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鄭高抬貴手,香港走出困局

如果明天就是特首選舉投票日,按現時選委提名票的分配情況推測,林鄭月娥(簡稱林鄭)當選無疑。我們小市民無票在手,無奈要接受現實,但林鄭當選是否就能扭轉梁振英管治四年的局面,相信大家都不寄予厚望,因為她得不到一眾市民的信任。 唔選又選,出爾反爾 由去年九月開始,特首選舉已經成為香港市民的熱門話題,市民無票在手,但也參與估領袖的遊戲。林鄭被公認為其中一位熱門競逐者,評估有一定勝算。而且按當時的民意調查,她也是巿民接受的一位,但她多次以陪伴家人為理由「婉拒」各方邀請,意志甚為堅定,筆者對此甚為欣賞,心生敬佩。 誰料事情發生戲劇性變化,梁振英竟然不競逐連任,事隔不到兩天,林鄭已經向傳媒表示「不得不重新考慮」參選,市民都深感愕然。最可笑的是她的面部表情出賣了自己,掩飾不到她期待的心情。 筆者不禁要問:一個官拜特區政府第二把交椅的政務司,理應考慮周詳,評估各種可能性,才有之前不參選的決定,難道林鄭自己完全沒有想過是梁振英的後備人選?為何忽然有捨我其誰的想法?説穿了就是她不甘心淪為陪跑者,一定要穏操勝券才出手,這一點就給葉劉淑儀比下去了。葉太自問勝算不高,但也努力做好競選工作,亦是第一位交出政綱的參選

詳情

給譚耀宗議員的公開信

致 尊貴的譚耀宗議員:你好,本人最近從傳媒報導得知譚議員身體抱恙,曾到伊利沙伯醫院作手術治療,並從社交媒體上觀察,不少市民感到十分擔憂,因此特意來信作「真誠的問候」。譚議員工作繁重,因勞成疾,忙於籌謀為香港政府削減開支,抵消高鐵的超支。閣下的政績,香港市民有目共睹。公立醫院資源緊絀,譚議員地位超然,醫院因此特事特辦,優先為譚議員提供服務。閣下及貴黨的宗旨「禮義廉」矢志不移,忠誠地為人民服務。本人懇請閣下能體裇市民,誠邀譚議員購買住院醫療保險,當閣下身體抱恙之時,可於私家醫院接受治療,使有需要的市民能夠使用公立醫院服務,讓緊絀的資源得以善用。在此提示閣下,立法會議員每年可享有32,400元醫療津貼,以支付其醫療開支,包括實際的醫療及牙科開支,以及個人醫療及牙科保險的費用。如譚議員接受建議,本人承諾將上述投保所獲得之佣金收入,全數捐助無國界醫生作慈善用途。保險起動 亦願意為尊貴的譚議員提供專業的保險意見。最後再次送上「真誠的問候」,祝貴黨職工及譚耀宗議員身體健康!保險起動成員羅柏豪2016年6月6日 特事特辦

