談民主派做錯甚麼之餘……

林鄭以777票當選,曾俊華以365票落選,還有52票投胡官或白票,很多網民立即分析民主派做錯甚麼令曾俊華輸。但在這之餘,我會想,是否民主派做了不同的事曾俊華就會贏? 民主派的325票,即使 all-in 曾俊華,也需要多276票非民主派的票才夠他贏,這應該是眾皆明白。要這樣做只有兩個可能,一是夠多親中派「走票」,二是北京有人「一人一票」指令親中派轉態。 從結果來看,1194選委中,減去林鄭777票和民主派325票,剩下即走票的非民主派約92人,而這已經包括了一些非民主但也非親中的中間派,如專業人士 (醫生、會計等) 和抽籤選出的耶教界,所以投曾俊華的真正親中派恐怕只有50人左右。如果是這樣,我們之前期望親中派會大量走票,根本就是太天真,高估了他們的思考能力和自由意志。現實是他們絕大多數甘做中共扯線公仔,民望還有民主派做甚麼對他們是完全沒有影響。有記者訪問工聯會議員亡國健,他說現在的走票比想像的多,即親中派一直相信不會有人夠膽走票。事實證明他們自己的評估更為接近,他們很清楚自己人都是橡皮圖章舉手機器。 至於民主派的行動是否會影響北京「一人一票」呢?有人說民主派這麼支持曾俊華,令他失去中央

詳情

鬍鬚輸畀林鄭最能暴露荒謬

最近民主派紛紛就特首選戰提出意見,有人說要派人參選當面拆穿選舉荒謬,有人說要投白票抗議,有人說要「造王」選個破壞力最小的建制派。昨天我看新聞見到葉劉哽咽說上頭封殺她對她不公允,就忽發奇想: 讓高民望的鬍鬚入閘後輸給低民望的林鄭,不就最能暴露特首選舉的荒謬? 有些人講,你們香港人特別是民主派,不要成日反中亂港,多點跟中央溝通,中央就會放心給你民主給你加入政府的啦。只要符合中央的「愛國愛港、有管治能力、中央信任、港人擁護」四大條件,特首都有得你做。 那現在看看曾俊華,獲中央委任2次做了9年財政司,是民望最高的候選人,都不符合「愛國愛港、有管治能力、中央信任、港人擁護」的條件喎。財政司都不夠管治能力和中央信任?最高民望都不叫港人擁護?咁點先算呀? 不然再看看曾鈺成,追隨中共 (還可能入了黨) 半個世紀,兄弟因此坐過監,是全香港最根正苗紅人士之一,做過8年立法會主席,長期是民望最高議員,都不符合「愛國愛港、有管治能力、中央信任、港人擁護」的條件喎。 葉劉亦都不用多講有幾愛國愛港啦,雖然「港人擁護」就似乎沒有。 總之,唔好再講咩唔好反中亂港,多啲同中央溝通啦,以上三個人跟左共產黨咁多年,都冇得選

詳情

質問陳維安是否無聊瑣碎?

立法會開局,議員陸續宣誓就任,三名民主/本土派議員被秘書長陳維安指未有正確宣讀誓詞,宣誓無效,引發民主/本土派群起質問陳維安憑甚麼權力這樣做。有些人就認為民主/本土派這樣做很無聊瑣碎,「咁都要搞?」我就認為這並非無聊瑣碎。今屆政府處處抬出「依法施政」口號,實質就處處扭曲法律,不斷僭建權力,從選舉主任可以憑感覺不讓人參選,親中派可以報假學歷,英國人可以做立法會主席,到今次宣誓事件,民選議員和市民的權利不斷受到限制。如果沒有人去質疑,這個政府只會有恃無恐,繼續無限僭建權力。他行前一步,你不反抗,他就得寸進尺,再行多一步一步,最後逼到你埋牆角走投無路。香港就是這樣被破壞被崩壞到體無完膚。所以有不平一定要鳴。事實上,如果秘書長是依法這樣做的,秘書處有法律顧問,立即提出法律依據就可以解決啦,不會花大家幾多時間。現在陳維安不識得如何答人,不就更讓人感覺是有問題嗎?原來你沒有研究過自己有沒有權力這樣做,就做咗先算?又有人說,人地都是打份工,議員在其他議會工作上亦需要秘書處幫忙,無謂搞到關係咁僵啦。也許在甚麼場合質問,怎麼質問法,可以有更好方式處理,但至少在理據上,我是完全同意民主/本土派是有理據去質問的。不然甚麼都怕得罪人,甚麼都不用做啦。最後,再次證明筆者先前的講法,香港地任何事情一扯到拔萃仔就出事。陳維安又是師兄來。原文載於作者網誌 立法會

