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特首候選人的伏

這幾天拜讀了多篇有關特首選舉的評論文章,當中有不少聖潔得教人看傻眼!這些評論文章大多以陰謀式/偵探式去推敲中共的策略,著眼點就只落在奶媽和薯片叔叔身上。最吊詭的,當中不少是以打倒小圈子選舉為依歸,卻又對其他候選人不聞不問。你可以不談葉劉,但胡官提出的多個建議,不少有趣又可行,如為廿二條立法,便甚為值得討論。但大家對胡官的認受性,和處理維園阿伯相約,甚至當他不存在。說穿了,就是這些非建制的評論,早已着了中共的道兒,默認只有奶媽和薯片叔叔是中共許可的候選人,甚至連政綱都懶得細看了。 中共式完美鋪排 我想習核心如今必然開心剝花生:一方面看見西環在負隅頑抗,正是獨裁者最喜歡玩的貓捕鼠式權力遊戲,一方面見到所謂非建制派完美落入自己一手鋪排的「二揀一」小圈子選舉格局,更不斷湧現敵我矛盾的論述,完全成就共產黨的政治氣候,甚麼西方理性文明論政,一下子就回復到中國式醬缸文化,還敢說你們不是中國人?! 對,習核心的底牌,就是香港人只能在一舊朱古力味屎和屎味朱古力之中選擇,而且更不是人人有得揀,又如何?大家認為短期內改變目前共產黨統治這個可能嗎?否則,不是應該在有限的政治空間中爭取最大的政治本錢嗎? 非建制

詳情

文革與選特首

文明大革命 中國近代史上最慘絕人寰的事件,應該是文革。 當年偉大的紅太陽在「政績」上多番失利,令至餓莩遍野,政權岌岌可危。為了鞏固自己的權力,不惜挑動一群知識和文化水平低下民眾,以最原始、最兇殘的暴力,進行最盡情的破壞。在文革時被殘殺和迫害的人當中,知識份子是骨幹。何以他們成為必然的對象?因為即使同樣擁有良知,知識份子卻可以理性地運用學識和邏輯,去挑戰極權的合理性和權威性,正所謂pen is mightier than swords,得輿論者得天下。紅太陽要無法無天,便要剷除有能力對政權提出理性質疑的人。於是共產黨就「聰明地」為一群不學無術的愚民充權:須知道人有權力比有財富更可怕!與此同時,更把反文明的惡劣品格,如兇殘、貪婪、自私、愚昧、盲目、狡詐、欺騙等推到合理的地位,好讓大家換取更多權力和利益。最後,謊言作欺詐成了共產國度下各人自保出路和營運方式,直到今天。 文革把整個中華大地變成人間煉獄之後,紅太陽的權力確是穩如泰山。只是中國與世界甚至是自身文明的距離,已是天和地那麼遠。如果要正視歷史,把八年抗日轉為十四年,便更應把「文化大革命」正名為「文明大革命」,才貼近史實。 何以文革之慘更

詳情

林鄭做特首,會有好下場?

