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岸黑白道開始合流!

每個社會都有白道和黑道。白道是指正式組織、政府,特別是政府的軍警治安力量,而黑道則是指作奸犯科的幫派組織。在正常情况下,白道對黑道是水火難容,一定要加以壓制或取締。 但在有些情况下,卻會黑白合流﹕ 例如黑手黨主要的是美國意大利移民及其後代,特別是來自意大利西西里島的移民都和黑手黨有些瓜葛,黑手黨在美國好勇鬥狠,多從事販毒、色情及賭博等行業,美國治安單位對黑手黨相當忌憚。但第二次大戰末期,美國要在西西里島登陸,為了希望登陸順利,遂企圖借助於黑手黨的力量。當時美國黑手黨要人魯希安諾(Luciano)在美國犯罪,被判囚30年,但美國卻將他釋放,送到西西里,動員意大利的黑手黨幫助美軍登陸。二戰後,意大利重建,但因為意大利共黨反對意大利法西斯頗有建樹,戰後的選舉總是意共獲勝,美國不能容忍,遂動員黑手黨打殺意共人士。黑手黨的要人裘利安諾(Giuliano)就是美國的重要打手。意共勢力硬是被打了下去。意大利的黑白合流,乃是黑道史的大事。 至於在中國,黑白合流更是厚厚一本帳。近代中國政治動盪,再加上外敵威脅,培植分裂勢力,這種特殊的環境遂促使黑白合流。當年國民政府的蔣介石委員長為了清共,就動用了上海黑

詳情

美國將放棄一中原則嗎?

英國文豪歐威爾(George Orwell)在1949年出版了《1984》,該書至今已快70年。那是本預言性極強的著作,它指出20世紀將分為三大國,「歐亞國」、「大洋國」、「東亞國」,相互結盟爭戰,在統治者的操弄下,已創造出了一個「戰爭就是和平」、「自由就是奴役」、「無知就是力量」的矛盾世界。而歐威爾的三國論,顯然也非向壁虛構,而是合理的推斷。歐亞國是俄國的縮影,大洋國是暗指美國,東亞國則是指未來的中國。這三大國的合縱連橫,就成了二戰後世界的主要風景。在二戰後到2010年代的後冷戰,美俄較勁,蘇聯瓦解和柏林圍牆倒塌,代表了美俄爭逐,美國勢力獲勝,在這個階段,美國的大連橫策略,乃是親中遠俄,而美國雖然獲勝,也只是慘勝。美國全力擴軍好戰,它也樹敵太多,成了全球恐襲的最大目標,美國也經濟惡化,國力消耗至巨。但從2007及08高油價的階段開始,俄國由於油氣收入大增,國力遂快速崛起;尤其是俄國領導人普京,是個很懂得現代宣傳及反宣傳的人,所以美國在中東及歐洲開始受挫。最近歐洲新興的小黨轉大黨,例如英國的獨立黨、法國的「國民陣線」都是反美親俄政黨。美俄在這個後冷戰時代又展開新角力,美國未必是贏家。至於亞洲方面,由於過去三四十年的美國親中遠俄,中國遂有了快速發展的機會,由於美國的強大必須以敵人的鮮血來灌溉,所以從2010年代起,美國已把中國列為最潛在的敵人,民主黨奧巴馬政府的「重入亞洲」就是美中開始敵對之始,美國的終極目標是要把60%軍力用來對付中國。所以近年來美國遂在亞洲倡議美日聯手反中,美國也在東海及南海多次軍演,但這也促成了中俄的聯手反美日,在2016年中俄艦隊已多次進入日本海及東海海域,中俄更在南海擴大軍演。在11月份及12月份,中國的飛行聯隊更兩次進入日本及台灣空域。這顯示出中國在南海壓力緩和後,它已把軍事重點移轉到東海。美國勢由「親中遠俄」變「親俄遠中」我曾經指出過,美國總統當選人特朗普,在選舉時高唱孤立主義,強調美國的盟邦應自行考慮安全問題,若要美國保護則要付保護費。但選舉時的發言只是空話,當選後,各種國內外體制必然展開各種游說及施壓。特朗普當選後,日本首相安倍晉三第一個匆匆趕往紐約向特朗普朝貢,就顯示出日本的焦慮和恐懼。如果美國不挺日本,日本就可能在中俄韓國及朝鮮夾殺下國家瓦解,可以想像,美國的軍方及國安機構也必向特朗普施加了很大的壓力。這些國內外壓力究竟是些什麼,我們並不知道,但由最近特朗普的一些動作,我們已可看出一些端倪。(一)最近日本花了很大氣力邀請俄國的普京訪日,而特朗普則正式提名親俄的美孚石油董事長兼執行長蒂勒森為國務卿,由美日的這種動作,顯示出拉攏俄國,避免在亞洲形成中俄反美日,特別是反日同盟,乃是特朗普政府最大的戰略目標,如果中俄空軍及海軍聯手,日本就毫無生機,因此三大國的「大洋國」美國勢必由以前的親中遠俄改變為親俄遠中,這將是21世紀最大的世局變化。(二)美國對台海政策,自從台灣被逐出聯合國,接着中台斷交,美國奉行「一個中國政策」起,這種「一個中國政策」即是基辛格所創。但多年以來,包括日本及美國鷹派一直有人要突破這個基辛格原則,而現在特朗普已說話,「為何要被一中綁住」,這顯示美日台的鷹派對特朗普已投下了極大精力和影響力,特朗普和蔡英文的通話,背後必定是美日極右勢力和軍方在掌舵。若特朗普將來硬要否定基辛格所制定的一中政策,那就是否定了中美建交時的最基本前提,就等於兩岸重回1950年代兩岸敵對的時期,這已意謂着在美國介入下,兩岸隨時都可能恢復戰爭狀態,東亞的美日台和中國甚至可能俄國也可能介入的亂局即將開始。特朗普是幫了台灣抑或害了台灣?(三)近年來美國兩黨激烈的反中派已經抬頭,民主黨的奧巴馬和希拉里如是,共和黨的「企業研究所」和「傳統基金會」以及軍方勢力和特朗普團隊亦如是。這是歐威爾《1984》裏的「大洋國」和「東亞國」敵對戰爭預言故事已告實現。特朗普的內閣鷹派將領有多人,已有媒體稱之為「軍閥內閣」,但由事態的發展可以看出它其實是個反中好戰內閣,特朗普政府在商人推促下,對中國的經貿衝突必會增加,在日本及美國軍方的推動下,東亞的軍事緊張必會快速升高。2017年,世界已注定將進入衝突增加的新階段,東亞如果動亂再起,亞洲將沒有哪個國家可以倖免!因此在上個星期,自從特朗普發表了反對一中政策的言論後,台灣突然之間成了國際的重點新聞,這是過去40多年來從未有過的現象,台灣有些獨派人士狂喜無比,認為特朗普可能會支持台獨或一中一台;但更多人則相信如果特朗普放棄一中政策,中美必然全面翻臉,21世紀的和平可能會快速失去,台海又將爆發戰爭。由於美俄敵對已久,而中俄的戰略伙伴關係已經很久,美國拉俄反中並不容易成功,一旦中俄聯手反美,美國必難討到好處,所以特朗普拉攏台灣到底是幫了台灣?或害了台灣?實在難論。特朗普打台灣牌,並否定美國的一中政策,其實是冒着很大的風險!原文載於《明報》筆陣(2016年12月19日) 兩岸 特朗普 中美關係

