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地媽:談獎勵:論功行賞VS慰勞酬勤

踏入七月,考試已畢,小學一年級的課業總算無驚無險完成。這幾個星期學校不派功課,下午游手好閒,就去鄰居家玩。鄰居兒子跟我女兒一樣大,最近買了新寵物,熱情地邀請我們去看:「這是爸爸獎勵我英文考試及格的禮物!」 相比鄰居的大手筆,我對女兒的考試獎勵真是夠寒酸的。第一次考試不錯,不過我什麼都沒有獎她,只是聖誕節時禮物買豐富一點,說是聖誕老人獎勵她有乖和用功讀書。第二次考試,考的東西開始有點難度,溫習時鬧情緒,老公問女兒想要什麼玩具,說考試能保持原來名次就買。女兒想要也不過是一件一百幾十元的小飾物,發成績表後也兌現承諾買了。 不過後來反省,這樣做其實不對。每班總有人考第一、有人考第尾。以名次為標準,就是拿孩子與同學比較,可是同學生不生性、發不發奮是不到我們控制呀!極端點說,難道孩子和同學集體超級懶惰,所以孩子僥倖考第一,也值得讚賞獎勵嗎?反過來說,難道已經盡力了,卻因為同學忽然開竅突飛猛進而令自己名次下降,那也要挨罵嗎? 比較分數也不是好方法,老師出卷時深時淺,上學期的卷放水,不怎麼溫習也能考上90分,下學期要求高了,即使有溫習,能考到70分已經不錯,分數不能代表全部。要比較,就應該和自己比較,

詳情

給孩子最好?夠好?

許多父母(包括我)都會以「給孩子最好」為目標,選產科醫院、幼稚園如是,買奶粉衣服玩具如是。於是每次做選擇前,總會花很多時間精力上網、看書、打聽,選醫院用excel表,選校用excel表,就連選car seat和BB車也要用excel幫忙評分。心理學教授Barry Schwartz在其著作The Paradox of Choice中指出,有些人像我,會仔細端詳所有選項才挑出最好一個,這種人他稱之為maximizers;有些人不會花太多時間比較,覺得夠好就可以了,這種人他稱之為satisficers。在許多情況下,選擇是無窮無盡的(例如全港幼稚園有幾百間、店裡玩具有幾百種),而且時刻都有出現更佳選擇的可能性(例如有新校即將落成招生、玩具店隔鄰的書店賣更其他款式的玩具),但Schwartz認為最快樂、最容易滿足的,是那些樂於接受「夠好就好」的satisficers。叫家長不要做「給孩子最好」的maximizer,而是做個「給孩子夠好就夠」的satisficer,聽起來違反正常人的邏輯和期望,但這位專家說這樣會更開心,而且這種身教有助培養孩子做決定的能力。我也是本著「給孩子最好」的maximizer精神,選小學時做了許多功課,本區學校能去的都參觀過了,就連鄰區官津校和老遠的直資私立也不放過,然後不斷上網看學校資料、新聞和家長評價,那幾個月可謂幾近崩潰。其實我想做個懶媽媽,不想每件事都要做maximizer,不過我心目中有一套很明確的要求(長期讀者相信都很清楚了:不要普教中,不要洗腦國教,不要催谷,不要太多功課,不要離家太遠…)。可恨的是,這些不算是很嚴苛的要求,香港絕大部份學校都滿足不到(再說一次:香港七成小學普教中,光是這點就令我篩走不少學校了),即是說我想做個「夠好就算」的sactisficer都不行。小事如買件衣服或玩具,夠好就好。曾經想給孩子買一部單車,因為覺得腳煞單車比較安全,所以心裡一直別無他選,但問了附近好幾間單車店都沒有,店主們都說香港不流行這種車。外國郵購又怕隔山買牛貨不對辦,又不肯退而求次接受「夠好」的手煞單車,結果呢?甚麼都沒有買。現在回想,到底是有一部夠好的單車玩好些,還是完全沒有單車玩好些?大事如買樓、買車、選學校,如果心目中要求清晰明確,則不妨做個maximizer,多做一點功課,選擇過程中自然會篩走許多不合意者,不會發現這個也好、那個也好,而患選擇困難症;如果要求刁鑽得找不到心水,就要反問自己的期望是否不設實際(例如期望非國際學校零家課),要不要降低要求、「袋住先」。不過自問性格硬頸,很難接受「袋住先」。因為我這個maiximizer媽媽,孩子一直沒有單車踩,很是難過。某天我痛定思痛,幾乎全港十八區的單車店都打電話去問過,終於找到一千零一部大小合適的腳煞單車,然後山長水遠開車把它帶回家。原文載於作者網誌 親子 育兒

