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四的情結,我城的共業

六四將至,有很多學生會領袖挑支聯會的機,惹來不少批評。這些學生領袖,從雨傘運動走過來,很關心政治,很有對抗強權的意識和熱情。他們當得上大學生,思辨能力理應也不弱,但面對質疑,他們訴諸受壓迫者的情感居多,以理服人的批判力,反而不多見。.他們鄙夷支聯會,也鄙夷悼念六四的行為。這實在有點奇怪。在一個進步社會,哀憐苦主或悼念遇難者的行為,絕少受人怪責和詆譭。同理心是大家看重的價值。所以,今年出現集體踐踏六四悼念活動的聲音,這個現象很不尋常,我覺得有必要探討一下。.| 否定身份認同,也不應否定他人對生命價值和個人尊嚴的重視.否定悼念六四的意義,其實在否定悼念者對中國人的身分認同。經過八三一後,不少年輕人對中共橫蠻無理、完全不尊重港人意願的行為深痛惡絕,產生一種和中國切斷任何關係的強烈心理訴求。他們深深覺得,香港和中國是兩個完全獨立的政治實體,開始用「他國」來形容中國。中國人的苦難是別國的事,與香港無關,偏偏 支聯會乃非建制派內愛國者的代表,六四燭光晚會經年累月高呼血濃於水,堅決和受打壓的中國同胞站在一起,對抗暴政。.對於尋求獨立自主的人,支聯會的作為,是強加愛國情感於其身上。他們相信,一天不切斷這種香港人和中國的情感連繫,一天也無法確立自身的主體性和獨立性,窒礙對抗力量結聚。矛頭無法一致向外,將更難擺脫中共的魔掌。.在這種決絕地與中國切割的心理驅使下,坊間出現很多攻擊支聯會的過火言論。認同支聯會的人,或有參加燭光晚會的群眾,他們那種念念不忘的情感和向中國政府鍥而不捨的道德控訴,同樣遭否定。很多人參加晚會,是出於對生命價值和個人尊嚴的重視,但一旦晚會被視為和國族身分扯上關係,這樣的道德情感,對那些希望 決絕地與中國切割的人來講,馬上就變得次要。.|過去的香港,是不會沈溺於族群政治和批鬥風潮.於是,為了和中國決絕地切割,詆譭別人的說話,上綱上線的指摘,亂扣帽子的伎倆都不是問題,在互聯上隨處可見。為了使香港擺脫中國,他們連基本道義問題,也隨時可以放棄,是非黑白取決於立場和身分身世。在這樣的氣氛之下,理性討論越來越艱難,越來越吃力,這才是我最感憂慮的地方。我彷彿身處於一個陌生的地 方,過住的香港,是不會沈溺於族群政治和批鬥風潮當中的。.我們憎惡極權的中共,但很多人受其長期壓迫,不知不覺間,變得和對方面目相似。我不是要怪責他們。這些人熱愛香港,他們見所有爭取民主的手段皆無效,便將精神上的出路置於爭取獨立自主的未來。全面破舊立新,無可避免,只是這樣做,必須夠決絕,事事推向極端,製造敵我矛盾和尖銳對立,激發促進改朝換代的力 量。.|別再植入和中國憤青一樣的鬥爭思維.中共五毛的思維正是出於同一套政治鬥爭邏輯,只是中共用於轉移人民視線,將不滿政權之火導向針對外敵。爭取完全擺脫中共的人,在推動他們的政治議程時,用上同一套邏輯,於是弔詭地植入和中國憤青一樣的鬥爭思維,做著相同的事,縱然目標是挑戰而非維護政權。.香港人過去最引以自豪者,就是不會像中國憤青那樣甚麼事都搬民族矛盾出來。香港人自問文明進步,最抗拒別人被政治激情衝昏頭腦,以致對事實的判斷時有偏差及扭曲。基於政治鬥爭的需要,要追求和前輩不一樣的理想,這些年輕的大學生,便要連香港人的自我形象與期許都來一次翻天覆地的大革新。當下最有政治能量的 群體,都全情投入這場鬥爭中,在寧為玉碎不作瓦全的思想和心理狀態下,任何不中聽的話,就算再有道理,亦不會聽得入耳。講道理,在這年頭,特別吃力不討 好。.|可是,拋棄掉理性與道理,把自己變成敵人的鏡像,用政治鬥爭的邏輯把前輩的理想破壞踐踏,這樣真的令香港的抗爭形勢有所改進嗎?.早前《大學線》的調查就發現,九成大學生不願意為爭取民主而犧牲前途,這反映網上聲勢雖強大,但付諸武力抗爭者的人數相當有限。於是,爭取獨立自主的政治鬥爭,對付非建制陣營的「自己人」遊刃有餘,面對有國家機器為後盾的管治集團時,卻可能無法兌現勇武抗爭的承諾。到頭來只是把支聯會這些中共的眼中釘打 殘,卻無法對執政集團構成真正威脅。.事情是否會這樣,還有變數,但在公民社會中,結果真理似乎越辯越難明。我沒有方法令情況在可見的將來有明顯改善。這是香港人的共業。但我相信,以講道理的方式和自己意見不合者討論下去是必要的。假如我們不堅持,不再相信理性的力量,那麼,香港的核心價值將逐步瓦解,這又豈是香港人之福呢?原文載於作者Facebook 六四

