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領展」之中找到快樂?

這幾年,不斷有街坊店倒閉,例如今天的寶熙苑家興超級市場、上水彩園雪糕店。兩次事件均是不獲領展續租,潛台詞是就算租戶願意多付租金,領展亦不會讓他們留下。家興自願加租四成亦不獲續租,上水的霞姨不斷聯絡領展不果,領展對租金隻字不提,只希望趕走霞姐。霞姐連提出自願加租的機會也沒有。領匯的出現,一間又一間街坊熟悉的店鋪「被消失」,這是對市民的祝福還是惡夢?市民又想要這種生活嗎?在香港設有幾家分店的家興超市也許算不上小店,但它提供了一個較便宜的價格,讓街坊去購買生活所需,而寶熙苑家興開業六年,筆者作為區內的居民,知道不少學生、老人家、居民特地走到位置較遠的家興而不去附近的連鎖超市,走遠路的就是因為家興較便宜的價格,減輕了居民生活的負擔;上水彩園邨霞姐自33年前彩園邨落成之時已在此開舖,店名為「雪糕開心地」,不少街坊由細食到大,人情味濃。但直到領匯12年前進駐彩園邨,租金年年增加,更規定霞姐在本年三月底搬走,霞姐未能在今年四月十四日慶祝開業33周年。對於做街坊生意的店來說,加租兩三成已令經令他們難以經營。雖然深水埗明哥不是租用領展的商場,但業主加租兩成半已經令明哥考慮暫停營業餐廳。另一邊廂,面對着領展,家興超市自願加租達四成之多,亦不獲續約。哪究竟領展期望加租幾多成,才會讓這些街坊店留下?還是領展志在大換血,把全部街坊店趕走?在領展官方網站上,它擁有宏大的抱負,想成為世界級的房地產投資及管理機構。不知道他們如何履行下列承諾,與持份者共建關係? 優質服務、物有所值 結伴社區、合作無間 共同創造、持續發展 把街坊店趕走,能令他們達到以上的承諾嗎?在領展的優秀管理下,我們面對住接二連三的街坊店倒閉,照顧我們日常生活所需的店舖、便宜的日用品消失了;在領展的優秀管理下,短至幾年長至幾十年人情味、人與人的連結消失了;在領展的優秀管理下,市民也快樂嗎?面對這個吃人、卻管理着全港150間公屋商場的公司,我們又可以怎做?是否只能無力地在網路上控訴?或是只能替快消失的商戶辦一個歡送會?像TVB般只報導居民快樂地跟店主道別,而不理領展吃人之處?(大家可以比較一下不同傳媒在報導霞姐開心地雪糕一事上面,有甚麼不同)而政府是否應繼續任由市場的自由之手去掌控市民的日常生活?相關報導:2016年4月10日,深水埗友Facebook Page,寶熙苑家興超級市場快將結業2016年03月24日, 壹週,領匯踢走上水33年老店 老闆娘聲淚俱下2016年03月23日 (可供網上免費觀看至2016年04月22日),TVB 東張西望:歷史雪糕店結業,相關短片:03:34-06:55 領展

