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是誰的陳奕迅》(六)

這一篇要分享的是陳奕迅在 2011 年推出的EP 《Stranger Under My Skin》的主打歌——《苦瓜》。寫下這篇稿子的時候是凌晨兩點零五分,窗外的瓢潑大雨打在窗台的雨簾上,噼里啪啦,絲毫也沒有要停下來的意味。我聽着《苦瓜》,突然不知道要怎麼樣為這一首歌來寫這一段開頭,是從平緩而從容的曲調還是其滿含哲理的歌詞入手。其實,這一首歌我想對於不同熱愛它的人會有他們各自不同的故事,那麼今天我只是想要跟你們分享關於我和《苦瓜》的這一個故事。2016年1月1日  麗江因為想要從一段糾纏不清的感情中脫離出來,於是新的一年選擇去到了從前夢寐以求的地方——麗江。幸運的是,新年伊始,認識了一個人,大概是因為大抵相同的文化觸覺和對香港對粵語歌曲的同等鐘情,也只是在陽光燦爛的午後他遞給我的那一隻右耳耳機,我開始認真地聽上了這一首歌。然而短暫的相處之後接踵而來的是不得不分別的現實生活,好似有過的心動和笑容最後都會無疾而終。他回了北京,我回了重慶。鐵路距離 2068 公里。2016月1月21日  北京第一次搭上北上的列車,只是為了去見一個認識不過一天的人。路邊像白茫茫的荒野,北方的冬天沒有一絲綠色,道路兩旁都是被雪壓著的枯木。一路上,幻想過各種各樣未來一起相處畫面,談天說地。而回程的火車上,靜靜回想十天的相處,除了重逢的喜悅,會遺憾也會失望,也會懷疑自己是不是太過衝動而產生了並不想要的結果。寒假過後,想要去香港讀研究生,需要考雅思,因為家庭原因,沒有多出的那一筆讓我出去讀書的費用,甚至都沒有讓我去參加新東方新航道雅思培訓班的幾千塊,在單曲循環這首歌 N 多次之後,毅然決定自學考雅思,然後通過貸款或獎學金的方式申請去香港讀研究生。早早地報名了四月底的那一場考試,自學時間只有兩個月。同學的質疑否定,家人的不聞不問,自學的難以入門都讓我在前期的夜晚只能依靠藥物來安然入睡,那一段時間來自於家人朋友和自己的壓力幾乎可以讓人瘋掉。好在熬過了前幾周,後面兩個月進入了正軌,每天六點半起床,七點半到自習室,晚上零點回寢室,除了上課吃飯睡覺上廁所基本斷絕了一切往來和聚會。每天清晨走在行人寥寥的校園,或者學習上需要瓶頸想要放棄的時候,都會戴著耳機聽上幾遍《苦瓜》,然後告訴自己:「做人沒有苦澀可以嗎?」兩個月,每日每日不斷重復和循環。而這兩個多月和他除了信息和電話,就是一封封信件和一首首歌詞,再無其他。會不安也會懷疑,幾個月的感情里真正相處的日子也不過十幾日。但每天的忙碌沒有給予我時間和精力去擔心和恐懼,我只記得我要靜候,待到葡萄成熟時,同飲那一杯叫做感情和生活的酒。2016年4月23日  重慶第三次見面是他坐了二十幾個小時的火車硬座來到了重慶,陪我考試。二十天後,又是分別。旁人看來也許還不能理解,朋友偶爾也會來勸慰不要太上心,避免受傷。但只有自己明白堅守的意義和心甘情願的靜候。2016年6月11日  重慶第四次見面同樣是在重慶。在一起過著很平淡的生活,沒有驚心動魄也沒有浪漫情懷,有的只是日漸深厚的感情與感恩。今天,生命中又多了一次離別。剛好又到了寫新專欄的時候,剛好這一首是《苦瓜》。就好像是兩個相識多年的老友相約吃飯,一起乾杯,拿起筷子,突然兩個人看著對方都一起笑了起來,盤子中的是苦瓜。苦澀如相思之苦,離別之苦,寂寞之苦。而大概今生的種種苦楚,不到時候是不會明白的其中的奧妙。就像是生命中無數次的離開和轉身,其實它們都只為下一次的相遇和重逢增添更多的溫柔和欣喜。最後雅思成功地拿下了七分,和目標分數不多不少剛剛好,想起初時的苦澀和煎熬,如今都能付之一笑,想起來如此應景,時至今日竟然吃出了苦瓜里那份讓人念念不忘的禪意。開始時捱一些苦 栽種絕處的花幸得艱辛的引路甜蜜不致太寡青春的快餐只要求快不理那一家哪有玩味的空當來欣賞細緻淡雅到大徹大悟將虎咽昇華等消化學沏茶至共你覺得苦也不太差 從小到大受過的那些苦楚和委屈,都是最具有養分的肥料,讓我們在絕境處仍然能栽種出最美麗的花。幸好有這些艱辛難熬的生活為日後的幸福引路,將來的甜蜜才不會顯得寡淡無味。如今的青春都被附加上了一個加速器,似快餐只講究速度,已經沒有空閒去全身心地投入一件事或者靜靜地等待欣賞一份感情,而等我們都不再狼吞虎嚥地咀嚼青春,等我們開始學會慢慢地沏茶品味生活,會發覺和你一起吃苦也沒關係了。年歲增長,青春不再,那些着相的人好像才能醒覺,才能看破人生,才能將心裡最後的死角移除。其實跟年紀無關,是走過的歲月留下的那些成長和經驗。就像我曾經不管怎麼聽《香夭》(粵劇)也不會被感動,曾經不管怎麼看神壇里的木紋也不會覺得它有多麼精巧。但在某蕭瑟晚秋深夜,忽爾明瞭,頓悟一切,這時人生已經步入秋季,那些逝去的時間像是窗外碎落的黃葉,只能隨風搖曳。真想不到當初我們也討厭吃苦瓜當睇清世間所有定理有何用再怕珍惜淡定的心境苦過後更加清萬般過去亦無味但會有領會留下那些有用的或者說蘊含哲理的意見我們年少時卻是一句也聽不進去,那些痛苦和酸楚我們都曾經是那麼地抗拒和逃避,就像是年輕時候的我們多麼討厭吃那苦瓜,可是當我們能夠看破人生之後,還有什麼害怕的呢?珍惜這份來之不易的處世淡然,在經歷世間苦楚之後才會懂得放下世間繁瑣。經歷過了種種磨難,人生已經變得乏味,但是留在心裡的領悟自己越來越清楚。而這領悟將會讓你面對相聚分離、得到失去、痛苦煎熬時都能更加釋然和接受。今天先記得聽過人說這叫半生瓜那意味著他的美年輕不會洞察嗎當大徹大悟將一切都昇華這一秒坐擁晚霞我共你覺得苦也不太差 苦瓜也叫半生瓜,也就是說人生走到一半之後才能明白和看重苦瓜的珍貴和睿智,當我們終於明白人生,看破人生時,就從這一刻開始享受新的生活,哪怕我們已經開始衰老,能看到的風景只有晚霞。因為經歷過,所以看得開。苦瓜的苦,從未變過,變了的是我們,是時間,是際遇,是已經悄悄爬上鬢角的白絲,也許年輕人永遠無法體會老人的清心寡慾,也無法領悟苦瓜里的那份禪意,只是因為我們所承受的苦楚和磨難還遠遠不夠吧,不夠我們去看破紅塵,不夠我們去頓悟一生,不夠我們去睇清世間所有定理。所以,不管我現在和將來會承受著怎麼樣的痛苦和煎熬,漫長的等待也好,內心的恐懼也罷,只要聽到《苦瓜》這一首歌,我都相信所有的等待和堅守,都會在絕境之處開出最美的花來。與這首《苦瓜》十分契合的是,「陳奕迅為《苦瓜》趕拍MV時,同樣遭遇「苦」事連連———深夜走進大潭水塘拍攝,更要被成群飛蚊圍攻。陳奕迅回憶,當時導演特別安排他等到天黑後走入泥塘「漫步」,潮退後的泥塘里充滿青苔,他幾乎一步一滑,一度還撞得膝蓋青了一大片。最煩的不是泥濘,而是拍攝現場無數射燈引來的成群飛蟲,他每唱一句都有飛蟲入口,以至於在MV中他有不少下意識揮手趕蚊的動作,結果自然NG不斷,拍攝過程非常辛苦。」 做人沒有苦澀可以嗎? 而能跟你一起咽下那些苦澀,怎麼也不算太差。 音樂 流行音樂 陳奕迅

