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羚:香港可以走出黑暗嗎?

2017年7月13至14日,作為華人及香港人,我們經歷了最黑暗的四十八小時。首先是諾貝爾和平奬得主被折磨至死,然後是真正由人民選出來的代議士,被僭建的條文DQ。這是一個歷史性的時刻:一個聖人級別的華人在我們存在的時空隕歿;香港百多年來建立的法治制度――亦是孫中山先生當年最羨慕的文明管治基石―― 一瞬崩潰。 香港人在短短兩天,親歷了世紀性的暗黑歷史。面對殘暴不仁、違約失信的北方暴政,香港還可以走出黑暗嗎? 劉曉波是一帖解毒劑 也許我們也無謂再呃自己,在土共一輪矛招下,香港昔日自豪的精英優良管治架構,目前己成為一個由低水平人的混水樂園。核心價值已被破壞得七零八落,大家身邊已有不少人氣餒。但也是那句老話:可以失望,不要絕望。此時此刻,我們需要盡量令身邊人以及下一代,堅守是非、正直和善良的心。做法很簡單,讓他們認識劉曉波就可以了。 不管是新舊或老幼的香港人,請讓他們知道,現世中國出現了一個流芳百世、媲美孫中山先生的偉人,他叫劉曉波,因着他善良而和平的主張,受到了國家領導級的招待:他和前國家主席劉少奇一樣,被虐殺並極速毁屍滅跡。為何認識劉曉波先生如此重要?因為我們也許無法在短期內扭轉邪惡的力量在

詳情

教我如何愛一個糜爛的國度

大陸熱門網上平台「天涯論壇」有一篇文章,內容是一位癌症末期患者到美國就醫而得治癒的貼文。細看內文,作者旨在炫耀自己有足夠的財力享用美國先進的醫療,晒命晒到一個點,差點以為作者來自離太陽最近的水星。這和被監禁虐待至罹患肝癌末期、多個西方文明國家主動提出協助醫治而不得要領的諾貝爾和平獎得奬人劉曉波先生的際遇,真是雲泥之別。 近年來,香港對電話騙案的受害人,多報以嘲笑,因為大家已主觀地認為,主要為大陸人的受害者,因為身懷不義之財,加上多年來受愚民教育,才會中了自己人的道,一點都不值得同情和可憐。事件折射了一個真相:大陸人的財富積累,到底有多少是從正當途徑得到?而透過偷呃拐騙、貪贜枉法、塗炭生靈、弄得社會一團糟得到鉅額財帛,就拼命逃離這個被弄得污煙瘴氣的國度,去享受人家因為文明、法治、自由所建立出來的良好制度與設施,跑到人家處還要大媽舞、揚紅旗的滿口愛國,面不紅,氣不喘也不怕人生厭。 真正愛國的人呢?他們不用口,只用自己的知識,為老百姓維權,用自己的自由,為中國尋找民主,用自己的信念,為宗教作出犧牲;但他們的下場,是被失踪、被自殺、被強暴、被迫瘋、被認罪,就是生病,也是要待到沒有生存指望,才放

詳情

聽唐滌生講故事

近日各個神祗寶誕連連,神功戲鑼鼓喧天,不禁哼起幾句唐滌生的戲寶。 唐滌生就像粵劇界的金庸,作品歷久彌新,雅俗共賞,更能提高人文質素品味。相對於金庸的傳世俠客,唐滌生勾劃出來的,是一個個痴男怨女的言情故事。他的匠心之處,是把人物在短短的幾段戲曲中立體呈現,這種能耐,全憑當中高超的說故事技巧,以下兩個,是我挺喜歡的「故事」: 戲寶《帝女花》較為人傳頌的「香夭」,修辭瑰麗,但我要到中學之後,才懂得欣賞箇中味道。是以小時候聽得最津津有味的,是「庵遇」和「相認」。因為這是兩段「講故事」的折子戲。 當駙馬周世顯為迫長平公主承認身分,便「講下先帝崇禎嘅慘事」,試圖以親情打動,「若果佢喊」,便是公主了。故事是這樣說的: 我復向前朝認,嘆崇禎巢破家傾……靈台裏嘆孤清,月照泉台靜,一對蠟燭也無人奉敬。 在時間、事件、意境就在短短數十字交待了;唯恐對長平公主觸動未深,更補充一個催心的實時景況:一個四野空虛,無人憑弔的孤墳,果然令公主登時落淚。 其後,長平公主亦有自憐身世,她是這樣暗自慨嘆的: 悲婚姻難成,斷碎龍鳯配,被戰火毀碎了三生證,今生不再貪花月情,天生宮花薄命,怕認怕認。 短短數十字,已交待了年僅十六

