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島網民組成政府不是夢

去年區議會選舉,筆者談過一些外國靠網上經營的政黨的例子,提到冰島有個由網民組成的「海盜黨」在民調中排第一,如果舉行大選,有機會組成政府甚至出任總理。近日因為巴拿馬公司洩密風波,冰島上了國際新聞頭條,該國總理有可能下台並且提早大選。冰島網民組成政府不是夢?先引用回我去年文章的一些內容 http://nonintellect.blogspot.hk/2015/11/blog-post_22.html:「根據冰島的民調,目前該國民望最高的政黨是海盜黨 Pirate Party,有35%的人說會投票給他們。海盜黨?是惡作劇吧?不是。該黨在上屆大選已經以5%票取得國會3席,而3成支持度是所有民調機構近月都一致做到的結果。如果35%能維持至下屆大選 (2017年),他們勢必有份組成下屆政府,甚至有機會由該黨黨員出任冰島總理。所謂海盜黨,是近年歐洲出現的以網民為主的政黨系列,源自瑞典BT網站 Pirate Bay 被告侵權,該國IT界及網民發起一個以改革知識產權法律為目標的政黨,成為瑞典海盜黨,後來其他歐洲國家亦有網民模仿,但暫時只有冰島海盜黨能夠通過選舉擠身國會。冰島海盜黨過去一年不知何解支持度急升,已經連續6個月都是最高民望政黨,連該黨的議員也說不明解。有分析認為跟執政黨接連有醜聞和處事不當、民眾對其他在野黨則缺乏興趣有關,亦有分析認為冰島人口少、互聯網滲透度高、資訊傳播較快,較有利這類型的政黨出現。有興趣可上他們的官網看看,雖然英文資訊不多 http://www.piratar.is/?lang=en/」再講多一些冰島政治的背景吧。該國二戰後獨立至今,政壇主要由 Independence 和 Progressive 兩個偏右政黨把持,70年間超過60年是由兩黨輪流做總理。這情況在金融海嘯後一度改變,當政的兩黨被指搞到國家烏煙瘴氣,在2009年大選中大敗,由左派的 Social Democrat 和 Left-Green 勝出。但新政府上台後因財政壓力推行緊縮政策,民望又逐步下跌,結果2013年選舉中,民眾給 Independence 和 Progressive 再多一次機會,就組成了現屆政府。可惜現屆政府上台後,未有特別好的表現,反而背叛承諾加推緊縮政策,又爆出官員向傳媒洩密的醜聞 (令內政部長辭職) 等等。於是對傳統大黨失望的選民,在去年開始大幅流向支持直接民主和政治透明化的新政黨海盜黨,支持度在兩三個月內由不足10%爆上30%,居高不下至今。所以政府再爆醜聞,還要是總理本人,海盜黨得益的機會相當大。根據海盜黨官網 (http://www.piratar.is/?lang=en/),他們的主要主張是 Direct Democracy、Transparency、Copyright reform,頭兩樣都是受夠了傳統政黨無能和貪腐的民眾所歡迎的。海盜黨本身也奉行民主化和透明化,會定期舉行會員集會討論各種議題,在網上投票決定黨的立場,一切盡量公開進行。該黨也不設黨魁,雖然該黨發言人兼國會議員 Birgitta Jonsdottir 被視為實際上的黨魁。她本身是社運人士和知名網民,及前維基解密成員。好了,根據4月1日一份最新民調,各黨支持度如下:Pirate 36%Independence 23%Progressive 12%Left-Green 11%Social Democrat 10%Bright Future 3%海盜黨仍然排第一,已經持續近一年排第一了,而且這個民調是在巴拿馬公司洩密風波爆發之前做的,有理由相信總理所屬的 Progressive 民望將進一步下跌,海盜黨則上升。但即使總理民望跌至谷底,是否會下台和引發提早大選卻有點難說,因為他所屬的 Progressive 和盟友 Independence 現時在國會有過半議席,他們肯定不會想提早大選,有可能靠議席優勢硬撐。不過大選最遲明年都要舉行,現在撐了明年隨時輸得更慘。至於海盜黨,它除了民主化這些比較「虛」的議題較多意見,在經濟和民生方面未有很明確的立場,長遠來說會變成怎樣還很難說,但至少眼下它的支持度是很高的。即使它稍為回落,例如去到20%左右,因冰島採用比例代表制,它仍會有很大影響力,足以跟左派政黨合組下屆政府。冰島網民組成政府不是夢。最後,新聞說冰島首都有一萬人示威要總理下台。一萬人,聽起來不多,但別忘了冰島人口才三十萬,首都人口十幾萬,所以一萬人示威其實算很多的了。原文載於作者網誌 冰島 海盜黨

