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水:狀元從醫 有病的是社會與大人

中學文憑試昨日放榜,據聞六位「狀元」悉數有志讀醫,即惹來某補習老師(對,連名師也稱不上)評擊指他們是narrow-minded的讀書機器,難有大成就云云。人生路漫長,能如此快就論斷一個人的未來,別說補習名師,恐怕連懂量子力學的傳心師也沒有這個把握。 尤記得過去數年會考/dse放榜,好些狀元表示自己要入讀三大的「神商科」,環球商業也好計量金融也好,通通標榜沒有六個A/5**以上者面斥不雅,結果坊間又指這些狀元滿身銅臭味,將來只懂看錢看數字做人。讀醫科不是商科也不是,不如報讀一眾平凡「頹科」:純理科、社會科學、宗教哲學?還不是被人評擊暴殄天物,浪費手上顆顆星?有狀元當年決定當巴士司機,你道一眾網民街坊是讚他有勇氣尋夢居多,還是笑他糟塌自己為眾? 現實是,社會邊罵優秀學生都跑去做醫生律師FUND佬,卻一邊渴求由這些優秀人才去出任這些「高端」工作。「喂,你要開刀做手術,你會揀個會考十A定五科合格?」坊間現時有院校開辦自資護理課程,收生要求較八大相關學科為低,但同樣能考取護士資格,但不少人早早就認定這些課程與學生均為次等,畢業後也難當大任,原因自是不言而喻。 當然,所有「狀元」都跑去做醫生律師,

詳情

強力境外勢力

香港眾志秘書長黃之鋒原定應邀到泰國朱拉隆功大學進行交流,昨晚抵埗旋即被入境部門拘留,執筆之際仍音信全無。(評台編按:刊出時黃之鋒已被泰國當局遣返回港)同樣忽然被失蹤,同樣與民主活動息息相關。黃之鋒與桂民海一明一暗,不禁讓人暗忖被喻為微笑之國的泰國,笑容下暗藏多少殺機。泰國向來是落難者的避風港。江湖電影中多少大哥,「著草」後總愛躲在泰國某村落避世療傷,靜待東山再起;現實是不少中國政治流亡者、異見人士及被宗教迫害者因地緣位置,以及泰國是中國周邊唯一擁聯合國難民署分支機構之國,選擇留在泰國避難或等待聯合國難民署甄別。本來保持低調,深居簡出,信佛的泰國人也少理俗世亂事。但自2014年國家政變、軍政府執政以降,情況便有所不同。持續近十載的「紅黃之爭」,影響泰國經濟及民生甚嚴重,各省因政府數十年來施政不公、集中發展曼谷而輕其他地區的政策導致民心撕裂,在泰南一帶以穆斯林主義為首的三首,更不住發生炸彈襲擊,以血與武力表達對中央政府的不滿。軍人政府2014年上台後,希望盡快達致國內政治和解,穩定情勢並全力讓經濟復甦,在歐美外資信心銳減的前題下,要改善本國區域發展失衡的問題,他們必須借助強大的外力刺激,在東盟的撮合下,泰國找到了產能過剩的那個大國。基建上,泰國配合中國的「一帶一路」政策,同意興建中泰鐵路讓泰國一躍成為東南亞交通樞杻;發展泰國邊境經濟特區,讓中國企業參與,建設中泰崇左產業園;軍事上,泰國持續向中國靠攏,今年4月泰方從中國採購28輛坦克,又將以十億美元向中國購買三艘元級潛艦,雙方更展開了海陸聯合軍事演習。當然也不能不提來自強國的特產:「爆買」,根據去年統計,泰國投資與消費均呈疲弱,整體GDP增長主要來自觀光收入,佔2.3%;當中自然以中國客佔最多,美歐紐澳日旅客則有下跌趨勢。凡此種種「更緊密合作」,自然教人想像泰國該如何「回報」中國:2015年銅鑼灣書店桂民海在芭堤雅「消失」後在中國「認罪」;2016年前南都網記者李新在「泰北」失踪,其後「自願」回中國受查,是中國強力部門威力驚人還是泰國政府樂於配合?若說以上事件無證據僅屬陰謀論,不如來看看官方的「驅逐」:2015年7月,泰國將約100名成功逃離中國的維吾爾人遣返,聯合國難民事務高級專員公署指有關行為「公然違反了國際法」。泰國政府面對國際譴責,先表示「中國做出了保證他們安全的承諾」,後又表示「中國要求全數遣返,我們『只』決定歸還100人。」然後同年,異見人士、獲聯合國難民在冊資格的的姜野飛和董廣平亦被遣返回中國。再來看看中國公安部數字:去年展開的「獵狐2015」行動,從66個國家和地區抓獲外逃人員857名中,於泰國、菲律賓、馬來西亞、印尼、柬埔寨等東南亞國家緝捕的人有283名,佔被抓人數的33%。在中國權力外放、人民幣大爺當道下,除泰國以外部份東盟國家,先後「配合」強國邏輯與價值跪安,海關變國安、華人橋民成線眼,都成了強國境外耳目及宣洩天威之衙門─黃之鋒去年五月獲邀到馬來西亞分享,抵達當地即被當地以「危害國家安全」和「破壞中馬關係」為由拒絕入境,可見一班。加上境外緝捕工作局正式成立,擁有「規避法律讓一個被調查者進行配合的辦法,既達到開展工作的目的,又不跨越制度的底線」,這些亞熱帶地區,自然成了良好的「緝捕地區」。「泰」危險?但對不少港人來說,泰國就是低消費食玩買的「家鄉」,要他們抵制不去泰國?「唓我又無搞政治,關我咩事啫!」 泰國 黃之鋒

