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使是這悲傷的時刻,LGBTQIA社群仍應抵制「恐伊斯蘭」

引自「奧蘭多同志夜店槍殺事件:同志空間與國家暴力」一文:「在美國各地正要迎接六月「同志驕傲月」一系列活動的時刻,六月十二日凌晨,佛羅里達奧蘭多的同志夜店「Pulse Club」的拉丁夜,發生一起大規模的槍殺案,目前已有 50 人死亡,多達 53 人受傷。被警方目擊的槍手 Omar Mir Seddiqu Mateen,為 29 歲的穆斯林裔美籍男性。據媒體報導,在案發之前他曾打電話給警察局宣示他對於伊斯蘭國(ISIS)的認同,也曾因為被懷疑和恐怖組織有所連結,而二度被 FBI 搜查。美國總統歐巴馬與奧蘭多政府將此次事件稱為國內的恐怖攻擊事件與仇恨犯罪,但酷兒社群組織,比如穆斯林性別多元聯盟(Muslim Alliance for Sexual and Gender Diversity),也紛紛發佈聲明稿,強調不該將此次的槍殺案建構為「LGBTQ」與「穆斯林」社群的紛爭,如此二元對立的描述,只會更加撕裂性少數社群,以及那些生活於性別與種族矛盾交界上的酷兒有色人種,加深當下全球蔓延的伊斯蘭仇恨情結。」奧蘭多槍擊案相當令人感到悲傷,只是同時也值得注意的是:不該將矛頭指向「伊斯蘭文化」或「穆斯林社群」。如同我們討厭保守勢力將同志或跨性別者犯罪的案例,歸因成他們的同志或跨性別身分所致,也痛恨新聞標題常出現的「同志性侵」、「跨性別情殺」等等,我們必須知道,造成這場悲劇的不是伊斯蘭文化或穆斯林社群,這不禁讓人想起「德國科隆新年集體性侵案」中,保守右翼將責任推向難民,卻忽視性暴力的真正核心問題-性別不平等。這次的事情可能也不例外,很可能被渲染成「激進伊斯蘭問題」,卻忽視總體社會存在已久對LGBTQIA的歧視,還有槍枝問題。我知道每位LGBTQIA朋友都承受來自社會的傷害,這樣的消息讓我們的傷痕隱隱作痛,讓我們為罹難的人們感到悲痛,但不需要去強化「恐伊斯蘭」(islamofobia‬)的氛圍。不僅如此,我們千萬不能遺忘穆斯林LGBTQIA朋友的存在!因為這次事件英文圈網路上流傳了一篇「酷兒穆斯林存在-我們一樣感到哀傷」,穆斯林LGBTQIA朋友正呼喚著我們,去看見他們的存在與悲傷,他們一樣要承受恐同、恐跨,同時又要承受恐伊斯蘭的傷害,當他們走在街頭、穿梭公共空間需要承受多少異樣眼光與指指點點呢?又會有多少暴力施加在他們身上?他們的悲傷也該是我們的悲傷。最後,我們應該意識到一個問題:美國帝國主義何時成為LGBTQIA社群的盟友?還記得石牆暴動嗎?還記得那被警察殺害的有色人種LGBTQIA朋友嗎?還記得那些被警察以「性交易嫌疑」無端逮捕的跨性別女性嗎?還有歐美國家不斷以伊斯蘭國家不重視同志權益、婦女權益等等來否定他們以及增強自己的正當跟進步,這是我們期望的嗎?文:吳馨恩原文載於G點電視網站 伊斯蘭 奧蘭多槍擊案 性小眾

