嶺南退聯投票之際,記我在學聯的日子

還沒投票的嶺南人,請考慮投反對退聯一票。離開學聯僅僅一年,學界已經風雨飄搖,在學聯成長的我,這段日子在學校,看到退聯的宣傳,一直反思,作為前學聯人、前學生會人,自己實在責無旁貸,的確,在任期之時,沒有做到最好,拉近同學與學聯之間的距離、沒有做到最好,說明一屆學聯人的奮鬥。在雨傘之前,同學普遍不認識學聯,對學聯的觀感多以考量領導雨傘得失,作為雨傘前屆的學聯人,這些年與同行在學界打拼過的每一個議題、參與過的每一場運動、集結過的每一道反抗力量,也許是基於社會氣氛不足、以及自身的不足,大家可能沒甚認識。每個當學生組織的人也要回應一些問題:如何與同學對話、如何反映同學聲音、如何將社會事務帶到學生當中。這些事從來都艱難,當大家努力思考如何推動民主化的齒輪,有些時候是會茫然的,的確,很多時候也難以讓同學明白與接觸學聯的工作。作為過來人,唯望記下在學聯用心累積過的力量,縱有不足,也投放過時間與心力。在我經歷學生會與學聯的兩年間,碼頭罷工、東北組織工作都是我牢牢放在心頭的。 在這些事裡頭,都有一些連結與累積。二零一三年,碼頭罷工,以工運與學運結合,三月二十八日,學聯在碼頭,大家即場分工:與工人開會、做訪問外傳、在全港擺街站收集物資,來回運送,在院會旗海之下數度遊行、學生集結於四號碼頭,偶爾同學坐旅遊巴來支援,當時留在碼頭的我,有感若不是學聯與其他民間團體在外頭作巡迴街站的支援、以及各自回院校宣傳,引起社會關注,留在碼頭的人只會孤掌難鳴。在學生的部分,是學聯作為聯會以學界整體支援碼頭工人,打一枝有力度的強心針,伴隨工友捱過資方四十天以來的打壓,學聯合作的基石,是累積,也是默契。二零一三年,東北工作是一條開荒牛,在去年六月衝擊立法會之前,沒有太多人了解東北議題,在默默開發東北之時,與一些同學做過院校土地週、東北導賞團、洗村、向村民解釋東北程序,當時處於一個駁腳的角色,組織得來的同學不多,但作為一隻開荒牛,實在體驗一個社會的土地分配問題,是如何與同學相關、大家如何在一個共同體裡受壓迫,種下來的果,是學聯去年中參與反東北立法會撥款的浪潮;結下來的果,是投入東北的同學繼續關注土地議題,沒因撥款過後離開崗位,人留了下來,就是累積,默默累積與蘊釀另一場運動。一個聯會的角色,是萬船齊發的做事,以團結一致的姿態,對面強權、面對政府,每一場常委會,立場可以爭議、可以辯論、可以反對,每一個相見的機會,院校可以交流、可以合作、可以團結,當中的學習與默契不斷累積,若沒有過往的累積,也來不了今天。運動有起有跌,唯望強權愈來愈強之時,大家不要自我瓦解,走進學聯內,可以改變、可以爭論,唯望不要自我瓦解。最後退聯與否,也要謹記在學聯努力過、跌倒過。如前秘書長李成康所言:「你相信什麼、你為何而來是每個學生會人問自己的問題,今日的客觀社會形勢比過去更嚴峻,時間不容後繼者怠惰,因為你們所背負的是關鍵的一年,要把握每一個機會發揮學生的浪漫、進步、承擔的意志,得意之時帶領社會,失意之時抵住攻擊,學聯讓你們成長,也容許你們犯錯」。原文載於作者FB,標題為編輯所擬,原題為〈沒有人是孤島〉 學聯

