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德威:基金經理修邊科?

資產管理公司的基金投資經理,坊間又叫「基金經理」「芬佬」是不少大學生或虎爸虎媽望子成龍的理想職業。唔少人都以為要做基金經理或投資分析員,大學理所當然要讀經濟學、金融財務、會計、工商管理等「搵錢」科目。但只要大家花少少時間上網搜尋一下,就會發現不少國際大型「金融財閥」的投資經理同分析員都並非主修「搵錢」學科。 小弟在一間基金公司工作,常要聯絡公司在英國同美國的基金經理同分析員,過去幾年發現一樣有趣的情況。美國同加拿大的投資分析部同事,大部份都讀上面提及的「搵錢」科目;不過英國及歐洲投資部同事就好唔同。細看他們的學歷,大學竟然主修香港人口中的「唔等使」學科,包括歷史、哲學、地質學、數學、物理等等。細問之下,原來他們認為投資金融財務分析只是職業技能,可以在基金公司邊做邊學,或者自己報讀特許金融分析師(CFA)等公開考試,所以他們會選擇其他學科去增加自己的視野,幫助自己在畢業後在就業市場中脫穎而出。 「唔等使」學科的優勢 基金公司為何聘請這些「唔等使」學科的畢業生呢?好簡單,投資公司本身可以提供金融財務知識的訓練,所以這些搵錢學科並不太值錢。相反,公司要一些具備不同技能和閱歷的學生作為新血,為

詳情

就係唔怕豬一般的隊友

香港近年廣為流傳的話「唔怕神一般的對手,最怕豬一樣的隊友」,意思指即使面對強勁的對手都不怕,唯獨怕身邊的同事好似「豬咁蠢」拖累自己,因為呢句說話好啱聽(英文:Music to ears),所以成為香港打工仔嘅流行用語。但係如果大家用心睇過中國四大名著《西遊記》,就會發現豬一樣的同事兼老細,就如讒臣昏君,總有一個喺左近,而且係改變唔到嘅事實。與其成日諗住「唔怕神一般的對手,最怕豬一樣的隊友」(英文:With dumb friends like that, who needs enemies),自我感覺良好,不如學吓大陸版由張紀中執導嘅《西遊記》入面,孫悟空(由吳樾飾演)點樣幫助無能但有權(有金鋼圈)嘅老細唐玄奘(聶遠飾),如何分配工作畀好食懶做嘅豬八戒(臧金生飾)同蠢頭蠢腦嘅沙僧(徐錦江飾),提升整體戰鬥力到天竺取西經。學懂行政管理軟實力嘅孫悟空呢套《西遊記》喺2014年無綫電視由66集濃縮至45集,在平日晚上黃金時段播映,開始時不少網民不滿劇集的特技水平太低,劣評如潮。與無綫勢成水火的《蘋果日報》更乘勢追擊,在娛樂頭條直指無綫《西遊記》「太膠」,引起網民怒轟要求腰斬,更引述高登討論區、親子王國討論區及香港討論區網民意見,圍攻此劇。此前飾演過孫悟空嘅張衛健以「型到跌渣」、「好玩到跌渣」、「畢巴你個隆地咚」等大受歡迎嘅口頭禪唔同;大陸版有好多與原著相同的細節,尤其係「好打得」嘅孫悟空,點樣由只會自顧自己「七十二變筋斗雲大鬧天宮」,變成喺自己打妖怪的同時,都會用軟實力要豬八戒同沙僧保護師父,以免中調虎離山之計;又學懂當遇到比自己更強的妖怪時,就去搵妖怪的老細收服佢地。「豬隊友」 都可以大顯神威面對咁多神一般嘅對手,身邊只有兩個豬一樣的隊友,加埋個只講不做嘅老細,孫悟空由一個自我自大只會打架嘅爛仔,變成會「搲爛塊面」虛心向觀音娘娘、太白金星等求教嘅管理行政人員,自己融會貫通,最後都排除萬難成功取得西經。喺無綫電視播嘅大陸版《西遊記》中〈七絕山稀柿衢〉嗰集,講到由於通住七絕山嘅山路人跡罕至,山路塞滿了熟透而墮地嘅柿子,柿子腐爛,臭氣熏天,所以叫做「稀柿衢」,人馬都頂唔順。雖然孫悟空過到,但佢老細唐三藏就頂唔蒲,咁點算呢?唔通燒咗個樹林咩?好在已經成為行政管理級嘅孫悟空略施小計,叫村民整咗好多食物請唔怕臭嘅八戒吃,作為到「稀柿衢」開闢山路嘅酬勞,結果貪吃嘅豬八戒大顯神威,舉起九齒釘耙,喺稀柿衢拱出道來,人馬得以通行,等師徒四人便繼續趕路。呢啲咪將「豬一般的隊友」變成「神一般的兄弟」嘅行政管理本事囉。只怕豬一般嘅自己就如無綫電視安排過往曾參演歷代《西遊記》的演員拍攝導賞片段《西遊記.講呢啲》,提升收視,令《西遊記》收視穩步上揚,於2014年6月呢套「膠劇」尾段高見26點,平均收視點回升到22點,令不少網民大跌眼鏡。與其自我陶醉於「唔怕神一般的對手,最怕豬一樣的隊友」指摘隊友,倒不如諗吓點樣知人善用,同心協力,寬容相待,將各隊友的潛力發揮出嚟。不過咁,大陸版《西遊記》嘅內涵,你地識條鐵咩,大家都係睇返主打特技化妝,同埋啲口頭禪主打嘅劇集算罷啦。

