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志森:陳帆下台平民憤

沙中線豆腐渣醜聞,港鐵多名高層被離職,有馬上被炒,有主動請辭,有提早退休。 香港市民滿腦疑惑,如果被離職的港鐵高層,對報告造假監管不力,負有不可推卸的責任,那麼,主席馬時亨、局長陳帆呢?任憑風浪起,穩坐釣魚船,絲毫無損地留在原來位置?這樁涉及工程質量公眾安全的重大事件中,難道他們一點責任都沒有? 馬時亨說曾兩度提出辭職,總算有點羞愧之心,但卻被挽留下來,任務是負責物色新的CEO。 這種理由狗屁不通。如果馬時亨真的知人善任、明察秋毫,就不會對已經爛透了的港鐵管理層信任有加,就不會鬧出管理層話OK就OK的笑話。 挽留馬時亨的唯一理由,是為陳帆打掩護。港鐵高層相繼離職,若連馬時亨都起身走埋,陳帆就會無遮無掩,赤裸裸暴露於輿論焦點中:點解陳帆仲可以賴死唔走? 沙中線醜聞,陳帆負有最大的政治責任,不單因為他是政治問責局長,而是他的無能表現。 醜聞爆發之初,陳帆第一時間撲出來,稱讚港鐵非常負責任,叫市民相信專業團隊。當醜聞愈爆愈大,被問是否知情,陳帆回應說都係睇報紙至知。今天揭發港鐵連報告數據都敢於造假,陳帆又急於搶功,老鼠跌落天平,話政府團隊的表現「有目共睹」,彷彿揭發醜聞,是政府的功勞。 沙中

詳情

吳志森:炒黃牛飛

子華神《金盆𠺘口》笑終人散,黃牛黨炒飛判刑,餘波蕩漾。大眾報紙頭版大字標題:「涉炒子華門票還柙 南京來港10年月入2.5萬 IT優才淪黃牛黨」。粗黑大字,搶盡眼球。這個標題信息量異常豐富,大學政治經濟社會文化各院系,都有研究價值,老師更可以作為功課或考試題目,考考學生的功力。第一句是事實的陳述,表面爭議不大,但查實按現時法例,炒康文署轄下場館的黃牛飛並無犯法,是從事與入境身分不相符活動入罪。第二句想指出涉案者是內地人,來港十年,但賺錢能力顯然不高。若是強國權貴子弟,二萬五當然零用錢都不夠。但對於畢業十年的本地大學生,二萬五已算不錯的收入,不少仍是可望而不可即。若用月入二萬五來突顯這位炒黃牛的強國人冇鬼用,可能同時刺痛了本地大學生。第三句說出了涉案者從大陸來的途徑和身分。叫得優才,又是IT界,冇理由撈得咁霉,更要淪為黃牛黨。一個「淪」字,已把炒黃牛飛與偷呃拐騙等量齊觀,但卻比殺人放火稍遜一籌。但子華神話齋:「搵食啫,犯法呀!」囤積居奇,善價而沽,是資本主義自由經濟運作的基本模式。炒黃牛與炒樓炒股票,都要睇準時機,平買貴賣,一樣要本錢,要眼光,也有睇錯市入錯貨炒燶的風險。兩者沒有本質上的區別,只有搵餐晏仔與食大茶飯的不同而已。IT優才炒黃牛被視為「淪落」,當然有對強國人幸災樂禍的諷刺意味。但香港炒舖炒樓炒股票發達的,就被尊稱為舖王樓神股神,引來幾許羨慕目光。我無法明白的是,大家同樣在資本主義的金錢投機遊戲,為何一個天堂一個地獄,就連這份一向視自由經濟為上帝的大眾報紙,也有着令人費解的混亂邏輯。[吳志森 samngx123@gmail.com]PNS_WEB_TC/20180806/s00193/text/1533492779738pentoy

