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政長官競逐 進退原因複雜

自從梁振英公開宣布不再競逐下屆行政長官之後,已先後有3人表示有意出戰。最先的是前大法官胡國興,接着是前財政司長曾俊華,再下來的是現任議員葉劉淑儀。還有沒有?不知道。相信中央沒有明確表示之前,不會有人出來蹚這淌濁水。為什麼說競逐行政長官是淌濁水呢?擔任香港行政長官,是流芳萬世的好事啊!是的。但事物都有正反兩面,當上香港行政長官了,這比當上內地的省市長要重要得多。這是一個國際城市的首長,是一個好差事,或者是一個晉身黨和國家領導人——全國政協副主席之一的階梯。現在呢,胡國興和曾俊華由於未得到中央的祝福,看來機會渺茫。葉劉淑儀是不是唯一的候選人呢,未必。因為民望甚高的林鄭月娥還未有動靜,不過她已把家庭搬到北京去了。她不會做完政務司長以後就退休,她是等待暢通的綠燈信號。她是一個不打無把握的仗的女人,看她穩紮穩打,絕非一個亂竄亂撞的人。可能是兩個女候選人梁振英絕非主動不願連任,有政治經驗的人都知道他是得到某些「暗示」。既然「退」需要「暗示」,「進」也同樣需要,這是不言可喻的了。大家知道,要當上香港的行政長官,第一要中央信任,第二是香港人接受,第三要有管治能力。三者缺一不可。而「港人的接受」, 既要從民意中,看到廣大公眾的支持和擁護,也要看到有勢力的大財團的認可。管治能力呢,就要看現今的表現了。看來,下一屆的香港行政長官,可能就是兩個女的——葉劉淑儀和林鄭月娥的角逐。林鄭月娥還未宣布參選,葉劉淑儀則已摩拳擦掌,一場女人的打擂台即將到來。如果萬一林鄭月娥又說因為家庭原因而退出角逐呢?那不是只有葉劉淑儀一個人唱獨角戲了呢?也就是說只能由她自動當選了嗎?葉劉淑儀有備而戰俗語說,政治的事,一天都嫌長。香港政治,更形複雜﹕既有國內政治因素,也有世界的國際因素;既有香港本土的派系鬥爭,也有北京的政治影響。上一屆的唐英年與梁振英之爭,不就是一個顯著的例子嗎?梁振英退選,顯然不是主動的,但葉劉淑儀的參選,卻是蓄謀已久。但她的背景是什麼,現在還不太清楚。但人既然站了出來,背後自然有支撐者的。參選和退選,都有一定的背景和若干複雜的原因。葉劉淑儀是一個有政治抱負的人,也可以說生就一個女強人的架子。她雖然有過「23條」通過的「風波」和「曲折」,但她不折不撓,棄官前往美國進修,回歸後組黨參政,搞得有聲有色。今天一旦宣布參選,自然不是打無把握的仗。既有政綱和組織,也有步驟和行動,她是不勝不歸,頗有壯士一去不復還之慨。原文載於《明報》筆陣(2016年12月31日) 特首選舉

詳情

梁振英不連任!?