詳情

格爾達:另一位丹麥女孩

《丹麥女孩》是全球觀眾期待已久的電影,不但題材新鮮,男女主角的名氣及其精湛演技,都是大家期待的原因。故事改篇自真人真事的同名小說。事件發生於30年代的歐洲,已婚中年男子埃納(艾迪烈柏尼飾)因為一次偶然機會,替專畫人像畫的妻子格爾達(艾莉西亞菲瑾德飾)穿上女裝作暫代模特兒後,喚醒埋藏在心底裡的另一個自己--莉莉。在連番迷茫、失落、驚慌後,他決定進行性別重置手術。莉莉是世上第一個接受性別重置手術的人,她的勇氣使人佩服;她的經歷使人心痛之餘,更使人反思受性別焦慮困擾的朋友,他們寧死也要接受手術的心態,到底令他們承受了多少心理負擔。《丹麥女孩》把莉莉的故事搬上大銀幕,使更多後人認識這位果敢的勇士。但更惹人憐愛的是莉莉的妻子格爾達,她或許是另一位丹麥女孩。有網上影評指出,根據莉莉的自傳《從男到女》,格爾達後來發現自己是女同性戀者,與莉莉維持開放關係。導演湯賀伯(Tom Hoppers)顯然沒有把重點放於此,反而刻劃了從發現、否認到接納埃納心底裡的另一個她的那種情緒。格爾達最初只是鬧著玩,讓自己的丈夫以女裝示人;後來發現丈夫樂在其中,也不以為然。直到發現埃納在家裡依然穿著女裝,更一直以女裝與男性友人會面,才驚覺與丈夫的遊戲已經結束。迎接而來的是求醫、因求醫帶來的傷害、接受丈夫離開後的寂寞、沒人明白的空虛。試想像,一直以來的幸福被瞬間打破,而這不能怪責任何人,因為這故事裡的第三者,正正是丈夫自己,這種心情,到底該如何去理解?格爾達說:「如果我從來沒讓你穿女裝,這一切是不是就不會發生?」這句話說來輕易,但聽來充滿愧疚。在30年代的歐洲,精神病患者被關起來是理所當然的事。埃納被當成患者,兩次逃走就是證據。面對當時的社會氣氛,格爾達一方面要接受丈夫本來的模樣,另一方面又孤立無援,無人可訴。在一次社交舞會中,朋友問起埃納在那裡;對她有意的漢斯,能夠填補她的寂寞,這些都使她進退兩難。最終,她對著埃納崩潰哭訴:「我只想要回我的丈夫,你就不能為我一次嗎?」直到埃納已經變成了莉莉,進行了第一階段的性別重置手術,格爾達依然有一絲渴望,希望莉莉變回埃納,重操畫筆,這樣,她們的關係會變回原狀。跨性別者由發現到接受性別重置手術,甚至完成手術後的心情固然是難以想像的沉重;但作為莉莉從學院時代開始最親密的伴侶,格爾達所承受的心理壓力,亦不足為外人道。其實莉莉的性別焦慮,早在孩提時期已經出現;當時他和男性友人的親密相處,使他的朋友挨了家長的打。如果當時的社會氣氛能夠容讓父親與埃納開放地討論,埃納能有更多機會思考和感受自己身體,反思與不同性別的人相處時的經驗,或許後來的傷害就可以避免。埃納不用一直隱藏自己的想法,不用以自己不能接受的身體生活,也不用走入一段因性別而不合適的婚姻,格爾達亦未必會被陷入如斯境地。儘管我認為服飾和場景很華麗,但故事的細節、角色的心理描寫,始終有些位置未能交代清楚。網路上的評價不一是意料中事。有網民指出電影太偏重描繪格爾達的愛,放大她的包容和接納;反而忽略了描寫埃納的內心掙扎,受到的壓迫等等,難以引起社會大眾對跨性別人士的關注。在我而言,《丹麥女孩》的定位較為大眾化,要大眾化地處理這類較為偏門的題材,一點也不容易。劇情較為煽情,反而比較容易得到觀眾的心。事實上,有很多從未認識或深入探討跨性別這個題材的觀眾都有入場觀看(網路影評有很多),單是這一點,相信能夠提昇社會人士對跨性別人士的認識。而且,刻劃格爾達的情緒的變化,或許會讓人反思社會氣氛、性別刻板對人造成的壓抑,不論是當事人,還是當事人身邊的重要人物,到底帶來了多少的傷害。我不知道有多少觀眾進場後除了覺得很好看、很用心之外,還會看出這種想法,但至少我是這麼想。文/Iris Chan(女同學社 x G點電視義工)編輯/Lo Yu(女同學社 x G點電視義工)原文載於G點電視 影評 性別 電影