詳情

吳志森:警察唔一定個個都係壞人

究竟什麼時候開始,香港警隊變得如斯玻璃心?黃偉綸局長說「警察都唔一定個個係好人」,其實就像律師、教師、男人、女人「都唔一定個個係好人」一樣,「阿媽係女人」,講完等於冇講,根本無甚新意,為何會惹起警察員佐級又「極度遺憾」又「極大迴響」?對人家的批評,反應活像個被寵壞了的小孩。曾幾何時,警隊的形象,居香港紀律部隊之首,多年都排第一。但自雨傘運動之後,暗角七警、朱經緯案,導致警隊形象一落千丈,由第一跌落第尾。但警隊高層卻沒有反省,以諉過於人來卸責。前一哥曾偉雄「你哋冇做錯!」,更令警務人員自以為是,以為永遠正確。諷刺的是,就在員佐級發信遺憾黃偉綸的同一天,警方發布上半年治安數字,整體罪案四十年新低,但警察犯罪卻飈升,上半年有二十四名警員因犯罪被捕,較去年同期增加八成半。過去三年,超過一百名警員犯案被拘,當中包括非禮強姦、傷人毆打、雜項盜竊等等。這些都有新聞報道,請問員佐級主席,當警方高層發放警察犯罪數字的時候,有否「大大傷害警務人員的心」、「打擊警務人員士氣」。警員犯罪只是個別事件,「警察唔一定個個都係壞人」,對玻璃心的警隊,會更容易接受,還是更抗拒?「好仔唔當差」比「好人」「 壞人」論,更加一竹篙打一船人,講咗幾十年,警隊沒發過聲明表示遺憾,高層也沒有出來辯解,原因一字咁淺,以前的警隊,底氣足、信心強,形象愈來愈改善,有眼你睇,講多無謂。今天的警察,為何對外界批評如斯敏感強烈?他們自我的信心形象如何?一清二楚![吳志森 samngx123@gmail.com]PNS_WEB_TC/20180731/s00193/text/1532974887177pentoy

詳情

吳志森:講獨

保安局取締香港民族黨,根據《社團條例》提出三大罪名,包括危害國家安全、危害公眾安全、危害他人權利。 危害國家安全,是指民族黨主張港獨、宣揚港獨、推動港獨。證據是民族黨的創黨宣言、面書內容、公開集會和街站演講。召集人陳浩天宣布參選,到海外參加主張獨立的研討論壇,都視為罪證。 所謂主張港獨,充其量只是「講獨」,鍵盤戰士在社交媒體發表意見,有咁激講到咁激,打咗當做咗,光說不練,仍留在言論層次。至於宣揚和推動,就像當年六七暴動,那位愛國前高官,中學時代派傳單「反對奴化教育」,被港英迫害,拘捕判刑坐監,都是典型的以言入罪。 至於危害公眾安全,是指民族黨主張暴力、支持暴力,證據之一,就是街頭集會,聲援旺角騷亂被捕入獄的「義士」。 警方列舉的證據,牽連甚廣。為旺角騷亂入獄者站過台、抱過不平、呼過冤、捐過錢的香港市民,多得不可勝數,若這就等於支持暴力,有幾多人會因此入罪,是否要拉晒佢哋? 危害他人權利,是指發表「仇恨言論」,攻擊新移民來港佔學位攞福利,是殖民香港。何謂「仇恨言論」,各國有不同定義。但因中港矛盾激化,本土主義興起,批評新移民的網上言論,比民族黨更激烈的,每天都充斥面書。若民族黨因此被取締

詳情

吳志森:人道主義

特首林鄭回應劉霞去國就醫,說是「人道主義」,典型開口夾着脷。對涉及國策的敏感問題,林鄭一向謹小慎微,今次也毫不例外,先來個鸚鵡學舌,引述外交部發言人的口徑:「我留意到外交部說,這是一方面尊重劉霞女士的個人意願,亦是依法辦事……」本來,說到這裏就完,已經夠了。但好衰唔衰,口快快說了「一方面」,當然還有「另方面」。也可能一早鋪排,想突顯貴為香港特首,可以與別不同,於是作了以下補充:「我亦都覺得,這是人道主義的表現。」這樣,就出事了。劉曉波發表《零八憲章》,被控煽動顛覆,重判入獄,劉霞的日子已經不好過。到二○一○年劉曉波獲頒諾貝爾和平獎,劉霞已陷入軟禁,屋內有人竊聽,屋外有人把守,出街有人跟蹤,限制訪客,限制探親,敏感時刻會被旅遊被失蹤,不服從命令聽指揮,家人會受到威脅……劉霞處於這種嚴酷的狀態,已經八年。林鄭透露了一個令國家尷尬的極大機密。釋放劉霞去國就醫,就是林鄭特首口中「人道主義」,等於承認了過去八年,當局維穩部門對待劉霞的方法,根本就是極不人道。林鄭一向自視甚高,以為自己真係好打得,回應劉霞獲釋,先引述外交部發言人的口徑,再加上港人啱聽的說話,應該穩陣啩!殊不知,當香港價值遇上中國邏輯,就有理說不清。不知林鄭是否醒覺自己犯了政治錯誤,即使知道,也只能啞子吃黃連,有苦自己知了。林鄭自以為好打得的另一個證據,就是至今仍未有新聞統籌專員,line to take都是自己度的,形勢咁複雜,即使叻到識飛,都有犯錯的一天。[吳志森 samngx123@gmail.com]PNS_WEB_TC/20180716/s00193/text/1531678933764pentoy