日前,習核心讚美梁特「在遏制『港獨』及依法處置街頭活動問題上,嚴格按照《基本法》及人大釋法辦事。」(節錄自《星島日報》12月24日報導)習核心獨挑了這兩件事來「讚」,令我想起一個聖經故事:在古代的書珊城裡,有一個權頃朝野的大官,名叫哈曼,他痛恨一名猶太人官員末底改,甚至為他製造了一個刑架,一心置他於死地,但最後卻被掛在自己製造的刑架受死。當習核心挑了梁特這兩項功德來「稱許」一番,多心的我就感到話中帶刺。全香港都心下明白,港獨和年初二的街頭活動,誰是嫌疑最大的幕後玩家。要總結這兩件事,正面和共式說法,就是「依法」辦事。若是責難之言,就可解讀為「你都好事多為啦」。所以,梁特無疑就是懸掛在自己一手造出來的刑架之上。其實,梁特真的做得這樣差嗎?他一直迎合在上的意思,要把香港打殘成為一個中國的二線城市,一個要羨慕大爆炸的天津、和治安不靖的深圳這二線城市。而作為一個二線城市的市長,收授款項才區區五千萬港元,有權用盡都不過是妄顧一個國際機場的安檢規定,用人唯親都只是梁粉,一則未惠及親友,二則動不了財金體系,這種表現,跟任何一個大陸二線城市市長相比,簡直就是清廉能幹,知人善任!叮走的特首夢可惜梁特生不逢時,如果中共真的像自己想像般,是可以用人民幣要全地球聽聽話話的強國,你這個小香港又廉潔又自由又人權又核心價值的傲慢了這麼多年,梁特把你們變為二線城市的共國刁民,簡直是大快人心。只可惜只懂貪婪而不顧後果、兼且口嫌體正直,才是解放後的中共人民族性。最初中共可能真的眼見港人在融合中折墮而大快人心,今天一句沒祖國就完,明天一句要為自己真金白銀買來的貴水感恩。但隨着中共經濟泡沫爆破在即,國人由合法拼命來港買資產,到非法來港偷呃拐騙,才驚覺這個予取予攜的地方一旦淪為中共的二線城市,就是多起幾個無謂基建來吸香港人的血,又或是用起太空站的價錢來起甚麼館,只是一個百廢難興的香港,一旦失去國際金融中心的地位,將無力製造更多財富。走資走到外交部發言人也在美國買樓的今天,為了錢而翻臉不認人在所難免。於是梁特令香港「融合」的「功蹟」,便「叮」的一聲,把他的特首連任夢都叮走了。被加持的司長?在主權移交後,香港的制度已屢屢受到撼動,梁特在位其間,更大肆打擊法治及體制,令董朝及西環一系的金權網絡得以瘋狂膨脹。梁特被叮,隨時樹倒猢猻散。要保住這個網絡,唯一能做的,就是找一個跟梁特一脈相承的嫡系傳人,又要名正言順,就如日本當年為保住東北利益,捧溥儀為偽滿洲國皇帝一樣。於是,在這個時候,政務司司長林鄭月娥說,要重新考慮自己的情況。這幾年來,在梁特、西環及一眾土共的努力下,香港的主流傳媒已跟車極貼。而在這幾天,林鄭月娥司長的特首行程亦被主流傳媒看漲。倘若司長真被加持成為特首,她真能順利完成任期?讓我們先回顧一下在政權被回收後,香港各個話事人的下場。香港各個話事人的下場曾幾何時,新加坡以跟貼香港的模式作為發展方向。但在中共心中,獨裁但仍不失繁榮的新加坡,卻是理想的治港方案。然而,管治新加坡的,是有真才實料、並真心想發展新加坡的李光耀。而中共欽點的特首,只求對中共盡忠,卻不求有過人的才幹。於是挑了一個家族生意也弄得瀕臨破產的董家後人當特首。在董特首的領導下,再加上梁特為其軍師,香港的悲哀有目共睹。但更重要的,是香港在主權移交後衰出國際;張德江隱瞞疫情,加上董伯伯的劣質管理,不但令香港失去二百多條人命,還把源自大陸的疫情戲謔為「沙士」,亦是特別行政區的英文簡寫,成為香港特區的首個「國際定位」。他腳痛下台,恐怕是令中共丟臉的懲罰,多於回應香港人的控訴。到曾蔭權年代,你可以鄙視他貪婪,可以嬲怒他為中共高幹大開來港產子的方便之門,但無可否認的,是他保住香港作為國際城市的尊嚴,在外訪時與元首平起平坐,香港市民在外出事會作出照應,尊重香港的制度和法治,在理財及基建上亦未有着力港血北輸。各個監察政府的機構,在曾蔭權年代,全部均有效運作。作為中共最不信任的港英餘孽官員,曾蔭權的管治相較於他的上任和下任,無可否認對香港的遺害較淺。若不是衰貪心,不會落得被人清算的下場。接着下來要說的,並非梁特,而是太陽照常升起的小明。大家可曾記起小明當初是如何空降抵港的?以下是《星島日報》2012年12月16日對小明調任香港的報導:張曉明為人低調內斂,相當具有親和力,年輕時也曾經駐港、在中英聯合聯絡小組中方代表處工作,及香港特區籌委會預委會工作,見證香港回歸過程,對香港事務十分熟悉,與香港各界也有廣泛聯繫,參與了近年所有涉港重大事務的處理,包括政改方案等。有消息稱,張曉明的工作得到兩任中央港澳協調小組組長曾慶紅、習近平的高度肯定和認可,是他這次獲任命為香港中聯辦主任的重要原因。曾幾何時,小明是以能「直通天庭」、深得習核心信任的「香港真正話事人」姿態出現。但時至今日,大家都在猜他幾時被叮。問題在小明身上嗎?一個幾隻大字賣千幾萬的人,是「低調內斂」?他天天被不知誰是幕後玩家的《成報》咀咒,「親和力」用光了嗎?其實以上幾位話事人,都反映了中共用人不在才幹的管理模式,情況跟明朝和晚清沒兩樣。這種沒制度、沒前瞻、沒責任的管理模式,更沒信心知人善任,有事就一邊保住自己的好處,一邊諉過於人。(所以中國的霧霾是因為天氣,是因為家家做飯,而不是妄顧環境的過度開發,和一層又一層不可撼動的貪腐阻撓解決霧霾的方案。)沙盤推演好了,如果冊封由林鄭做特首,她的下場會如何?且看故宮分店事件。不知那位高人的主意,想用明、清的皇氣,來召喚香港人對共朝的愛戴,順道收取馬會的三十五億港元。這極可能是林鄭的特首試題第一題,但對香港人來說,這是一次猶如「劫財劫色」的勾當。故宮分店計劃涉資(不合理地)驚人,花掉本可用於港人福利設施的資金,更霸佔香港不菲的土地資源,是為劫財。而設計水準是未知之數,但故宮分店和目前西九成為世界級文化區的方向風馬牛不相及,令文化區特色盡失,是為劫色。在此情此景下,林鄭只是順着京官意願來黑箱作業,更用中共式的言論向公眾解釋,已做成社會極大的反響和不安。事件已窺出林鄭絕非管治之才,如她當特首,成為執行劣政的兒皇帝,香港的情況將較目前更可怖。到時我城已被擠乾,中共斂財不成,加上民怨沸騰,到時她還可穩妥完成任期?以中共諉過於人,用完即棄的特質,只是到時是她自己腳痛,還是在北京工作的丈夫和兒子出問題?只要一天中共對基本法走數,不實行真正的港人治港,高度自治,繼續破壞香港成為國際金融中心的先決條件:法治、廉潔、守規和高效,再欽點多少個昏庸無能、以中共思維治港的特首,香港不會有好下場,也沒有特首會有好下場。 特首選舉 林鄭月娥