詳情

何潔泓:請先說明葉璐珊拍性感照和滲透學生會間的關係

群起而攻之總是容易的,我不知道葉璐珊有什麼目的,但攻擊總要對好題,瘋傳她性感照的,以及說出「射精」、「做雞」、「跑鐘」等字眼的人,請加以說明,穿得少、拍性感照、交過多少男友與她是否滲透學生會之間的關係。口裡說民主平權,另一邊廂卻任意詆毀一個人,何時出來選學生會要讓大眾過目身材與樣貌?何時穿得少就是做雞或不正經?如果是反中共反共青團反滲透,請你去質問她六四立場、普選立場,去問政治問題,去問她上學生會想帶來什麼改變云云,至少要對題。肆意窺探別人私隱瘋傳以及加以詆毀,實在太便宜。說起恥笑與詆毀,雨傘期間已經想說,我們不能去恥笑一個人難以改變的事實。正如學歷,香港教育制度汰弱留強,對於有人在街頭恥笑警察毅進仔、不曉英文、讀屎片,我是反感的,嘲諷別人學歷低其實是在幫助標籤化被制度排拒出來的人,同時幫助鞏固精英主義下學歷差就是個人問題的想法。樣貌、身形、體質,都是一個人天生的,同一道理,拿李偲嫣、梁齊昕醜不醜、肥不肥開玩笑和起哄,都只是在恥笑一個人天生難以改變的事實。我沒意為任何人開脫,只是這種群起而攻之,對於葉璐珊,或其他人的嘲弄與批評,實在與在街頭上高呼要民主平權、關愛社會,那滿有理想的聲撕力竭,顯得太過雙面人。原文載於作者網誌? 選舉

詳情

何潔泓:請先說明葉璐珊拍性感照和滲透學生會間的關係

群起而攻之總是容易的,我不知道葉璐珊有什麼目的,但攻擊總要對好題,瘋傳她性感照的,以及說出「射精」、「做雞」、「跑鐘」等字眼的人,請加以說明,穿得少、拍性感照、交過多少男友與她是否滲透學生會之間的關係。口裡說民主平權,另一邊廂卻任意詆毀一個人,何時出來選學生會要讓大眾過目身材與樣貌?何時穿得少就是做雞或不正經?如果是反中共反共青團反滲透,請你去質問她六四立場、普選立場,去問政治問題,去問她上學生會想帶來什麼改變云云,至少要對題。肆意窺探別人私隱瘋傳以及加以詆毀,實在太便宜。說起恥笑與詆毀,雨傘期間已經想說,我們不能去恥笑一個人難以改變的事實。正如學歷,香港教育制度汰弱留強,對於有人在街頭恥笑警察毅進仔、不曉英文、讀屎片,我是反感的,嘲諷別人學歷低其實是在幫助標籤化被制度排拒出來的人,同時幫助鞏固精英主義下學歷差就是個人問題的想法。樣貌、身形、體質,都是一個人天生的,同一道理,拿李偲嫣、梁齊昕醜不醜、肥不肥開玩笑和起哄,都只是在恥笑一個人天生難以改變的事實。我沒意為任何人開脫,只是這種群起而攻之,對於葉璐珊,或其他人的嘲弄與批評,實在與在街頭上高呼要民主平權、關愛社會,那滿有理想的聲撕力竭,顯得太過雙面人。原文載於作者網誌? 選舉

詳情

何潔泓:被城規會「摔角手」撻低的反東北抗爭者

當一粒城規會的橡皮圖章以外他們還進化成打低異見者的摔角手吳卓恆在城規會被摔角手吳曙斌撻低,搶過大家眼球,彷彿東北突然又有事發生。其實,反東北抗爭者在城規會已經搞了好一段時間,一直無人問津,今次樹仁學生受傷,引來一堆人張看。話說,早前反東北陣營日夜辛勞,收集了五萬份反對書,城規會卻視之為白紙,擅自刪掉千名市民的申述授權資格,即使委會勉強在席聆聽,也從不參考,口說容許公開申述,其實又是公關技倆。事實上,城規會所有委員皆由特首委任,當個馴服的守門人,環評報告草率馬虎,完全欠缺社會評估報告和文化影響,都可以照樣通過,委員蛇鼠一窩,連國際控股集團主席、前新鴻基前高層都可以分一杯羮,三份一委會逾時幾個月,仍未交出利益申報表,但竟然可以坐低開會審議規劃申請。東北村民由立法會第一階段撥款一直抗議到去城規會,都為了要揭露小圈子的黑廂暗局。陳茂波可以係古洞囤地、林嘉芬可以係管轄範圍買地建屋、委員可以完全唔答市民問題,但村民就要被玩弄於權力之中、學生企出黎要求委員交代就要比人摔一跤。摔這一跤過後,但願大家眼球可以多看看那些被邊緣化的被迫遷者。原文載於作者臉書,標題為編輯所擬 規劃