行政長官突然面無笑容地宣布,他已經決定不尋求連任行政長官,並已通知中央人民政府,亦得到中央的同意。這個消息,顯然轟動全港。因為眾所周知,梁振英今年以來,從無「倦勤」之意。他興緻勃勃,正在為他的政績想盡辦法「抹紅」。即使受到政敵的多方面攻擊,並未有且戰且退,也不承認四面受敵。人們知道的是,他從不認輸、鬥志堅強。上任以來,也不能說有重大過失。無論是到北京述職,或者在國際會議埸合上與中央領導人會見交談,都是信心十足,認為仍得中央信任,絕不見有頹喪以至失落之感。今天宣布不連任,是第一次見他在公眾場合上公開表露失落和落寞的表情。顯然他這一個宣布,是十分茫然的、是十分勉強的。梁振英自從參加籌備特區成立的籌備委員會、籌委會之前的預備工作委員會,一路都是順風順水。所以我們見到的他,在公開場合露面或發言,都是面露笑容。無論你要評論他是勉強的笑、奸狡的笑都好,但卻未有一次像今天會見公眾時的「表情」。顯然他是被動的。他從政以來,一路得到中央信任;回歸以後,更是順風順水,直到擔任最高位置——香港的行政長官。看來,下一任應是他連任可期,何以半路失蹄,要被迫主動宣布不連任?有說他得罪了香港有力量向中央說項的財團,讓他們向中央告狀,迫使中央「換馬」;也有說上次中央要員張德江來港,了解了不少「港情」,也聽到了不少對他「篤背脊」的有力人士的告狀,所以才下決心「換馬」;也有說是最高層聽到了不少對他不利的傳言……總之,負面的指摘多、正面的稱讚少,所以才有中央「換馬」之舉。誰來接班? 未定現在看來,中央並未確定CY的接班人,就決定「換馬」,這是一件很不尋常的事。如果早就有人選,情况決不是這樣。早前許多人雖然不滿CY,但看不到中央「換馬」的決心,還是「見步行步」,不敢造次。這一次顯然是告狀成功,中央決定「換馬」,才會有CY自己宣布不連任的一幕。這在香港特別行政區更換首長的過程中,是很不尋常的一次。梁振英是在中央「欽點」唐英年繼任特首「闖關」成功上台的。他的「不怕邪」的勇氣,令人刮目相看。上任以來,有得有失,也可以說是不過不失。但何以要被迫公開宣布不連任呢,實在是令人費解的。香港回歸近20年,幾任行政長官的任命和卸任都不算正常。董建華「腳痛」下台、曾蔭權「拾隻死雞」、梁振英奮鬥不懈,接下來會是誰上台呢?香港既是「特別行政區」,其領導人更換也是十分「特別」的,這不是咄咄怪事嗎?人生不如意事十有八九,但願梁振英不要氣餒。不連任也罷,從另外的渠道貢獻社會,也是一件好事呢。原文載於《明報》觀點版(2016年12月10日) 梁振英 特首選舉 特首跑馬仔 梁振英棄連任

詳情

特首「跑馬仔」開始 曾俊華遇上「紅燈」

下屆香港行政長官選舉日近,「跑馬仔」之風瘋傳。而財政司長鬍鬚曾大概受到某些財團的鼓勵,也熱心參加。要參加競爭首先要看中央意向,於是鬍鬚曾趁上京進行例行部委會面,前往打聽「行情」。而外界卻想從鬍鬚曾北京之行有何結果打聽口風,但鬍鬚曾卻守口如瓶,最後語帶雙關地說,不想講得太白,「以免愈描愈黑」。其實按常識判斷,鬍鬚曾就任下屆特首的可能性甚低。無論梁振英能連任與否,也輪不到曾俊華接任,原因何在,請聽在下慢慢道來。大家知道,要當香港特首,必要有三大條件:一是中央認可,二是港人接受,三是有管治能力。而最主要的一條,是中央認可。按《基本法》規定,香港行政長官應該對中央人民政府負責(第43條),其產生辦法可以選舉也可以協商產生(第45條),但最終還是要由中央人民政府任命(同上條)。這就是說,香港行政長官的最後決定權,還是在中央人民政府手中。因為,香港並不是一個獨立的政治實體,而是隸屬於中央人民政府的一個特別行政區。其性質應該說類如內地的少數民族自治區(如新疆、西藏)。當然,更特別的是實行資本主義制度,這是有別於其他的自治區的。鬍鬚曾不同於梁振英,主要在於他們兩人的歷史經歷不同。梁振英在香港回歸之前的籌委會、預委會中,都是主要人物。在董建華擔任特首期間,他是行政會議的召集人。他長期參與香港回歸工作,深得中央信任。而曾俊華長期留美,連中文也是回港工作後慢慢學來。經歷的不同,與中央的關係不同,說明曾俊華並非接任特首的理想人選。所以,曾俊華上京看「燈號」,據說看到的不是綠燈,也不是黃燈,而是紅燈。但他又不好說白了,只說是匯報有關工作,並沒有談及特首選舉問題。就是有記者追問,他仍是繼續迴避。梁錦松無心由於曾俊華不是理想接班人,剩下來的便是另有人選,或者由梁振英連任。誰能接上梁振英呢,往前曾有傳梁錦松有可能。但看梁錦松最近高調受洗,皈依宗教一事,證明他已無心競逐。當然,不是說教徒就不能擔任特區行政長官,但如果他仍然雄心勃勃,就不會看破紅塵,作此入教之舉。曾俊華不行,梁錦松無心,剩下來就是一個葉劉淑儀了。葉劉願意參選葉劉倒是有心人,在唐英年參選行政長官因僭建問題退出以後,她曾表示願意參選。她因未取得150張提名票而失敗。葉劉在當保安局長的時候,極力維護警察等紀律部隊的利益,甚得他們的歡心。對某些公眾批評警察對衝擊警戒線的示威群眾有所批評,形容警察在事件成為「磨心」甚表同情,說警察處理示威事件已經好忍讓,說如果在西方國家,警察早已用警棍追打示威群眾。她因而被譽為香港鐵娘子。2003年因代表特區政府推動23條立法,後政府因公眾壓力而撤回立法,葉劉在草案撤回之後,並不戀棧,辭去局長之職,轉赴美國進修。這種能放能收的作風,為人稱譽。2006年葉劉學成回港,重新投入政壇,成立匯賢智庫,2008年在港島參加地區立法會選舉成功當選立法會議員。2012年獲委任為行政會議成員。公眾對她毁譽參半葉劉淑儀曾表示放棄參選行政長官,但在參選人唐英年的僭建事件發生以後,又表示願意參選。不過她在提名截止前未能獲得150張提名票,終於放棄。葉劉的強悍和硬朗的作風,獲得部分人欣賞,但也未得另外部分人的認同。社會輿論,對她是毁譽參半。不過作為一位女強人,其正直和不服輸的表現,還是獲得大部分建制派、高官和紀律部隊讚賞。2007年在港島區的補選中能獲得13萬張選票和超過40%的得票率,說明她也是一個甚得公眾支持的政治人物。吳康民原文載於《明報》筆陣(2016年12月3日)

