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ere is the blood?

(US Census - Hong Kong Population Pyramid) 睇吓張香港嘅人口年齡分佈圖,我真係唔知點解啲人諗住靠學生捐血可以頂得住樓上班老人家,乜嘢學制都死啦,點解將焦點放喺年青人身上?年青捐血者日漸減少根本係 expected,應該早有準備,而唔係講到啲學生係問題焦點咁。 不如現實啲,紅十字會係咪要研究下點樣提升系統效率,同吸收多啲中年捐血者呢?中心嘅開放時間仲係咪適合今時今日7×24嘅打工仔呢?可唔可以用網上預約、手機提示改善人流峰值問題呢?起碼現時一個現象就係平時中心冷清清,但一見吹雞就爆煲: 面對峰值問題,增加設施應付未必係辦法,因為血液存儲期有限,高峰期收集所得用唔切就要報銷,無助補充低峰期嘅不足,所以就係一個系統效率、而唔係系統容量嘅問題。即係,淨係加捐血中心冇用架喎,要善用今日科技去協調人流、整年均勻去捐血中心先得㗎,依家得個咁嘅懷舊網站,網上預約呢類協調功能就冇㗎啦,睇住捐血紀錄頂住先啦。 除咗系統效率問題,亦可以考慮: (1)縮減下次捐血時限——男性以前係3個月,近年縮到75日,但其實美加都係56日,據研究一般人一個月鬆啲已經回復紅

詳情

陳美齡、Nazi Sympathizers、Swing Kids

陳美齡掌教育局的小風波,有意見認為是一場美麗誤會,相信會不了了之,不過陳老愛国對「支那」一詞的憤慨言論[1],倒令筆者想起二戰前一段歷史。 發動二戰前的德國納粹黨,是一個頗為光芒四射的執政黨,帶領德國由一戰的頹態一躍成為經濟奇蹟,國內國外一時風頭無兩: (Wikipedia:Economy of Nazi Germany - Pre-war economy) 當日,德國國內固然有死心塌地的納粹黨支持者,但其實國外亦有所謂 Nazi Sympathizers、一群被納粹德國經濟奇蹟所迷惑的局外人,對納粹黨有正面評價甚至支持,其中英國貴族就是當時的表表者: /And although few could claim to have been unaware of the official German policy of anti-Semitism after the 1936 Olympics in which Jewish athletes were banned from the German team, many were prepared to turn a blind eye

詳情

資歷從嚴 手續從寬——對IT界選民登記制度檢討之建議

早前廉政公署展開大規模搜捕,拘捕72人,他們涉在去年的立法會IT界(資訊科技界)選舉中種票舞弊。因應相關事件,政制及內地事務局長譚志源表示,有關界別選民登記制度,存在先天問題,已要求內部在他落任前檢討並給予政策建議。對於政府終於認真檢討為人詬病已久的IT界選民登記制度,我們認為是遲來之舉,但我們同時懇請政府應該廣泛諮詢業界,避免重犯過去閉門造車的錯誤。 我們「前線科技人員」由一班關心政事的科技界人員組成,在上年年頭積極協助政府推動IT界的選民登記,把相關資料製作成方便易讀的「懶人包」,從而鼓勵IT界從業員盡公民責任。再者,我們亦積極參與選舉,於早前的選舉委員會界別分組選舉,我們有7名成員參選並全數高票當選,相信我們的聲音在業界有一定代表性。 就譚志源局長所做的選民登記制度檢討,我們希望提出以下建議。 政府下放資歷認證權力 衍生三問題 正如譚志源局長所言,IT界的選民登記制度存在根本的先天問題。跟其他專業界別如醫生、律師、社工等不同,IT界並沒有單一的資格認證機構去核實從業員的資格。政府現行的做法是把資歷認證的權力下放至20多個專業學會,但這個做法卻衍生其他幾個問題: (1)一般IT界的