詳情

難為民主定分界

英國脫歐公投結束,英國政客第一件事處理的,不是脫歐的善後工作,是跑馬仔,保守黨的爭做首相,工黨的爭著推倒「左王」黨魁科爾賓。以此作引子,今次文章會舉出一些例子,嘗試讓大家看看,有時在實際政治操作上,未必能夠簡單地界定某種行為是民主不民主,符合不符合民意。我不會直接說這些例子是民主或不民主,只會說,他們是真的有發生在西方民主國家的,大家自己思考看看。很久沒打這麼長的文,不知道有多少人會看完呢。誰決定黨魁,議員還是基層昨日,工黨黨團 (該黨的國會議員) 投票,以172票對40票大比數通過對科爾賓的不信任動議。表面理由是他領導留歐陣營不力,實情是很多議員嫌他太左,不利吸引中間選民,向來都不想他當黨魁。去年黨魁選舉時,科爾賓差點連湊夠議員提名報名參選都做不到。被不信任,按常理是要下台的,但科爾賓就說,我去年9月才在全部黨員的票選中以60%大比數當選,有民主授權,你們百幾個議員憑甚麼叫我下台,我怎樣都不會辭職,夠膽就再選過,在選舉中打敗我。這就構成一個民主概念上的問題:決定誰當黨魁的,是議員還是基層?如果議員跟基層意見相佐,誰的意見應該獲得接納?有英媒引述上月做的調查,截至當時,大部分去年投了科爾賓的基層黨員依然說支持他。我做了一個表,假設科爾賓的得票跌2成,其他候選人得票不變,科爾賓仍然能取得54%票。再假設,科爾賓得票少了三分一,他仍然會有49.5%。除非反科爾賓的票能一票不漏地集中到一個候選人身上,才能推倒科爾賓,有1%走漏都推不倒。2015 resultCorbyn vote -20%Corbyn vote -33.3%Jeremy Corbyn251,417 (59.5%)201,134 (54.0%)167,611 (49.5%)Andy Burnham80,462 (19.0%)80,462 (21.6%)80,462 (23.7%)Yvette Cooper71,928 (17.0%)71,928 (19.3%)71,928 (21.2%)Liz Kendall18,857 (4.5%)18,857 (5.1%)18,857 (5.6%)422,664372,381338,858所以工黨議員們在迫宮之餘,須面對幾個問題:1. 阻止科爾賓再參選恐怕會被基層批不民主 (因相當多人支持科爾賓)2. 他們要舉出能夠吸引基層選票、擊敗科爾賓的候選人3. 否則科爾賓再次勝出的話,他們怎麼辦?選首相,選政黨,還是選議員保守黨方面也要換黨魁,而保守黨在國會有過半議席,是執政黨,於是他們選出來的黨魁也會成為首相。非黨員的一般選民,sorry,在這情況下沒權決定誰當首相。雖然外界都覺得領導脫歐派的約翰遜最有民意基礎做黨魁,但這始終是黨內投票,留歐派仍有一定勢力,他們不會讓約翰遜好過。所以被視為溫和留歐派的內政大臣文翠珊,被英媒視為次熱,可能成為各派妥協下的人選 (compromise candidate)。筆者在FB上都提過,1990年戴卓爾夫人下台,向她迫宮的 Michael Heseltine 最終選不上黨魁,而是一直說支持戴卓爾的馬卓安選上。馬卓安在事後也沒有提早大選爭取民意授權。當然,類似制度在很多其他民主國家都有,像日本、澳洲、意大利等等,首相/總理都是隨時換人,無須重新大選。有些人說,總之是同一批議員和同一個政黨嘛。但這並不代表這個制度不能被人從民主概念上挑戰。到底投票時,選民是選首相,選政黨,還是選議員呢?如果執政黨可以隨時換人,那他們在選舉前推舉一個受一般人歡迎的人,選舉後立即推倒他,選出一個受議員歡迎而不受選民歡迎的人,在制度上是完全可以的,但道德上會否有點那個呢?我們再來看看經常被英國人批評不民主,「沒有人選出來」的歐盟。單從制度上來看,歐盟委員會主席 Jean-Claude Juncker 的民主成份未必比英國首相低。他是歐洲議會最大黨派 EPP 推舉出來,獲歐洲議會大多數議員支持選出,而歐洲議會是全歐盟人民選出來的。EPP在上屆歐洲議會選舉投票前亦一早已經公布推舉 Jean-Claude Juncker 為主席候補,當時甚至有電視辯論舉行,和周遊列國拉票。他的提名也獲得大多數歐盟成員國政府接納,當然他們全都是民選政府來的。有些英國人就說,我們沒人理歐洲議會的,也沒人知道 Jean-Claude Juncker。但你們自己不理和不投票,不代表人家的選舉就不民主囉。又來另一個問題。歐洲很多國家是採用比例代表制,國會沒有政黨能取得過半議席,通常要選舉後看各政黨取得多少議席,再協商誰做首相。如果選舉結果跟預想的很不同,一個令人意外的人選當上了首相,這個首相是否能夠說獲得民意授權呢?又或者,如果A黨跟B黨在選前談好合作,會共同推舉A黨黨魁當首相,但選舉完後B黨的票數更多,B黨還有沒有責任推舉A黨黨魁當首相呢?以上都是有實例的。意大利2013年大選後,第一大黨民主黨 (PD) 的黨魁 Pier Luigi Bersani 籌組新政府失敗,辭職,由另一位黨幹部 Enrico Letta 接上,成功籌組新政府和當上總理。那 Enrico Letta 是否民主產生呢?一年後,PD舉行黨魁選舉,由另一位黨幹部 Matteo Renzi 勝出,他隨即要求 Enrico Letta 讓位,結果 Matteo Renzi 成為新總理。那 Matteo Renzi,也就是現任總理,是否民主產生呢?