詳情

國民黨將成為窮光蛋!

自從今年「五二○」民進黨的蔡英文就職總統以來,她的施政滿意度一直在下滑,不滿意的早已超過滿意的;台灣的行政院大門口,總是抗議人群不斷,加上台灣事故不斷,最近的復興航空這種大公司也因財務危機而關閉解散。顯示出台灣真是千瘡百孔,亂成一團。上個星期,台北的《遠見雜誌》和女企業家組織「女董事聯盟」替蔡英文打分數,她的不滿意度高達82.1%,平均分數只有38分,對她的管理能力、溝通力、行動力以及領導力都評價極低。兩大控股公司充公 國民黨恐一無所有不過前個星期我們已指出,民進黨政府在治國上可能能力的確不足,但它搞起清算國民黨來,卻效率極高。民進黨上任後,靠着它的立法院多數,迅速通過追查國民黨不當黨產條例的特別立法,接着在8月底就正式在行政院下設立「不當黨產處理委員會」(簡稱黨產會),並迅速在11月25日(星期五),決定將國民黨的兩大控股公司「中投」及「欣裕台」充公收歸國有,這兩大控股公司的資產合計約台幣156億,這兩大控股公司旗下有18家公司及各種不動產,包括國民黨中央黨部所在的八德大樓也將充公。民進黨政府的黨產會並劍及履及的限國民黨在一個月內將這兩間控股公司交出。在黨產會作出充分的決定後,行政院也發揮了高效率,成立跨部會接管小組。接下來,黨產會將立即對國民黨時代成立的救國團、婦聯總會、軍人之友社展開追查。這意謂着在被追查後,國民黨即會一無所有,甚至國民黨的中央黨部也會被掃地出門。民進黨政府對清算國民黨,真是快狠準,效率超乎異常!台灣今日號稱自由民主,但這其實是過去70年逐漸發展而來的。在以前以黨領政的時代,黨國相混、黨國不分,應該是政府所做的事,都交由黨或黨成立的組織來執行,甚至許多國家的經濟行為也由黨所設立的公司來執行。國民黨及其附屬組織因而有龐大的動產及不動產,近年來這些黨產每年估計有台幣20億的收入,這些錢可以用來養黨工,可以用來搞選舉。在國民黨產最多的時期,號稱黨產高達千億。因此從1980年代台灣民主化開始,黨產問題就成了反對運動者最大的箭靶,反對派認為:(一)國民黨有這麼多黨產,都是黨國不分時代的產物,國民黨利用它的權力,將國庫的金錢搬去黨庫,國民黨因而有了這麼多黨產。現在民進黨執政,理應結束以前那個時代,將國民黨黨產收歸國有。(二)國民黨有龐大的黨產,目前每年還有20億收入,而其他政黨並無黨產,這意謂了台灣的政治競爭乃是不公平的競爭。為了公平,應該規定什麼是政黨的合法收入,什麼不是合法的收入,國民黨的黨產及其盈餘即是不合法收入,應當歸還國家。有關黨產問題的爭論,過去吵了三四十年,如果國民黨真的有自知有魄力,它早就應該對黨產有所處理,但一年可以有幾十億收入,這麼大的財富卻也養成國民黨的怠惰習性,泄泄沓沓拖延着不去處理,馬英九當政8年,一度喊「黨產歸零」的口號,但也毫無動作。由於國民黨自己不處理黨產,於是遂給了民進黨政府可以藉着清查黨產而對國民黨展開殲滅戰的機會。民進黨內許多痛恨國民黨的人士遂以「轉型正義」為名,宣稱國民黨時代非正義,追查國民黨黨產才脗合「轉型正義」。自己多年來不處理黨產 致今天窘境在20世紀裏,後納粹的德國、後白人統治的南非、後共黨的波蘭等國都有過時代轉變而發生「轉型正義」,德國及南非的轉型正義最為成功,波蘭的轉型正義卻變成鬥爭和清算,政治矛盾開始擴大。而台灣所謂的「轉型正義」由現在的發展,似乎已走向清算鬥爭的方向,民進黨內的極端派,藉着控制了黨產會,一心一意的想要把國民黨殲滅。南非的轉型正義是究責與寬恕並行,因為有了寬恕,南非的轉型遂沒有發生騷動及政治追殺。但台灣的轉型正義由於是律師主導,它更像是律師治國的政治追殺。黨產會除了凍結國民黨帳戶,停止兌現國民黨支票,充公國民黨資產外,還準備充公國民黨一切外圍組織和基金。行政院的黨產會只是個次部會組織,但已享有超司法的權力。由於國民黨已經財務被凍結,它的11月份薪水只能發半薪。國民黨已到了無法運作下去的程度。對於行政院黨產會的追殺和殲滅戰,國民黨已宣稱這是「綠衛兵」對國民黨的鬥爭。但除了打法律戰外,國民黨其實也沒有其他手段。國民黨已委託律師提出「暫時停止執行行政處分」與「撤銷移轉股權行政處分」兩項行政訴訟。問題在於這種行政訴訟,最快也要一個月,甚至也要一年。而目前行政權和立法權都在民進黨手上,民進黨對司法權也有較大的影響力,因此黨產問題的最後解決,時間可能並不在國民黨這邊。最近期間,國民黨主席洪秀柱已去了菲律賓向僑胞募款,她也可能赴美募款,但能募到多少,並不樂觀。國民黨早該轉型而不轉型,終於演變到今天的窘境。國民黨和民進黨為了黨產而展開的鬥爭,可能還需極長的時間,而國民黨的貧窮化則已注定,如何解決錢的問題,將是國民黨最大的考驗!南方朔台灣《民報》總主筆原文載於《明報》筆陣(2016年12月5日)

