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所有疑似特首參選人公開信:丁權何去何從?

隨着梁振英宣布不連任、選委會選舉塵埃落定,新一屆特首「跑馬仔」正式起動。筆者認為,各界除了留意不同「跑馬仔」人選的動向,特首選舉亦正是一大良機,就香港爭議多時的政策問題進行辯論。其中筆者最為關注,就是丁屋及全面廢除丁權的問題。筆者呼籲,所有特首參選人都應清楚交代立場。丁權無限 土地有限梁振英2012年參選特首時,以及同年11月當選後會見鄉議局高層時,曾提出用「截龍」方式解決丁屋及丁權問題,即規定某一年後出生的男性新界原居民不再享有丁權;發展局長陳茂波亦曾撰文稱,在善用土地資源的大前提下,有需要檢討丁屋政策。可惜,現屆政府5年任期快將完結,丁屋和丁權的問題一直懸而未決。丁權無限,土地有限,丁權問題其實迫在眉睫。民主黨早前進行民調,亦顯示近七成受訪市民認為政府應全面廢除丁權。翻查資料,特首「跑馬仔」兩大「熱門」人選曾俊華及林鄭月娥,其實也曾就丁屋爭議發聲。曾俊華任規劃環境地政局長時,表明要檢討丁屋政策;而林鄭月娥任發展局長時亦提出,男性新界原居民不能永享丁權,並建議以《基本法》確保香港生活方式「50年不變」的原則為丁權訂立期限,規定在2029年後出生(即在2047年後滿18歲)的男性新界原居民不再享有丁權。筆者希望,兩人一旦參選特首,亦不要因為懾於鄉紳壓力或要「拜票」而放棄原則及社會公義。至於已宣布參選的退休法官胡國興和新民黨葉劉淑儀,前者提出興建「丁廈」,但筆者認為由於丁權相關案件仍在處理中,丁權是否確認存在,仍待判決,方案可謂言之尚早;後者政綱只稱「政府應主動與鄉議局商討如何解決丁屋問題」,筆者則不寄厚望了。作者是民主黨立法會議員原文載於2016年12月23日《明報》觀點版 丁權 丁屋 特首跑馬仔

詳情

請梁振英不連任 為香港做一件好事

梁振英果然是個全城喊打的傢伙。民主黨上月底為梁振英過去5年任期表現及若參選連任「埋單算帳」,做了一項民意調查,昨日公布了調查結果。結果顯示,高達七成市民不支持梁振英爭取連任;如果梁振英連任成功,七成人表示對香港前景的信心減少或感到悲觀。似乎經歷梁振英治下,香港市民的民意相當清晰——踢走梁振英。事實上,梁振英任內不乏香港政壇「創舉」,令香港人大開眼界:其助選團涉嫌與社團中人在「小桃園」飯聚、自己僭建而反指摘別人僭建的醜聞、涉嫌貪腐的UGL事件、橫洲「官商鄉黑」事件的勾結指控、介入「廉署大地震」的嫌疑、機場「行李門」事件、選舉政綱大走數、製造社會撕裂、入稟以褫奪完成宣誓的立法會議員資格等,可謂罄竹難書、無所不用其極。香港人因為梁振英,見識到「一男子」為了特首權位可以去到幾盡、語言偽術可以昇華到什麼境界,「厚顏」和「無恥」這些形容詞,在上述事件中已不足以作為描述的形容詞。5年來,建制派和「梁粉」為了保駕護航,可以如何荒謬絕倫、歪理說盡。梁振英作為「港獨之父」,同時竟也是香港「民主之父」,在其任內促成了雨傘運動之外,以其上述惡行,為香港人上了民主課,啟蒙了香港跨世代的市民,對民主事業實在影響深遠。香港人還要多忍5年嗎?當然不可能,梁振英留任多一天都嫌多,香港人已經受夠了,絕對不容他再搞亂香港,傷害港人珍而重之的民主、自由和法治等核心價值,有規有矩的社會制度,以及社會發展的機遇和繁榮安定。選委會選舉周日舉行,我在此呼籲各位合資格選民積極投票,作出精明的選擇,以「ABC」(Anyone But CY)為指標,因為要踢走梁振英,首先就要踢走「梁粉」選委候選人。泛民主派的目標是獲得300張選委票或以上,如果達到,要搖撼特首選舉結果,並不是不可能的。我亦希望選委不要太早輕言在特首選舉中投白票,必須謀定而後動,否則隨時讓梁振英得益,將特首寶座拱手相送。制度未完善前必先撲滅面前大火當然,今次特首選舉,不幸地,仍是1200人的小圈子選舉,真普選和制度改變無法明天就到來。但現時香港情况有如「危樓失火」,在民主制度未完善前,也必先撲滅面前大火,否則香港人會隨即被大火吞噬。來日方長,我相信香港人在民主路上的努力和堅持,是會為香港帶來新局面的。作者是民主黨立法會議員原文載於《明報》觀點版(2016年12月9日) 梁振英 特首選舉

