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可以做什麼?

選舉怪事特別多,今年變常態。最新是日前在選舉論壇,新界西候選人稱被恐嚇,宣布棄選,矛頭直指另一候選人及鄉紳黑勢力。指控涉及《選舉(舞弊及非法行為)條例》及《刑事罪行條例》,但當事人說不報警。梁特傀儡吳克儉恐嚇老師、在校園製造白色恐怖,煞有介事上京請示,加上梁特政府首推「確認書」進行政治審查、篩走部分合資格的參選人,建制派吶喊助威,聯同中聯辦小事化大,將「港獨」變成選舉議題,為明年特首選舉鋪路。針對個別泛民候選人,有親梁傳媒獨家古仔,「揭發」會計界泛民候選人兩年前有婚外情,但無圖無影片無任何證據,片面之詞,然後在這個劇本之上,推論候選人可能觸犯公職人員行為失當,涉及刑事罪行。沒有無緣無故的針對,不期然聯想到近日一則報道,五位北京市政協常委去信四十名港區委員,轉達「有關領導」希望他們「支持愛國愛港候選人,其中『會計界』是重點支持界別」。信件有圖為證,亦有發信人之一施榮懷證實內容。這個功能組別二人爭一席,要靠精明的會計界選民明辨誰是真正愛港人士。now新聞台報道中聯辦推薦名單,五人中有四名律師,包括新界西因有人棄選而得益的另一名候選人,明顯,廉署大地震之後,下一個整頓目標將是法律界。論壇上,一條熱門題目是下屆立法會應否調查廉署李寶蘭事件,建制派候選人一律說這是平常人事調動,不用特權法調查。聰明選民看在眼內,不要放棄。下星期日投票選賢能,「目及」實揦鮓招數:一車一車長者選民從安老院被送到投票站,「掌心雷」指示他們要投誰一票;投票站內,票站人員派發已有剔號的選票給準備投票的選民;在禁止拉票區內任意拉票;團體假借票站調查名義,實為即時配票等。一有發現就舉報,及網上通報消息。政府不做事,不等於我們不做。原文載於2016年8月28日《明報》副刊

詳情

「可怕」的香港Tee是我設計的

T恤引起過敏,麗港城六四Tee事件可謂經典。五年前時任副總理李克強訪港,到觀塘麗港城家訪期間,身穿「平反六四」T恤的居民黃先生在屋苑空地被四名無表明警察身分的西裝男子強行押到一個角落,黃的女兒出示住戶證都不獲放行,記者拍攝亦遭身分不明的人阻擋鏡頭。事後警方解釋,黃先生違反交通規則無上庭而被通緝,又說因黃先生進入「核心保安區」而被扣押。百般砌詞,實情濫權,輿論嘩然。近日又發生一宗。一位鄧先生投訴,上月到沙田銀禧花園探朋友,屋苑管理人員認為他的T恤可疑,致電同事要求「增援」時報稱「有人着住件印有『香港』兩個字嘅衫」。增援的兩位人員再三確認鄧先生資料後,要求「陪同」他到友人居住單位。鄧先生對於此無理審查十分憤慨。管理公司事後否認有訪客服飾特別指引。我要自首,這件T恤是我今年設計的,大大個圖案是「叫我香港人」書法,為公民黨籌款,全部一千二百件七一遊行售罄,要一再加印。在這個充滿沮喪的時局,「叫我香港人」是一種身分認同,互相激勵。可怕的,不是「香港」一詞,而是人心。平民百姓和執法者唯命是從、揣摩上意、審查自己、審查別人、無知、自保,是獨裁者最想達致的靜音狀態。官方都在上演一幕幕政治審查。今次立法會選舉,梁特聯同律政司長袁國強罔顧法律後果,夾硬篩走一些參選人,剝奪香港人的言論自由、參選權和選民的選擇;再以行政手段政治審查候選人寄給全港選民的宣傳品內容,選擇性禁用「敏感詞」,剝奪選民的知情權。政治審查,不會點到即止,只會變本加厲。人人噤聲,審查就會變成常態。原文載於2016年8月7日《明報》副刊 言論自由 政治審查