詳情

台灣第三大航空公司破產!

台灣已經多年未曾發生大公司倒閉解散的事情了。但11月21日(上星期一),卻出乎所有人意料,台灣第三大的飛航公司「復興航空」宣布停飛解散,對台灣這是有如晴天霹靂的重大事件。復興航空並沒有台港航線,所以香港人可能覺得陌生。但它在台灣卻是個航空界的大公司,它的資本額達台幣75.8億,整個公司的機隊有22架,在台灣的航空市場佔有率達到20%,2012年國際航空雜誌甚至將該公司評比為全球最佳航空公司第六名,也是台灣獲利能力最強的航空公司。最主要的原因乃是復興航空近年來有序的擴張,除了台灣本地的航線外,也拓展台韓及台日的觀光旅遊線,以及大陸的旅遊線和東南亞線。2014年它甚至還成立了台灣第一家廉價航空公司「威航」。復興航空的擴張策略趕上了台灣對外旅遊發達的時代,因而看起來前途一片光明。不過航空業乃是種特殊的服務業,航線的開闢,提供旅遊服務固然重要,但飛航的安全可能更重要。但復興航空在業務上大力擴張的同時,卻對機師的安全訓練顯有不足,於是復興航空遂於2014年7月23日及2015年2月4日,短短半年內,就發生兩次空難事件。第一件是復興班機在澎湖降落時,由於降落程序不當,因而飛機墜毁,死亡48人;第二次是班機起飛不當,迫降墜毁在台北基隆河,死亡43人。這兩次空難,都是駕駛員失誤所致,由於短短半年就發生兩次空難,於是旅客對復興航空遂信心全失,它的旅客數大減,開始大量虧損。根據截至今年第三季的結算,復興航空的淨值只有57.67億元,負債卻達142.18億元,該公司每天平均要虧損台幣1000萬元,每個月要虧損將近3億。於是復興航空董事長林明昇遂於11月21日決定停航;該公司並於11月22日召開臨時董事會,正式決定解散公司。這已意謂該公司董事會已宣布,由於財務危機,該公司已無法維繫,只得宣告破產倒閉,退出航空市場。據了解,復興航空在宣布停航解散前,一度想要找財團買主,但因為該公司負債嚴重,並無好轉的可能,所以並無人接手,關門解散乃是唯一的選擇!復興航空解散 善後問題多多不過一家中型航空公司的倒閉解散,並不像一個商家的關門那麼簡單。航空公司的售賣機票都是預售,它已售出許多機票尚未乘坐;也有許多人搭乘它的班機出國,目前尚停留海外,這些人要怎麼回來?許多機票旅行社已經支付,旅行社和旅客必有許多爭執,要如何解決?另外,則是直到9月份,復興航空共聘用了1795名員工,這些員工必然都工資薪水不低,1700多人如果補償,必定也是好多個億。諸如此類的善後問題多得不可勝數,最近這幾天已為了這些問題吵成一團。而最大的問題,乃是復興航空,在過去幾年裏因為公司擴張,向銀行大舉借貸,截至目前,它的銀行曝險金額約為110億,債權銀行有35家,最大的債權銀行為兆豐銀行,為17億。2011年復興航空曾向聯貸銀行申辦聯貸55億,有8家大型銀行各貸出15億到幾億不等。復興航空的銀行借貸都有飛機作為抵押,銀行可能不至受害。但復興航空也是個股票上市公司,它無預警的倒閉解散,持股人手上的股票已形同廢紙,它隱瞞公司信息,使股票投資人受害,已被人提告詐欺,因此復興航空必將有許多善後官司。由於復興航空無預警的倒閉解散,它影響重大,而台灣空管的交通部,事先既無所悉,事後處理也亂成一團,於是在大家抨擊下,11月23日行政院終於出手。也與兩岸關係冷凍有關——行政院命令凍結復興航空12億信託資產,用來作為員工資遣及賠償旅客損失。估計受損旅客將達10萬人,加上員工1700多人的善後,這將是極為複雜的工作。——復興航空成立時,即有一個政治任務,負責花蓮的空運,因此花蓮線乃是它的獨家航線。復興航空解散,花蓮對外的空運即告中斷,因而華航接替,另外的金門澎湖航線則由立榮接替,至於其他航線則將重新分配。——復興航空有153名駕駛機師,這些人將由華航及長榮招考,撰擇性錄用。另外則是中國的春秋航空也放出消息將僱用復興機師,中國的兩大國航也可能參加。復興航空破產解散,乃是近年來最嚴重的破產事件,它的善後已開始啟動,後續的問題尚多。而最大的問題,乃是復興航空經營不下去,除了它自己的問題外,也和近年來台灣旅運環境惡化有關。前幾年兩岸來往增加,旅遊市場蓬勃發展,復興航空因而大賺其錢,並開始快速擴張,但它除了受兩次空難影響,客戶不信任外,也受到兩岸旅遊快速萎縮的拖累。復興航空創辦了廉價威航只不過兩年即告解散,現在甚至航運母公司也告解散,這已顯示出兩岸關係的冷凍,肯定和復興航空的倒閉有關。兩岸關係的冷凍,已使得台灣旅行社及飯店倒了許多家,現在甚至已到航空公司也受到牽連,兩岸關係的冷凍會蔓延多大,這可能是個值得重視的新問題!原文載於《明報》筆陣(2016年11月28日) 台灣 兩岸

詳情

核災食品 已在台灣引起風暴!

