癌症患者的醫療重擔與生死抉擇

腸癌是香港五大殺手癌症之一,2014年新症個案逼近5000宗,當中第四期腸癌患者(即癌細胞已擴散到其他器官)新症約2000人。雖然在醫學昌明的今天,已有適當治療可一定程度控制腸癌擴散,但隨之而來的巨額醫藥費,卻非一般升斗市民可負擔得起。尤其是針對性的標靶藥物治療,每個療程費用動輒高達20多萬元;對備受癌魔折磨的病患來說,沉重的醫療費用絕對是另一場令他們透不過氣的「噩夢」,面對財政壓力與生死攸關的抉擇,他們又該何去何從? 我早前剛接見了一批腸癌患者,其中一位第四期腸癌病友Eddie,現年50多歲,自2010年首次確診患上大腸癌後接受手術治療,至今已四度復發,癌細胞更擴散至腹膜,唯一方法是「與癌共存」,採取化療及標靶藥物合併治療,以控制擴散情况。雖然化療費用由政府資助,但Eddie不合資格申請標靶治療資助,每次療程共需24萬元,不但花去他所有積蓄,還要向親戚借貸才能渡過這一難關。 Eddie不能申請關愛基金的原因,是因為基金設有規定,只資助「擴散至肝臟的第四期腸癌患者」,如果是擴散至其他器官的腸癌患者便不可申請資助了,出現「同病不同治、病者無其藥」的情况。根據資料,2016年成功獲得關愛基

詳情

因為良知 拒絕遺忘

立法會早前審議《私營骨灰安置所條例草案》,表決鐘聲由5分鐘減至1分鐘的動議,在建制派反對下,罕有地被否決。但同時間,民建聯議員黃定光公開地表示正採取拉布策略,多次要求記名表決,表明希望拖延會議時間,似乎是要令民主派不能在政府換屆前提出彈劾特首梁振英,以及阻礙由黃碧雲議員提出的「毋忘六四,平反六四」議案於6月4日前辯論。 事實不會因時間流逝而改變 28年前,一群充滿理想的大學生,他們為了爭取中國的民主自由,在北京天安門和平集會、絕食,提出「反官倒」、「反貪腐」的訴求,結果手無寸鐵的年輕人慘被軍人槍殺,甚至被坦克車壓成肉醬。香港支聯會過去一直風雨不改,每年六四前的星期日都會舉行大遊行,以及於六四紀念日當晚舉行燭光集會,團聚市民悼念這班民主英烈,憑數以十萬計市民手上的燭光,以良知照耀黑暗,以慰逝者在天之靈;以行動向當權者發出人民平反八九民運、追究屠城責任、結束一黨專政、建設民主中國的呼聲。 28年來,立法會一眾泛民議員都會在立法會嘗試提出平反六四議案。今年六四,有建制派議員卻連悼念六四和追究當權者責任的議案都容不下。六四屠城是不爭的事實,現在有人為了「媚共」,不惜變成健忘人,抹去這段令全香港

詳情

「浩鼎門」事件 建制派賊喊捉賊

梁振英「指示」調查UGL事件委員會時任副主席周浩鼎修改文件事件爆出後,涉事人竟敢理直氣壯主動承認,並指鹿為馬。事件涉及重大公眾利益,我們認為不應再閉門進行會議,早前已去信要求委員會主席公開會議,惜不獲接受。昨日再召開會議,委員會仍決定閉門會議,我對此表示遺憾及不認同。 事件被揭發後,梁振英、周浩鼎的回應言論,如出一轍,你中有我、我中有你,最近再加上黃國健一起「唱三簧」。犯了如此大的錯誤,他們現在仍企圖轉移焦點,反抹黑泛民泄密,又乘機提出解散整個委員會的言論,替「浩鼎門」降溫撲火。 其實,根據議事規則,是無權解散委員會。委員會只有兩個完結方法:一、委員會完成由立法會大會委託的工作,提交報告後,隨即解散;二、委員會在任期內無法完成工作,須向大會交代,委員會任期亦隨着立法會任期完結而結束。現時建制派提出解散委員會的說法,很明顯是狗急跳牆,想找藉口卸力,轉移公眾視線的拙行。如果任何建制派議員認為自己不適合留在委員會,我覺得他們大可退出,交由泛民議員及其他願意將事情查個水落石出的議員繼續跟進調查,我相信公眾是樂見其事的。 可能見解散之說未必行得通,梁振英與建制派又一同將焦點轉移去攻擊梁繼昌,指他

