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智華:DQ後局勢論2——從DQ走入BAN?

上期DQ後局勢論談到各方的困局,惟政局瞬息萬變,過去一星期又有新變化。城大專業進修學院學生莫嘉傑要求撤銷劉小麗立法會議員資格的司法覆核被撤回,加上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局長聶德權日前提到對於立法會補選未有定案,要待DQ案所有法律程序結束、最遲9月的上訴期限已過後才有「明朗決定」,他又明言現階段難以評論會否分開2次進行補選。法庭及政府的舉動令沉寂多時的DQ事件再度發酵,重新喚起市民關注。 DQ案告一段落 法官命令莫嘉傑撤銷司法覆核的申請,且同時須支付訟費。法庭的裁決引來非建制派支持者對莫氏的嘲笑及挖苦,網絡呈現一片「喜氣洋洋」的景象。然而,劉小麗早就被DQ了,是次裁決基本上沒有影響到其喪失立法會議員資格的根本事實。法官區慶祥的判詞指莫嘉傑不是劉小麗參選選區的選民,故無資格提出司法覆核。 與此同時,有「長洲覆核王」之稱的郭卓堅亦入稟取消葛珮帆和柯創盛的立法會議員資格,其以二人學歷虛假為由申請司法覆核。一般而言,司法覆核有6個月的興訟期限,政府和市民難以就去年10月議員宣誓違法再提新訴訟。縱然郭氏以二人一直在標語及卡片上使用相關的學歷銜頭作為入稟的法理依據,惟其居於長洲,按理是新界西選區的選民,而

詳情

何智華:DQ後局勢論——政府、建制派與非建制派面對的政治難題

高等法院裁定梁國雄、劉小麗、羅冠聰和姚松炎的宣誓無效,4人失去立法會議員資格,令至今被DQ的非建制派議員增至6位。外界預料針對上述判決的上訴案終會以失敗告終,進行補選幾成定案。DQ事件為香港政界及社會引發了大地震,但隨之而來的局勢亦會為政府、建制派及非建制派帶來更棘手的政治難題。 政府和解政治的困局 從實際利益出發,今屆政府想必不願看見DQ事件繼續發酵。新任特首林鄭月娥上台後社會轉吹「和風」,大有和解之勢。是次4名議員的DQ事件實乃上屆政府留下的政治問題,與現屆政府無關。DQ一事不但重燃社會的緊張及悲哀情緒,同時又無形中增添了政府與非建制陣營的對立。由於判決權屬法院所有,在「守護法治精神」的圍欄下,政府須尊重法庭判決。新一屆政府對DQ事件一直以溫和的態度冷處理,並透過表示「不會乘人之危」去穩定民心,目的正在於避免再激起政治對立及社會矛盾。 事實上,在6位非建制議員被DQ的情況下,建制派在總席數及分組點票均佔了過半數議席,除了如政改等「重要議案」須獲全體議員2/3票數通過外,基本上政府在建制派支持下可通過任何議案。退一步而言,在建制派議員總席位過半數的優勢下,即使6位議員沒有被DQ,非建

詳情

中史科的反璞與昇華:經世致用

「經世致用」指將知識應用於現實,貢獻社會,此乃古代儒家士人的最高理想。學術需要回應及切合社會的需求,否則早晚會被社會淘汰,這點在過去的歷史中不乏例子。「社會的需求」既代表促進社會進步的推力,亦反映人們對該項學科的興趣。以一門傳統學科而言,中國歷史科在近年似乎遇上了瓶頸位置,其非但沒法在芸芸學科中突圍而出,反而更逐漸失去主流學科的地位。本文欲探討一下中史科今後的去向及發展,若有謬誤之處請各位前輩不吝指正。 中史科於現今普遍被視為對就業前景未有太大幫助的學科,高薪行業諸如醫生、律師等皆不須具備中史科的學歷,而剩下來的亦只有競爭激烈的教師一職。中史科長時間止步於考據階段,且未能完全過渡至現代學科的領域當中,這種滯後成為中史科的劣勢。再精準一點而言,中史科現時的定位尚停留於學術研究的領域,其似乎對於現實科學及職場應用未有太大的滲入。香港社會競爭激烈,當中史科未能從學術化成工作技能以加強學生競爭力時,其被主流輕視實在不足為奇。 在新世代的生活環境下,中史科有必要進一步強化現代學科的性質,以回應社會的需求,其應在過往重視考據、學術研究的基礎上進一步延伸及擴展其實際應用程度。帝王將相、治亂興衰史衍生