詳情

成立「愛國愛黨」是否違憲

(圖片為電視畫面截圖)最近有個我都忘了名字叫甚麼的大學生 (注:不是上圖中人),聲言要成立「香港民族黨」,立即遭到港澳辦、中聯辦、政務司司長、行會成員、人大常委等爭先恐後地出來,指港獨主張是違反基本法的,必須予以譴責。那逆向思維,如果有人說要成立「愛國愛黨」,提出以下同樣是違反基本法的主張,淋病、飯焦、犯婦人等人是否也會出來譴責呢?(注:「愛國愛黨」,就是叫「愛國愛」的政黨,跟泰國有個「泰愛泰黨」是異曲同工)1. 支持盡快落實一國一制,在香港實施社會主義,港人生活方式提早全面融入中國2. 支持河水侵犯井水,在落實一國一制前,中國政府機構來港執法,逐步接管特區政府3. 反對香港實行普選,支持盡快廢除立法會及各級議會4. 反對外國勢力及洋人法官操控香港司法體系,支持盡快以中國司法體系取代香港司法體系,在香港實施中國法律,廢除終審法院,趕走洋人法官5. 支持立即取締所有香港政黨,以後只准有中國共產黨及八大民主黨派6. 支持立即取消特區護照,港人全用中國護照,不容許雙重國籍,港人必須放棄外國護照7. 實施一國一制同時,香港公務員過渡為中國公務員,香港警察變成公安城管8. 實施一國一制同時,中國人民銀行接收香港金管局,港府資產全部歸屬中央9. 支持盡快取消香港在國際組織的中國香港地位10. 支持香港經濟金融體系全速中國化,取消港元,採納人民幣及相關管制措施11. 支持香港教育體系全速中國化,停用粵語及繁體字,除國際學校不可以英語為主要授課語言12. 支持香港醫療體系全速中國化,採納中央部門的醫療檢疫標準13. 支持香港傳媒全速中國化,中宣部來港按中國特色執行保障言論及出版自由14. 全面配合中央打擊貪腐指示,中紀委來港駐港,防範貪腐官員外逃,禁止「裸官」現象,公職人員及其子女禁止長期留在海外,禁止在海外有大量資產15. 大家都是中國人,立即取消香港原居民特權16. 全面準確落實無神論17. 全力支持中華民族偉大復興,實現中國夢,收回多個中國自古以來不可分割的部分,恢復中國真正國土:17A. 支持中央立即以武力實現對台澎金馬、釣魚台列島、南海諸島恢復行使主權17B. 促請中央盡快以武力收回外蒙古、外興安嶺以南、庫頁島、唐努烏梁海、巴爾喀什湖、藏南等地主權17C. 促請中央立即在印度達蘭薩拉執法,消滅藏獨達賴集團17D. 促請中央考慮出兵阿富汗及敘利亞,消滅疆獨熱比亞集團17E. 促請中央立法,保留出兵海外保護首先是中國人的人的權利,以保障新加坡、馬來西亞、美國加州、加拿大、英國倫敦等地炎黃子孫權益原文載於作者網誌

