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dTalk系列:為何菲比斯有拔罐印?


(圖:菲比斯Under Armour電視廣告截圖)

每屆奧運,都會捧紅一些另類運動創傷治療法。2008年北京奧運沙灘排球金牌得主Kerri Walsh火紅了肌內效貼布(kinesio tape),剛去年的里約奧運,菲比斯的拔罐印亦成為傳媒焦點。

大家有無想過,一直在運動醫學走在世界尖端的美國,為甚麼經常有國手展示另類治療法的痕跡?世界級選手的奇難雜症,都不能用最科學循證的方法解決嗎?直至美國游泳總會新任技術總監Keenan Robinson到訪新加坡,真相終於大白。

泳手從小開始在寄宿學校生活,通常學費都包括醫療費用,所以家長和泳手都樂意採用駐校由防護員和物理治療師提供的服務。到泳手大學畢業沒有駐校醫療服務後,需要自行尋找各項贊助維持生活,當然還有運動醫學支援。國家隊成員因為分散在各州份泳會練習,總會沒有用自己經費聘請防護員或治療師,故此國家隊是默許泳手自行找相熟治療師治理傷患。

泳手若有找經理人處理贊助事宜的話,治療一項通常都是找贊助解決。由於非藥物治療廣告不受食物及藥物管理局(FDA)監管,而經理人決定治療和贊助有時只會顧及贊助金額,亦未必顧慮這些是否根正苖紅的醫護人員。若另類療法的硬銷得到奧運國手的加持,可以有舖天蓋地的宣傳,另類療法人員都不介意提高贊助額。國手專注訓練,遇到這些贊助都證明自己的名氣再得到更多贊助,都樂意做生招牌,也不介意背上一個個瘀血色的拔罐印。但Keenan說,中醫治療方法在某些州份不需要為註冊醫師都可操作,雖然他的位置未必可以改變這些州分的立法,他應該會好好著手處理這些泳手不知就裏採用,而不符合循證的另類療法。說的不是打壓,肌內效貼布也可以由數年前的偏方變成現在的主流療法,開放態度、小心求證才是上策。

說了一天,原來錢作怪。那菲比斯可以專心找他每日需要的一萬卡路里了。

文:李慧明

作者簡介:香港、新加坡註冊物理治療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