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貳龍:鍾天祥的測謊機

?《明報》編輯部高層於2月1日傍晚會議,集體決定翌日的頭條是「加國密件記錄學生目擊六四開槍 」,當時總編輯鍾天祥並沒有異議。可是當天深夜約11時,鍾天祥找來兩位副執行總編輯開會(根據明報職工會主席郭慶輝所指,高層在會後均搖頭表示不滿 ),然後將翌日頭條換為「阿里巴巴10億助港青創業」,甚至在週三決定將陳景輝於《明報》觀點版專欄,批評鍾天祥換頭條的文章,以「人身攻擊」為由不作刊登。筆者先退萬步來說,假設鍾天祥指該篇「六四報導」沒有中國外交部回應,編採人員未能做到所謂不偏不倚的觀點成立(其實當日的「六四報導」表明外交部在截稿前未回應)。但是按其邏輯推論,一篇未能做到不偏不倚的「六四報導」,無論放在頭條或二條新聞,它還是一篇未能做到不偏不倚的報導。鍾天祥那麼重視《明報》秉持「事實不容歪曲」的新聞原則,為何在當日傍晚決定翌日頭條的編輯會議,對高層們的集體決定沒有異議,又在深夜找來兩位副執行總編輯開會時,只是要求調動頭條將「六四換阿里」,卻唯獨不在眾人面前據理力爭,要求暫時抽起整篇偏頗的「六四報導」呢?難道鍾天祥為了尊重《明報》編輯部高層的集體決定,就可以將整間報館的「金漆招牌」置之不理嗎?如此看來,任由那篇未能做到不偏不倚的「六四報導」,在《明報》的顯著位置原稿刊登,豈不是等於說鍾天祥有失職之嫌,並未盡身為總編輯運用權力審批報導的責任,有損《明報》多年來辛苦建立的公信力?再者要數鍾天祥最荒謬之舉動,就是以「人身攻擊」他為抽稿理由後,忽然又允許陳景輝隻字不改的原稿於上週五刊登,看來當初所謂的「人身攻擊」也忽然消失了。不過更重要的是,《明報》換頭條事件的主角正是鍾天祥,那麼有作者批評鍾天祥的做法是很正常,何以見得批評就等於「人身攻擊」呢?再者作者於文中批評鍾天祥的其中一宗罪,就是破壞《明報》的公信力及造成傷害。若然這項批評也屬「人身攻擊」的話,那麼《明報》職工會亦有就「六四換阿里」發聲明,要求鍾天祥停止傷害《明報》及損害公信力的行為,未知鍾天祥會否對職工會大興問罪之師,甚至從此禁止《明報》在報導裡使用這類,他認為「人身攻擊」的字眼呢?況且鍾天祥作為《明報》總編輯,遇到批評他將頭條由「六四換阿里」的文章,就不分是非黑白不作刊登,其實這樣才是最損害《明報》公信力及造成傷害。希望鍾天祥指《明報》秉持「意見大可自由」的辦報原則,不會有一天淪為只準有對當權者歌功頌德的意見自由,而不準有批判政權的意見自由,這種純粹將「自由」兩隻字當作「新聞花瓶」的做法。鍾天祥還未正式擔任總編輯時,對著《明報》員工指自身對六四的個人感情並不重要,稱「六四報導」能否做頭版取決於「新聞價值」。不過在上任後卻變了臉,處理「六四報導」時以個人主觀的「新聞邏輯」取代集體決定的「新聞價值」,臉不紅耳不赤的自我推翻。在《明報》頭條由「六四換阿里」後,鍾天祥對於編採人員追問,今年六四燭光集會能否作頭條,提及要看當天新聞才作決定。如此看來,若然今年6月4日除了燭光晚會之外,沒有發生其他的驚天大事的話,那麼如何安排翌日的《明報》頭條,對於鍾天祥而言又是另一部測謊機。 新聞自由