詳情

中間派為何難生存

新東補選,焦點的本土、泛民、建制三方候選人的表現,之前討論過了,今次談談所謂中間派。過去一兩年,香港出現了一些聲音,認為社會撕裂,需要壯大中間派,還搬出「中間選民理論」、「第三條道路」、「沉默大多數」等外國理論,說中間派肯定有市場。但今次補選,自詡中間或獨立的候選人只取得合共13%票,比掟磚的梁天琦的15%還少。今次就談談為何所謂中間派沒有市場。先從理論層面入手。必須說,恐怕這些中間派對外國理論有不少錯誤解讀。中間選民理論,簡單地講,就是要贏得議席和控制議會,至少要有50%的選民支持,所以如果我們將所有選民從最保守到最激進一字排開,正中間的選民 median voter,即有50%人比他保守,又有50%人比他激進的那個選民,是兵家必爭之對象,政黨會為了爭取中間選民而向中間靠攏,因為得不到他支持就不能達到過半。須留意的是,這個理論並不預期會出現一個額頭寫著中間派的政黨。有保守、中間、激進三黨競爭的話,中間派遲早被另外兩黨夾死。事實上,「第三條道路」和「沉默大多數」的提倡者,英國前首相貝理雅和美國前總統尼克遜,分別來自工黨和共和黨,都不是中間派政黨。他們所做的,是將並非中間的政黨向中間靠攏,這正是中間選民理論預期的。相反,被認為是英國中間派的自民黨是長期弱勢,美國更是近乎不存在中間派。所以詭異地,向中間靠攏有用,叫自己中間卻未必有用。香港的自稱中間派表現差,符合國際慣例。同時,即使一些外國政黨被形容為中間派,也不一定他們就站在兩大黨的正中間。例如英國自民黨,在教育和歐盟問題較接近工黨,在商貿和福利方面則較接近保守黨。被視為德國中間派的該國自民黨,支持簡單稅率和福利、同性婚姻等,也不是站在兩大黨基民黨和社民黨的中間。中間派都需要明確立場。如果毫無立場,定位模糊,選民不知道你代表甚麼的話,為什麼要投你?新東補選的自稱中間派,除了不斷說自己是中間,到底有甚麼立場呢?我就不太看到。中間選民亦不一定等於中間派。怎麼說呢?中間選民 median voter 是講中位,有50%人比他保守又有50%人比他激進,不是計平均。如果選民是正常分布,保守和激進平衡地散開,中間選民會在保守和激進的正中間。但假若選民是偏向一方,例如激進選民多於保守選民,中間選民的實際位置會偏激進那邊。將這套分析框架套在香港,將所有政黨和選票從保守到激進一字排開,泛民建制呈六四比,即選票分布是偏向泛民,中間選民其實是投泛民陣營,大概是民協和民主黨附近。需要強調這是計有投票的人。香港投票率很低,政治冷感的人很多。相信大家都認識人總是說討厭政治、政棍冇個好人、投票浪費時間等等,而從投票率看,這些人佔香港人大多數。有人稱他們為沉默大多數,問題不大,但認為沉默大多數就必然會投票給中間派,則很大問題。他們沉默到根本不投票,也討厭政客,很大機會認為自稱中間派的人同樣是政棍,投票給他們同樣是浪費時間。所以自詡中間派者,以為站在泛民建制之間就會得到中間選民支持,或者打著中間派旗號就能有沉默大多數支持,都是不切實際。當然,候選人的質素亦有一定關係。相對的,不論建制派和所謂中間派如何譴責泛民拉布和暴力不得人心,vote them out 云云,今次補選中,周浩鼎加幾個自稱中間派仍只取得47%票,楊岳橋加梁天琦卻是過半票。用回一字排開的分析框架的話,中間選民其實是投了楊岳橋。所以建制經常叫泛民向中間靠攏,某程度上是超現實的,因為建制派從未拿過一半票,即他們從未試過得到中間選民青睞,需要向中間靠攏的明明就是建制派。一班每次選舉都是少票的一方,猛叫多票的一方向中間靠攏,不是很匪夷所思嗎?又例如某保險界議員,明明自己界別只有一百票公司票,卻說直選的泛民議員兩三萬票很少,正是建制超現實言論的代表。他又說相信自己直選會贏硬,只是不想為一味討好大眾,不按良心做事才不直選,教一眾直選的建制議員情何以堪,即是說他們又少票又埋沒良心啦。引用上面民協、民主黨等人是實際選票意義上的中間派的分析的話,也很難怪現在沒有人想當中間派,因為當中間派的下場真的會被夾死。泛民選民認為你不可靠,建制選民不會投你,沉默大多數繼續沉默不投票。然後,你想跟中央溝通,中央卻千方百計整死你,看看馮檢基和何俊仁在區議會選舉甚麼下場就知道了。政改期間,也曾經有很多溫和學者走過出來,提出一些沒有公民提名的方案,但中央眼尾都沒望過他們,於是這些溫和學者都覺得自討沒趣,自動收聲。現在還叫他們多為中間派發聲?既然中央自己親手打死了肯溝通的溫和泛民,向全香港人展示跟中央溝通只會被中央整死,又為何要對中間派衰退和激進派抬頭感到意外呢?原文載於作者網誌,文章已在《am730》刊出 立法會選舉

詳情

換領袖對國家造成破壞?

