區皓棕:雷聲大角色小——《鄧寇克大行動》Dunkirk

(評台編按:內文有劇透) 基斯杜化路蘭好可能是繼史提芬史匹堡後最廣為人知的導演名字,無他,因為他自《兇心人》Memento 之後,基本上每一套執導電影都有相當的影迷追捧,去到他的蝙蝠俠三部曲更成為被捧為經典。其後的《潛行凶間》Inception、《星際啟示錄》Interstellar等都不用多介紹,相信大部分影迷都早已觀看。有趣的是,路蘭的電影在商業上的成功引起了好一部份影評人的質疑,究竟他是真的一位當代電影大師,抑或只是一個很懂得捉大眾口味的商業片導演?也許我們可在他最新的電影《鄧寇克大行動》之中探討一下。 一如既往,《鄧》跟近幾套路蘭電影一樣,都備受中外廣大媒體及普遍觀眾讚譽。不少人認為這是2017年最佳電影,亦是來屆奧斯卡最佳電影的大熱門。(題外話:路蘭多年來都與獎項無緣,看今年暫時仍未有其他電影跑出,一眾得獎常客亦未有新電影推出,這次《鄧》會否為路蘭帶來最高榮譽?)這部電影最為爭議的地方是它有別於一般劇情片,並沒有把故事集中在兩三個要角身上,而是以多個角色(有在沙灘上等待被救的幾位小兵、駕駛自己船隻拯救士兵們的幾位平民、空戰的機師們等等)交代二戰時一星期之內在Dunkirk這個

詳情

區皓棕:日佔香港眾生相——《明月幾時有》

(評台編按:內文有劇透) 你或許不會為意《明月幾時有》是一部關於香港的電影,因為電影宣傳中三大主角周迅、彭于晏、霍建華皆非香港演員。但其實《明》是改編自抗戰時期,香港在淪陷期間的一段歷史,女主角方姑(周迅飾)、她的母親(葉德嫻飾),以及傳奇人物劉黑仔(彭于晏飾)等人皆是現實人物。這題材在香港電影中比較罕見,可能是因為那段時候多為口述歷史,真正被記載下來的並不多,使香港人對那段時期本地的認知有限(說起抗戰時期,我腦內立時浮現的畫面總是上海),也甚少以這背景拍故事。所以看到許鞍華以這段距離我們乍遠還近的題材拍成電影,還是令我有意欲一看。 在我有限的觀察,《明》在香港的反應頗為兩極,有人完場時拍掌,亦有人在臉書上留言狠批。我則認為這齣電影是頗為理想的,亦比許鞍華上一套電影《黃金時代》要好得多。這部電影對我來說很重要的一環是,它所呈現的時、地、人,究夠像不像香港,而且不只是客觀上的真實性,還有的是創作上的合理性,有否使香港人有所共鳴。畢竟這部電影的主角其實不是別人,而是整個香港。從這套電影的劇本,我們可以發現除了四位主角外(我認為葉德嫻的角色的重要性,比起其餘三位主角有過之而無不及),片中還出

詳情

《謎情日記》怎會是沉悶?

《謎情日記》The Sense of an Ending上映超過一週,被大眾忽略大概是意料之事。看導演只是第二次執導的年輕印度導演,演出名單上亦沒有當紮紅星,只有一班「老戲骨」,確實未必引起到一般觀眾注意。但是,即使是看了電影的觀眾和影評人,不少皆對該片評價不高,倒令我感到驚訝。我本身未看導演的首作《美味情書》,所以在看《謎》之前都未抱有任何期望,但看完電影後,我卻認為這電影是本年其中一套佳作。所以,這回務必要為電影辯護一番。 據我粗略的觀察,大部分批評者對《謎》的評語皆是認為電影沉悶,現在時空與過去的片段關聯性並不足以令到這一個故事有吸引力追看下去,加上電影的節奏並不快,所以認為電影有種故弄玄虛的感覺,看了兩個小時多的電影到頭來好像甚麼也沒有發生一樣。我當然不同意上述的觀點,我認為故事是言之有物之餘,兩個時空的運用非常巧妙,可說是少一點改編功力也不能達到的。(電影是改編自同名小說,中文書名是《回憶的餘燼》。小說跟電影故事上大致相同,最大的分別在於結構之上。電影是現代與過去回憶不斷來回穿插,而小說則共有兩個章節,第一章是幾十年前故事主角Tony 學生時代與好友和初戀女友的幾段回憶,第二