丹麥2015年大選前夕,極右人民黨 (DF/DPP) 表明反對左派的社民黨 (SD) 黨魁 Helle Thorning-Schmidt 連任首相,將會支持右派的自由黨 (V) 黨魁 Lars Løkke Rasmussen 做首相,當時民調也說自由黨民望高過人民黨。但選舉結果是社民黨第一、人民黨第二、自由黨第三。那到底是誰當首相呢?結果是自由黨的 Lars Løkke Rasmussen 在人民黨支持下湊夠票當選首相,儘管他的政黨排第三。這樣又是不是符合民主呢?單單制 vs 比例制有些香港人就會說比例代表制不好,甚至有人說比例代表制不民主,單議席單票制好得多。是否如此呢?這麼說吧。我在今次脫歐公投後,看到有人說,今次投票率是72%,投給脫歐的票是52%,相乘就是只有全體選民的37.4%支持脫歐,所以無須作準。英國上次大選投票率為66%,保守黨在單單制之下,憑37%得票取得過半議席,相乘即是保守黨只獲全體選民的24.4%支持。就算我們不考慮投票率,只計算確實投下的票,我們仍然可以說有63%的人沒投票給保守黨。卡梅倫在這情況下當選首相,能否說獲得民意授權呢?事實上,有些歐洲國家的憲法規定只有比例代表制才算是一人一票,這樣議席才能完全按照得票率分配,不會像單單制般出現失衡。除了卡梅倫以37%票當選首相,上次大選的其他「異常」還有,蘇民黨 (SNP) 憑4.7%票取得56席,自民黨 (LDP) 有7.9%票卻得8席,獨立黨 (UKIP) 更是12.7%票只換來1個議席……加上英國還有非民選的上議院 (雖然權力較小),要跟「不民主」「沒有人選出來」的歐盟委員會主席 Jean-Claude Juncker 相比嘛……代議 vs 公投筆者當日在公投點完票之後就立即說,還有「屎橋」可阻英國脫歐的,例如舉行二次公投。一些網民說「咁都得?」「奸賴」「要尊重民意」。可是幾天下來,英國真的越來越多人在討論二次公投,不但網上有過百萬人聯署,連國會議員都要求國會辯論,甚至波蘭政府 (執政黨黨魁) 都說支持英國再投過。法律專家也說,公投沒約束力,就算國會或政府無視公投結果,也是合法的。我當日就舉過個例子,希臘去年公投,人民向德國提出的緊縮政策明確說不,誰知道一個星期後,希臘總理齊普拉斯在歐盟峰會上被德國總理默克爾兇完一輪,就答應執行緊縮政策。到底是公投話事,還是代議士話事?齊普拉斯上台前,在競選時也是反對緊縮政策的。代議士能否在當選後憑自己意願改變立場,還是要以支持者意願為先?有趣的是,在之後的提早大選中,齊普拉斯再次取勝,反而不滿他而退黨參選的前黨友卻大敗。我在FB上也提出過一個問題。一個民主表決,有效期幾長?多久之後可以反悔或者再投過?例如代議士或領袖任期,每個國家不同,甚至一個國家內都不同。美國眾議員任期2年、總統4年、參議員6年。澳洲和紐西蘭國會最長3年一屆,歐洲很多國家是4年一屆,英國5年一屆。法國總統以前7年一屆,十幾年前改了做5年一屆。然後,要在任期中途彈劾或趕他們下台,有些國家很難,有些很易,像美國幾乎沒總統能被趕下台,意大利則經常換總理 (國會兩院任何一院都可以不信任總理)。一次「重大決定」又有效多久?是不是不能修改?美國憲法有27項修正案,當中有2項是互相抵銷的,就是1919年通過的第18項,禁止酒精飲品 (The manufacture, sale, or transportation of intoxicating liquors in the United States for beverage purposes is hereby prohibited),以及1933年通過的第21項,推翻第18項 (The 18th amendment to the Constitution is hereby repealed)。一輪投票 vs 兩輪投票繼續關於選舉制度的事情。之前5月9日的菲律賓總統選舉,因為香港很多菲律賓人,地理上都近,獲得不少港人關注。結果被稱為「菲律賓特朗普」的 Rodrigo Duterte 大勝,至少傳媒都說他大勝。看回全部結果,Rodrigo Duterte 的得票其實是39%,只是他跟其他候選人的差距甚大,才被稱為大勝。但如果選舉不是最高票者勝,而是規定要過半票勝,沒人過半就讓最高票兩人舉行第二輪投票,結果會否不同呢?Rodrigo Duterte 39.0%Mar Roxas 23.5%Grace Poe 21.4%Jejomar Binay 12.7%Miriam Defensor Santiago 3.4%可能你會想,他第一輪都贏這麼多,第二輪都好大機會贏啦。但這並非絕對。看看同樣5月22日舉行的奧地利總統選舉,第一輪以35.1%票排第一的極右候選人 Norbert Hofer,最終輸給第一輪中只有21.3%的綠黨前黨魁 Alexander Van der Bellen。二人在第二輪的得票是49.7%和50.3%。或者6月5日的秘魯總統選舉,第一輪以39.9%票排第一的前總統之女 Keiko Fujimori,最終輸給第一輪中只有21.1%的前總理 Pedro Pablo Kuczynski。秘魯這兩人的差距,比菲律賓的 Rodrigo Duterte 和第二名的 Mar Roxas 的差距還要大。秘魯二人在第二輪的得票是49.9%和50.1%。如果菲律賓總統選舉採用兩輪投票制,或者英國國會選舉不是採用單議席單票制,隨時可能由不同人上台。所以,有時選舉制度也是可以影響民主結果的。原文載於作者網誌 選舉 民主 英國脫歐公投