人大代表譚惠珠認為應該讓梁振英連任 (她沒直接這麼說,但從邏輯上可這樣推論),因為「每5年換一個特首,對香港未必是好事,或會破壞本港發展」(香港01報道)、「每5年換一次是damaging」(明報報道)。幾長時間之內換領袖是有破壞性或建設性呢?筆者讀大學上政治課時未聽聞過,但我姑且列出一些我知道,是很長時間沒有換領袖,和很頻繁地換領袖,的國家例子。按珠姐邏輯,前者應該發展得欣欣向榮,人人爭著移民去,後者則是被徹底破壞,沒有人想住的失敗國家。不知道大家看過以下例子之後,會想住在哪邊呢?很少換領袖的國家:喀麥隆 Cameroon總理/總統 Paul Biya (1975-1982, 1982-)人均GDP 3007 美元 (151位)津巴布韋 Zimbabwe總理/總統 Robert Mugabe (1980-1987, 1987-)人均GDP 2055 美元 (162位)烏干達 Uganda總統 Yoweri Museveni (1986-)人均GDP 1939 美元 (165位)蘇丹 Sudan總統 Omar al-Bashir (1989-)人均GDP 4296 美元 (138位)乍得 Chad總統 Idriss Déby (1990-)人均GDP 2627 美元 (156位)厄立特里亞 Eritrea總統 Isaias Afwerki (1991-)人均GDP 1200 美元 (180位)很頻繁地換領袖的國家:澳洲 Australia過去30年換領袖7次人均GDP 46550 美元 (16位)過去30年總理:Bob Hawke (1983-1991)Paul Keating (1991-1996)John Howard (1996-2007)Kevin Rudd (2007-2010)Julia Gillard (2010-2013)Kevin Rudd (2013)Tony Abbott (2013-2015)Malcolm Turnbull (2015)以色列 Israel過去30年換領袖8次人均GDP 33136 美元 (35位)過去30年總理:Shimon Peres (1984-1986)Yitzhak Shamir (1986-1992)Yitzhak Rabin (1992-1995)Shimon Peres (1995-1996)Benjamin Netanyahu (1996-1999)Ehud Barak (1999-2001)Ariel Sharon (2001-2006)Ehud Olmert (2006-2009)Benjamin Netanyahu (2009-)挪威 Norway過去30年換領袖9次人均GDP 67166 美元 (6位)過去30年首相:Kåre Willoch (1981-1986)Gro Harlem Brundtland (1986-1989)Jan P. Syse (1989-1990)Gro Harlem Brundtland (1990-1996)Thorbjørn Jagland (1996-1997)Kjell Magne Bondevik (1997-2000)Jens Stoltenberg (2000-2001)Kjell Magne Bondevik (2001-2005)Jens Stoltenberg (2005-2013)Erna Solberg (2013-)芬蘭 Finland過去30年換領袖9次人均GDP 40661 美元 (25位)過去30年總理:Kalevi Sorsa (1982-1987)Harri Holkeri (1987-1991)Esko Aho (1991-1995)Paavo Lipponen (1995-2003)Anneli Jäätteenmäki (2003)Matti Vanhanen (2003-2010)Mari Kiviniemi (2010-2011)Jyrki Katainen (2001-2014)Alexander Stubb (2014-2015)Juha Sipilä (2015-)警告:以下兩者是換領袖最頻繁的國家,肯肯定是政治經濟社會被破壞得一片混亂,大家應該避之則吉意大利 Italy過去30年換領袖17次人均GDP 35131 美元 (32位)過去30年總理:Bettino Craxi (1983-1987)Amintore Fanfani (1987)Giovanni Goria (1987-1988)Ciriaco De Mita (1988-1989)Giulio Andreotti (1989-1992)Giuliano Amato (1992-1993)Carlo Azeglio Ciampi (1993-1994)Silvio Berlusconi (1994-1995)Lamberto Dini (1995-1996)Romano Prodi (1996-1998)Massimo D’Alema (1998-2000)Giuliano Amato (2000-2001)Silvio Berlusconi (2001-2006)Romano Prodi (2006-2008)Silvio Berlusconi (2008-2011)Mario Monti (2011-2013)Enrico Letta (2013-2014)Matteo Renzi (2014-)日本 Japan過去30年換領袖18次人均GDP 37519 美元 (28位)過去30年首相:中曽根康弘 (1982-1987)竹下登 (1987-1989)宇野宗佑 (1989)海部俊樹 (1989-1991)宮澤喜一 (1991-1993)細川護熙 (1993-1994)羽田孜 (1994)村山富市 (1994-1996)橋本龍太郎 (1996-1998)小渕恵三 (1998-2000)森喜朗 (2000-2001)小泉純一郎 (2001-2006)安倍晋三 (2006-2007)福田康夫 (2007-2008)麻生太郎 (2008-2009)鳩山由紀夫 (2009-2010)菅直人 (2010-2011)野田佳彦 (2011-2012)安倍晋三 ( 2012-)原文載於作者網誌,資料圖表圖案原作者為Aha-Soft@Noun Project

