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建峰﹕為何要分析港獨的不可行?

港獨議題自從雨傘運動後逐漸開始在公共空間被廣泛討論。個人來說,我從來都是十分堅定反對港獨的,只是我尊重亦會捍衛支持港獨人士的言論自由。但一直以來,我都只是像很多反港獨人士一樣,本能反應地把港獨簡單地看成為不可能發生,甚至帶點中華民族感情去反對就算了。同樣地,支持港獨的人士亦只是很簡單地說「香港民族自主」、「武裝起義」,或「香港獨立」會有怎樣民主自由。 道理愈辯愈明 在這些討論中,我看不到的,就是各方去考慮一連串與港獨有關的問題:港獨是否完全不可能發生?如果是有可能,會在什麼情况下發生?一個「香港共和國」在軍事、外交、內政、經濟、民生等範疇上又會怎樣?這樣的港獨真的是比我們現有的、被不少香港人視為大不完美的一國兩制好嗎?理性地去較全面思考這些問題是十分重要的,否則大家只會把港獨議題口號化,難以認真地正視有關議題。 當然,反對或支持港獨的人士可能就是不想有這種分析。反對港獨者,或擔心這種分析會勾起各方對議題的興趣,愈說愈接受;支持港獨者,或擔心這種分析會把他們的主張不可行的地方顯現出來。但我相信,道理只會愈辯愈明,港獨與任何東西都是一樣,真的假不了,假的真不了。 有見及此,我會由今天起、隔

詳情

任建峰:劉曉波受難後的尊榮、舉揚、崇敬

「他受了不義的審判,而被除掉,有誰懷念他的命運?其實,他從活人的地上被剪除,受難至死,是為了我人民的罪過。雖然,他從未行過強暴,他口中也從未出過謊言,人們仍把他與歹徒同埋,使他同作惡的人同葬。」 以上是《聖經.依撒意亞先知書》就天主僕人所受對待的形容,但其內容亦很貼切地形容劉曉波的遭遇。他多年來都堅持以和平方式推動正義,他主張的一切都是一些理應是老生常談的真理,從不把自己為中國人民的訴求誇大。就像耶穌被釘在十字架時仍懂得求天主原諒迫害他的人一樣,劉曉波就算面對最惡毒的迫害都仍仁慈地說「我沒有敵人」。 可惜,縱使這一切,他的確受到不義的審判,冤枉地被視為與其他歹徒無異。就算他現在過了世,他的遺體都被官方操控着,猶如他是一個大惡人。同時,劉曉波的下場在國內的確很少人懷念,因政權的資訊封鎖的關係,劉曉波在國內只有很少人認識他是誰,而在國際社會的名氣亦不及曼德拉、昂山素姬等鬥士。就算是在國內認識他是誰的人,都大多譏諷他是「不識抬舉」、「勾結西方的麻煩製造者」,認為他的遭遇是活該的。 難道被殘暴對待、被冤枉、被滅聲、「被死亡」就是行義的結局?難道正真的不能勝邪?就此,依撒意亞說: 「上主的旨意,

詳情

【2047家書】對兒子的二零四七年寄望

阿仔, 有一個名為《評台》的時事評論網站邀請我寫一封公開信給你,不過不是今日的你,而是二零四七年的你。到時的你已經會是年近四十,應該沒有興趣聽我這個「死老嘢」有什麼要對你說了。 不過,你都應該知道,嫲嫲是六十多歲被肺癌奪走的。我的呼吸系統一路都比較弱,使我懷疑會遺傳嫲嫲的病。按照這邏輯,我到二零四七年很有機會已經過世,不能再與你溝通。因此,你可以把這封信看成為我預早遺言之一吧。 我相信,不少同期被《評台》邀請寫這些未來公開信的作者都會以香港二零四七年的一國兩制「五十年不變」大限作為主題。但老實說,我覺得要就一個這樣的議題寫信給你好像有點奇怪。這個奇怪程度絕對不下於一個丈夫在情人節寫信給妻子、寄望她能對一國兩制有貢獻!再者,我根本不知道2047年的你會在哪裏生活,誰知香港的事會否還與你息息相關? 所以,我對二零四七年的你的寄望十分簡單。 我希望二零四七年的你不會活在一個被全球暖化弄到翻天覆地、民不聊生、戰火四起的世界,亦因此希望你能在生活上愛惜這個地球。 我希望二零四七年的你無論是選擇單身、做神父、認定女子或男子為你的伴侶、或有自己的子女,都會一切以愛為先、不會有害人之心,生活上不求大富