詳情

未輸就坐着讓人「乘勝追擊」嗎?(下)

只要細心一點,不難發現自從立法會的選舉開始,遊戲規則已悄悄改變。一方面,疑似黑哨四起,問題選票和選舉過程的跟進如石沉大海。另一方面,建制派的包裝亦有所改變;若單取表情和語氣,踏實懇切,如不聽內容,還以為是泛民一方。在立法會開始後,建制議員的動靜亦跟去屆的泛民形神俱似(除了發言內容)。對普羅大眾而言,視線確被擾亂了。你可以說,建制派也「進化了」,非建制呢?武功盡廢的議會在立法會復會的初期,情況是教人振奮的。尤其是朱凱廸和姚松炎的表現,專業並聚焦,令建制難以模仿,發展下去,原應教人期待。但梁游一役,令所有事件失焦,之後建制更有機可承,妄顧議事規則,把有利民生的議案推倒,並為不利發展的議案及惡法護航。更無奈的是,建制派跟特區官員現在也懶得花僅餘的腦汁去爭辯,只消開口DQ,埋口DQ,趕走泛民,轉房開會,橡皮圖章一蓋,一天工作便完成。劇情發展至今,這個議會已然功能盡喪。如今,梁特更把DQ非建制,進可激怒市民,暗挑騷動,退則在非建制不夠反對票下,通過所有惡法,相信梁特正自為連任大計的推進竊笑。畫面就是我們最熟悉的少林足球與魔鬼隊的對決,謝四哥在奸笑:全部都係我嘅人,你點同我鬥!非建制「進化」吧然而,the show must go on,即使形勢改了,非建制議員也可把情勢反轉再反轉,繼續專業分工,並在重要議題上合作,以爭取市民信任、累積群眾支持為目標,力敵愚民策略。即使大家圍爐取暖,也可圍大啲個爐。另外,既然建制要作出理性的形象,為免混淆視聽,非建制就以大陸方面常用的招式來改良形象,以下是一些建議:第一式:上訪梁特要迫得大家瘋狂,諸君不如搞搞「上訪」吧!當然,除非你想被禁錮、虐打、強暴或被活摘器官,就去北京上訪,不然的話,我們就以〈中英聯合聲明〉作為一份國際協議的基礎,上訪去聯合國、歐洲議會,等和香港一樣,持守協約精神及維繫普世價值的國際組織,要它們審視若中國已破壞國際協議,諸國對香港作出的貿易及其他民間優待,是否還需要遵守。面對這個連「一國兩制」這國際合作協議也可爽約的國家,還有幾分誠信可言?就算合作,也會提高成本及加入嚴苛條款作保障才好。大家可能擔心這樣會破壞香港的國際地位,對香港不利。極度抱歉,如果你這樣想,根本就沒有明白梁特協同建制派及偉大祖國,目前正着力把香港變成一個不堪的二線城市,現在不過是借着種種方便來揾香港人着數而已。故此,向國際「上訪」,不但是提醒諸國,香港再這樣下去,已不再是從前重法治和制度的城市,但凡他人借香港之名來經商移民,外國政府真要小心睇路。再者,也要提醒一眾正在香港「做世界」的人,若要迫香港成為沒有人權、自由、廉潔、法治的城市,今天就和你一拍兩散。貪財嗜權的黨派,自己計算吧!第二式:愛國、去港獨我們也可以談愛國,但不是民族主義。所有文明國度都曉得,鼓吹民族主義只會帶來國際危機,納粹及軍國主義,正是鼓吹民族主義的產物。所以,我們深知祖國愛好和平,不能讓香港一些開口愛國埋口愛國的人,借空洞的愛國口號,推進極端民族主義,令國家被外國人誤會中國有侵略性,令國家名聲受損。所以,我們應把這些只有口頭愛國的人的名單,交給這類人士最愛的發達國家的學府及民間組識,列他們及其家人為不受歡迎人物,才可保住國家名聲。此外,我們也反對港獨,因為我們從孫中山先生在世時的發言中清楚得知,他嚮往的現代中國,就是之前的香港模式:有高度法治、廉潔、自由、文明有序的公民社會。我們不但要香港人明白此點,也要「新香港人」和大陸人明白此點。如果怕我們把這種不良思想感染,就落實真正一國兩制,實行區隔,停止每天輸入新移民讓我們教壞他。否則香港不會獨立,只會天天向國內外努力推動一個香港式的文明中國,而不是改良的共產中國!第三式:讀中史中史成為必修科,這個相當重要。大家亦應開始建立資料庫,讓學生可搜尋真確的中國歷史,大事件由共產黨令八千萬中國人非自然死亡,以至小事如對香港隱瞞沙士疫情,及逼香港以高昂代價購入過剩兼受污染的東江水等國家對香港做的好事,都要給下一代清楚知道。這是最好的時候,也是最壞的時候如今,梁特似在「乘勝追擊」,其實更似是在混水摸魚。只要不把他當作香港人,並完全套入中共作風和思維,便會清楚他的盤算。只是,你以為習大大目前最煩心的,是給誰做特首嗎?錯錯錯!內憂是跟江派的鬥爭,外患是美國的「侵侵」。瘋狂的人永遠最難計算,一個金仔,一個杜特爾特,習大大還可用錢令他們不可癲過中共,但「侵侵」的癲狂程度難以計算,又不知如何用錢收買,如果現在有人為習大大添煩添亂,其實是在自掘墳墓,誰說我們沒有勝算呢?作為全球智商最高的香港人,是時候發揮你們的救港創意了。