詳情

在假民主與選擇困難症之間

暑假過去,兩歲BB父母忙於揀選幼稚園,K2和K3孩子父母忙於揀選小學。身邊朋友讀了山地媽之前寫的幾篇選校攻略後,私下交換了些心得。其中一位朋友打算民主一些,讓孩子決定:「你要學校近一些但多些功課,還是學校遠一些但少些功課?」結果孩子一時一樣,始終做不到決定。我說,不能這樣問孩子呀!才四歲的小孩,對學校遠近、功課多少沒有概念,就連小學有甚麼科目都不知道!這個決定一定要由家長來做。小學一讀就六年,選校絕對不是買棵菜,我不是說完全不讓孩子參與決定他的人生大事,不過也要考慮小孩的理解和判斷能力。我的做法是先上網找資料和參觀學校,篩選出比較靠譜的幾間,然後帶孩子親身去參觀,問孩子喜歡哪間多些。可幸的是孩子跟我想法一致,於是就毫無懸念去交表了。帶孩子親自去學校,跟問孩子「喜歡學校遠還是近、功課多還是少」不同,幾歲小孩掌握抽象概念(坐多久車算是遠、幾樣功課算是多)的能力不高,但對實實在在的事物的評鑒能力卻很強,甚至比成人敏銳(鬼故不是常說屋裡有「污糟野」總是小孩見到大人卻看不見嗎……)。讓孩子親身感受學校環境,看看是舒服還是「周身唔聚財」,很可能就決定他未來幾年的學習心態。一位朋友說得好,為人父母要懂得適當時候出動假民主。參與政治的都是成年人,可以爭取無篩選的真普選。給孩子無篩選的真普選,卻會造成災難。廚房裡有蘋果、香蕉和朱古力,叫孩子去廚房選一樣作飯後甜品,十居其九取朱古力;叫成年人去選,雖然還是會有人選朱古力,但起碼也會有比較緊張健康的選水果。我的做法是從廚房拿水果出來,問孩子要蘋果還是香蕉。我很極權專制嗎?可能吧。不過孩子有得揀朱古力重要,還是身體健康和培養良好飲食習慣重要?到了孩子大些、明理些,明白飯後不應吃零食、多吃甜食壞牙齒的道理後,我自然會讓他們自己入廚房揀東西吃。見過家長買了滿屋零食,讓小孩喜歡吃甚麼就吃甚麼,開包薯片「送飯」都不阻止也管不來,然後說小孩不肯吃正餐很頭痛。孩子越不懂事、越沒有做明智決定的能力,父母越需要出動假民主(魚菜還是菜肉餸飯),甚至沒有民主(魚菜肉每樣都吃一些)。穿衣服也一樣。雖說穿衣不是甚麼影響終生的重大決定,但讓幼稚園年紀的孩子自己挑衣服,輕則時裝車禍,重則熱到出熱痱。女兒很小時,我會挑兩條合適的裙子讓她選。現在讓她自己來,我會從旁勸籲「今日好熱喎」、「今日去行山會有蚊咬喎」、「今日去沙灘會整污糟衫喎」,讓她自己調節選擇。雖然有時會穿到鬼五馬六撞到「嘭嘭」聲,但只要適合天氣和活動,我就由她了。正所謂「有得揀先至係老闆」,吃快餐又好、買手袋又好,沒有人會嫌選擇太多,不過對於小孩子來說卻未必如此。就像走進大型玩具店,叫孩子選購一件玩具,結果洋娃娃想要(即使家裡已經有很多洋娃娃),砌圖也想要(即使那套砌圖有一千塊他根本砌不來),就連單車也想要(即使孩子只是喜歡車頭那隻公仔),最後患了選擇困難症,甚麼都決定不到。這時候就要父母出動,揀幾樣靠譜的讓他從中選一個。口號很易入腦,但也很易洗腦。「有得揀先係老闆」、「讓孩子有選擇」、「做個民主父母」等口號,聽起來很grand,但應該何時做、如何做?甚麼事情要父母揀,甚麼事情可以孩子自己揀?不假思索以這些口號做育兒座右銘的話,隨時撞板。原文載於作者網誌 親子 育兒

詳情

子宮裡就鬥輸贏?