詳情

新東補選:楊梁雙贏

新界東補選 (2016) 結果:楊岳橋 160880 37.2%周浩鼎 150329 34.8%梁天琦 66524 15.4%方國珊 33424 7.7%黃成智 17295 4.0%劉志成 2271 0.5%梁思豪 1858 0.4%1. 可說是我最期待的畫面,楊岳橋贏周浩鼎,而梁天琦仍有不錯的票數,雙贏。2. 比較選前民調,楊周得票較高,其餘人等較低,可能是民調不準,亦可能是臨尾棄保效應發酵。3. 建制 vs 民主方面,大勢沒怎麼變,周浩鼎取得大部份建制派的票,楊梁亦取得大部份泛民的票,佔領和旺角事件未有令其中一方特別得益。4. 最大的變化是傳統泛民 vs 本土派方面。正如之前所講,今次投得本土派的,未來不太可能再投傳統泛民,所以泛民可說是永久流失了一成幾選票。雖然整體上他們仍保留多數的票,但勢必要調整策略,否則9月時流失更多。本土派得票不俗,未來有各派爭票之可能,亦勢將要協調一番。5. 在蘋果+大物政客 VS 網媒和意見領袖上,從結果上是前者勝,但平衡先天資源則可說是後方勝。未來網上選舉將越來越吃重,特別是在民主派陣營。最後,在民調前瞎猜的 1.本土派1成票左右、不到2成 2. 不太可能有7萬票 都…可說是講中吧?差點忘了所謂中間派,立場新聞那幅「黃成智入場遭職員問:你係邊個?」的圖足以 sum up。另外,為了讓大家比較梁天琦的6.7萬票或15.4%是多少,附上了2012年時的選舉數字:2012新界東結果激進泛民/新進泛民梁國雄 48295 (最高票)陳志全 38042范國威 28621114958 24.7%溫和泛民/傳統泛民張超雄 39650劉慧卿 37039湯家驊 32753黃成智 21118蔡耀昌 10028140588 30.2%不明顯方國珊 24594龐一鳴 6031何民傑 2875陳國強 2327梁安琪 107736904 7.9%建制派田北俊 31106龐愛蘭 23988邱榮光 571760811 13.1%傳統左派葛珮帆 46139陳克勤 40977葉偉明 24458111574 24.0%2012年各黨全港得票民建聯 20.2%公民黨14.1%民主黨 13.7%人民力量 9.7% (當年包黃毓民黃洋達)工聯會 7.1%工黨 6.2%社民連 4.9%新民黨 3.8%2012年各區最低票當選人 (得票率為該選區內的得票率)(新界東) 范國威 28621 6.2%(新界西) 梁志祥 33777 6.8%(九龍東) 謝偉俊 38546 13.5%(九龍西) 梁美芬 34548 14.9%(香港島) 王國興 27336 8.3%原文載於作者網誌 立法會選舉