詳情

只許權貴泊名車 不許貧婦賣紙皮

近日,朱婆婆的故事在社會有不少迴響。她是靠拿她在街上執的紙皮去賣而維生的。大概一個多星期前,她在中環摩天輪附近執紙皮,之後一名外傭以1元買下朱婆婆的一些紙皮。就此,一群食環署人員現身,說要控告朱婆婆無牌販賣。當朱婆婆即場求情時,據說食環署人員當時對她說,就算賣1元東西都是無牌小販。案件原本要在今天上法庭,但在公眾對案件極大關注下,食環署最終撤銷控罪。 同樣是在中環,不少道路都會見到一部部名貴的私家車泊在不准泊車的位置,甚至是車行線的馬路上泊車。負責駕駛這些車輛的人往往都不是車主,而是司機。他們接載的都是非富則貴甚至有權有勢的「上等人」。我在中環工作多年,都不記得有見過這些車輛收到違例泊車的告票。但是在專業、商業圈子內,我亦聽過一種說法,就是對這些車的車主來說,就算收到告票都沒問題,亦不會有阻嚇作用,因為罰款對他們來說是「濕濕碎」。 一個中環,兩個階層,兩個結果。貧窮的無權無勢人士賣一點紙皮就被阻嚇、被檢控(今次朱婆婆的事不是鬧大了,大家覺得食環署會否撤控?);富貴的有權有勢人士就能若無其事而又方便自己地違例泊車。更諷刺的,就是後者不乏一些平時在私人會所、餐廳私人房內高談闊論地說「犯法行

詳情

中環「回歸」未必完全是壞事

中環是香港傳統精英與核心行業的象徵。多年來,中環的商業大廈都被很多本地與國際金融機構、律師行、會計行、私家醫生租用。這使中環甚有「聯合國」感覺,因為有不同族裔的人士在中環工作。 在上世紀50至70年代,中環專業、金融精英曾被視為國際「次貨」,因為不少都是所謂的「FILTH」(意思是「污垢」),即「Failed in London, Try Hongkong(翻譯:倫敦撈唔掂,就試下香港啦)。但這情况由上世紀80年代開始轉變。隨着香港逐漸成為亞洲首要金融中心,在中環雲集的本地人、內地人與外國人都是世界級的專業與金融精英。 但在這10多年來,隨着中環的租金愈來愈貴,中環本身亦逐漸有微妙的改變。首先,有些「中環」機構搬去金鐘、灣仔、上環等地區,但很快就連這些地區的租金都貴起來了,所以「中環」機構開始再搬遠一點。會計行、金融界先把內務行政部門搬去九龍、港島東;然後,國際投資銀行有部分搬去九龍,會計行負責服務客戶的前線專業會計師逐漸搬去鰂魚涌、銅鑼灣、觀塘、九龍灣、尖沙嘴等地方;之前會在中環與九龍兩邊維持診所的醫生亦有部分放棄了他們的中環辦公室。 傳統精英被「逐出」中環 中資進駐 至於律師行,他

詳情

從1967看2017

今年是香港1967年暴動50周年,不少媒體都就當年的事大事報道。這件事對我看香港今日形勢與思維都帶來一些反思: 一、無論我們喜歡與否,又無論香港是被中國統治與否,香港的命運是與中國分不開。以六七暴動為例,其爆發牽涉了不少香港本地社會因素。不過沒有中國文革與其階級批鬥思潮,沒有內地不同共產黨單位的參與,1967年的事故會「爆」得那麼大嗎? 二、由此角度來看,六七暴動其實與清朝勢弱令香港成為英國殖民地、孫中山以香港作為革命基地、日本侵華南下到香港、1949年內地「解放」後的香港人口問題、中國1970年代後經濟改革使香港經濟轉型等是一脈相承。所以現在鼓吹「香港獨立」或某些近獨立自決模式的人需記住,就算中國政權奇蹟地讓香港獨立或大幅度自決,香港實際上是怎樣都不能逃離中國這座五指山。 三、六七暴動亦應提醒現在的香港人,不要對港英殖民政權有任何留戀與仰慕。當時的左派分子絕對不乏暴徒,不過更多是為反對社會不公義而被左翼思維影響的和平抗爭者。他們只要是派單張、呼口號已經足以小則失去工作或學位,大則被警察毆打、刑事檢控及坐監。這群和平抗爭者被殖民政權打壓的程度比起現在反建制人士被打壓的程度是有過之而無不

