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銳紹:我就是要對人性說 你不要再躲起來

世紀編按:今屆中學生好書龍虎榜,夫子劉銳紹《人性密碼678914》獲中學生票選為十本好書之一。夫子說,沒想到35萬字小說竟獲此獎,而且是由中學生選出,實在是莫大鼓勵。今天,夫子自道,談談近年寫作的轉向,以及社運予他的靈感。 最近有一件事令我感到意外,而這意外由四個部分組成。 我寫的小說《人性密碼678914》竟然獲獎。長期以來,我較多寫評論,寫小說完全是初哥(《人性密碼》只是我的第二本小說)。此乃意外之一。 這本小說的題材比較嚴肅,不輕鬆;有些朋友發現這本書的密碼之後,馬上感到沉重,但竟然繼續看下去,而且一口氣看到結尾。此乃意外之二。 很多朋友說,香港是浮光掠影的海市,長篇作品是沒有市場的。但這小說共三十五萬字,竟然有人看到底。此乃意外之三。 與香港有關的三次社會運動 給我這個充滿激勵性獎項的,竟然是中學生。他們在教協舉辦的「好書龍虎榜」中投票,改變了人們普遍感到「今天的學生不看書」的印象。此乃意外之四,而且是最大的意外。 我這樣說,一點炫耀的意味也沒有,而是很想了解原因,與青年,與大家,與香港一起,計劃未來。 我馬上找讀者們追問原因,他們的答案再一次敲響和打開我的腦門。原來他們喜愛和

詳情

劉銳紹:劉曉波逝世後的形勢評估

民主先驅劉曉波,一生歲月被蹉跎。入獄失醫罹絕症,出國無望會閻羅。生離夫妻天地隔,死別家人始在旁。世間慘劇誰人做?我國緣何苦恨多? 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在關禁中逝世。「逝世」是中性的詞,我想,就性質而言,用「犧牲」、「殉道」、「捨生取義」等字眼更為貼切,但在評論文章裏使用中性的詞較好,標題才用上「逝世」一詞。 世人對劉曉波的評價,已有公論,任何有良知的人也不會認同中國官方的論調。所以,本文集中分析以下3個問題。 一、劉曉波逝世後的最新形勢 從官方的行動可見,相信他們早前已不斷計算劉曉波逝世後的形勢,包括國內外的反應、各方在言論上和行動上的實質影響、對中共政權的衝擊等。通過這些沙盤推演而作出的部署,可以看到: ——中共看穿外國政府基於經濟利益,在劉曉波問題上不可能對中國構成實質的壓力,頂多只是一種表態式的要求,甚至只是一種勸喻而已,語言也不會過於苛責。所以,中國不會把外國政府的壓力放在眼內,還警告外國「不要把劉曉波事件政治化」。至於外國的民間力量,例如人權組織等,中共也不會當作一回事,並已「通過法例和主權,把它們排除在外」。 ——對內,中國政府封鎖信息,讓人民不會接觸到劉曉波逝世的消息,

詳情

敗因是從封建和鬥爭角度看「兩制」

香港回歸中國20周年,其中一個爭議的內容是:「一國兩制」有沒有變形、動搖和走樣?官方多次強調:沒有!但民間的反應卻不是這樣。我想,有3個角度研究「有沒有變」。 (1)如果從經濟、民生、社會等角度來看,總體情况基本上是沒有變的;但隨着香港和內地不斷融合,漸變和摩擦卻是不可避免的。而且,如果說「變」,其實變得更大的是內地,慢慢變得比較接近香港那一套制度——經濟愈來愈資本主義,民生的改善也愈來愈大,社會的形態(以至某些意識)也向現代化發展。所以,香港和內地在這些方面是逐步走近的,當然同時也會產生矛盾的。 (2)在法律和言論自由方面,基本上也可以維持香港的模式,以及回歸前享有的程度;不過,近年來,在質的方面卻令人開始產生疑慮。更重要的是,一些背後的因素和內地的潛規則正發揮作用,以致在特定情况下,法律和言論自由的空間都出現變數,例如全國人大釋法、傳統傳媒被收編等。 (3)在政治方面,不僅變得快,而且變得明顯,還向內地要求的方向變。如果官方說「不變形、不動搖、不走樣」,那麼只能說由2003年「七一大遊行」以來沒有變;但其實,從那時開始,政治方向和「兩制」的空間及內涵已慢慢在變,近年來更是大變,與上