詳情

劉江華欠公眾一個交代

香港青少年軍總會成立短短一年多,憑藉「顯赫」的背景——梁振英、中聯辦和解放軍駐港部隊司令員任榮譽贊助人、特首太太梁唐青儀任總司令——似乎在芸芸制服團體中甚為得寵,不僅擊敗老牌組織,獲政府批出九龍灣逾3萬平方呎的空置校舍作為活動中心,當局更在25日內極速「批地又批款」,從民政事務局轄下的華人永遠墳場管理委員會(華永會)中撥出3000萬元予其活動中心翻新。傳媒揭露,「始作俑者」原來是一人分飾民政事務局長、華永會主席及青少年軍榮譽顧問3個角色的劉江華,涉「左手批右手」,有「鬆章」給青少年軍之嫌。重重疑團未解劉江華拒絕面對傳媒詳細交代事件,而是透過發言人作出官式回應。縱然發言人多番強調劉江華擔任青少年軍榮譽顧問是「沒實際職能」、「不存在任何利益衝突」云云,但事件仍有重重疑團未解:華永會就工程項目的資助上限本為300萬元,為何突然「特事特辦」,向青少年軍批出10倍上限,達3000萬元撥款?總要有個理由,是什麼?劉江華是否華永會向青少年軍「慷慨解囊」的關鍵因素?過去,華永會試過多少次調整項目資助上限?最高額又是多少?如情况不普遍,為何今次優待青少年軍?如沒有合理解釋,就不是特事特辦了,是度身訂做、黑箱作業、逃避公眾監察了。香港再容不下多一宗特權事件青少年軍的宗旨美其名是「為香港青少年推動建設香港,放眼未來報效祖國」,然而,梁唐青儀及中方官員穿起和解放軍相近的制服、帶領宣誓的畫面,予人洗腦教育之感,觀感令人心寒。官方如此大力發展青少年軍,是否帶有政治目的?梁振英上任以來,其身不正,身陷僭建、UGL、機場「行李門」等多宗事件。在他治下,特權橫行的感覺強烈。香港再容不下多一宗特權事件,市民有此質疑,是合情合理的。作者是民主黨副主席、立法會議員原文載於《明報》觀點版(2016年11月26日)

詳情

回應王振民 作為傳說被DQ的15人之一

人大粗暴釋法,破壞香港法治體制後,中聯辦法律部長王振民在全國港澳研究會的研討會上,再為後續行動鳴鑼開道。王聲言,今年共15名議員將宣誓變表演,羞辱國家,本質就是「不效忠、不擁護」。王雖無明確點名,但左報其後列出「清算」名單,我和3名民主黨黨友——林卓廷、黃碧雲、鄺俊宇——榜上有名。我的「罪狀」被指為「宣誓時刻意分開讀出『中華人民…… 共和國』」,其他人則是因為宣誓後加入「水務署立即驗水」、「我要真普選」、「香港人加油」等口號。釋法破壞法治 引起社會動盪我不知道王振民的言論有多大程度代表北京立場。但我可肯定地回應王振民:若中央肆無忌憚,漠視一國兩制、港人治港、高度自治的原則,自詡為至高無上,隨意濫用權力,打壓不單是佔少數的極端港獨聲音,而擴大至整個獲多數香港民意授權的非建制陣營議員,北京極可能要負出沉重代價,甚至引起香港社會動盪。當日宣誓,我並非如王振民所指為了「羞辱國家」,或如左報所言的以強調式斷續句「攪局」。相反,作為以「香港的中國人」身分自居的筆者,過去近20年從政生涯以來,真誠地相信「國以民為重」,人民是國家之本。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過去亦多次強調「以民為本」、「以人為本」的施政方針。「中華人民共和國」這複合名詞中包含「中華人民」,並以此為先,正正反映是中國之主體。沒有民,哪有國?強調效忠由中華人民組成的國家,理應獲得市民的認同和支持,何以我的宣誓過程反被指摘「不效忠」、「不擁護」、「不莊重」?王之言論實在令人莫名其妙、主客不分。民主黨對港獨的立場清晰,已多次表明不支持,亦不認同「港獨」是香港困局的出路。反之,確切地捍衛一國兩制、落實真普選及民主政制,才是香港人的主流共識。而青年新政兩名議員同時發表帶種族主義的歧視言論,亦是擁抱普世價值的民主黨所不能接受的。我實在難以理解,為何王振民及部分勢力會張冠李戴,將民主黨與港獨勢力及宣誓風波扯上關係?說到底是否想借勢殺人、排除異己,向持異見的民主派議員開刀?公眾利益為由懸崖勒馬就此,我嚴正勸誡北京懸崖勒馬。釋法事件已造成香港社會和法制的極大震盪,如再肆無忌憚推動具破壞性的後續行動,除有違廣大中華人民包括香港人的根本利益外,亦將惹起香港人更大反彈。到時發生任何社會騷亂情况,北京要負上最大責任。作者是民主黨副主席、立法會議員原文載於《明報》觀點版(2016年11月11日) 立法會 人大釋法 宣誓風波