詳情

《他是誰的陳奕迅》(五)

這一篇專欄歌曲是來自於專輯《H3M》中的《今天只做一件事》。我個人喜歡把這首歌當作一首溫暖的情歌,對自己對愛人。前奏的吉他聲節奏明朗曲調舒緩,讓人充滿一種閒適里自然衍生的期待,那種期待緩緩慢慢,輕輕柔柔,陳奕迅的溫柔吟唱就像是你坐在海邊吹了一天的海風,看了一天的太陽,聽了一天的潮聲。今天只做一件事,這樣的日子越來越重要,卻越來越少。發覺這世界永遠太少空間因此花一天支配一切時間發覺這世界永遠太曬心機因此花一天思索一切道理消失太快 捉得到太少因此花一天感覺一切是愛我們的世界開始越來越擁擠,越來越嘈雜,焦躁不安。梁文道在《人人都是作家,卻沒有一個讀者》一文中說到:「我只知道這是一個急躁而喧囂的時代,我們就像住在一個鬧騰騰的房子里,每一個人都放大了喉嚨喊叫。為了讓他們聽到我說的話,我只好比他們還大聲。於是沒有任何一個人知道別人到底在講什麼。 」金錢,權利,名譽。職場如戰場,同行相輕。人與人之間擁有的不再是一百個 percent 的信任和直接,連學生們在考試結束之後都會彼此互相試探,我考砸了,你呢。我也是。結果是有人真的考砸了,有的沒有。那些相處里都充滿了心機和猜忌。時間和感情,又好像總是太難掌握,稍縱即逝。消失太快,捉得到太少。因此,花一天支配一切時間,花一天思索一切道理,花一天感覺一切是愛。慢慢地合作新詩靜靜地同床午睡 慢慢地邁向聽朝靜靜地懷念昨日 慢慢地合唱k歌靜靜地同游網上而拋開凡塵俗世里的瑣碎,和自己愛的人花上一天時間慢慢地合作新詩,靜靜地同床午睡。一起相擁著懷念昨日,也會攜手邁向明天。那樣的畫面想起來都會讓人覺得美到窒息。這大概是最美好也最理想化的一種感情狀態,兩個獨立的人在一起,並不以愛之名彼此折磨和束縛,彼此依靠卻不依賴。靜靜看書寫詩,上網唱歌,吃飯聊天,過著平淡的日子卻不會感覺乏味。兩個人安安靜靜地呆在屋子里,各自做著各自的工作,也會一起哼唱一首歌曲,品味一闕宋詞,觀看一部電影,花一天時間遠離紛擾世界,相擁而眠,才發現歲月換來幾次厭悶幾多親愛。因此我喜歡花一天感覺一切是愛。 發覺這世界永遠太少深刻因此花一天改變一切習慣發覺這世界永遠太多蹺蹊因此花一天擁有一切運氣消失太快 捉得到太少因此花一天感覺一切是愛 不記得是在哪一部電影里男主角說過一句話,他說,人這一輩子,做好一件事就夠了。而在每天都會有高樓升起崩塌的城市裡,我們越來越快地被接受各種只留於表面的信息和關係,也被迫需要掌握各種各樣的能力,專注於自己的領域本身已經成為一件罕見而了不起的事情。變化無常,世事難料,因此花一天來改變,來擁有,來感受一個不一樣的世界。我曾經想過,有一天我不得不離開這個世界的時候,我會不會突然想起一個月前看了一半的書還不知道結尾,會不會記起高中畢業分開時忘了對那個人說聲抱歉,會不會有Wish List上還沒有去過的地方,沒有做完的夢,沒有寫完的詩,沒有和愛的人組一個家庭生一個小孩兒。我是一個行動主義者,計劃和需要做的事總是會第一時間去完成,會熬兩天的夜完成各種期末作業,會立刻訂票背上行李去到想去的地方,會在一天內完成這一個月需要完成的材料,會在朋友說我們去哪裡玩兒之後立刻蒐集資料做好準備,看過太多離合悲歡和失望遺憾,一切的事都好像會在某一瞬間變得來不及,所以總是信奉著「人生得意須盡歡, 莫使金樽空對月」的信念做人。有各樣劫災和充滿意外,因此我要努力繼續能戀愛。不是我太過心急,只是我也害怕,那些想要和你一起做的事情會一拖再拖,到最後無疾而終。『最好的愛情是兩個人彼此做個伴。不要束縛,不要纏繞,不要佔有,不要渴望從對方身上挖掘到意義,那是注定要落空的事情。而應該是,我們兩個人,並排站在一起,看看這個落寞的人間。我愛你,不是因為你隨時隨地都能陪我,也不是你看起來像我的影子。我愛寫詩愛佛學,愛旅行愛唱歌。你愛編程愛哲學,愛看書愛逗樂。你是你,我是我,我們兩個人是不同的兩個個體,我們珍惜在一起的每一個時刻,也尊重每一分冷暖自知的獨立狀態。因為凡是最登對,必定各獨立。』每一次相擁都不是順其自然,每一次重逢也不是理所當然,珍惜每一次心動和熱愛的來之不易,於這飛逝前行的世界里,喜歡花一天跟你一切是愛。 音樂 流行音樂 陳奕迅

詳情

《他是誰的陳奕迅》(四)

