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瀾昌:試析林鄭月娥面前的三座大山

「男子二十謂之弱冠」。習近平稱香港回歸20年,邁入成年階段。事實上,這也是指中共對於一國兩制的認識和實踐進入了成年階段。總結過去20年,中央是完成了第一件事,就是使一國兩制的制度在香港基本確立;之後,要做第二件事,要使香港較快速發展,至少改變「劏房社會」。於是,林鄭月娥的擔子不輕,尤其筆者認為她面前有「三座大山」。 平實而言,鄧小平提出一國兩制是一個構想,一個頂層設計的框架。在姜恩柱任第一任中聯辦主任時,「香港是一本難讀的書」;前特首董建華早前透露,「金融大鱷」視港股為「提款機」時,他致電請錢其琛從中央派人來港助戰,錢其琛回答中央一定支持,但是不能派人來,因為「我們對香港認識不深,若我們派人來給香港各種錯誤的意見,大家都會後悔」。事實證明,前兩年內地股市崩盤,「國家隊」護盤遠沒有香港反擊「大鱷」做得漂亮。姜恩柱之後至今,北京提出了「全面管治權」,變化不能說不大。梳理過去20年北京領導人的講話,可以清晰看到一條逐步深化的脈絡。 這次,習近平也有不少新的提法,例如「香港從回歸之日起,重新納入國家治理體系」。事實上,回歸後10多年,香港作為獨立的關稅區,經濟發展是游離國家體系之外,直到「十二

詳情

港資退中資進:誰做未來10年領航者?

筆者篤信一條真理:生產力是社會發展的火車頭。鄧小平以更通俗的話表述,「發展是硬道理」。於是,回顧香港回歸20年的歷程,應該主要看經濟發展;對政治的檢討,也只能以其是促進了生產力發展,還是約束限制經濟發展作為判定標準。事實上,一國兩制的初心,就是認為是維護香港繁榮穩定的最佳模式。但是,前無古人的一國兩制內裏是存在矛盾,因此才會有「迷失的20年」的說法。 回歸20年檢討,多數人會分析香港的政治力量對比,諸如泛民與建制「六比四」的格局;或者說,當下新提法,非建制與建制的選票格局,是否發生變化?選票決定立法會席位,立法會席位決定特區政府施政是否順暢。相信,這是一個永恆的課題。只要香港特區在未來30年堅持一國兩制、堅持落實《基本法》,香港就會有立法會選舉,就要計算「選票格局」。但是,經濟基礎決定上層建築,是否這種計算也應從「經濟成分結構」開始計算?倘若香港真的變為中資的「一統江山」,要不要再實行一國兩制的確成為問題,至少那時的一國兩制一定不是「不走樣、不變形」。 中資早佔香江「半壁江山」 今天,要告訴讀者們的數字可能令人驚訝或者震驚:香港的大財團正逐步退出內地的投資,減持在內地的資產。近兩年來包

詳情

「兩個特朗普」看中美關係

「楚王好細腰,後宮多餓死」。這句話,被引用在大陸熱播的劇集《人民的名義》結尾。其意,不喻自明。如果將它用於中美關係,亦有所喻,正所謂「特朗普家族所好,北京外交之」,事半功倍。 特朗普「百日新政」,全美全球刮目相看。此君雷厲風行,說到做到,儘管爭議不斷、阻力重重,但是他的競選支票兌現之快還是近年來美國政壇少見。尤其是那減稅至15%的方案,如果真的實施,必定搞得全球翻天覆地。可是,特朗普在執政百日,對北京出人意料的「和善」,儘管分歧依然是明顯的,但是,分歧不但在管控之中,而且明顯雙方合作面大於分歧面。對於如此複雜多變的朝鮮半島問題,習近平和特朗普莊園會面也達成相當高程度的「默契」;特朗普與蔡英文的一通電話,被輕輕帶過,小英還想來第二通,被特朗普公開斷然拒絕,「一中原則」紅線被清晰劃定;特朗普競選時口口聲聲加中國45%的入口關稅,變成了「百日商談」。本港的經濟分析師多數預測,未來中美貿易戰發生機會不大,作為細小開放型經濟體的香港,已可能因此「逃過池魚一劫」,預料今年本港整體出口可望錄得4%的增長。在國際戰略層面,特朗普原來的「拉俄制華」戰略,變成了「美中更親密,俄國更邊緣」的局面。「不確定」

