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個以小勝大的故事

聖經裏有這樣的一個故事﹕面對昂藏七尺的巨人歌利亞,小牧童大衛毫無懼色,從溪中撿起數塊小石,用投石器擊中歌利亞,在一次強弱懸殊的格鬥中取得了勝利。很多人以為大衛的勝利是基於運氣或神的庇佑,但在Malcolm Gladwell 的《David and Goliath》一書中指出如果弱者能運用自身的優點,看似脆弱的他們其實不弱,更能痛撃巨人的短處,取得勝利。上年熱播的劇集《琅琊榜》也是這樣一個以小勝大的故事。身為江左盟宗主的梅長蘇原為赤燄軍的副帥,林殊。十三年前,隨父親林爕為大梁出征大渝,卻被奸佞所害,誣衊他們叛變。疑心重重的梁帝派兵剿滅,七萬赤燄軍含冤埋骨於梅嶺。梅長蘇久蟄十三年後,孤身重返帝都,希望助兒時好友靖王稱帝,為父及赤燄軍洗雪污名。面對如日中天的大梁皇帝及兩位獨當一面的奪嫡競爭者,病弱的梅長蘇要輔助明君登上皇位,奪嫡之路比登天難。當靖王也懷疑自己能否成功的時候,梅長蘇卻能發揮弱者的力量,為冤案平反。弱者其實不瓤不弱 小牧童能夠成功擊敗巨人,是因為他有無比的勇氣。這些勇氣不是與生俱來的,是日夜看顧牛羊,面對老虎等猛獸的攻擊,一點一滴積累而來。另外,他也深知自己的強處。他捨棄笨重的鎧甲,用自己最善長的武器,投擲出速度每秒鐘35米的石塊。再加上,格鬥場地以拉谷河流中佈滿含有豐富硫酸鹽的石塊,密度比一般石塊高兩倍。於是石塊的強度等同於一把0.45口徑手槍射出的子彈,撃中巨人,自然取得勝利。細心分析弱者擁有的資源,其實弱者遠勝巨人。看似病弱的梅長蘇,卻有最強的心智。江湖傳言:「江左梅郎,麒麟之才,得之可得天下。」是對他才能的美譽。但奪嫡之路上,有才之人比比皆是。最難得的是他的決心。十三年前,梅嶺一役,至親同袍苦戰含冤血流成河,自己墮崖中毒削骨易容。沉痛的經歷燃起他破釜沈舟的決心,比起兩位養尊處優的對手,他需要的勝利不但是孤注一擲的,也是志在必得的。於是,他用最痛楚的方法療傷,務求自己能夠於最短時間內能重出江湖。他也要向身邊所有人隱藏自己的身份,受盡一切冷嘲熱諷,令靖王能在最短時間內奪得帝王寶座。熊心壯志是弱者最致命的武器。看似至親支援盡失,卻有最強後盾。縱然失去了七萬赤燄軍,梅長蘇卻能盤點自己擁有的資源,用十三年時間為自己的目標一點一滴地鋪路。赤燄軍冤案是當年梁王的一次錯判,梁王把一切反對聲音壓下,令很多人敢怒而不敢言。梅長蘇利用赤燄軍餘部的忠誠,加上一批忠肝義膽的朝廷官員,凝聚了一批對梁王不滿的人,建立了於江湖勢力龐大的江左盟,也於朝廷內安插線眼,鋪下奪嫡的伏線。他也找到父親在江湖中的摯友,琅琊閣閣主為自己療傷,也放出「麒麟之才,得之可得天下」的江湖傳言,吸引太子及譽王的注意,令他們一步步走入自己所設的陷阱。弱者雖無既有人脈,但可憐的冤情卻最能激起他人的同情心,凝聚成為最有強大的支援。強者其實不堪一撃歌利亞身高七呎,面對矮小的大衛,猶如泰山壓卵,沒有不取勝的理由。但歷史告訴我們,原來戰無不勝的歌利亞是一名巨人症的患者。巨人症的患者不但行動緩慢,視力也比正常人模糊,更會看到重覆的影像。因此,他看不見大衛手中的投石器,更遑論對大衛的攻撃作出適切的反應。加上,對形勢誤判更是歌利亞的致敗關鍵。身為一名步兵,他以為對方會派出另一名步兵與之作埋身對戰。但大衛卻是遠距離射擊的弓箭手,當石塊飛至自己眼前時,歌利亞才知道自己已經落敗。原來,巨人的長處卻恰恰是弱點的根源,強者並不是想像中的無堅不摧。梅長蘇及靖王要為冤案翻案,面對最大的敵人就是梁王的心魔。梁王在位,對外能平定外族;對內除偶有天災外,也是國泰民安。執政時,有太子及譽王輔政,兩人雖有奪嫡之心,卻能互相制衡,使朝政運作順暢。面對立志青史留名的梁王,要他承認自己十三年前誤判的冤案根本是不可能的任務。他寧願繼續縱容朝中那些魑魅魍魉,為自己的過錯粉飾太平,也不願自己的名聲遺臭萬年。他的政績及名聲就恰恰是他的最不能捨棄的負擔。於是,梅長蘇把赤燄軍冤案曝露於陽光之下,讓所有人,包括梁王的親妹、兒子及大臣向他進諫,讓他不得不正視冤案的始由,終要為林爕等赤燄軍洗刷冤情。只要摸清巨人的弱點,就算面對銅牆鐵壁,也會有成功的機會。同樣地,以小勝大的故事也將於香港上演。學民思潮將會組成新的政黨,出戰九月的立法會選舉。一班由學生們組成的政黨,在巨人眼中不堪一擊,不但申請銀行戶口被拒,更被人以粗暴的言詞辱罵。面對傳統的泛民建制派,且看他們又可以如何不卑不亢地發揮所長,利用國教及雨傘運動後所累積的資源,找到巨人的短處及弱點,在立法會爭上一席位吧! 香港眾志