詳情

從《炎黃春秋》被改組說起

內地有一本在海內外頗有影響力的雜誌,叫《炎黃春秋》,最近發生劇變,只要翻開該雜誌的8月份和9月份的扉頁,便知道了。8月份的扉頁,仍然如前的刊有一份名單,分別有顧問、編委會、社長等名字,過去雜誌仍是老社長杜導正和他的女兒杜明明所主持,雖然社長已由賈磊磊掛名,主辦單位仍是「中國藝術研究院」。到了9月號,長長的編委會名單不見了,杜氏父女的名字也不見了。顯然,該刊經過內部的一番爭鬥,杜氏父女經過一番掙扎,已被踢出權力中心。早前社會上早有一番議論和傳說,就是這份刊物經過有關方面的壓力和改組,早已變色。極左的宣傳部門為什麼北京宣傳部門,容不了這份略有「異見」的刊物?其實,該刊基本方向還是擁護共產黨的領導,擁護以習近平為首的黨中央領導的。據說該刊還是靠習近平的父親習仲勳對該刊的題辭﹕「炎黃春秋,辦得不錯」,才能夠延續至今。我曾親自參觀過該刊物的社址,也親眼看過習仲勳的題辭。而且我也訂有該刊,期期都看,並不覺得該刊有什麼越軌的文字。它只是多刊登一些革命歷史掌故,一些高級幹部的回憶錄,如此而已。宣傳部門要封殺它,就是預防它「越軌」,刊登一些他們害怕發表的回憶錄。其實,何必作如此的驚弓之鳥,如此沒有自信?歷史就是歷史,是封殺不了的。徹底的唯物主義是無所畏懼的翻開今年第8期和第9期的該刊,但也看不出刊物有什麼變樣,還是老樣子,還是刊登一些現代歷史的政治人物和故事的掌故。刊物的內容沒有改變,當局何必如此驚惶,一來改變主管單位,二來改組編輯部門,並讓「自己人」掌握,這才放心,連編委會也改掉,連杜氏父女都剔除在外,何必如此「大陣仗」呢?毛澤東說,徹底的唯物主義者是無所畏懼的,但現在不少主持宣傳工作的官員,卻是對群眾的「異端邪說」害怕得要死。不過毛澤東也是口是心非,看他在1955年打擊胡風分子,並不是「無所畏懼」,而是把人民內部矛盾當作敵我矛盾來打,而且牽連甚廣。他說要「堅決、徹底、乾淨、全部地將這些反抗勢力壓下去」,往往就把打擊面擴大化了。反胡風運動是這樣的,反右派也是這樣,至於文化大革命,更是把一些只有言論、並沒有行動的知識分子,打成反革命分子。歷次政治運動,總是犯了擴大化的錯誤。討論《紅樓夢》變政治問題思想上的論爭,切忌變成一場政治運動,更不要把學術問題變成政治問題。過去這方面的教訓還少嗎?早在1954年,算是解放後不久,著名紅學家俞平伯,寫了有關《紅樓夢》的評論文字,有青年學者提出不同意見,本來這是正常的學術論爭,經毛澤東的一封覆信,居然掀起大波。正是由於解放後的「三反」、「五反」,掀起一波波的階級鬥爭,自此開展了把學術討論變成為階級鬥爭的風氣。往後鬥爭代替了討論,直至反右派、文化大革命,鬥爭沒完沒了,這種鬥爭風氣,至今並未完全清除。中國人本來是一個愛好和平的民族,但自此卻變成以鬥爭為綱,直到改革開放以後,此種風氣才略有收斂。毛澤東在第一屆全國人大的開幕辭中說﹕「我們正在前進」。前進就是開明。「我們的目的一定要達到」。目的就是民主開放。「我們正在做我們前人從來沒有做過的極其光榮偉大的事業」。但願如此!吳康民原文載於2016年10月29日《明報》筆陣 炎黃春秋