詳情

竹人‧大弓‧卜金‧田金

那年,我中一,剛剛脫離「小學雞」的階段,不看新聞,除了交剪報功課,平時與報紙無緣,最多看C版。掹車邊在精英班邊緣徘徊,日讀夜讀,結果考第五,不過是從最後數上來,中二那年就跟精英班告別。平常家裡只有老爸看新聞,每到新聞報導時間,總會「有話說」,看著新聞報導說言罵那,再說我「有知識沒常識」。除了參與六七暴動,從來沒參與任何社會議題的活動,不會參與遊行、靜坐、集會,也不會出席城市論壇,但會在電視螢幕前發表偉論。老媽,常說「呢啲嘢關我咩事」,就算我下課後「巴啦巴啦」說著學校裡的大小日常,也是與她無干,到現在我還是搞不懂有甚麼是「關佢事」。至於老弟,盡得老媽真傳,就算「雨傘七十九天」,他也可以完全沒有反應。那年那天的翌日,看像平常的星期一,平常的上學日子,但是回到學校,氣氛很不一樣。班主任紅著眼說著之前一天發生的事,她邊說邊流淚。然後全校響應摺紙鶴,以紙鶴送上祝福。印象中班上沒太多同學討論事件,或許是以當時我們的認知,尚且未能完全明白在發生甚麼事。那段日子,我們繼續上課,依樣預備考試,我們會為事情感到震撼,會傷心落淚,但事情還是離我們很遠很遠,沒多久就已經重拾心情,「學照返,波照打」。不過往後數年,每年都有同學、朋友因為「那年夏天的一件事 」而隨家人遠赴他鄉。現在他們有些已經回流,有些在彼邦落地生根。至於家裡,沒印象有為著這事情談論過甚麼,只是同年年底,孻叔娶了位澳洲籍太太,婚禮後就隨太太遠走澳洲,之後澳洲發生罕見的嚴重水災,曾經報過一次平安,之後就失去聯絡。很多年後我們曾透過紅十字會找到他,但他回覆說不想見我們,往後也再沒有人見過他。還有另一位叔叔,取得英國國籍(不是BNO),但九七還沒到,他就已經帶同家眷北上工作,長居北京,女兒從小學到大學到現在工作,都是在北京。我爸我媽沒說過要移民,可能沒能力移民,可能害怕到陌生地方重建生活,也可能真的是沒有想過。「那年夏天的一件事」,對大部份香港人來說,是似近還遠的一件事。我們當中有多少人親歷其境?慶幸我們有一群為求真相深入敏感地帶的採訪人員;慶幸香港新聞界編採及出版自由,根據許家屯先生[註]在他的《許家屯香港回憶錄》裡記載,新華社香港分社對《文匯報》、《大公報》等左派報章的編採沒有加以限制,才有機會出現「痛心疾首」的頭版天窗;慶幸香港有一群人,努力地將歷史記下來,讓沒有經歷過當天的下一代有機會從口述歷史、圖片、影像中認識那年夏天的大事。經過了二十七年,有人說每年的燭光悼念活動流於形式化,根本改變不到甚麼,說要取消活動,解散組織,還有許多不堪入耳的說話。有人堅持燭光的意義,決意繼續薪火相傳。無論是哪種方法,也是一種形式,論壇也好,燭光集會也好,也只是一個方法,目標都是要將歷史記下來,傳下去,讓「那年夏天的一件事」得到平反。「條條大路通羅馬」,方法太多,何必執著哪個好哪個不好,何必要為此互相謾罵。建制派在大部份選舉中均能配票成功,不是因為他們做得好,不是他們有豐功偉績,而是他們懂得「槍口向外」。非建制派有時就是把時間、精神、資源都耗在認為「自己的方法是最好」,未能團結一致,明明本來勝券在握,最後就一敗塗地。九月的立法會選舉,唯望非建制派早日明白,別讓垂手可得的議席雙手拱上。每年的燭光能發揮多少作用?說實在,我不知道,但我們不可以遺忘這段歷史,而更重要是,香港保存了相當完整的記錄,而這些記錄不應該只放在博物館裡,更不應讓這件歷史永遠只是「那年夏天的一件事」。有人會認為跟我們何干?鄰家的事鄰家也不理,別枉作小人。沒有人用槍指向你的太陽穴要你參加燭光集會,要你回憶當天,但也請尊重別人。「竹人‧大弓‧卜金‧田金」,我只願往後不論何年何月何日何地,我還能暢談歷史,明明白白的說著「八九六四」,而不是「竹人‧大弓‧卜金‧田金」。註:許家屯先生,1983年至1990年初為新華社香港分社社長。在他的《許家屯香港回憶錄》裡,詳細記載香港回歸問題,當中有頗長篇幅記錄六四前後,中央政府處理香港問題的差異。筆者:李慧@保險起動 六四 言論自由