詳情

劉貳龍:鍾天祥的測謊機

?《明報》編輯部高層於2月1日傍晚會議,集體決定翌日的頭條是「加國密件記錄學生目擊六四開槍 」,當時總編輯鍾天祥並沒有異議。可是當天深夜約11時,鍾天祥找來兩位副執行總編輯開會(根據明報職工會主席郭慶輝所指,高層在會後均搖頭表示不滿 ),然後將翌日頭條換為「阿里巴巴10億助港青創業」,甚至在週三決定將陳景輝於《明報》觀點版專欄,批評鍾天祥換頭條的文章,以「人身攻擊」為由不作刊登。筆者先退萬步來說,假設鍾天祥指該篇「六四報導」沒有中國外交部回應,編採人員未能做到所謂不偏不倚的觀點成立(其實當日的「六四報導」表明外交部在截稿前未回應)。但是按其邏輯推論,一篇未能做到不偏不倚的「六四報導」,無論放在頭條或二條新聞,它還是一篇未能做到不偏不倚的報導。鍾天祥那麼重視《明報》秉持「事實不容歪曲」的新聞原則,為何在當日傍晚決定翌日頭條的編輯會議,對高層們的集體決定沒有異議,又在深夜找來兩位副執行總編輯開會時,只是要求調動頭條將「六四換阿里」,卻唯獨不在眾人面前據理力爭,要求暫時抽起整篇偏頗的「六四報導」呢?難道鍾天祥為了尊重《明報》編輯部高層的集體決定,就可以將整間報館的「金漆招牌」置之不理嗎?如此看來,任由那篇未能做到不偏不倚的「六四報導」,在《明報》的顯著位置原稿刊登,豈不是等於說鍾天祥有失職之嫌,並未盡身為總編輯運用權力審批報導的責任,有損《明報》多年來辛苦建立的公信力?再者要數鍾天祥最荒謬之舉動,就是以「人身攻擊」他為抽稿理由後,忽然又允許陳景輝隻字不改的原稿於上週五刊登,看來當初所謂的「人身攻擊」也忽然消失了。不過更重要的是,《明報》換頭條事件的主角正是鍾天祥,那麼有作者批評鍾天祥的做法是很正常,何以見得批評就等於「人身攻擊」呢?再者作者於文中批評鍾天祥的其中一宗罪,就是破壞《明報》的公信力及造成傷害。若然這項批評也屬「人身攻擊」的話,那麼《明報》職工會亦有就「六四換阿里」發聲明,要求鍾天祥停止傷害《明報》及損害公信力的行為,未知鍾天祥會否對職工會大興問罪之師,甚至從此禁止《明報》在報導裡使用這類,他認為「人身攻擊」的字眼呢?況且鍾天祥作為《明報》總編輯,遇到批評他將頭條由「六四換阿里」的文章,就不分是非黑白不作刊登,其實這樣才是最損害《明報》公信力及造成傷害。希望鍾天祥指《明報》秉持「意見大可自由」的辦報原則,不會有一天淪為只準有對當權者歌功頌德的意見自由,而不準有批判政權的意見自由,這種純粹將「自由」兩隻字當作「新聞花瓶」的做法。鍾天祥還未正式擔任總編輯時,對著《明報》員工指自身對六四的個人感情並不重要,稱「六四報導」能否做頭版取決於「新聞價值」。不過在上任後卻變了臉,處理「六四報導」時以個人主觀的「新聞邏輯」取代集體決定的「新聞價值」,臉不紅耳不赤的自我推翻。在《明報》頭條由「六四換阿里」後,鍾天祥對於編採人員追問,今年六四燭光集會能否作頭條,提及要看當天新聞才作決定。如此看來,若然今年6月4日除了燭光晚會之外,沒有發生其他的驚天大事的話,那麼如何安排翌日的《明報》頭條,對於鍾天祥而言又是另一部測謊機。 新聞自由

詳情

劉貳龍:「DL467689」是顛覆政權的暗號?