詳情

《Carol》──那些寧可錯也不要錯過的人

電影簡介五十年代的紐約,百貨公司職員Therese搭上離婚中的婦人Carol。各自有伴,但一起出走。這不是一部講同志受盡逼迫要走上街頭抗爭的電影,也不是一部血淋淋的同志被欺凌的電影。對比起隨時會被殺的同志、朝不保夕的同志,Therese有餘裕去追攝影夢,Carol甚至是大戶人家,在紐約,她們的苦難顯得更微不足道。但同性戀作為不道德的指控我們聽得太多太多卻居然奏效。關於年輕年輕是一種狀態,多於年歲。年輕的人會窮盡天涯追逐答案,年輕的人有太多尖銳的熱情和痛楚。一個精靈般女子Therese彈藍調爵士也會拍照,一個風情萬種的女人Carol臉上抹濃艷欲滴的脂粉。她們同樣年輕。因為兩個錯的人相遇,總要動用全身的力氣各自撇開那些好過的人。年輕的人才有餘裕做些事情。關於情慾有些人,你遇到就知道是對的人,不為什麼。不是那種關於人禽之辨的價值觀取捨;而是在相遇的場景中電光火石的頃刻凝住的氛圍而你們篤定相愛。在亳無防備下篤定相愛。你們或許會忘記彼此的好惡或說過的瑣碎的事,但你不會遺忘相遇的場面和交換的眼神。電影的很多鏡頭落在二人分別從車窗望雨中的街景。你說世界有愛多好,縱然充滿未知,但你如斯確鑿相信世上有溫柔的人,也相信你們應當要在一起。愛和性慾可以分開,但她們並不如此。我很喜歡她們的電影中淡淡的調情,眼神、氣味、唇、髮絲、手指、肩膀,甚至以空氣中的煙圈交換情慾,一攻一守,也各換位置。至於sex scene,我覺得很好看(即便我對美學的看法帶有異男的lens,又可能引來批評了),兩副身體繑着,沒有暴烈的撞碰。從她們的身體互動中能窺探她們對彼此層層遞増的愛慾,比如說一開始Therese被碰肩總會被嚇怕,然後她主動搭Carol的肩,與她親吻和睡覺。醒來之後有微腥的味道。關於那些寧可錯也不要錯過的人錯的到底是相愛的人抑或是那些指控?我們不應該愛的人實在太多,例如同性、人妻、失婚者、窮人、殘障或抑鬱病患。但無論如何,要記住那些旖旎和綿密的時光,代價可能很大,但至少我們可以選擇。很多人會告訴你,你很錯,你愛的人錯,你的愛也同樣地錯。他們會無所不用其極令你們分開,比方他們會講難聽的話,做難看的姿勢,讓你以為自己醜陋不堪。但你定當記住有些人,記住當初你們如何竭力相愛和相恨。那一次相遇,不會再有第二次了。那些一起抽過的煙、喝過的酒、彈奏過的音樂、去過的旅行,就這麼落在那個特定的人特定的身體特定的場景之中。你們都說,我愛的人很錯,但我說,你們不懂。文:鄧欣原文載於「女同學社 x G點電視」網站 影評 同志