詳情

補充:美國初選

之前寫過一篇文講特朗普勝出初選*,現在再作一些補充。(打完才發覺根本不止「一些」…)*連結:http://nonintellect.blogspot.hk/2016/05/blog-post_6.html首先,共和黨建制派一直期盼特朗普自動消失,並非不可理解。一來特朗普的招數,任何正常的分析都會認為是自取滅亡,畢竟美國過去因為失言或些小醜聞就政治生涯玩完的例子是很多。二來共和黨初選候選人支持度大起大落,結果爆冷的情況亦不少,我們來重溫一下對上兩次:在07/08年的那次,在07年10月和11月的民調中領先的是 Rudy Giuliani + Fred Thompson,到12月時領先的是 Mike Huckabee + Rudy Giuliani,到08年1月和2月才輪到 John McCain + Mike Huckabee。最終勝出的是 John McCain。他在數個月前仍被嫌「老餅」和難以勝出。https://en.wikipedia.org/wiki/Republican_Party_presidential_primaries,_2008https://en.wikipedia.org/wiki/Nationwide_opinion_polling_for_the_Republican_Party_2008_presidential_primaries11/12年的那次,在11年10月的民調中領先的是 Mitt Romney + Herman Cain,11月至次年1月領先的是 Mitt Romney + Newt Gingrich,2月領先的是 Mitt Romney + Rick Santorum。最終勝出的是 Mitt Romney。雖然他一路大致領先,中途仍有幾次是走勢不太妙的,而其他候選人的確是大起大落。https://en.wikipedia.org/wiki/Republican_Party_presidential_primaries,_2012https://en.wikipedia.org/wiki/Nationwide_opinion_polling_for_the_Republican_Party_2012_presidential_primaries所以特朗普開頭民望高,並不代表他能贏到最後。但相對的,正因為難以預測,我們亦不能斷言說特朗普一定會輸。共和黨建制派的問題,是他們一路認定特朗普會自滅就不出手,到醒覺情況不妙時再出手已經太遲,亦高估了自己出手的效用。我之前都寫過,在這樣完全由選民決定結果的「真初選」,大老們所能造到的影響是有限的。以下列表是今次初選中,各州的投票結果 (各候選人的得票率)在 Iowa 州的首場初選,特朗普得票比預期低只有24%,這令共和黨建制派誤以為特朗普是雷聲大雨點小,總會有其他候選人打敗他的。但在 New Hampshire 的第二場初選,本來被看好的魯比奧在電視辯論中太緊張表現失準,令同是溫和派的卡西奇得利成了第二,特朗普亦未受 Iowa 落敗影響,仍在 New Hampshire 勝出。於是特朗普和卡西奇都有動力繼續選下去。之後特朗普開始贏下越來越多州份,但他的得票率都未過半,這令共和黨建制派以為仍有機會打敗他,於是各類大老口頭攻擊、「換Trump」計劃、甚至配票計劃都冒出來,但都未能阻止特朗普。而且非特朗普陣營仍然有3個候選人,分薄票源。到中段,魯比奧輸掉根據地 Florida,也要退選,卡西奇則保住根據地 Ohio (也是他唯一一場贏到的),堅持不退。全場最難理解的是卡西奇,他根本無望取勝,我相信一定有很多共和黨建制派私下叫他退選,不知他在堅持甚麼,這個堅持亦多少令特朗普漁人得利。當然,我們無法知道卡西奇一早退選的話,他的票是否就會流向同是溫和派的魯比奧,但以特朗普初期只有3至4成支持率看,如果出現一個反特朗普盟主的話,的確是有機會可以擋下他。不過後來特朗普支持度升超過5成,就真的是無計可施了,終於克魯茲和卡西奇都要認輸。以上是用一般流行的「界票論」的分析。亦有分析認為期望反特朗普盟主出現是不切實際,因為今次選舉顯示共和黨員思想太分散,有反建制派的 (特朗普)、保守的 (克魯茲)、溫和的 (魯比奧、卡西奇)、游離的……要統合根本是高難度動作,克魯茲、魯比奧、卡西奇即使三剩一,也不代表能取得另外二人的票。今次選舉是這內部矛盾加劇了,紙包不住火,如果美國是用比例代表制,共和黨早就散了。最後也講講民主黨。老實講,個人認為某程度上桑德斯比特朗普更強,因為特朗普很多州份是在3至4成支持度下贏得,但桑德斯贏的州份都是5成支持度以上的。可是民主黨保有「超級代表」制度,而他們是一面倒支持希拉莉,於是無論桑德斯贏幾多個州,希拉莉都能宣稱「我們依然拋離桑德斯XX票」,令桑德斯一直無法壯大氣勢,處於不利狀態。原文載於作者網誌 選舉 2016美國總統大選 特朗普