詳情

未輸就坐着讓人「乘勝追擊」嗎?(上) 

上水租客事件的啟示上水近日發生了一宗「花生指數」高企的新舊租客設備頂讓糾紛:事緣有一名疑似新香港人的髮型屋東主,承租了同一大廈的另一單位。髮型屋東主原應允上手租客以三萬元承接單位內的水電裝修設施,豈料距清場限期尚餘一天之際,疑似新香港人竟反口賴賬,可能她正自盤算,只剩一天,量舊租客已無力回天,即使食言又怎地?一於分文不花就享用上手租客建立的一切……這情景是否似曾相識?這就是我們過去三十年的縮影。由上世紀八十年代開始的中英談判中,中共為騙取英國以至國際的輿論正評,甚麼「一國兩制」、「港人治港」、「中央不干預香港事務」、「五十年不變」……,引先父經常說的一句廣東俚語:「真係托塔都應承」,好讓大家相信,在一九九七年香港的政權移交給當時無論在經濟、社會發展以至文明程度都有龐大差距的中共時,衝擊會減到最低。上水事件的舊租客在準備遷出時,盡量把設施和裝修的耗損減低,以秉承香港人「好來好去」的美德。而英國人在徹出香港時,原本大規模的玫瑰園計劃,也因為中共大吼花光儲備,而縮減有關基建的規模及用款。而憑着殖民地後期所留下的法治、制度、廉潔、高效、優質教育和自由,香港被中共收回政權的前後,在多項指標上仍是名列前茅的國際都會。但是,一如髮型屋東主,一面不花分文地利用我們優良的基礎去累積資本,一方面在破壞的制度、廉潔、高效、優質教育和自由。最後,還在距離所謂「五十年不變」餘下約三十年的光景,西環和疑似地下黨員肆意攝政,如今更亳不忌諱的強行釋法,僭建本地法,嚴重破壞法治,還一副食言又怎樣的咀臉。香港人這幾天的無力感相信已升至戰後新高,不少人慨嘆當法治破壞後,香港最後的碉堡已然攻陷,「一國一制」禮成,香港宣告死亡。的確,當建制派和環球時報一句「大快人心」,不少香港人正自悲從中來。而中共更不斷磨拳擦掌,準備「乘勝追擊」:DQ成癮,強推廿三條,國教借中史還魂,一於要香港社會充斥歪理謊言,人人放棄邏輯思路及現代文明,完美與中共城市融合。但如果上水事件中,舊租客讓髮型屋東主奸計得逞,故事也不會如此貨真價實的「大快人心」。舊租客的策略,是團結力量,在一夜之間清場,重建新秩序。令髮型屋東主賠了夫人又折兵。相關文章:評釋法風波(一)(劉進圖)相關文章:評釋法風波(二)(劉進圖)相關文章:評釋法風波(三)(劉進圖)我們可做的,正是團結一致,重建新秩序,再和政權討價還價。以下有幾個拋磚引玉的建議:和青政切割這樣說必會受到青年新政的粉絲狂轟狂炸,但要止蝕,我們的討論就得盡快與青年新政切割。自稱沾着傘運而來的青政,最初確是被期望的,只是宣誓事件發展至今,他們完全展現不出半點政治智慧;就是被他們僥倖奪回議席,質素可能也只可跟建制一方看齊。最可怕的,是梁頌恒和游蕙楨二人任由西環及梁特在其身上標籤「辱華」、「港獨」,然後把強行釋法甚至僭建法律合理化!反觀青政的表現,仿似在享受非建制的努力護航,自己卻沒有任何正人視聽的策略,阻止事件曲解發酵。到現在大勢已去,泰美斯女神已被強暴,一部分普羅大眾大禍臨頭還懵然不知,還因為梁游二人失去議席而拍手叫好,以為是電視劇集式的惡有惡報,情況比坐上屍殺列車更令人不安。在現在氛圍,梁游二人竟以上訴為下一着棋,明顯不是政治之才。事到如今,青政兩名議員是人是鬼已不重要,我們應盡快與他們切割,糾正大眾對今之釋法的觀念。只有剔除青政,民眾才看到所對付的不是梁游,而是香港成功的基石:優良法治及三權分立。更為公眾建立起不理性的民族情緒,也就是自古至今,極權統治者操縱民眾的法器。不理性的民族情緒滋生,便會失卻普世價值,跟文明背道而馳。所以,除非有任何有腦的舉動出現,否則大家已毋須再費神在青政之上。戒圍爐取暖自釋法後,不少香港人明顯失去跟暴政抗爭那團火,餘下的也只是在網絡上繼續口水戰。其實大家可能是過度低估民眾目前的影響力,只要留意一下五毛的活躍程度,再加上上周得到國內同胞踴躍支持的支持釋法遊行,便明白一切一切疑似是製造「民意」的工作。如果人頭/留言換作維穩費,只要心水清算一算,就知價值不菲。按中共嗜財如命的特質,維穩費必定是有需要才會加大力度投放。而這種需要,不外乎以「辱華」定調來激起民族情緒之後,對內要做些天下歸心的假象全國播放。對外,就是為了控制香港人因釋法而激起的排共情緒。因此,儘管西環和梁特口中輕蔑,但中共一貫以身體誠實見稱。若是理直氣壯,需要瘋狂DQ,大唱廿三條,又急不及待推出紅色中史嗎?如果香港人齊心如南韓,來個百萬人上街,他們真可以輕輕鬆鬆的叫大家去愛國嗎?所以,別再在網上圍爐取暖,要在實體世界中提醒身邊灰心的人,怯,就會輸一世!就是上一百次街,如果中共土共仍是做任何侵害香港的事,仍要上第一百零一次!讓暴政明白我們不會放棄對普世價值和文明的追求!(由於中共認為自己是最民主的政權,這裡我決定不再用民主這個詞,以免混淆視聽!)也會教導下一代並感染身邊的新舊香港人,一直像討債般向政權爭取。(待續) 青年新政 人大釋法