詳情

《醉.生夢死》–「同志電影」以外的解讀可能

台灣導演張作驥最新作品《醉.生夢死》早前於第26屆香港同志影展放映過,近期即將在香港正式上映。然而,當媒體焦點主要集中在飾演雙性戀的夜總會男公關鄭人碩身上的同時,其實片中還有許多可讓觀眾深入探討之處。不同於大部份近年在港上映的台灣電影,《醉.生夢死》中的對白幾乎全部為台灣閩南語,觀看時必需一直閱讀字幕可能會令香港觀眾感到較難入戲,但是如此的設計使這個故事更貼近台灣人的真實生活。在現代台灣社會中,台語普遍被視為「老一輩」和「低層」的語言,而國語則被刻意建構成「高尚」和「受過教育」的象徵;由本片中從小品學兼優、到過美國留學的哥哥上禾(黃尚禾 飾)和「酒店少爺」仁碩(鄭人碩 飾)那些出手闊綽的女客人所說的都是標準的國語,即可觀察到導演試圖在語言層面上所反映出的台灣社會階層的(自我)分隔。這部電影其實曾被取名為《愛是藍色的》(Love is Blue),後來才改作《醉.生夢死》。雖然看畢後會明白,「藍色」指的是如火焰一般的愛–例如戲中老鼠(李鴻其 飾)向援交女孩(張寗 飾)表白的一幕中,點燃起倒在地上的烈酒後出現的藍色「LOVE」字樣–灼熱、炫目,卻也短暫。不過,我認為原名不但與於2013年康城電影節獲得金棕櫚獎的《接近無限溫暖的藍》(La Vie d’Adèle/ Blue is The Warmest Colour)太過相似,亦不夠《醉.生夢死》這名字與電影中的故事內容來得貼切。《醉.生夢死》的「.」把「醉」和「生夢死」分隔開,就似戲中酗酒的母親(呂鳳雪 飾)某天喝醉後意外身亡,從此和小兒子老鼠生死相隔,同時又能強調「(喝)醉」這件事及這個狀態是如何串連著戲中各人物之間若即若離的關係。《醉.生夢死》雖並未對各個角色的背景作出太仔細的交代,戲中人物情緒激動的情節亦寥寥可數。但是張作驥導演這一次使用的敘事和拍攝手法卻能讓觀眾在淡淡的情緒中,深刻地感受到這些遊走在社會基層的人為了維持生計所承受的壓力和羞辱,及他們各自內心的壓抑。譬如說,在戲中出現的螞蟻和幼鼠–張導演以一種類似日本導演今村昌平於1960年代拍攝、講述一名經歷過兩次世界大戰的女性性工作者的一生的作品《日本昆蟲記》中的比喻手法,借被老鼠玩弄於掌中的「螞蟻」,表達出大都會中人們日以繼夜地勞動、看似有目標卻也盲目地活著的無奈。又以在泥濘中垂死掙扎的幼鼠,借喻失去母親後,內心拒絕長大的老鼠的心理狀態。這部電影跳躍式的時序排列和剪接手法或許會使觀賞者覺得有點混亂,但卻因此非常貼題–《醉.生夢死》。看畢後就像是大醉了一場、斷片過後試著回想前幾天所發生的事,拖著頭痛的身軀、想不起這一段經歷是真實還是夢境、主角們最後是生是死。電影甫開場時、在老鼠房間中的一幕,曾出現王家衛《春光乍洩》的電影海報,讓人覺得「同志電影」的味道甚濃。但是,最後會發現,張作驥導演在《醉.生夢死》中對同性戀的描寫並不是把其當成一個議題來「探討」,而是把同志角色寫進一部講述台灣人日常生活的電影之中;他們的社會認同(Social Identity) 並非(也不必被)建立在「受害者」或「少眾」之上。正如在現實世界裡,無論那些反同和恐同者如何把同性戀污名及邊緣化,同性戀者都會一直存在。正如戲中的上禾一樣,一方面努力地扮演好自身在社會中的角色,另一方面嘗試尋找容得下「我們這一類人」的共存空間。文:Lillian Liu(女同學社 x G點電視義工) 影評