詳情

港版悔過書適得其反

銅鑼灣書店事件促使兩地檢討「通報機制」,同意白紙黑字寫明「堅持『一國兩制』方針」,「秉持『依法辦事、求同存異、雙向互惠、保障人權』原則」等。上述句子無助提高香港人對「一國兩制」的信心,沒觸及問題核心,沒處理香港人最關心的內地「執法人員」越境「執法」、港人在內地被強制拘留、逼寫悔過書、拍片認罪、被押回香港「取證」等問題。要「罪犯」親筆寫悔過書,富中國特色,按寧波市公安局版本,銅鑼灣書店店長林榮基承認非法售賣未經許可書籍的罪行,寫下悔過書,又主動寫不聘請律師、不會見家人的聲明。今年選管會要求所有參選人簽署「確認書」,有個別參選人要交代是否「仍然繼續主張和推動香港獨立?」性質近似悔過書,於是有參選人刪掉舊臉書,有歌頌「I love Basic Law」,有親吻大型《基本法》紙版,是戲言或是真心,留待市民判斷。真正選舉,由選民選擇,而不是由選舉主任任意篩選。梁特政府打開口牌,新安排目的是封殺港獨,中聯辦主任張曉明「六問」是否讓這些人進入議會,但打壓未見成效,已呈現多個深遠影響:政治審查參選人,干預公平公正選舉,不惜賠上選舉管理委員會和選舉事務處的中立性;損害了受《基本法》保障的言論自由、參選權和被選權。梁特被叫下台的時勢中,炒起港獨成為選舉主要議題,正中梁特下懷。最新民調結果,近七成港人支持維持「一國兩制」,但亦有一成七支持港獨。要民心回歸,不能靠逼簽「悔過書」,而是要令人看到「兩制」得到尊重,《基本法》所承諾的普選得以落實。拍片認罪這伎倆,騙得誰?原文載於《明報》副刊(2016年7月31日) 立法會選舉 2016立法會選舉 確認書

詳情

「確認書」不過是釋法的前奏

選管會事前無諮詢立法會和公眾,突然要求立法會參選人加簽「確認書」重複提名表格中已載有的誓言,再次聲明會擁護《基本法》。選管會主席馮驊說,新安排是因為「留意到社會上有言論或提議偏離了『一國兩制』和《基本法》規定下香港的憲制地位」。特區政府直指「港獨」言論。自從去年一月施政報告,梁振英自編自導「港獨」危機,與張曉明同聲同氣炒起「港獨」議題,被謔為「港獨之父」。「確認書」一片爭議聲中,張曉明又提出六問:允許「港獨」人士的組織註冊、在選舉論壇宣揚港獨主張,甚至成為立法會議員,是符合「一國兩制」?符合《基本法》?符合法治原則?給香港什麼導向?把香港引向什麼方向?對香港是福是禍?顯然,選管會的新安排並非心血來潮,或為方便選舉主任判斷參選人是否「真誠地」聲明擁護《基本法》,而是有政治任務在身。翻開香港法例第541及542章的條文,便清楚知道「確認書」欠法理基礎,選舉主任亦無權篩選參選者,但張曉明說這不是「法律技術」,而是政治底線。《基本法》有條文保障香港人的言論自由、結社自由、選舉權、被選舉權,但中央政府眼中,只要觸及「港獨」,該人便喪失一切權利,等於銅鑼灣書店賣有關領導人的書籍,或桑普新書封面印有習近平「專政」兩字,政治需要便凌駕出版自由。因此,「確認書」只是第一步,被剝奪參選權利者即使在法庭勝訴,最終有可能是人大釋法推翻判決。昨日被禁的是有關習近平的負面詞,今天是「港獨」,明天可能到「自決」、「公投」,我們的底線在哪?原文載於《明報》副刊(2016年7月24日) 立法會選舉 2016立法會選舉 確認書