詳情

悼念「六四」是為了明天

一年容易又「六四」。很多人問:「六四」已經28年了,為什麼還要悼念?即使「六四」是一段令國人傷痛的歷史,不應忘記,但人生畢竟要向前看;不看中共的前景,也要看眼前自己面對的現實,所以,不會忘懷「六四」,但留在心裏好了,不需行動、不需「頂牛」(爭持、衝突)、不需明知故犯……於是乎,想出了一千個、一萬個不碰「六四」的理由。 我了解一般市民的無奈,以至理解他們的心態,所以我看到悼念「六四」的冷卻現象,但也不會氣憤,反而更冷靜地思考,正如人們所說「不會忘懷」,只要留有火種就行了。所以,我不需一千、一萬個理由,只需要3個理由,就可以說明應該悼念「六四」了。 一股潛流在洗擦歷史洗擦我們權利 (1)目前已出現一股看不見但卻真實存在,而且是愈來愈猛的潛流,不單在洗擦歷史,還逐步洗擦我們的權利;如果不阻截這股潛流,將會出現根基挖空、大廈傾倒的惡果。 且看近年來的一些現象和背後的意識。例如:大凡有「中華民國」和台灣政治味道的東西,都會在有意無意之間被隱去或刪去。最新的事例是康文署在昔日的報章圖片上也刪去「中華民國」的字樣;較早前又有台灣的學術機構被刪去「國立」的字眼。前者是真正的歷史,後者是今天仍存在的名字

詳情

政改難重啟 唯有繼續爭

林鄭月娥上任在即,其中一個焦點是:應否、能否重啟政制改革討論?分三方面來說。 從現實看,林鄭月娥上任後重啟政改的機會不大,條件暫時未足;即使她上任後一段較長的時間,條件也不具備。最大的阻力不是香港,而是北京,因為它擁有決策權但毫無意願甚至有抗拒感。最近連串事例和背後的考慮,足以說明這一點。 一、重啟政改的條件和阻力 (1)張德江到澳門視察,講話內容明顯不是針對澳門,而是針對香港,雖不至指桑罵槐,但肯定意有所指。其核心是:澳門「自覺配合落實中央全面管治權」。例如:澳門率先通過《基本法》第23條、「愛國愛澳力量始終佔據主導地位」、澳門教育制度能培養官方需要的人才。這些在香港都做不到。概而言之,北京認為澳門的「一國兩制」比香港落實得好。因此,澳門做得好的(落實中央意圖),香港要學;香港做得不好的(如立法會拉布),澳門不要學(其實澳門立法會沒有拉布,張德江的話顯得多餘)。在這種氣氛下,北京還會放手讓香港重啟政改嗎? 更值得注意的是:中央領導人到港澳地區,一般都師出有名,例如回歸大慶或重要的國際活動等。但張德江這次以「視察」名義到澳門去,顯得很彆扭。其實,這是在習近平7月「君臨天下慶回歸」之前的

詳情

選票與民望說明了什麼?

儘管民望偏低,但林鄭月娥仍以777票勝出,成為下一屆香港特首,也是香港第一名女特首。相反,民望較高的曾俊華翻盤失敗,僅得365票而落敗。其實,這個結果早在預料之中,沒有太大意外。不過,這結果又反映了什麼呢? 曾俊華落選 說明「港人擁護」是空話 我想,第一點可以看到的是,在背後驅動、變招和操控的能力是何等強大!曾俊華原是北京也可以接受的人,但後來因為某些原因,北京對他由信任慢慢變成懷疑,再變成預防,最後變成壓制。無人能說清楚背後的原因,但北京卻可以面不改容地要變就變! 第二點,人們可見,泛民和市民對曾俊華的支持主要建立在對北京的不滿之上,其後建制派中也出現若干動搖,但在強大民意和建制派動搖之下,北京仍可以通過各種方法「穩定大局」。客觀效果顯示,北京不想出現民意和反對派可以扭轉官方決定的事例,於是大力發功,也要達至目的。其實,北京也說「港人擁護」是特首的四大標準之一,但曾俊華落選的事實,恰恰說明「港人擁護」只是一句空話,至少不及「中央信任」。這豈不是一大諷刺嗎? 第三點,選舉的結果也反映了建制派的本質——權力來源或利益來源對他們的吸力遠遠大於民意。這個印象愈來愈固定了。 按上述選舉效果而言