詳情

吳志森:斑馬線上的黃絲帶

郵輪的岸上觀光,最大的問題,是匆忙,即使早出晚歸,趕及郵輪開航前回來,最多也只有七八小時,遊巴塞隆拿,肯定不夠。但匆忙也有匆忙的玩法。去到一個陌生的城市,滿街都是景點,去到一個有歷史有新聞有爭議的城市,只要細心留意四周,肯定有所收穫。去年底加泰羅尼亞獨立公投,獨派大勝。西班牙中央政府宣布「加獨」違憲違法,推動者被捕被判,主要領袖更流亡海外。原本以為,經歷一場激烈的政治風波,風暴中心巴塞隆拿會是一片肅殺,但出乎意料,不但沒有任何政治爭鬥的痕迹,反而看到更多我以為應該不會存在的東西。巴塞不少幾層高的老房子,都有歐洲式的窗戶,左右或上下推開,總是擺着開得燦爛、色彩繽紛的盆花,相當雅致。不少房子更有我們叫做騎樓小陽台,也是佈置得甚有品味。在窗戶,在陽台,偶然會見到加泰羅尼亞獨立運動的星旗,也有印着「加獨」領袖的肖像,用當地文字或英文寫着「釋放政治犯」,更有象徵獨立運動的黃絲帶,大大小小的掛在陽台的欄杆上,隨風飄揚。在行人道上經過,一個居民在四樓陽台上朝我打招呼,聽不清楚在說什麼,他不停地揮動「加獨」旗幟,向這個東方面孔的遊客,發出明顯的政治信息。我向他揮手示意,他對我微笑點頭。街道上的斑馬線、燈箱、牆壁,也看到很多用噴漆繪畫的黃絲帶,不知是去年公投時留下,還是運動被西班牙視為違憲違法後再加上去,總之,這些民眾抗爭的痕迹,繼續保留,沒有被清洗掉。巴塞隆拿斑馬線上的黃絲帶原封不動,使我不禁想起金鐘「我要真普選」的口號一夜清除。[吳志森 samngx123@gmail.com]PNS_WEB_TC/20180707/s00193/text/1530901897850pentoy

詳情

吳志森:六七暴動與旺角騷亂

五十多年前發生的六七暴動,很多香港人還未出世,但有更多目擊這場暴動的人還在世,包括我在內,都有資格將六七暴動和旺角騷亂加以比較。我不會將兩年前發生的旺角事件,誇大其辭叫什麼「魚蛋革命」,更不會視之為暴亂或暴動,這是當權者處心積慮,就像「八九六四」一樣,先政治定性,然後加諸參與者的種種嚴重罪名。在香港發生過真正大規模全港性的暴動,只有兩次,一次是上世紀五十年代的右派暴動,一次是1967年的左派暴動,兩次都涉及外來政治勢力。而1966年天星小輪加價「斗零」,引發以本地青少年為主參與的示威抗議,與今次旺角事件的背景和肇因極為相似,其規模與影響,只能稱之為騷亂。公安條例裏的暴動罪,是六七以後的產物,有資深法律界人士指,社會環境相異,控罪也不同,判刑孰輕孰重?是否合理?不能將六七暴動與旺角騷亂比較。如果從純法律觀點討論,或許有點道理,但斷然說兩者不能比較的人,有其鮮明的政治動機,未能客觀的說明相關事實。六七暴動不是單純的示威抗議,更不是掟磚襲警縱火,而是放炸彈濫殺無辜的城市恐怖主義。六七暴動不是要求政制改革民主化,而是通過暴力手段推翻殖民政府奪取政治權力,是顛覆政權的行為。從政治動機、罪行性質、人命傷亡、經濟損失,對社會的衝擊,由上到下由底睇到面,六七暴動,其嚴重性比旺角騷亂何止千百倍!參與六七暴動的年輕人,除了性質極其惡劣之外,都判較輕的刑罰,甚至感化了事。旺角騷亂,梁天琦判刑六年,比五十多年前放炸彈的狂徒刑罰以倍計。人們不應該問,原因是什麼嗎?[吳志森 samngx123@gmail.com]PNS_WEB_TC/20180616/s00193/text/1529086378859pentoy

詳情

吳志森:我唔知喎!