詳情

六四和本土並不對立

本周末,六月四日晚,維園會如常出現大片燭光,但今次不再有學生代表上台致辭,因為學聯退出了支聯會,十五間大專院校學生會當晚另外在校園和銅鑼灣舉辦晚會討論香港前途問題,不點蠟燭不唱歌。維園晚會內容二十幾年來大同小異,學生會嫌「行禮如儀」。但點起燭光默哀悼念六四殉難者,就像清明重陽拜山獻花追思先人,是一個儀式,不必多花款。而且,每年同日同地亮起遍佈幾個足球場的燭海,是香港獨有的景象,包含多重意義,提醒世人,六四中共政府屠殺人民這筆帳未算、這個政府仍然專政、香港尚存表達自由,有別於其他中國城市。杯葛維園燭光晚會的學生會代表認為,香港人無責任「追究屠城責任」,精力放在「建設民主中國」只會阻礙香港民主發展,悼念六四應完結,六四哀傷「對新一代年輕人已沒有意義」,現時年輕人的身分認同是本土優先,他們今年辦的六四晚會主題就是香港前途問題。香港不單只在地理上與中國大陸不能切割,當學生探討二○四七後香港前途、自決、港獨、本土等問題,其實間接承認中國是迴避不了的因素;中國大陸與香港民主發展是互動的雞與雞蛋關係,若說「建設民主中國」是大中華膠,倒不如說是既為神功亦為弟子。同樣,平反六四,並非年長一輩放不低包袱,而是體現一個政府終於肯向人民問責的指標。這一代年輕人眼中,佔中、前途自決是本土運動,對我這一代來說,一九八九年百萬香港人出於憤慨和對自身前途的恐懼而上街,以及年年六四悼念活動,同樣本土。六四和本土沒有對立,今年六四,依然相約大家維園見。原文載於2016年5月29日《明報》副刊 六四 本土

詳情

記張德江訪港的「小事」

人大委員長張德江來港視察,大眾注意力都在保安有多嚴密,但有些「小事」亦不應忽略。發展局長陳茂波聯同梁特向張德江介紹大嶼山發展藍圖,面前就有一個立體模型。政府建議的大嶼山發展計劃,包括中部水域人工島,陳茂波以往一直強調是初步構思,但張德江先睹為快的模型,清楚展示人工島的位置和設計圖,這些從未出現在發展局網頁或剛於上月底結束的公眾諮詢中。世上沒有梁特政府解釋不了的事情,發展局改稱,向張德江展示的不是藍圖,只是「初步概念模型」。但為何香港市民還未有足夠資料回應的發展方案,政府已立體向京官報告?第二宗是張德江抵港和離港,官方都有安排傳媒在停機坪採訪,記者通過安檢時被扣起黃色小毛巾,理由是什麼?今天禁忌是黃色,明天可以是其他顏色,或其他內容,五年前時任副總理的李克強在港落區家訪,有街坊穿平反六四tee即被押走。但今天黃毛巾引起的反響比當年六四tee為少,已經習非成是?當年李克強訪港,香港大律師公會已質疑警方自訂可大可小的核心保安區的法理依據何在。今次張德江訪港保安更誇大,明年七一回歸二十周年,若又有領導人訪港,不敢想像境况如何。路路暢通還不夠,張德江車隊逆線行車。也許下次內地的左軚車隊南下巡遊,全港封路才能突顯官威。梁特令人討厭之處,其中一樣是將香港人最不屑的內地官場習性注入香港,包括利用大模型大數據向京官吹噓十畫未有一撇的政績工程,勞師動眾連一條小毛巾都不放過,不論大排場或小動作都要顯官威。原文載於2016年5月22日《明報》副刊 張德江

詳情

校長都變驚弓之鳥

演藝學院副校長黃世邦日前去信學生會,指控學生會違反八條校規,懲罰是暫停借場地予學生會辦活動,下一步可能紀律處分。學生所犯何事?上月,樹仁大學學生會擬在校園舉行論壇《抗爭路線與出路:和平非暴力與勇武之辯》,校方認為「勇武」宣揚武力犯法,要求名稱河蟹為《閒談表達訴求的方式》,最後還是拒絕借出場地。樹仁學生會轉而與演藝學院學生會合辦,就輪到演藝校方刁難,先後以場地已借出、維修、沒收到申請表格為藉口拒絕借場地,學生會只能在本身的狹小辦公室內舉行論壇,門外有數十聽眾,校方如臨大敵,封鎖行人電梯,不停廣播勸參加者離開,保安人員全程攝錄。一個月後,校方秋後算帳。演藝學生會被指違反的校規,荒謬之至,包括學生須得到校長批准才可就任何有關演藝學院的事接受傳媒訪問、學生會不應組織可引致校方承擔法律責任或尷尬的活動等,此外,學生行為若可能對演藝學院聲譽或福祉有不良影響,或要受紀律處分。學生有言論自由接受傳媒訪問,何須問准校長?學生所言若不符事實,校方有權澄清。論壇要顧及校方感受?今天論壇主題有「勇武」二字便不能舉辦,早前康文署因校名包含「國立」二字便刪掉,令人想起電影《十年》一幕,「本地蛋」是敏感詞,不能用。這不是單一事件,早前圍堵校董會的嶺南大學學生會幹事亦遭校方秋後算帳。雨傘運動後,特首梁振英着意「整頓」大專院校,包括安插自己人入校董會,呼籲商界不要捐款給大學,校長們變成驚弓之鳥,總怕學生「搞事」,校方揹鑊。我真的擔心,這些患了軟骨症的校長如何領導我們的下一代進入未來的關鍵十年?原文載於《明報》副刊(2016年5月15日) 大專 演藝學院