這一篇的專欄歌曲來自於陳奕迅專輯《Life continues》中由黃偉文作詞,郭偉亮作曲的這首《最佳損友》。朋友 我當你一秒朋友朋友 我當你一世朋友無前奏的開始,就像是毫無徵兆地將你拉回某個特定的時空。陳奕迅像一位老友坐在你對面,溫柔而深情地與你回憶著從前共你的一切一切。這一首歌於我個人意義深刻。我是一個友情大過天的人,二十年來朋友二字幾乎涵蓋了我人生字典的每一頁。這一句話不是說我的朋友多,而是說那些朋友對於我的重要性。重要到如家人也像戀人。所以,一路走來,《最佳損友》聽到我淚眼婆娑。像個小孩子一樣兩隻手不斷來回擦拭著眼淚,不斷迎來和送走一個個朋友。從前共你促膝把酒傾通宵都不夠我有痛快過你有沒有「別後不知君遠近,觸目淒涼多少悶」同愛情一樣,從前的我對於友誼有著很深的潔癖,有著很強的佔有慾和唯一觀。當時年少,朋友就是所有。我們一起撕過那些怎麼也不會做的試卷,一起追同一個明星,一起在背後悄悄給班主任起外號,一起下大雨跑出去像瘋子一樣淋得全身濕透,一起天天逃課去爬山,我還記得爬在前面的我總會轉過頭來嘲笑驚慌大叫的你。我們甚至一起計劃了好久離家出走,卻都因家長髮現而失敗。互相在乎互相吃醋,一封封信件一滴滴眼淚,嚴重似情侶講分手。而時過境遷。如今我們偶爾聯繫,有的只是淡淡寒暄和可有可無的問候。不是不在乎,也不是不想念,而是有太多話已經不知從何說起,你沒參與的故事已經太長太長。好像再也不會為了你一句話就哭得泣不成聲,再也不會每天大清早去到你家樓下等你。再也不會為了回一條短信翻來覆去刪刪改改。再也不會那樣依賴一個人。命運決定了以後再沒法聚頭但說過去卻那樣厚其實真的沒有什麼深仇大恨的,有的都是一些雞毛蒜皮的小事,但偏偏就在那一瞬,或許是時間,或許是距離,或許只是那一點點微不足道的自尊,我們都把對方拒之門外,從此再也回不去了。為何舊知己在最後變不到老友不知你是我敵友 已沒法望透被推著走 跟著生活流人的感情是很脆弱的,而經營一份感情又耗時耗力,昨日最親,來年陌生。你我也只能同行這一段旅程,下一段,還有新的人在等著我。新的同行者,而到了臨別,依然是新人變舊人。沒什麼對錯,時間在走,生活在走,我們也在走。只是想問,明知解散之後,各自有際遇做導遊,各有各的前程,為何依然懷緬,依然會落淚。很多東西今生只可給你保守至到永久別人如何明白透「漸行漸遠漸無書,水闊魚沈何處問」我們曾經有過的所有,別人如何能感同身受。那些黑夜裡的歇斯底里和輾轉反側,說起來也只有你懂。那些朋友,出現在我們那段最無知最燦爛的青春中,陪我們度過最無憂最浪漫的日子。畢業以後,各自走得很遠很遠,就算不遠,也只是在我們的的世界周圍徘徊,再也不與我們的中心相關。可是那些人實實在在踏入過我的世界,陪我玩過瘋過笑過哭過吵鬧過,懷緬其實都還有,即使最後相處到有個裂口。畢竟難得有過最佳損友。生死之交當天不知罕有到你變節了至覺未夠多想一天彼此都不追究相邀再次喝酒待葡萄成熟透但是命運入面每個邂逅一起走到了某個路口有一句爛俗的話說,「失去後才懂得珍惜」。而現實生活常常與這些爛俗的話不謀而合。曾經談天說地並肩同行時並不覺得是擁有,而等到分別轉身無話可說的時候方知這就叫做失去。失去之後大概也有過悔恨,也會懷念,也會覺得那些爭吵和隔閡都愚蠢至極。多想一天彼此都不再追究,相約再聚,待葡萄成熟時,同飲一杯酒。但過去的也許再也不能恢復如初。不如換一個角度想,其實失去不過是為了再次擁有。