詳情

冀曾俊華成立跨光譜智庫

特首小圈子選舉,曲終人散。3名候選人當中,政務官出身、民氣高企的曾俊華,最終不敵取得777票的林鄭月娥落敗。有不少市民感到傷心、失望、氣憤,那是以往在小圈子選舉中,鮮有見過的投入及上心。雖然今次選舉,泛民中人對於是否支持曾俊華上,有不同的看法和策略分歧,例如有人批評為何要支持屬溫和建制派的曾俊華、為何要撐多年來政策親近大商家的前「財爺」等。但我認為,即使是過去,每逢有重大政治議題,民主派亦有過不同程度分歧,這都是平常事。我希望抱持不同看法的民主派成員及支持者,都以最大的諒解去看待彼此在這次選舉的分歧,畢竟泛民並沒有分裂的本錢,我們需要團結,重新上路,迎接新一輪挑戰。 今次選舉,香港市民除理性分析和策略考慮外,不少人是「情緒上」支持曾俊華的,因為他們對於梁振英5年的管治非常不滿、對社會撕裂感到極不耐煩、對腐敗風氣感到忍無可忍;香港人捍衛一套核心價值,希望香港要有制度、有法治、反貪腐,香港應有包容不同聲音的自由,不應被一言堂的政治集團壓制等,更不應由某些親「西環」的政治力量壟斷及操控政府各部分和所有反映民意的諮詢委員會。 特首選舉落幕後,曾俊華究竟何去何從?有些人問,他能否重返政府?坦白說

詳情

民間電子公投的限制

特首選舉投票日尚餘9日。由香港大學法律系副教授戴耀廷牽頭、多個民間團體組成的「公民聯合行動」在本月10至19日舉行行政長官選舉全民投票,身兼高等教育界選委戴耀廷表示,會使用Telegram及位於多間大學的實體票站進行投票,詢問市民支持或反對3名行政長官選舉候選人擔任特首,計算市民對3名候選人支持淨值,而戴耀廷教授更期望,有100萬名市民參與投票。 戴教授與一眾民間團體,一直是有心人,希望為民主運動走多一步。我們在概念上當然支持鼓勵公民參與的「PopVote」,實有其一定價值。可是,當「PopVote」民間電子投票付諸執行時,卻出現種種限制及困難。 「PopVote」民間電子投票面對困難之一,當然是資金及人手不足。這也是向來泛民舉辦民間運動所面對的難題。而這次資源不足到一個地步,筆者甚至聽到有擔任義工的學者朋友,連私人的平板電腦也要借出作為投票之用,另一邊廂亦聽到另一位政圈兄弟說,上水區沒有人手做街站。捉襟見肘明顯地影響整項計劃的成效,這是先天一大難題。 更令人沮喪的是,雖然是次民間電子投票的目標是有100萬人投票,惟全民投票的截止日期,尚餘兩日,現時僅得4萬多人投了票,與原本的目標相差

詳情

勿為梁振英度身訂做政治金鐘罩

在特首選戰風雲詭譎之際,本港法院亦有兩宗涉及公職人員的刑事案件備受公眾關注,其一是「暗角七警案」,涉案七警被裁定襲擊罪成,等候判刑;其二是前行政長官曾蔭權涉嫌收受利益一案,法官完成引導陪審團,隨即退庭商議,即將作出判決。(編按:文章上載時已經有判決並已判刑) 此兩件事於香港而言,雖非光彩之事,但從另一角度看,實有其正面意義:香港尚算仍然擁有健全的法治制度,以及有效的社會制度自我修復功能。法治制度能懲處腐敗、濫權和違法的行為;而社會制度的自我修復功能,令社會問題和制度缺陷被公眾注意到及加以修正。今次事件就突顯將特首重新納入《防止賄賂條例》規範之迫切性。 可惜,「待離任特首」梁振英沒履行上述選舉承諾,如同他的房屋和勞工等政綱一樣,再添「走數」項目。更不幸的是,梁振英自己亦牽涉入不當收取澳洲公司UGL約5000萬港元的指控中,事件仍在調查中,而筆者與另一立法會議員梁繼昌亦成功以立法會規程中的呈請書方式,成立了專責委員會調查其事,將於3月3日正式開會跟進事件。 北京需審慎 莫種禍根 日前有媒體報道,接近北京消息指,梁振英有機會在下月全國「兩會」期間,被委全國政協副主席一職。如果屬實,此破格之舉

詳情

以積極抵抗的態度對待小圈子

特首參選人林鄭月娥於今天舉行「競選分享大會」,有說其競選辦已向所有泛民立法會議員發出邀請,當中包括民主黨的立法會議員。筆者和部分民主黨議員的確收到電郵及附件的電子邀請卡,但部分議員卻收不到。據悉這情况亦出現於其他泛民政黨,部分泛民議員稱收不到有關邀請。 其實,上述「羅生門」事件根本不值一哂。客觀結果而言,收不收到邀請對結果沒有影響,這個「分享會」(或曰造勢大會),筆者一定不會出席,相信其他泛民議員亦不會出席。除林鄭月娥外,即使曾俊華、葉劉淑儀或胡國興舉行的任何形式造勢活動,筆者都不會出席。 先談不出席林鄭造勢會的原因。首先,剛辭任政務司長的林鄭月娥,在梁振英麾下任內,作風愈趨強硬,與泛民政黨關係緊張,漸行漸遠。林鄭自詡是「強力執行者」,又曾說過會延續梁振英政策等說話,這不禁令人擔心,若她當上特首,處事作風、政治路線、政策等只是延續梁振英的施政路線。我本身並非林鄭的支持者,亦不認同梁振英的施政路線,當然不會出席其造勢大會。 至於她以電郵邀請泛民政黨中人,我想這主要是出於政治禮貌和公關考慮吧!尤其在梁特「被棄選」的前科下,實沒有必要向北京政府表達自己喜歡樹敵和「斷六親」的姿態。筆者不知是林