?PUMA一塊「D7689」的號碼布,惹來愛字頭支持者質疑,這是攻擊特首的粗口諧音,更追擊其政治立場,並要求向中港政府道歉。愛字頭的上綱上線,成功將小事化大,隨即網絡上流傳「D689」的火車及地鐵車廂編號,以及編號「DL467689」匯豐百元鈔票的照片,對於讓更多港人關注「D7689」的訊息,愛字頭實在「功德無量」,值得致敬。雖然PUMA隨後刪圖道歉,劃清界線指無政治立場;港鐵亦未收投訴先戴頭盔,要求員工於網絡發言須註明是個人觀點,但匯豐基於有外國勢力撐腰,尚未對事件妥協讓步。若愛字頭不滿足於「階段性勝利」,未知他們會否將行動升級至「罷坐港鐵」、「佔領港鐵或匯豐」或「申請禁制令」,要求港鐵拆掉「D689」編號牌或車廂,以及迫使匯豐回收印了「689」的鈔票,或剝奪發鈔銀行的資格,甚至是停業整頓以贖對689大不敬之罪呢?其實689非常重視個體的言論自由,否則就不會在宣讀《施政報告》時,堅定不移地捍衛自身針對《學苑》的言論自由,指責該份大學刊物鼓吹港獨,狠批其違憲及錯誤。不過做人可不能雙重標準,總不能只准689批鬥《學苑》,而不准PUMA以號碼布「D7689」,否則談何平等的言論自由呢?若然還有愛字頭認為,言論自由不適用於中國國情,硬是要搞亂香港作「升級行動」,為689討回公道,則希望他們先考慮對法治的破壞,對經濟的數千億損失,阻礙市民日常公共交通,以及浪費公帑要「慈母」加班清場,還有是違法會自毀前途。若然這些原因還無法說服這些愛國愛黨人士,那麼請他們冷靜思考一下,連「人大831框架」扼殺平等政治權利的假普選也能「袋住先」,PUMA區區一句「D7689」,又不是「問候阿爺」,為何不能「忍住先」,而動輒就要抗爭投訴呢?不過689絕對容不下的頭號敵人,就肯定是匯豐銀行。97年香港回歸偉大的祖國,港英官僚全面撤離香港,匯豐卻不跟大隊而在港繼續發展業務。根據「極左」的鬥爭思維,匯豐背後極有可能帶著不可告人的政治任務,甚至是要在回歸後的香港,建立沒有英國人的港英政府。幸好英明的689獨具慧眼,單憑戴耀廷及黎智英使用觀塘匯豐分行的本票,就馬上看穿外國勢力在佔中背後的端倪。現在匯豐連鈔票「DL467689」都斗膽印出來,豈不是赤裸裸地暴露了外國勢力的整條狐狸尾巴嗎?根據人大常委會副委員長陳昌智的邏輯,「反梁振英即是反中央」,匯豐鈔票「DL467689」不單煽動港人攻擊689,更有可能是意圖煽動全國人民顛覆國家政權的暗號。若然某些建制派提議引入《國安法》,或爭取《基本法》23條重新立法,恐怕不單《學苑》幾個港獨小子要坐「文字獄」,就連PUMA、港鐵或匯豐在港的管理層及員工亦難逃「數字獄」。如此看來,怪不得李嘉誠要買「政治保險」,將旗下重組後的公司遷冊開曼群島,轉投英國司法機關管轄的懷抱。因為當《國安法》或23條在港實施後,誠哥貴為褔布斯富豪榜的全港首富,若然一時不慎,旗下公司竟在交易時用了幾張印有「689」的本票或支票,給別有用心的人向北京打小報告的話,被黨大興問罪之師就麻煩了,單就這點遷冊絕對是明智決定。而我們這些升斗市民,身無兩個錢移不了民的,惟有在超市大減價時,看見商品勁減至「6.89折」也要忍手不買;或在ATM提款時,別拿編碼有「689」的鈔票,否則恐怕會被當作私通外國勢力,搞顏色革命的「叛國者」,被秋後算帳時就與人無尤了。大家應該意識到:今天的香港,已經進入一個上綱上線、動輒得咎、荒謬絕倫、反智瘋狂的黑暗時代。作者是學民思潮成員劉貳龍 梁振英 言論自由

詳情

劉貳龍:「DL467689」是顛覆政權的暗號?