港鐵沙中線豆腐渣工程,愈揭愈臭。原來早在去年九月,分判商發現工程出現問題,電郵負責監督工程的路政署,以及其頂頭上司運輸及房屋局尋求協助。後來路政署找不到分判商了解細節,後分判商又表示問題已經解決,不用再跟進,結果不了了之。直至九個月後,才由媒體揭發有人刻意剪短鋼筋,醜聞愈鬧愈大,官員才開始介入。分判商向政府發出警號,後來雖然稱問題解決不需跟進,若官員有足夠警覺性,事不尋常,應主動了解,但官員卻怠惰不作為,什麼都不做,直至紙包不住火,才如夢初醒。去年九月林鄭政府已經上任,陳帆局長亦已埋位工作。最荒謬的是,面對如此重大醜聞,先由張建宗司長出面,再由局方發出新聞稿澄清:局長辦公室並未將分判商的電郵知會局長,陳帆對此並不知情。陳帆負責房屋運輸,路政署歸他管轄,港鐵建造營運也是他的職務範圍,即使下屬沒有將如此重要的信息通知他,即使陳帆真的全不知情,就表示他一點責任都沒有嗎?分判商的電郵,已到達局長辦公室,什麼要緊急上報,什麼可視作等閒,下屬也搞不清楚,陳帆至少要負管理不善的責任。陳帆已不是公務員,是政治委任的主要官員問責局長,千錯萬錯是下屬的錯,但政治責任,無論如何都推卸不到。香港特區為官之道,卸得就卸,最厲害的一招,就係:「我唔知喎!」沙中線豆腐渣醜聞,涉及工程質量,事關重大,人命關天,陳帆局長知道與不知道該電郵的存在,根本無關宏旨,也不會減輕政治責任。為官避事平生恥,煞有介事澄清「我唔知喎」,只反映心中有鬼,政治道德歸零。[吳志森 samngx123@gmail.com]PNS_WEB_TC/20180613/s00193/text/1528826515117pentoy

詳情

吳志森:下台吧!陳帆!

約一年前,林鄭新政府委任陳帆做房屋運輸問責局長,輿論的評價是爆大冷。陳帆工程師出身,從未涉足政治,做機電署長時冧𨋢頻頻,表現乏善足陳。當時無人願意加入熱廚房,搵到人肯制已算好彩。鑑於疑點利益歸新政府,大家都願意畀機會這位新人試試。陳局長果然非同凡響,soundbite如雷貫耳。例如他說年輕人買不到樓,想買車是「讓自己的靈魂從軀體中出來游走一下」。例如出盡力推銷「一地兩檢」,竟然說「揀了終身伴侶唔等於放棄其他選擇」。但高鐵車廠出事,卻堅持是「甩轆」而不是「出軌」,因為「出軌」會令人想起婚外情。陳局長非常享受沉浸在金句不絕聲中,以為自己口舌便給、辯才無礙,殊不知這都是輕浮膚淺、毫無內容地噏得就噏。沙中線豆腐渣醜聞被傳媒踢爆,陳局長就第一時間跳出來護航:「其實你問我,在專業的角度,我覺得這是非常負責任……我希望大家在這個層面可以讓香港的專業工程團隊多一點信心。」及後高層知道事態嚴重,下令徹查,陳局長又馬上打倒昨日的我:「特區政府非常關注有關事項,所以路政署昨天要求港鐵進行一個獨立第三方的負荷測試。基本上我的理解,都係大家喺新聞嗰個報告先知悉事件。」哦,原來陳局長連基本事實都未搞清楚,靠睇新聞才知悉事件,竟然敢撲出來為豆腐渣醜聞辯護,要市民「多點信心」,然後不足兩天又急轉彎改口,說政府「非常關注」。如此水準低下的庸官,對重大問題都一時一樣,還有公信力嗎?其他的能力表現不計了,單是這樣,已應該引咎辭職,鞠躬下台了。[吳志森 samngx123@gmail.com]PNS_WEB_TC/20180607/s00193/text/1528308466691pentoy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