詳情

奇異博士打開跟中共「講數」之門 

小心,嚴重劇透……不過對香港現狀很有啟示。在反對人大釋法的遊行前夕,不少香港人已表達出強烈的無力感。在過去多年的遊行集會的FAQ又出現了:還有用嗎?感動的是,在中共一意孤行、決心破壞香港法治的背景下,還有萬多位不認命的香港人參加了反釋法遊行。在遊行的隊伍中,不少人其實是心懷悲慟的,只有一份信念:寧鳴而死,不默而生。本人也帶着這份沉重的心情去準備參加遊行。為了放輕鬆心情,特意在之前去看電影《奇異博士》紓緩一下,豈料看出過啟示來!劇透了,但也請讀下去……為了吞噬世界,大佬多瑪姆不惜把香港聖所打個稀巴爛。史傳奇醫生深入黑色領域打大佬,明顯是螳臂擋車,所以他並非和邪惡之王決戰,而是和他講數。多瑪姆二話不說就殺了他,豈料史傳奇醫生把多瑪姆和自己困在時間循環中。於是邪惡之王每殺醫生一次,時間又回到和醫生周旋的同一點。多瑪姆於是向醫生咆哮:你不會贏!醫生說:但我可以輸很多次,你也不能離開這時間的循環!關鍵就在這裏!由香港被中共收回至今,其實已失去很多,只是梁振英上場,時間軸快了,煮蛙的温水成了滾水吧了。中共上下除了利用香港完善的制度和基建來走資歛財,其實沒為香港建設過甚麼。如今還不斷利用香港成為中國劣質重工及基建的出口市場。我們天天使用公共交通工具也要自求多福,幾百萬買一幢豆腐渣沿水樓,還不夠悲涼嗎?在管治上則用上千萬公帑來養梁粉土共,出來的言論和政策通通低處未算低!這些年來,香港人無論在政治、民生等,都是用天價買垃圾。香港贏過甚麼?如今還要簽下種種荒謬的協議,農產品入口安全標準跟中國,食品入前海入口,大量輸入問題移民……就算香港人真是乖乖不反抗,你看澳門的情況,官員可以離奇死亡,儲備可以全歸中央。其實,香港的命運,真如電影中的香港聖所一般,正被嚴重破壞。是的,中共就如多瑪姆般,太強大了,所以,我們其實都死了好多次:我們政府的優質管治死了,全球最精良的警隊死了,廉潔死了,新聞自由死了,教育死了,公平的選舉死了,如今法治都死了。其實我們已輸了好多次,為何還怕輸?我們無力阻止中共/土共再破壞,就只有找講數位。我們的講數位是要國際明白,這個連國際協議也可走數的國家(中英聯合聲明是國際協議呢!),你還要和他做生意,讓他買你國家的資產?我們的講數位是同化新來港的移民,你只要來攞着數,還是在一個活得像人的地方安居?如是後者,就一起來反抗這個政權!我們的講數位是清楚向我們下一代教育中共六十多年的真實歷史,讓他們知道這是一個怎樣的政權!我們的講數位甚至是向公公婆婆說明這個政權的不義,讓他們天天詛咒這政權。你要真心?就讓大家真心詛咒你。只要看一下中國維權律師目下的處境,就別指望這政權會有良心發現的一天。所以,我們只有和它「講數」,直至它履行真正的一國兩制為止!史傳奇醫生在「講掂數」之前,每次都死得好慘。到最後講掂數,被破壞的香港聖所亦得到重建。如果電影在無意間成為了預言書,我們努力地讓這個香港聖所重建的預言成真吧!