詳情

好一個黃菊的清菊園!

記得中共中央曾由毛澤東提議,黨員死後火化,不留骨灰,豎立殯葬新模式。周恩來總理首先帶頭,身後火葬,把骨灰撒入大海。但是中共中央有些領導人,卻違反中央決定。第一個帶頭的是華國鋒,在他的家鄉山西交城,建立大規模的陵園。最近的更有政治局前常委、副總理黃菊,他在2007年病逝後,其骨灰盒去年底從八寶山革命公墓,遷至家鄉上海青浦福壽園公墓。官方更為其專門打造一個佔地約10畝的園中園,名為「清菊園」。從網上圖片看來,這個清菊園,墓前是一片寬廣草地和池溏,周圍松柏蒼勁、楊柳依依、綠草萋萋,並豎立有黃菊塑像。毛澤東的倡議1956年4月,在中央工作會議期間,毛澤東、朱德等共151人在一份實行火葬倡議書上簽字,表示他們將帶頭在死後實行火葬。但是,毛澤東逝世後,接班人華國鋒等人,便違反毛澤東的提議和共同簽字的倡議書,主張永久保留毛澤東遺體,建立規模宏偉的「毛主席紀念堂」。本來中共中央政治局有一個決議,確定保留毛澤東遺體15天,以便群眾瞻仰。但後來又立即改變主意,決定把遺體永久保存,並派專人去越南「取經」,吸收他們保存胡志明遺體的技術和經驗。這就是今天矗立在天安門廣場、天安門城樓對面的「毛主席紀念堂」的由來。同時,解放軍前高級將領許世友,也是一個公然反對死後火葬的人。雖然這違反中央政治局決議,但誰也不敢「拍板」讓他土葬。最後鬧到鄧小平那裏,鄧批示:「照此辦理,下不為例。」許便成為中央決議之後,唯一例外進行土葬的高級幹部。這一個「例外」,還需要王震上將特別到南京軍區,傳達鄧小平的意見,說是對一位具有特殊性格、特殊經歷、特殊貢獻的特殊人物;鄧小平同志簽的「特殊通行證」,這是「特殊的特殊」。王震傳達了鄧的7個「特殊」的評價,誰也不可能再有異議了。周恩來總理言行如一周恩來總理是第一個提出死後火葬並不留骨灰的人。他認為,從全屍下葬保留墳頭,到深葬不留墳頭,只是殯葬改革的第一步;死後火化而保留骨灰是第二步;只有火化後不保留骨灰,才是徹底的殯葬改革。他是說到做到。周恩來總理一逝世,他的遺孀鄧穎超大姐,馬上向中央打報告,指出周總理遺囑中不留骨灰的建議,必須執行,使周的遺願得以貫徹始終。堅持殯葬改革,周恩來、鄧穎超這兩名高級幹部、老革命,始終如一,不做口是心非的事,在全黨樹立榜樣,真正令人敬佩。黃菊的遷葬以及建立豪華的「清菊園」,是他的妻子請求的。由京遷滬,本來也無傷大雅;可是建個「清菊園」,就頗為過分了。我們不知道黃菊的妻子的政治能量,但大多該是黃菊在滬為政多年的影響力吧。與此同時,革命歷史比黃菊長得多的前副總理陸定一,最近才被批准遷入北京八寶山革命公墓。他早年被打「彭羅陸楊反革命集團」,含冤已久,但他的墓前卻刻上他的臨終遺言——「要讓孩子上學,要讓人民說話」,多麼樸實的遺言啊!以陸定一的革命經歷,今天才能讓骨灰遷入八寶山;而黃菊由八寶山遷葬,就為他打造個佔地甚大的「清菊園」。「同遮唔同柄」,旨哉斯言!原文載於《明報》觀點版(2016年10月22日) 中共