詳情

梁特成了一面選舉照妖鏡

梁振英於本周三發布任內最後一份施政報告,羅列任內的工作和「政績」,並就其未落實的選舉承諾嘗試「找數」。可惜,最終亦難逃被評為「終極走數報告」的結果,包括房屋、全民退保、15年免費教育、強積金對?等重大民生政策,都是5折以下「找數」,而其施政作風造成的政治局勢及社會撕裂,如何修補卻隻字不提,全無歉意,實在欠市民大眾一個交代。 無奈地變為「看守政府」的首長,梁振英事後沒有認真回應社會上各團體就其施政的批評聲,其主要心神似乎落在剛正式開打的特首戰,為安插繼任人而操心。繼日前公開挺林鄭月娥做下屆特首,讚其「有擔當」,隨即牽動另一參選人葉劉淑儀的情緒,引發激烈回應。 梁振英於施政報告記者會上再出招,「暗插」林鄭對手、前財政司長曾俊華於2011年派發6000元是錯誤的理財決策,卻置身事外(梁振英當時為行政會議召集人)。 公關戰後見真章 對於梁振英的助拳叫陣,林鄭應是「啞子吃黃連」——有苦自己知。公布參選時「繼承梁振英政策」的姿態,已為她帶來「梁振英2.0」的惡名。林鄭終於明白梁的支持是民意的「票房毒藥」,日前於電台訪問中首次劃清界線,強調自己與梁振英是兩類人,自己從沒有用過「路線」字眼形容延續梁的

詳情

北京在調整路線還是舊酒新瓶

港澳辦王光亞開出4項「中央心目中的特首條件」,分別是:愛國愛港、中央信任、有管治能力、港人擁護;又特別提到,特首要「全面、準確、客觀地向中央反映香港的情况,提出工作意見」。對於已「無得留低」、任期進入最後倒數階段的梁振英來說,王光亞的言論可謂當頭棒喝,不但突顯梁任內管治失敗、神憎鬼厭,更懷疑聯同「西環」虛報香港民情、誤導北京。這一切,北京似乎都看在眼內!梁振英對香港目前的管治矛盾責無旁貸,不少人關注北京換下梁振英後,會否找來另一個「女版梁振英」或「梁振英2.0」當特首。筆者當然不希望北京重蹈覆轍,否則如何自詡「吹和風」、多辦幾次內地考察團、多發幾張回鄉證,亦無補於事。筆者認為,從王光亞釋放的信息,要求新特首「全面、準確、客觀地向中央反映香港的情况」,或可視為北京釋出善意撥亂反正、調整對港路線的起點,意味北京期望新特首未必再貫徹梁振英「以鬥爭為綱」、盲目挑動紛爭的管治手法。經過過去4年多,北京亦應明白,「梁振英路線」對港人長遠福祉不利;落實溫和路線,一改「偏信偏聽」的作風,全面和認真地聆聽及回應港人對真普選等方面的訴求,才可為香港尋找出路。仍須聽其言觀其行然而,北京是否真正釋出善意,仍須聽其言觀其行。須知道,北京所謂的「釋出善意」,近20年來已聽聞太多次,例如由曾蔭權帶團訪問廣東,到曾鈺成率團參觀上海世博等。但事實出現的是「一手硬一手軟」狀况,香港的民主步伐20年來仍停滯不前;人大8.31「落閘」,及至梁振英司法覆核4名議員身分的風波,都顯出治港路線的搖擺和不協調。更令人憂慮的是,回歸以來中聯辦的違憲角色坐大,北京實不應只針對糾正梁振英鬥爭路線。事實上,回歸近20年來,中聯辦已變成「另一支駐港管治團隊」,在香港猶如「太上皇」,對香港政府及建制陣營發號司令,事無大小直接操作,由以主人家身分出席各香港政府活動,以至左右立法會事務及建制派的投票取向、各級選舉操作及協調、直接介入特首選戰等,已經是香港公開的秘密。《基本法》第22條列明「中央人民政府所屬各部門、各省、自治區、直轄市均不得干預香港特別行政區根據本法自行管理的事務」,明顯地,中聯辦及相關部門一直在違憲。梁振英宣布不連任後不久,中聯辦亦作出了一些人事調動。到底是否代表北京一併修正此路線偏差?還是種種舉動只是新瓶舊酒?我們拭目以待。作者是民主黨立法會議員原文載於《明報》觀點版(2016年1月7日) 中共 特首選舉 中港關係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