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振英的創造力量和幻想

有沒有人見過非常離地的行政長官?沒有?我見過!我真係見過!我相信每一位香港市民都見過!今天(3月8日),特首梁振英在他一篇名為《釣魚區》的網誌中,討論有關香港海域的體育及康樂等核心價值,當中疑似提及一些相當離地的建議。梁特首在其網誌中提議,中環的上班一族不妨吃一個簡單的午餐,然後把剩下來的四十五分鐘坐在岸邊釣魚,形容這是一個「很好的鬆弛辦法」。只見梁振英話口未完,便隨即建議在IFC附近的一帶,建設一個現代化的岸邊泳棚,讓香港市民在午飯後游個二十分鐘,云云。梁特首無懼世事變改,不怕其Facebook的吸「嬲」力,立即急不及待地把這篇網誌share到面書中,短短4個小時,便已經有大概7千5百個「嬲嬲」了。梁特首這些建議,繼續顯示出他有多麼的無知、有多麼的離地。鄰近IFC、沿海一帶的區域,都已經被用來作渡輪碼頭之用。請問我們這位超然離地的特首先生,政府如何在「IFC附近的一帶」,建設一個岸邊泳棚?退一萬步來說,即使能夠把泳棚設置在碼頭的鄰近位置,那些輪船的排污排廢還可以吸引上班一族前來游泳嗎?難道要市民喝完鉛水後,再來喝一口污水嗎?再退一萬步來說,假使把泳棚建在相對碼頭較遠的位置,如中西區海濱長廊、中環海濱活動空間等等,在中環上班的人士當真會為了游個二十分鐘的泳,而浪費掉所需的步行或交通時間嗎?香港人工時之長,舉世聞名。不少打工仔為了趕死線,也要匆匆完成午餐,然後繼續工作。提出在午飯時間釣魚、游泳等不切實際的建議,也許只有獨愛閉門造車、在家中調理農務的梁振英,能夠如此不假思索地信口開河。這般超然離地的創造力量和幻想,當真會嚇你一跳。作者Facebook專頁作者博客

詳情

我從梁天琦身上看到了希望

新界東補選有了結果,公民黨楊岳橋以160,880票成功當選,僅險勝民建聯周浩鼎一萬多票。不過,是次補選賽後的焦點,卻反而落在本土民主前線梁天琦的身上,因為他所得的票數為66,524,佔總票數逾15%,遠較一眾不恥暴力行為之保守派人士預期的高,可說是令他們大跌眼鏡。自「魚蛋革命」發生後,梁特首、多位政府高官如曾俊華司長、親建制派人士如張志剛之流,均一致譴責暴力行為,把這些本土激進行為定性為「反中亂港」,破壞「一國兩制」及「法治精神」等核心價值,矛頭直指本士派人士。非建制派的泛民團體,亦立即與「暴徒」劃清界線,繼續批評這些暴力行為,繼續站在道德高地,繼續強調香港人不怎麼相信的「和理非非」。如此一來,作為「本土派」一份子的梁天琦,可說是四面楚歌,遭到建制派與泛民的「十面埋伏」,並只能孤軍作戰,有如陳奕迅《十面埋伏》中的那句歌詞:「十面埋伏過孤單感更赤裸」。在這個大前提下,梁天琦的選情的確告急,甚至毫不樂觀,為何梁天琦仍然可以獲得甚為樂觀的票數?是希望。在一眾候選人當中,只有梁天琦才能予人一個新的希望。梁天琦出席選舉論壇時,談吐得體,敢於承擔,甚至肯為香港人而犧牲自己,相較連是否支持梁振英也要三番四次迴避不答的周浩鼎,以及只會受到泛民一眾大佬掣肘的楊岳琦,更能令人看得到新的希望。梁天琦所得到的票數,大大力摑了梁特等人一巴掌,證明由梁特連日來發起對本土派不利的輿論,無所作為。梁特等人無視自身的施政失敗,只懂得把責任全盤推卸給被形容為「暴徒」的本土派人士。這樣的輿論攻勢,卻並無矇騙香港人雪亮的眼睛;是次的補選結果,更顯示出有為數不少的香港人認同本土民主前線的政治理念。在香港現時的政治環境底下,若果只懂得一味退縮,天真幼稚地以為凡事都要「和理非非」,其實這樣就連談判的籌碼也沒有。梁天琦有別於温和泛民的做法,卻反而令人看得到希望之光。

詳情

今日嬲咗梁特首未呀?