詳情

《女權之聲》(Suffragette)──不會過時的抗爭

一百多年前的倫敦,不享有投票權的女性面對工資剝削,家庭暴力,性騷擾等不平等對待,卻要默默承受,更是習以為常。對於從七歲起便在洗衣場當童工的慕德華茲(嘉莉慕萊根飾),一個從未受過教育的工人階層,日以繼夜機械枯燥的工作內容,惡劣的工作環境,繁瑣操勞的家庭事務,她似乎從未懷疑這便是自己的人生,直到一日在街頭撞到幾個女權主義者心照不宣的抗議行動,如同石子投入平靜的水面,她開始思考和審視自己的日常,以及若不做出改變毫無疑問後代女性也將面臨同樣的人生;又如同任何一個無意中走入遊行隊伍的普通人,這些再平凡不過的無名小卒,在日常生活中再平凡不過的某個瞬間,命運的轉淚點將他們變為歷史的一部分。於是在愛美莉潘琦(梅麗史翠普飾)的鼓勵和啟發下,一眾辛勤工作的婦女們,在意識到以和平手段抗議只能換來嘲笑、辱罵和閒言碎語,卻無法得到重視時,她們唯有勇敢地走上街頭,以激進手法進行抗爭,更是付出了賢良淑德的聲譽和家庭生活連結的犧牲。正如慕德一次被捕之後對警探說,「我們打破窗戶,縱火,因為只有這樣妳們才會聽」。而最初使她參與到發聲行動的其實是一種機緣巧合的同情。原來很多看似政治的事情,裡面其實只是因為,有太多我們關心,或者是我們深愛的人事物在受苦受難。而對於我們,當我們坐在窗明几淨的教室中談論女性主義每一波運動,讀西蒙波娃或女權辯護,甚至也許對不同流派女性主義者的立場主張如數家珍侃侃而談,但我們無法想像在那樣一個女性主義思潮啟蒙的年代,那些先驅者所受到的打壓和阻力;當我們唾手可得地享受著一百年前的女性無法想像的權利和尊重時,大概也不容易將那些死於王子馬下的艾美戴維遜(妮妲莉柏詩飾)們的考量和犧牲時刻銘記在心。片中一幕當慕德第一次從監獄中釋放,被授予Suffragette的紫、白、綠三色徽章,竟有一種好笑又無奈的似曾相識感,聯想到今年三月中國大陸被拘留的女權活動人士,不免失望,經過一百多年爭取性別平等的努力,這些「滋事者」慣於入獄的惡性循環,某種程度上看似乎並無多大改善;但又感到一絲希望,如果這樣打壓和反抗不斷輪迴的過程是爭取平等權利和進步的必經之路,那麼至少現時付出的努力和犧牲不是徒勞無功。另一邊廂,越來越多的人已經滿足目前所達到的「性別平等」,甚至要反對所謂因女權聲音壯大導致對男性的壓迫。也許每一個人心中最理想的「性別平等」的標尺都不一樣,而一些根深蒂固的父權制度造成的無意識的偏見和固有思維模式,大概再過一百年可能都難以撼動。因此所謂平權運動,也許從來就不僅僅是以平和手段遊說請願,或者升級的暴力行動,更是一場喚醒那些冷眼旁觀,挖苦恥笑,認為事不關己的沈默者開始反思日常的敏感性,在所有日復一日慣常的麻痺和忙碌之中,開始察覺主流大眾文化中對女性形象的物化,開始思考身邊繁重瑣碎的母職家庭勞動分工,開始對所有不同語境下的特殊對待感到忿忿不平。電影結束,字幕滾動展示世界各地婦女獲得選舉權的年份,從1918年的英國到2015年的沙烏地阿拉伯,讓人不禁反思,在時刻被記載於史冊的當下,應該擔負怎樣的責任才能開創更好的時代。值得一提的是,這部根據真實事件改編的影片,首次為觀眾呈現百年女權抗爭,及英國的女權運動如何影響多個國家,成為先驅。而影片上映期間亦伴隨著奧斯卡最佳女配角柏翠茜亞雅琪、金像影后珍妮花羅倫斯等明星面對不公待遇,陸續發聲爭取平等權益。於是Suffragette的精神存在於過去、現在和將來,屬於每一個人,並且永遠不會過時。文/Jocky(女同學社 x G點電視義工) 影評