詳情

何潔泓:被城規會「摔角手」撻低的反東北抗爭者

當一粒城規會的橡皮圖章以外他們還進化成打低異見者的摔角手吳卓恆在城規會被摔角手吳曙斌撻低,搶過大家眼球,彷彿東北突然又有事發生。其實,反東北抗爭者在城規會已經搞了好一段時間,一直無人問津,今次樹仁學生受傷,引來一堆人張看。話說,早前反東北陣營日夜辛勞,收集了五萬份反對書,城規會卻視之為白紙,擅自刪掉千名市民的申述授權資格,即使委會勉強在席聆聽,也從不參考,口說容許公開申述,其實又是公關技倆。事實上,城規會所有委員皆由特首委任,當個馴服的守門人,環評報告草率馬虎,完全欠缺社會評估報告和文化影響,都可以照樣通過,委員蛇鼠一窩,連國際控股集團主席、前新鴻基前高層都可以分一杯羮,三份一委會逾時幾個月,仍未交出利益申報表,但竟然可以坐低開會審議規劃申請。東北村民由立法會第一階段撥款一直抗議到去城規會,都為了要揭露小圈子的黑廂暗局。陳茂波可以係古洞囤地、林嘉芬可以係管轄範圍買地建屋、委員可以完全唔答市民問題,但村民就要被玩弄於權力之中、學生企出黎要求委員交代就要比人摔一跤。摔這一跤過後,但願大家眼球可以多看看那些被邊緣化的被迫遷者。原文載於作者臉書,標題為編輯所擬 規劃

詳情

何潔泓:被城規會「摔角手」撻低的反東北抗爭者

當一粒城規會的橡皮圖章以外他們還進化成打低異見者的摔角手吳卓恆在城規會被摔角手吳曙斌撻低,搶過大家眼球,彷彿東北突然又有事發生。其實,反東北抗爭者在城規會已經搞了好一段時間,一直無人問津,今次樹仁學生受傷,引來一堆人張看。話說,早前反東北陣營日夜辛勞,收集了五萬份反對書,城規會卻視之為白紙,擅自刪掉千名市民的申述授權資格,即使委會勉強在席聆聽,也從不參考,口說容許公開申述,其實又是公關技倆。事實上,城規會所有委員皆由特首委任,當個馴服的守門人,環評報告草率馬虎,完全欠缺社會評估報告和文化影響,都可以照樣通過,委員蛇鼠一窩,連國際控股集團主席、前新鴻基前高層都可以分一杯羮,三份一委會逾時幾個月,仍未交出利益申報表,但竟然可以坐低開會審議規劃申請。東北村民由立法會第一階段撥款一直抗議到去城規會,都為了要揭露小圈子的黑廂暗局。陳茂波可以係古洞囤地、林嘉芬可以係管轄範圍買地建屋、委員可以完全唔答市民問題,但村民就要被玩弄於權力之中、學生企出黎要求委員交代就要比人摔一跤。摔這一跤過後,但願大家眼球可以多看看那些被邊緣化的被迫遷者。原文載於作者臉書,標題為編輯所擬 規劃

詳情

何潔泓:四叔捐地做大慈善家的背後

四叔捐地做大慈善家的背後,是以收數佬恐嚇、與精神轟炸一個小農。今日四叔做大慈善家,公佈捐地起青年宿舍,保良局好開心走出來明言希望土地用途可獲通過,四叔笑騎騎話,希望可以幫到年青人,大家可能覺得沒什麼不好,但作為跟進過田香花園收地的人,有幾點我不得不再重申:一)四叔在元朗這塊地,數年前已兩度入稟城規會,希望改變土地用途,用來興建豪宅,不過城規會基於土地原是 GIC用途(政府、機構或社區)而駁回,四叔眼見自己賺錢的鴻圖大計行不通,闖關不果,最後才決定捐地予年青人。二)若果此地皮興建了房屋,就如同開啟綠燈,令原來的農業價值大大下降,到時四叔更容易主導附近那些地皮日後能夠起豪宅,進一步建立他的地產王國。三)如果四叔要捐地,實際上他手上有很多沒人住的荒地,偏偏選中馬田壆村花農之地,一方面做好人講慈善,另一方面拆遷果園、迫走農戶,其實是假慈悲。四)馬田壆村,田香花園收地的過程是這樣的:恐嚇與滋擾:四叔由兩年多前,已經找來他的馬仔(十八鄉鄉事委員會主席梁福元)介入事件,從 2012 年開始,一眾彪形大漢多次到花園滋擾,說收到消息內有黑工和危險物品,強行進屋搜查,又斬掉花農的果樹。同年四月,四個大漢突然衝入花園,怒吼:「快點搬走,若果你們再繼續住在這裏,後果將會冇命!」。再過幾個月,收地佬恐嚇花農簽文件,數次滋擾當中,警察都在現場但完全袖手旁觀。自始,花園多次無故出現失竊、半夜有黑衣人出現、有人老屈花農撞爛私家車要報警,一堆煩擾之事。安置與賠償:四叔兩度派人帶花農去看地,但都是一些沒有水源和路口的荒地,牛潭尾地皮更是受高鐵影響而沒有水源種花之地,並且每次看完也毫無下文,一班土運朋友便一直幫忙施壓追著四叔不放。事件糾纏兩年多,恆基終於在去年九月中,出動鑽探機,強行在花園附近打地洞,最後花農承受不了精神壓力,無奈接受不對等的賠償金額。後來的事,大家都知道了,就是四叔出來做慈善,捐地幫年青人。大家可能認為捐地很好,但看清原本住在那片土地上的人和事,迫遷與被迫瘋的狀態,你會問,其實有什麼慈善不慈善,仁義不仁義呢。事情的真相,千瘡百孔,慈善家的背後,一直以小農的血汗堆砌,見到今天四叔的咀臉,我想起,我們曾經辦過的導賞團、花農教大家接枝種樹,以及他現在失去居住之所、維生之根,對於未來那種無助與絕望。