詳情

真偽中間思路與思維

在最近完結的特首選舉中,候選人曾俊華受到廣泛的市民支持。不少分析都提到,他吸納「淺藍絲」溫和建制、「淺黃絲」溫和泛民與「不藍不黃」市民支持的能力驚人。曾俊華的選舉工程證明,其實中間派政治在香港是大有市場。 但這亦帶來另一個問題:為何近年鼓吹所謂「中間路線」的湯家驊那些什麼「思路」,及黃成智、狄志遠等人那些什麼「思維」無論怎樣搞都得不到市民支持,但曾俊華就那麼成功? 要答這個問題,就先要探討曾俊華支持者的思維。從我身邊認識的眾多中間派「薯粉」當中,我發覺他們有一個共通點,就是少抗爭、不屈服。 先說「少抗爭」。我認識的中間派大多對與政權正面抗爭的興趣不大。有些人為了生計、親友而不想走上抗爭之路;有些人相信,現在的局勢並不宜與政權硬碰。不過,「少抗爭」並不代表不抗爭。無論是2003年反抗《基本法》第23條立法,或2014年佔中的早期,甚至是明知中央不支持曾俊華都站出來支持他,這群人到一些大關頭就會間歇地以溫和方式走出來。 至於「不屈服」,中間派市民對一些核心價值或民主發展仍有堅持或期望,否則他們支持民建聯等政團都可以了。他們普遍相信,香港不應變成另一個大陸城市,而政權的高壓姿態更令他們在生活

詳情

如果3名特首候選人是3隻股票……

特首選戰繼續「雷聲大雨點小」。雖然我過往已表明對這「拆局」文化有保留,但我仍不時被人問我對局勢的看法。有見及此,我就化身為一個「股評人」,與「小投資者」把3名候選人當成為3隻股票去評論選戰。以下對話純粹虛構,大家千萬不要認真。 我:喂,你好。 聰:你好,我叫阿聰,個樣生得好似你㗎。想問下你最近有咩必賺嘅好介紹呀? 我:多謝你咁睇得起我啲眼光喎。有一隻580,佢好似又穩陣又係咁喺度升! 聰:580?乜唔係579咩? 我:係咁嘅,佢原本真係579,但係話改做580「老嚟」啲喎。 聰:原來係咁。點解你會介紹呢隻㗎?啲人話佢好衰㗎噃。聽聞佢個勢係造出嚟嘅,係靠有啲「大鱷」「谷」班馬仔係咁喺度「落飛」先至「谷」到咁「行」喎!係唔係真係有料到㗎? 我:嗱,「造市」呢味嘢好嚴重,我唔敢亂講,况且有「大鱷」出過嚟話一切都係謠言,就算喇。我睇到嘅,就淨係呢隻580做過好多唔同嘅範疇,樣樣嘢都好似識一啲咁樣,仲聽聞話背後有一些大老闆撐住,有人話佢個價位好有機會升到700左右,不過有人話佢個暗盤價淨係會少過689,甚至601喎。 聰:做過好多個範疇又點?又見唔到佢有啲好嘢做到出嚟喎,只見到佢有佢講,冇人講,

詳情

言論自由與藐視法庭——回應李芄紫先生

上星期五,李芄紫先生在《明報》觀點版撰文,題為〈勿用藐視法庭罪打壓言論自由〉。他批評我於2月16日在《蘋果日報》刊登、指出高志森當時指摘法官判案有政治偏頗的言論是構成藐視法庭的〈給高志森公開信〉文章。 我本來是感謝李先生賜教的。他至少好像是嘗試分析藐視法庭言論為何應該受到《基本法》賦予的言論自由保障。但我對他的觀點有極大的保留,所以決定回應。因版位有限,我不會回應李先生的所有論點,但這並不代表我同意或接受那些我沒有回應的論點: (1)公眾是有言論自由去批評法院或法官的,而言論自由是受基本法保障的。以七警案為例,對判決或判刑不滿的人絕對可以說法官錯判、七警無罪、刑期太重、法官的分析錯誤。 (2)就此,李先生說:「試想,『愛國愛港』團體一直對媒體上可以公開宣揚港獨不滿,泛民卻為之辯護為言論自由。如果用同一把尺,撐警察的言論又為何不是言論自由?」但兩者根本就不能相提並論。無論有些話是多麼難聽也好,近日大多的撐警、批評法院判決言論都不構成藐視法庭。這就是言論自由的體現。相反,建制陣營每次聽到「港獨」、「自決」等字眼就要喊打喊殺,胡說連提起都是違法或說要把言論全面刑事化。 規限言論自由的法律要有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