日本有個全世界最大的黑道組織「山口組」,在日本的畫報上常可看到「山口組」活動的畫面,他們辦活動時,徒眾都黑衣黑褲,陣勢完整,秩序井然,如果鬥毆,黑衣黑褲也容易辨識。「山口組」的這種黑衣黑褲文化,也影響到了台灣,台灣如果黑道大哥出殯,或是黑道滋事,一定可見許多黑衣黑褲的青年大量出沒。台灣的黑道也很囂張。黑衣人首次明目張膽介入政治但任何人都想不到,黑衣黑褲的黑道文化現在居然進入了台灣政治。那就是11月13日台灣的行政院為了開放日本核能災害地區食品進口,匆忙的在台北、台中、新北市以及桃園等地舉辦公聽會,希望在公聽會後以無人反對為理由,快速決定開放。但他們未料到各地公聽會卻來了許多反對群眾,許多人乃是國民黨立法委員所號召來的。於是這些公聽會遂變成全武行。在台北及高雄等地,主辦單位甚至找來許多黑衣人護航,於是在衝突中,黑衣人遂向反對群眾施暴,台北市的公聽會甚至有黑衣人用折疊椅狂砸,有5人受傷。這是黑衣人首次明目張膽的介入政治,台灣的政治已開始黑道化。這是台灣政治的最大悲哀。2011年3月11日日本發生大地震,並引發海嘯及核電廠輻射外泄,這就是所謂的「福島核災」。它以福島、群馬、栃木、茨城、千業等5縣市最為嚴重。日本核災後,中國、韓國及美歐都對核災區食品進行不同的管制,中國明令禁止福島等10個縣市的食品入境;韓國也禁止福島等13縣市特定的食品,其中8縣市的水產品也被禁止;美國則是禁止福島等14縣市的特定食品;歐盟則禁止福島等13縣市的特定食品。至於台灣則是日本產品除了核災5縣市外,都需附產地證明,其他地區的水果、茶類及乳製品則需附輻射檢驗合格證明。世界各國對核能可能污染的產品都相當嚴格。後來因為發現有的出口商將污染食品偽造產地的事件,所以各國對日本商品更是謹慎小心。民進黨親日 欲解禁福島等輻射食品不過,台灣的民進黨政府乃是個本質相當親日的政府,所以自從蔡英文政府上台後,日本即透過許多管道,向台灣施壓,要求開放福島等5縣市的商品出口台灣。日本不向中韓美歐施壓,乃是中韓美歐的進口檢驗比較嚴格,除了日本必須證明文件誠實外,它們也會主動檢驗,不容易偷渡闖關。但台灣卻主動檢驗馬虎,經常只是看進口商的文件,由於對台灣偷渡闖關容易,所以日本遂向台灣施壓游說。如果一旦台灣對核災地區鬆綁,日本就可進一步向中韓施壓,也要求解禁。正因為台灣對核災產品有着這麼大的作用,所以日本官商各界遂對台灣使盡工夫。根據了解,親日的台灣駐日代表謝長廷也扮演了重要角色。根據截至目前的信息,日本對台的施壓真是手段盡出,目前亞太經合會高峰會,蔡英文已派了親民黨主席宋楚瑜為特使,台灣已要求日本首相安倍晉三和宋楚瑜會談,拉抬台灣國際地位,因為台灣對日本有所求,日本遂要求台灣盡速對核災食品解禁。除此以外,日本還向台灣的行政院及立法院施壓,要求盡速展開解禁程序。也正因此,行政院和立法院遂決定以最快速度召開公聽會,如果公聽會沒有人反對,行政院即可快速通過,對核災食品解禁。為了避免節外生枝,行政院還將公聽會定名為「日本食品輸台公聽會」,迴避掉「開放日本福島等5縣市輻射食品輸台公聽會」,藉此掩耳盜鈴。但民進黨在玩什麼遊戲,台灣人並非不知它的詭計,於是當民進黨政府以快速手段在10個地方舉辦公聽會,國民黨立委就透過網路,揭穿它的陰謀,並號召群眾參加公聽會表達反對意見。於是一個公聽會,遂演變為大打出手的暴力鬧劇b辦公聽會 卻阻反對者上台講話——民進黨政府內心已決定要開放核災食品,公聽會目的只是要跑程序,程序跑完即可宣布解禁,因此公聽會只是幌子,並非真的要聽反對的意見。因此每個公聽會,都安排了大量群眾鎮壓,阻止反對者上台講話,例如台灣的重要公民團體「主婦聯盟」派人參加了4場公聽會,根本就上不了台,無法講話,時間一到就宣布散會,因此這是被操縱的公聽會,這種情况在台灣並不多見。——行政院為了要控制公聽會,許多場都找了地方的黑道人物來鎮場,於是一有人反對,就難免雙方大打出手。黑衣人如此明目張膽的介入政治,也是首次。——由於台灣對食物安全一向管理鬆懈,所以食安事件不斷,現在又要開放日本的核災食品進口,由於台灣的過去食安管控表現不良,所以人民對這些核災食品更是擔心。由於民進黨政府是個親日的政府,它對日本沒有抗壓性,所以台灣各縣市只能自救,像嘉義市長涂醒哲乃是前衛生署長,他雖是民進黨員,但已決定制訂「食安自治條例」,諸如台中台北也有議員主張食安自治,用縣市食安自治來反制行政院對日本核災食品的解禁。台灣由於中央政府無能,各縣市的人民恐懼吃下滿肚子的輻射食物,已開始縣市自救。台灣的政府統合力已開始衰退。今天的台灣縣市,有的接受「九二共識」,有的反對「九二共識」,現在又加上有的縣市接受日本核災食品,有的反對。台灣的內部分裂,已成了台灣的宿命!南方朔台灣《民報》總主筆原文載於《明報》筆陣(2016年11月21日) 台灣 食安

詳情

台灣進入清算鬥爭時代!