詳情

全民參與

全民參與,共創無憂退休生活。在討論退休保障之前,先檢視兩個關於退休保障及安老事務的機構及其理念—安老事務委員會及扶貧委員會。安老事務委員會(摘自安老事務委員會網頁) 「就制訂全面的安老政策,包括與老人在護理、住屋、經濟保障、醫療 衞生、心理、就業,以及康樂等方面的需要有關的事宜,向政府提供意見。」扶貧委員會 (摘自安扶貧委員會網頁) 「特區政府把扶貧列為重點施政範疇,現屆政府成立以來,我們都按部就班地推出多項有助紓緩貧窮的政策及措施,援助弱勢社群。」「貧窮線」為政府了解貧窮情況、制定政策和審視扶貧政策的成效,提供客觀及科學化的基礎。透過「貧窮線」分析往後的按年更新,我們可以監察香港貧窮情況的變化,從而作出適當的應對措施。由扶貧委員會撰寫《退休保障 前路共建》的諮詢文件,怪不得這份諮詢文件有兩個方案—「不論貧富」及「有經濟需要」的模擬方案,似乎是以金錢為主導,傾向先向弱勢長者提供老年金,並沒有全民的概念。過往不少場合也討論過不同的融資方案,但筆者今天不是討論方案的好與壞,而是討論政府究竟有沒有一個可持續的退休生活願景。所謂願景,簡單來説是人們對未來的期望。願景是由政府各部門共同制訂,藉由團隊討論 ,獲得政府內部一致的共識,形成政府內部願意全力以赴的未來方向。願景形成後,負責人(特首? 政務司司長?) 應對政府各部門的成員做簡單、扼要且明確的陳述,以激發內部士氣,並應落實為目標和行動方案,具體推動藍圖。一個可持續的退休生活應該給予老人家在物質及精神上無掛牽的生活。但政府有沒有做好一個領導的角色,去推銷這個願景,籍此凝聚市民意見及 政府各部門力量一起去落實這個願景?從管理學角度,政府在規畫退休生活願景時,不能只注重財政上的安排,也要注重是否有足夠有訓練及經驗的人員去應付高齡化社會 (Aging Society) 、高齡社會 (Aged Society)、甚至超高齡社會 (Super Aged Society);安老政策 (如延後退休、退休後重返職場、社交生活);安老設備(如醫療、 長期護理、社區服務); 人口政策 (透過鼓勵生育達到合適的人口平衡,保 持社會活力);青銀共創 (結合年青人的活力、創意、及老年人的工作及社 會經驗);銀髪市場發展;理財教育鼓勵市民及早為自己的退休生活作準備;以及政府在退休生活願景上之領導等等之互相配合。寄語最後,煩請政府用一些生動及活潑的形式去表達政府對退休生活的承擔,去吸引各年齡組别關注,討論有關對退休生活的期望及其準備。財政上的安排只是其中一個環節,正如安老事務委員會所列出安老政策,包括與老人在 護理、住屋、醫療、長期護理、心理健康、社交生活、就業、以及康樂等方 面,各方面也要互相配合,互相補足。參考資料: 安老事務委員會 http://www.elderlycommission.gov.hk/ 
扶貧委員會 http://www.povertyrelief.gov.hk 
陳亮恭,楊惠君: 2025 無齡世代 – 迎接你我的超高齡社會。文:Billy Wu@保險起動 全民退保

詳情

香港走出抑鬱   梁振英要消失

剛過去的個多月,香港發生了多宗自殺事件,死者包括在學的年青人,身染惡疾厭世的長者,甚至外表威武的警員。  他們選擇結束生命,背後都有自己的故事,外人無從了解。但接連發生多宗輕生個案,不禁令人反思 ⋯究竟香港出了什麼問題,為何變成悲情城市,抑鬱之都 ?筆者不是社會學家或心理學家 ,絕對無資格從社會學或心理學上去解釋這個現象。  但筆者憑觀察,在年多前已經感覺我們身處的香港開始陷入 抑鬱, 因為沒有了出路 !相信大家仍記得雨傘運動, 在清場前的兩星期,佔領區瀰漫了 一種風雨欲來的感覺, 大家深知時日無多,祇是說不出口。每晚大台都有 三十分鐘自由發言時間, 當中一晚我記憶深刻:有幾位發言者都是參與佔領一段日子, 是來自草根階層。 對民主有理想,不接受妥協,有一種偏執,近乎 「 痴 」 的境界 。  他們發言的內容都是追求民主的堅持, 對政改的不滿,他們不願意放棄理想,但結局似是事與願違。當晚聽了幾位 「 民主痴 」朋友的心聲後,心裏更感鬱結。  我預計佔領清場在即,在佔領區堅守七十多天,捱了不知多少胡椒噴霧,吃了不少警棍的朋友付出的努力都是徒然。   香港的民主出路似是到了盡頭。我的軀殻晚上離開了佔領區,我亦選擇抽離,不再令自己沈鬰下去,但我知道那幾位擇善固執的「 民主痴 」朋友,他們為了香港的民主可能令自己帶來抑鬱症 ,不知何時痊癒 。  而我們生於斯,長於斯的香港亦隨著佔領清場而陷入抑鬱,表面上巿面回復正常,但實質千瘡百孔 ,病入膏肓。究竟是誰令香港由一個活力城市變為抑鬱之都? 相信大家都知道:就是2012 年上任的特首梁振英。  梁振英上場後意圖改變前兩任特首平和的管治風格, 擺出一副強硬的態度對待反對派, 不惜與民意對着幹。  他不接纳通訊局的建議,否決了香港電視牌照申請,扼殺了創意產業的發展, 令市民少了透過娛樂宣洩政治不滿的渠道,強硬挑起第一場戰火。在政改方面,又寸步不讓,催化佔領事件。   今年初梁振英又與一眾港大教職員及校友為敵,硬要委任李國章接任港大校委主席 。而在年初一,一向與民同樂的小販管理隊同警察卻強硬執法,惹來本土派強烈反彈,導致震驚中外的警民衝突,和諧的香港竟然變成暴力城市?都是梁振英管治後才出現的現像,香港是一個繁榮都市,市民由打工仔至 中小學生都有工作及生活上的壓力。   我們希望放工放學回家可以有輕鬆的消閒娛樂。 但梁振英扼殺了我們這種消閒減壓的渠道,到了今天,我們祇得有限的電視台選擇,是否很荒謬,又無奈?沒有最荒謬,衹有更荒謬 !梁振英治港政權竟然沒有意識大年初一是普天同慶的大日子, 在這天忽然「 硬起來 」執法,結果引起社會年青人不滿,將恕氣發洩在警務人員身上,引致多名警員受傷! 究竟梁振英心裏有幾為市民着想 ? 抑或是一個鐵腕執政的冷血狂人 ?自回歸以來,香港的政治局面已經不時感冒發作,慶幸亦有康復喘息的時候。但梁振英主政之後,我們的香港就逐漸患上抑鬱症,且病況愈深。  現時香港零售業一片寒冬,股票市場又半生不死,因為沒有利好消息衝擊。  但如果梁振英宣佈不爭取連任,或者在本屆任內戲劇性下台,股市肯定即時急升三千點,酒樓食肆大爆滿埸,因為市民樂見梁振英落馬,心花怒放,紛紛大破慳囊宴請親友,香港的抑鬱病將會不藥而癒, 市面呈現一片歡欣景像。相信市民都有以下的心願 :「 但願梁振英消失,香港從此無抑鬱 ! 」 ,我們不願在電視再有梁振英的畫面, 真係一秒都嫌多 。  梁振英的消失,我們香港的未來才會再現曙光, 劫後重生,變回一個發放無比活力的亞洲大都會 !文:Alex@保險起動 梁振英

