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家監察委員會——中國特色的廉政公署?

7名中共政治局常委中向來「深居簡出」的中紀委書記王岐山早前突然到北京、浙江、山西三地考察,主題是這對三省市正在籌建的監察委員會做專題調研。按照計劃,上述三地的試點如果順利,將於中共十九大後成立與國務院、最高法院、最高檢察院並列的國家監察委員會,形成「一府一委兩院」的權力新構架。針對分散各地的「一把手」中共中央辦公廳於11月7日印發《關於在北京市、山西省、浙江省開展國家監察體制改革試點方案》(簡稱《方案》),將監察委員會稱之為「事關全局的重大政治改革,是國家監察制度的頂層設計」,表明這個機構是高層就反腐架構的重新搭建,屬於王岐山不斷強調的「不敢腐、不能腐、不想腐」的制度設計。按照中國紀檢監察學院前副院長李永忠「這麼多年來幾乎沒有一個黨政主要領導的腐敗問題,是由同級紀委監督揭發出來的」的說法,這個新機構功能之一是針對分散在各地、各個層次最高位置的官員,俗稱「一把手」。中國行政法學研究會會長馬懷德將紀檢無權監督非中共黨籍人士稱之為「一條腿長、一條腿短」。按此理解,今後私企老闆、上市公司高層都在監察委的視線之內。《方案》稱,這個「黨統一領導下的國家反腐敗工作機構」將「實施組織和制度創新,整合反腐敗資源力量,擴大監察範圍,豐富監察手段,實現對行使公權力的公職人員監察全面覆蓋」。外界對於這個新機構的出現感覺有些突然,不過中共十八屆六中全會公報已為監察委員會埋下伏筆:「各級黨委應當支持和保證同級人大、政府、監察機關、司法機關等對國家機關及公職人員依法進行監督。」人們把「監察機關」誤認為是國家監察部,公報將其與人大、政府、司法機關並列,已經暗示此「監察」非彼「監察」。王岐山在考察中表示「在全國人大常委會就試點工作作出有關決定後,先完成檢察機關反貪等部門的轉隸」,表明檢察院的反貪、反瀆職部門將併入監察委員會,這點從11月17日最高檢察院的公開表態即可看出——「堅決支持配合中央紀委在北京、山西、浙江開展改革試點,不折不扣抓好落實,確保如期高質量完成試點任務」;同時強調檢察機關「要確保查辦和預防職務犯罪工作力度不減、節奏不變和各項工作平穩健康開展」,後面這句話明顯是針對檢察院反貪、反瀆職兩個部門已經出現的人心浮動。將擁有搜查、拘捕、起訴權《方案》稱「由省(市)人民代表大會產生省(市)監察委員會,作為行使國家監察職能的專責機關」,這句話說明未來這個機構的產生以及主要人員任命都要經過人大程序,其在國家機構中的位置,與法院、檢察院並列。「紀律檢查委員會、監察委員會合署辦公」,一個屋簷下,老大當然是紀委。中國反貪格局過去是「九龍治水」。中紀委,監察部,檢察院的反貪、反瀆職部門,審計署等,雖然紀委在其中堪稱「龍頭老大」,但是指揮政府序列中的監察部、審計署,司法系統中的反貪、反瀆職部門,多少有些名不正言不順;其二是中共紀檢部門要求非中共私企老闆協助調查時,對方雖然不敢拒絕,但是調查者還是多少有些「心虛理虧」。以中紀委為主的反貪機構合作早在上世紀90年代已經開始。1993年,全國紀檢、監察機關自上而下合署辦公;紀委和檢察院、監察部三方聯席例會,已是今天監察委員會的雛形。現在有傳說稱,未來檢察院的法警也要併入監察委,這意味着監察委將擁有搜查、拘捕、起訴等權力。有分析指出,京浙晉3個省市的試點如果在兩年內順利完成,將在2018年召開的第十三屆全國人大第一次會議產生國家監察委員會,不過此舉涉及修憲程序。缺乏香港的法治環境多年內地不斷有參照香港反貪經驗成立廉政公署的呼聲,這次試點中的監察委是不是「大陸版的廉政公署」?從目前披露的信息看,兩者的分別是:廉署獨立於司法機構,直接向特首負責;國家監察委員會程序上由人大產生,事實上接受中共的指令並向中共負責。王岐山該次考察時說得很直白:為的是「厚植黨執政的政治基礎……使黨的主張成為國家意志」。於是有網民調侃說,監察委是「『黨版』廉政公署」。以香港為總部、內地背景某電視台評論員何亮亮對香港廉政公署有深入的研究。他的一個觀點是:廉政公署的成功是獨一無二的,在世界各地都不可能複製,在內地也不例外。這個判斷的依據是:廉政公署在香港成功,有賴於很多條件,而這些條件在其他社會都很難複製。比如香港的廉政公署獨立於政府之外;它是執法機構,但不屬於政府,經費由立法會直接撥付,對特首負責。另外,英美法系對廉政公署這種獨立於政府的機構的支持也更好一些,英式的法治確實是相對更獨立的法治;有這樣的法治,才能有廉政公署這樣的機構存在。內地電影《我不是潘金蓮》從另一個角度支持何亮亮的判斷。電影大致情節是,農村婦女李雪蓮為躲避計劃生育處罰辦理假離婚,未料丈夫離婚不久與另一個女人結婚。與前夫理論,對方竟當眾說她是潘金蓮式的女人。受到侮辱的李雪蓮於是走上上訪之路,除要求撤銷離婚判決,還要求政府為她還清白。她的上訪從縣城開始,直至市、省、北京,在全國人大期間驚動高層,最終從縣法院到縣長、市長等4級官員被免職。如果李雪蓮在香港,無論離婚目的真假,一旦法庭判決,任何官員都無力阻止和修改;電影中的李雪蓮送禮給法官、哀求政府向法庭施加壓力,都會被認為是無視法庭,政府官員也會認為她的要求無理。原文載於《明報》觀點版(2016年12月30日) 中共