詳情

環保亦要Marketing

今期潮流興環保,減廢減碳講環保。近年,香港有不少環保產品出現,例如不鏽鋼吸管,更少不了近期受到大嘥鬼、環保局局長黃錦星、歌手謝安琪亦推介的Eco-wrap,連本來不太關注環保的朋友亦可能突然熱切起來。如果你是一個Top Sales,你又會如何推銷這些產品?實際上,這些環保產品的賣點又是甚麼?那麼買了環保產品就盡了人事嗎?購買環保產品是ends還是means?如何推銷(How)? user-friendly:例如吸管不鏽鋼有直有彎,更有專用的清潔掃;Eco-wrap亦針對食物盒佔空間的壞處,強調輕便、易洗,設有硬膠圈的Snack’n’Go Tube亦方便小朋友進食。賣點都是方便,切合不同用家的需要。 個人特色/型格:Eco-wrap的不同的圖款,又或者是台灣的環保布衛生巾,亦有不同的款式選擇,走型格/文青路線。 健康考量:常咬食塑膠吸管對身體不好,那不鏽鋼的便沒問題。為何推銷(WHY)?有人會批評環保產品,一來從外地購入,碳排放高,二來環保產品多舊魚,不用這些額外生產的產品最環保,買只是追潮流,貪新鮮。筆者相信,持有以上看法的必是個盡責,追求徹底環保的朋友。當這些新興的環保產品面世前,資深/徹底的環保人亦已經想盡方法,已經在努力減少日常不必要的即棄膠產品,例如自備食物盒、密實袋等。坦白說,筆者認為環保產品的對象並不是資深/徹底的環保人,而是一群環保經驗是零/尚淺的新人。手法和目的(Means and Ends)環保產品正正針對那群本來對環保不太興趣、怕麻煩、認為事不關己的人─環保產品消除他們心目中做環保便是麻煩、費時的固有定型,亦初步達到了減廢的效果。正因為環保產品的出現,他們買了不鏽鋼飲管,會在餐廳用少一枝吸管;正因為Eco-wrap不像食物盒那樣佔空間,較方便,他們買麪包時會用Eco-wrap而少一個膠袋;正因為朋友們都提及環保產品,他們多了一個想法,認為自己有能力在小事上開始做些環保事來。效果是市民相信自己的親力親為能為環境出一份力,而更願意接受更多、更徹底的環保習慣,只要每人做多一步,積少自然成多。或許我們會認為買環保產品是趕潮流,但從社會學的分析,現代由消費主導的社會亦改變了我們了解自己身份的方式,we are what we buy。英國社會學家Colin Campbell指出we are what we buy這句話並不是指我們在購買產品(例如健康產品/環保產品)時便買了一種身份,I look healthy/green。相反,我們在眾多產品、服務中選擇時,我們會更了解自己的品味、更了解自己。這是跟我們上一代、祖父母那一代不同,他們會以他們的階級、地位、職業、宗教、國藉等,來定義他們自身的身份。(It is not that we “buy” our identity through what we purchase, but that we discover what we are like by exposing ourselves to a wide range of products and services) (參考:http://bit.ly/1VeZ3CE) 若我們指責買環保產品的人是趕潮流而不是真心為環保,我們很難說服他們在生活上做多一步。事實是,我們很難分析人們在購買環保產品的動機。但根據以上社會學的分析,透過人們選擇了購買環保産品後,他們便會了解到自己原來也能在生活上實踐環保,原來自己也可以變成環保小先鋒,亦達到了減廢的效果。同時,環保產品的推出能引起社會討論,讓大家察覺到生活上習以為常的事是有問題,習以為常並不代表正常/應該維持現狀。環保產品的出現令人們反思習以為常的外賣膠袋、膠吸管等,開始意識到這種即棄文化過份講求方便,在不知不覺間破壞環境。意想不到的效果是,環保產品連繫了一群有心人,連結一些新手/有興趣減廢的朋友,例如過一千人的Facebook Group(Eco Wrap環保麵包袋用家開心Share),他們互相分享發揮創意,互相得到回饋和認同,而不是孤身作戰,這更能鞏固他們環保的決心。在這個由社交媒體主導日常交流的時代,網上平台連結了本來不相識但志同道合的環保人士。(當然,這種以志趣連結的功能並不一定要透過環保產品才能建立,Oh yes it’s free那一系列的Facebook group正是跟任何環保產品沒有關係。)當然環保產品亦非萬能藥,例如使用家要付出額外金錢去購買環保産品,在餐廳取的外賣膠飲管是免費,麪包膠袋是免費,甚至普通食物盒亦比Eco-wrap來得便宜;Eco-wrap亦沒有食物盒來得實用,不能裝汁及不能壓。儘管香港正在實施膠袋徵費,港幣五毫的膠袋遠比一個港幣超過六十元的Eco-Wrap來得便宜,額外支出或會減低市民購買環保產品的意欲。所以我們要記住,環保產品只是一個means而非ends,我們的目的不是要所有市民均多買一枝不鏽鋼吸管、多一個Eco-wrap,這定是本末倒置,為買而買。而是作為一個過渡,讓本身不注重環保的朋友開始拒絕即棄產品,而終於目標是減少不必要的消費、以至不必要的生產、不必要地耗用地球物資,多重用置源的資源、多廢物利用,由現時直線式(linear)的生產模式過渡至循環經濟(circular economy)。(延伸閱讀:循環新經濟:消費者即將死亡 2014/12月號 數位時代第247期‍ )重申,我們的目的不是要所有市民均多買一枝不鏽鋼吸管、多一個Eco-wrap,若你一向不用飲管為何要買不鏽鋼吸管?若你已有帶備密實袋外出買麪包,為何又要額外買eco-wrap?要提提的是,若我們繼續不正視過份使用膠袋的問題,將來,我們儘管有錢,買得到多一個環保產品,亦買不到另一個地球給我們生活下去。想讓環保變得入屋、變得容易被人們接受、變成生活習慣,我們除了說教,還要marketing,Hard Sell只會令人敬而遠之。我們不能期望一步登天,要求環保新手一下子徹底地環保,亦不能只顧予以強硬責罰的語氣,反之要讓那群不慣於環保習慣的市民逐步逐步改變日常習慣,讓他們受落,讓社會上有更多環保的人。 環保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