詳情

但有一個夢不會死記着吧

今天開始一連三天,我與同行者為六四默站,在地鐵集體看八九年六月初的報紙。這是兩年前學聯的行動,我覺得很有意思,所以今天重做,希望大家看見當年今日的報紙,也記起當年今日的想法。原以為喚起途人感想的活動,豈知最百感交集的卻是自己!這麼多年來很少機會重看當年的報紙,看著眼前文匯大公等「中共軍事鎮壓、北京死傷三千」「楊尚昆處死拒屠城軍官」的標題,「眼中流涙、心中流血」的社論,令人沉痛的血腥圖片,腦中不期然響起血染的風釆的樂曲,自己墮入一片沉重。在悶熱的車站內,身上不斷流汗,眼前一片血腥,心中淚流不止,而思緒則飄回了八九年的當日。可能我時間觀念不夠好,怎麼廿七年前的事會這樣歷歷在目,仿如昨日?這段歷史血案冤情不超雪,我們如何能忘記?或者可以說行動十分成功,很多途人經過都有跓足細看。「哦,六四!」「辛苦哂!」「維園見!」不少途人為我們打氣,甚至停下來逐張報紙拍照。本來應該廿分鐘小休一陣的行動,結果因好奇的途人很多,自己不捨得停下來,辛苦了各同行者跟我一起連續默站個多小時。只願香港人不要忘記了當日的這份良心。原文載於小麗民主教室facebook專頁 六四