詳情

《女權之聲》(Suffragette)──不會過時的抗爭

一百多年前的倫敦,不享有投票權的女性面對工資剝削,家庭暴力,性騷擾等不平等對待,卻要默默承受,更是習以為常。對於從七歲起便在洗衣場當童工的慕德華茲(嘉莉慕萊根飾),一個從未受過教育的工人階層,日以繼夜機械枯燥的工作內容,惡劣的工作環境,繁瑣操勞的家庭事務,她似乎從未懷疑這便是自己的人生,直到一日在街頭撞到幾個女權主義者心照不宣的抗議行動,如同石子投入平靜的水面,她開始思考和審視自己的日常,以及若不做出改變毫無疑問後代女性也將面臨同樣的人生;又如同任何一個無意中走入遊行隊伍的普通人,這些再平凡不過的無名小卒,在日常生活中再平凡不過的某個瞬間,命運的轉淚點將他們變為歷史的一部分。於是在愛美莉潘琦(梅麗史翠普飾)的鼓勵和啟發下,一眾辛勤工作的婦女們,在意識到以和平手段抗議只能換來嘲笑、辱罵和閒言碎語,卻無法得到重視時,她們唯有勇敢地走上街頭,以激進手法進行抗爭,更是付出了賢良淑德的聲譽和家庭生活連結的犧牲。正如慕德一次被捕之後對警探說,「我們打破窗戶,縱火,因為只有這樣妳們才會聽」。而最初使她參與到發聲行動的其實是一種機緣巧合的同情。原來很多看似政治的事情,裡面其實只是因為,有太多我們關心,或者是我們深愛的人事物在受苦受難。而對於我們,當我們坐在窗明几淨的教室中談論女性主義每一波運動,讀西蒙波娃或女權辯護,甚至也許對不同流派女性主義者的立場主張如數家珍侃侃而談,但我們無法想像在那樣一個女性主義思潮啟蒙的年代,那些先驅者所受到的打壓和阻力;當我們唾手可得地享受著一百年前的女性無法想像的權利和尊重時,大概也不容易將那些死於王子馬下的艾美戴維遜(妮妲莉柏詩飾)們的考量和犧牲時刻銘記在心。片中一幕當慕德第一次從監獄中釋放,被授予Suffragette的紫、白、綠三色徽章,竟有一種好笑又無奈的似曾相識感,聯想到今年三月中國大陸被拘留的女權活動人士,不免失望,經過一百多年爭取性別平等的努力,這些「滋事者」慣於入獄的惡性循環,某種程度上看似乎並無多大改善;但又感到一絲希望,如果這樣打壓和反抗不斷輪迴的過程是爭取平等權利和進步的必經之路,那麼至少現時付出的努力和犧牲不是徒勞無功。另一邊廂,越來越多的人已經滿足目前所達到的「性別平等」,甚至要反對所謂因女權聲音壯大導致對男性的壓迫。也許每一個人心中最理想的「性別平等」的標尺都不一樣,而一些根深蒂固的父權制度造成的無意識的偏見和固有思維模式,大概再過一百年可能都難以撼動。因此所謂平權運動,也許從來就不僅僅是以平和手段遊說請願,或者升級的暴力行動,更是一場喚醒那些冷眼旁觀,挖苦恥笑,認為事不關己的沈默者開始反思日常的敏感性,在所有日復一日慣常的麻痺和忙碌之中,開始察覺主流大眾文化中對女性形象的物化,開始思考身邊繁重瑣碎的母職家庭勞動分工,開始對所有不同語境下的特殊對待感到忿忿不平。電影結束,字幕滾動展示世界各地婦女獲得選舉權的年份,從1918年的英國到2015年的沙烏地阿拉伯,讓人不禁反思,在時刻被記載於史冊的當下,應該擔負怎樣的責任才能開創更好的時代。值得一提的是,這部根據真實事件改編的影片,首次為觀眾呈現百年女權抗爭,及英國的女權運動如何影響多個國家,成為先驅。而影片上映期間亦伴隨著奧斯卡最佳女配角柏翠茜亞雅琪、金像影后珍妮花羅倫斯等明星面對不公待遇,陸續發聲爭取平等權益。於是Suffragette的精神存在於過去、現在和將來,屬於每一個人,並且永遠不會過時。文/Jocky(女同學社 x G點電視義工) 影評