詳情

恐怕這個璀璨都市 光輝到此

感性文,慎入。 朋友告訴我,早前認識了幾個新到港的大陸人,他們挺隨和善良,都是透過每天150配額過來。其中一位來自農村的對朋友說,她根本沒有甚麼親人在香港,只花點錢,再隨便說是鄰村在港有親友的人的表妹,就來了。而另外一位新到港,則令我朋友印象深刻。他是一位頗有質素的人,妻子是香港人。本來仍未決定留中或留港,但有一次,因為孩子唸的小學老師嫌他們送的禮物不夠體面(在大陸,送禮及老師是約定俗成),向他單單打打。他很憤怒,覺得這個貪腐入骨的國家,不會把他的孩子教導成為正常善良的人,於是毅然來港。來港之後,甚至很想參加當年的全民公投。可惜,這位新移民後來跟朋友說,他打算再移民了,因為覺得香港越來越像大陸。朋友慨嘆,來香港著數日日有的人,在喜孜孜的蠶食香港的資源、秩序和價值,真正心懷香港價值的人,卻留不下。 下任特首欽點過程完結後,和在政府及大學工作的朋友飯聚,不免唏噓。在政府工作的朋友嘆謂,落選的兩位都是正直的人;大學任教的朋友說,來自大陸的同僚問她,九七前的香港是不是真的很好,問時語氣透着欣羨。 我想,九七年前的香港,尚有很多有待發展改善的地方,但當時我們有穩穩的核心價值:守正、廉潔、自由、法

詳情

選戰雜談:日日有著數與龍和道新義

日日有著數 由旅遊車載來的林鄭啦啦隊,在點票還未開始,已亮出一看就知香港本地人「做不出來」的陣形和標語。當中一句「選個好特首、著數日日有」,簡直就是吃了誠實豆沙包。 的確,有了這「好」特首,政治酬庸官商勾結已是預期之內,湧入大量大陸移民以溝淡香港人的工作不會停,大陸各省市因而可繼續靠香港居留權來歛財。此外,染紅的政權勢將令管治效率大倒退,蘊釀更多更強烈的不滿情緒,於是五毛就必定有工開,維穩費長賺長有。在商界方面,紅色資本繼續清洗本地資產,以量化政策印出來的人民幣,換取香港珍貴的土地資源,或在商品市場套取真金白銀。若不滿這些殘酷的現實,支持「好特首」的移民顧問公司東主話過:「我可以幫到你。」 對於某類人,新特首確可令他們「著數日日有」。只能說,共產黨要不就不說真話,要說就會說得很露骨。 龍和道新義 薯片叔叔造勢大會的最後一天,曾表示為龍和道賦予新意義。這句話最觸動的不是薯粉,而是傘運守過龍和道的人。他們在龍和道流過血汗眼淚,如今一位有建制背景的人,竟然帶領一大群民眾在他們的聖地打咭,所受的打擊可想而知。 其實,在某程度上,曾俊華所言不無道理。 雨傘運動是香港史上最震撼人心的民眾運動,在梁

詳情

淪為「味公主」的建制選委

香港未來幾年的管治格局再過幾天便定筆,檢視各特首候選人開始選舉工程的個多月,其實讓香港市民經歷了一次洗禮,那種震撼,絶對不下於雨傘運動。 薯片叔叔「真」建制 在日前特首候選人辯論中,因薯片叔叔說了一句「香港作為世界三大金融中心之一」而被網媒《香港01》Fact check指:「香港有冇咁勁?」,然後指香港已被星洲取代,跌出三甲之外,處第四位。薯片叔叔引錯書,正正因為他出身傳統建制。 香港自開埠以來,政治和社會一直由建制主導,而港英政府銳意吸納精英入建制,對香港社會發展有重大的影響。當時的「建制」,少不免向掌握社會資源和經濟命脈的商家及利益團體傾斜,但他們對建設香港社會,仍是正面和積極的。由維多利亞城時代的何啟,到一些近年退休的殖民時期高官,他們未必得到民主及民粹支持者的認同,但他們把香港建設成優良的國際城市的目標,卻有所承擔。而在十九世紀末至自九七之前,香港亦是一個貨真價實的頂級國際城市,這點可在各個國際指標亦反映出來。作為傳統建制的薯片叔叔,他知道的,仍是這個香港。 但在九七中共收回香港主權後,中共不斷以意識形態的技倆,把土共強殖入「建制派」的名號中,然後又刻意以「反對派」為非建制冠

詳情

林鄭會用羅永聰?