CCTVB節目爆了金句「贏在射精前」、「贏在子宮裡」,呢兩句soundbite真係正到暈。響個子宮度點鬥法、點贏法?怪獸媽有怪獸媽的戰略,山地媽也有山地媽的戰略,寫低比大家笑下,順便厚面皮地曬冷翻兜下過往相關親子文章。【鬥子宮】怪獸媽玩法:計排卵期務求生一月大B贏在子宮裡,今個月搞唔大個肚就明年請早 (不過小心等到更年期都生唔出)山地媽玩法:有仔趁嫩生,最young最fit時馱BB,母子病痛都冇咁多延伸閱讀: 幼稚園行情直擊:起跑線上分勝負,出生月份有玄機【鬥射精】怪獸媽玩法:「老公,而家射生唔到一月B呀,等下先!」 (不過生仔最忌有壓力,射到唔等於游得遠,游得到唔等於著到床,著到床唔等於馱得穩…… 重點係咁搞法恐怕老公好快就會去滾)山地媽玩法:兩公婆食好睡好無壓力,精神好身體好,幾時生得到就幾時生得到。成日諗住計住,「今晚唔射/今晚射唔中就生唔到一月B」,好大壓力、好痛苦架。話射就射,你估係局長射波咩,要講情調同心情嘛。要咁樣生仔法,真係要lie back and think of England先掂……延伸閱讀:名校之路:起跑線必贏策略【鬥奶(飲那種)】怪獸媽玩法:唔可以買cheap野咁輸蝕,梗係要買有齊AA、DHA、PHD、TVB、LOL、WTF、七大膳食小那媽……的奶粉,食到個仔個腦勁過PHD、腸胃暢順過上海迪迪尼Winnie the Poo啦。 (不過此等成份唔知由乜東東提煉出來,諗起就毛管戙)山地媽玩法:媽媽奶,講完。【鬥語文】怪獸媽玩法:朝早同仔女講(半桶水)普通話、播喜洋洋,夜晚同仔女講(半桶水)英文、播迪迪尼美語,星期六日去學下西班牙文,或者趁一帶一路熱潮學下阿拉伯文 (不過小心大個連用一個語文講一句完整句子都搞唔掂)山地媽玩法:朝早夜晚都係講廣!東!話!如果仔女聽唔明阿媽講「乜你咁水皮」、「抵你拍烏蠅」,阿媽會好痛苦。延伸閱讀:英文叻,真係咁巴閉?(上)英文叻,真係咁巴閉?(下)教仔只英不中 有如自斷一臂小孩興趣班:沒有最騎呢,只有更騎呢【鬥幼稚園】怪獸媽玩法:屯門最hit那間幼稚園只收一月B,所以一定要生個一月B!(其實你唔識出去九龍塘搵幼稚園的嗎…… 屈響屯門實在太委屈你嘛……)山地媽玩法:反正自己湊,幼稚園呢家野讀唔讀都好閒,志在學下群體生活、待人接物。揀間近屋企同有愛心就好。延伸閱讀:鬼港幼稚園面試見聞錄(上)鬼港幼稚園面試見聞錄(下)【鬥課外活動】怪獸媽玩法:星期一至日排到滿一滿,游水芭蕾公文數劍橋英文phonics鋼琴小提琴樣樣齊,唔報翻咁上下多樣點夠競爭力入喇沙瑪利諾? (介紹返:其實喇沙瑪利諾都係津校,近半家庭係循世襲途徑入讀,另外一半係搬入個校網填表攪珠入的,只有極少數係靠「實力」叩門而入,港豬父母唔該搞清楚)山地媽玩法:行山、堆沙、種花、去遊樂場。細路哥郁動下放下電緊要過坐定定學公文數呀朋友。延伸閱讀:幼稚園生也補習?Kumon公文式:每週200頁功課的幼稚園補習爸媽太虎,孩子太苦【鬥小學】怪獸媽玩法:唔可以輸比人,一定要入名校,即是拔萃協恩聖保羅、德望英華陳守仁,幾遠幾貴都要入,還要去好多個面試班、參加好多個比賽、做個完美portfolio,務求入到。山地媽玩法:上述學校一律唔會報,因為三個字:普教中。同幼稚園一樣,小學揀間近屋企,慳返搭校車時間去玩同睇書好過。延伸閱讀:面試兵團小逃兵比賽第二,得獎第一仔女坐校車,阿媽心慌慌【鬥普教中】怪獸媽玩法:多數名校都普教中,當然要好好迎合同裝備小朋友,平時同仔女用唔鹹唔淡爛到嘔的普通話交談。射精都計準到一月生B,普教中有乜難度?山地媽玩法:口語講好廣東話,書寫寫好中文字,要學講普通話有幾難?放過小朋友啦好心,央視style的普通話歌仔童謠真係惡頂到我毛管戙呀……延伸閱讀:普教中,官校慢推,耶校搶住推致全港校長:普教中,你良心過得去嗎?【鬥TSA】怪獸媽玩法:唔好理TSA係乜,總之有試就考好佢,一定要贏,由子宮贏到TSA。學校派TSA練習都唔夠,書展買一大袋返屋企繼續慢慢做。山地媽玩法:為捍衛仔女休息玩耍時間,打算拒買拒做TSA練習,見一本殺一本。反正教育局發放全港學校校長張通告明文指出:「學校無須單為了應付TSA而改變教學及評估方法,也不應使用着重操練的補充練習及/或應試練習。這方式只會扼殺學生的學習興趣,對學生的學習進展亦無裨益 。」延伸閱讀:少時TSA,老來新東方自己個仔的TSA自己避睇到呢度,覺得山地媽輸了九條街?唔緊要啦,人生根本不是短跑賽,也不是馬拉松。贏在起跑線呢個比喻係用來呃家長科水架咋,邊有得咁樣分輸贏?上文純為博看倌一笑,大家唔好咁認真喇。原文載於作者網誌 親子 贏在射精前