詳情

《人生有彎轉》──快樂的人生,就是做真實的自己

《人生有彎轉》不是一般荷里活電影,沒有大量笑料,沒有特技或誇張的大爆炸場面,大家也不需期待《華爾街狼人》的激情「肉搏」片段,但是,兩位男主角Robin Williams,Roberto Aguire和飾演Nolan太太的Kathy Baker的精湛演技,絕對值回票價,讓人深深感動。基本上,故事由Nolan在夜深大街一個U-turn開始,其中幾幕尤其打動人心。Nolan 和Leo 有好幾次相見在汽車旅館,他對Leo 說,只要出走就好。即使年輕俊俏的Leo一進房間就架輕就熟地準備好,Nolan並不想買Leo的性服務,更希望的是單單看着他的胴體,跟他聊天。這種單純的情感,就像初戀,流露在一個六十多歲的老頭眼裡,惹人憐惜,就像後來Nolan自己說,他還停留在12 歲那年,第一次戀上男子的夏天。他的一生,從沒有這樣真正的愛過。全劇的重心就落在Robert Williams 的內心戲當中。忠於廝守多年的髮妻或情陷無親無故的男妓?當一個受人敬仰的銀行經理或是被中風父親所拒絕的老人? 出席升職飯局或是拯救入院的Leo呢?無論是細想後慢慢吐出的一句謊言,突然的一個轉身,或是一段獨白,他都完美地演譯了這些潛藏內心的痛苦,埋藏五十多年秘密,終於來到出櫃臨界點的掙扎。而當中不能忽略的,就是演Nolan太太Joy 的Kathy Baker。電影主要以Nolan的角度來看,描寫他突然出軌,而且出櫃,當中不免對妻子說謊,心裡越覺難以面對她,有時甚至謊話也不說,直接走了。但是,身為人妻,丈夫的心是否在自己身上,Joy真的不知道嗎?只要他懂回家,就該隻眼開隻眼閉嗎?甚至乎,第三者是男是女,Joy是否真的懵然不知?值得留意的是,電影開首就影着Nolan起床上班。這個看似簡單不過的情節,卻是首先點題的伏線,應對後來Joy問We have separate beds, separate lives, separate rooms, why?他們還有什麼可以再分開?Nolan 來到六十多歲發現人生走錯了方向,但一路以來,錯的何止他?如果Nolan要撕破他的面具,Joy的世界一樣會崩潰。留不住自己的男人,但年華已去,她還可以執着什麼?這些年來,到底他有沒有愛過我?電影《人生有彎轉》以細膩動人的情節描寫已到晚年,有穩定的工作和婚姻的NolanMack (Robin Williams演)偶然遇上年青的男妓Leo(Roberto Aguire演),最後毅然出櫃的故事。這是Robin Williams的遺作,看畢全劇,不禁心感婉惜。他公認為影壇出色的一代笑匠,最後卻因為抑鬱症而自殺離世。對人歡笑背人愁的他,好像埋藏着一些心事,這點與劇中角色Nolan 也甚為相似。到底什麼是快樂,Robin Williams可能消極地給自己找了一個解脫,但是Nolan 就給自己找到確實的答案——做真實的自己。其他義工影後感本來想問點解《人生有彎轉》係同志影展無乜noise,或者係因為無肉搏場面,或者係因為無呼天搶地嘅為世不容。但亦都係因為咁,加上演員人少少,更考平淡戲碼之演技。試影期間,螢光幕上方有兩行counter顯示流逝的嘅時間。如果唔係呢兩行野,觀影期間觀眾應該會好易吸左入場景入面。感受到Robin Williams飾演嘅銀行職員Nolan嘅壓抑:有小鮮肉脫光都叫佢著翻衫(同場插入觀眾表示無肉睇的哎呀聲);也禁不住其情感需要。或者係媒體面前睇得多勇敢嘅小眾,令我地忘記咗,喺城市入面,有好多自知不同,卻又不敢勇敢地愛的人。這套戲,敬未能love with pride的一群,you are not forgotten.人生有彎轉”沒有一般同志電影內那些既定元素,不過正正透過電影主角Nolen(Robin Williams) 那個平淡無味的”人生”, 及後來遇上令到他神魂顛倒的小鮮肉,去說出人生的確是有彎轉的。雖然最後Nolen沒有跟Leo, 開花結果,不過卻令他勇於面對自己,去活出一個他真正應該擁有的人生。作為Robbie Williams的遺作,還要是同志電影,member們怎能不到電影院捧場? 雖然電影題材未算創新,斷背山形式的故事未必是電影的賣點,但是Robbie Williams老練的演技,把男主角心中的抑壓演得十分細膩,實在冇得彈!人生真的有彎轉嗎?你有沒有試過做一些令你後悔不已的決定,但卻因為不捨得放棄,或是沒有勇氣改變?結果一直拖,拖到一個不堪的地步?那你應該看這電影,你會發現人生真的有彎轉,而你也會得到下定決心作出改變的勇氣。文/Manessa(女同學社 x G點電視義工)原文載於作者網誌 影評