詳情

前線科技人員:四人面臨DQ是泛民共業

多份媒體昨日報道,因應梁游被褫奪資格與及四名泛民議員面臨資格被司法覆核,政府已經預留3.2億籌備補選。相比2010年五區補選只需1.5億,可見政府已經準備好進行不止九西和新東的補選。 回看頭炮被取消資格的游蕙禎及梁頌恆,泛民不少人和二人劃清界線。現在泛民就積極為姚松炎等四人積極籌款,又有重量級人馬作代表律師。但大家應該反思——六人在宣誓期間的實質行徑,其實有多大程度的分別?民主黨黃碧雲,鄺俊宇,林卓廷,尹兆堅也有加料宣誓,沒被覆核只是因為梁振英沒有選上他們;而選上游梁,有人估計因為游蕙禎於鄭永健賄選案中拍枱堅持報警,《明報》其後揭發鄭永健背後千絲萬柳的人脈關係,甚至涉及張曉明和梁振英,有人要作出報復。[1][2] 當梁君彥決定可安排議員再次宣誓,政府進行司法覆核要求禁止梁游宣誓,甚或其後再嘗試司法覆核四名泛民議員的資格,不也是同樣毀壞三權分立嗎?本質有何分別? 有人說游梁辱華,但細閱之下,「Re-fxxing of 支那」是針對中國共產黨,叫他們「Fxxk Off」,游蕙禎事後有再提及這點。支聯會大叫結束一黨專政,司徒華說2022年中共倒台,其實也不過是叫中共「Fxxk Off」,只是

詳情

特首選舉的怪誕經濟學

近來坊間某些民意領袖提出一種言論,指假若當年 831 方案能夠袋住先,今日全香港市民就有機會從曾俊華和林鄭月娥兩者之間選擇下任特首。事實上,這個組合在 831 方案不可能出現,因為這種說法完全無視 831 方案本身的缺失。筆者可以斷言,假如當年 831方案獲得通過,今天曾俊華和林鄭月娥都未能在提名委員會階段出閘。 此話何解?首先要跟大家重溫一下,831 方案有三個重要部分:第一,每名選委可以選擇二至三人;第二,投票以暗票進行;第三,出閘者需得到 601 票以上。 這個制度建基於一個良好願望,就是選委會選擇心目中最偏愛或民望最高的二至三人,讓這些候選人出閘,最終讓全香港選民一齊投票選出特首。可惜的是,這個理想實際上只是一個帶點幼稚的妄想(用英文 wishful thinking 的意思更準確) ,因為這個想法完全忽視了人性及投票時的博弈心態。 知名經濟學者史蒂芬列維特(Steven Levitt)在其暢銷著作《怪誕經濟學》(Freakonomics)便以芝加哥教師在考試做假及日本相撲手在比賽中讓賽等作為例子,指出誘因(incentive)如何能夠影響人類作出貌似非理性的選擇。831 方案

詳情

建制派律師有否珍惜自己專業?

網民要求大律師公會、律師會,對建制派律師梁美芬、容海恩及何君堯作出處分,梁美芬回應立場新聞,指有關行徑剝奪其作為立法會議員的表達及言論自由,但隻字不提其作為律師,或城大法律教授應有之份。聲明不但沒有表明不認同「X你老母」,就連客套聲稱尊重法治的句子也欠奉。 聯署信內容提及三人行徑或構成妨礙司法公正、侮辱法治,甚或藐視法庭,並提到馬恩國年前被大律師公會停牌,其具爭議發言並非以大律師身份發表,所以三人即使戴上立法會議員的帽子,也不代表其專業責任得以豁免。 提出有關集會觸犯法例論點的,除了有關信件外,還包括時事評論員黃世澤。他提及的條例中,上述三名立法會議員是否觸犯而可能有爭議的,包括《公安條例》第7條及第18條。連同聯署信提及妨礙司法公正、藐視法庭,是次集會極具爭議。梁美芬、容海恩及何君堯都理應避嫌,但結果他們大方出席,而且於參加者「X你老母」時未有阻止。梁美芬回應時也迴避信中法律觀點,就算不是侮辱法治,也明顯未有重視法治,未有珍惜自己的專業。 也許有人提出,既然他們並非履行律師職務,那麼他們也是人,為甚麼不能表達自己意見?那麼曾蔭權商討深圳東海花園租約時也並非履行特首職務,為何法庭判他公