詳情

朱鎔基問:聯合聲明還要不要遵守

如果我把日前發生的一宗新聞的主角改動如下:……黃之鋒向投他一票的同學發放微信紅包,但他認為不是賄選,只是文化差異。他不稀罕留港,反正他會去美國做研究…….結果會怎樣?他會受到建制派及愛字頭鋪天蓋地的指責,立即要廉署調查,更指他不愛國,收受老美的好處昭然若揭,順道一提美國亡我的心不死……但發生在來自大陸的學生朱科身上,在建制和愛字頭眼中,沒甚麼大不了。到底是因為這事發生在大陸學生身上很平常,還是這本身是他們的行事和愛國準則?搞不懂。如果黎智英寫三幾個核核突突的大字,在泛民的晚宴上賣個千萬財帛,事後必定遭受建制派及愛字頭的口誅筆伐,「黑金」、「貪賄」的指罵應有盡有。但那幾個字由張曉明寫,錢由民建聯收,就沒問題了。甚至是指揮網台主持鄭永健進行賄選的乜總物總,都可以逍遙法外。因為升斗市民多會受到那些「成功爭取」人士佈下的口耳網絡,直接相信民主派就是收黑金,而不知道建制只會給他們音樂噴泉,而拒絕通過改善醫療的開支。又如果,當年港英政府用千多億僅建一條機場跑道,中方要怎樣說?不用如果了。當年港英政府用1553億興建一整個機場,已故的時任港澳辦公室主任魯平已這樣說:「香港的財政儲備就剩個零頭,全都花光了,你說怎麼辦﹖你說怎麼辦?你說怎麼辦?」說到底,香港政權在被收回之初,香港管理尚未禮崩樂壞,香港機場也風光過好幾年,為香港帶來不少讚譽。但如今擺在眼前的多個所謂基建,沒半個是為港人而建,個個卻以興建太空站的價錢,把資金源源輸給國企中資,更不惜破壞生態,就是沒有人問:「香港的財政儲備就剩個零頭,全都花光了,你說怎麼辦﹖你說怎麼辦?你說怎麼辦?」好了,同樣是罵中國人的粗話,出自紅色律師馬恩國之口,大家好像覺得甚麼事都沒有發生過,就像是氣體排放一下般,留點氣味就過去了。但出自青年新政兩位民選議員之口,不但教壞細路,甚至辱華,甚至要釋法!我不是認同兩位年青人的行徑,只是覺得,要做中國人,拿捏標準比驗證相對論更難,愛恩斯坦在世也會投降。還記得在一九九二年,時任中國副總理朱鎔基訪英時,指摘英國企圖在聯合聲明中加入民主進程,背信棄義,大罵:「現在人們不禁要問聯合聲明還要不要遵守,與基本法銜接的協議,是不是一風吹了。」如今,人大不按基本法強行釋法,破壞香港優良的法治根基,宣告一國兩制滅亡,令外資卻步,把基本法變為一套朝令夕改的荒謬口令。所有香港人如今都問:「問聯合聲明還要不要遵守,與基本法銜接的協議,是不是一風吹了。」 基本法 人大釋法

詳情

香港保衛隊,請繼續保衛香港

首先,多謝在今屆立法會選舉投出了神聖一票的你,你和你。你們投出的一票,保護了我們的城市。雨傘之後,毋忘初衷傘後兩年以來,不少人對清場仍然心有戚戚然。有人認清場是代表次運動無功而還,於是無論是真心激動或是五毛煽動,都在這兩年來努力為傘運澆冷水,以增加大家對反抗暴政的無力感。但我總認為,歷史的契機,是不由人意志所左右的。第一次世界大戰的爆發,第二次世界大戰的結束,辛亥革命的成功,甚至是政改方案表決,無論策劃是多麼細密,成就的那一剎,也相當「符碌」。我們只需持守信念,努力耕耘,等待那「符碌」的契機去完成我們的意志。政府在今次選舉可謂黑哨盡出,但結果港人仍能保住關鍵反對議席,着實也有多少「符碌」。第一個「符碌」,是六位候選人成就大局的候選人突然提出棄選。