詳情

把抗爭融入生活的自強運動

張德江擺出唯我獨尊的姿態,到香港展示中國主權。泛民作為異議者,難得有機會和中共高層會面,直接向他告梁振英的狀,並要求重啟政改,香港人在京官心目中的分量和地位似乎有所提升。但事實上,中共並無讓港人真正當家作主的意思,和泛民會面只是把他們當成政治花瓶,讓專制的統治者有機會表演假開放,籠絡人心。抗爭中體現自決精神和爭取的勇氣社會民主連線、香港眾志 Demosistō、小麗民主教室及一些民間團體,組織及發起連串行動,衝擊張德江的隊伍,便是要突破由中方設定的統戰框框和遊戲規則,體現市民對中國強權壓境的不滿,用打遊擊戰的方式宣示香港人的抗爭意志和主體性。這些行動秉持的是非暴力抗爭原則,並非以製造死傷為威嚇手段。純粹比拼武力,普通人無法及得上國家機器的強大,並無勝算,但向當權者施壓,或製造更多和對方談判的籌碼,非暴力抗爭依然派得上用場。暴露當權者的虛怯基於同樣原理,我一直強調自強運動的重要性。無疑,抗爭者的行動無法對統治者的強權造成重大震撼,但政府面對區區三數十人的挑戰,居然出動如此龐大的警力,並粗暴干擾香港社會的正常秩序,他們所顯現的並不是自己的強大,而是缺乏接近群眾的勇氣和信心。沒有抗爭,就不會迫使當權者暴露自己的虛怯。然而,無論是埋身肉搏的衝撞,抑或在張德江所到之處掛巨型抗議橫額,目的也不止於落中國領導人的面,令當權者不快,警惕他們要好自為之。將不滿化為行動,說得出便要做得到自決派的抗爭行動,同時是一種播種的工作,使得平時對中國政府諸多不滿,但限於用嘴巴或鍵盤罵兩句的人,開始反省自己是否可以走前多一步。只有當越來越多人的抗爭意識被喚起,每個人都願意用自己承擔得起的方式挑戰強權--與其空說有多勇敢多激進,到頭來沒勇氣付諸實踐,倒不如誠實點,要求自己、要求別人投入抗爭時,敢於面對自己的限制,不要開空頭支票,起碼說得出做得到--這股力量集合起來,才會對當權者構成真正的壓力。自強運動,就是要不斷感召和啟發更多人加入我們,一起同行,一起對抗社會的不公。原文載於作者Facebook 自決 張德江

詳情

領展致富之道:打中產荷包,犧牲基層市民

領展的小租戶被瘋狂加租,被拒續約;屋村居民被迫捱貴餸,無法再光顧幫襯了幾十年的小鋪;連鎖店泛濫成災,徹底摧毀社區的特色和人情味,搞到天怒民怨。領展行政總裁王國龍不敢直接面對居民的控訴,選擇上TVB的節目做公關騷。他替領展諸多惡行辯護,內容失實兼充滿誤導,現在讓我逐一點破!(一)臨近選舉,政客為造勢才攻擊領展?王國龍認為,臨近選舉才特別多政黨向領展示威抗議。這個講法顯然刻意誤導公眾。須知道反對領匯(領展前身)的聲音這十多年來從未間斷過,在王國龍掌權後,小租戶和屋民的不滿情緒更進一步加劇,負面新聞無日無之,有數不清的苦主半生的心血遭領展一下子摧毀,失去生計,同時失去精神寄託,所受的傷害難以估計。王國龍明言無法滿足一批反對領展的死硬派,並暗示社會輿論為政客所利用,乃毋視廣大苦主的慘況,意圖將香港市民的控訴抹黑為少數人無理的執著或別有用心的攻擊。(二)消費者及商戶好滿意領展表現?節目中,王國龍不止一次強調,過去一年曾和不同政黨見面九十多次,收過多於六百封投訴信,以顯示領展領導層樂於與居民溝通。但正如市民向政府官員投訴,所要求的並不是形式化的接見和收信一樣,真正有誠意的交流是用心聆聽,還有更重要者,是正面回應對方質詢。觀乎王國龍在螢光幕前,尚且千方百計避重就輕--當主持問到抗爭者行動日趨激烈是否因領展管理下問題嚴重了,他表示不同意,並訴諸領展做的調查數據,證明他們幫到社區,消費者和商戶皆滿意--可以想像在閉門會面時,他們有多認真看待苦主的意見。須知道大家質疑得最多者,正是領展以大集團和連鎖店的利益為先,所謂商戶滿意領展的表現,這些商戶當中,有幾多是小本經營者,又有幾多經營者服務社區超過十年,方為問題重心所在。王國龍沒透露這些重要數據,卻口口聲聲說自己重視基於事實的分析,顯然他重視的只是有利於領展的「事實」,否則,怨氣為何不減反增呢?(三)領展商場物價高,唔關領展事?王國龍在節目中回應批評時,聲稱全港物價也上升,不獨領展街市的貨品,並把貨品價格昂貴歸咎於過去一段時間人民幣高企。這是一種轉移視線的詭辯。報章經常報道領展商戶動輒被加租二、三十個巴仙,幅度驚人,羊毛出在羊身上,租戶把昂貴租金轉嫁給居民,方為領展街市商品價格遠超食環署街市的主因。領展賺大錢,根本來自對公屋居民的壓榨,然後再將自己賺大錢的客觀事實,作為領展經營有道和受顧客愛戴的有力證明,這種害你一次不夠,還要在你傷口撒鹽的劣行,比發死人財的無良商人更可惡。(四)以服務消費者之名打中產荷包,犧牲基層市民王國龍表示,「令商戶的生意額做大很多,自然對利潤要求降低,價格就會降低。不要將我們的物業當成孤島劃一個很小的圈,限制租戶可以經營,可以服務的市民範圍。」他的說法其實間接說明他把原本服務基層的商場和街市,改為服務屋邨以外更具消費能力的中產客。領展不斷加租,盈利和股價俱升,是因為持續引入中高檔次的商店;價格高昂而不愁客路,是因為專攻另一批服務對象;所謂領展場的選擇更多,自然也是因為增添了很多原來居民不需要或負擔不起的貨色。換言之,領展賺大錢的法門,並非甚麼商業奇才的點金術,只是棄公益,用賺到盡的原則營運原來的公共資產,不理低收入階層死活,以服務「消費者」之名打中產的荷包,犧牲基層市民的福祉。賺完陰質錢之後,嘔番少少出來,塞住人地把口,頂多是塗脂抹粉的形象工程,並不算履行社會責任。履行社會責任,體現在營運時有否足夠照顧主要的、並處於弱勢的持分者,有否基於賺錢便罔顧普羅大眾(甚或下一代)的基本權益,有否對人、對社會環境、對文化造成原本可避免的傷害。王國龍口口聲聲重視社會責任,但他顯然講一套做一套。原文載於作者facebook專頁 領展