英國哲學家暨政治家柏克(Edmund Burke)曾經說過﹕「我不要律師告訴我該怎麼做,我需要的是真誠、理性和正義。」他的意思是,律師只是利用法律的人,和真誠、理性與正義並無關係,所以20世紀法國劇作家季洛杜(Jean Giraudoux)遂表示,律師是對自鳴正義最有想像力的人。律師並不代表正義,律師只是經常在利用法律而已。因此今天世界上,美國乃是個律師最多最強的國家,美國當然出了許多好律師,但美國的過度訴訟,以及有錢有權人利用精明律師來脫罪卸責卻也極為常見,如果一旦律師當了大官,就難免利用法律來擾民。所以以前的人對律師治國很有意見。而在亞洲的台灣,就是個律師治國的國家。台灣以前政治專制,人們難免受到壓迫,必須靠律師來維護權益,因此台灣的政治反對派裏有很多律師,而當今天台灣大變天,新政府裏就有許多律師,這些律師可能記得國民黨之惡,於是到了今天就用律師手段來對付國民黨。最近幾個月在台灣鬧得最大的查黨產糾紛,就是民進黨政府對付國民黨最兇狠的手段,它就是律師治國最好的說明。台灣的國民黨以前長期執政,在政治發展的過程中,遂難免根據當時的需要設立了許多組織及公司,來彌補政府功能的不足。例如為了服務中學大學生等青年設了「救國團」,以租借方式在台灣山青水秀的地方開了許多度假設施;又為了照顧軍人及眷屬設了「軍人之友社」及「婦聯總會」,另外又因為經濟發展的需要成立了許多特別公司,例如以退役軍人為主的「榮工處」和「欣欣公司」;又有許多商業公司,像著名的「圓山大飯店」就是宋美齡當權時為了接待外賓而設。這些機構和公司,當時是為了特種目的而設,由於當年國民黨獨大,人們對這些機構公司並不質疑,但隨着台灣逐漸的發展,這些機構公司也開始各有定位。例如「圓山大飯店」改為財團法人,退輔會所屬的「欣欣巴士」和「欣欣瓦斯」則成了獨立公司,「救國團」也成了財團法人,但許多財團法人如「婦聯總會」卻仍是國民黨的外圍。許多公司則劃歸國民黨,成為黨管事業。這些黨管事業計有控股公司「中央投資公司」、「欣裕台公司」及「中投轉投資事業」等。根據現况,最大的「中央投資公司」計有總資產台幣265億,負債111億,淨值154億,「中投」名下有83筆不動產,「欣裕台」則兩筆。對於這些黨產,民進黨認為它乃是黨國不分時的特權產物,因此它是國民黨的附隨組織,屬於來源不當的財產,應予充公。這個問題民進黨過去多年一直想要清查,認為它是台灣政黨競爭不公平的主因,但因為民進黨在立法院乃是少數,無法通過清查黨產的提案,這件事遂懸擱至今。但今年大選,民進黨除了取得政權外,也取得國會多數,於是從民進黨政府上任起,就把清查黨產列為首要目標,8月份民進黨靠着它在立法院的多數,通過了《政黨及其附隨組織不當取得財產處理條例》,接着在行政院下成立部長級的「黨產會」,由深綠的律師顧立雄擔任主委,顧立雄乃是上海人,屬於極綠派,這種人乃是台灣最反國民黨的。因此自從顧立雄上任後,遂開始了律師當官,展開對國民黨黨產的追殺。「黨產會」自從上任起,就開始了以下兩大手段﹕黨產會追殺國民黨黨產手段——它立即凍結國民黨在永豐銀行及台灣銀行的帳戶,使國民黨無錢可用,於是國民黨的財務告急,9月和10月兩個月發不出薪水,最後是迫使國民黨必須減少支出,最後是台灣首富企業家鴻海董事長郭台銘的母親初永真女士借給國民黨4500萬,另有一名企業主也借了4500萬,合計9000萬元,國民黨才能發出9月和10月份的薪水,但11月薪水尚無着落。目前國民黨已決定將黨人數由800減少為350,並大砍行政支出。可見國民黨在行政院黨產會盯緊它的財產,並伺機就要充公的壓力下,它的日子必定愈來愈難過。——目前行政院黨產會已決定將「救國團」列為下一個打擊目標,根據調查,目前「救國團」名下計有不動產151筆,土地就有3萬多平方公尺,總值至少6.97億,旗下也有「中國青年旅行社」、「幼獅文化集團」等,乃是台灣最大的連鎖旅館及旅行社,總資產至少有53億。如果將「救國團」充公,那就可以使民進黨派出許多人接管,所以最近黨產會已決定明年2月對「救國團」展開聽證,替充公進行準備。民進黨認為「救國團」乃是國民黨的附隨組織,因此圍繞着「救國團」,明年2月必有一場大型鬥爭。——對於民進黨的追究,國民黨方面將它定義為「清算鬥爭」,因而展開法律上的攻防,國民黨認為這是違憲。問題是民進黨現在大權在握,掌握了行政權,又有立法權和司法權,所以國民黨提出的釋憲案,司法院大法官會議都未接受;但國民黨認為黨產會凍結國民黨的戶頭乃是違法,這起訴訟卻在11月4日被台北高等行政法院判決為「顯有疑義」,應當停止,但行政院黨產會卻不服,揚言要抗告。這意味着國民黨要保黨產必有漫長的司法鬥爭,由於民進黨大權在握,國民黨的勝算並不大。——台灣的行政院國發會下有一個國發基金,除了政府的基金外,還有許多民間公司的基金,例如「中加顧問公司」、「冠華創投」等,黨產會認為這些公司也是國民黨黨產,將予充公。這顯示台灣的黨產鬥爭只會擴大,台灣已進入新的清算鬥爭時代!南方朔台灣《民報》總主筆原文載於《明報》筆陣(2016年11月14日) 台灣 國民黨 兩岸 民進黨

詳情

「習洪會」是反台獨之會!