詳情

談宣誓風波

立法會的宣誓風波,本周三在混亂中以主席宣布休會暫時作結;何時平息,卻看似無期。有部分網上言論批評民主黨,為何當日不組成「人鏈」護送青年新政兩名議員梁頌恆和游蕙禎進入會議廳?容我藉此文,解說一下民主黨的立場。不認同帶侮辱意味字句 但須捍衛法治體制民主黨不認同梁游兩人在宣誓時加入粗口和「支那」等帶民族侮辱意味的字句,亦不認為推動港獨作為香港出路;但是,我們同時必須竭力捍衛香港的法治體制和精神,確保兩人以及其他議員依法享有的宣誓權利。梁游兩人是經合法選舉產生的民選議員,獲數以萬計市民以選票授權,獲政府刊憲確認議員身分,才剛坐上立法會主席寶座的經民聯梁君彥,亦本來容許梁游兩人重新宣誓。但在政府和建制派的「逼宮」施壓下,這名主席最終「跪低」、「今日的我打倒昨日的我」,禁止梁游兩人再宣誓,將捍衛立法會尊嚴和議員應有憲制權利的責任白白斷送。民主黨對此能視而不見嗎?我們並沒有。非建制派的「G27」會議,事前其實已有共識按各人的取態分工。當日的議程第一項是劉小麗重新宣誓,我們希望確保她順利宣誓,盡快恢復議員職權。而議程的第二項,則是由我和梁繼昌提交呈請書,要求立法會成立專責委員會,跟進梁振英UGL事件。由於提交呈請書時,務必有20名議員站立,「G27」同意除了想組成「人鏈」護送的7名議員外,其餘人全數入會議廳準備,以確保至少20人在席。因此可見民主黨7名立法會議員手持「梁君彥不代表我」、「政治凌駕法治」等標語在議事廳內抗議。非建制派已發起聯署運動,在網上收集市民簽名,要求梁君彥下台。其他跟進行動包括對梁君彥的不信任動議等,相信也陸續有來。面對今次梁振英政府和建制派的濫權和議會暴力,民主黨不會輕易罷休。UGL事件也一樣。作者是民主黨副主席、立法會議員原文載於2016年10月28日《明報》觀點版 宣誓風波

詳情

沒認受性的主席如何領導立會?