詳情

簡談西班牙重新大選

筆者在去年12月西班牙大選後,曾寫過一篇「關於選舉的新聞用字」(*),指當時很多報道以「變天」和「造王者」來形容新晉勢力 Podemos,但考慮到其他政黨的議席和可以組成政府的組合後,我認為 Podemos 的地位其實有些微妙,未必能夠「造王」。果然昨日西班牙國王就宣布沒有人能組成新政府了,預計6月重新大選。為什麼我能夠知道 Podemos 造不到王呢?以上是各黨去年得票、去年議席、最新民調支持度。西班牙國會有350席,要過半即是要175或176席。我們來看看4個主要政黨不同組合的情況:PP + PSOE = 213 數字上可行,但政治上不可行,因兩黨是死對頭PP + Po = 192 數字上可行,但政治上不可行,因Po的主打就是反PPPP + Cs = 163 數字上不可行PSOE + = 159 數字上不可行PSOE + Cs = 130 數字上不可行+ Cs = 109 數字上不可行所以所有只由2個黨合組政府的組合都是不可行。而由3個黨組成政府的組合,因沒有人會肯跟 PP 合作,只有 PSOE + Po + Cs = 199 的組合有那麼一點兒機會成事。可惜在 PSOE 和 Ciudadanos 談好之後,Podemos 卻「反檯」不肯合作,終於流局收場,要重新大選。 上次那篇文章我就寫了「Podemos 支持 PP 可以達到過半,但他的建黨目標就是要踢走 PP,不可能跟 PP 合作,而他跟 PSOE 合作又不夠過半,所以 Podemos 實際上的議價能力是相當微妙的。」但重新大選能改變局面嗎?根據最新民調,各黨支持度跟去年選舉相差無幾,重新大選各黨議席只會跟去年相若,除非各黨改變立場,不然都是組不成政府。唯一有可能扭轉形勢的,是 Podemos 正在跟 United Left 談合組名單參選。如果兩黨合作,一定能取得多於69+2席的成果,因為西班牙的比例代表制是對大黨有些微優勢的 (*),留意PP和PSOE的議席比例高於得票率,所以 Podemos 和 United Left 合作谷高得票率會取得額外的議席。* 雖然香港人常說「比例代表制對小黨有利」,但其實並非絕對,要看選制的細節。以下假設 Podemos 跟 United Left 合作後,分別取得多10席和20席的情況:PP 120 (-3)PSOE 87 (-3)79 (+10)Cs 38 (-2)Others 26PSOE + Po = 166PP 116 (-7)89 (+20)PSOE 83 (-7)Cs 36 (-4)Others 26PSOE + = 173在多10席的情況下,PSOE + Po 仍差10席才過半,但在多20席的情況下,差距縮窄到4席,只要拉攏到任何一個小黨就能成事,Podemos 也會多議席過 PSOE,能在執政聯盟中有主導地位甚至搶做首相。所以 Podemos 有動機搞到談判破局,引發重新大選,事實上 Podemos 亦多次明示想取代 PSOE 成為西班牙最大左派政黨。但關鍵是 Podemos 和 United Left 的合作尚未談完,據報 United Left 領袖已立即坐地起價。而且隨著競選再來,各黨支持度仍可能變動。所以 Podemos 的如意算盤能否打響,還很難說。原文載於作者網誌 選舉 西班牙