一起走到十字路口後,因為不同的目的地總會分道揚鑣,身邊的位置就這麼多,總有人離開,才會有空位讓下一段路同​​行的人進來。每個人都走在人群裡,你走得離我遠了,就會離另外一些人近了,這未必不是一件好事情。只不過是,位置換了,各有隊友。不知你又有沒有掛念這舊友或者自己早就想通透知乎上對於這一首歌有這樣一句話——」如果你愛這首歌,一定不再年少。 」一語中的。一路走來,體驗過一個人的旅程,發現其實並不難接受,也沒有想像中的那麼孤獨,相反,一個人擁有既定而恆久的滿足與欣喜。每一次相逢都是命中註定,每一次疏遠也是無可避免。我們最終還是自己消化自己的人生。年歲增長,對於朋友的來去更淡然也更釋懷。而對於這首歌,卻更容易落淚。「夜深風竹敲秋韻,萬葉千聲皆是恨」這首歌背後的故事,是關於黃偉文和楊千嬅。黃偉文與楊千嬅交好,關係親密,他不僅給楊千嬅寫詞,還經常客串她的電影,他曾說,只要是千嬅的電影,就算不給報酬也要演。但據說因為楊千嬅不滿意黃偉文為她寫的詞,於是兩人負氣決裂。黃偉文在他的詞作十年選裡說:「其實我一直懷疑楊小姐不曾喜歡過我為她寫的歌詞,那些道謝,直覺上都是客套話。但一直不太喜歡卻一直採用,也許才是種更偉大的包容。而我,真的,都盡了力了。 」兩人結下怨懟,黃偉文很感慨。後來,就寫了《最佳損友》。或許是偶然,這首歌的作曲編曲者郭偉亮和楊千嬅同年同月同日生。錄完這首歌,郭偉亮就同楊千嬅講,這首歌你一定要好好聽。據說楊千嬅從電台裡聽到這首歌的時候正在開車,聽著聽著眼淚就流了下來,她將車停在了路邊,伏在方向盤上嚎啕大哭。朋友就是如此,在某個特定的時期出現,為了陪你走過那段旅程,共同欣賞完那出風花雪月之後就會各分東西。身邊從來不缺朋友,也不停地在失去一些朋友,但稍縱即逝的歲月容不下我們多唏噓片刻,如果感情保存不了,只能學會將那些日子記在心裡掛念。而故事的結尾讓人心生羨慕。2012年2月,黃偉文親自選擇了84首作品,廣邀40多位圈中好友,在紅館連開6場音樂派對,也就是知名的《Concert YY黃偉文作品展》。楊千嬅挺著大肚子到場支持,演繹了《可惜我是水瓶座》、《勇》和《野孩子》。唱完,黃偉文推著嬰兒車迎接大著肚子幫他站台的楊千嬅,二人相擁著搭舞台邊的升降梯緩緩而下。這時,陳奕迅唱著《最佳損友》登台。 「朋友,我當你一秒朋友。朋友,我當你一世朋友。」的歌聲響起,全場動容,唏噓不已。來年陌生的是昨日最親的某某總好於那日我沒有沒有遇過某某「故欹單枕夢中尋,夢又不成燈又燼」偶爾無助孤單的時候你會突然想念很多人,拿起手機翻著通訊錄,翻了一遍一遍最後卻不得不關上。逝去的人和事,我們總以為可以刻骨銘心,遺憾的是,人會成長。人生是變動的,到了一定的人生階段,各自走在不同的路上,即便雙方真的能再談話、喝酒,也不能再如從前一般推心置腹,暢所欲言。到了不得不背道而馳的時候,也帶著衷心的祝福,希望經年以後各自都能撥開荊棘過著屬於自己的生活。而正因為明白日後不可避免的分別,更珍惜現在身邊的每一份陪伴。 「沒有一個朋友能見證你的所有,但所有人加起來,就成為一條思憶的長河。」現在正在發生的,相擁或背離,最後都會是一生里最美好的回憶。所以,即使分手,即使決裂,即使再見,有發生過的,好過當日沒有。流年似水,稀釋著友情。陪伴了很多年的朋友最後也會陌生嗎,原來不斷吵架彼此嫌棄的朋友最後也會想念嗎。人和人之間,怎麼能說得清楚。而我們總會在不經意間學會釋懷與原諒,然後一個人堅定地上路。下次和你們去K歌的時候,記得點上一首《最佳損友》。 音樂 流行音樂 陳奕迅