面書終於推出了測試己久的「反應」(Reactions)按鈕。用家除了可以給「讚好」之外,還可以長按「讚」按鈕,選擇「愛」、「哭」、「驚訝」、「笑」、「憤怒」,讓使用者可以根據自己的情緒,更細膩地回應該個Facebook貼文。不過,萬眾期待的「Dislike」按鈕,在是次的更新中並沒有推出,這可能與Facebook開發者擔憂按鈕會淪為網絡欺凌的工具有關。不過,個人認為,新推出的「憤怒」按鈕很可能取代了「Dislike」,讓用家表達「嬲嬲豬」的情緒,以示不滿。梁振英特首的Facebook,便是最佳的範例。今早一看,梁振英在其面書發佈的「香港僱主聯合會2016春茗」貼文,貼出才19個小時,卻已經收集了接近8萬個「憤怒」,與只有2千個較為正面的「讚好」相映成趣。再看看彼岸台灣,得票為梁振英1萬倍的總統蔡英文,其面書上最新的「走訪彰化頂番婆地區」貼文,有逾1萬個讚好,而「嬲嬲豬」則只有36個!再看看「外國勢力」美國總統Barack Obama,其面書上並沒有出現過任何一篇貼文,能夠堪比梁振英如此誇張的「嬲嬲豬」與「讚好」之淨值。梁振英只是香港這個蕞爾小島的行政長官,卻輕鬆完勝奥巴馬,當真厲害。梁特的Facebook被「嬲嬲豬」瘋狂洗版,宛如遭到「網上暴力」之害。其爪牙如張志剛之流,會否立即挺身而出,發言護駕,說些甚麼「這是繼六七暴動、旺角騷亂後,最嚴重的暴力事件。我必須予以強烈譴責,並譴責這些網上的暴力行為」?又,一眾泛民會否立即與這些「網上暴徒」割蓆,並譴責這些暴力行為,然後又反過來呼籲他們含淚投票給楊岳橋?梁振英的面書,被設定為只有其「面書朋友」才能留言,其他一眾人等,只能給讚好或分享,造成了一面倒的正面回饋。Facebook這個新功能,彷彿破壞了梁特的如意算盤,卻反映出真正的民意。不知道梁振英現在的心情又如何呢?是「憤怒」,還是「哭」?(註:立法會新界東補選候選人包括報稱沒有政治聯繫的劉志成、新思維黃成智、民建聯周浩鼎、獨立的梁思豪、西貢區議員方國珊、本土民主前線梁天琦及公民黨楊岳橋。)作者Facebook專頁作者博客 Facebook

詳情

周融咁樣都可以學人搞網媒

早前曾在無線節目《網絡挑機》中大言不慚,批評「網上嗰班人好多都係社會失敗者」的周融,在他創辦的網媒《HKG報》中,撰文支持J5一台以殘體字幕配上普通話新聞,並認為這是正常不過,更反問有甚麼問題。先不論無線如此的做法有沒有問題,周融所寫的文章就「肯肯定」有問題。先欣賞一下周融的文筆://話說回來,不管有些人喜歡與否,估計香港現時有超過一百萬人母語是普通話,他們來自內地,接受簡體字教育,普通話比廣東話流利。另外每年大概八十萬香港學生,從幼稚園到中學,都是在學習普通話。無綫電視基於商業考慮,既已獨霸廣東話電視節目,當翡翠加互動新聞台已經是廣東話加繁體字,由高清台轉型的J5 要爭取,甚至想壟斷這近二百萬的普通話人時,普通話新聞加簡體字幕還不是正常嗎?//一、香港現時有超過一百萬人母語是普通話這個數字沒有列明出處,基本上是不可信的。隨口說個數字,假裝著有統計數字的支持,然後話鋒一轉,就話香港現時有超過一百萬人的母語是普通話,周融當真以為讀者都是「傻的嗎」?周融「隨口噏當秘笈」的例子有幾錯?我唔直接去答你,我用例子答你。根據政府統計處於本年度2月中所發表的《住戶統計調查》,只有3.9%的6歲至65歲人士以普通話為母語。(圖一)按此推算,無論如何也計算不出一百萬人來。周融在文中提出的這個數字,豈不是無中生有?作為一個傳媒工作者,周融應該知道,每當引用統計數字,列明出處是常識吧。二、壟斷這近二百萬的普通話人二百萬這個數字又是如何得出來的?原來就是輕易地把「一百萬」個母語為普通話的人士,再加上「八十萬」名學習普通話的莘莘學子,然後屈指一算,添多二十萬人便大功告成。咁樣都得?我儘管來一個大膽假設,就當真的有八十萬名學生在學習普通話。不過,當那些學生在學習普通話時,他們是否立即搖身一變,操著流利的普通話,成為了周融口中的「普通話人」?那麼,學習法文,會否變成了「法文人」?學習日語,又會否變成了「日語人」?學習Minions的語言,更會否變成了Minions?再者,「一百萬」絕不能隨手便加上「八十萬」的,因為我們要先假設這八十萬學生的母語都不是普通話,否則便會犯上重複點算的錯誤。周融為了美化本港操普通話的人數,可以去到幾盡?內容偏頗失實周融的文章,內容偏頗失實,當中更東拉西扯一些疑似無中生有的數據,來支持自己的論點。這麼的人,卻可以大搞網媒,成為新一代的網媒大亨,當真是一位「不世出」的奇才是也。延伸閱讀:《J5普通話新聞配簡體字幕正常吧!有乜問題?》作者Facebook專頁作者博客 傳媒