?PUMA一塊「D7689」的號碼布,惹來愛字頭支持者質疑,這是攻擊特首的粗口諧音,更追擊其政治立場,並要求向中港政府道歉。愛字頭的上綱上線,成功將小事化大,隨即網絡上流傳「D689」的火車及地鐵車廂編號,以及編號「DL467689」匯豐百元鈔票的照片,對於讓更多港人關注「D7689」的訊息,愛字頭實在「功德無量」,值得致敬。雖然PUMA隨後刪圖道歉,劃清界線指無政治立場;港鐵亦未收投訴先戴頭盔,要求員工於網絡發言須註明是個人觀點,但匯豐基於有外國勢力撐腰,尚未對事件妥協讓步。若愛字頭不滿足於「階段性勝利」,未知他們會否將行動升級至「罷坐港鐵」、「佔領港鐵或匯豐」或「申請禁制令」,要求港鐵拆掉「D689」編號牌或車廂,以及迫使匯豐回收印了「689」的鈔票,或剝奪發鈔銀行的資格,甚至是停業整頓以贖對689大不敬之罪呢?其實689非常重視個體的言論自由,否則就不會在宣讀《施政報告》時,堅定不移地捍衛自身針對《學苑》的言論自由,指責該份大學刊物鼓吹港獨,狠批其違憲及錯誤。不過做人可不能雙重標準,總不能只准689批鬥《學苑》,而不准PUMA以號碼布「D7689」,否則談何平等的言論自由呢?若然還有愛字頭認為,言論自由不適用於中國國情,硬是要搞亂香港作「升級行動」,為689討回公道,則希望他們先考慮對法治的破壞,對經濟的數千億損失,阻礙市民日常公共交通,以及浪費公帑要「慈母」加班清場,還有是違法會自毀前途。若然這些原因還無法說服這些愛國愛黨人士,那麼請他們冷靜思考一下,連「人大831框架」扼殺平等政治權利的假普選也能「袋住先」,PUMA區區一句「D7689」,又不是「問候阿爺」,為何不能「忍住先」,而動輒就要抗爭投訴呢?不過689絕對容不下的頭號敵人,就肯定是匯豐銀行。97年香港回歸偉大的祖國,港英官僚全面撤離香港,匯豐卻不跟大隊而在港繼續發展業務。根據「極左」的鬥爭思維,匯豐背後極有可能帶著不可告人的政治任務,甚至是要在回歸後的香港,建立沒有英國人的港英政府。幸好英明的689獨具慧眼,單憑戴耀廷及黎智英使用觀塘匯豐分行的本票,就馬上看穿外國勢力在佔中背後的端倪。現在匯豐連鈔票「DL467689」都斗膽印出來,豈不是赤裸裸地暴露了外國勢力的整條狐狸尾巴嗎?根據人大常委會副委員長陳昌智的邏輯,「反梁振英即是反中央」,匯豐鈔票「DL467689」不單煽動港人攻擊689,更有可能是意圖煽動全國人民顛覆國家政權的暗號。若然某些建制派提議引入《國安法》,或爭取《基本法》23條重新立法,恐怕不單《學苑》幾個港獨小子要坐「文字獄」,就連PUMA、港鐵或匯豐在港的管理層及員工亦難逃「數字獄」。如此看來,怪不得李嘉誠要買「政治保險」,將旗下重組後的公司遷冊開曼群島,轉投英國司法機關管轄的懷抱。因為當《國安法》或23條在港實施後,誠哥貴為褔布斯富豪榜的全港首富,若然一時不慎,旗下公司竟在交易時用了幾張印有「689」的本票或支票,給別有用心的人向北京打小報告的話,被黨大興問罪之師就麻煩了,單就這點遷冊絕對是明智決定。而我們這些升斗市民,身無兩個錢移不了民的,惟有在超市大減價時,看見商品勁減至「6.89折」也要忍手不買;或在ATM提款時,別拿編碼有「689」的鈔票,否則恐怕會被當作私通外國勢力,搞顏色革命的「叛國者」,被秋後算帳時就與人無尤了。大家應該意識到:今天的香港,已經進入一個上綱上線、動輒得咎、荒謬絕倫、反智瘋狂的黑暗時代。作者是學民思潮成員劉貳龍 梁振英 言論自由

詳情

劉貳龍:「DL467689」是顛覆政權的暗號?