詳情

黃琛喻代表的一種聲音

身為新東人,日前觀看了電視的新東論壇,若要說感受,大概只有「妖氣衝天」四個字。當人身攻擊蓋過了政策思辯,部份候選人邏輯欠奉只懂潑婦罵街、轉移視線,教人不得不悲嘆這些人質素之低,讓一場供市民認識選候選人理念的選舉論壇,變成他們個人沉溺於口舌之爭意氣之事的快感發洩場。躁動中,有位候選人教筆者眼前一亮:自我介紹時幽了大台一默,嘲諷其低薪勞役,讀稿時略見緊張卻顯然有為論壇做好資料準備,她是獨立候選人黃琛喻。媒體至今對黃小姐未有太大關注,搜尋器上其名字主要出現在各文章末段的選舉名單上。後來讀到一篇訪問才稍稍認識其背景:畢業於中大新聞及傳播系的80 後,兩年前到澳洲工作進修,今年2月知悉立法會將討論高鐵追加撥款議案後開始在網上論政,散文結集後透過眾籌出了書。知名度不高,亦沒有政黨為她抬轎撐腰,加上此前在網絡上媒體上也難見其宣傳文本或驚人“Soundbite”,黃小姐於論壇上幾乎是被各大候選人所忽視,子彈橫飛的指罵不會以她作目標,發言機會亦因此較其他人少,但當她有機會在「主場時間」發聲時,一字一句卻讓筆者細心留意。未有沉醉於現場互相攻訐的氛圍,黃小姐探問對手自由黨,在青年人缺乏流動機會,盼自己創業卻面對高昂租金,商界是否有責任改善貧富懸殊問題,繼而再引伸出有關利得稅或改稅制的討論;其後在自由討論環節,她提出個人就本土意識之見解後,讓其他對手分享宣揚他們自身的理念,而她不曾對他們作出任何人身攻擊。雖是羊入狼群,但在陰陽怪氣中仍能保持自我克制,按自己的步伐去走,是相當難得的事。而在這犬儒時代,一片「後生仔識咩呀!」「你地凈係識走出嚟搞事破壞!」之聲中,無背景而又膽敢孤身一人站在鎂光燈下被無限放大審視,更是難能可貴,畢竟圍爐取暖,遠比獨自面對群眾來得舒服容易。誠然,未必每個人都同意她「本土就是老土」的主張,或仍相信理性討論堅持理念能改變此地的崩壞,但從她多次論述中,不難發現她所主打的理念:從年輕人角度出發,試圖思考並找出方法讓他們突破困局:無法買樓、被罵廢青、向上流動性喪失……她要為年輕人發聲,而她本身就正正代表了無財無勢年青人迫於無奈、對生活不甘心、勢孤力弱亦要反抗的一種聲音。世代之爭,源自彼此價值觀不同。如劉霍二代之流永遠離地,因為他們永遠看不見年輕人的世界。上了岸的老人或努力上岸中的你我,其實也該趁此機會,正視下一代的聲音並作出回應,例如憑良心投票,而不是殘忍地將反抗責任悉數放在「機會成本低」的年青人背上再找借口自我開脫。「香港人多看勝負,但我覺得一步一腳走過來的經驗對我來說更重要。」筆者對黃小姐能成功當選坦白說不抱厚望,但我相信曾說這番話的她,定能在此過程中體會得更多,希望黃小姐繼續努力,亦希望其他年青候選人努力。新界東其他候選名單包括方國珊、林卓廷、廖添誠、陳云根、梁國雄、張超雄、楊岳橋、麥嘉晋、鄭家富、葛珮帆、侯志強、李梓敬、鄧家彪、范國威、陳玉娥、李偲嫣、陳志全、梁頌恆、梁金成、容海恩、陳克勤。 立法會選舉 2016立法會選舉