台海兩岸關係既敏感又脆弱,因此國共雙方高層往來,除了正式會談的內容外,人們對非議程內的各種瑣碎細節也格外敏感。11月1日(上星期二),國民黨主席洪秀柱訪問北京,並和中共總書記習近平舉行「習洪會」,台灣的媒體就對瑣事的興趣超過了雙方正式的講話,這些瑣事計有﹕洪秀柱獲接待規格較低(一)在過去3年裏,習近平先後8次接見台灣的重要人物。接見國民黨榮譽主席連戰的次數最多,有3次,2014年接見連戰的訪問團時,在正式會談後,習近平還和連戰單獨會談,接着習近平和彭麗媛夫婦還在釣魚台國賓館以家宴接待連戰及方瑀夫婦;至於2015年國民黨主席朱立倫訪問北京,舉行「習朱會」,兩人雖無私下會談,但會後習近平卻在人民大會堂新疆廳設宴招待。而這次洪秀柱訪問北京,兩人不但沒有私下會談,甚至也沒有設宴接待。北京高層對不同等級的貴賓有不同的規格,可以看出習的評價裏,連戰的分量最大,因此規格最高,朱立倫則差了一截,而洪秀柱的接待規格最低。今天的國民黨已失去了政權,黨的勢力已大幅萎縮,洪秀柱的分量當然降低。(二)以前習近平接待台灣代表團時,大陸方面出席的都是黨政的涉台決策人士,但這次「習洪會」,大陸的外交決策重要領導人楊潔篪卻沒有參加,而是換了海協會會長陳德銘,而海協會乃是負責兩岸實務的部門。因此台灣敏感的人士已經認為,在民進黨蔡英文主政下,大陸的海協會已不以台灣半官方的海基會為對口,那麼海協會勢必要改變角色,改成與國民黨的大陸工作會為對口單位,這也有助於國民黨的功能。因此在「習洪會」後,國共兩黨的例行合作關係必將增加,北京對台也將多了着力點。(三)這次「習洪會」最有衝突性的事件,乃是台灣有3家媒體,包括《自由時報》、《鏡週刊》以及《上報》,這3家媒體原本國民黨已同意讓他們的記者參加採訪「習洪會」,但就在「習洪會」前一天,北京當局卻臨時通知這些媒體被取消了採訪資格,據了解這些媒體可能是偏綠色,對北京有欠友善,他們跟隨洪秀柱而來,國民黨已經同意,但北京當局卻顯然不接受。為了取消這些媒體的採訪資格,它被吵成了一團。這顯示北京對台,有很大的媒體障礙。除了上述的插曲外,這次「習洪會」,最重要的當然是習近平和洪秀柱的談話。目前的兩岸關係真正的主角是中共和台灣的民進黨政府,由於國民黨已失去了政權和國會權,它在兩岸已失去了積極的角色。洪秀柱雖然把她這次訪問說成是「和平之旅」,也宣稱兩岸應訂定「和平協議」,但這種事乃是政府間才可以進行的事,國民黨目前已萎縮,洪秀柱講這些話,它的實質意義其實並不大,但習近平卻仍然很樂意舉行「習洪會」,根據了解,原因有二:.北京智庫及領導階層認為,國共合作乃是近代重要的歷史傳統,也是中共對台的重要管道,共產黨不能因為國民黨的不爭氣,就棄而不顧,中共在這個時候更要鼓勵國民黨,想辦法提高國民黨功能。最近北京派員到國民黨執政的縣市訪問,將對這些縣市提出陸客觀光的優惠措施,將來的海協會在具體事務上也將與國民黨合作,這都是中共當局對國民黨施加援手,希望國民黨在這些助力下有利於它的振興。「習六點」是說給蔡英文聽.中共與國民黨合作,這也是一個平台,可以藉此向民進黨政府及台灣人民喊話。就以這次「習洪會」為例,洪秀柱說許多兩岸和平協議的政治語言,但其實都是空話,但習近平說了「習六點」,卻都是實話。他的第一點是「堅持體現一個中國原則的九二共識」,第二點是「堅決反對台獨分裂勢力及其活動」,這兩點都是在強調一中原則及反台獨立場,這是大是大非的問題,北京不可能有絲毫模糊與鬆動,中國絕對有足夠的能力遏制台獨。這些話當然不是說給洪秀柱聽的,而是說給蔡英文聽的。北京的領導人以前發表對台談話都是以「和平發展」起頭,最後才以反對台獨做結論。而這次「習洪會」乃是蔡英文上台後習近平首次發表對台談話,他卻開宗明義就表明一中及反獨立場,這已可看出北京當局的現在立場已由「促統反獨」,變為「反獨促統」,反獨已開始推前成了北京的首要目標。由此已可看出,台灣在蔡英文任內,兩岸關係只會惡化,不可能轉好。至於「習六點」的第三點到第六點都是在講經濟文化合作,反而不是重點。眾所周知,蔡英文乃是傾向台獨的政治人物,所以自從她「五二○」就職以來,講過多次談話,她認為「九二會談」乃是過去的事實,但她並不承認「九二共識」的存在,她對「九二共識」只是希望打擦邊球,就是不承認「一中」,企圖為台灣創造另一個國家。她的企圖北京當然不是不知,因此這次「習洪會」習近平等於正式回覆了蔡英文,北京對一個中國及反台獨是很堅持的。因此在習近平談話後,台灣的總統府遂發表聲明,要求北京正視中華民國存在的事實;民進黨也召開記者會拒絕兩岸和平協議的可能。因此「習洪會」等於是兩岸作了一次空中交手,雙方都是自說自話,並無任何進展,由此已可看出兩岸間的「統」「獨」對立只會擴大並更加尖銳,兩岸是個僵局,不可能和平解決!南方朔台灣《民報》總主筆原文載於2016年11月7日《明報》筆陣 台灣 兩岸 蔡英文

詳情

過度熱心的人可以成大事!