詳情

後全球化時代的籠牢

全球化曾一度為世界各國帶來無窮無盡的機遇,跨地域的商品貿易、快捷及緊密的人口流動基本上成為二十一世紀的社會發展模式。全球化的降臨能為一國帶來急速的社會及經濟發展,但這種優勢及機遇僅局限於初始階段,經過一段時間後全球化帶來的經濟及社會發展便會到達瓶頸位置且逐漸停滯不前。這種現象最容易呈現於社會階級流動性之上,以往草根階層可以借全球化之利白手興家,憑個人努力亦能鯉躍龍門晉身社會上層。全球化的優勢促成了新資產階級的興起,其逐漸壟斷多個行業的發展並形成資本的高度集中。世界上大部分財富集中於小部分人之手,而這種貧富懸殊的情況會越趨嚴重,中產及社會底層向上流動的機會亦越來越少。香港社會是典型進入全球化瓶頸位置的地區,雖然香港的生活條件優厚、社會繁華富裕,但普遍社會中下層卻難以向上流動,在通貨膨脹的環境下薪金停滯不前,一生更受困於高昂的房地產價格而營營役役;本土市場亦已接近飽和,多個領域皆被國際級的大企業所佔據。雖然香港整體經濟水平不斷上升,但小市民與上層階級的差距卻越拉越遠,真正得益的仍是大資本家。 與此同時,全球化造成的激烈競爭環境卻未有絲毫減輕,在新一波發展浪潮下反而更為嚴峻。科技發展本已導致

詳情

你我觸手可及的國際戰爭

春秋時期諸侯紛爭、霸政興起,相傳齊國當時以一種有趣的方法削弱其他國家的勢力。齊桓公時期,賢相管仲提出以商戰收服齊國旁邊的萊國及莒國。其先命令部份士兵去採礦冶銅,鑄成貨幣並以高價收購萊莒兩國的紫草。兩國的政府及民眾被紫草帶來的高利潤吸引,其毅然放棄生產糧食並轉去種植這種回報甚豐的作物。後來齊國突然命令所有採礦冶銅的士兵回去種植糧食,並終止向萊莒兩國購入紫草,萊莒兩國的國計民生旋即崩潰,最終不得不歸附齊國。 以上故事是古代中國不可多得的商戰案例,在沒有出動一兵一卒的情況下擊敗敵人,這恰恰為《孫子兵法》中的上乘戰略——以不戰而屈人之兵也。古代戰爭模式主要以軍事衝突為主,軍事行動與商戰相比效率更高,且表面上能向對方施加更直接的傷害。但於現今的國際形勢而言,大國之間幾乎不會再發生任何軍事活動形式的戰爭,而研發軍事設備只是形式上的軍備競賽,以展示國家硬實力。國際組織與條約的約束、國與國之間的互相制衡是促成現代環球和平格局的因素之一,而武器的現代化則為阻止世界大國之間輕易發動軍事行動的背後主因。大國擁有研發大規模殺傷性武器的技術,當大國之間發生軍事衝突,最終便無可避免地將之用上,屆時只會對兩方陣營造

