寶兒:魚兒上游

上周六,油麻地上海街的「碧波押」,剛上映了香港80後導演黃肇邦的紀錄片《子非魚》。經歷過香港中國語文科洗禮的人,都會記得:「子非魚,安知魚之樂?」是莊子和惠子為魚兒快樂不快樂而辯駁。紀錄片名字很貼切,拍的正是大角嘴鮮魚行學校的基層小學生,鏡頭下的他們就像活潑的小鮮魚。電影獲「 2013年香港亞洲電影節選映電影」,導演黃肇邦還入選「亞洲新導演獎」。電影從孩子的視角出發,拍攝他們的生活。他們有些是雙非或單非孩子,也有單親的,孩子們身處劏房,喝粥吃麵包。對於什麼是貧窮,可能還未有數字上的概念,但如主角之一的佘偉豪,就知道同學的睡牀比自己的大。我也曾是基層學生,雖不是住劏房,但也住過天台僭建房子,用鐵皮搭成的廚房,每晚都有老鼠出沒。電影中學校常教,知識可改變命運,大家要努力讀書,學生時代我也是如此相信。直到出來社會才發覺,不是人人都能因此而得以上游,因為教育制度單一、社會政策問題,還有地產霸權等等。但艱難環境對於魚兒來說,學到的就是要珍惜、勤奮上進,也曾有過天真的魚之樂。現在每月第一個周末,在灣仔、油麻地和太子都有「社區院線」,自由定價,可以留意。[寶兒 www.facebook.com/poyee.me]PNS_WEB_TC/20180111/s00196/text/1515607122848pentoy

詳情

寶兒:澳門心水葡國餐廳

平安夜,寫點吃的。以前去澳門,只識得在氹仔官也街吃遊客葡國菜。現在是因為工作或澳門同事介紹,瓹窿瓹罅去吃葡國菜的機會多了,才發覺,始終是要靠當地人口耳相傳來「搵食」。 紅鶴餐廳在氹仔麗景灣酒店,餐廳內有露天花園水池,裝潢別緻,菜式都是用赭紅葡式盤子裝盛的。其中燒乳豬很出色,用的是十個月大的乳豬,皮很薄,皮肉間幾乎沒有肥膏,而肉嫩又入味,所以一口咬下是脆嫩交纏。另一道是白酒汁豬肉薯仔炒蜆,這種配搭煮法非常葡式,用的是大蜆,肉厚多汁,最精髓是碟底的白酒汁,混和了蜆汁和豬肉汁,拿麵包沾汁吃不停。 在澳門的雀仔園深入小巷,有一家富仕葡式美食,比較多本地人去。可試焗忌廉薯蓉馬介休,將馬介休魚肉混入薯蓉中,拌入自家調製的忌廉,鹹香綿軟。同事還推介燒雞釀飯,原隻雞上桌,飯釀得飽滿考功夫,不過內裏是西炒飯未夠驚喜,但還算惹味。餐廳的座位不多,樓下只有數桌,樓上如小閣樓,也只得三四桌,所以還是預早訂位好一點。 提醒一下,葡國菜其實偏重口味和偏滯,香港人未必吃得慣,可能澳葡菜相對會較合口味,而且也是別處難尋。以上兩家餐廳,人均消費都在三百澳門幣之內,也算實惠。繼續再訪尋多些葡國菜,看看有什麼新發現。 原文

詳情

寶兒:澳門人的悠閒

最近聽到澳門朋友苦着臉投訴澳門人:「澳門人真的太悠閒了,各個行頭都很細,很安於現狀。」之前做過幾次訪問,沒想到澳門受訪者都不約而同談論這一點。這種悠閒,在港澳文化互相衝擊下,特別明顯。有港夫「嫁來」澳門,單是走路的步伐,就已經發現,香港人走得太趕急,而澳門人總是慢半拍。這種慢,在等巴士時特別明顯,我試過在氹仔等一輛去下環的巴士,在非常貼近馬路邊的車站,足足等了二十分鐘,而最後車程卻少於二十分鐘。另一種慢,是巴士車程的慢,由外港碼頭想去關閘,同一目的地,如果不小心坐了3號車(而不是3A),十五分鐘的車程,就會延長至少四十五分鐘,由東開始繞到南面的新馬路,再遙遙往北走,走一趟「環島之旅」,這對遊客來說還是不錯的體驗,但對打工仔來說,一寸光陰一寸金啊。還有說好的輕軌,通行的日子恍似遙遙無期。另一緩慢體驗,是很惱人的銀行事務,其實每區都已設有不同銀行分行,但始終還是居民人數眾多。去取張排隊飛仔,一看數字,三十多人等候中,於是偷時間去吃個飯回來,再看,還有十多人。最終等候時間花了兩小時,辦理的事務才不過十多分鐘,真有種讓我回到法國的感覺,小小城如此,每天只能做一件事。始終是香港人的性子急劣根性作祟,工作時候總是不希望「享受」這種悠閒。[寶兒 www.facebook.com/poyee.me]PNS_WEB_TC/20171212/s00196/text/1513014996824pentoy