詳情

「小學雞」西人英文會點講

「小學雞」係香港嘅粵語潮語。香港網絡大典就話,「小學雞」原意為小學生嘅貶稱,現泛指一切行為及思想幼稚、經常撩事鬥非和到處生事的人。喺台灣都有類似嘅詞語「小屁孩」。之但係正宗英文又點講呢?唔通寫「Primary School Chicken」?當然,用Childish表示「小學雞」都得,不過唔夠全神囉。識學,梗係學「正宗西人」!咁煩請各位花多少少時間,睇到本文最後段,睇吓正宗西人彭定康(Chris Patten)點用英文講。香港末代港督彭定康,牛津大學現代歷史系畢業,做過英國廣播公司信託基金主席,宜家又係牛津大學嘅校監,啲英文仲唔係正宗西人?彭定康尋日(2016年11月25日)喺香港出席外國記者協會午餐會演講,佢話香港民主進程太慢,但唔應該將爭取民主與港獨混為一談,佢又批評 「主張港獨,會削弱爭取民主力量」。對於香港兩位因為喺就職宣誓時,將粗口侮辱字眼加入誓詞,後來畀法庭判取消立法會議員資格(Disqualified Lawmakers)嘅梁頌恆同游蕙禎,彭定康呢個正西人就話,全世界任何一個地方,國會議員要就任都要宣誓,這是法律規定,否則就不能就職,就如英國國會,即使主張愛爾蘭獨立嘅新芬黨(Sinn Fein)議員,就任前都會莊嚴宣誓。彭定康再接受英國《金融時報》訪問,佢話梁頌恆同游蕙禎,將宣誓變成類似學生遊戲,係錯嘅 「wrong to turn it into a sort of student game」(見截圖),意思即幼稚行為如學生,直譯為「類似學生遊戲」未夠傳神,因為沒有學生未見過世面嘅意思,所以翻譯為「兩人將宣誓變成小學雞遊戲」會比較傳神,至於鍾唔鍾意咁譯,就各位自己下判斷!如果大家都想學下正西人彭定康,同埋正西報《金融時報》嘅英文,不妨上佢地嘅網站睇佢全文,不過好似要畀錢。另外,同日梁頌恆,就斥責(blasts)行管會追回薪金津貼係「無聊兼幼稚」,英文除可以寫「Localist duo says Legco is childish to reclaim their money」,都可以考慮學彭定康,寫成「Localist duo says Legco reclaiming their money is a sort of student game」?不過原來Duo係當單數用,個「says」後面要加「s」《金融時報》原文連結:https://www.ft.com/content/42f96bd2-b2c7-11e6-9c37-5787335499a0)。 語言 青年新政 彭定康 英文 英語