詳情

從大時代 看一個蒼白的時代

縱然香港常被人稱為文化沙漠,但八九十年代盛極一時的電視劇普及文化,卻在香港的文化史上,劃上了豐富而色彩絢爛的一筆。《大時代》相隔二十多年後重播,雖然已是物非人非,但依然引起極大的回響。一齣出色的電視劇,是會一再回味及分享的。八、九十年代是香港電視劇的輝煌年代 。那些年的我們會趕回家看電視劇,劇中的內容也是翌日上班上學時大家的討論話題。《大時代》的慳妹、方展博、丁蟹;《他來自江湖》的何鑫淼、明天;《天地豪情》的甘樹生、卓尚文;《義不容情》的丁有健、丁有康,在多年後的今天還讓人津津樂道。相隔數十年,在朋友眾會中重提,大家還會說當年曾幻想自己是飾演慳妹的周慧敏,跟劉青雲談一場轟轟烈烈的戀愛。這些電視劇記錄了我們的童年、青少年、中年時期,是大家的集體回憶,是我們留在心裏,永遠不會磨滅的歷史印記。留在我們心中不會忘記卻漸變模糊的,還有那些年的歷史。人愈大,對舊時的回憶漸變模糊。重看《大時代》,你會記得當年原來曾經流行過七分長裙及牛仔裙襯牛仔褸;也會勾起那些年每個美女都要有一把如周慧敏般的長髮。在今天看來又老土又守舊的風格,原來曾是我們一窩風追求的標準。還有那些年的街道、風景,你會不禁唏噓,在沙田大埔馬鞍山踏單車,是可以如斯清靜暢通,人車爭路的情況根本不會出現。就連我們漸漸失去的語言,在劇中一樣可以細細回味。在普教中盛行的今天,你在街上聽普通話的機會比廣東話多的時候,在劇中竟然可以重溫一些快已失傳的廣東話。描述一個人不務正業叫「沙沙滾」,咀咒一個人早日歸西叫「趁地腍」,這些根本不會在家裏聽到的或在學校學到的,只有在電視劇中才能大量地、持之以恆地把這些通俗文化保留。但是經歷了香港電視 (HKTV) 申請牌照失敗、亞洲電視 (ATV) 因經營不善而不獲續牌、無線電視獲續牌後將會繼續獨大十二年,香港普及文化漸漸變得蒼白無力。今天,我們放工後或許也會愛趕回家,在網上搜尋不同的娛樂節目。喜歡韓國的可以看《來自星星的你》、喜歡日本的可以看《半澤直樹》及《律政英雄》、喜歡英語頻道的可以選擇《House of Cards》,喜歡中國古裝劇的可以選擇《武媚娘傳奇》,的確選擇多了,視野開闊了,觀眾們也可以各取所需。但這些外地電視劇吸引力再大,也只是增加我們娛樂的選擇,根本不能也不會反映香港的本土性。於是,在這個沒有承載體的香港,我們留不住香港的一點一滴,漸漸地,在歷史上這個時空的香港文化顯得蒼白而無力 …. 電視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