詳情

信報無信……

一個地方墮落的表現,不單在妖人當道,也在於妖人所講的話語,不管是歪理還是狂言,竟不幸地慢慢成為了現實。其中一句是這樣的:「信報無信,明報不明,蘋果爛咗。」信報「無信」,自李氏入主後已陰雲密佈,及至2013年改朝換位,行政總裁羅燦及執行總編輯陳伯辭職,紅褲子出身的郭艷明走上任接任總編,「整頓」之風迅即漫延,「獨眼香江」版稿件的「河蟹」疑雲,報道立場開始偏左的筆鋒,還有慢慢消失的各路好手文章:曹仁超、原復生、游清源、陳雲、黎則奮……然後到今天,筆耕25載的練乙錚先生也「被消失」,無異於將碩果僅存的信報忠實讀者狠狠拒諸門外。無信,是自己不住喪失中立公信力,是失卻保護作家筆者的覺悟與腰骨,也是對讀者多年來付費購買專業、左中右論點皆有議論空間的一種背叛。而曾經,這是一份因為作者「大放厥詞妄議中央」,紅色和淡紅色廣告幾近絕跡,以專業論述與判斷佔下媒體席位的報章。明報「不明」,不止於安裕被辭職的不明不白,而是面對管理最高階的意味不明:劉進圖當了總編兩年就被撤換,空降了來自馬來西亞的鍾天祥,上任後即發生多次粗暴干預編採自由之事:深夜推翻編輯部決定,臨時更改頭條「六四變馬雲」、與工會多次會面左顧而右盼、安裕事件後叫停印刷更一度提議「封窗」,種種變故既彰顯了此人的政治立場,也令明報前線工作舉步維艱,景向不明。蘋果的「爛」,固然是缺廣告下,資源短拙人手緊張的潰瘍,但也是管理層面對網絡生境,未知如何將hit rate化為收入之際,盲目將點擊率看成新聞是否可取的KPI。模仿100毛式的內容代價是深度調查數目買少見少,原意用作提醒讀者有突發事故的推push,成了不同編輯版面邀功追hit rate數的角力場。讀者嫌棄盲目不斷無質素的推,決策者倒自以為是樂此不疲的餵,關掉通知甚至刪app者恐怕不在其數。奈何在未有實質收益、沒有其他數據支持下,只能繼續自稱摸著石頭過河、新聞本質在變去擺爛。信明蘋三家以外當然還有甚者,跪下吃相更不討好,徹底成為北方的喉舌,但這三家一直以來標榜的專業、中立或民主取向,建立了相應的忠實讀者群,愛之越深,責之越切亦更痛心。在寒蟬靠邊大氛圍下,不少傳媒管理層深信絕對「政治正確」才能免去政治干預打壓,廣告之多寡有無,就成了他們判斷取向的風向雞,有甚者更慣於揣摩上方意思,以新聞自由交換更大的商業利益與權力,一黨的專政換來只一位金主,最終也只換來一種聲音。記者在前線拼命,卻換回文章角度扭曲甚至出不了街的憤慨。誠如李怡先生所言,新聞自由終將在新聞行政人員的軟骨症下壽終矣,添上崩壞中的廉署、立法會、法治制度及教育制度,大火中的水早已不再溫和而滿滿沸騰,煮掉每隻掙扎中的蛙。妖人的「預言」未竟全功,起碼亞視暫時不見有再說早晨的希望,但我們卻得堅持,不能讓這第四權日暮西山。 傳媒 明報 信報

