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有長期服務過嗎?

梁特最後一份施政報告,建議取消強積金對沖長期服務金的安排,同時計算長期服務金的方法也有調整。有報導舉出例子比較現行對沖機制與建議取消對沖機制兩種情況下,打工仔的實際所得。結論是建議取消對沖機制,打工仔實際所得可以增加百分之六十。 增加百份之六十,很吸引吧!但我想說「這些機會不是我的」。 為甚麼?不是因為我不是僱員,而是就算你是一位簽了無期限合約的僱員,也不等於機會等著你。 首先要知道在甚麼情況下可以得到長期服務金。根據勞工處網頁資料,僱員按連續性合約受僱滿5年,並符合下列其中一項條件,可享有長期服務金。五項條件分別為: ( 1 ) 被僱主解僱 (但非因裁員或犯嚴重過失而被即時解僱); ( 2 ) 在固定期限的合約期滿後不獲續約; ( 3 ) 在職期間死亡; ( 4 ) 獲註冊醫生或註冊中醫發出指定的證明書,證明永久不適合擔任現時的工作而辭職;或 ( 5 ) 65歲或以上因年老而辭職 先別說以上五項條件,現今香港打工仔,究竟有多少人能符合「僱員按連續性合約受僱滿5年」這個最基本要求?最近敝公司招聘員工,投件而來的求職信一日數十封,當中只有一位曾經在同一公司工作了超過五年,其他的不是過了試

詳情

尋找寵物小精靈

在剛過去的星期一接近中午時份,香港人終於不用「Jail Break」,不用改變身處地區,可以在香港隨心玩智能電話遊戲「Pokémon Go」。大家對這個遊戲的瘋狂程度超乎想像,區區聚集人群,場面浩瀚教人嘆為觀止,同時也帶來許多不同聲音。《寵物小精靈》於1997年在日本首播,隨後被香港電視台買來播映權在香港播放。那年《寵物小精靈》在全球亦曾牽起熱潮,幾乎每個小朋友都懂得「比卡超」。我記得那年播放的時候,我一集也沒看過,只懂得「比卡超」這隻精靈,從身邊的朋友口中得知這是會發電的黃色小東西。然而我記得當年曾有報導說這齣卡通片某一集裡某隻精靈發出的急促閃動強光,誘發了小孩子的癲癇症(參考:http://hk.apple.nextmedia.com/realtime/news/20141216/53211485),日本更因事件而停播此卡通片數個月後才再播放。接近二十年後,這齣電視螢幕上的卡通片走到現實與虛擬之間的世界,掀起新的熱潮。但這股熱浪,有人歡迎,有人咒罵。環顧下載遊戲的一群,大部份都是成年人,而這群人當中,不少年齡是介乎二十多至三十多歲,甚至四十歲。在這群人的讀書年代,正正是《寵物小精靈》首度登場的年代,這個遊戲讓他們重拾「那些年」對尋找小精靈的興奮。那年他們只能夠在細小的電視螢光幕前跟卡通片裡主角一起尋找、一起探險,心裡暗暗地希望自己是當中角色,一起經歷。一個智能電話遊戲讓世界瘋狂,我在想這是作者的成功,還是我們生活真的太苦悶?生活迫人,每天生活營營役役,上班下班加班。生活?能吃飽的嗎?能讓我口袋有錢的嗎?瘋狂尋找小精靈,讓不少低頭族的頭垂得更低,在世界不同地方也因而發生大大小小的不愉快事件,惹來不少批評,當中有些人在言詞中帶著「睇人X街最開心」的心態。每個人所做的事情,都會有人認同,有人意見相反,有人舉腳附和,有人嗤之以鼻,但無論是哪一種,抱著「睇人X街最開心」這種心態的人是最缺德,或許我會最想看這種人X街。撫心自問,沒有「Pokémon Go」,那些低頭族就不低頭嗎?那些走著走著,會無故忽然停下來的人就不會停下嗎?作為一個智力正常,四肢健全的人,走在街上的時候要留意身邊的人,要留意自己安全,很正常的事吧!別要將意外原因都推到小精靈身上,雖然它只不過是卡通片裡的一個角色,但沒有責任去擔起每個人對自身安全的責任。撫心自問,那些沒有參與「 Pokémon Go」遊戲的人,當中有多少沒參與其他智能電話遊戲?你說「 Pokémon Go」無聊,你在飯桌上也不能放下的遊戲,撞糖果、種花種菜又收割、玩串珠、培育虛擬明星……在別人眼中可能一樣是無聊。別「五十步笑百步」吧!撫心自問,沒有「 Pokémon Go」,你看你所居的屋苑晚上會那麼熱鬧嗎?鄰里間有那麼多交流嗎?可能平時連「早晨」也沒有,如今多了共同話題,大家關係拉近了。沒有「 Pokémon Go」,你有多久沒見過一家大細晚飯後齊齊到樓下公園散步遊玩?當然有人會說那只不過是成年人想到街上捉小精靈,又不能獨留孩子在家,便把孩子都帶著,其實孩子們都是自顧自玩耍。 成年人在家裡可能都是自顧自的追日劇韓劇美劇、埋頭從公司帶回家加班的工作,孩子可能被迫溫習做功課。如今能夠到公園走走玩玩,不好嗎?有宗教人士說「 Pokémon Go」是魔鬼化身,叫信徒要遠離它,不要參與。觀乎每次掀起讓人沉迷的熱潮,都有宗教人士出來說同樣的話。在沒有信仰的人眼裡,你才是被魔鬼控制。一個錢幣有兩面,這個道理顯淺易懂。說實在,完全沒需要過多的指指點點。況且熱潮是會過去的,何用太緊張。香港人,放鬆啲啦! 遊戲 Pokémon Go