詳情

英國工黨為何取代自由黨

看到某大師 FB 談英國工黨能在20世紀初取代自由黨,讓英國政壇從「保守+自由」變成「保守+工」的局面,是因為工黨支持者不怕輸,堅持投給自己黨。這當然是原因之一,但根據我的觀察,還有另一些很重要的因素,就是當時政改方案實現普選令工人可以投票,以及自由黨自行分裂。其實去年英國大選很多人講政黨「碎片化」時我都有想過寫這樣一篇文,但太多其他題目出現沒寫到,現在見人提起就寫出來吧。真的是我個人對英國政黨政治的探討,大家不用跟新界東補選聯想太多。以下為20世紀初幾場選舉的工黨和自由黨表現:Lab voteLab seatLib voteLib seatLib voteLib seat190062,69821,527,3231831906321,663292,751,0573971910 Jan505,657402,866,1572741910 Dec371,802422,293,86927219182,245,777571,396,5901271,388,7843619224,076,6651421,355,366532,601,4866219234,267,8311914,129,92215819245,281,6261512,818,7174019298,048,9682875,104,63859在1900年,工黨只取得6萬票和2席 (當然參選的議席也少)。到1906年,得票和議席升至32萬和29席。本來在單議席單票制,這樣的票數是很難贏得議席的,但工黨配票了。跟誰呢?一樣想拉倒保守黨的自由黨。維基:Prior to the 1906 general election, the Labour and Liberal parties negotiated an informal agreement to ensure the anti-Conservative vote was not split between the two parties. The Gladstone–MacDonald pact which was agreed in 1903 meant that in 31 of the 50 seats where Labour Party candidates stood, the Liberal Party did not to put up a candidate. This proved helpful to both parties as 24 of Labour’s 29 elected MPs came from constituencies where the Liberal Party agreed not to contest.配票策略成功,自由黨奪得過半數議席,工黨亦有進帳,雙贏。1910年,因為出現了上議院 (保守黨控制) 否決政府財政預算 (自由黨控制) 的憲制危機,在1月和12月舉行了兩次選舉,作為確認自由黨獲得民意支持的變性公投。兩次選舉均由自由黨勝出,工黨的議席稍為增加,票數方面未有大變。因應一次世界大戰爆發無暇安排選舉,下一場選舉在1918年舉行。工黨的票突然從約40萬票暴增至超過200萬!一個主要原因,是選舉前夕國會通過了第4次政改方案,實現21歲以上男性和30歲以上女性全部有投票權的普選。此前投票權有交稅或資產限制,女性亦沒投票權。這令到大量工人能夠加入投票,對工黨有利。與此同時,自由黨則分裂為二,議席大減。事緣自由黨原本是由 H. H. Asquith (阿斯奎斯) 出任黨魁和首相,但他被指優柔寡斷,領導戰時政府不力,1916年被副手兼戰爭大臣 David Lloyd George (勞合喬治) 逼宮取代,於是自由黨分裂為 Asquith 派和 Lloyd George 派參選, Lloyd George 派得到友好的保守黨配票仍贏到過百席 (當日保守黨支持逼宮),但  Asquith 派就慘敗了。1922年大選,自由黨仍然分裂,雖然票數上升,兩派加起來卻敗給工黨。隨著工黨逐漸被視為是能挑戰保守黨的政黨,得票再倍增至超過400萬票,是工黨首次不論議席還是得票都超越自由黨,成為第二大黨。左至右H. H. Asquith (自由黨)David Lloyd George (自由黨)Arthur Henderson (工黨)Ramsay MacDonald (工黨)儘管自由黨在1923年合一,卻再也沒能再變回第二大黨。1929年是工黨首次成為第一大黨。順帶一提1928年國會再次通過政改方案,將女性投票票降至跟男性看齊的21歲。但工黨要到1945年才首次贏得過半議席。自由黨則越選越衰,從50年代開始長期只有單位數議席,直至80年代工黨溫和派退黨,跟自由黨改組為自民黨,這股第三勢力才稍有起色。綜合對歷屆英國大選的觀察,英國有新政黨能夠崛起,不外乎出於三大原因:一、選民基礎改變;二、原有大黨分裂;三、地區型政黨。所以去年英國大選,我從來沒認為獨立黨能取得議席過,它最多只能「界」走保守黨的票。反而蘇民黨可能循第三大原因取得議席。結果獨立黨取得12.7%票卻只有1席,蘇民黨只有4.7%票卻換來56席,更是第三大黨。這些都是可以用選舉制度因素解讀的。原文載於作者網誌