詳情

誰領導中國抗日戰爭?

國民黨老將郝柏村,年已97歲,身體硬朗,中氣十足。談及8年抗日戰爭,強調是蔣介石領導的國民黨軍隊打的。國民黨軍隊傷亡最多,抗戰勝利主要靠國民黨,戰功彪炳靠的是國民黨。關於抗日戰爭的勝利,功勞誰屬,戰後爭論不斷。共產黨方面一再批評蔣介石軍隊剿共第一,抗日第二,內戰內行,外戰外行。抗日勝利,主要靠中共領導的八路軍、新四軍。平型關戰役,奠定打敗日本鬼子的基礎。國民黨呢,卻說共產黨掠奪抗日果實,專門在敵後「抽水」;並說台兒莊戰役是國民黨打的,這才是一場抗日的輝煌戰役。各說各話,爭論不斷。其實抗日戰爭勝利,全靠全民抗戰。是全民、全中華民族的抗日,是一場驚天動地的民族生死存亡的戰爭,不應該強調某一個黨派的戰績,而否定另一方面的。全民抗戰的偉大勝利有的人更強調抗戰勝利是來自外力。一說是靠美國人在日本擲下的兩顆原子彈;另一說是靠蘇聯在東北出兵。總之眾說紛紜,就是不強調中國軍民的奮勇抗戰。這是捨本逐末,忽視了自身的力量。應該說,抗日戰爭勝利,是中國人民的偉大勝利。國共兩黨,都領導一定的軍隊參加戰鬥,他們都有功勞。今天應該強調的,是中國人民的全民戰鬥,是中華民族生死存亡的一場戰鬥,而不只是一黨一派的光輝歷史。19世紀中期,一場鴉片戰爭,一個《南京條約》,打破了一個古老大國閉關自守、自給自足的自然經濟的迷夢。經過了太平天國的大規模農民起義,中國社會的內在矛盾更加突出。清廷的腐敗導致日本鬼子入侵的甲午戰爭。清廷戰敗被迫簽訂《馬關條約》,割讓台灣、澎湖、遼東半島等給日本,並承認朝鮮獨立,賠款白銀兩億両,開放沙市、重慶、蘇州、杭州為通商口岸。從此向日本打開大門,導致往後的全面中日戰爭。日寇的殘酷和冷血在日俄戰爭中打勝仗的日本,加速走向擴張領土和勢力範圍的帝國主義道路。先是把朝鮮據為其保護國,繼而將俄國佔據的旅順、大連的統治權掌握在自己手中。武士道的興起,加上中國清廷的腐敗,先是清代的保護國朝鮮爆發了東學黨的農民起義。原本朝鮮是緊急要求清政府派兵鎮壓,日本卻早着先鞭,乘機向朝鮮派兵,製造與中國的衝突,以便驅逐清王朝的勢力而控制朝鮮。在朝鮮局勢穩定後日本軍隊仍不退出,反而包圍王宮拘禁國王和閔妃,並威迫掌握實權的高宗的父親大院君宣布朝鮮脫離中國獨立。與此同時,日本海軍突襲在黃海航行的中國艦隊,引發甲午中日戰爭。就在這場戰爭裏,日寇顯出了它的殘忍和冷血的野蠻本能。在入侵大連、旅順等地時,進行駭人聽聞的血腥屠殺。由於清政府的無能,戰事失利,山東、威海等地失陷,北洋艦隊全軍覆沒,清政府被迫派李鴻章赴日本議和,並簽訂了喪權辱國、割地賠款的《馬關條約》。催生「五四運動」由於中國戰敗,既割地又賠款,同時,也燃起日本對華侵略的氣焰,一再對華侵略,製造事端。終於發展到七七盧溝橋事變的全面中日戰爭。大家也許會記得日本強迫中國簽訂喪權辱國的「二十一條」。第一次世界大戰,中國是參戰國,但作為戰勝國之一的中國,竟要把戰敗了的德國在華權益轉給日本,這就激起了中國學生和民眾發動的「五四運動」。北京學生的愛國運動震動全國,對中國現代史造成重要影響,促使中國的民族、民主的革命運動進入高潮,並推動了以民主和科學為口號的新文化運動。深刻的慘痛教訓日本侵略者的暴行世界聞名,在侵華戰爭中實行「三光政策」,即把人殺光,把房屋燒光,把人民的財物搶光,甚且為了孤立抗日力量和根據地,製造所謂「無人區」,以此割斷抗日力量與人民的聯繫。至於對中國城市的大轟炸,在二戰時期,這種殘酷的戰術,世界也是無出其右的。1938至1941年對中國的臨時首都重慶的大轟炸,連續5小時的輪番狂炸,導致十八梯大隧道由於避難群眾過多,通風不暢,使逾千民眾在隧道中活活悶死的大慘案,震驚中外。日本軍隊甚至違反國際公約,在中國製造和使用細菌武器和化學武器。日軍還特別成立516的化學部隊,進行慘無人道的細菌戰。為此,並把俘獲的中國軍民,進行細菌試驗。據該部隊戰後供認,在試驗中,至少有3000人受到殘害。因此,今天來爭論抗日戰爭勝利是誰的功勞實在不智。中國軍民8年抗戰付出了慘重的代價,今天要總結的是,兄弟鬩於牆,外寇乘虛而入,才是造成慘劇的重要原因。強敵當前,兄弟鬩牆,這個教訓難道不值得認真檢討嗎?吳康民原文載於2016年10月8日《明報》筆陣 中國 抗日戰爭

