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思傳:《軍艦島》── 從《屍殺列車》談起,把指控攤在銀幕上

談柳承完導演的《軍艦島》(The Battleship Island)時,大多焦點落在三個主演的男演員身上。這齣破韓國開畫紀錄的電影,開宗名義改編自真實歷史,談歷史的同時,爭論其實延展至今 ── 片尾的字幕上依然指控日本對軍艦島歷史的掩飾,而韓國與日本兩國對電影的取態也顯然有所不同。 (評台編按:內文有劇透) 軍艦島,又名端島,是長崎外海的人工島,因海底煤礦而繁榮一時,在1970年代因煤礦關閉而成為無人島。二戰期間,大量朝鮮人與中國人在端島採礦,過程毫不人道;直至二戰結束後,日本戰敗,他們才能離開。電影正正以二戰為背景,談朝鮮人與日本人的對抗,重點落在兩國,是以同樣在端島工作的中國人則在戲內缺席。 開場不足十分鐘,導演以兩幕強調了這個人工島的惡,也簡介了這個島的背景。以黑白的畫面呈現礦洞的工作,窄狹的空間,缺乏安全設備,故此洞裡意外頻生,死亡如此尋常;又以三個年輕人的逃亡,強調了這個島的絕望──日軍守衛森嚴,根本難以逃離;就算成功逃出,也難以在波濤洶湧的海上游至長崎,更遑論從日本回到朝鮮。 電影不是在端島實地拍攝,場景設計卻是一流── 他們初來乍到的一場,從操場走向宿舍的一段,見證他們

詳情

葉兆輝:追求有成本效益的公共理財

香港坐享財政盈餘超過13年之久,現財政儲備近1萬億元。這本是一件令眾人羨慕之事,但我們應為此而感到驕傲嗎?事實是,社會大多數人並未能共享豐厚的財政盈餘。與此同時,在過去20年,特區政府並未有很多具策略性及長遠可持續發展的政策,這些盈餘並非是政府悉心計劃和政策實施的結果。事實上,前任財政司長曾俊華在其任期內的財政預算案一直都存有大幅度的偏差,若將這些預期外的盈餘善用於香港的長遠發展,未嘗不可。但由於缺乏改變政策的決心和動力,香港錯失了很多健康快速發展的機遇。這些預期外財政盈餘,主要來自比預期理想的賣地收入及印花稅。這些超乎預期的收入導致房價更令人難以負擔;對許多人來說,自置物業更是望塵莫及。整個社會都在承擔財政盈餘的高昂代價。 更重要問題在政府如何運用資金 香港GDP(本地生產總值)增長率約為2%至5%,但工資水平並沒有跟隨上升,這意味着財富不均的現象正在不斷拉大。若社會整體的生活質素是提高了,香港是不介意多幾個億萬富翁。政府對公共事業的開支,從1997年回歸前殖民地時期的16%,增至特區年代的20%(圖1)。政府在社會福利方面投入大量資金,社會福利開支佔公共事業的總開支比重從9%升至1

詳情

陳帆川:林芷彤報財經rap出2000 like是什麼玩法?

無綫前財經主播林芷彤,以急口令形式讀出免責聲明,一度蔚為佳話。最近她過檔一個財經網媒做主播,翻炒急口令熱話,以「rapping」形式報道當日大市,旋即在網絡瘋傳。筆者身邊不少新聞人,對此卻頗為側目,大嘆「世界難撈」。這種心態,正正是傳統新聞人轉戰網絡的死因。 就在該條短片發布前,筆者受邀到樹仁大學,參加紀錄片《記錄時代》的試映會。該校新聞與傳播學系助理教授李家文博士及畢業生冼浩賢,耗時一年半,追訪多位新聞人,探討網媒在商業壓力下的求存之道。影片拍得趣味盎然,並完整地反映了行業實况。 種種變革終被讀者接受 到分享環節,接受紀錄片追訪的「香港01」與《蘋果日報》兩位中高層,接受提問。不止一位觀眾,毫不客氣地表達對新聞低俗化的不滿,認為那是讀者離棄媒體的主因。亦有觀眾問及嘉賓對100毛的看法,兩位新聞人的結論是:100毛不是做新聞的,如果做新聞也得採用該種非常「惡搞」的手法,已經踰越了底線。 有趣的是,同場有學者分享,曾幾何時,報紙圖片由黑白換成彩色,也一度飽受批評,遭指摘為離經叛道。而在動新聞剛誕生的時候,也被許多媒體人批評為漠視新聞道德。不過,種種變革,最終皆一一被讀者接受。 100毛該