這幾位候選人的支持度雖然不高,但高尚的人格足以嚇唬嗜權自私的中共心,令習慣窩裡鬥的中共人不明所以,心神大亂,無法從容配票。第二個「符碌」是投票站不足而誘發的人龍。有人分析政府刻意減少非建制票倉的投票站,引發排隊投票的壯觀場面。其實這壯觀場面也有一定的漣漪效應,足以感動對投票與否猶豫未決的人加入,間接推高非建制派的投票率。這兩個「符碌」,其實是雨傘的餘韻。如果在傘運其間到過金鐘、銅鑼灣及旺角三地的人,對香港人無私的行為不會感到陌生。而幾十日的佔領都參與過了,還捱不了四小時投救港一票?陳刀仔對陳金城是次選舉,最受爭議的,是「雷動計劃」的配票策略。說穿了,「雷動計劃」其實是「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以中共的配票手法,攫奪立會議席。換言之,是和中共玩一鋪show hand。所不同者,雷動初期只有五千個參與者,但中共是手握幾十萬奇異票源的鐵票。加上中共已有多屆配票經驗,手法嫻熟。這次對賭,無疑是陳刀仔對陳金城,絕對是越級挑戰。今次力保不失,或多或少是上述兩個「符碌」產生作用,令港人偷雞成功。雖然有不少高質素的非建制候選人落選令大家飲恨,但也迫得中央陣腳大亂,不惜放棄蝦兵蟹將以保西環契字頭,奇異票源的數目更露了底,埋單計數,我們算是以刀仔鋸大樹,而且小勝一局。有評論認為經過今次經驗,下次配票可作更好部署。這是理性的前瞻。但我感性的認為,選舉本來是選賢任能的一種手段,應以候選人的質素和往績為先。但大家都仿佛預視四年之後,我們仍要以數學遊戲和中央對賭,才可把優質的代議士送入立法會,如何不悲?同路人最令香港人未戰先輸心理的,要算是中共法寶「奇異票源」。但原來這些神奇票源,不少是香港人親手種下的。且讓我分享投票日中的一段小插曲:當日我接母親大人去投票時,遇到一位不懂去投票站的婆婆,我提出帶她去票站,她欣然接受。走了幾步,她說上屆是兒子帶她去投票,但今次他說沒空。我問:你有咩心水呀,婆婆?她答:梗係做得嘢嗰啲。我再問:咁點先算做得嘢?她答:唔拉布嗰啲,拉布搞到亂晒。聽到此處,媽媽說要跟據投票咭的地址所示的票站,建議她回家取投票咭看清楚,以免不同路,去錯票站。婆婆無奈回家。我明白媽媽指的「不同路」不單是地理而言,而她兒子亦可能因為「不同路」而佯裝沒空。我很欣慰,不是因為我和媽媽是「同路人」,而是她明理機智。她一個老人家,讀書不多,但亦自行細心分析候選人的往績,沒有被標題黨及蛇齋餅糭所迷惑。今次選舉,有極多人都受「拉布好衰」「搞亂香港」這類標題黨蒙騙,投下好心做壞事的一票。同時亦有極多人只在面書圍爐取暖,沒有和身邊的人討論大局是非。我們身處紛亂世代,需要用心去聽去看,互相關心,讓大台不告訴你的資訊得以流通,更可重建實體鄰里社區關係,這也是守護我城的方法之一。「奇異票源」再說奇異票源。雖然不少市民已提高警覺,但仍有不少奇異事件發生,如被投票,無人自選、靈異感強的李慧琼票,天然損破的殘缺之票,以及無身份証都可以投票。這都是追伊朗、趕北韓的選舉現像。新一屆的非建制派必須提出檢討投票程序,日後必須要求選民出示身份証及住址証明,或加入其他有效覆核選民身份的程序。再者,亦不建議投票電腦化,否則無疑是讓中央指派的中國黑客參與投票。結語選舉過後,我想信香港確是進入了一個新世代。各位香港保衛隊的成員,請繼續一起守護我城。 立法會選舉 2016立法會選舉