如果要申請入職公務員,申請人在提交申請表時某些資格未達標,申請人稱大約於面試當日或之後數天才可能取得相關資格以作證明,大家認為這個申請應否有效?成功機會多少?我們都相信這名申請人今次機會不大,應該要等下一輪才可申請該職位了。可是,今屆立法會第一日開鑼,就在首天的立法會選主席大會上,建制派只為達到來自功能界別、「零票議員」的梁君彥選到立法會主席之位,無所不用其極。梁君彥本身有英籍,基本上連選主席資格都沒有,但他在差不多選舉前幾天,才稱早前已申請放棄英籍,卻遲遲無法呈交由英方發出的文件,甚至起初只交出一封證明他在9月30日才放棄英籍的電郵。質疑聲中當選 損立法會尊嚴最後在電視直播、眾多立法會議員質疑下,梁君彥才突然又能呈交一封由英國內政部發出的文件,證明他已放棄英籍。當大家看到這份文件時,不禁感到很多疑問:為何梁君彥本來宣稱需要多個工作日後送到的正本文件,突然又可以「時空轉移」,出現在會議廳?是否有人或單位利用壓力、權力甚或特權,促成其事?英國政府是否作出不合情理和程序的安排以玉成梁君彥的主席夢?是否再一次在中國的無理外交壓力下跪低?坦白說,無論如何,梁在質疑叫罵聲中當選,事件已損害了立法會的尊嚴和立法會主席的威信和身分。建制派在選主席會議上,力撐這名由「西環」欽點祝福的「主席」;為求護航,葉劉淑儀議員更有如鑑證專家上身,確認梁君彥的電郵及文件應是真確可信。筆者倒感奇怪:難道她忘記早前曾因誤信一封假扮港鐵前主席錢果豐的電郵,被黑客騙去50萬元嗎?事後她還承認自己「唔醒水」,又曾稱從來不用該電郵戶口收發任何政府或立法會的機密文件。為何她仍未汲取教訓,仍執意覺得梁君彥轉述的電郵很可信?又有建制派議員稱「由議員所說出來的便要信」等盲撐言論,真的有突破常識之效。建制派對待梁君彥選主席的資格,用了最低門檻讓他入閘,甚至口頭說出來也當證明了。但他們對於3名被立法會秘書長陳維安質疑未完成宣誓的立法會議員時,建制派卻以最高標準對待,而且在石禮謙任代理主席時,只為求保梁君彥入閘,濫用其最大權力,出言侮辱及要求保安「掉他們(3名被指未確認宣誓的議員)出去」,連入議事廳都不准許。不少建制派議員在眾目睽睽下「大細超」、「小學雞」上身,水準令人側目。開鑼第一天就如此,着實令人憤慨;對未來某些議員的議政水平,我也沒甚期待。作者是民主黨副主席、立法會議員原文載於2016年10月14日《明報》觀點版 立法會主席 梁君彥 尹兆堅

詳情

廉署必須打擊圍標大老虎

沙田翠湖花園涉2.6億元天價維修及圍標貪污案,維修判頭丘瑞田在案中轉做污點證人,去年10月在區域法院承認協助圍標集團充當中間人,就翠湖花園及濱景花園的維修工程向業主代表等人行賄,承認4項串謀向代理人提供利益罪,賄款逾4500萬元。案件經過多次的押後,法官終於昨日宣判被告入獄35個月。法官同時下令丘瑞田在30個月內,分別向濱景花園業主立案法團,以及翠湖花園業主立案法團,歸還20萬元及5萬元賄款。大維修變大圍標這件屋苑大維修的圍標案件並非曲終人散,卻是令人留下無限疑問、不忿與唏噓。丘瑞田雖涉及貪污工程,但他後來知錯認罪及轉做污點證人,最終亦得到應得的懲罰,但在幕後操控圍標行為的「大老虎」、涉案受賄的各層級相關人士等,這些背後參與黑箱作業、操控圍標工程的集團人士,卻至今未被繩之於法。所有受圍標之苦的小業主以至香港社會大眾均期望事件能盡快水落石出,執法者以至相關政府部門能盡力阻遏圍標行為在香港肆虐。打擊圍標力度不足雖然市區重建局早前推出樓宇維修先導計劃,但是計劃仍有不少被批評技術不足(日後另文討論),「大維修變大圍標」的例子在香港仍然俯拾皆是,明確顯示政府及相關部門和組織所發揮的作用十分有限。政府之後知後覺和着力不足,實在需要對圍標肆虐情况負上一定責任。打蒼蠅更要打老虎過去一段時間,我們成立了「全港業主反貪腐反圍標大聯盟」,協助小業主處理樓宇大維修的問題。當中不少小業主已是年過半百的老人家,面對天價工程,苦不堪言,求助無門。現在大聯盟幾乎每天都收到樓宇維修出現天價工程問題,他們極之無助,更擔心為了維修而花盡「棺材本」,而這些「棺材本」更往往落入幕後操控的圍標集團手上。圍標的事情,嚴重損害香港的廉潔形象,亦對小市民極不公義。市民大眾期望政府和執法部門加強調查和執法,真正急市民所急,打擊圍標「大老虎」,而不應存有「打蒼蠅當交差」的心態。毫無疑問,在這問題上,社會大眾都在拭目以待。作者是原文載於《明報》觀點版(2016年9月30日) 圍標