詳情

香港「現代化泳棚」真係接受唔到囉

近日政府有人提議,在中環海濱興建「現代化泳棚」,給予公眾人士係午飯時間去健身室之餘,多個選擇去游海。游海?唔好玩啦!有幾多香港人會游海?香港政府要起現代化泳棚,即係擺到明與民為敵, 即使有良好意願,但主觀及客觀條件(包括維港水質污染等問題)欠奉,真係接受唔到囉。西人的現代化泳棚北歐文明之國丹麥,早於2003年首都哥本哈根興建「現代化泳棚」。目前,哥本哈根就有四個「現代化泳棚」,位於Islands Brygge、Copencabana 、Fisketorvet、Svanemølle Beach 、Sluseholmen,好讓丹麥西人,可在城市中心戶外游水(成本低過在陸地起泳池,西人的創意真係零舍不同)。不過,對於毫無國際視野的人「講呢啲」就如同金庸武合小說《笑傲江湖》裡,金刀門等名門正派講主角令孤沖身上的是樂譜,唔係劍譜。洛陽金刀門的弟子,第一件事打到你令孤沖甩骹。真係講又唔聽,聽又唔明,明又唔做,做又做錯,錯又賴人。其實,類似嘅碼頭泳棚,德國伯林的萊茵河都有,仲係個河中泳池。要香港人接受這些「現代化泳棚」,就好似要明門正派接受令孤沖的思想,佢口沒遮欄,懂得吸星大法妖邪武功,又和魔教向問天稱兄道弟。雖然香港人平時午飯時 (60分鐘) 都會去健身室運動(包括游水:九龍灣工業區,同中環花旗大廈的名牌健身室,都有泳池畀會員在食晏、放工後、返工前游水)。不過游海又沒有冷氣空調,真係「接受唔到囉」。至於是否食飽游定係餓住游好啲,就真係木宰羊了(咁即係通香港人成日都食飽飽)。西人運動設備不合港人就如《笑傲江湖》入面的華山派的岳不群就將樂譜當為「辟邪劍法」。真正懂得音樂的人,都係魔教妖人(日月神教聖姑任盈盈和綠竹翁等高人)。結論就係,香港政府都係唔好將西人國際視野的運動設施帶畀港人。呢個建議要有相應配套,例如維港水質及污染等問題(雖然近年水質已見改善,亦見有團體於維港舉辦渡海泳)。香港政府要係要照顧下中文大學近期自殺嘅學生嘅弱小心靈(香港日日都有人自殺,但自殺率遠低於國際水平,唔信自己查下),國際視野強健身心的運動項目,香港人接受唔到囉。圖:哥本哈根的「現代化泳棚」