詳情

忠誠、立場、擔當——習近平的特首標準

梁振英、曾俊華、林鄭月娥……誰將參選下屆特首?他們當中有人正在「認真考慮」,還有人在「等待消息」,總言之,都是等待中央的「祝福」。不過,相信北京很難就某個參選人做出公開表態,但是一定有「秘而不宣」的標準,這個標準可以通過習近平近年來對內地官員的要求尋出一個大致脈絡。「秘而不宣」的標準中共中央辦公廳主任栗戰書11月15日在《人民日報》發表題為〈堅決維護黨中央權威〉署名文章,文章明確表示:「在我們這樣的大國、大黨,全黨同志緊密團結在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周圍,一定要有一個堅強有力的中央政治局及其常委會,一定要有一個『最有威信、最有影響、最有經驗』的總書記作為核心。」去年年底,習近平在中共政治局會議上提出「中央政治局的同志必須有很強的看齊意識,經常、主動向黨中央看齊,向黨的理論和路線方針政策看齊」。之後,四川、安徽、廣西等多個省市委書記紛紛表態:「堅決維護習近平總書記這個核心。」六中全會前夕,由湖北轉任天津市委書記的李鴻忠更是語驚四座:「要做講政治、講忠誠的『知行合一者』,以『無我』示忠,以『小我』示忠,以『成仁之心』示忠,以大擔當示忠。忠誠不絕對,就是絕對不忠誠。」中國有5個少數民族自治區,它們和屬於特別行政區的香港有很多不同,但是在反對疆獨、藏獨、港獨上卻是相當一致,當然採用的手段有所不同。習近平2015年在中央民族工作會議上對少數民族地區官員的要求是:「明辨大是大非立場特別清醒、維護民族團結行動特別堅定、熱愛各族群眾感情特別真摯」。關於「大是大非」,自然指的是反對分裂、打擊分裂勢力的堅定立場。國家民族事務委員會研究室的解釋是「堅決維護中央權威」,和「維護國家統一」是同一個意思。那麼,這項要求對梁振英是不是有利呢?「倒梁」者可以利用習近平3個「特別」中的第二句「維護民族團結行動特別堅定」。無論是建制外還是建制內,有一批人對梁振英相當反感,認為梁造成建制內的分裂,這成為梁的「軟肋」。有意參選者中,有人自認為在建制內的人際關係好過梁振英,更有人認為自己具備與泛民的溝通能力。不過,他們當中有沒有同時符合第一、第二項條件者?如果沒有,從文字排列順序看,「大是大非」似乎重過「維護團結」。港爭拗不斷 對特首「擔當」抱期望「為官避事平生恥。擔當大小,體現着幹部的胸懷、勇氣、格調,有多大擔當才能幹多大事業」,這句話來自《十八大以來重要文獻選編》中收錄的習近平2013年6月在全國組織工作會議上的講話。習近平近年的公開講話中,要求官員「擔當」一詞出現的頻率相當高。他曾就當年蘇聯共產黨被解散時,2000多萬黨員「竟無一人是男兒」發出感嘆,其中要點之一就是「擔當」。2008年以來香港政治爭拗不斷,特別是「一國」和「兩制」的爭論在北京看來事關國家主權,對特首的「擔當」勇氣和能力抱有相當高的期望。忠誠、立場、擔當,有意參選下屆特首角逐、等待中央「祝福」者,不妨用這6字做個大致的判斷。作者是時事評論員原文載於《明報》觀點版(2016年11月30日)