詳情

重視內容:岩田聰告訴我們的事

大家都說,任天堂前社長岩田聰磨劍多年遺作、全城熱話Pokemon Go一出鬼神驚,下載量與吸金量遠超預期,正好為苦無新思維漸轉死水的手機遊戲(手遊)界擲下一顆巨石,可以預期未來各大手遊商將大量開發各種虛擬實境(AR)遊戲,務求在這片熱情氛圍下盡快吸金。岩田聰在天之靈,看見其有份參與的手遊如此盛放空前,想必也大感安慰,但恐怕亦會為廠商們一窩鋒的「AR淘金熱」而搖頭嘆息吧?作為全球知名遊戲生產商,任天堂一直拒絕沾手手遊,當中最重要的把關人正是岩田聰。一直從事遊戲開發、被同學稱為「不可思議的人」的岩田聰,千禧年被任天堂挖角出任該社企畫部部長,短短2年後即被社長山內溥破格點名成為新任社長,13年間一直帶領任天堂打了一場場硬仗,直至2015年7月因罹癌去世,享年55歲。岩田聰任期內適值智能手機及平版電腦高速發展的階段,對一直留意市場動向的岩田而言,他當然明白愈早參與其中愈能從中分最大的一份,但他未有跟隨其他廠商的步伐,而是專注於開發家用及手提遊戲機及遊戲,其中開發的遊戲機Wii、NDS及3DS等,在市場上同時贏得掌聲與鈔票,為人所津津樂道。然而,隨着手遊一發不可收拾,轉珠課金成了王道,加上自家製的新遊戲機WiiU反應遠遜預期,未見教人驚喜的創新想法。任天堂開始步入低谷,銷售連年下滑,2010年更出現虧損。傳媒及股東開始批評岩田聰的各種決定,包括為何仍然不去分手遊這杯羹,「顯然而見,任天堂已經錯失了踏入手遊領域的最佳時機。」為什麼岩田這麼抗拒將瑪利奧與比卡超放進手機?2014年,岩田聰與著名「彈幕影片」網站NICONICO動畫母公司、Dwango社社長川上量生一席話中,就說出箇中原因:「川上先生曾說,對開發智能設備平台的公司來說,他們並沒有設計優秀內容並為內容增值的動機,但我們(任天堂)是反過來,為了推出好內容而開發各種平台,因為當我們喪失這些重要的質量時,就是業界真正最壞的未來。」對岩田聰而言,遊戲的內容才是最重要的,這個核心價值其實非常淺顯:隻game是否好玩?他討厭一味追求科技,追求畫面質素與音效,而是認真考量遊戲是否具遊戲性,能否讓玩家透過思考解難發揮創意,能否讓玩家嘗試前所未有的體驗。「我要的不是單純好看的東西,而是要讓人樂在其中,玩一次不夠會再三享受的遊戲。」於是,當大部分玩家懷疑觸碰式遊戲無甚新意時,任天堂推出NDS配上Cooking Mama,吸引不少從來不碰遊戲機的女孩「墮坑」,力敵以畫面招徠的對手。按此基礎,岩田聰又着手開發體感家用機Wii,「今天有玩遊戲的玩家,也有不愛玩遊戲的人,我們希望打破二者之間的隔膜」,結果當年人人都手持雙截棍遙控,在電視前做體操打高爾夫球。他認為,手遊的弊端在於平台如Android及iTunes等旨在普及消費者層面,對開發廠商所開發的手遊未有太多關注,在吸金前題下,廠商啟動回本高獲利快的「金蛋」模式,利用各種跨平台人氣合作去招客,而忽視遊戲本身的遊戲性,結果毀掉人們玩遊戲的興趣,也加速各種手遊的壽命完結。與其說岩田聰「反手遊」,不如說他一直努力尋找在手機中真正玩遊戲的方式,2015年任天堂宣布與日本手遊商 DeNA交換股權進行業務進軍手遊業,外界就有聲音批評岩田「兩頭蛇」,他回應指,在手遊收費模式問題叢生時,任天堂有其社會責任:我們想要對現有手遊機制提出挑戰,建立一種新型的商業模式來平衡市場,從確認遊戲主題開始,一步一步腳踏實地地做真正遊戲。於是今天,有了Pokemon Go的出現。「最讓我擔憂的是,在這個數碼時代,如果我們不努力保證遊戲內容質量,我們很可能一手將遊戲行業帶向衰落,讓它成為第二個音樂行業。」岩田聰在《時代》訪問中說出了他的憂慮。在科技進步的當下,我們不得不反思,文化及次文化產業在一味追求技術提升,活用不同傳播平台之時,有沒有認真看待過有關內容質量下跌的問題?不管是《綠豆》的激讚、《寒戰2》的劣彈,英雄片的大賣cg到散文的大賣逗點,我們追求的,不就是好的內容,好的創意點子嗎?「在我的名片上,我是一家企業的總裁。在我的腦海裏,我是一名遊戲開發者,但在我心中,我是一位玩家。」岩田聰的那團火,從來源於喜歡與熱情,願所有創作人共勉。 Pokemon