詳情

氣宗、劍宗、普教中

大文豪金庸先生的武俠小說風靡中國大陸、香港和台灣三地,其中文造詣不凡。史德威近日再拜讀其名著《笑傲江湖》,提到主角令狐沖所屬華山派,分為注重內功的「氣宗」和注重劍式的「劍宗」,兩派弟子水火不容,自相殘殺兼互數不是。現時香港,不少以粵語(註1)為母語的人都狠批「普教中」(使用普通話教中文),情況令在下對號入座氣宗和劍宗的門戶之爭。融匯貫通:氣宗、劍宗、加邪功究竟在以粵語為主的香港社會中,普教中會令中文水準上升或下降的爭論現都各執一詞。史德威不是語言專家,中文更加水皮至極,最好還是留待專家分析。在中國人社會裡,一直都存有不同的本地方言;如台灣的閩南話、上海/浙江的吳語話,廣東的粵語等。若要善用中文寫出優秀的文章,不少人會融匯詞彙豐富的粵語或吳語,貫通全國通用的普通話﹔就如同要練得上乘的華山劍法,必須精通內家氣功和外家劍招,因為兩者相輔相成可達事半功倍的效果。就如令狐沖是氣宗岳不群的徒弟,本身練氣宗內家劍法,後來機緣巧合得華山派太師叔,劍宗的風清揚屏除門戶之見,教授「獨孤九劍」後成材,再被日月神教教主任我行騙學邪功「吸星大法」;雖被逐出華山派,但最後青出於藍勝於藍,打敗岳不群和東方不敗等絕頂高手,造福武林。練武有如學語文。宋代名詩人程垓的《蝶戀花》:“尋日尋花花不語。舊時春恨還如許。”當中的「尋日」和「舊時」都可在粵語中找到,所以粵語有助於理解和學習文言,同時具備豐富的中文詞彙。普通話方面,清代曹雪芹的《紅樓夢》其「京味」甚重,例如:“好兄弟,你是個尊貴人,女孩兒一樣人品,別學他們猴在馬上。下來,咱們姐兒兩個坐車,好不好? 寶玉聽說,忙下了馬,爬入鳳姐車上,二人說笑前來。”那些「女孩兒」「咱們姐兒」「猴在馬上」不就是以北京話,用普通話(北京話為基礎)朗讀不就更入神流暢嗎?氣宗劍宗相殘之謎回說華山派氣宗和劍宗之爭的原因是舊時(註2) 華山派岳肅與蔡子峰兩師兄弟,到福建莆田少林寺做客偷看《葵花寶典》後,兩人約定各強記一半內容。後來卻因兩人發現所背誦的內容居然背道而馳,所以蔡子峰創立劍宗,岳肅創立氣宗,其後氣宗奪得掌門之位後,就用計謀把劍宗趕出華山派。說穿了,就是分贓不勻出現利益沖突。不知今時今日的「普教中」和「粵教中」之爭,背後是否也是有其他原因?例如是普通話未夠班的香港中文教師,害怕來自國內中文老師的競爭?那我就真的木宰羊了。大文豪的普教中最後,說到「普教中」是否會香港學生的中文水平下降,史德威只能期待10至20年後學生出來謀職的中文文章和會話才可判斷。但大家不妨看看金庸(本名查良鏞)和倪匡(本名倪聰)兩位香港才子和諾貝爾文學獎得獎者莫言(本名管謨業)等大文豪,他們都是在國內接受過「普教中」,但金庸是浙江人,說的是浙江口音(吳語)的普通話;倪匡在上海出生,母語是上海話(吳語)。莫言的小說裡,就常出現山東高密土話,恐怕他的母語也不是普通話。說粵語的香港人,每天從傳媒和身邊的人接觸中英夾雜﹑滿口懶音的港式粵語,「普教中」真的可消滅粵語嗎?事實上,香港人的中文水平下降,都不是近年的事,當時也沒有什麼「普教中」;殘害粵語或中文的元凶也可能是英語呢。註1: 全球以粵語(廣東話)為母語的人數在6000萬人以上,以使用者人口排名位居世界第16名。在中國境內中僅次於以普通話和吳語為母語的人數。在美國、加拿大及澳等的華人社區中為使用人數最多的中國語言。粵語也是除了普通話外,唯一在外國大學有獨立研究的中國語言。(維基百科,2015年4月22日)註2:史德威年少時在香港作文時用「舊時」,給中文老師扣分;史德威拿出《蝶戀花》和老師時對質,再給老師趕出課室。

詳情

強國.考試.作弊

圖1:強國教育制度:11名教育業者罪成強國考試作弊,法庭定罪判監強國考試作弊成風,有關行為有違道德兼有損學校聲譽。近日法庭,就中學公開考試大規模作弊案作出判決,當中11名教師校長及考試管理員罪成,報導指最高可能被判監禁20年(圖1)。強國老師校長,用心良苦為學生案法地點為亞持蘭大公立學校(Atlanta Public Schools)校網。作為世界經濟及軍事強國,美國公立學校考試出現作弊,涉及教師校長,以及考試管理員。在香港,考試作弊一般而言,都是學生用盡方法,用不誠實的方法在考試中提高分數,學生自己要付出時間精力及承擔風險,鮮有聽到教師校長參與作弊。不過在美國,學生就舒服得多,因為作弊都由強國教師校長處理,他們不誠實地提高水平不足的學生公開考試的分數,學生不用做出作弊的行為,又不用努力溫習考試,有事起來又不用學生負責,實在顯出強國為人師表,為分擔水平不足的學生學習而用心良苦。強國孩子,不會落後作弊事件於2009年於The Atlanta Journal-Constitution對強國學生公開試成績突飛猛進懷疑,並於2011年報導亞特蘭大公立學校區內的56間學校中,有44間學校於2009年的標準參照能力測驗(Criterion-Referenced Competency Tests) 中的分數造假,並指出有178名強國教師及校長,將學生錯誤的答案『改正』,用以提高學生分數(圖2)。有關發現,亦解釋該區於2002年至2009年期內,第八級學生成績突飛猛進的原因(CRCT是給第八級學生的考試,類以前香港的中三平核試)。圖2:強國教師校長為孩子作弊其實,亞特蘭大教師考試中提高學生分數,只是強國教育制度改革冰山一角。事實上,自從7年前強國政府推行著重『考試分數』的政策,以挽救強國學生令人垢病的語言及數學能力。加上2001年No Child Left Behind Act (沒有落後的孩子的法案)(圖3),對於又要威又要戴頭盔的強國的教育業者,在學生不長進的情況下,唯有教師動手為學生加分,令學生感覺良好,又可以實現強國『沒有落後的孩子』的理想,為美國在國際舞台中,繼續成為強國。圖3:沒有落後的強國孩子