詳情

《鏗鏘集》的「宣傳」

9月11日晚上的香港電台的《鏗鏘集》,實際上是為反對派朱凱廸進行個人宣傳的專集。政府出錢的電台,為反對派張目,早已不是第一次。但為反對政府的議員作一個專集,美化和歌頌不遺餘力的,這一集算是一個典型。官方電台對朱凱廸,為什麼要如此吹捧?我們不知道。從他當選和出鏡中的各種表現,看不出這是一個出類拔萃的反對派。我們只能說,香港電台已經成為反對派的喉舌。為政府幫腔少反骨多 世所罕見香港電台不為政府做宣傳,反而為反政府做宣傳,說出奇也許不出奇,歷來還有不少例子。要說官方電台為表示公正起見,也要罵罵政府,以示「為民喉舌」,也無不可。但我總覺得,香港電台為政府幫腔的少、反骨的多,為世界官方傳媒機構所罕見。香港的民主程度,政府花錢來請人罵自己,可說已超過世界特別是被譽為最民主的美國。香港政府不是沒有宣傳機構,也非沒有宣傳人員,但他們躲避應有的職責,也沒有充分利用現有的機構,更沒有主動出擊。不是捱打,就是「坐以待斃」。我們不能說,政府應該把曲的說成直的。但有成績應該說成績,有缺點應該「有則改過,無則加勉」。有的成績,不說人們不知道。有的問題,公眾有誤會,應該加以澄清。政府應該與公眾站在一起,正確宣傳政府的主張、介紹政府的施政,倡導大家和政府合作,共同把事情辦好。《頭條新聞》,是香港電台電視部製作的一個重點時事節目。但陰聲怪氣的《頭條新聞》,總是罵政府的多、罵中央的多。那兩名主持,其反共立場是眾所周知的。2011年,政務官鄧忍光「空降」至香港電台,引起一場大風波;更早在2009年,政府曾拖長檢討凍結機構發展,引起港台數百人遊行抗議,港台似乎已成政府內部反對派的集散地。同時,政府宣布成立一個15人的顧問委員會,以監督港台的運作。其他當選議員為何沒有同樣宣傳?人們常常說,內地重視宣傳。是的,政府應該向公眾宣傳政府的政綱、宣傳政府的施政、宣傳如何為人民服務。宣傳是好事,只要不歪曲事實,宣傳是為使人民知道政府做了什麼、重視什麼。做了好事,值得加勉;做了錯事,認真改正。要大家同心合力來做的,應該公開號召;應該汲取教訓的,則要號召改正。反對派的人物不是不可以介紹,但那一輯《鏗鏘集》,宣傳氣味甚重。對一個進入立法會的反對派人物如此重視,其他當選的議員,為什麼卻沒有同樣的宣傳呢?電視台是民間的電視台,香港電台卻是官方的電台,兩者總是有一點區別的。但是現在香港電台卻是站在反對政府的前線,帶頭反對政府,這卻是令人感到怪怪的。不過香港電台的作為,日趨「反叛」,由來已久。2009年9月22日,行政會議決定維持港台公共廣播機構身分;不過,港台將由特首委任的顧問委員會監察。公布列明《香港電台約章》,給予港台編輯自主。港台恪守的編輯方針,包括準確發放具權威資訊、持平反映意見,不受商業及政治影響等。是否如此,觀眾有目共睹,並將再進一步監察。原文載於《明報》觀點版(2016年9月14日) 香港電台 朱凱廸 鏗鏘集