詳情

傑出華僑系列

近期在香港政壇竄紅的富商「大劉」劉鑾雄之子劉鳴煒,今早被報章揭發,根據巴拿馬文件,曾以英國護照在英屬處女島註冊開設離岸公司。劉隨即大方承認小時候已入英籍,現時亦沒打算放棄。事件再次引發港人關心,現今香港那批嘴上常說支持中國、反對外國勢力的愛國愛港陣營之中,到底有多少人是持外國護照的華僑?筆者今次就簡短地集合了幾個傑出華僑例子,歡迎大家提供更多。傑出英國華僑:劉皇發人稱「發叔」、「劉皇叔」、「新界王」等的香港新界原居民領袖劉皇發,亦被發現在巴拿馬文件中以英籍註冊離岸公司,網民立即熱議,新界原居民不是老在講他們祖先當年怎麼「反英抗暴」抵擋英國殖民統治的嗎?怎麼當起英國人,效忠英女王了?劉皇發兒子回應指他們擁有中國國籍,報道中的公司資料是未更新。但一來有中國國籍不等於沒有英國國籍,二來未更新即是以前真的有過英國國籍啦?劉鳴煒、劉皇發父子 報稱持英籍傑出英國華僑:周融反佔中運動發言人周融,在佔中期間曾多次批評反對派及年輕人不愛中國,但網民翻查報道揭發他之前曾表示有居英權,如果佔中成功會移民。周隨即改稱自己從沒行使居英權,沒持有過英國護照,將委託律師處理放棄居英權。唯網媒852郵報指,根據英國法律,曾經擁有但放棄英國國籍者,可有一次再申請英國國籍的機會。周融:佔中贏咗我會離港周融:從未擁有英護照周融宣佈放棄居英權傑出澳洲華僑:馬恩國屬於香港親中政黨民建聯的大律師馬恩國,在立法會一次公聽會上跟民主派議員梁國雄爭辯期間,突然自爆「我係澳洲大律師」和「我係澳洲廿年」,開始轉 channel 狂講英文如「I love Australia」,更爆粗罵長毛「you’re not a fxxking Chinese」,令全港嘩然。因爆粗事件,馬恩國其後遭香港大律師公會懲罰停牌一個月。近日馬恩國上電台節目時再次被問究竟是中國人還是澳洲人,馬說是「私人問題」不回答。長毛舌戰山西政協民建聯澳洲大律師馬恩國馬恩國爆粗罰做「釘牌大狀」一月批港獨論 馬恩國拒回應是中國人還是澳洲人傑出美國華僑:陳啟宗以死硬支持梁振英聞名的香港地產商陳啟宗,曾多次發表反美言論,指民主是不理性,會造成財政赤字和經濟衰退,支持香港讓商界壟斷政治的「功能組別」選舉,美國應該學習香港的「典範」。唯多個網站都指出陳本人持美國國籍,其中一名兒子亦現居美國。陳啟宗:西方一人一票民主行不通陳啟宗踩真普選多餘戇居陳啟宗:西方國家未來或仿效港立法制度 港人「身在福中」父子與南加州大學有淵源 陳啟宗細仔做助理教授傑出美國華僑之父:李家傑身兼政協的恆基地產老闆李兆基之子李家傑,上月在北京發言,大肆稱讚中國優於西方,中國傳統文化「德性先於自由」、「義務重於權利」、「和諧高於衝突」等價值觀,較西方價值觀優勝。唯網民想起,未婚的李家傑曾在美國聘用代母誕下三個兒子,不知他是否同意中國一孩政策也優於美國呢?另外根據巴拿馬文件,李氏家族均持英國國籍。李家傑政協發言四叔大喜 長子買卵借肚得三男孫傑出留學生之父:梁振英香港特首梁振英經常在公開場合鼓勵香港年輕人回內地發展,指中國市場是香港的未來,提出多項政策資助兩地學生互相交流和就學,梁多年前亦曾在訪問中說「我絕不會把孩子送去外國,這是一個錯誤的做法」。唯眾所周知,他的三位子女都在英國讀大學,現時亦沒有回內地發展,其中一人留在香港,另外二人分別在瑞典和美國進修,更間接因而引起小風波。梁振英曾說:絕不送孩子去外國揼劉鳴煒4億搞幹細胞 梁振英為仔鋪路不滿梁振英女兒耍特權 空勤員及群眾佔滿香港機場原文載於作者網誌