詳情

史德威:石永泰教你 「斷章取義、妖魔化、批鬥」英文點樣講

?今年1月12日,大律師公會主席石永泰公開指「多番提『依法』有可能誤導市民,且強調守法是極權政權特徵」。不少報章和傳媒都紛紛引用石先生的字句,指他批評政府,和律政司司長袁國強唱反調等。筆者未有觀看電視直播,但卻有時間到大律師公會的網站,閱讀石先生的演講文稿,發現不少石先生批評佔中行動及佔中搞手的內容,但卻鮮有傳媒報導。《信報》創辦人兼專欄作家林行止曾經提及,一流的新聞工作者,都先要對新聞資料作出深入研究,才會作出報道及撰寫評論。而筆者就以此推論,低級傳媒(gutter media/press/journalism)則不會花這些時間去分析材料,只會急於斷章取義,實現個人英雄主義。回說石先生的演講稿,當中不少英文字值得大都學習,提升英語水平。演講文稿第15點中提到:?『斷章取義』『奉若神明』 非常任法官們於訪問及學術討論一般言論,都被斷章取義(out of context)及奉若神明(deified),並誤解為支持或認同佔領行動中所作所為的見解。’Some banners said, “we pay no heed to injunctions”. General comments made by Non Permanent Judges in interviews or academic discussions were taken out of context and deified, and misinterpreted as statements of positive support/approval of what was actually said and done during the Movement.’『妖魔化』『批鬥』 對佔中行動過激份為,作出公正評論的人,通通都被妖魔化(demonized)為「民主叛徒」或村上春樹的『高牆』。 沒有全力支持佔中行動所發生的事情的人,都被批鬥(castigated)為支持法律統治(Rule by Law)。’People who fairly criticized excessive aspects of the conduct of the Movement were indiscriminately demonized as “democracy traitors” ot Haruki Murakami’s “tall wall”. Anyone who does not unreservedly support everything done during the Movement was castigated as supporting “Rule by Law”. Such passionate views attracted a number of “likes” or “support” on social media.’?創意的哲學文章其實石先生講稿仲有好多有趣嘅英文,如Creative interpretation of philosophical writings,他在講稿中指:不少人的實際行動,都已多方面踐踏合法的限制;而不少代表性人物,更扭曲或推翻合法的限制,包括透過發表『創意的哲學文章』(Creative interpretation of philosophical writings)。筆者不是法律專家,又沒有受過正統翻譯訓練,所以讀者都係自己去大律師公會的網站,自己睇吓石生的講稿(連結1 )。不過咁,對於不想求真求正的人,又或者英語能力不逮,就只管相信那些低級傳媒的報道吧, 不要花時間去看原稿這麼費時間。連結1:http://hkba.org/whatsnew/misc/OLY%20Speech%202015%20(E)%20web.pdf?? 法治