詳情

是驚也是喜:《訪・嚇》(Get Out)

(下文劇透) 數月前在網上看了一段電影預告,好像是認真製作,但內容竟是以很政治不正確和非常敏感的黑人被一眾白人「獵殺」為題,這種荒誕的題材不禁令人失笑,還以為是另一套粗製濫造的低成本胡鬧電影。怎料過了數星期,得悉這套電影在美國上畫後報捷,不論是票房或是口碑皆強勁,有網站更把它選其中一部2017年上半年最佳電影,誇張得很,也提起了我對這套《訪・嚇》(Get Out) 的興趣。 《訪》的確是近年來驚悚片中一套令人喜出望外的電影。在荷里活近一兩年的製作,也許只有James Wan 的《詭屋驚凶實錄》系列(The Conjuring)令人留下印象,其他的不論是外傳Annabelle 系列、還是雷聲打雨點少的Lights Out 等等,都是強差人意的作品。《訪》的其中一個成功之處是不同於Annabelle 或Lights Out,這部電影並沒有把電影的重心完全放在其噱頭(黑人被心懷不軌的白人們謀殺)之上,而是打好基本功,回到驚悚片的根本:努力經營男主角Chris來到大宅之後的不安感。白人黑人這些種族衝突的描寫反成為點綴,用以配合營造不安氛圍。譬如,當白人賓客來到大宅,見到男主角時對他的身驅衝口而

詳情

面對歪理連篇的狡辯者:《時代偽證者》

(下文有劇透) 以下這句話好像近一兩年都說過好幾遍(光光今年,在談論堅盧治的《我,不低頭》I, Daniel Blake的文章就用過這句話),但無辦法,看完這一套戲第一個聯想到的還是這句話,需要重複一遍:「這是一齣香港人一定要看的電影。」《時代偽證者》是英美的合拍片,故事主角皆為真實人物,分別是美國的歷史學家兼大學教授戴伯爾(Deborah Lipstadt),以及英國二戰歷史書暢銷作家艾榮(David Irving),內容主要圍繞一場牽涉到二戰時期納粹屠殺的誹謗案,驟眼看似乎跟香港和香港人都甚無關係。不過,電影從中探討的幾個命題,包括真實與虛假、言論自由以及其底線等等,與香港近年所發生的事情及爭議具有一定的關連。看這套電影可以讓觀眾了解這些問題及釐清邏輯思路,有助看清楚現在社會上各種議題。何況這套電影本身就是一齣佳作,實在沒有不看的理由! 故事由戴伯爾的著作中批評艾榮捏造歷史,是一名「極右派」(right wing extremist)與「納粹大屠殺否定者」(Holocaust denier)開始,艾榮不甘被戴伯爾破壞自己在歷史學界的名聲和地位,入稟英國法院控以她誹謗,隨後展開了漫長

詳情

Worn out places Worn out faces -《一念無明》

新晉導演黃進及編劇陳楚珩的首部長片《一念無明》未在香港上映已經受到大眾熱烈討論,不論是導演與編劇皆為第一次處理長片的「神鵰俠侶」,還是演員余文樂那個有望挑戰影帝寶座的上佳演出,又或是回到電影的主題:關懷精神病人以及正視他們在香港所受到的歧視等,都使電影的話題性持續不斷。看過電影的朋友大概都會同意,不論這部作品是不是一部佳作,單憑它的完整度和誠意,《一》也是值得入場支持的。 《一念無明》最為坊間所稱頌的是它對精神病人的關懷以及對香港社會的寫實描寫。以精神病人作為故事重心的香港電影雖有,但不多,好作品更少。《一》難能可貴的地方是它頗為全面地探討余文樂飾演的主角阿東康復出院後的生活。由他怎樣面對自己的父親、朋友、女友和其他街坊,與他們又怎樣面對他,到他怎樣面對生活上的困難,譬如居住、求職和復康之路,電影都有不少篇幅,使阿東這個角色有很全面的描寫,容易與觀眾建立情感上的聯繫。不少觀眾都為阿東的遭遇而反思香港社會有否足夠地關心精神病康復者,以及在個人層面上,如何幫助他們等。這個很多評論都有提及,我不在此重複。 另一方面,有些對《一》抱有保留態度的評論則認為電影中各個人物基乎全部都是針對著阿東(除