?PUMA一塊「D7689」的號碼布,惹來愛字頭支持者質疑,這是攻擊特首的粗口諧音,更追擊其政治立場,並要求向中港政府道歉。愛字頭的上綱上線,成功將小事化大,隨即網絡上流傳「D689」的火車及地鐵車廂編號,以及編號「DL467689」匯豐百元鈔票的照片,對於讓更多港人關注「D7689」的訊息,愛字頭實在「功德無量」,值得致敬。雖然PUMA隨後刪圖道歉,劃清界線指無政治立場;港鐵亦未收投訴先戴頭盔,要求員工於網絡發言須註明是個人觀點,但匯豐基於有外國勢力撐腰,尚未對事件妥協讓步。若愛字頭不滿足於「階段性勝利」,未知他們會否將行動升級至「罷坐港鐵」、「佔領港鐵或匯豐」或「申請禁制令」,要求港鐵拆掉「D689」編號牌或車廂,以及迫使匯豐回收印了「689」的鈔票,或剝奪發鈔銀行的資格,甚至是停業整頓以贖對689大不敬之罪呢?其實689非常重視個體的言論自由,否則就不會在宣讀《施政報告》時,堅定不移地捍衛自身針對《學苑》的言論自由,指責該份大學刊物鼓吹港獨,狠批其違憲及錯誤。不過做人可不能雙重標準,總不能只准689批鬥《學苑》,而不准PUMA以號碼布「D7689」,否則談何平等的言論自由呢?若然還有愛字頭認為,言論自由不適用於中國國情,硬是要搞亂香港作「升級行動」,為689討回公道,則希望他們先考慮對法治的破壞,對經濟的數千億損失,阻礙市民日常公共交通,以及浪費公帑要「慈母」加班清場,還有是違法會自毀前途。若然這些原因還無法說服這些愛國愛黨人士,那麼請他們冷靜思考一下,連「人大831框架」扼殺平等政治權利的假普選也能「袋住先」,PUMA區區一句「D7689」,又不是「問候阿爺」,為何不能「忍住先」,而動輒就要抗爭投訴呢?不過689絕對容不下的頭號敵人,就肯定是匯豐銀行。97年香港回歸偉大的祖國,港英官僚全面撤離香港,匯豐卻不跟大隊而在港繼續發展業務。根據「極左」的鬥爭思維,匯豐背後極有可能帶著不可告人的政治任務,甚至是要在回歸後的香港,建立沒有英國人的港英政府。幸好英明的689獨具慧眼,單憑戴耀廷及黎智英使用觀塘匯豐分行的本票,就馬上看穿外國勢力在佔中背後的端倪。現在匯豐連鈔票「DL467689」都斗膽印出來,豈不是赤裸裸地暴露了外國勢力的整條狐狸尾巴嗎?根據人大常委會副委員長陳昌智的邏輯,「反梁振英即是反中央」,匯豐鈔票「DL467689」不單煽動港人攻擊689,更有可能是意圖煽動全國人民顛覆國家政權的暗號。若然某些建制派提議引入《國安法》,或爭取《基本法》23條重新立法,恐怕不單《學苑》幾個港獨小子要坐「文字獄」,就連PUMA、港鐵或匯豐在港的管理層及員工亦難逃「數字獄」。如此看來,怪不得李嘉誠要買「政治保險」,將旗下重組後的公司遷冊開曼群島,轉投英國司法機關管轄的懷抱。因為當《國安法》或23條在港實施後,誠哥貴為褔布斯富豪榜的全港首富,若然一時不慎,旗下公司竟在交易時用了幾張印有「689」的本票或支票,給別有用心的人向北京打小報告的話,被黨大興問罪之師就麻煩了,單就這點遷冊絕對是明智決定。而我們這些升斗市民,身無兩個錢移不了民的,惟有在超市大減價時,看見商品勁減至「6.89折」也要忍手不買;或在ATM提款時,別拿編碼有「689」的鈔票,否則恐怕會被當作私通外國勢力,搞顏色革命的「叛國者」,被秋後算帳時就與人無尤了。大家應該意識到:今天的香港,已經進入一個上綱上線、動輒得咎、荒謬絕倫、反智瘋狂的黑暗時代。作者是學民思潮成員劉貳龍 梁振英 言論自由