詳情

一蚊雞笑話

前警務處長曾偉雄一年前退休,他曾經說,「無興趣從政或從商,最想做社會服務,最好是做年薪一蚊雞的義工」,「高官退休後到私人機構工作受到好多限制,連賣菜都同警察有接觸,所以不會加入私人機構」。言猶在耳,今年三月他已急不及待向公務員事務局申請,受聘於上市公司震雄集團,出任每周三天,年薪逾一百萬元的策劃師。新職無礙他每月領取公務員長俸。筍工當前,一蚊雞義工之說就當黑影閃過,一場誤會。曾偉雄解釋,新工作「非從政、非從商,只是做管理顧問,我講過的我認數」,「不為錢,只為興趣,對社會有益的都想做」。梁特領導有方,分明是反口覆舌,都可以講到理直氣壯。不服可以加入聯署(bit.ly/1NjP7VJ),促請公務員事務局以保公務員隊伍聲譽為由,不批准曾偉雄未過冷河期便食言。若然曾偉雄將來出任政協或人大,香港市民也不必大驚小怪,事關他去年退休後不久表露過心迹,如果獲邀,願意考慮。就算外界議論紛紛,曾偉雄都會像處理佔中運動期間「忍辱負重」。反正幾位前警務處長樹立了「榜樣」,鄧竟成貴為全國政協,曾蔭培加入新創建集團,許淇安加入嘉華國際,李君夏加入長和系,亦做過全國政協;反正更差的有前屋宇署長梁展文和前政務司長許仕仁,未退休在職期間,已經與大財團有千絲萬縷的利益關係。高薪養廉,目的是公務員不受貪污或延後利益誘惑,專心無私地服務市民,因此在職時人工不低,退休後享長俸至終老。曾偉雄離職時月薪二十六萬元,照計長俸每月八萬多元,除非像許仕仁般大花筒,否則退休生活無憂。是薪不夠高?抑或名利欲望無窮?要和市民開這一蚊雞玩笑?原文載於2016年5月8日《明報》副刊 曾偉雄 公務員

詳情

究竟違反哪條香港法例?

香港民族黨宣布成立,目標是「建立獨立自主香港共和國」。兩日後,港澳辦新聞發言人高調回應:「香港極少數人成立『港獨』組織的行為危害國家的主權、安全,危害香港的繁榮穩定,危害香港的根本利益,是包括七百多萬香港市民在內的全中國人民所堅決反對的,嚴重違反國家憲法、香港《基本法》和現行有關法律」,敦促香港特區政府「依法處理」。依哪條法?無說明。特區政府和應,也說「依法處理」,律政司則說「有需要時採取合適的行動」。香港法例保障言論和結社自由,尚未淪落到思想或言論入罪,港獨或任何政治主張本身無違反香港法例;若為推動港獨而訴諸武力,行為本身可能違法;推動合法事宜亦如是。六年前的五區公投運動,中央官員眾口一詞指控此乃違法違憲,同樣說不出違反哪條法。最終五區公投如期舉行,但投票率低,市民對國家機器處處打壓,始終有顧忌。早前,基本法委員會委員饒戈平說,中港可訂立協議,高鐵實施「一地兩檢」,內地人員在香港執法,無違反《基本法》,執行的都是與出入境有關的法例。問他哪條法?他就耍過去。總之,法律變成當權者工具,隨時搓圓撳扁。《基本法》廿三條未本地立法,但特區政府手上有《公安條例》,加上行政手段,包括拒絕政治團體的公司註冊申請,拒絕代郵有「自治」、「勇武抗爭」等字眼的候選人宣傳單張,隨時刪減例如「國立」等名稱,又有鳥籠選舉制度的優勢,執政者仍感到威脅,只能說是一個害怕人民的虛弱政權。簡單一句,要人心回歸,從來不是靠法律。原文載於2016年4月3日《明報》副刊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