詳情

「J5」其實曲線幫梁天琦拉票

近日,繁簡體字之爭本已鬧得如火如荼,TVB卻偏偏在這個時候落井下石、火上加油,把殘體字引進「J5」頻道之中,在黃金時段內播放普通話新聞時,字幕、插圖等字詞一律使用殘體字,無一幸免。大氣電波屬於社會珍貴資源之一,TVB在黃金時段內採用的語言文字、播放的節目內容,應先以本港市民的福祉為依歸。可惜的是,TVB卻本末倒置,竟然以「不懂繁體字」的人士作為優先考慮的對象。在本港,有哪些人會不懂得繁體字?答案呼之欲出、昭然若揭。本港免費電視頻道的選擇已然不多,本為香港市民服務的「高清翡翠台」,現在卻慘被「鵲巢鳩占」。換了頻道名字的同時,TVB一方面「順手牽羊」,一方面「順手拈來」,牽走了繁體字,拈來了殘體字,更進一步更換了其播放之對象。TVB此舉,無疑繼續深化本已積重難返的中港矛盾。TVB如此的扼殺繁體字,漠視香港市民的利益及需求,更對通訊事務管理局一日內收到的逾萬宗投訴置若罔聞,繼續我行我素,一意孤行地捨繁取簡,豈不是在破壞「本土文化」這個核心價值?無綫電視「明張目膽」地播放殘體字字幕,進一步激化了捍衛繁體字這一類的「本土意識」;而新界東補選候選人之一的梁天琦,其政綱正是提倡復興「本土文化」,兩者彷彿不謀而合。經此一役,梁天琦支持者的人數會否因此而上升?市民又會否因為這些剛剛產生出來的「本土情意結」,把自己的一票投給梁天琦?如此一來,TVB又是否在曲線幫梁天琦拉票?(註:立法會新界東補選候選人包括劉志成、新思維黃成智、民建聯周浩鼎、獨立梁思豪、方國珊、本土民主前線梁天琦及公民黨楊岳橋。)作者Facebook專頁作者博客 TVB