詳情

致考評局:關於我在考場外的Selfie

敬啟者:您好,我是本屆文憑試考生何水。我向來都樂於與友好分享一些上學或社交活動的花絮,至於今早凌晨鋪出一張在香江中學禮堂內的條碼照片,也是純粹抒發一些感想,絕無任何惡意或對試場不敬的含義。至於照片上載後竟惹來一片巴打網友惡意批評,說我犯規、藐視考評局,實在不必要,本人對此深感遺憾!(我認為)考評局於考場內所針對的不恰當行為,其實是那些對在考場內考試過程程中可以構成干擾的那種。任何有正常思維的人都可以看得出,我po出的那張照片根本沒有任何不恰當之處。事實上在我過去十多年的學生生涯中,了解到每逢新的學生宣佈入學,都會與家人或同學在禮堂內拍照留念,所在位置與我無異,而學校方面亦從無過問與阻止!另外學生會或學校在禮堂內所舉辦的講座或頒獎典禮,我亦曾多次參與和拍照留念,性質相同,對學校禮堂並無任何貶低或藐視成份。因此,本人謹此聲明,有關照片並無構成違規成份,謹此澄清,以釋 貴局之疑慮。本人要求 貴局撤回對本人中文科扣分或取消資格之處分,讓本人得以升讀大學,入讀心儀之法律學科,他日得以繼承我父之衣砵。P.S. 本人爸爸為律師會會長,你應該知道他是誰,如有需要歡迎致電與他了解了解,他表示,跟 貴局某些高層曾經共事哦~何水敬上