詳情

操控與翻盤的思考和可能

特首選舉的「跑馬仔遊戲」接近尾聲,在最後幾天的直路較量中,有些人仍努力衝刺,有些人則盡情破壞,弄得局中人「彼此也在捱」。香港繼續撕裂下去,市民日後也在捱。為此,本文集中談兩個問題:一、操控與翻盤之爭及其可能性;二、潛藏在選舉背後的意識怎樣令「一國兩制」倒退和延誤修復社會裂痕的政治契機。 現只有一條「以習近平為核心」路線 先談第一個問題,但不能抽空現實來談,必須按各種可見的迹象分析。在提名中得票落後的曾俊華表示「沒有想過輸」,即有信心翻盤。目前的形勢說明,除非出現下列一種或多種情况,他才有機會翻盤: .在泛民「300+」的支持之外,他還要在建制派陣營中挖走200多票,才有機會取得超過600票當選,但這些建制票怎樣挖呢?按理,他在這關鍵時刻應該更積極地走訪建制陣營拉票,至少做個樣子、打打心理戰,令動搖的建制選委更動搖。但他沒有這樣做,唯一解釋是他的策略是私下努力,不想打草驚蛇,既暗訪也暗戰,儲備翻盤的子彈;又或者有其他人在背後替他拉票,不得而知。 .有人替曾俊華在官方內部發功,增加他翻盤的機會。不過,這些必須是「有牙力」的人,而不是民意(這確是令人氣憤和可悲之處)。按眼前現實可見,北京不願

詳情

特首選戰提名前後的不同策略

新一屆特首選戰的提名期開始,很多人抱着「剝花生看跑馬仔」的心情對待這次選戰。在不合理的制度下,我也不關心結果,只着重觀察過程,尤其是從回歸前至今的演進過程,希望各方從中得到啟示。基於此,本文分兩個部分。 內地官場傳聞「北京3點希望」 第一部分:圍繞這次選戰的細節橫向觀察。 不妨先看以下假設(也是我到目前為止的一個觀察):北京在提名前和提名結束後可能(實際上也可以)有不同的策略。提名前的策略和目標是阻止泛民或北京不喜歡的人入閘;但提名結束後,只要確定所有候選人都是北京可以接受的人,那「玩法」就不同了,可以相對放手一點,讓各候選人有一定程度的競爭。 事實上,內地官場已出現一個傳聞:除了由港澳辦主任王光亞公開的「特首四條件」之外,如果能夠做到下列3點,也是好事;有人理解為「北京的3點希望」:一、候選人之間必須君子之爭,不要像上屆那樣暗箭橫飛,林鄭月娥較早時候已露了口風,也許她與北京的想法不謀而合;二、候選人要「洗乾淨才上台表演(參選)」,不要像上屆那樣,忽然傳出一些醜聞,令北京在「挺」與「不挺」之間也感到尷尬、進退兩難;三、無論有沒有泛民人士成功入閘,也要有建制派候選人之間的競爭(即多於一名

詳情

新特首能否進退有度護「兩制」?

問特首參選人:你們能不能、懂不懂,甚至敢不敢進退有度地「擦邊球」?核心任務是維護和捍衛「兩制」,免被「一國」吞噬? 新一屆特首選戰在即,編輯囑我模擬向參選人提問,並闡述有關問題的重要性。老實說,在目前的扭曲制度和內地政治不斷收緊之下,對新特首有過高期望,只是緣木求魚。所以,倒不如問:你們能不能、懂不懂,甚至敢不敢進退有度地「擦邊球」?核心任務是維護和捍衛「兩制」,免被「一國」吞噬?(圖1、圖2) 綜合各方實踐可見,只做順民而不敢倒揑虎毛,唯有死路一條。儘管有人嘗試走溫和或「中間路線」,但北京「經濟鬆,政治緊」,溫和路線也被逼上「反」路,被貼上「反對派」標籤;所謂「中間路線」,又變成另一種「以身相許」。反過來說,如果只懂橫衝直撞、以民間的勇武方式抵抗官方的政治暴力,同樣是代價大而成效小。所以,新特首有否政治道德和政治勇氣,在「順」與「逆」之間發揮政治智慧,取得平衡,緩解甚至化解「一國」與「兩制」之間的矛盾呢? 兩點最基本要求 為免提得太高而變成空談,我提出兩點具體的、最基本的要求。 (1)當北京的政策過了頭、錯誤,甚至破壞「兩制」的時候,新特首懂不懂利用北京對他/她的信任或使用,站在香港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