詳情

明明白白 報格淪喪

《明報》上周三凌晨突然以「削減資源」為由解僱執行總編輯姜國元,惹來明報員工以至大批資深新聞工作者大感憤怒。姜先生的才華、能力、專業態度、對明報的貢獻,以至解僱藉口之牽強,過去一周已有大量論述,在此不贅。但報章領導層的表現,更令人搖頭嘆息。得道多助,明報多位專欄和觀點版作者為支持姜國元,開天窗抗議,情况跟兩年前前總編輯劉進圖遭撤換時一樣。不同的是,這次編輯竟要在天窗中加入「編者按」(相信也很可能會加在本文結尾)。領導層不敢擺事實、講道理,說清楚為何只裁減姜國元一人,也不接受員工提出的其他削減資源方案,難道以為將藉口剪貼刊登100次,就會有人相信?明報集團營運總裁甘煥騰指容許開天窗「很大方」,卻立即遭人舉例子駁斥,世界各地報章開天窗屢見不鮮。當然,比較之下,明報加東版要用豐子愷漫畫和插圖來「封窗」,然後以開天窗作者名字的諧者來署名,做法更顯卑劣。這份過去曾自詡「公信力第一」的報章,報格至此已完全淪喪。每場抗爭都不容輕言放棄這些行徑,除了顯示領導層辭窮理屈,因心虛而喪失基本的編輯判斷能力外,更因為他們現在着眼的,已不再是明報的公信力、聲譽,甚或業績,而是老闆的商業集團在內地的利益。明報若倒閉,倒是「功績」一宗。據說,姜國元在離開辦公室時,呼籲各同事「緊守崗位」。這是他作為報人的胸襟氣度(絕非面對員工時要擺上司架子,然後在後樓梯落荒而逃的鍾天祥之流可及),也是新聞工作者以至所有香港人現在必須抱持的態度。面對不講道理的強權,情况確實不容樂觀,但每一場抗爭,都不容輕言放棄,要沉着應戰——包括現在明報員工在做的。(編者按:《明報》集團4月20日就此事的聲明表示:公司需積極採取節流緊縮政策,裁減人手實非得已,是次裁減涉及業務和編採部門人員,當中包括高層人員;公司希望盡快渡過此困難時刻;明報編採方針保持不變)(原文載於2016年4月29日《明報》觀點版。) 明報 安裕被炒

詳情

港鐵是私營與公營之間的變色龍

就在政府要求港鐵公司提早檢討票價可加可減機制的時候,港鐵卻在去年全年盈利高達130億元之下,仍然堂而皇之的宣布今年加價2.7%。港鐵不應純粹是生意今年,香港以至全球的經濟均有放緩迹象,但是港鐵就罔顧加價對市民生活造成的沉重負擔,純按機制賺到盡。作為集體運輸系統和公共事業,港鐵本就不應純粹是一盤生意,而要肩負照顧市民交通需要的政策目標。且看前幾天一則關於日本鐵路的新聞:位於北海道紋別郡的舊白瀧站終於停用。過去一段時間該站基本上只有1名中學生使用,但鐵路公司仍堅持營運,直至這名同學畢業,前往東京升學,該站才關閉。日本的各家鐵路公司跟港鐵同屬私營,但人家卻能展現企業社會責任,與港鐵唯利是圖的嘴臉實在是南轅北轍。不應忘記的是,港鐵並非普通的私人上市公司。政府仍擁有該公司約76%的股權,公司主席由政府委任,董事局中有4名政府高官。更重要的是,港鐵業務極度受惠於這種「時而私營、時而公營」的變色龍身分:經營鐵路同時獲得車站上蓋物業的發展權(物業收益在港鐵盈利中的比重已遠超車務收入);集體運輸奉行「一鐵獨大」的政策;壟斷香港所有新興建鐵路支線的經營權……換言之,公司的絕大部分收益都源自政府給予的特權,但談到票價或提早檢討可加可減機制,公司又搖身一變成為要照顧小股東權益的私人公司。因此,短期而言,我們要求港鐵取消今年的加價。中期而言,則要盡快檢討可加可減機制;政府也應以「專款專用」的方式,將從港鐵取得的股息補貼市民的交通費用。長遠而言,政府必須在體制上解決港鐵應全面私營,還是回購作公營的問題。作者是民主黨副主席原文載於2016年4月1日《明報》觀點版 港鐵 可加可減機制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