詳情

四年前的《抉擇》,今天的《問我》:談明哥《美麗的呼聲聽證會》

網上太多《十年》與春夏,不如來說說黃耀明的《美麗的呼聲聽證會》。入場看的是第二場。不太大的麥花臣場館,已成了獨立歌手的寶地,從上回十八種香港的詩姑、一峰二汶帶領的蜂人園到今次美麗的呼聲,都隱隱然駁通了一點地氣,將演唱會視為與台下交流及傳達訊息的機會,都說,旺角永遠最親民地道最江湖。關於明哥,雨傘後不絕被打壓零工作被消失等,「時窮節乃現」五字,有了現代的解說。吾生也晚,十多首麗的時代金曲,懂的不多於一半。但訝異於歌曲經人山人海團隊重新編曲後,完全不遜於時下流行曲的節奏,題材多樣化之餘,有些歌詞感覺更比今天的「超勁喪爆」,情感來得更拳拳到肉。與其說現在的廣東歌不濟,倒不如說,有些作品能經歷時代的考驗,黎小田的、鄭國江的、黃霑的,都不朽。當然了,聽證會最教人反思的,當然在亞視剛好結束的這一瞬,在大家為呆望羅霖雪花、以嘲笑向永恒告別時,明哥為這個故事,送上一個恰當的葬禮悼念作結。原先的金曲致敬主題,層次提升至探討亞視之死;再將這次死亡,與香港被赤化的命運連繫;最後,裂縫中滲出希望,用麗的金曲,為港人送上希望。電光幻影中,極盡視聽之娛也同時帶來認真反思的引子,明哥一如以往,敢於在演唱會上直接表達政治訴求,特別在如是氛圍下呈現香港崩壞的真相,這是值得肯定與致敬的。當然,或許是資源不足,聽證會有好些部份,例如影像剪接、選曲編排等,是有可以更進一步的空間會這樣說,因為難免將今次表演與4年前達明的「《兜轉轉演演唱唱會》比較。2012面對國民教育、李旺陽等風浪,明哥與劉以達前後兩回演唱,為這種帶有政治色彩的表演訂下了一個相當高的標準:學民思潮成員佩帶紅領巾,在黎達達榮動畫前合唱《Another Brick in the Wall》、《你還愛我嗎》背景中句句是否愛香港的網民留言、《大亞灣之戀》與核電的統計數字……達明一向隱晦而含蓄的歌,通過背景屏幕牆的配合與想像,變成對社會荒謬最實質的控訴。達明一派敢於觸碰政治、顛覆固有想像的勇氣,多年來已為FANS所認知,但他們將這些當年擦邊的歌曲,透過不同的呈現與符號,與當下香港社會連接起來。歌詞被賦予了新的意義,《沒有張揚的命案》、《今夜星光燦爛》……97前詞人的想像,在歌詞「活化」以後,竟成了劃時代的神預言,準確道出今天我們眼前的不安事實,並教我們應重新思考往後的步伐。這種震撼與思慮張力,我更期望能在資源更充裕的情況下,可以發揮得更淋漓盡致,更到肉。但無可置疑地是,沒有華衣大舞台、沒有紅色資本的情況下,這三場聽證會的視野與水平,實在已遠遠超過合格線,成為香港本土值得自豪的文化表演。《十年》跟亞視可能是香港不遠的預言,而明哥的歌則成了已經實現的預言,比起談政治困局,明哥說他更希望自己能透過歌曲談情說愛,風花雪月,我信。特別是近日太多人說政治騎劫了娛樂界的種種,有得揀,誰想每天都被政治打壓,只能透過自己熟識的渠道發聲,或悲鳴?2012年演唱會part2,明哥重唱了林子祥《抉擇》,不但是那刻立會選擇的抉擇,也是期望港人莊敬自強,「起我新門牆,勝我舊家鄉」;4年過去了,有些人作了決,有些人作了孳,「沒有張揚的命案」變成「事先張揚的命案」,當權者從暗地行事到明目張膽,太多人事物慘死道上。明哥這次以陳麗斯的《問我》作結,或許是想我們問問自己能為這個家做甚麼,或許是提醒我們有責任承受一些共業結果,但重要的,或許是「面對世界一切,那怕會如何,全心保存真的我。」「香港今日之種種波動與激盪,把達明一派又推上了時代的鋒刃上,他們無愧於昨日之銳,哀音變徵、黍离之感猶在而不傷。」作家廖偉棠之說,實為最佳駐腳。期望下年達明30週年演唱會,再為我們帶來驚喜。fb專頁:www.facebook.com/summerwater2015 音樂 流行音樂

詳情

點解吳克儉無幫學生同老師?