詳情

也談新界東補選配票

筆者今早上網,見到有文章要解釋為何單議席單票制需要配票,然後就想起以往也經常在網上見人說,比例代表制需要配票,單議席單票制是不需要。只能說香港選舉被扭曲得緊要,連這種事也需要解釋。因為任何政治學書籍都會告訴你,單議席單票制才需要配票,比例代表制是不需要的。在單議席單票制,每個選區只有一個人能當選,一個贏了,其他全輸,勝敗之差較強烈,較有需要集中票源讓某人當選,或不讓某人當選。比例代表制則有多於一人能當選,每人只須一部份的票就能當選無須集中票源,相對的亦較難 vote 人 out。英國就是使用單議席單票制,每次選舉都會有大量關於配票的討論。下面貼出了去年大選時的 「反文立彬配票指南」(daily mail),開版圖則問「你想誰輸」而不是「你想誰贏」,反映很多人配票時的考慮。香港採用比例代表制都需要配票,原因一是香港使用「最大餘額法」而非「最高平均法」,後者計算議席的方程式沒有「浪費票」或「太多票」的問題 (這裡不詳述);二是親中派選舉機器強大,能完美地調配選票和計算議席,很多外國政黨是做不到的;三是香港政黨雖多,但選民都以「親中vs泛民」的整體角度看待,不同政黨但同屬親中派或民主派的候選人被視為同一伙人,令選民可以在同一陣營的候選人之間跳來跳去。先補上這個:2016立法會新界東補選候選人1 劉志成2 黃成智 (新思維)3 周浩鼎 (民建聯)4 梁思豪5 方國珊6 梁天琦 (本土民主前線)7 楊岳橋 (公民黨)之前也有讀者問我應不應該配票。我就不會直接講大家應該支持誰,只能講,堅持理念投某人一票,跟為了勝算考慮投某人一票,都是合理的投票理由。不過也可以提提大家,考慮是否要配票時可以考慮下面幾條問題:1. 從情感出發,你對對方 (如周) 的反感度,是否高於你對最支持的人 (如楊/梁) 的好感度。2. 從理性出發,對方 (如周) 贏所帶來的壞處,是否高於你最支持的人 (如楊/梁) 贏所帶來的好處。3. 那位並非你最支持,但你可能配票的人 (如楊/梁) ,是不是你可以接受的。如果考慮過以上三條問題後,你堅持繼續支持你最支持的人,或者你覺得你可能配票的對象你始終是不喜歡的,那你不需要配票。如果你視不讓對方當選為首要目標,而你覺得你可能配票的對象是你投得落手的,那你可以配票。如果你決定了要配票,接下來就是配給誰的問題,即到底楊或梁打敗周的機會較高的問題。下面是上一屆選舉的結果。就這樣看,其實新界東激進泛民的票相當多,幾乎追上溫和泛民。但本民前的激進,跟激進泛民相比,是不同層次。這些投票給激進泛民的人,有多少是會願意投票給搞武力抗爭、本土主義的本民前呢?我是相當懷疑。激進泛民/新進泛民梁國雄 48295陳志全 38042范國威 28621114958溫和泛民/傳統泛民張超雄 39650劉慧卿 37039湯家驊 32753黃成智 21118蔡耀昌 10028140588不明顯方國珊 24594龐一鳴 6031何民傑 2875陳國強 2327梁安琪 107736904建制派田北俊 31106龐愛蘭 23988邱榮光 571760811傳統左派葛珮帆 46139陳克勤 40977葉偉明 24458111574原文載於作者網誌註:立法會新界東補選候選人包括報稱沒有政治聯繫的劉志成、新思維黃成智、民建聯周浩鼎、獨立的梁思豪、西貢區議員方國珊、本土民主前線梁天琦及公民黨楊岳橋。 立法會選舉