詳情

《他是誰的陳奕迅》(三)

這一篇的專欄來自於專輯《H3M》里一首比較冷門的歌曲《不來也不去》。把這首歌加入專欄是很有壓力的,同樣是佛理,它沒有《人來人往》《富士山下》那麼熱門,其次是其深奧複雜的粵語用詞和其中蘊含的佛理,是不是能夠準確地把握林夕所要傳達的佛學理念,能不能讓聽者體會到這詞曲的千回百轉。所幸,自己對佛教很感興趣,讀過一些經書,對於佛教經書里的概念大概知曉一二。所以,這一篇專欄完全是基於自己對歌曲本身和佛教經書的感受和理解,僅供閱讀,歡迎指正。先來談談林夕和佛學。「不少人都知道林夕篤信佛學,其實在他的歌詞和散文出處都可見佛學,林夕說這是首假裝講愛情的佛理歌,像此類借情談佛理的歌詞很多,無論是《人來人往》、《富士山下》或者《愛情轉移》佛學的意味都很濃厚,林夕把自己這類關於佛理的歌詞稱作「佛Line」(「我寫詞,在時裝學角度而言,即是好多條line,我現在主力專研的叫『佛line』」— 林夕)而且這條Line漸漸成為林夕詞作的一股主流。夕爺認為佛學的主旨便是一套「如實觀?的哲學:「佛教首先假定人生的困擾來自無明,然後假定困擾的解決依賴如實觀」。所謂「無明」,即是沒有光明,在這個狀態下的人苦惱痴迷;若要去除無明,有賴培育「如實觀」── 關照實相的智慧。佛學指出人的肉身是無常的,會隨著各種緣起條件而遷變不居。如果認為肉身可以恆長不變,執於青春時的肉身則成老苦,執於健康時的肉身則有病苦,執於生存時的肉身則為死苦。肉身如此,心理活動(受、想、行、識)也是如此,會隨著事物而遷變不居。用佛學用語,這就叫做「無常」。人陷於無明而不能自拔,正在於他們不明白世事無常的真相,誤以為自己可以決定一切,而對事物生起貪戀。一旦有所貪戀,執於定常,就會生出各種苦果。」—  選自《林夕·佛學·愛情》「如來者,無所從來,亦無所去。故名如來。」                                                           —《金剛經》揚帆時 人潮沒有你我是我 和途人一起停頓時 在你笑開的眼眉望穿秋水之美回程時 浪淘盡了你任背影 長睡著不起留下我 在糞土當中 翻檢背囊直到拾回自己從前,沒有遇見你的時候,我在人潮之中,同以往一樣,人群中走著。直到啓程的時候遇見了你。但回程時已不見你,不過是一段航程的距離。留下我一個人經歷過得失之後,再次在頹廢中找回自己。「揚帆」「停頓」「回程」,六個字就寫完了這一段如航程般來去匆匆的感情。掌心因此多出一根刺沒有刺痛便懶知就當共你 有舊情 沒有往事如煙 因給你遞過火 如火 卻也沒熔掉我回望最初 當喪失是得着可不可可痛若驪歌 樂如兒歌 像你沒來過  沒去過掌心多出的刺不痛不癢以後是不是可以假裝你從來沒存在過,或許,就當和你有過一段舊情,卻不成往事,因為不生回憶便沒有懷念。煙火相生。沒有火哪裡來的煙呢。這一段若如煙一般,虛無縹緲,但你又給我留下像火熾熱又帶有灼痛感的過去。這一段若如火一樣,強烈熾熱,但它又沒能將我熔掉。火已經隨風熄滅,煙也都散去了。所以我應該懷有一種怎樣的情緒呢。當失去的經歷是一種得著的體驗。來來去去,大喜大悲,痛苦時如在山坡上吟唱著送別曲,快樂時又像孩童牙牙學語哼唱著一首首兒歌。不如,讓這感情像你一樣,沒來過,沒去過。《中論》所言:「不生亦不滅,不一亦不異,不常亦不斷,不來亦不出。」誰同行仍同樣結尾血液里才遺傳悲喜誰亦難避過這一身客塵但剛巧出於你垂頭前沒緣分喪氣睡到醒才站立得起盲目過便看到天機反覆往來 又再做回自己最悲哀大概是和誰同行,愛過的是誰都不再重要,因為結局都相同,一樣的悲喜和得失。