智庫獅子山學會發表了一篇文章,以「點解要吳克儉幫你湊仔?」為題,剖析香港當代父母缺乏責任感,將照料子女工作悉數交予學校及教師負責,讓教師工作量及壓力大增,以至無法專心教導學生,建議推廣無條件的學券制,將教育局的角色變成純經濟資助去讓老師鬆綁。關於家長不諳照顧子女的說法,看倌如有流連社交媒體上各教師群組,閱讀各種「怪獸家長惡行」,自會深表贊同。事實上很多準父母總以為,自己在孩子出生那刻起,就自然會變成育兒達人,結果在過程中才發現育兒難,又將子女變成自己的理想替代品,盲目為那不確定的未來追求分數與證書,遇到子女問題時不甘承認自己想法過失,諉過於人不問責,口中一句句「為你好」,卻是將大部份問題外判出去,折騰了多少學校與老師。要這些家長學會「湊仔」,負擔應有責任,相信沒有人會反對。不過,文章中有些論調,卻隱隱然教人覺得不妥。文章試圖將教師職能二分,多番詰問「究竟老師的責任是教書還是湊仔?」行文其後再確立論調:「老師是一種職業,他們受的訓練,是將書本知識授予學生。」我們必須問,大眾對老師對教育的期望,是否單單只要求老師教授書本知識足矣?我們希望子女求學問之餘,是不是也期望他們在學校學會做人?在這個層面上,「教書」,是否一如字面所言只是教書呢?剛獲得全球教師獎的巴勒斯坦女教師Hanan Al Hroub,對教育有如此看法:「我們有協助小朋友建立道德與價值觀的能力與責任,未來才能出現更平等、更自由美麗的世界。教育是為了未來,如界我們問小孩未來是怎的模樣,我們更應該問自己,我們正在撫養教育的是怎樣的小孩。」傳授道德與價值觀,也是教師無法避免的工作內容,為甚麼我們對老師有如此高規格的道德標準,嫖賭飲蕩通通不行?因為我們不希望子女耳濡目染「學壞」,同理,我們也希望子女在教師身上,學會如何面對社會,在社教化過程中建立自己一套價值觀。誠如文章提到的教孩子面對自殺問題,這當然是家長職責一部份,但教授如何防止同學欺凌、處理同儕關係等,教師又如何能獨善其身?我怕這種將教育視為工具,只求分數不問人格的思維繼續強化蔓延,與嬴在起跑線的勢利價值同謀,結果受苦的還是日操夜操「跑數」的學生。文章未有關顧教育學生之意義,對於既有制度問題,只建議以學券制取代之,讓家長對自己孩子學習可以話事。先別說政府是否願意將自由度還諸於民,我們無法預測在錢跟人走、權在家長手的情況下,是否就足以讓母語教學、國民教育、小學TSA通通消失,但如果今天我們已經怕了部份家長的「代湊仔」,他朝家長擁有交涉權力後,誰來確保他們不會更肆無忌憚?反之若學校因名氣擁有一言堂壓下家長的權力,則誰來確保學校不會走向獨裁化之路?又或者,當學校面對少子化收生壓力需要競爭學券時,會否為錢做出更多比「湊仔」更難受的妥協?文章問,「是不是某某一下台,所有問題即時會消失?」當然不是,但這種偽命題本質上是沒有意義的,慣性將問題推搪至所謂深層結構上,放棄一步一腳印解決眼前狀況,正是我們社會面對的困局。自吳克儉2012年上任局長以來,接二連三出現教育議題,從國民教育、幼稚園免費教育到近日的自殺議題,市民不見任何解決方案之餘,只看見他高高在上「唔順氣」,以及左顧右盼唯唯喏喏的迴避,未有任何解決問題的擔戴,也沒有面對學生及家長的勇氣,這樣的局長,如何期望他有貢獻?問責制下,為何不該叫他下台?就算無法解決所有問題,為甚麼不給予我們一個微小的希望?面對龐大的行政工作和家長無理要求,老師已疲於奔命,我們更應體諒老師的苦況,叫家長學會湊仔之餘,更應該要求政府立即處理既有已存在的制度問題,去減輕教師行政工作壓力,合約制問題與中學殺校危機又迫近了,教育局還是會保持一貫的「有行政,冇人性」作風嗎?我想答案也頗明顯。作者fb專頁:www.facebook.com/summerwater2015 教育