詳情

自己的票自己投:請尊重個人意願

近日,不少主流紙媒以至網上媒體,都不斷流傳一些「投票給梁天琦等於送周浩鼎入立法會」的言論。這一類言論背後的理論,不外乎「不應分散非建制派的得票率」、「楊岳橋勝出的機會率較梁天琦高」這兩個主因。想深一層,我們真的要放棄自己的原則,甚至人云亦云,按照所謂的「大局為重」作為自己投票的原則?似是幫楊岳橋拉票多於以大局為重公民黨、一些溫和泛民派的人士,一直循循善誘、苦口婆心地希望「非建制派」的選民投票給楊岳橋,不惜軟硬兼施,左一句「含淚投票」,右一句「分散泛民得票而令周浩鼎勝出你就要負全責 」,云云。有的人士甚至按照政黨新思維發表的民意調查作為基礎,來引證楊的勝算遠比梁天琦的高。對此,我有兩個疑問:一、新思維發表的民調是否可信?二、楊岳橋的作為公民黨的一份子,公民黨支持者所謂的「大局為重」論,會否有conflict of interest?如此的理論,是否強而有力,足以令梁天琦的支持者含淚轉軚?新思維的領導班子,都些甚麼人?主席狄志遠乃民主黨前副主席、黃成智乃白鴿黨棄將,而民主黨近年的形象已然甚差,更何況是其開除黨籍的人?這些在政治上不怎麼中立的人所發表的民調,有公信力嗎?所謂的「含淚投票」、「大局為重」,我會理解為幫楊岳橋拉票之談。請公民黨的支持者撫心自問,梁天琦的市場定位甚為清晰,就是要做溫和泛民做不到的東西,簡單的一言兩語,真的能夠打動到本土派的支持者嗎?更何況,上文談到的conflict of interest,只會令這些理論顯得更無信服力,像是幫楊岳橋拉票而已。「魚蛋革命」產生了不穩定的變數年初二夤夜的兩槍,產生了一些不穩定的變數。在「旺角暴亂」後,不少泛民主派立即走出來跟旺角「暴徒」劃清界線,並且振振有詞、義憤填膺地譴責暴力事件,口吻言行像是跟梁振英的回應如出一轍。經過如此一役,他們的取態明顯地跟本土派南轅北轍,即使候選人之一的梁天琦曾經澄清其「抗爭無底線」論是指「永遠都只會站在被動的一方,只有警察不斷提升暴力,才會升級行動及還擊」,當中亦仍然涉及泛民主派不恥的「暴力行為」。如此一來,我不排除部份本身對泛民取向為中性的人,亦會對此有所不滿,甚至失望絕倫,轉而支持較為激烈的本土派,以尋求新的希望。當然,上述的分析只屬猜測,不過不代表沒有可能。我想表達的是,魚蛋革命為泛民帶來了不穩定的因素,而這些因素無法一蹴而就便可以分析出來。公民黨的支持者,又怎能夠輕易地誇誇其談,作一個「楊岳橋勝出的機會率較梁天琦高」的前設,再而有「大局為重」的說法,呼籲其他人士把自己的一票投給楊?自己的票自己投個人認為,投票給那一位跟自己政治理念最為相近的候選人,便是最佳的做法。這是對社會中每一個個體的尊重,亦是民主的核心價值。其他所謂「含淚投票」之類的言論,只可作參考,而不能夠絲毫不作獨立思考,便胡亂地人云亦云般投上自己的一票。誰人的勝算較高,誰人的勝算較低,沒有人能夠肯定的。作者Facebook專頁作者博客 立法會選舉

詳情

大家一齊google下!

全盛時期的周浩鼎可以有幾強差人意?你們中有誰見過功課未做足就走去參選的候選人?沒有?我見過!我真係見過!數天前(2月19日),香港電台舉行了一個立法會新界東補選的論壇。當東涌南區區議員暨民建聯副主席周浩鼎被問及新界東聯網有哪幾間醫院時,他居然以如此兒戲的答案作答:「我可以跟大家一起查問一下這條問題,一齊google下都得。如果我不知道的話,我願意與我的團隊成員一齊去做。」簡單黎講,姐係唔知啦。這一次是周浩鼎繼「我聽唔明你條問題,你搞清楚先」之後,再度以低劣幼稚的手法迴避問題。Obviously,周浩鼎並沒有認真做足功課,就連這些堪稱基本、意料之內的問題,也不會好好準備後才出席這個論壇然後跟其他候選人唇槍舌劍。其實,周副主席已經並不是第一次自暴其短,從言裡行間不經意地流露出自己對參選區內的基本資料有多麼的陌生。早一陣子,他曾經落區做show,然後把做show的報告放在其Facebook專頁上,用以顯示自己真的有到選區考察民情,十分勤政於民。可惜的是,Facebook post內的資料錯漏百出,「富善街街市」被周浩鼎稱為「富善邨街市」,就連到訪的「太和車站」也搞錯為「大埔車站」,比搞錯做「大埔墟車站」還要離譜,堂堂一位民建聯副主席就連常識都冇,簡直令人哭笑不得。這個政治show,似乎弄巧反拙不在話下,甚至惹人訕笑、搞到自己個形象仲差,真係唔搞好過搞。經過如此一役,周浩鼎並沒有汲取教訓,繼續唔做research,繼續用「自己的方式」迴避問題,繼續巧言而令色。周浩鼎作為一個東涌南區的區議員,跨區過來新界東進行補選,卻對該區的基本資料一無所知,或一知半解。如此一來,周浩鼎如何能夠使當地的居民懷著信心,把自己神聖的一票投給你?請周浩鼎撫心自問,閣下有冇盡自己的責任做好功課?如果沒有,卻仍然厚著面皮走出來參與補選,會否愧對新界東的居民?周浩鼎副主席如此令人失望絕頂的言論,伊于胡底?(圖片取自周庭Facebook)作者Facebook專頁作者博客(註:立法會新界東補選候選人包括報稱沒有政治聯繫的劉志成、新思維黃成智、民建聯周浩鼎、獨立梁思豪、方國珊、本土民主前線梁天琦及公民黨楊岳橋。) 立法會選舉