詳情

五一勞動節:撐工友,也是撐自己

今天是五一勞動節,勞動節本來是感謝勞工對社會和經濟作出貢獻的節日。在香港,這卻是一個值得我們去反思的日子,因為在我們念念不忘經濟發展的同時,卻往往忽視了這群推動香港經濟發展最具貢獻的打工階層。香港打工仔最慘香港打工仔的待遇比大部份資本主義國家的勞工更差,因為幾乎沒有任何一個資本主義國家像香港一樣,那麼赤祼祼地體現官商勾結,那麼把剝削的本質呈現得淋漓盡致。其他國家的資本主義制度固然有所不堪,卻尚有較為完善的福利國家制度去填補。透過較高的稅收去令勞工階層能生活得更有尊嚴,透過工會的力量令工人面對資本時不至於勢孤力弱,透過完善的失業救濟使工人不需時刻為保住飯碗而變成低三下四,透過全民性的退休保障和養老福利令工人階級不用顧慮養老問題。他們得到了甚麼回報?香港勞工推動了工業發展最輝煌的時期,他們不但沒有享受到應得到勞動成果,而且更在經濟轉型時期被棄如敝屣。在知識型經濟下,他們承接了社會上最體力勞動、最厭惡性的分工,卻得到最少的回報,過著最受壓逼的生活。在「獅子山精神」的謊言下,香港的勞工過著最沒有尊嚴的生活。長時間的工作令工人失去了與家人相聚的時間,從僱主手上取得的微薄工資奉獻了大部份給地主,然後生活在難以容忍的蝸居內。香港打工仔用自己的勞動力養肥了權貴,官商間卻合作無間,對香港大數人盡情榨取,對高地價和壟斷性的房屋供應置諸不理,在標準工時的討論上處處傾向僱主,堅持維護資本家利益而不推行全民退休保障。馬克思曾經說過:「勞動為富人生產了奇跡般的東西,但是為工人生產了赤貧。勞動創造了宮殿,但是給工人創造了貧民窟。勞動創造了美,但是使工人變成畸形」。在香港,普通打工仔為社會帶來了繁華盛世,卻為自己帶來了朝不保夕,居無定所。試問,我們甘心這種對工人的剝削,對我們尊嚴的打壓繼續下去麼?我們甘心自己的社會繼續沉淪下去麼?撐工友,也是撐自己,希望廣大市民能夠一起爭取標準工時立法,最低工資上調,落實全民退休保障,對抗外判零散工制度,重奪香港人的生活尊嚴!【碼頭工友告訴我,那些關於尊嚴的故事|劉小麗】http://wp.me/p2VwFC-hB4【五一勞動節,揭穿工聯會遊行|片一】 bit.ly/1Tdk3Dk【五一勞動節,揭穿工聯會遊行|片二】 bit.ly/1NLCeDK‪#‎五一‬ ‪#‎勞動節‬ ‪#‎撐工友‬ ‪#‎撐自己‬Photo credit: 記者 Daniel Wan@SocREC 社會記錄頻道 工人