並不取決於你是誰。誰都避不過這紅塵孽浪,沾染上一身的客塵。而讓我避不開這種種客塵的,只是剛剛好,碰巧是你。而失去過才有資格難過,當重新醒悟,跌倒過才能站起來重新上路。兜兜轉轉里迷失過便看到真理,才又能尋回自己。『客塵』在上一篇的專欄里我有提到過,《楞嚴經》里的一個概念,是我個人特別喜歡的一個佛教詞語。做客於塵世,把自己當作這塵世的客人就引申出了一種超然物外,灑脫闊達的寓意。而在這首歌曲里指的還是其本意,塵世中的煩惱。即使一生多出一根刺 沒有刺痛別要知就當共你 有劇情沒有故事 (  掌心因此多出一根刺 沒有刺痛便懶知就當共你 有舊情 沒有往事) 這一段與第一段相互聯繫,程度上卻上升到人生。不再只是掌心多出了一根刺,那一根刺已經注定將會伴隨我這一生。不再痛我也不願相信它的存在。從「便懶知」到「別要知」,是心態和情感的變化。就當和你只是有過電視劇里既定的劇情,或許只有過快樂和滿足,而不是真實充滿苦痛的故事。「劇情」與「舊情」,「故事」和「往事」,也許只是不一樣的說法而已。 如花 超生了沒有果如果 過路能重踏過就當最初 是碎步湖上可不可不種下甚麼 摘來甚麼像我沒來過 沒去過花果相生,如同前文煙與火的關係。最普通的因果是開花結果,而我們的感情只有花卻未曾見過結果。就算有果,從樹上掉下來, 過路的人都可以不斷地踐踏。就當我們的過去只是幻影如同鏡花水月,」碎步湖上「只是一個意境,如果要具體理解,能不能這麼想:戀人在結了冰了湖面上散心漫步,你可能會認為當時確實很浪漫但事過境遷之後,就像湖面化冰之後什麼痕跡都沒有,有的只是你內心的波動。佛曰:「人生在世如身處荊棘林中,心不動則人不妄動,不動則不傷;如心動則人妄動,則傷其身痛其骨,於是體會到世間諸般痛苦。」千帆過盡,就當我從未種下這段感情的因,也無從期待這因帶來的果。「你這一生渴望被收藏,妥善安放,細心保存,免你驚,免你苦,免你四下流離,免你無枝可依。」被誰關愛著卻不屑一顧,關愛著誰卻付諸辛苦,人心如世間事,一切只因心動,難以掌控和把握。蘇軾有一首詩,詩曰:荼靡不爭春,寂寞開最晚。荼靡是佛家經典里孤獨寂寞的彼岸花,荼靡的寂寞,是所有花中最持久,最深厚,也是最獨特的。茶蘼是花季最後盛放的鮮花,茶蘼花開過之後,人間再無芬芳。只剩下開在遺忘前生的彼岸的花。荼蘼是夏天的最後一種花,開到荼蘼了,便沒有退路,多麼絕望與頹廢,但人生如果像花一樣,努力綻放過,看過花開又何必執著於結果呢。王國維在《人間詞話》裹提出有我之境與無我之境的概念。他說:「淚眼問花花不語,亂紅飛過鞦韆去」、「可堪孤館閉春寒,杜鵑聲里斜陽暮」,有我之境也。「採菊東籬下,悠然見南山」、「寒波淡淡起,白鳥悠悠下’,無我之境也」。有我之境,以我觀物,故物皆着我之色彩。無我之境,以物觀物,故不知何者為我,何者為物。佛學認為,心是第一位的,身是第二位的,再延伸一下, 我是第一位的(包括身心),世界是第二位的。 得與失,因與果,都是心在牽動,也就是《地藏王本願經》里所說的,」辟如工畫師,分布諸彩色。」所以,別讓你的心在荒村聽雨。心不妄動,走過一生,不種下什麼,不摘下什麼,像我,沒來過,沒去過。這樣一首歌在陳奕迅的演唱會上更是被演繹得淋灕盡致,在激昂的高潮曲調里悟出佛理,似歇斯底里中幡然醒悟,多麼有趣。「一切有為法,如夢幻泡影,如露亦如電,應作如是觀。」我和我的這一生,於這蒼老而浩瀚的宇宙,從沒來過,亦沒去過。 音樂 流行音樂 陳奕迅