詳情

一整代的內地雙性人被「遺棄」

內地媒體早前報導,山東公園發現棄嬰,檢驗後證實是雙性人。事件正正反映內地雙性人正面對著不同層面上的壓迫。早前,中國山東省淄博一名牛姓男子行經淄博人民公園,發現草叢裏有一個棄嬰。一名婦人掀開嬰兒被子查看後,認為是個女嬰。警方找來醫護人員為棄嬰作身體檢查,發現嬰兒身上除了長有黑色素斑外,還出現我們俗稱雙性人的第二性徵不發育。香港首位公開雙性人身份的細細老師指出,中國過去二十多年在一孩政策的陰霾下,很多雙性人嬰兒可能因而逝世。細細老師分析,內地雙性人面臨的情況大致可分為兩個大範疇:貧窮地區的雙性人出生後,可能因為性別「缺陷」而被遺棄,甚至被殺害; 經濟安穩地區出生的雙性人可能會被家人帶給醫生去「治療」,進行性器官糾正手術。此舉不但使年幼的雙性人身心受創,而且自己抉擇性別的權利也被剝奪了。細細老師續說,隨著人民經濟條件改善,部分雙性人嬰兒得以活下來,現在都長大至十多歲至廿多歲了。由於暫沒雙性人有勇氣和條件作出停在性別界限中間的抉擇,他們希望更改性別身分,當中大多數都是想改成男性,以滿足社會對男性的優越性的推崇。然而,某些雙性人的外貌與證件相差太大,使他們難以找到工作,因而成為赤貧的群體。關於如何判定雙性人,細細老師解釋,第二性徵不發育不足以証明某人是否一位雙性人。 現時國際普遍把47xxy克氏綜合症、雄激素不敏感綜合症、腎上腺增生綜合症和五甲還元酶缺乏綜合症等的患者,與遺傳基因轉變,或先天腺體功能失調等相關情況,導致性器官異常的人,界定為雙性人。可是,第二性徵不發育人士並不等如是一位雙性人,只能確定他出現了「性發育障礙」;性發育障礙人士也不一定是位雙性人。因此,「性發育障礙者是否等同於雙性人」的議題一直存在爭議。事實上,出生時因性發育障礙而導致性器官和性別濛糊的人,多數會是雙性人;相反,出世一段日子後才出現性器官和性別濛糊的人,則不一定是雙性人。資料整理:Christy(女同學社 x G點電視義工),標題為編輯所擬,原題為〈內地棄嬰反映雙性人的壓迫〉資料來源:《山東公園棄嬰 檢驗證實是雙性人》|蘋果日報《中國山東發現棄嬰 檢驗後發現是雙性人》|自由時報延伸閱讀:《十項對陰陽人的錯誤觀念》|國際陰陽人組織 性別

詳情

《回憶中的瑪妮》──親情跟小孩子純愛的「百合」電影

文/Betty(女同學社/G點電視義工)每個人也有他自己的故事。直到有一天,兩顆寂寞的心,相遇了。「這個世界上,存在著用眼睛看不見的魔法圈,圈分成圈外和圈內,而我是在圈外的人」。電影甫開場的這幾句對白,不知說中了多少人的心聲。這戲改篇自英國文學作品,講述温暖、感人的故事,是結合親情跟小孩子純愛的「百合」電影。主角小女生杏奈,因為氣喘的毛病,離開喧鬧的城市,到郊區靜養。杏奈不論性格、外貌、興趣,都跟「一般」女孩子不太一樣,不論走到哪裡,總是格格不入。最喜歡拿起畫筆在「圈外」的世界靜靜地畫,坐在一旁觀察著「圈內」其他人的活動。對於與別不同的事物,總被社會貼上「不正常」的標籤。無法融入身邊同伴的杏奈,在七夕祭當天,穿著跟自己不配的粉紅色浴衣,寫下了「希望每天都過得很普通」的願望,看著令人心痛。青春期的小孩,都對自我感到迷惑。自小體弱多病、加上收養小孩的身份,孤獨感令杏奈更覺不知所措。一天,杏奈跟神秘金髮少女瑪妮相遇,瑪妮没用奇怪的眼光看她,主動親近杏奈。杏奈被跟她一樣孤單的瑪妮的温暖感動,第一次願意打開自己的心窗,讓瑪妮一步步走進她的內心深處。在遇上瑪妮之後,杏奈漸漸展現出開懷的笑臉。除了孤獨及自我發現,戲中另一個主題是親情。親情是愛情的極致演化,由最初的心跳,化為無私的愛。也許愛情跟親情的本質也一樣,多少的誤會與隔膜,都是因為缺乏溝通所至。而我們,又總是低估了愛的可能性。人與人之間的感情,能夠超越骨肉之情。其實我們都軟弱,卻總是用冷漠跟距離掩飾自己的不安。此片的成功,戲中的人物設定跟取景實在應記一功。穿著素色便裝白色背心、短褲,打扮中性的主角杏奈可愛迷人,每當和瑪妮親近就會立即面紅,惹人憐愛。鄉郊小鎮、望著「濕原」的小木屋等,都「很治癒」。這戲是吉卜力的用心感動之作,即使看過預告片的精華片段,亦無損此片的觀賞性。戲中在多處早就為故事埋下了伏筆,觀眾看得輕鬆愉快之餘,又没有悶場,是今年復活節不可錯過的節目之一。祝願每一個活在「圈外」的人,都能找到心靈依靠,接納最真實的自己。《回憶中的瑪妮》預告片: 影評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