詳情

閱讀回憶錄 談歷史教訓

最近看了許多回憶錄,有正面的、反面的,有本港的,有內地的。羅海雷寫他的父親羅孚(羅承勛),周恩來的衛士寫周總理,此外有羅瑞卿的兒子羅宇(也是狄娜的丈夫)寫的一本。還有四人幫爪牙的《戚本禹回憶錄》。這些書都有若干政壇內幕,也有引人入勝的故事。不過其中情節真真假假,有為自己的歷史塗脂抹粉的。最惡劣的就是戚本禹的兩大本回憶錄,在扉頁大書「謹以此書紀念毛澤東發動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五十周年」,文革已為中共中央決議中確認為一塲浩劫,這家伙還敢於為文革招魂,真是可惡之至﹗功過三七開其實,俗語說,人無完人,金無足赤。世界上不少偉大的人物,都是既有功勛,也有缺點,哪有偉大到了極致?自奉為世界無產革命領袖的斯大林,死後還不是被揭發也是一個暴君,鎮壓反革命擴大化,殺了多少無辜的革命幹部和無辜平民﹗毛澤東生前說過,他死後能得到後人評價他三分錯誤,七分成績就很不錯了,即所謂七三開。毛去世已經40年,至今還不能說已經論定。有受害者認為他是一個暴君,大躍進、文化大革命害死了多少人!但也有人認為他開國有功,成績是主要的。總之,歷史人物,要加評說不容易。秦始皇逝去逾千年,又如何評說?對人,特別是對時代有影響的人物,歷史上的評價總有反覆,要作定論不容易。隨着歷史資料的發掘和重現,對一些偉人的評論也就有了變化。不過,對毛澤東的三七開的論定,卻是可以「下錘」了,因為這是他自己生前自評的。當然,對毛澤東的對錯三七開的評論還是有爭議的。是三分錯誤,還是七分錯誤?在解放後歷次政治運動,從肅反、三反、五反、反右直到文化大革命,都是在毛澤東倡導和發動的,都不免有過左的成分。歷年從內地跑來香港的人及其後代,都會對內地的政治運動抱有反感,因此對毛澤東也就與官方的評價有不同的看法。這也難怪,身受其害的與冷眼旁觀的感受當然大不相同。蓋棺未定論所以,說毛澤東是三分錯誤還是七分錯誤?中國人民的看法與官方評定頗有距離,現在還不好妄下結論。中共中央當年作出的決定,還是有爭議的。所以當年鄧小平說作出的決議,只能是「宜粗不宜細」。因而連他也說,1957年反右鬥爭以後,毛的「錯誤就愈來愈多了」。甚至犯過「文化大革命」這樣的大錯誤。但是他又說,如果否定了毛,實際上就否定了我們黨的光輝歷史。即使在「文化大革命」那麼亂糟糟的一段時候,也不能說是一無是處。比如,外事工作就取得很大成績,中國的國際地位有所提高。1971年7月美國基辛格訪華,同年聯合國決定恢復中國在聯合國的合法地位。之後,尼克遜總統訪華,中日恢復外交關係,這些都是成績。鬥劉少奇 搞大運動說起鄧小平,人們記得的是,他對毛澤東說過「永不翻案」。這個永不翻案,是對毛澤東在解放後的一切過左的行動不加翻案,還是對鄧的評價和處分不翻案呢,這就不知道了。上世紀60年代初期,毛澤東大談「階級鬥爭」,準備文化大革命,實際上是對劉少奇指出大躍進是「三分天災,七分人禍」的強烈不滿,準備要鬥倒劉少奇。為了鬥倒一個人,鬧了這麼大的一個運動,一個害死逾百萬人的悲劇,這才是真正的浩劫。俱往矣,讀回憶錄,就是要汲取歷史教訓,中國現代史的歷史教訓可多着,但人們汲取教訓了嗎?也許還要再待後人來評價吧。原文載於《明報》筆陣(2016年8月6日) 書 毛澤東 文革 文革五十年