詳情

史德威:《英文虎報》鹹魚番生的故事

最近,某位金財經報紙老前輩獲某報邀請復出,他誇誇而談要為該報 的投資版加強內容,又要改版,以挽救節節下跌的銷量。「改版、加強內容」的說法不絕於耳,但現時資訊泛濫,讀者細閱文字內容的專注力愈來愈弱,加強內容真的會帶來顯著改變嗎?改版不改營運模式(Business Model)對報業有用嗎? 以香港免費英文報紙《英文虎報》為例,在2007年之前仍為收費報紙,曾經多次改革、改版和改內容,大灑金錢從《彭博資訊》、《華爾街日報》和《南華早報》等英文媒體高薪聘請編採西人加盟,又請專業設計公司改動版面設計,全都是『開流』項目。不過,最後也是無功而還,銷量及收入未見起色,廣告欠奉『開源』失敗(圖1)。反觀在2007年9月轉為免費報紙後,《英文虎報》用低薪的編採華人代規不少高薪西人(節流),經營狀況竟然起死回生。除了成本下降外,經核數師核實的每日發行量高達20萬張,繼而帶動廣告收益(開源)。現在就讓我史德威「紙上談兵」,分析其策略性改革,以其營運模式。 圖1:2004年的收費報章模式:零廣告,銷量欠佳,更須高薪聘請編採人員。經濟優勢得以發揮現時資訊發達,新聞分析只須上網便唾手可得,報紙發放消息的渠道已一去不返。除非內容質素可與英國《經濟學人》或美國《巴隆氏》金融周刊媲美,否則根本無法吸引高消費的讀者付錢購買。然而,若要達到《經濟學人》和《巴隆氏》的水平,吸引世界各地的經濟學者、基金經理及分析員成為讀者,製作成本將相當高昂,並且須與《經濟學人》和《巴隆氏》競爭市場。 《南華早報》已獨佔本地的英文收費報紙,又 多少本地讀者能分辨內容變化,及願意再付出八元購買較佳的資訊?我認為《英文虎報》的管理層相當明智,他們可能知道與收費英文報紙《南華早報》硬碰內容,或是交由設計師更改版面設計,獲益的只是高薪編採西人和設計公司,但讀者不會理會。既然收費形式難以吸引讀者,不如乾脆變為免費報紙。由於開宗明義是免費,讀者要求不高,無須以內容和獨家新聞跟對手競爭, 只須撰寫中規中矩的新聞便可 。 星島新聞集團在2007年的年報寫道:「香港交易所廢除上市公司在報章刊登付費公告的強制性規定…對《英文虎報》收入及溢利構成負面影響…《英文虎報》於2007年9月採取重要的策略決定,轉型為免費報章…成為香港發行量最大的英文報章…開拓新的廣告收入來源。」根據我的分析,由於《英文虎報》擁有良好的英文報章製作根基,也有同一集團的中文報紙《星島日報》提供內容,加上《南華早報》短期內不會開除高薪的編採人員,轉變為免費報低,令《英文虎報》的新商業模式享有獨特的經濟優勢(Economic Franchise)。 合法方增加讀者人數由於香港讀者都根深柢固認為《南華早報》的英文較好,所以要付錢的話, 都不會選擇《英文虎報》,就是說無論是收費或免費模式,《英文虎報》都難以從銷量直接情締造收入,因此要依靠廣告。客戶決定是否打廣告主要視乎讀者數量和讀者類別。以前《英文虎報》的老闆胡仙,為了刺激銷量,便把一堆一堆的《英文虎報》送到碼頭,以此欺騙核數師,但此舉實屬違法。雖然現在也是四處都是《英文虎報》,分別在於合法地由低薪散工在各區派報紙,並聘請核數師點算。這樣便由違法變成合法,更可以把發行量提升至20萬。如此可觀的發行量自然吸引廣告商,以前收費版未能吸引讀,銷量低便沒有廣告收入,更要聘請工人亂拋報紙製造虛假銷量。現在免費版也是沒有銷售收入,也要僱人派報紙增加發行量,但由於讀者數量可觀,吸引了大量廣告(圖2)。 圖2:2013年免費報章模式,大量廣告,無須高薪聘請編採人員, 全港最多讀者英文報紙!管理層的視野編採人員專注於寫稿,只知道如何撰寫內容,製作新版面,未必懂得市場形勢,運用營運資金。重要的是要知道改版的原因,為誰而改,哪些是潛在收入來源,怎樣讓讀者知道報章經已改版,成本如何。假如編採人員知道這些答案,便早已晉身管理層,而不是寫稿人。最後,由於以上都是史德威「紙上談兵」的分析,星島亦無提供《英文虎報》的獨立賬目,讓我確認其收入盈利,所以各位不妨質疑我的分析。但根據2013年的中期報告:「《英文虎報》的財務業績於本期內繼續進步…廣告收入稍見增加…銷售成本因發行策略而得以削減…廣告收入來源更得以拓闊…平均廣告頁收費亦穩步上升。 」相對2007年之前,明顯有進步。 而根據業內人士,報紙廣告與新聞的面積比例3:7, 僅可維皮收支平衡;而5:5的話便有利潤。從圖2可看到,《英文虎報》廣告面積佔5成以上,估計已獲得利潤。最後,我將拭目以待,且看這位金融新聞前輩如何為某報投資版改版加強內容,為公司帶來額外開支,還是開拓新的收入。