詳情

碼頭工友告訴我,那些關於尊嚴的故事

今天趁著五一勞動節,我與一群青年人到工聯會的遊行隊伍,望向參與遊行的工人長者揭穿工聯會的真面目。他們於深水埗區議會投票反對全民退休保障、立法會於標準工時立法時拉隊離場、男士七天侍產假投反對票。我發覺參與遊行的長者們,對於工聯會種種出賣工人利益的不義之舉似乎毫不知情,真心誠意地喊着口號,希望標準工時可以立法。看着這些畫面一幕一幕經過,我覺得十分可悲,不能任由欺騙繼續。猶記得三年前當我參與碼頭工潮,到碼頭跟工友做訪問時,發覺自從金融風暴後,香港工人所面對的處境越來越艱難。每次經濟危機,僱主都會要求工人跟他們一起共渡時艱,實行裁員、減薪、以至外判。但當經濟復蘇後,資方卻從沒把工友付出的、應得的歸還他們,工資鮮有提升。這十多年來基層市民的生活條件,就是因此日益惡化。當時許多工友會被要求連續工作72小時,工作環境非常惡劣,完全是收買人命。更傷感的是,工友為了養活妻兒唯有捱盡苛克條件,但過長的工時卻令他們無法陪伴家人,甚至失去家人。當日我訪問的工友中,不少都是剛離婚或正辦離婚的,報章亦有報導,有工友的女兒因太少見爸爸,連他的樣子也不認得,把他喊作叔叔。這場工潮對我的影響很深。在這之前,我並不知道本地工人的水深火熱原來到此程度,在這者號稱第三大金融中心的繁榮都市中,工人賣命的工資竟如此低、工作條件這樣差,直如第三世界地區,多麼荒謬!多麼令人憤怒!其後翻查資料,我發覺原來香港的堅尼系數,沒有隨着我們的經濟增長而減低。相反,我們社會越富有,堅尼系數卻有增無減,至今已達0.537,全球排第12位,只比第三世界落後地區稍好。我們的工時,更是全球最高,竟然比第三世界地區以極端剝削見稱的孟買還高!這堆荒謬的數字告訴我們,社會竟然已墮落到這種「朱門酒肉臭、路有凍死骨」的失去人性的地步,試問受過社會學薰陶又或稍有社會理念者,誰還能保持漠然?作為香港人,必須挺身而出,為工人爭取權益,只有當基層權益得到保障,社廣大市民的福祉與尊嚴才能一步一步伸張。這兩年來有關大白象基建的抗爭,對於民主運動的投入,在我心裏的最大執著,也就是希望改善香港人的生活條件,重伸我們的尊嚴。而這些東西在回歸後的十多年中,就是如彭定康所說,是由我們的管治班子及保皇黨急不及待地一手出賣的!今天這班出賣港人利益的奴才,竟然還可以厚顔無恥地打著爭取工人權益的旗幟站出來,你說多麼可恥!我懇請大家下午一起走出來遊行,揭穿工聯會的假面目,真正為工人發聲,捍衛香港人的尊嚴!香港人已是不能退縮,也實在退無可退!原文載於作者facebook 工人 工運