詳情

《他是誰的陳奕迅》(二)

這一篇的歌曲同樣來自專輯《U87》——《夕陽無限好》。這首歌解讀的版本太多,而我覺得已不需要逐字逐句地去剖析這一首,所以從整體上和你們分享我的感受和熱愛。《他是誰的陳奕迅》(一)(孟客塵)《夕陽無限好》在2004-2005年的CASH金帆音樂獎(由香港作曲家和作詞家協會主辦)獲得了「最佳旋律」獎。歌曲由開始輕輕的鋼琴聲深入,曲調從一開始就彷彿就奠定了懷緬的惋惜和心痛,帶你沈入無垠的海洋一般,深不見底。梅艷芳在明知自己患子宮頸癌晚期情況下,在香港紅磡體育館一連開了八場梅艷芳經典金曲演唱會,2003年11月15日,最後一場告別演唱會,梅艷芳披上劉培基先生設計的米白色婚紗,對觀眾席鞠躬後起身,緩緩開口:「我穿婚紗好看嗎?」台下一片雀躍的掌聲和吶喊:「好看。」梅艷芳似一個嬌羞的少女嫣然微笑,像是得到了情郎的稱讚般開心,但是隨即她收回了笑容,眼睛裏是深深的無奈和失落,她極認真地說:「但是,(已經)錯過了時間了。」梅艷芳在演唱會說她曾經也有數次穿婚紗的機會,也曾經可以嫁人,但是她錯過了。她從前以為自己二十八歲或者三十歲總也會結婚,嫁給什麼人,她曾經想在三十二歲前擁有自己的家庭,有自己的孩子,但是終於沒有,她到了四十歲還是孑然一身。於是她感嘆說:「人生就是這樣,有時候你預料的東西,你以為擁有的東西,偏偏沒有。」她告誡看她演唱會的歌迷:「夕陽雖然美麗,黃昏雖然美麗,但是眨眨眼便會變成過去,所以我們要把握分分秒秒。」接著,梅艷芳在全場觀眾的伴唱下演唱了她人生所有演唱會的最後一首歌《夕陽之歌》。後來,多經典的歌后,一剎眼已走。生命苦短,世事無常。人總以為自己是萬物主宰,何曾想過生命脆弱如同螻蟻,就算是堅硬高聳如默默青山,也早晚一日變土丘、成蟻穴。佛經里說沒有永恆不變的事物,一切都是空,因為有空性,一切方能存在。所以,青絲終成白髮,生命終會老去,也許就算是宇宙,也會耗盡光與熱,走到盡頭。世事無常,還是未看透。當你經歷過足夠過的輾轉反側和長夜痛哭,看慣了生死離別與人來人往,你大概已經夠資格會學會取捨和放下。當你覺得從前有趣的事開始無聊而毫無意義,也許你就可以順其自然地放低;當你發覺曾經你勾肩搭背、年少同游的老友已經少了聯繫多了芥蒂,也許你就能學會享受一個人的日出與日落;當你深感愛人都失去熱情只剩了倦怠,也許你能學會安心接受而不再死去活來。在王家衛的電影《重慶森林》里,有這樣一句台詞——「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在每一個東西上面都有個日子,秋刀魚會過期,肉醬也會過期,連保鮮紙都會過期。我開始懷疑,在這個世界上,還有什麼東西是不會過期的?」其實,世上的一切都會有期限,生命,生活和感情。所有的一切在這浩瀚宇宙的進程之中不過也只是一個短促不可捕捉的偶然。而正是因為夕陽無限好,天色已黃昏,所以才更需要世人去珍惜和把握。所有的抱怨、傷感、低落、追悔全都變得不再重要。我們降生在這世上,並不為白白地走一遭,及時去愛去恨去感受去體驗。因為快樂有時短暫得只得那一秒。風花雪月,不肯等人,要獻便獻吻。張國榮在《夢死醉生》裏唱到:「有一夢便造多一夢,直到死別都不覺任何陣痛。趁衝動,能換到感動,這愉快黑洞蘇醒以後誰亦會撲空。」聽到這裡,這首歌已經不再只是懷念故人,而是通過這樣一種不可預知和掌控的遺憾來勸慰世人。與林夕亦師亦友的林若寧在《林夕字傳》中為這首歌寫下了這樣的注腳:有人相信,「夕陽無限好,只是近黃昏」亦有人說:「夕陽無限好,那怕近黃昏」林夕其實屬意拼命為這十個字的絕望感「補飛」的初版:「夕陽無限好 天色已黃昏 不必渴望更美麗到最後傷心,不必以為剎那能永遠而興奮,夕陽無限好,有幸近黃昏,不必貪錯心,永遠好運,好景有盡驚醒一個人,要繼續振奮」這首歌讓我想起《詩經》里的《蜉蝣》。「蜉蝣之羽,衣裳楚楚。心之憂矣,於我歸處?蜉蝣之翼,采采衣服。心之憂矣,於我歸息?蜉蝣掘閱,麻衣如雪。心之憂矣,於我歸說?」蜉蝣的生命極其短暫,朝生暮死,不飲不食,生命遠不如三日,自己熬度的百年光陰,只是別人的彈指一揮。觀生望死,這一瞬間離世而去,下個輪回轉世再來。也許是生命太短,要做的事情太多,它們心裡又太清楚,所以只要熱烈豐盛地活著,去做要完成的事,縱然生命短暫亦不覺得後悔和遺憾。梅艷芳在演唱會最後說:「女孩的夢想和男孩不同,女孩的夢想是擁有自己的家庭,擁有愛自己的丈夫,有一個陪伴自己終老的伴侶,沒有,沒有,什麼都沒有,撲來撲去都會落空,不要緊,我等貝克漢姆,等他離婚,等劉德華,更困難,他是個獨身主義者,以下的時間,我將會唱整場演唱會最後一首歌。這首歌包含很多很多的意思,有我自己的心聲,但是我想對大家說,夕陽雖然美麗,黃昏雖然美麗,但是眨眨眼便會變成過去,所以我們要把握分分秒秒,接下來的時間,我希望告訴你們,夕陽雖然美麗,不過,只是,近黃昏,歌曲的名字叫做『夕陽之歌』。」聽到淚眼婆娑。最後的那一首《夕陽之歌》里唱到:「斜陽無限,無奈只一息間燦爛。」而陳奕迅在這首歌的最後,溫柔地如同囈語般輕輕唱出人生真理讓人深深觸動。好風景多的是,夕陽平常事。然而每天眼見的,永遠不相似。這是我最喜歡的一句。《楞嚴經》中講了一個重要的概念:「客塵」。就像來旅店投宿的客人,有的住一兩天,有的住三五天總是要走的,知道這些客人往來的店主是常住不動的。人來人往,離合悲歡都是平常事。而往後的好風景多的是,不用感傷不用介懷。每天的夕陽都一樣,始終是這一個夕陽。但每天我們雙眼看到的,心裡感受到的,永遠都不會相似。時間在向前,我們不斷地得到和失落,不斷成長,終於不再感嘆世事無常,不再悵然若失。所有佛教的教義里都講究「活在當下」,不念及充滿失落和遺憾的過去,也不揣測荊棘滿布的未來。「活在當下」就變得尤為重要。既然過去回不去,未來又不可知,不如在有限的餘生里和生活盡情相愛,和自己熱情相擁。若得夕陽無限好,何須惆悵近黃昏。 音樂 歌詞 陳奕迅