詳情

李峻嶸:理財新哲學 應由全民養老金開始

早前金管局前總裁、現任行政會議成員任志剛撰文討論規範特區政府財政政策的《基本法》第107條。任志剛指出,該條文不但沒有禁止政府制訂赤字預算,亦表明條文未有限制公共開支要保持於GDP(本地生產總值)的20%之下。因此,任志剛認為在經濟增長速度太慢時,政府可以增加開支和作赤字預算。任志剛發表文章後,即獲得在南洋訪問的特首林鄭月娥呼應。早在林鄭月娥競選特首期間,她已表明她有與「守財奴」曾俊華不同的「理財新哲學」,看來林鄭政府確是打算在任內顯著增加公共開支。 多年來,政府都實行非常保守的財政政策,甚至視「將公共開支維持在GDP兩成以下」為金科玉律。這是今天香港社會在醫療、安老、養老等各個民生領域都面臨嚴峻問題的主要原因之一。在曾俊華擔任財政司長期間,政府連年錄得大量盈餘,但在改善民生的財政投入卻一直未見積極,所以曾俊華的預算案往往未能令大眾滿意。若然林鄭政府真的揚棄昔日政府那些不合理、不科學的過分保守理財原則,那理應是好事一樁。 縱願增經常開支 不代表民生優先 然而,如果細心閱讀任志剛的文章和聆聽林鄭月娥的發言,卻令人不得不擔心政府是否會在適當的領域增加公共開支。根據任志剛的文章,他主張增加公

詳情

阮穎嫻:投資未來 但不是這樣的未來

任志剛先生上星期撰文解讀《基本法》第107條,響應新政府「投資未來」的說法。這篇文從宏觀經濟及發展經濟角度回應:第一,任總對香港經濟增長有點妄自菲薄;第二,經濟周期的公共財政措施與長遠經濟發展應分別討論;第三,「投資未來」是對的,但投資在什麼範疇和項目才是最重要的。 香港經濟增長成績亮麗 首先,任總認為在公共財政上較以前放鬆一點可更有效應對經濟周期。所謂經濟周期措施,是政府在經濟周期裏進行相反操作,過熱時冷卻,蕭條時加柴。問題是經濟過熱或蕭條是相對概念——相對於什麼呢?例如經濟增長3%是過熱還是蕭條呢? 經濟學上有產出缺口(output gap)的概念,就是說實際產出應與潛在產出比較。潛在產出(potential output)是價格可自由調節時的產出。經濟蕭條,產出比產能少,當然不好;但經濟過熱,人工急升,本來不打算工作的人受工資吸引出來打工,產出多於潛在產能,使物價上升,令人的餘暇和休息時間少了,整體福利降低,也是不好。產出缺口最好等於零。 那麼,過去10年香港的經濟是好是壞?由於潛在產出不能直接觀察,所以產出缺口須估算。任總曾助陣「打大鱷」的金管局有一篇論文(註),估算香港的產出

詳情

陶囍:《編寫美好時光》人生的真相

《編寫美好時光》的女性視角太着痕迹,不是我的一杯茶。但好的電影如洋葱,可以一層一層剝下,編織細密的文本,容許多種多重的解讀,剝到最後,還是可能會掉眼淚的。 電影細節豐富,人來人往,對白密集,初段覺得怪囉嗦的。女編劇同工不同酬,醒目能幹,名義上卻主要負責寫婆媽的對白,到後來,她用時間和才華證明了自己,大家都離不開她了,她闖出一片天,新戲叫《Girls like us》。 這樣的成功故事,發生在二戰期間,那是命若浮萍,隨時遇上空襲掛掉的虛無時代,就算死不去,水管炸了就燒不了水,喝不了茶,連最簡單的快樂都很困難,而有一大群人,念念不忘,廢寢忘餐,仍然要想方設法拍電影。電影何物?到底有什麼用?政權當電影宣傳工具,但在最前線寫個不停的,又是為了什麼? 可能真的不為什麼,不過就是因為那是自己最想做最喜歡做又最擅長做的事,除了盡情投入,別無他法。像畢理,他沒上戰場,因為他編劇更在行;像女主角的丈夫,掙不掙到錢,得不得到認同都好,他只能繼續畫他最想畫的畫;飛行員被找來拍戲,最想回到戰場作戰;過氣演員已在遲暮之年,早晚想的還是演戲。Their finest,他們最美好的時光,就是在仍然呼吸時做自己最在乎