詳情

歷久不衰的連鎖信

你記得第一封收到的連鎖信內容是甚麼嗎?那年大概是小學至初中階段,某天在信箱裡收到一封郵件。沒看錯,是郵件,要貼郵票投遞的郵件。那個年頭電腦對一個家庭來說是奢侈品,十個人當中未必有一個懂得用電腦,更不要說中文打字,電子郵件是我等平民百姓從天馬行空的科幻電影裡才看到的東西。信封內裡是一張佈滿手寫字的信紙,每一行也寫得滿滿的,沒有下款。信封上沒有投遞人的資料,看來就算投遞不到收信人手裡也沒大不了,就算成功投遞,也不願意公開身份。信件內容大概是「當你收到這封信,要在某個時限內將同樣郵件內容轉發給二十個人,信件一定要抄寫,不能複印。能夠在時限內完成,你的願望會成真,否則厄運就會來找你。在越短時間內寄出信件,願望越能早日成真。」那些年少不更事,對這樣的連鎖信半信半疑,在誠惶誠恐、一番掙扎下,我還是沒有照指示將信轉發,只是心裡總有點不踏實。厄運當然沒跟上,只是往後日子還收過好幾封同樣的連鎖信。近日在社交平台上也出現連鎖信,當中的消息看來只不過是有關發表的文字、照片等個人資料的意向表明訊息,其實也是一場惡作劇(http://bit.ly/29j7t5Q )。看到那段聲明訊息的人,不少均立時將訊息貼到自己的「狀態」欄裡,從最初的英文版演變成後來的中文版,擴散速度迅速成為「洗版文」。當你告訴發出了這篇「洗版文」的朋友,那是惡作劇一場,有人會立即刪除,以免像病毒一樣繼續擴散;有人選擇一笑置之,讓貼出來的訊息自然地沉到最底。這樣的連鎖信,隨著時代而進步,由需要貼郵票投遞的信件變成電子郵件。而這些郵件,也從當初的惡作劇變成附帶病毒的程式。幾十年來,連鎖信「進步」了,偏偏人的腦袋仍然停留在「那些年」,想也沒想,不尋求真相就轉發,怕遲一點會「蝕底」,會厄運走來。有人視之為一場惡作劇,轉發一下,無傷大雅。一個自以為「笑一下」的動作,卻忽略了身邊總有些人會認真對待,這絕對是不負責任的行為,只求自己一時之樂,忽略其他人的感受。人對厄運恐懼,對願望成真渴求,連鎖信正是利用這些人性作為推動轉發的助力。當收到一封連鎖信告訴你若不按指示去做,厄運便會找上你,正常的人都會心感不安,生怕這並非惡作劇一場,厄運會真正來臨。因為恐懼,心裡有一種「自求多福」的想法,既然對方已經提供一個「化解」的方法,何不乖乖去做,避過一劫。要是不按指示去做,厄運又真的來臨,就會怨自己沒有「自己救自己」。這類連鎖信除了告訴你厄運,還告訴你可以願望成真。未必每個人都相信厄運會來臨,但總希望能願望成真。碰巧收信者正在祈求著甚麼,例如工作、愛情、金錢,連鎖信就贈送了一次希望。就算不知道成功機會有多高,但一試無妨。在電子年代,按一下「分享」就可以完成,不用額外付出分毫,不用花費買來信封、信紙,更不用貼郵票。按一下「分享」,訊息即時傳送,不用等郵差收集及送遞。連鎖信,玩了幾十年,仍然樂此不疲,仍然有人相信。不明白,實在不明白。作者網誌:https://lauyui.wordpress.com