東非的索馬利亞(索馬里),位於亞丁灣之口,可以直通紅海,乃是東非重鎮,但索國政治不佳,軍閥割據,因而民生艱苦,加上索國軍火氾濫,遂使得索馬里盜匪盛行,尤其是海盜最為猖獗,在過去十餘年裏,他們橫行在東非及西印度洋海域。由於這個海域盛產漁業資源,尤其是鮪魚(吞拿魚)最多,所以也是台灣遠洋漁船活動的地點。也正因此,在過去多年裏台灣漁船在這個海域被索馬里海盜攻擊並劫持的事件已多達將近十起。問題是近年來台灣經濟漸差,軍方已付不出軍艦護漁所需的龐大油料費,而且台灣軍警能力有限,既沒有能力和管道和海盜對話,也不可能與海盜談判,所以台灣漁船一旦被劫持,漁民只得自籌贖金,通常贖金都是幾十萬到百萬美元之間,對漁民漁船被劫持,政府都幫不上忙。2012年3月26日,一艘船東是台灣高雄人洪高雄的漁船在印度洋島國塞席爾(Seychelles)南方海域被索馬里海盜劫持,這艘船登記在阿曼籍,船名是Naham 3號,船長是台灣人鍾徽德,輪機長也是台灣人沈瑞章。船員則有27人,分別來自台灣、大陸、柬埔寨、印尼、菲律賓、越南等地。在漁船被劫持後,船長當時就被殺,其他人則被拘禁在某個小島的漁村,有兩人因為生病而死亡。剩下的則是輪機長沈瑞章和25名船員。綜合至今的報道,這起漁船被劫事件發生後,台灣政府知道後並無所作為,到了2013年年底,沈瑞章家屬終於找到國民黨的立法委員蔡正元,蔡正元曾經參與過台灣旅客被外國盜匪綁架的談判救人質事件,所以沈瑞章家屬遂找蔡幫忙。當時還是國民黨執政,所以蔡正元就去找當時的行政院長張善政。但張善政認為,如果政府出面,海盜就會提高贖金,反而使談判增加困難,最後行政院的答覆是「政府不宜介入」,所以政府完全沒有出力。北京幫了台灣漁民一個大忙由於台灣政府沒有出力,蔡正元只好找上北京,根據報道,北京的外交部、國安單位、國台辦以及海協會答應幫忙,他們具體的幫忙是什麼,並沒有人透露,但被劫持的輪機長沈瑞章的家人卻親口說北京海協會副秘書長王小兵幫了很多忙,沈瑞章獲釋後經過廣州返回台灣時,他見到王小兵時下跪道謝,可見北京當局顯然是幫了很多忙。蔡正元也表示,他為籌集贖金找了台灣、香港及大陸的台商募款,所以顯然北京方面幫忙與出錢無關。而是北京方面出了力向援救人質的「國際人質支持伙伴組織」透過國際游說,使該組織的人員史迪德(John Steed)負責起人質談判。透過國際影響力尋找到與海盜談判放人的管道,乃是台灣沒有的能力。北京這次真是幫了台灣漁民一個大忙。在國際社會上有兩種社會,一個是國際政府間組成的「白社會」,另一個則是國際黑幫所形成的「黑社會」,當國際大國面臨海盜問題時,就會武裝護漁,若有人被海盜劫持,也可能找得到管道去談判人質釋放的問題,近年來中國在東非海面巡邏打擊海盜已參與,對海盜問題已有了參與和解決問題的管道,但台灣卻是個被動的小國,碰到漁民被劫持這種事,被害的漁民就只得任由海盜團體宰割。以前都是海盜開價,台灣漁民直接向海盜還價,達成協議後就付款放人。這次則是台灣的熱心中介人蔡正元找到北京,北京透過它的國際關係又找到國際保全人員出面和海盜談判,而台灣中介人則發起募款,終於最後付款放人,政府和漁民的問題終獲解決。在這種問題上,靠台灣政府還不如靠北京更有效。4個英雄人物這次台灣漁船被索馬里海盜劫持,在經過拘禁4年7個月後,終於在10月23日獲釋,全體人質26人,從索馬里走一段陸路,再搭機到肯尼亞,再轉中國廣州,各國漁工分別送回,而台灣人則於10月26日(上星期三)飛回台灣桃園國際機場,輪機長沈瑞章終於結束他被劫持4年7個月的危險日子。他被劫持時體重88公斤,回台時只剩51公斤,他在鬼門關走了一趟。台灣漁民被劫持拘禁4年7個月,這起事件經過媒體報道,產生了4個英雄人物﹕第一個就是輪機長(大偈)沈瑞章,這艘漁船在被劫持時,船長就被海盜殺害,他遂成了人質的頭頭。他努力向外界求援,並要求如果放人就必須全放,最後他找到國民黨立委蔡正元,事情遂有了轉機,最後終於獲得全體釋放。第二個乃是國民黨立委、現任國民黨政策會執行長蔡正元,他是個喜歡管閒事的人物,因為熱心,以前惹過許多事,這次他被沈瑞章及其家屬找到,就奔走各方救援,他找到北京官方出面,又和國際搶救人質機構取得聯繫,又和國際保鑣公司聯絡,也在台灣、香港及大陸募款,最後終於救援成功。現代的台灣,這種過度熱心的人士已很少了。過度熱心的人士中還有一個,就是台灣薇閣文教公益基金會的李傳洪,他也是一個喜歡管閒事的有錢人,他對救人質第一個捐出一大筆錢,又發動到處募款,港台大陸他朋友多,所以最後遂能募款成功。在過度熱心人士中還有大陸海協會副秘書長王小兵,台灣漁民被劫持和他工作無關,但他在被求救後,卻立即聯絡北京的外交及軍方單位,積極介入人質事件。中國的介入,各種救援管道才能完整。緊急事件必須靠過度熱心的人士才可能順利處理,台灣的人質事件,終於見證了過度熱心人士的力量!原文載於《明報》筆陣(2016年10月31日) 台灣 漁民

詳情

國民黨已發不出薪水!