詳情

選舉抉擇的問題

早幾日整理過,9月立法會選舉,隨時出現「民主派」 (或現在流行叫「非建制派」) 在5個選區合共出成40張名單的局面,但不少人仍然說「揀唔落」。我覺得這個情況很值得探討,為什麼參選的人和團體越來越多,大家還是覺得沒得選呢。有些人說傳統泛民老餅、一些所謂激進派柒,我都同意的。但我們亦要諗,投票係為左咩,選議員係為左咩。是否一個政客老餅和柒就不值得投,一個政客潮爆和型就值得投呢?現在是選議員,不是選韓星wor。我想我們可能要想想對議員有甚麼準則和期望。我起碼想到三點是我投票時會考慮的:一、我喜不喜歡這個候選人個人;二、他就不同議題的立場跟我是否相近;三、我認為他進入議會後會起到甚麼作用。頭兩樣應該很多人都同意,第三項要解釋。為什麼我不是寫「他做到甚麼」而是「起到甚麼作用」?因為某程度上,「做不到甚麼」不代表是「沒有作用」。很多人說泛民議員做不到事。例如之前高鐵,有人說「楊岳橋話爭取關鍵議席入到去咪都係阻唔到」,但楊岳橋講的關鍵議席從來是針對分組點票的情況,高鐵撥款是全體投票,泛民是少人過建制嘛,陳橄欖那些無恥之徒硬要剪布,仲要憑感覺點票,你吹佢唔漲架 wor。或者調轉頭,梁天琦入去係咪就阻到陳橄欖呢?都阻唔到架wor。梁天琦競選時話過要霸佔主席位,當日慢必咪霸左囉,陳橄欖換個會議室開會,吹呀。講到底,在這種扭曲的制度下,評價一個議員,不能單從他是否成功做到某些事來判斷,因為制度注定他們是少數派。對不合理的法案和政策,泛民是沒辦法將之否決,最多都是用拉布煩死政府和親中派。沒辦法,議席多就玩晒,很多地方都是這樣的,民主國家都係架。你看日本,民調都說六七成人反對安保法案,安倍政府採你都傻硬過。舊年意大利搞政改方案,反對派在上議院提出8千條修訂想拉布,屬於執政黨的議長一剪布就剪晒去。法國政府仲惡,舊年無須國會表決,就直接宣布一條放寬工作時間的法案成立。立法機關沒投票就完成立法,咁都得架。不過人家的議會是普選,誰當多數派民眾是有say,政府逆民意下次咪 vote them out 囉。但香港有功能組別,你無法 vote them out,建制派幾乎一定佔議會多數,只有改變制度才能改變這個局面。退而求其次是盡可能增加議席,增加癱瘓議會、減低建制派作惡的能力。所以某程度上我是同意戴耀廷搞雷動計劃的理念,泛民應該爭取一半議席的,但我不認為會搞得成之嘛。某程度上,大家一方面同意議會失效,一方面又要求泛民議員在議會內做到乜做到物,是自相矛盾,不可能的任務。所以我講我考慮「起甚麼作用」。我會將選人入議會視為對該人或團隊的支持,讓他們有份人工逗,有時間金錢繼續推動某些運動和議題。議會內做到甚麼,我不會看得太重,因為他們是少數派,做不到甚麼是正常的。或者,你又可以當選舉是讓人霸住個位不讓建制派多一個議席,也可算一種「作用」。甚至乎你只是期望他們入去搞事,例如打吳那星陳膠波一身,爽呀,某程度上都是一種「作用」。但你旨意他們入到去就可以 vote down 建制派,阻止所有惡法,我敢講你4年後肯定會失望。很多人對議員本人有很高期望,希望有很多很好的候選人揀,我能夠理解。但現實是政治人才不多,在爛橙中選個沒那麼差的,不止香港,在很多民主國家都是。講英國好了。在英國大多數選區,能夠構成實際意義上的選擇的,只有兩三個大黨的候選人,因為其他黨的人幾乎不可能當選。試想想,全英國6千萬人口會只存在兩種立場,全部人都能 fit in 保守黨或工黨或自民黨的政綱嗎?不可能。英國下議院有650席,有可能650個議員都是叻人或好人嗎?不可能。所以英國選民面對的選擇其實很有限,大部分人是從兩個不盡滿意的政黨中選一個,有時甚至懶得理候選人是誰,單看黨就做決定。講了這麼多,都是想大家思考,你投票時是在想甚麼。未必要同意我,但希望大家多想。無論如何不要不投票,不投票不但放棄自己權利,還是讓別人幫你做決定。原文載於作者網誌 2016立法會選舉