詳情

蝴蝶效應

美國氣象學家Edward Norton Lorenz於1979年,在他的一場演說中初次提及「蝴蝶效應」。他說「一隻蝴蝶在巴西輕拍翅膀,微少的氣流推動,讓到更多蝴蝶一起做同樣動作,最後有數千隻蝴蝶都跟同最初拍翼的那隻蝴蝶一起振翅高飛,所產生的巨風引起一個月後,在美國德州出現了一場龍捲風。」如果你懂得這個道理,你會用心留意自己的一個細微動作,會留心自己一個看來微不足道的決定。一個國際品牌眼中的「Difficult Market」,看來只不過是一隻靜止的蝴蝶。這個「Difficult Market」 看來「食之無味,棄之可惜」,租金高昂,人工又高,回報卻有如雞肋,讓人進退為谷。一個佔了總營業額百十之二十多的單一市場,對一個品牌來說,是一盤很大的生意,是一個很重要的市場。從賬目,從數據來看,保住這個大市場是重要的。誰也沒想到,一個「Difficult Market」裡的風波,一下拍翼,漩渦伸延到餘下那百十之七十多的環球市場,連舊賬也被翻出來。從數據來看,放棄一個「Difficult Market」來保住那個佔了總營業額百十之二十多的單一市場,是合理不過的決定,但有些事情,數據不懂得說。香港,在世界地圖上細得難以尋找,我們現在能一點即中,全因有心人將她的位置點示出來。香港在地理、法律制度、稅務制度上,歷年盡得國際品牌與企業歡心。香港回歸,表面看來只不過是英國與中國之間的事,但環球極度關注。明年就是回歸二十年,環球對香港的經濟及政治現況依然關心。從八十年代初香港前途問題開始,移民他國的香港人,依然時刻關心香港狀況,他們在居住的社區與社交圈子裡,跟彼邦朋友分享香港資訊,有香港人聚居的地方,不管是環球哪個角落,只要香港發生甚麼看來只是本土的事情,但經移居他國的港人轉述,就環球知曉。人與資訊的世界互通,本土事早已變成天下事。香港是一個世界窗口,世界走向內地市場,內地走向世界市場,全由這個窗口進出。有人一定會反駁說中國內地現在發展比香港好,上海、深圳、北京要取代香港……中國開放改革三十多年,真的有城市能取代香港嗎?要是真的有國內城市能取代香港,「阿爺」還用給你自由行、賣你東江水、開放滬港通?要是真的有國內城市能取代香港,早就讓你自生自滅,省得花精神花時間花資源。中國內地那樣優勝,敢問除了國企,有多少世界企業在中國內地設立總部?國際品牌在內地設置的售賣點有許多,為照顧行政安排,設立內地辦事處是需要,但總部呢?十三億人跟七十三億人之間,有人認為注重十三億人的,都是因為無法再在餘下那六十億人口裡找到立足地,在那六十億人口裡不得民心,才會牢牢的不惜功本抓緊那十三億人口。是否屬實,有待考證,但作為商家、作為投資者,都應該懂得「別要將所有雞蛋放在一籃子」這個大道理,分散投資才有機會成為贏家。這次風波,並非因為品牌產品的成份或生產問題,也不是因為涉及的人物乃十惡不赦、環球公認的負面人物,何以公關要回應那純粹個人取向差異的「迴響」?我真心的想不通。一位專業的公關,一個經驗豐富的國際品牌公關團隊,在發出任何聲明回應前,都應該先評估聲明公佈後的公眾反應。聲明是公開的,並非給小撮人的人,在行文用字上必須小心謹慎。「成在公關,敗在公關」,歷年用心經營的形象可以因為一點小瑕疵而「一舖清袋」,英文聲明過於簡陋,中文聲明用詞不當,以「火上加油」來形容也實為不過。公關工作,不是籌辦一下活動,不是找些名人明星來支持、代言,這些只不過是基本,坊間找來一間活動製作公司都能勝任有餘。稱職的公關,不僅要有知識,也要有常識,更要懂得思考分析。作者網誌:https://lauyui.wordpress.com。 公關 Lancôme風波