詳情

《他是誰的陳奕迅》(一)

新開專欄的第一首歌,是來自於專輯《U87》的《葡萄成熟時》。據說,陳奕迅在其 2010 DUO香港紅磡體育館演唱會時深情演唱至落淚。有人說這是一首令人動容而寬慰的情歌,而我從來不覺得這是一首情歌,或者說不局限於一首情歌。這首歌在今年二月底到四月底整整陪伴了我兩個月,在我開始下決心考雅思去香港讀書的時候,在每一次第一個起床最後一個睡覺的時候,在做了無數的題看不到進步要放棄的時候,在最開始無助每晚悄悄落淚的時候,單曲循環里總能讓我得到慰藉。「差不多冬至一早一晚還是有雨,當初的堅持,現已令你很懷疑很懷疑,你最尾等到只有這枯枝」這首歌開篇我個人特別喜歡,生活在重慶這個多雨的城市,每次撐著傘聽到「一早一晚還是有雨」,總是莞爾一笑,真對味。當然還有那些令人懷疑的堅持,都讓人心生膽怯和退縮。「苦戀幾多次悉心栽種全力灌注,所得竟不如 別個後輩收成時,這一次 你真的很介意。但見旁人談情何引誘,問到何時葡萄先熟透,你要靜候 再靜候,就算失收始終要守」我們每個人或許都有過這樣的時刻,學生時代自己拼了命努力最後成績還不如貪玩的同桌,工作時候自己熬夜加班做出的計劃書比不上同事隨口而出的一個靈感。生活或者感情,苦戀許久,細心經營,最後卻還是未能如願收穫幸福,別的後輩已經收成豐厚了,看見旁人的收穫更是引誘。每一次覺得熬不下去的時候,都會拿出香港旺角那富有情懷和時代感的照片,然後聽著陳奕迅對我說「你要靜候,再靜候,就算失守始終要守。」「日後,盡量別教今天的淚白流,留低擊傷你的石頭,從錯誤裏吸收。」即使流淚還是要告訴你要堅守,因為今天傷心難過但是不堅守淚就會白流,不能灌溉這枯枝,也不能長出最後的葡萄,更不要說釀成美酒了。多麼淺顯簡單的道理。人生或感情都無法事先預料,只能在一次次的錯誤中積累失敗的經驗,將錯誤的經驗化為最好的養料,收穫的時候才會真正到來。這大概也是讓我們痛快地飲下了這一杯叫做等待的高濃度白酒。「應該怎麼愛,可惜書裏從沒記載,終於摸出來但歲月卻不回來」這讓我想起了《西遊記大結局之仙履奇緣》裏那一段被爛大街的獨白:「曾經有一份真誠的愛情放在我面前,我沒有珍惜,等我失去的時候我才後悔莫及,人世間最痛苦的事莫過於此。如果上天能夠給我一個再來一次的機會,我會對那個女孩子說三個字:我愛你。如果非要在這份愛上加上一個期限,我希望是一萬年。」可惜上天從來不會給任何人重頭再來的機會。愛如果有那麼多回頭路好走,人這種賤骨頭怎麼會知道珍惜二字怎麼寫。但所幸的是,之後的生命裏,還會不斷有人進入,前面失去的都成了下一次的經驗,總會在失去和痛苦里學到一點什麼才算不委屈。而我們最後也都說服自己「錯的愛乃必經的配菜」。「想想天的一邊 亦有個某某,在等候,一心只等葡萄熟透 嘗杯酒」一直支撐我堅持靜候的是遠方等待的那個人,他曾說,一年後我們要一起站在維多利亞港口看整個香港。所有的不安與恐懼,煩躁與抱怨最後你都可以讓自己平靜又幸福地靜候,你知道其實天的一邊,還有個想與你白首的某某,在等候着,等着與你將感情和生活醖釀成美酒,一醉方休。「別讓寂寞害你傷得一夜白頭,贏得不需要的自由,和最耀眼傷口 」不管是朋友和愛侶,我始終都堅持寧缺毋濫,飛逝的時間和快節奏的生活可能常常讓你覺得寂寞,但寂寞和孤獨卻是這一生一定會有的體驗,避無可避,想要不被傷,只有學會享受。「日後 路上或沒有更美的邂逅,但當你智慧都蘊釀成紅酒,仍可一醉自救,誰都辛酸過 哪個沒有」走過這一段,以後路上大概再也遇不到合適的人,但是失去本身並不可怕,只要能夠牢記往昔的美景,忘記生活的殘酷,以後哪怕始終只是一個人,也能夠過得開朗。其實誰不曾辛酸過,我也像你一樣,有過這些經歷。這些既然不可避免,那不如就讓我們豁然。《佛說四十二章經》里說「一念愚即般若絕,一念智即般若生。」愛與恨,智慧與愚痴都在一念之間,人生總有無數的意外與無奈,而同這首歌一樣,經歷過懷疑忍受過寂寞,不管是生活還是感情,只需要靜靜等候,這一念所生出智慧斷絕了困苦的心智,人生最後所得必定讓你覺得圓滿且安心。最後,但願聽這首歌的你們,都能擁有安心靜候這一份智慧,嘗到那一杯苦盡甘來的葡萄酒。 音樂 港樂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