詳情

避風港何在?

「幸福的家庭都是相似的,不幸的家庭各有各的不幸。」2015/16學年過了大半,我們已目送了十多位年輕人先後離開此世。不幸結局自有不同緣由,少女心事有之,求學壓力有之,但最後,年青人選擇了我們最不忍看見的方法去解決問題。當媒體一如以往,就青年自殺原因窮追猛問、但求問得一個理由就嗚金收兵時,我們更應該問,半年十多條人命了,如果說不幸的原因各有不同,我們無法一一從根本解決的話,那麼至少,是否有甚麼事成年人應該做,或可以做?譬如說,我們可以給孩子一個避風港口嗎?在自殺率位居世界前茅的日本,自殺已成為當年10-19歲青年的大殺手,去年《朝日新聞》就報導,根據日本內閣府的統計數字,每年9月1日是歷史上18歲以下青少年自殺人數最多的一天,平均有131人開學日寧願死也不願回到學校。鐮倉圖書館職員去年9月看見這個可怕的數字後,在推特發了一串文說「學期馬上開始,如果你因痛恨學校正考慮自殺,不如到我們這裏來,我們這裏有漫畫有輕小說,就算你待上整天我們也不會說你……請記住,我們是你的庇護所。」屬於共營機構的圖書館公然鼓勵學生曠課並不可取,然而這卻得到太多學生及家長的共嗚,短短一日內,它就在網上被轉發逾6萬次。上學與尋死,不再是二選一的抉擇,原來還可以有緩衝的地方,讓絕望者停一停,想一想。一念之差,已經是兩個故事,兩個結局。當青年人被功課壓力喘不過氣,我們可否還他們一個沒有興趣班的週末,讓他們吁一口氣充充電?當孩子對前路感到迷茫,未知升學或就業之時,能否收起你個人的期望與投射,讓他們自己好好想想再討論?就算他們面對你眼中幼稚的荳芽愛戀事,能否給點空間讓他找朋友傾訴,而不是奮力地棒打鴛鴦?家庭是保護年輕人的一道防線,可惜的是太多父母為著個人期望、為著仔女「更好的未來」而放棄了現在,用輩份威嚴取代同理心,用更多更多的生活操控與干預扼殺子女的思考,教他們失去任何可以吁一口氣的避風港,最終他們只會選擇沉默,將事情都放在心中,直至一日,隨腦漿血花併發。中大校長沈祖堯詰問:「為甚麼今年的青年抱著這麼多的不滿?為甚麼他們會上街抗議,甚至訴諸暴力?為甚麼患上抑鬱的年輕人日漸多?為甚麼自殺率不斷上升?」其實,又有多少成年人願意聆聽甚至接受青年的答案?在這些事情上,整個社會又有否給予一個位置讓青年思考,稍稍停下來休息?話是說遠了,最後想提提各位,社會福利署兒童死亡個案檢討委員會,去年就18歲以下兒童死亡個案發表的報告提及,兒童最主要自殺原因依次為:家庭關係問題、學業問題、男女朋友關係問題。當我們還在努力將問題怪責於社會百態上,其實數字早已道出了血淋淋的真相。fb專頁:www.facebook.com/summerwater2015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