詳情

粵港關係——十三五規劃字裏行間的變化

第十二屆全國人大第四次會議3月5日在北京開幕,審議《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第十三個五年規劃綱要》是今次會議的重點。春節前,廣東、深圳兩級人大分別通過各自的十三五規劃,由於國家的規劃尚未審議,故在通過之後「秘而不宣」,但由中央、廣東「規劃建議」披露的信息中,不難窺見香港在這未來5年規劃中位置的微妙變化,5年前的「堅定不移貫徹『一國兩制』、『港人治港』」,到中共關於十三五規劃建議中「全面準確貫徹『一國兩制』、『港人治港』、高度自治」,「一國兩制」從「堅定不移」到「全面準確」,調整和修正一目了然。龍頭變「參與」「繼續支持香港發展金融、航運、物流、旅遊、專業服務、資訊以及其他高增值服務業,支持香港發展成為離岸人民幣業務中心和國際資產管理中心,支持香港發展高價值貨物存貨管理及區域分銷中心,鞏固和提升香港國際金融、貿易、航運中心的地位,增強金融中心的全球影響力。」這是5年前國家十二五規劃中,北京對香港經濟的立場。今次規劃建議的表述是:「支持香港鞏固國際金融、航運、貿易三大中心地位,參與國家雙向開放、『一帶一路』建設。支持香港強化全球離岸人民幣業務樞紐地位,推動融資、商貿、物流、專業服務等向高端高增值方向發展。」5年過去,3個「支持」剩下兩個。上一個5年規劃基調是支持香港的經濟龍頭地位,現在是「參與國家雙向開放」和「一帶一路」建設。廣東的十三五規劃雄心勃勃,制訂規劃的立足點是根據習近平2012年視察廣東時的要求:「率先全面建成小康社會、率先基本實現社會主義現代化。」因此廣東將2018年確定為「率先全面建成小康社會的目標年」,要求那年全省小康指數達到97%。未來5年,廣東將以年均增長7%的速度,到2020年的地區生產總值達到11萬億人民幣(2010年為4.6萬億人民幣)。廣東十三五規劃建議中提出:「深化粵港澳緊密合作。創新粵港澳合作機制,打造粵港澳大灣區,形成最具發展空間和增長潛力的世界級經濟區域。全面落實粵港、粵澳合作框架協定,深入實施CEPA有關協議,推進粵港澳服務貿易自由化,重點在金融服務、交通航運服務、商貿服務、專業服務、科技服務等領域取得突破。鼓勵引進港澳創新人才和創新資源,建設粵港澳人才合作示範區。發揮港珠澳大橋等跨境基礎設施功能,輻射帶動珠江西岸地區加快發展。」粵港澳合作居「一帶一路」之後仔細閱讀文件鋪排,粵港澳合作是廣東十三五規劃建議第六章〈堅持開放發展,拓展互利合作,着力提升經濟國際競爭力〉6個部分之一,居「一帶一路」、提升與歐美等發達國家合作水平之後。重讀廣東十二五規劃,〈互利共贏 深化粵港澳合作〉在當年規劃中獨立成章,之後才是〈開放合作 提升經濟國際化水平〉。關於粵港澳合作,方向是「全面實施粵港、粵澳合作框架協議,推動區域經濟一體化,促進經濟、社會、文化、生活等多方面的對接融合,率先形成最具發展空間和增長潛力的世界級新經濟區域」。