詳情

世界即將顛覆

人類文明經歷過多個階段的演變,從農業發展、工業革命、全球化、互聯網時代一直更替,人類今天的社會模式與過去已大相徑庭。Alphago的發明亦揭開了人類文明發展的新一頁,這不單顯示數碼科技走出虛擬世界的圍欄步入世界;其更反映人工智能及機械已有能力與萬物之靈分庭抗禮,未來世界也可預料為人工智能及機械化的時代。 這種科技變革固然使人類的生活更為方便,但人類的步伐卻未必趕得上科技的發展,準確而言,現時人類的社會結構絕對不能適應科技的再發展。所謂的「智能叛變」、人工智能反過來控制及統治人類等科幻小說情節雖然並非絕無可能,但以現時科技的發展程度看來仍遙不可及。然而,人類的產業結構將會於未來十至二十年發生翻天覆地的改變,科技與機械將會使多個人類行業沒落。舉例而言,機械人侍應的發明已意味餐飲服務業於未來有被取代的可能;電子地圖及自動駕駛等功能更可完全淘汰交通運輸業。縱然現時科技仍未達至上述水平,但當技術的發展成熟時,機械必然會完全取替人手,原因正在於其長遠成本遠比人力為低。所有以勞動力為核心、不需人類感情色彩及人性思考的產業皆有被淘汰的可能,而這的的確確會在未來十數載發生。遺憾的是,人類似乎未有任何準備

詳情

宏觀佈局與戰略的真諦

《三國演義》有一段關羽於華容道義釋曹操的故事,後人讀到此段故事時既讚嘆關羽義薄雲天的性格,又痛心劉備未能借赤壁大捷誅殺曹操,除賊興漢。但華容放曹並非一次偶然性的失誤,其背後乃諸葛亮為劉備精心策劃的一場佈局,華容放曹的道理即使時至今日仍值得借鑒。詩曰:「曹瞞兵敗走華容,正與關公狹路逢。只為當初恩義重,放開金鎖走蛟龍。」《三國演義》中曹操於赤壁之戰被孫劉聯軍大敗,最終倉皇逃返北方。諸葛亮算到曹操將會途經華容道,在此之前必須安排一武將於此伏擊。縱然諸葛亮知道曹操有恩於關羽,但仍故意安排關羽鎮守華容道,而最後關羽也因報答昔日之恩而放走曹操,致使放虎歸山。然而,羅貫中並非想透過這個故事描繪關羽的義氣,也非故意塑造錯過恢復漢室良機的悔恨情緒,其背後主要是想刻畫諸葛亮的高瞻遠矚。諸葛亮知道關羽極重情義,放走曹操乃意料之事。但諸葛亮為何要刻意放曹呢?背後原因正正為了防吳。倘若當時曹操被殺,劉備在孫權眼中便失去價值,可以拋棄,對於勢力未成形的劉備陣營而言乃弊多於利。更甚者,孫權會取而代之成為天下最強的軍閥,基於「臥榻之側,豈容他人鼾睡」的道理,劉備於曹操死後必將被孫權消滅。諸葛亮以關羽守華容道的用心在於平衡曹孫劉三方的勢力,既挫敗曹操的同時亦遏制孫權,讓劉備一方得以乘機坐大。諸葛亮佈局之妙,實在令人佩服。華容放曹背後帶出了一個極其重要的道理:宏觀佈局著重的是平衡現階段的各方勢力,而非追求短期利益、將眼前敵人消滅。這種宏觀佈局的思維直至今日仍非常值得統治者參考,尤其面對著現時香港的局面。一套政策或一項政治主張總會存在著支持與反對者,若完全傾倒於一方則必定引起其他陣營的激烈反對。現代政治環境與古代大相逕庭,人權及民主的興起導致妥協政治的誕生,任何極端的一面倒政治於民主地區必定失敗。現代統治者需要思考的是如何平衡各方利益,讓各方接受及妥協,而非倒向一方而完全忽視,甚至消滅另一方。戰略與戰術的分別除了在於規模及程度上的不同,兩者於思考模式上也存在著明顯差異。戰略著重尋求一個平衡點,讓各方能在最大程度上得益,能與其他陣營妥協及共生並存,此乃長遠互惠互利的策略。戰術則追求短期利益,只從自身角度出發,提出要獨霸利益及完全勝利。平衡利益並非等於中立,前者是充分顧及各方陣營、深入思考而作出的妥協,乃以全社會的利益為出發點;後者則單純因害怕處理問題,而放棄作出選擇及忍讓。未來香港的執政者需要建立一套長遠的戰略,妥善處理好香港各方勢力。和而不同、行走中庸之道,能夠進行宏觀佈局,就是統治者的必備條件。圖為網上圖片 政治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