詳情

出來投票吧,香港保衛隊!

我是一個FX迷,小時候最愛看的是鹹蛋超人和烏蠅眼超人,大了就是阿凡達、Matrix、地球反擊戰一類電影的座上客。其實這類劇種都有一個方程式:首先是敵方,除了Big Boss以外,其餘都是面目模糊的嘍囉。最型要算是高達的渣古,最少有名有姓。接着總有一些令你不忍心的二線角式壯烈犧牲,像哈利波特,天狼星、狼人、石內卜以及鄧不利多,不少人都會不忍的叫:唔好死呀~~。之後,群眾就開始團結抗敵,正義勝利完場。昨天的棄選,讓我突然感到,被梁特及土共舞弄得媲美FX荒誕的香港故事,已去到主要角式犧牲的情節。在電視電影中,主要角色的犧牲,畫面表定揪心而震撼。而泛民議員的棄選,支持者揪心,而震撼的,是建制派。首先,大台不知是收不到指示,還是過度驚嚇,在新聞中隻字不提。而建制五毛則不斷漫罵,竟偉大到指他們背棄選民,忘記建制派才是多年來在議會中背棄選民的一代宗師。顯然易見,嗜權自私的共產心,想一千年都不能明白何以這些人能無私至此?!尤其是「大家都是中國人」,不應該都是窩裡鬥嗎?於是,泛民的舉動,也許多少能讓人區分中共人和香港人的思維差異。在主要角色犠牲後,接着出場的是團結的群眾了。請大家不要流連在網絡上,在真實告訴身邊人大台不告訴他們的事實。不敢啟齒What’s App也毋妨。除了幫泛民拉票,也得提醒身邊人,在投票時留意選票的完整,以免有人事先做手腳,令救港一票成廢票。我也呼籲各票站職員,作為公僕的你,請發揮應有的專業,留意有沒有人魚目混珠,或是偷拍交差。而各團體亦應派人監選,杜絶所有偷雞摸狗的勾當有機可乘。這次香港人面對的Big Boss,是天下第一大幫派共產黨。它曾表示香港可以馬照跑、舞照跳。那我們就按這種精神,支持真心為香港的候選人,為他們打氣、拉票,讓他們成為今次選舉中的「巴基之星」,在逆境中勝出,到時香港人便可以召喚小鳳姐,跳舞慶祝。這次是一個關乎香港生死存亡的選舉,讓我們都成為香港保衛隊,出動吧! 2016立法會選舉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