詳情

中二病也想組政黨

俗語說「唔怕生壞命最怕改壞名」。前學民思潮召集人黃之鋒等人組織新政黨,宣布了一個不中不英的黨名「Demosistō」,起發網民熱議。據黃等人自己說,這是來自希臘文加拉丁文。這令我想起了動畫「中二病也想談戀愛」開頭說「中二病」的一個病徵是「昨天還只看漫畫的傢伙突然開始看英文原著」。中二病一詞源自日本,並不是真的一種病,而是一種行為和心態,根據台灣網站 komica wiki 的說法,是「在青春期時急於想要表現自己來獲得他人認同的心態。但是心中雖想得到認同,其實又想與眾不同,也就是說,其實是想讓別人覺得自己是比其他人優秀或不同層次的存在。因此,這個時期會出現漫無邊制的妄想、叛逆…」、「模彷動漫畫、耍混混、裝出對某種文化認識很深之類的行為也被歸為中二病」、「一些不必要地用上大量偏門典故的設定和專有名詞的小說,也會被稱為中二病小說」。所以無端端取一個希臘文加拉丁文的名字,完全中晒「中二病」的病徵。中二病本來也沒甚麼大不了,不過私底下,或者在 blog 上玩一玩就算啦。搞政黨和選舉,始終是要面向大多數市民,明明在香港,大家講的是中文和英文,引用個沒有人認識的希臘文加拉丁文的典故做甚麼呢?覺得這樣很型,就是中二病發囉。估計新黨黨部的樣子估計新黨街站的樣子也講講政黨的改名模式,據個人統計,大致可分為以下4類:意念行先類:即在黨名講明理念或意識形態的一類,如共產黨、社會黨、自由黨、保守黨、綠黨等,很多歐洲國家政黨都是走這個路線,比較奇葩的還有荷蘭的「愛護動物黨」(Party for the Animals) 和「50後黨」(50PLUS) (都在國會有議席)。好處是選民容易明白你想做甚麼,壞處是黨名跟實際未必配合,例如葡萄牙的社民黨其實是右派政黨,還有香港叫甚麼民主建港和支持工人的……大包圍類:好像在講理念或意識形態,但其實很「虛」的政黨。例如民主黨,在民主國家大家都支持民主的啦,叫民主黨有甚麼意思?又或者共和黨,在一個共和國叫自己共和黨想怎樣?還有人民黨、公民黨、國民黨、中間黨之類的,都是不太容易明白該黨代表甚麼。本土主義類:在黨名講明代表某地區居民或少數族群利益的政黨,現在世界各地都越來越多,如蘇格蘭民族黨 (Scottish National Party)、魁北克黨 (Bloc Québécois)、加泰羅尼亞共和左翼 (Republican Left of Catalonia)、巴斯克民族黨 (Basque Nationalist Party)、弗拉芒聯盟 (New Flemish Alliance)、芬蘭人黨 (Finns Party)、紐西蘭優先黨 (New Zealand First)……無法分類 / 中二病類:就是看黨名是完全不會知道他們想怎樣的政黨。五星運動 (Movimento 5 Stelle):意大利國會第二大黨。聽到這名字我只想起五星戰隊。我們可以黨 (Podemos):西班牙國會第三大黨。疑似抄奧巴馬的 yes we can。The 政黨 (Die PARTEI):德國政黨,本來是要來搞笑的,政綱包括「當選後一定會違反選舉承諾」、「攻打列支敦士登」、「重建柏林圍牆」,但意外地在歐洲議會選舉中取得議席。最好的黨 (Best Party):冰島政黨,本來是要來搞笑的,但因太多人投「抗議票」以示不滿傳統政黨,此黨的創黨人當選了冰島首都市長。車輛發燒友黨 (Australian Motoring Enthusiast Party):神奇地在上屆澳洲參議院選舉中取得一席的政黨。時代力量:叫自己時代力量其實還蠻中二的。生活黨與山本太郎與伙伴們 (生活の党と山本太郎と仲間たち):xxx與愉快的伙伴們,打 online game 乎?現時在國會共有5席。日本恢復元氣會 (日本を元気にする会):嘩好有正能量呀,主席係李私煙定潮州辣妹?現時在國會共有4席。珍惜日本的心黨 (日本のこころを大切にする党):又玩正能量?現時在國會共有3席。新党友愛:一聽就知是膠人。(已解散)站起來日本黨 (たちあがれ日本):又是正能量?越來越懶得吐槽……(已解散)次世代黨 (次世代の党):雖然叫「次世代」,但當時的黨魁平沼赳夫75歲、黨顧問石原慎太郎82歲、其他一堆幹部也七老八十……(已解散)(原文載於作者網誌,內文圖片取自作者網誌) 香港眾志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