台灣的蔡英文政府於「520」就職迄今,業已5個月。在這5個月裏,蔡英文本人以及蔡政府手上的林全內閣都一直民調快速下滑,顯示蔡英文政府的治國能力的確出了問題。尤其是10月19日(上星期三)政府的總統府秘書長林碧炤及國安局長楊國強雙雙請辭,這更顯示了政府高層的人事不穩。但蔡英文政府雖然治國不佳,但它搞起內部政黨鬥爭,卻既狠又辣,它以輕型正義為名,追查國民黨的黨產,凍結國民黨的戶頭,到了今天國民黨的800多名黨務工作者已兩個月發不出薪水,國民黨已到了倒閉邊緣。根據目前的發展,國民黨旗下的中投公司及欣裕台公司這兩大控股公司所擁有的資產合計台幣156億元(新台幣,下同),將可能被充公。國民黨以前長期大權在握,手下有大筆財產,在過去10年裏,國民黨的黨營事業平均每年即投注10億到15億元給中央黨部,作為政黨活動的經費,一旦黨產被充公,國民黨的收入就會不抵支出,要想它不破產關門也難。根據民進黨的說法,一個政黨的經費,除了黨費收入,合法的政治獻金,以及選舉時的政府補助金之外,都不能算正當來源,在過去10年裏,國民黨的合法收入只有53.6億元,而支出則達292億,不足部分均靠黨產挹注。一旦黨產消失,國民黨的收支每年就有20多億的赤字,這要國民黨如何維繫?國民黨搞到今天,已連續兩個月發不出薪水,這已使國民黨的士氣低沉到了谷底,對於發不出薪水這個最大的危機,國民黨現任黨主席洪秀柱並沒有任何對策,洪秀柱對蔡英文清算國民黨的黨產也拿不出反擊的策略,所以目前的國民黨可謂已成了任由民進黨宰殺的羔羊,對於國民黨今日的困境,歸根究柢,都可說是國民黨自己的顢頇無能﹕蔡藉沒收黨產 可對國民黨施致命一擊(一)近年來關於國民黨擁有龐大黨產之事,早已鬧成了台灣全民共識,國民黨近年來歷任黨主席如果有魄力,就該從事改革,在開源上就是擴大政治獻金來源,台灣的財團和大有錢人,許多人都受過國民黨的恩惠,如果能有計劃的去爭取,政治獻金必會大增。而在節流上,就是國民黨必須減少用人規模,不能像以前一樣豢養一大群黨工,有些黨工可以改為義工制,如果國民黨能夠開源節流,縱使沒有黨產挹注,也將不會影響國民黨存活。但過去多年來,國民黨卻以拖待變,沒有做出任何改革,國民黨以為民進黨政府對黨產問題只是說說而已,不會下手,但國民黨卻判斷錯了,蔡英文是會下手的,藉着沒收黨產,可以對國民黨展開致命一擊,國民黨的生命就喪失一大半。蔡英文對國民黨不會手軟的。10月19日,蔡英文任命最反黨產的李瑞倉為金管會主委,李瑞倉並無金融專長,只是反對國民黨最力,他出任金管會主委,必定對國民黨的資產持續追殺。(二)國民黨歷任黨主席裏,以現任的洪秀柱分量最輕,她以前只是個相當普通的立法委員,後來升為立法院副院長,她政治歷練不足,缺乏人望,只是在馬英九鬥王金平的時機趁勢崛起。她後來雖然成為黨提名的總統候選人,但她的聲望的確不足,最後遂被朱立倫換掉,後來她又打出悲情牌,在國民黨外省人為主的軍公教支持下成為黨主席。但她這個黨主席缺乏歷練,也沒有能力,她對國民黨的黨產問題以及發不出薪水完全不知如何面對,於是國民黨發不出薪水的危機,遂升高為對黨主席洪秀柱的信任危機,最近期間國民黨內對洪秀柱的不滿已經快速升高。黨內對洪秀柱充滿焦慮不信任(三)面對黨內不滿的升高,於是洪秀柱遂開始走險棋,那就是她決定於11月初前往中國大陸訪問,進行「習洪會」,洪秀柱的訪問中國大陸在國民黨內立即引發波瀾。因為由洪秀柱過去的表現,人們都視她為國民黨內的外省人統派,她以前也說過不是「一中各表」,而是「一中同表」,這句話就顯示了她的統派色彩,因此在國民黨內即有人認為若洪秀柱繼續擔任黨主席,國民黨將會變成統一黨,國民黨會成為另一個新黨,台灣有個郁慕明領導的新黨,它主張和平統一;另外最近台灣已出現一種耳語,那就是洪秀柱面對發不出薪水的危機,可能向大陸的台商求助,希望台商捐款作為政治獻金,最近也有中國網民表示,每個人若捐人民幣200元,就可解決國民黨的危機。但對這些耳語,國民黨內卻有許多本土派反對,他們相信若國民黨成為統派黨,就會失掉民意支持,將來國民黨不要想選舉了。如果國民黨面對發不出薪水的危機,竟要大陸台商及北京幫忙,那麼就會使國民黨重傷。因此最近期間,國民黨內對洪秀柱充滿不信任及焦慮,都要求她把「習洪會」上會怎麼講規定清楚。一個黨主席竟然幹得黨內人士大家都不信任的程度,這實在是洪秀柱的悲哀,也是國民黨的悲哀!國民黨以前權勢巨大無比,今天卻沒落到發不出薪水,而黨主席也大家都不信任的亂局,真使人感慨!原文載於《明報》筆陣(2016年10月24日) 台灣 國民黨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