詳情

漫談下屆特首「跑馬仔」

近日坊間對於下屆特首「跑馬仔」的議論甚囂塵上,並未因酷熱的天氣而偃旗息鼓。有人認為應該是「雙曾」之爭,即曾鈺成和曾俊華之爭,有人又認為葉劉淑儀也是一匹「黑馬」。總之,選期臨近,有志出山的逐漸浮頭。「雙曾」亮劍,當在意料之中。中央的政策,是人選為中央所接受,便可公平競爭。2至3人競逐,並非奇事。如果是上述3人出山競逐,曾鈺成稍佔優勢。這不是說曾鈺成底子夠「紅」,相反,太「紅」,反而是曾的一個「弱點」。香港回歸前鄧小平對治港人才曾發話,說「最好多選些中間的人,這樣,各方面人的心情會舒暢一些」。他還指出要「大團結」,甚至要團結「罵共產黨的人」。回歸19年,大家看到,香港輿論,不論報章雜誌,不論街頭巷尾,罵共產黨的、指摘大陸各方面的,都並未減少。說明反共的自由,依然存在。曾鈺成是一匹黑馬曾鈺成雖然出身「紅底」,但他思想夠開放,能團結泛民和多數反對派,連「長毛」都被他收服得頗為服貼。他能容忍不同政見,崇尚說服而不是壓服,因為他有本事。有本事的人是不會以勢壓人的。我不好過分評論出來與他競逐的其他人士,他們都是我的朋友。在勝負未卜的競逐之中,讚揚誰貶低誰都不合適。但曾鈺成是一個不可多得的人才,是一個連反對派都欣賞的人,確是社會上的公論。曾鈺成曾表示,他在立法會主席退下來之後,會組織一個智庫,為有志參政的人出謀獻策。大家看到,曾鈺成「計仔多多」,多謀善慮,出身左派而不是「左」味甚濃,在行動上和不同政見的人士都有商有量。他最近接受訪問時曾說,如果來日沒有人挑戰梁振英,為了給公眾和中央多一個選擇,他願意參選特首,以打破悶局。曾俊華熟悉政府運作曾俊華最近接受訪問時,否認自己曾說過不參選特首,又說如果對香港有貢獻,他願意做。曾俊華的優勢是,現在他是政府的第三把手,熟悉政府的運作。大家知道他是第二任特首曾蔭權的「沙煲兄弟」,有政府內部的潛勢力,也許會得到高官們的支持。加上他為人隨和,樹敵不多。缺點是他在美國住得太久,中文欠佳,在北京久缺人際脈絡。如果北京願意再有一個「打好這份工」的人,四平八穩,和各方有商有量,曾俊華是有機會的。中央會否堅持讓梁振英連任,是一個關鍵。如果中央認為CY沒有功勞也有苦勞,他又有意連任,中央會認真考慮。他從特區籌備期間已擔任諮詢委員會的秘書長,與中央的關係源久情長,中央有人為他說項,絕不奇怪。香港政壇 變化多端香港政壇,變化多端。中央在新的中全會之後,對港人事安排有何更變,也未可料。一如往前唐英年與梁振英之爭,當年大家看高唐英年一線,而且社會上傳言紛紜,說中央最高層支持唐英年的佔多。但最後一刻,都跑出梁振英這匹「黑馬」,也為若干人意料之外。俗語說,政治未到最後一分鐘,都不可定論,旨哉斯言!梁振英也好,曾俊華和曾鈺成也好,只要是真正為香港人民服務,我們贊成,我們都支持。我們的確不願意香港因選舉而分化,我們也不願香港因此分裂,我們贊成只有一個「香港營」!原文載於《明報》觀點版(2016年8月3日) 特首選舉 2017行政長官選舉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