詳情

PopVote 安全問題未解決 再發現新問題

除了早前被發現的嚴重的保安問題和資料外洩風險 [1] 外,前線科技人員的團隊經過調查,昨日再發現 PopVote 系統存在其他的保安和設計漏洞,已即時通知 PopVote 普及投票及負責系統技術的 Civic Data 公民數據的負責人,該漏洞增加資料外洩的機會和影響投票可信性。 登入憑證外洩風險 PopVote 把用戶的 Telegram 登入憑證(Session Authentication Key)存放在瀏覽器的本地儲存(localStorage)內,即使關閉瀏覽器或重新啓動電腦,該登入憑證不會被清除而且繼續有效。該瀏覽器的任何使用者,例如公共圖書館或學校的公用電腦的其他用戶,可以取得這個憑證,登入該用戶的 Telegram 戶口,存取該用戶的所有通話記錄及收發新訊息。 該系統在2月8日的更新中修正了投票程序完成後未有登出 Telegram 的問題。這個修正本應能減低上述漏洞的影響,可是我們發現這個修正未有妥善處理用戶未完成投票程序時的情況。如果用戶沒有完成投票程序,就算關閉瀏覽器,重開後仍然保持登入。故此,用戶仍然可以因為這個漏洞而被竊取 Telegram 戶口。 投票結果可信

詳情

WE CONNECT 的虛偽

在港台議事論事的訪問中,聽到林鄭月娥前司長提到自己在過去十多年,都會透過親看每一封市民的來信和電郵去了解民情。可是我在 2015 年 10 月[1],因聽到前司長講市民要求官員(公僕)飲鉛水是羞辱時,特意寫了一封公開信給前司長,解釋市民活在鉛霾下的苦況,以及德國及美國官方化學物質監察機關有多關注鉛所造成的傷害(特別是嬰幼兒),卻只收到助理的回覆:「會將信交給相關部門」。之後,同一位助理再回覆,通知我去細閲水務署所成立「調查食水含鉛量超標專責小組」的報告[4],似乎想藉此了結事件。最可笑是公開信已經講到專責小組報告中的漏洞(在鉛水邨屋民住所找到與建築合約不相符及含鉛量超標的水龍頭),是水務署現行制度中的問題。到底前司長的閲讀能力是否有問題,還是親自閲讀市民來信是謊話?就囑咐助理用官腔回覆,hea我這個卑微的小市民? 早前,前司長又説基於同理心(強調並非選舉工程),在傳媒鏡頭前,送了五百元給一名被逼由中國來港行乞的老婆婆,可是為什麼十多條鉛水邨居民、血鉛超標兒童、孕婦及學習遲緩兒童,卻完全得不到前司長的同理心和援助?只得到前司長膽自大的羞辱? 當鉛水聆訊報告[5]出了之後,儘管報告已指出水

詳情

如何 Hack 特首選沙蟹局

現時特首參選人腳稍為明朗,可作一初步分析,試看在中聯辦牢牢控制之下,民主派選委可以如何動作。留意以現時選票結構,民主派 300+ 票可說毫無話事權,但亦不可放棄,因為還是可以側線部署對香港民主進程最有利的陣勢,而民主派切忌投白票,因為胡官有其作用,也是不可放棄。 選票結構 特首選委所謂 1200 票,其實只是大致分成三組如下圖: (最低當選票數要求: 601) 民主派的 300+ 票為一組,建制派尚有少許思考能力的半活派為另一組,而最大票數、只聽命於中央的殭屍派為最後一組。一般估算殭屍派有 450~500 票,減除民主派的 300+ 票,半活派便大致有 400 票。民主派的票相信在薯片與胡官之間飄移,而半活派則在林鄭與薯片之間飄移,這些數據無法精確,所以只作五五分帳、及以百為單位整數處理,得出上圖。 (有)一人(的)一票(=500) 其實操生死籌的仍是中央,最後誰當特首,殭屍派票投那一位便是,假設中央屬意薯片的話,民主派的 300 票其實全投胡官或白票亦不會影響薯片的當選機會,「一人一票選特首」,可謂一針見血。 假設中央屬意林鄭的話,這個估算便與 HK01 早前提及中聯辦的目標相若(林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