詳情

自決論與世代交替的需要

香港眾志打著香港自決的旗幟成立,見證新一代組織政黨去舊換新,是傘後時代的必然。但重要的不是人的新舊,而是所提倡路線的新舊。傳統的泛民主派本來就只是小鬥大幫忙的口頭反對派,在港英護蔭下乘八九民主思潮而起,政治路線上以民主回歸論為主軸,經濟上則是與政權調子一致的放任自由市場派。在那些年,這是非政治化的中產論述的反映。這一切在一個風平浪靜,經濟蓬勃發展的年代,還勉強可以過得去。但面對二○○三年後中共以中聯辦建立第二管治核心,操縱各層社會組織,以及政府又在經濟上進行「中國依賴化」之後,這條「只傾不砌」的傳統泛民路線漸見無力回應時局,早早應該交替。領匯、高鐵、政改都是其敗筆之作。後來,大概於反高鐵前後數年崛起的社民連、人民力量等激進民主派,則與當時冒起的激進青年社運路線互相呼應,形成「議會內外抗爭」的理論,開始取代上一保守政治世代的「只傾不砌」路線。這當然又反映香港已變得更為不平等,因而產生更大的反抗力量。「沒有抗爭、哪有改變」成為青年的時代精神,有著推動時代進步的政治意義。然而,雨傘運動一役,反映香港的民主運動在整體政治力量上、社會凝聚力上、動員力量上、思想武裝的層次上,亦即根本在總體力量上,仍未足以撼動中共專權。因此,傘後的新時代亦有相應的新形勢及新方向。在批判地承繼過去的政治基礎上,再思考出路,建立新的政治範式實屬這個時代需要。雨傘時代後,我們要的是有尊嚴地站起來,重掌香港的命運,這就是所謂自決之意。香港的命運將是甚麼?是依賴中國?依賴財團?依賴精英?是貧富懸殊?絕不是。我們從《基本法》的政制框架跳出去,也從舊時代的「打份工啫」、「只傾唔砌」、「和理非非」、「自由市場萬歲」、「都係改變唔到現實」的框框中跳出去。這是在政治、社區、文化、經濟上的陣地上重奪自主。主權意識出現,這是過去任何政治路線都未能吸納或反映。因此自決論的出現,正正是整理雨傘以來的千頭萬緒,成為政治綱領和社會願景。上一代未做的,新一代現正展開。香港從來沒有經歷完整的去殖化,成為一個自主的政治主體,現在談自主自決,是遲來但必要。正如一個人沒有經歷鍛鍊又何來成長?初期定會有很多波折,但不在狹縫中成長,又何來有掙爆石牆的力量?原文載於「小麗民主教室」facebook專頁 前途問題 自決