詳情

衛蘭的愛情三部曲:從《我懷念的你》到《街燈晚餐》

由《耿耿於懷》、《念念不忘》及《羅生門》所組成的「麥浚龍三部曲」,其流行程度曾經一時無兩,相信大家定必耳熟能詳。個人認為,「衛蘭三部曲」絕對不會比「麥浚龍三部曲」差。Janice跟Juno的三部曲,兩者分別出自同為金牌填詞人的「夕爺」林夕及「潮流教主」黃偉文的手筆,可說是「兩個偉文」之間的角力。衛蘭的愛情三部曲,由《我懷念的你》、《他不慣被愛》以及《街燈晚餐》三首單曲組成,收錄自衛蘭的粤語專輯《Imagine》。這三首情歌,分別代表了愛情中三個不同的階段──年輕時任性坦率的puppy love、對另一半死心塌地的痛愛以及愛情與麵包的抉擇。第一部曲:《我懷念的你》現在的你,會懷念小時候跟你一起「將爭吵當玩意」、「輕率講我願意」那個任性坦率、「口吻未成熟」的他嗎?現在的你,會懷念年輕時那種無所顧慮、誓要雙雙對對直到永遠的愛嗎?說到這裡,不由得想起Gin Lee李幸倪《雙雙》中,填詞人林若寧所寫的那兩句歌詞──「我臉頰小小你亦個子小小發誓畢生永誌」以及「雙雙嚮往戀愛這大志」。可惜的是,這些幼時對愛情的憧憬,都無法一一實現;當初彼此之間的再三承諾,也無法一一實踐。最遺憾的,是大家並沒有牽著彼此的手,一起走往後的路。這種失落之情,尤見於最後的兩句歌詞:「當天的我在深愛中,不忍將這結局猜中。」與其說當初熱戀時沒有猜想過會有如此的結局,倒不如說早已猜到,卻不願接受而已。或許,小時候那種純真的愛情,今後只能在記憶中再次找尋。[embed]https://www.youtube.com/watch?v=OB5x9e6x7m8[/embed](衛蘭 – 我懷念的你)第二部曲:《他不慣被愛》個人認為,《他不慣被愛》的歌詞是三部曲之中填得最好的。歌詞中的第一句「虔誠奉獻,學會退讓,凡事亦替他來設想」,以及最後的一句「錯在你,這麼死心塌地到像奴才,認真正是要害」,不但能夠首尾呼應著,更帶出了整首歌非常核心的核心思想──當你全心全意為對方付出自己的所有,,以為能夠打動到對方時,卻怎料「他不慣被愛」,甚至「誰願受你恩情去鼓掌」。這個時候,你便開始感到迷茫,並對自己一直奉信的「盲目奉獻」、「凡事替他來設想」這個既可悲又可笑的愛情觀,作出一次又一次的反思。究竟,自己在愛情的方面上,是否過於認真?自己的過份主動,會否令情人過度負重,反而無法適應?男孩子是不是都「天生愛競賽」,喜歡玩「角力追逐」的遊戲,而且「越難越滿足」?Chorus中最後的一句「認真正是要害」,有如畫龍點晴般點出了那種帶著苦笑的無奈;亦有如「師父明白了」般看透了世事。有些男孩天生崇尚自由,不習慣女方那種近乎甚麼都要管的的過份熱情。女方過於主動,卻令男方變得冷淡。這種情況,亦有點像許廷鏗《螞蟻》中的那句歌詞──「難得我竟這麼死心塌地,都可把感情摧毀」。或許,這種世事的看透,是需要用無情的情傷換來的。[embed]https://www.youtube.com/watch?v=BmCw0ralAG4[/embed](衛蘭 – 他不慣被愛)第三部曲:《街燈晚餐》經歷情傷後,痛定思痛,要面對的便是一個老生常談的問題、愛情上的dilemma──麵包與愛情的抉擇。究竟,你會選擇活在當下,忘記那些甚麼麵包的道理,跟所愛的人「挽你手,也只因想挽手」,「陪你到處吃街燈晚餐極歡喜」?仰或是為了將來的生活着想,跟一個只能提供「麵包」給你的人走在一起?隨著女士們的年歲漸長,這種內心的糾結也隨之愈難擺脫。相信要迫使一眾患上了「選擇困難症」的人士二擇其一,定必十分痛苦。不過,「難道是為了安置未來才愛你,誰要計算過安享晚福便一起」這兩句《街燈晚餐》中的歌詞,已然道破了一切。[embed]https://www.youtube.com/watch?v=2ZPrKHqjgTo[/embed](衛蘭 – 街燈晚餐)小結三首單曲配以夢大師夕爺一針見血的填詞風格、衛蘭獨樹一幟的咬字方式,可謂十分有味道。聽完了「麥浚龍三部曲」,不妨也來細味一下由衛蘭深情演繹的三部曲,聽著衛蘭細說的愛情故事吧。作者Facebook專頁作者博客 音樂