當年廣東將粵港澳經濟一體化,在區域內實現文化、社會、生活對接融合作為方向。5年未到,深圳居民赴港,由2009年開始的「一簽多行」改為去年的「一周一行」,說到這裏,讀者可能會暗自一笑。5年前廣東十二五規劃中,將粵港澳合作具體分為推進服務業、加快跨界重大基礎設施建設、共建大珠三角優質生活圈、完善和創新合作機制4部分。其中,「建設以香港金融體系為龍頭、珠三角城市金融資源和服務為支撐的金融合作區域。共同推動建立物流業發展交流機制,打造國際物流中心,構建現代流通經濟圈。拓寬粵港澳旅遊合作範疇」,上述論述不知在十三五規劃中是否會重新出現?5年前的規劃方向是:「構建大珠三角發達完善的基礎設施體系」,「加快建設跨界高速公路、軌道交通及配套工程,重點推進港珠澳大橋、廣深港鐵路客運專線等重大項目建設,形成無縫銜接、換乘便利的交通網。」時至今日,港珠澳大橋工期一拖再拖;廣深港高鐵香港段除了工期和屢超預算,所謂「一地兩檢」,更成為橫亙在通車前的一個重大懸念。深圳2011年制定的十二五規劃綱要共有39節,其中第29節標題是〈促進深港融合發展〉,提出「利用前海深港現代服務業合作區平台,進一步深化深港合作,努力把前海建設成為粵港現代服務業創新合作示範區……加強深港高等院校和研究機構更緊密合作,積極引進香港各類實驗室、企業研發中心在深圳設立分支機構」,深港「聯手打造世界級的創新中心」。粗覽深圳十三五規劃建議披露的有限信息,印象深刻之處有二:其一,今後5年深圳經濟增長率為7.5%,明顯高於全國的6.5%和廣東省的7%。2020年深圳經濟總量將為2.6萬億人民幣,較2015年的1.75萬億增加近1萬億,約佔廣東當年經濟總量的15%。深圳 2000萬人的「超大城市」其二,深圳將與北京、上海、重慶、天津並列,成為「超大城市」。深圳未來重點是推動深汕特別合作區與深圳一體化發展,推動深莞惠和河源、汕尾「3+2」經濟圈建設。中共深圳市委的建議是,按照人口總量不低於2000萬的規模,規劃建設公共服務設施。在5年前的深圳十二五規劃中,當局提出控制人口規模過快增長,仿照北京「以證管人、以房控人、以業擇人」模式,提出到2015年常駐人口控制在1100萬以內、戶籍人口400萬的目標。這種變化表明,人口迅速增長遠超過當局的預料,深圳樓價持續攀升就是說明。同時暗示,內地各城市之間的人口戰已經打響。未來5年,深圳將區域合作的視線投向東莞、惠州,甚至更遠的河源、汕尾,目前很難找到深港合作佈局的隻言片語,不能不說也是一種變化趨向吧。如無意外,深圳十三五規劃綱要將於3月底公布,由上述分析看,港澳合作部分難有新意,前海的功能與定位已經明確,港深基礎建設處於收尾階段,兩地交流的熱情已從最高點逐漸回落。作者是時事評論員原文載於《明報》觀點版(2016年2月19日) 一國兩制 一帶一路 十三五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