詳情

關慶寧:建軍節閱兵 習近平的嚴格考試

八一建軍節前夕,中央軍委主席習近平在位於內蒙古草原的朱日和訓練基地檢閱解放軍部隊,這是繼1981年鄧小平的華北大演習閱兵後,時隔36年軍委主席再次在天安門以外地區舉行演習式閱兵。 這次閱兵在沙場舉行,沒有民眾參觀,中央其他領導人也沒出席,習近平身穿迷彩軍服,在軍方將領簇擁下現身。受閱官兵人數1.2萬,規模為30年來之最,還展示一批從未露面的新式武器。除閱兵外,還有紅藍兩軍對壘、實彈實兵,是一場多軍種聯合作戰的大規模演習,與1981年鄧小平在華北的大演習閱兵異曲同工。 這是中共建政後首度在建軍節閱兵,引起國際輿論界高度關注,對閱兵的動機眾說紛紜。有人說是為了突顯軍方對習近平的絕對忠誠,警告黨內對手不要妄動;也有人說,是北京當局向國際社會展示大國實力,警告外國勢力不要危害中國主權、國家安全和發展利益。 兩種說法都不無道理。一方面,中共第19次全國代表大會即將舉行,中央領導層人事安排正在緊張進行,各派勢力正在最後討價還價。軍權在握是習近平的一張王牌,展示一下也不足為奇。另一方面,中國周邊戰雲蓋頂,南海之爭愈演愈烈,朝鮮半島劍拔弩張;更令人憂心是中印邊界,兩軍對峙已達一個多月。在此形勢下,中國

詳情

陳文敏:一地兩檢:可以誠實一點嗎?

大部分對政府一地兩檢方案有保留的人士並非否定高鐵,而是希望尋求一個更能平衡一國兩制和一地兩檢的方案,希望政府亦能以這態度聆聽反對的意見。 假如今天我處身於西九站內,我是身在香港,受香港法律的管制。若我遭不合理禁制,我可以向香港的法院申請人身保護令。可是,按政府的建議,西九站部分地區將成為內地口岸,在那兒香港法律並不適用,香港警察不能在那裏執法,香港的法院在那裏亦沒有管轄權;相反,那裏受中國法律(包括刑法)的管制,並由國內的公安執法。基本法清楚說明,除國防外交以外,中國法律並不適用於香港。在這樣清楚的條文下,政府的建議怎可能符合基本法? 政府說,那裏已不再是香港,所以不存在違反基本法的問題,而且香港政府在內地口岸仍可執行一小部分香港法律,所以這是賦予香港更多的權力。這好比說,我原來有$10,你授權我交$2.5給你,然後你給我$0.5,卻說這$0.5令我更加富有,難道特區政府真的要我們相信這樣荒謬的詭辯? 特區政府一邊說香港法律可以將一些地方假定為內地管轄區,所以那裏仍然是香港的一部分;另一方面又說,內地口岸不是香港的一部分,所以沒有違反基本法。這論點旣自相矛盾亦不恰當,法律上的假定一般只

詳情

陳智傑:港式九品中正制

政府陸續公布政治任命官員人選。未知是傳媒消息靈通,還是有人「放料」,這幾天的新聞忽然出現不少有關政治任命官員的「勵志」故事。其中,保安局副局長區志光中三輟學、由「散仔」做到警隊高層的報道,更彷彿把「獅子山下」的劇情再演一次。幾名廿多三十歲的政治助理,亦被冠以是高學歷的行業精英。 不過,如果把這回政治任命視為一套「原來只需努力做,我都做得到」的劇碼,則實屬不幸。 治港門閥的蛛絲馬迹 細看政治任命官員的名單,不難發現治港「門閥」的蛛絲馬迹。這屆新政府的「主流」是香港官僚集團。這集團以政務官出身的領導為核心,配以部分技術專業官僚(諸如醫生、工程師、警察等),以及由民間社會轉投官僚系統,再經過幾年歷練的初階政治任命官員為輔。香港官僚集團得於本屆政府「吐氣揚眉」,大概是本地工商界、親中勢力以及北京妥協的結果。在梁振英管治的年頭,建制陣營內訌甚劇,北京因而希望新一屆的管治班子,是各方各面都能接受的人物。香港官僚從不討人歡喜,但卻未至於惹人討厭,更重要的是大約都能讓公眾(勉強)接受。 然而香港官僚集團並不是於每次的「政治洗牌」中佔上風。前特首董建華於2002年引入政治任命制度,打擾了官僚的高階晉升階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