詳情

寶兒:就在風眼中

八月二十二日晚還和珠海同事笑說,睇怕這個颱風「天鴿」,到第二朝大家醒來上班時,都已經落波了。於是若無其事,回去宿舍睡大覺。翌日醒來,聽到抽氣扇噼啪作響,所有門都被風吹得不停碰撞,看一看手機,嘩,澳門十號風球、珠海颱風紅色預警。才打開窗簾一看,整個大窗有如3D電影屏幕,一塊雨傘布由窗前飛過,飄啊飄到遠處偌大的工地上。起初大概就見一些鐵皮板倒塌、樹木被吹彎,後來看到樓下的小河,不停出現小小的水龍捲,風勢慢慢變大。工地上一連串鐵皮板被強風捲起,竟然變成紙一樣輕飄飄,追着路人直吹過去,如果那人再走慢一點,恐怕就要腦袋開花。趕緊梳洗準備,一邊照鏡子的時候,一邊赫然發現自己在晃動!原來不,是二十幾三十層樓高的大廈在搖晃,狂風吹得愈響,屋子晃得愈厲害,電燈都在閃動。不是不知道什麼是豆腐渣工程,當下真的有閃過一個念頭,難道這一天要來了?二十幾樓的大窗外,泥黃色水氣重重,遠處的河水掀起巨浪拍上橋道,有如末日一樣。當時已是下午十二時多,颱風中心風力十四級,是「天鴿」差不多登陸珠海的時候。然後看見鄰居露台的晾衣架,一根棍子早已不翼而飛,還有一根在搖搖欲墜。突然又見一塊玻璃直墜下樓去,有的露台玻璃也碎了一地,驚險萬分。緊接而來的是突然斷水斷電,幸好有同事有儲糧,有人餓了一整天。等風勢緩和了,還是得上班去,走在路上,一片狼藉,馬路有如森林大道,沒想到劫後餘生的電影場面會真實出現眼前。回到公司,桌子椅子全濕透,滑鼠在滴水。席捲一晝,「天鴿」終於離去,晚上又有大雨,猶有餘悸。在此,哀悼死傷者,願大家都平安。[寶兒 www.facebook.com/poyee.me]PNS_WEB_TC/20170826/s00196/text/1503684236065pentoy

詳情

龍環葡韻

澳門氹仔的官也街,鄰近各大賭城酒店,既可以買手信,也是食肆,眾多葡國餐廳林立,基本上是旅客必訪之地。這裏有低矮、色彩豐富或帶有歷史風霜的樓房、狹小迂迴的街巷,走在其中就相當有趣。 但原來在人聲鼎沸以外,一直忽略了一個近在咫尺而富有歷史特色的地方——「龍環葡韻住宅式博物館」。經過嘉模斜巷,走到光復街,就會見到五幢粉綠色的獨立小屋,還有碎石鋪成的海邊馬路,以及旁邊的人工湖濕地。在春天來臨、綠意盎然之際,這裏的建築物和環境優美融合,充滿異國情調,景色絕美。 「龍環葡韻」是澳門八景之一,而「龍環」原來是氹仔的舊稱,「葡韻」是指葡萄牙式建築風格。這五幢建築在1921年落成,曾是高級官員官邸,經過修復後,1999年正式對外開放。五幢建築被劃分為「葡韻生活館」、「匯藝廊」、「創薈館」、「風貌館」和「迎賓館」。除了「迎賓館」不對外開放,其餘四幢都用作展覽。最讓人駐足的是「葡韻生活館」,還完整保留了當時澳門土生葡人精緻的家居擺設,可以想像人們當時的生活情態。 「土生葡人」還是我來澳門工作後才聽到的名詞,指的是在澳門出生和長大的葡人二代,他們既承襲了葡國的語言和文化,也通曉廣東粵語,更發展出一種獨特的澳門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