詳情

A至Z

最近有位媽媽好友,正在後悔沒有給5歲的兒子同時報讀上午班和下午班的幼稚園,因為孩子到現在很多英文單字還是沒法串得對。聽後,我先感錯愕,然後憤怒,再來感慨又一「怪獸家長」,然後我說:「你做了三十多年人,一直在香港這個以中文為基礎語文的地方,學過的中文字肯定有成千上萬,你敢說自己沒曾執筆忘字嗎?你能肯定自己由牙牙學語到現在,每次書寫中文時,都沒曾寫過錯別字,完完全全可以寫正字嗎?」「你不明白……(下刪一萬字肺腑之言,再刪二萬字充分理由)」我真的不明白,5歲,才幼稚園吧,是遊玩的年紀,學甚麼串字計數呢?據我認知,在外國校園,在幼稚園階段,沒有學校要求學生懂得串字,沒有學校要求學生完整的順序的把二十六個英文字母讀出來,甚至有些國家立法規定學校不能給某個年紀以下的孩子功課。正如香港沒有學校會教授學生背讀中文部首吧!記得數年前,認識一位媽媽級朋友,她的女兒從三歲開始,就學習社交舞、鋼琴、小提琴、繪畫、豎琴、體操和高爾夫球,還有英文、普通話、法文、德文。聽到這裡我也感到暈眩,更惶論孩子。孩子在幼稚園階段,應該是遊玩遊玩再遊玩,透過遊戲學習與人相處,學習解難,學習基本的自理技能。當然有些家長不能接受每月付上數百以至數千元學費,就是唱遊玩耍睡午覺,認為一定要孩子在學校裡拿到一些知識或技能才是合理,但想一想,自己當孩子的時候也想玩多一點,功課少一點吧!希望孩子贏在起跑線,倒不如讓孩子快樂的過生活。第一永遠只有一位,何必浪費光陰。你忘了孩子出生時「我只想孩子健康愉快」的許願嗎?原文載於作者網誌 教育 子女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