詳情

新世代的自主經濟觀

香港年輕人追求自主,在政治上亦開始談自決,引來不少上一代的政商權貴開口反駁指這是太天真不可能,尤其是經濟條件上。我的觀察是,一種新的經濟自主觀其實已經慢慢在新一代中孕育出來。以下我會先從3個事例說起。一、最近,董建華及何柱國等人士相繼出來指佔中、旺角事件等導致香港經濟下滑。這種「搞事者阻人發達論」最經典是當年領匯(現稱領展)上市,不過現在這種論調在二三十歲一代幾乎是沒有市場,他們更期待着自由行及樓價下跌甚至基建爛尾。反映傳統的「做大個餅」及「基建帶動經濟」說法已漸破產。二、兩間評級機構下調中國及香港信貸評級展望至「負面」,原因是由於中港政經漸漸緊密,中國風險將削弱香港前景,又以「一國兩制白皮書」為例指香港機構獨立性或被影響。曾俊華立即反駁指不存在「中國風險」,而是「中國機會」,擁抱「一帶一路」機遇。相反,青年一代卻清楚中國經濟千瘡百孔,預料泡沫爆破,但千萬不要拖累香港。這反映建立自主經濟體的期望。三、近年討論二手換物、環保、社區及小店的群組和行動激增,例如「Oh Yes It’s Free」、「執嘢」、社區漂書、環保貨倉或筆者有份搞的深水埗小販地攤。雖受政府忽視或打壓,但這類共享經濟的活動在新世代很受落,反映社會需要一種強調自主與互助的經濟文化。以上的例子的鮮明對比,顯示新世代正在拋棄舊世代的經濟觀,而嘗試確立新的一套。當舊世代仍在問,如何增加帳面利潤、如何增加帳面GDP,新世代已開始問「如何與他人建立更好的關係、更幸福的生活、社會更自主的經濟?」舊世代的主流經濟觀香港過去已被新自由主義(neoliberalism)所蹂躪,造就領匯、外判、高昂樓價等問題。再借用已故經濟學者曾澍基教授的分析,曾蔭權及中央政府在2003年後開始以「資源流動觀」作主導,取代短暫的「本土優勢觀」(1997至2003年)。「資源流動觀」要求加強中港經濟融合,誤以為可解決經濟結構問題。這個思路下就出現自由行、CEPA、「大白象」基建、離岸人民幣金融中心、減稅、引進紅色資本炒起資產價格等等。舊世代觀不求建立健全的本地經濟,卻進一步加強「搵快錢」、重量不重質的經濟文化。金舖及藥房開到街頭巷尾、炒賣股樓多過投資實業。他們又用「造大個餅先」一說來令人望梅止渴。文化上鼓吹個人消費,崇尚個人之間競爭,將社會問題變成個人問題。這要求不斷自我增值,同時亦要面向大陸發展,及來自大陸的競爭者,否則就是失敗者。10年過去,惡果清楚可見。一是造成經濟產業依附內地,如自由行及金融。二是造成青年世代的貧窮化,收入追不上樓價。三是無止境的競爭文化造成人的疏離與隔膜。這種經濟模式根本就是殺雞取卵。GDP這個餅是造大了,但沒有公平分餅,經濟體質也沒有變好,人更是不快樂,聯合國的快樂指數亦指香港每况愈下。舊世代觀的問題 催生新世代的經濟觀年輕世代不會坐以待斃,他們質疑那套壓迫他們的經濟論述,並在以下6方面出現變化:一是擺脫依賴,追求自主與互助;二是由宏大基建主導轉變為實用民生主導;三是由單一壟斷變為多元分散;四是由中心意識變為地區意識;五是由即時消費變成持續孕育與環保;六是由自利變為利他的共享意識。這種新的經濟觀,正反映新世代要擺脫壓迫,追求一種更為在地自主、更為人本的生活。這一代享受人與人之間建立關係所產生的幸福,及希望建立共同的圈子,卻並非以消費購物或追求外在業績帶來一時之快樂。這是幸福觀念的變化。所以,你會見很多年輕人在唐樓合租單位來對抗高樓價,支持樓上小店以對抗連鎖店,共享社區空間來反抗商場壟斷,建立本土實業對抗離地經濟。這是不同世代的文化價值爭持,背後亦是新世代如何從1%權貴中重奪經濟的戰爭。能否突破舊經濟霸權?放在整個社會上來看,新世代的自主經濟觀現時仍是在孕育階段,未來可能有3種可能性:一是它漸漸成為新世代的普遍意識,而且在實踐上證明自主經濟體系是可行,繼而成為將來新的時代共識,取代現時的霸權論述。第二可能是它只能成為主流經濟旁邊的補充部分,或作為某種邊緣價值。第三種是可能它只是短暫的現象,假以時日這個苗頭會被現時霸權所吞噬。我期望這種新的經濟觀能在將來確立成新的自主經濟體系,而這除了經濟觀之外,我們還需要在經濟結構及政策上開發一套新秩序。作者是香港專上學院傳意及社會科學學部講師原文載於2016年4月8日《明報》觀點版 經濟

