的過程,又回心轉意;又讓她訪問兩個從外國來「尋父」的女兒,欲拒還迎。對著這個又可愛又可惡的人,陳安琪當然感到煩惱、激氣,乾脆在鏡頭前跟他爭辯,最後把自己「放上檯」成為紀錄的一部份。因為除了這樣,這齣電影根本無法成形。 換個角度看,《水底行走的人》的創作者其實是黃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