詳情

保險人都是政治冷感?

香港的保險從業員有近十萬人,當中大部分是代理人。當年投入這個行業各有前因,包括:多勞多得、工作自主、時間彈性等等,總之各自各精彩。衹要業績不低於公司要求,自己夠洗夠食,亦不用看老闆臉色,實在令人羨慕,可算是「筍工一份」了。代理人(或經紀)作為一個經濟個體,可以享受工作自主,找個合得來的客戶,做生意之餘,又同時交了朋友。至於「唔夾嘴型」的,做完生意就保持泛泛之交。但祇要你的服務態度好,工夫做足,個客別無選擇都會重投你的懷抱。這種不談政治,相安無事的狀態由去年開始出現改變,因為佔領事件牽引的磨擦,由過往的口舌之爭激化至壁疊分明。個別客戶會問從業員政治取向:是支持還是反對佔領? 如答覆不是所期望的,從業員可能會丟掉生意,或者被終止服務關係,代價絕對不菲。部分從業員為免得失客戶,以政治中立迴避問題,亦保住了生意。筆者完全明白亦接受這種處理方法,正因我們都是求財,不是求氣。話雖如此,我們應該慶幸作為自僱人士,仍有很大的政治空間,我們不需要討好老闆,取悅上司,衹要交到生意,完成指標,就有話語權,老闆亦拿你沒法。相比一些公司僱員,尤其是愛國機構,個人的政治立場往往要跟公司方向,否則升遷的機會非常渺茫。筆者認為保險從業員,由代理人、經紀,以至獨立理財顧問都應該珍惜我們獨有的政治空間,因為這是其他行業所沒有的,是十分令人羨慕的。 祗是筆者認識的業界朋友,大多祇談生意,不問世事,白白的放棄自己不受干預的政治權利,實在在是非常可惜。早前,阿里巴巴宣佈收購南華早報。雖然聲稱編採自主,但大家認為這種自主可以維持多久? 其實遲早都會成為另一個黨媒。可見未來的日子,「紅流」將會繼續湧入,香港的經濟、財金影響力進一步受親中陣營支配,保險從業員真的想做到政治中立也不容易,到時才醒覺就真的太遲了!或者大家就由今天起大膽的作出政治表態,包括行使公民權利去投票,為自己認同的政治組織拉票,參與政治活動,例如遊行、公聽會等。因為無論你做什麼,都沒有人可以干預或阻撓,而你的這個動作卻可能是推倒高牆的最後一擊,將香港的民主進程改寫!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