詳情

桂林日市:在放任與取締之間,我們原應享有的自由

許多人認為,小販之所以應該被取締,是因其影響了公共秩序,造成阻街與公共衛生的問題。然而,小販活動如果能被好好規劃,遵守一定的界線,是否就必然產生問題?到底問題的產生,是因為當局沒有負上規劃的責任,還是屬於那些活動本質?人情按照現時港共政府的極端管理主義思維,一切有可能出現混亂的活動,就必須完全消失,全部被取締。因此我們看到,回歸以後,香港的公共空間就迅速以一種近乎潔癖的程度被管理過來。在公園內我們不可以再看到小朋友踢球,公眾地方也不會有孩子們的喧鬧,長椅上不許躺下,街道上亦不准露宿。對小販的打壓可說只是其中一例。細心一想的話,會發覺現時我們在公共空間中僅被容許的活動,就是如機械人般乏味急行,人與人之間幾乎不會在街道上產生任何人性化的關係。小販的擺賣固然是一種商業活動,但亦是人與人之間的一種人情味關係。然而這種隨心的交談,不經意的交流與放鬆,隨著這個都市極端管理主義的抬頭,幾乎是完全被扼殺了。自由當這些選擇被消失,我們失去的除了是人情味之外,其實也是生活方式的自由。我們本來可以在大型商場的光鮮整潔,與街邊小檔的個性化和人情味之間作出選擇;也可以兼享連鎖店的豐富與小販的地道風味。但是當政府一手把小販強勢掃除後,我們的自由亦同時被扼殺。對小販營生權的打壓,除了單純來自盲目的管理主義外,亦意味一切商業活動必須進入商舖之內,任大業主、地產商等以昂貴租金吸乾血汗,最終助益地產霸權。這次桂林日市的活動,一方面是希望透過有系統有秩序的街頭分享,呈現這個都是中小販活動的可能性,亦展現在一個墟市中人與人之間,可以產生的美麗交流。這一切既是我們原應享有的權利,也是政府應予促成的責任。生活支持小販並非等於要求完全放任,因為沒有規管、完全放任的自由,反而會對他人造成影響,限制了別人使用同一空間的權利。我們想說的是,在極端放任與動不動就要完全的取締的兩極之間,政府的本份實在是設計一套合理的規管尺度,促成這些活動以不妨礙別人的方式進行。政府的責任是讓公共空間能夠成為生活的載體,而非打壓生活。另一方面,透過免費分享美食,或者自由定價的方法,這次的活動亦希望向公眾揭示,在現有的條文之下,真正被打壓的其實是經濟活動,是對小市民自發營生的打壓,而非對公共衛生的規管。分享美食一樣有機會引致衛生問題,但法例卻沒有規管,所以這些條例所針對的只是背後的買賣活動,而非衛生與秩序。而我們相信,只要有合理的設計,民間能自然生成一套秩序,就如以往自然生成的墟市一樣。希望大家踴躍支持,還我小販營生權利!=============「桂林日市」墟市活動小麗民主教室將會舉辦「桂林日市」的墟市活動,有十多檔熟食及乾課,以實踐來集結民間聲音,向政府表達出小販的重要性,促使政府正視墟市價值和訂立小販政策,重建社區的「人情、自由、生活」地點:丰匯第一座旁(荔枝角道與桂林街交界)日期:2016年3月26日(六)時間:2:00PM 至 6:00PM參與團體:小麗民主教室、青年重奪未來、Coffee Lowa、活在觀塘、JupYeah 執嘢、美孚家•政 Mei Foo Home And Public Affairs、腸粉大王熟食包括:咖哩魚蛋、雞翼、鹵水小食、台式飲品等。乾貨包括:文青地攤二手書、衫、家居擺設、掌上電子時鐘音符琴(本土小本創作)現場其他活動:師傅教扭波、人像畫(事吉茶記 Sketcher-Kee 的 Pang Bear 彭啤與陳Q)、街頭講故事============【你想桂林日市有乜野食?】-https://goo.gl/fLb6XX【桂林日市檔主招募】-bit.ly/1RpiZBt【桂林日市event】-https://goo.gl/BE6m3i【 桂林日市有d乜 ? 檔攤預告】-https://goo.gl/klHDh3原文載於「小麗民主教室」facebook專頁 小販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