詳情

振英一日不除 香港一日不得安寧

筆者兩日前才寫過「各位未來一年真要戴上安全帶」,本來是講政治形勢,選舉年加上中紀委查香港,肯定是多事之秋,想不到新正頭就突然爆出這麼嚴重的警民衝突。學網民話齋,佔中都沒有警察開槍啦,唉。今次事件的來龍去脈,各方的情報都有點零碎,我還未搞得很清楚,但可以肯定的是,這再次反映現時很多市民對政府不滿爆燈、負信任度,加上很多人已經累積了勇武的經驗,以致一些不是很重大的事情也可以即時引爆警民衝突。我想幾年前,沒有人想過香港會變成這樣。令情況如此急轉直下的,毫無疑問是梁政府的責任。有一次跟網友聊天,他說麥理浩來港十年做到這麼多事很厲害,我說,逆向思維,梁振英上台三年就搞到香港七國咁亂,比麥理浩更厲害。如果在外國,單是佔中就已經有一堆官員要引咎辭職了,但香港不是外國,梁政府不是總結經驗查找不足,反而當自己平亂有功沾沾自喜,繼續與民為敵狂搞鬥爭,任用犯眾憎的吳克儉、李國章、何君堯之流,在議會無視反對將大白象工程霸王硬上弓,銅鑼灣書店事件上亦全無作為,仿佛香港越亂他越能得到中共撐腰。梁政府、中共喉舌、香港親中傳媒,只會一味歸咎外國勢力和泛民操控。那為何外國領事支持袋住先,泛民卻一致否決呢?為何外國領事支持版權條例,泛民卻一起拉布呢?還有,回歸19年了,英國不再管香港了,認為自己是中國人的香港人卻不斷下跌,甚至出現港獨的聲音呢?而且是梁振英上台這幾年才有,董建華曾蔭權時代卻沒有呢?歸咎外國勢力,就是不肯承認是自己的治港策略出錯,不願面對港人離心是自己一手做成的現實。不論是上街行動,還是選舉投票,港人都必須明確表態,告訴中共,有錯就要改。讓梁振英下台,或至少讓他宣布不連任,是改正的第一步。梁振英一日不除,鬥爭型政府一日不結束,市民對政府的信任不可能恢復,香港不得安寧。原文載於作者網誌 旺角衝突

詳情

簡談希爾斯堡慘劇

新聞說,港大校長將日前的學生示威比作「希爾斯堡慘劇」Hillsborough disaster。這是一件怎樣的事件呢?因事件在英國相當出名,網上資料甚多,我去看了一看。希爾斯堡慘劇,是1989年4月15日,發生在錫菲 Sheffield 希爾斯堡球場 Hillsborough Stadium 的人踩人事故,96死逾700傷。事發經過就不詳述了,總之就是大量球迷湧入球場並向前推,令前方看台的人被壓死。當年球場不多座位,站立的人甚多,而且邊邊有欄杆和鐵絲網,令球迷難以逃走。另外,死傷者多為利物浦球迷。事後英國警方及部份傳媒,如英國太陽報 (*跟香港那份無關),都指是球迷的責任,稱很多球迷都不合作,是飲醉酒鬧事,或沒買票都硬要入場,甚至攻擊了警員,試圖將民情引導至認為是跟一般球迷暴動同類的事件。但其後法官 Peter Taylor 獲委任進行調查,報告指責當日警方人流管制失敗,特別是突然打開本應是出口的通道讓大批球迷同時湧入球場,是導致慘劇的主因,沒有證據顯示有大量球迷醉酒鬧事,或沒有買票就入場。 “the main reason for the disaster was the failure of police control.”報告又遺憾警方作供時一味將問題推到球迷上 “It is a matter of regret that at the hearing, and in their submissions, the South Yorkshire Police were not prepared to concede they were in any respect at fault in what occurred.”因應多年來都有死傷者家屬要求當局公開更多政府資料,20年後的2009年,政府再次委任獨立人士調查,結果在2012年公布,同意慘劇主因是警方人流管制失敗,強調沒有球迷要為事件負責 “no Liverpool fans were responsible in any way for the disaster.”是次調查又披露,在上次調查時,大量證人的證言被改成對警方有利 “The findings concluded that 164 witness statements had been altered. Of those statements, 116 were amended to remove or change negative comments about South Yorkshire Police.”事後英國首相卡梅倫、警方、錫菲球會、前太陽報編輯都公開道歉,英國政府亦重啟刑事調查。最新發展,是當局重開死因庭,當日的警方指揮官涉嫌誤殺。維基條目:https://en.wikipedia.org/wiki/Hillsborough_disaster2012年報告出爐後的 BBC 總結:http://www.bbc.com/news/uk-195451262016年1月26日新聞:Coroner tells jurors to consider whether Ch Supt David Duckenfield is responsible for manslaughter by gross negligencehttp://www.theguardian.com/uk-news/2016/jan/25/hillsborough-disaster-coroner-inquest-david-duckenfield將港大學生示威比跟此事相比,是可以比啦,例如同樣是事後有人卸責轉移視線,講「暴民政治」、「食左藥」之類的囉……原文載於作者網誌 港大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