詳情

「迷失的20年」與香港制度優勢弱化

香港回歸20年,到了一個重要的十字路口。如何真實、客觀、準確地評估過去20年的得失成敗,自然是按照一國兩制道路走下去必不可少的工夫。過去的20年,是「迷失的20年」,這是一種評估。這種評估,可能礙眼礙耳,但是知道香港迷失了什麼,不正是可以找回「迷失的」,使今後的路行得更順暢嗎?筆者最為憂慮的是,香港制度優勢弱化的痛點。 這些年,內地城市「以彎道超車」的模式直追香港,而香港的老競爭對手新加坡則已是「爬頭」,不但人均GDP(本地生產總值)超過香港,而且居住面積等生活基本素質遠在香港之上。香港人,應該有切膚之痛。 當下,方方面面都在說「一國兩制的初心」,事實上,一國兩制初心,就是要保持香港的繁榮穩定,就是認定香港原來的制度比起改為實行內地的社會制度更能保持香港的繁榮穩定。筆者的另一種說法,就是香港原來制度具有優勢。那麼,說「迷失20年」,是否可以說,我們「迷失了制度優勢」? 事實上,回頭看20年,香港優勢弱化是多方面的。首先是地理優勢一步步變為劣勢,使到香港航運、物流、客運在粵港澳大灣區的領先地位不斷下降。在2004年之前,香港貨櫃運輸量一直雄踞世界第一,之後連續被上海、新加坡超越。近年更逐

詳情

北京治港政策轉軌及未來5年政局

北京兩會,主管港澳工作的人大委員長張德江,在多個場合就香港事務講話,包括參加港澳地區全國政協委員聯組會和人大香港代表團組會,以及做人大常委會工作報告。有評論指其為香港劃了3條線:選舉新特首標準線、「港獨」紅線,以及香港發展規劃線。其實,筆者認為,最重要的就是一句話:「香港不能再折騰了!」筆者認為,這句話集中體現中央治港政策轉軌為聚焦經濟民生的決心。 事實上,在當前特首選戰,「先政治」還是「先經濟民生」,還是爭論不休。筆者在本欄很早就提出過「休養生息」,曾俊華起初也講,後來因要泛民提名,放棄了。而有人則理解「休養生息」為不發展經濟而對此批評。其實,稍有學養的人都明白,未來5年,在政改和23條立法,兩大陣營都難以形成共識,愈糾纏社會愈撕裂;而搞經濟民生,也不是不要政治手段,至少要處理拉布。只是,糾纏政治難題和經濟民生議題也需要政治解決,是不能混淆。 順帶一提的是,在這次特首選戰中存在的對中共官場文化把握嚴重缺失的問題。既然中央有實質任命權,當然會展現其意志。而一些特首候選人未如同曾鈺成、黃毓民那樣熟讀中共黨史,所以陷入迷茫。坊間傳言,曾俊華曾任彭定康秘書等「身世問題」令中央有不信任感,而其

詳情

預測中共十九大後對台方針

中共十九大在今年秋舉行,北京的對台工作方針是否出現大調整?兩岸「和平發展新階段」的提法是否還要堅持?蔡英文執政是否陳水扁政權的複製?美國新總統特朗普執政對台海局勢的短中期影響如何?北京兩岸大戰略是否可以描繪為進入「從防獨為主轉向促統為主的新時期」?對台工作與「中國夢」第一個「百年任務」的關係如何定位? 相信,這些問題都是已進入起草階段的中共十九大政治報告對台工作部分需要認真思考的。春節前後,這邊廂北京展開了學習習近平的對台工作思想活動;台海那邊廂,蔡英文也在過年期間說下半年兩岸政策會有新表述,相信也是對十九大描述的對台方針提前做預案,作相應的反應。 必然有重大調整 據筆者觀察,習近平十九大對台方針必定不是過去的重複,必然有重大的調整,因為過去他提出的對台工作思想,基本是在國民黨執政時期、兩岸處於和平發展的階段;而當下和未來一個較長時期則是民進黨掌權時期,?且綠色政權將可能至少延續一屆。再加上,美國新總統特朗普執政的不確定性,都迫使習近平提出與以往有顯著不同的對台方針。一句話,習近平的對台方針特徵,將是從台灣藍色執政的和平發展階段轉向綠色政權的「冷和時期」的方針,同時也是習近平提出的「中

詳情

從香港看台灣「一國兩制」的不確定性

2017年對台工作會議1月20日在北京舉行,從政協主席俞正聲講話等會議信息透露,北京對特朗普就任美國總統之後,未來可能面臨更為複雜嚴峻的情勢有心理準備,但也保有戰略自信,同時表示北京對台大政方針,包括堅持「一個中國」原則的「九二共識」和反對台獨的立場不會有任何變化,甚至要研究出台賦予台灣同胞「國民待遇」政策措施,不過也暗示不排除根據局勢變化做「劇烈調整」。 筆者相信,近期「武統」的聲浪也會在這次會議上湧現。筆者也想起前不久在《明報》為文〈台灣或已錯過保留國防外交的優渥條件〉(2016年12月29日),現在再深入思索,尤其是結合香港回歸近20年的歷程,可發現北京原先設計的台灣實施一國兩制的模式,其實存在重要的不確定性,包括屆時台灣所擁有的國防外交權、台灣自治權力的來源以及台北是否也會駐有中聯辦等等關鍵性問題。 大陸很多網友認為,既然是「武統」不是「和統」,對台灣就不需要搞一國兩制了。筆者想,假設是「武統」,那麼在一段時間「軍管」後,北京治台也會有兩種模式:一個就是通過軍管強力實行社會主義制度,北京直接派官員主政台灣,慢慢將台灣改造為社會主義的台灣;另一個,就是軍管之後過度到原來「和統」所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