詳情

周浩鼎眼中的「教壞細路」

實在忍不住再次批評候選人之一的民建聯副主席周浩鼎先生。事緣周副主席於一個浪漫的情人節晚上,在其面書專頁上發佈了一段不怎麼浪漫,名為《教壞細路》的短片,作為補選宣傳之用。短片以近日非常熱門的「旺角暴動」事件作為背景,直指片中的「哥哥姐姐」周圍亂掟嘢係唔啱,因為凡事都應該要有商有量。他更在這個面書貼文中,以左一句「暴力歪風教壞細路」,右一個hash tag「#猴年行正路」,企圖打溫情牌,用以拉票。其實,這個世界到處充滿著反面教材。即使周先生自己本人,也可能會「教壞細路」,因為莘莘學子隨時會跟周浩鼎偷師,在回答老師的提問時,以「我聽唔明你條問題,你搞清楚先」作答,扮聾扮唔明,迴避問題而不作正面的回答。又,周浩鼎在短片中並沒有播放警察以磚頭還擊的片段,隻字不提警察涉嫌使用過度暴力之事,一味以偏蓋全、集中火力恣意譴責其中的一方。這樣不作客觀持平的分析,又是否在「教壞細路」呢?國父孫中山先生所領導的辛亥革命、已故國家領導人毛澤東所發起的文化大革命,沒有周副主席口中的「有商有量」,而其「暴力」的程度,更遠勝「旺角暴動」。若按照周先生的邏輯推理,我們是否不應該讓細路閱讀這些「暴力歷史」,以致誤人子弟?梁振英上任初被揭發其大宅存在僭建問題。他其後更多次否認,以「我冇講過」、「我唔記得」之類的語言偽術,企圖胡混過關,被指毫無個人誠信可言。孔仲尼夫子就說過:「道千乘之國,敬事而信。」梁振英身為特區首長,不以身作則,公然挑戰誠信這個核心價值。細路仔睇見特首都係咁,又會否視誠信為無物,信口雌黃?吳克儉局長,位極人臣,領著豐厚的俸祿,卻不會「急市民所急」,寧可遊玩日本也不出席TSA公聽會。這種看似逃避責任,不敢面對廣大巿民的做法,孩子們又會否有樣學樣,甚至以吳局長為「榜樣」,架起一副沒有承擔的肩頭呢?鍾樹根議員經常「明張目膽」地錯用成語;蔣麗芸議員則經常發表「精神病醫生最多人患精神病」之類荒謬絕倫的言論,這又是否有「教壞細路」之嫌?如果啲細路真係睇吓就變得暴力,睇吓就變得激進,睇吓就有樣學樣,那麼以上林林種種的例子,豈不是也會教壞細路?如果不是,周浩鼎如此的理論,是否只屬杞人憂天之談?《延伸閱讀》《連支持政府都不敢說出口的周浩鼎》https://www.youtube.com/watch?v=DVHxexpeZss(周浩鼎宣傳短片 – 暴力歪風教壞細路)作者Facebook專頁作者博客註:立法會新界東補選候選人包括報稱沒有政治聯繫的劉志成、新思維黃成智、民建聯周浩鼎、獨立的梁思豪、西貢區議員方國珊、本土民主前線梁天琦及公民黨楊岳橋。 立法會選舉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