剛結束的選舉論壇,金句連連,最令我再三回味的,卻是林鄭「挖角」的言論。 以林鄭的人物性格,邀請羅永聰過檔之說,絕不可能出於欣賞,很大程度只是為了揶揄薯片叔叔亮麗的選舉工程,只是靠有一群幕後功臣,而非他的個人本事。可她這樣說,反讓薯片叔叔盡顯他用才、惜才的氣度,大有「周公吐哺,天下歸心」的形象。 話說回來,你認為林鄭真會用羅永聰嗎? 只要回顧一下梁特的用人情況,大概也應該明白,用人唯才從來不是現屆政府的 考慮。無論在規劃、教育、民生等層面上,政府已完全脫離港英時代的精英管治,甚至是技術官僚都省了。政府架構已倒退到第三世界級別,不是用人唯親,就用人為(奴)才。官僚體系在急速敗壞,不再高效運作,僅靠港英時代留下的制度,支撐着這個千瘡百孔的政府。 他朝若林鄭真的當選,三歲智商都明白,這是因為西環的發功,而非透過一個正常(遑論公平)選舉的結果。被捧上的兒皇帝,除了用人唯親,更大程度要把官位作為政治酬庸,以確保權力和利益輸送不斷。在這形勢下,稍有能力和才幹的,絕對會被摒除在外。每次當染紅的傳媒傳出疑似林班子的名單,總是那麼教人觸目驚心,一個瘴氣充天的管治架構內,不禁想問一下林鄭:你真會用羅永聰?你

詳情

300+,拿出理念,更要拿出智慧

小鎮籌款的故事 一位醫生朋友在海外交流時曾遇上一個這樣的故事:一位住在窮鄉僻壤的小女孩染上了一個怪病,於是全鎮的人發起籌款,把她送到較先進的鄰國醫治。但因為病情複雜,村民籌的錢可能不夠她繼續留下接受治療,醫生無奈的表示,村民太窮,也很難發動第二次籌款,現下就只好盡力把她醫治,到錢花光後,只好把她送回小鎮由當地安排醫治。 回想這故事,突然感到,香港就好像那位小女孩,我們都好想救她。但目下的民主制度是如斯貧乏而不公義,我們仍努力籌到300+的選委票數。雖然大家心知肚明,300+不可能選到一個真正為香港市民的特首,但我們都像村民,只能送女孩盡量去醫。 但現在有聲音說,我們不是說明要把女孩根治嗎?原來把她送到國外,是不能夠把她醫好,有違我們的原意,所以一定要肯定醫好,才可送女孩去醫。 對,大家都希望有一個完美結局,但只堅持有完美結局才行動,就會有完美結局嗎? 其實在不久之前,我們不是為了成就梁耀忠的政治高潔,完美地得到一個梁君彥嗎?梁君彥還品嚐了「瞓喺度都贏」的滋味。我不知道,如果梁耀忠當時智慧一點,運用隱含權力,押後投票,情況會否不一樣。但歷史沒有如果,大家只看到今天的立法會以致全港市民,都

詳情

薯片眾籌對自決/民主派的啟示

對研究政治的朋友而言,今次香港特首選戰絕對是一個精彩又刺激的課題;到目前為止,我們確實在經歷一個奇離(音:騎呢)又精彩的所謂選舉。 奇離精彩的香港政治課 特首寶座花落誰家,正如馬嶽先生及區家麟先生的分析,大有可能是一場大紅燈籠高高掛的點燈遊戲,所以甚麼政治學都可以廢了。然而,為了裝作沒有違反基本法,所謂特首選舉的小圈子遊戲正自上演中,偽民主 (Pseudo-democracy)仿如夢遺大師般四處飄動。就在大家於點燈與偽民主之間剝花生之際,薯片叔叔開始了事先張揚的眾籌,冷不防來一個「參與式民主」(Participatory democracy),就像突然有人搞鐘大叫:「呢個round我嘅!」一時之間,觥籌交錯,花生送酒,好不熱鬧。整個「民主」過程,真作假時假亦真,對政治學家來說,可能會想問:究竟呢個係咩玩法……? 薯片叔叔的眾籌,確是把整個選戰推到一個高潮 (而不是靠We Connect……我指個App呀!)。當自決/民主派仍十年如一日的苦口婆心,義正詞嚴的提醒大家我們從雨傘走來,為的是推倒831,重啟政改……而疑似梁特2.0那位又大派語言偽術,兼有成隊的官商鄉共(在等待政治派彩式)撐場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