詳情

史德威:英文半桶水,扮勁答讀者,禍害下一代

湯瑪斯·加里格·馬薩里克(Tomáš Garrigue Masaryk)是捷克斯洛伐克首任總統,亦是哲學家、社會學家及大學教授。他明言,受半桶水教育的人,其專橫暴行 (the tyranny of the half-educated)住住帶給社會惡果 (malign effects)。這些人往往自覺懷才不遇,隨時禍害下一代。用英文扮勁寫的話,有這樣的例句:· The half-educated mind is peculiarly open to political Utopias and fanaticism . (1)註:不過在英語世界,the half-educated 似乎並不常用, 筆者近年只在英國《每日電訊報》看到 。(2)香港高中,英語水平筆者早前刊登拙文『香港名校.英國西人.英文水皮.小題大作』後,收到讀者Jeffrey Lau提問(圖1):Increasing anti-rich sentiments 若是gerund phrase,那是否應該使用results in,而不是result in?事先聲明,筆者從未放洋留學,亦非國際學校學生,但既然讀者稱讚筆者,「對言語學有深入研究」,half-educated的筆者便沾沾自喜,並嘗試用不少香港人都嗤之以鼻的香港高中英語水平解答 。圖1:讀者問Gerund phrase若是gerund phrase,主題就會變為increasing「提高」的主動意思;即是「提高」仇富情緒將導致社會不安。不過,意思上可能有點怪怪的,因為仇富情緒應該是主角,increasing是指這些情緒正在上升,所以increasing應該不是gerund phrase。當然,大家考試的時候擔心由學藝未精的閱卷員批改,安全起見可以這樣寫:· Escalating anti-rich sentiments could result in social disharmony.說起anti-rich sentiments,原來sentiment是否需要加上“s”也是一個有趣的課題。根據朗文高階字典,用在anti-XX sentiments時,會用眾數有“s” 。然而,英國權威雜誌《經濟學人》(The Economist)和英國 廣播公司(BBC)等會用anti-XXX sentiment(沒有“s” )不可數名詞。 到底是字典對,還是BBC/《經濟學人》正確(圖2 ),真的模不著頭腦 。各位不妨賜教。圖2:字典說有“s”, 西人權威傳媒則無一知半解,奸人鐘意現時,社會充斥著一班如筆者水平的一知半解(the half-educated)之士。他們往往在施政報告、財政預算案、白皮書、新任大學校長等事件上發表「我百份百認為對/不對」的偉論,並製作簡單的圖表,令那些對事件認識不深的家長、學生、上班族滿以為有思想有智慧。這些就是奸險之徒樂於收納招攬的「人才」。奸險之徒會不斷稱讚這些half-educated的人:「你擁有反對政府的獨立思想是好事,你工作不順利並非你的問題。你一表人才,能幹自我,錯的都是老闆、覇權、政府和暴政, 他們都靠剝削你們的血汗才有豐厚的利錢!所以要反抗如此不公平的制度!」這些沾沾自喜的half-educated的人,受稱讚後便變本加厲,網上欺凌及示威批鬥不同意見的人,反指有識之士是「小學雞思想」、「犯下低級錯誤」、「無邏輯」、「五毛黨」和「混淆視聽」等 ,比中國文革的紅衛兵,實有過之而無不及。(1)資料來源:“The Conservative Mind: From Burke to Eliot”P. 331, 作者 Russell Kirk, 2011年出版。(2)資料來源:《每日電訊報》 “When the crash comes, blame the half-educated economics graduates who led us there” 專欄作家 Daniel Hannan, 2011年9月12日。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