詳情

何潔泓:致粉嶺天橋上的人

?昨天與 土地正義聯盟 到粉嶺天橋派單張,被吐過口水,也有來拍肩的市民。我想說,天橋上的人,其實我們都一樣,在乾等下屆給我們一隻爛橙及蘋果,等待換瓶不換酒的建制派人物,給你一人一票,但要你含笑飲毒酒,含恨投一張白票、大家都在乾等難以來臨有利民生的政策,包括全民退休保障、大量增建公屋云云。議會內泛民一直輸得一敗塗地,每次都在無可奈何地拉布、要數夠票,在功能組別與建制派的護航下,外頭的街頭運動不得不強烈激進,由幾年前開始堵路、搶鐵馬,蘊釀到今天的大型佔領,略略幻想過的佔領彌敦道,今天是真的坐在馬路了。所謂搞事,為何不說是議會失效,政制崩壞,唯有內外夾擊,也唯有堅守街頭。天橋上的人,我們本是一樣,不屬千二人小圈子、不屬政府需要向其負責的對象,在謾罵之前,在勞苦大眾互相開拖之前,請先以寬容的心理解佔領者,不論你藍或黃、認為該安於現狀還是持續抗爭,在吐口水與粗口問候之前,也想清楚自己為何對抗爭者那麼嚴苛,而對當權者如斯寬容。面對政權的輿論機器、建制報的大字標題與抹黑,我們只能一個個義工、一張張單張的發出去,正如旺角的洗樓組,家家戶戶去拍門,默默累積,只望擋過強大的機器。都來到了這一步,要相信還在無限期罷課的學生是別無選擇、願意付上代價面對拘捕上庭的市民是退無可退,請我們撤退回家睡覺,為何不回想初衷,是誰在真正每天壓迫我們生活每一面。原文載於作者FB 佔領

詳情

何潔泓:恥笑藍絲無知之時 別忘後頭誰人在瘋笑

最近有點失語狀態,所有荒唐的事看在眼內。最不安莫過於藍絲失去理智,所以 laughing 哥可以是爬上獅子山的暴徒、綁在木架上的馬國明是被黃絲帶脅持、米雪要跳樓是因佔中而起的家庭糾紛、越戰時的尖刺陷阱可以是金鐘村民弄的路障。不少人都在恥笑藍絲,但我實在難以一笑置之。每個人掌握資訊的程度太不同,有內地人誤傳,並指「三色台沒有報導,大家要翻出真相」。事實上,艱苦地翻牆、微博的秒刪、與天天看洗腦節目,已令他們分不出真假。不能看到香港的消息,也就會以為少女會被強姦倒地、黃絲會毒打對家。笑他們中伏之時,其實長年接收不到資訊,例如一播到周永康岑敖暉講話的畫面會跳走,而令他們變得毫無判斷力,是一種悲哀。你會說,內地朋友可以來親眼看,就如早前山東姑娘去旺角,但平行時空之下,也有自佔領以來,幾十位嘗試發聲的內地人被公安帶走、有北京來的人很低調要戴口罩,這種局限就是好些人會誤傳的一個原因,背後隱著巨大的不安。當然有好些人是惡意造假,這個則另論。難以一笑而置,是因為在被誤導的情況下,這種出醜正是當權者的業績,要群眾不分黑白、要播放剪接穿插得天衣無縫的過濾節目、要大家失去判斷力,當權者一直交足功課,他們做到了,我們在恥笑藍絲無知之時,更大的雀正在高牆背後吃吃的笑。 互聯網 佔領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