詳情

劉貳龍:梁特應被拖糧而非加薪

特區政府於前週五深夜鬼祟發新聞稿,宣布特首、全體政治委任官員及行會非官守成員,由今年2月起撤銷執行近6年的自願減薪5.38%,司長及局長等每月變相加薪1.6萬至1.8萬不等,特首梁振英則加薪2萬至37.18萬港元。姑且不論政府說加薪是因「經濟相對09年已大幅改善」,已經不存在「與市民共渡時艱」的自願減薪理由是否充份,但必須指出,張建宗解釋的加薪原因,實在妙不可言,他指此舉是要挽留及吸引問責官員,只回復到09年前水平而未調高,是表現出問責團隊務實的精神。但是站在民意為依歸的切入點,梁特作為受港人政治問責之首,據最近的港大民調數據顯示,梁特支持度評分只有42.1分,自9月初以來長期低於45分的警戒線。民望淨值低至-34.2%,達58%人反對梁振英繼續出任特首。顯然數字早就客觀說明,梁特絕非民意要加薪挽留的政治人才,加薪大概只反映高官的貪得無厭與民意脫軌。相反,若做法要表現務實的精神,實現高永文所言的問責團隊加入政府,並不計較薪酬,只想盡量服務市民的理念,那就倒不如以「減薪」或「停薪」,甚至是「拖糧」、「出住一半糧」或「借糧當出糧」之類的刻薄待遇,去顯示梁特願意迎難而上,相信支持這項英明決定的人數,極有可能超越參與雨傘運動的120萬。不過站在阿爺論功行賞的角度,梁特「擺平」持續接近3個月的「違法佔領」,絕對是「平暴英雄」,他不惜開罪數以十萬計支持抗爭的港人,卻只換來每月加薪2萬港元,實在是付出與收獲不成正比的賠本生意。相比起梁特的一份澳洲UGL合約,聲稱不用提供任何服務就有5000萬報酬「袋往先」,今次僅僅回復到09年前水平的所謂加薪,其實少得可憐──即使以加薪後的年薪約446萬港元乘5年任期來計算,總共只得約2230萬港元,連一份UGL合約的半數金額也沒有,阿爺對忠心奴才梁特如此吝嗇,恐怕留得往人也留不往心,更何況要吸引體制外的有識之士,未來走入「熱廚房」當問責高官呢?此外,若張建宗提出的加薪原因屬實,整件事就更耐人尋味了。港府要以加薪來挽留人材,豈不是暗指某問責高官有「離心」嗎?那麼有「離心」的高官又會是誰呢?究竟是否劃清界線指梁特於《施政報告》批評《學苑》屬個人看法,曾對家庭有歉意並承諾完成任期就會「回家」,以及不能憑良心做事就會請辭,貌似準備撒手不幹的林鄭月娥呢?當然我是沒有內幕消息的「局外人」,以上疑問還須洞悉高官關系的「局內人」解答。但如此看來,梁特在鬥垮涉嫌煽動分裂國家的《學苑》港獨大本營之前,倒不如先重新團結政府內部四分五裂的「香港營」(或鬥垮不聽話的人亦可),否則鬥到半路忽然有籠裡雞作反,讓港獨份子有機可乘作反撲,破壞中華民族的大團結,豈不是會連累梁特被黨大興問罪之師?作者是學民思潮成員劉貳龍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