詳情

無信仰者看《沉默》

(評台編按:內文有劇透。) 向來認為馬田史高西斯出品,必屬佳品。在我看過他十多套電影之中,無論是早年的《的士司機》或是嚴重被低估的《紐約紐約》,到八九十年代的《狂牛》、《三更半夜》、《紐約故事》、《盜亦有道》、《賭城風雲》,還是夥拍李安納度迪卡比奧後的所有作品,我都十分喜愛。偏偏,他以前拍了兩部宗教題材的電影《基督最後的誘惑》與《活佛傳》我還未有機會看,所以在觀賞《沉默》之前,我只能透過預告片及背景資料調整我的期望(題外話:面書群組「Martin Scorsese Film School」將於3月28號在百老匯電影中心免費放映《活佛傳》,詳情可到群組頁面查詢)。 《沉默》改編自日本作家遠藤周作的同名小說。小說對馬田史高西斯的影響很深遠,他曾說:「幾乎二十年前我就讀了這部小說,此後重讀過不知多少遍,今天準備要將它改編成電影了。我這一生中,賜我以養分的藝術作品不多,本書是其中之一。」可見這本書對史高西斯的重要性。史高西斯從少就是天主教徒,在成為導演之前曾經夢想成為神父(幸好最後沒有發生)。他選擇改編這本小說拍成電影,相信也和他人生之中對宗教的掙扎與困惑不無關係。 對比其他史高西斯的電影,《

詳情

最狂的不是槍:《槍狂帝國》Miss Sloane

說到今年的奧斯卡遺珠,《槍狂帝國》Miss Sloane (下稱《槍》)必定榜上有名吧。Jessica Chastain精湛的演出拿不到一個最佳女主角提名實在是有點可惜。我看這部電影的時候它已差不多在港上映了一個月,但它在坊間的迴響跟其質素未成正比,而大多數的評語皆是跟Jessica的演出有關,令至我以為這套作品只有女主角值得談論。看畢電影,我不只被Jessica的演出所吸引,更令我佩服的是它精密的劇本,如何透過故事上的描寫加深/改變觀眾對Miss Sloane這個角色的印象,比一般荷里活電影只著重劇情上的發展要厲害得多。 《槍》之好看,一大原因固然是兩個美國遊說集團之間明爭暗鬥下,衍生出來峰迴路轉的劇情,每一步Miss Sloane 或對手所行的棋都是驚喜不斷,對觀眾而言很有娛樂性。但想深一層,會發覺Miss Sloane那一方(其實即是Miss Sloane)太強,而另一方(主要是Pat 那邊)則給比下去,未夠級數跟Miss Sloane 對弈,也就是說,這盤棋局一直都是掌握在Miss Sloane的手裹。一般寫這種雙方爭鬥的故事,甚少會這麼強弱懸殊,因為大家都知道,故事往往是勢均

詳情

三個名字 一段旅程:《月亮喜歡藍》

(評台編按:內文有劇透) 《月亮喜歡藍》(Moonlight,下稱《月亮》) 是黑人導演Barry Jenkins 的第二套作品(首作是2008年的獨立電影 Medicine for Melancholy),以新導演來說,這齣戲充滿驚喜。電影牽涉到黑人社區、同性戀、貧窮,以及毒品等題材,加上具有藝術性的表達手法(網上有人剪了一道短片比較《月亮》以及幾套王家衛電影的畫面/鏡頭運用/調度等;導演亦曾在訪闆中透露《月亮》故事結構靈感來自侯孝賢的《最好的時光》),明顯並不是一部主流商業電影的格局,反而得到不少影評人青睞。儘管如此,電影的故事性頗高,並不「沉悶」(對不喜愛藝術電影的觀眾而言),可以說是一套雅俗共賞之作。 《月亮》簡而清地把主角Chiron的成長故事劃分成三個段落,童年(章節名為: Little)、青少年(章節名為: Chiron)、成人(章節名為: Black)各一段,分別由三位不同的演員飾演: 第一段講述Chiron 的童年。他這時候的花名是 Little,這除了切合地形容這時Chiron 個子矮小之外,也反映他的個性及行徑:喜歡把自我縮細,使自己不被人發現、不需與人接觸,猶如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