詳情

派位二三事

派位年年都七成歡喜(得首三志願)三成愁,我自細無抽獎運,打定輸數做三成愁媽媽。出結果前夕,別的媽媽緊張到睡不著,山地媽卻想睡而不得,臨急漏夜填好叩門表格、集齊定叩門物資。正所謂不怕一萬,最怕萬一。睡不著的媽媽索性七點去派位中心排頭位等開門。(人家九點半才開門。)朋友十點鐘WhatsApp我問結果如何,其實我才剛剛睡醒準備出門。一早去又不會令結果理想些,反而結果不好的話,遲點去就遲點心情不好。在派位中心,媽媽們像黎明fans上身,要尖叫有尖叫,要流淚有流淚。其實我覺得好over。很多人一家大小同往取結果,我選擇單刀赴會。怕結果不好,我會敦起個港女不悅樣嚇壞小朋友。(呼天搶地我就做不到了。)這個只是大抽獎,是好是醜,都不關小朋友事。結果我家孩兒派到首志願。為何如此幸運?獲派學校一班普教中都沒有,無人選啦。#曲親友恭喜山地媽,問如何慶祝?派位大抽獎,沒有努力付出而得,有什麼值得慶祝?朋友住在借位重災區,被派去區外學校,現在無路可退,正在愁叩門爭取返回本區。叩門位每班兩個,以每班25人為基數,即是只有8%。借位地區一借就是一成兩成甚至三成,而且得罪講句,有大量位外借的學校都受歡迎有限,即是說派到區外的家長多數都希望回本區叩門,你說要叩門成功返回本區難度高不高?如果我是朋友,應該一早報考私校,有offer就當救生圈。另一位朋友想請幼稚園校長為兒子寫封推薦信去叩門,豈料校長一句「我們沒有這個practice」拒絕,朋友當場O嘴。唉,校長幫一把助學生入到心儀學校,其實對幼稚園也好嘛,何必如此決絕?派位結果公佈後,單非雙非本地人都高呼不公平。攪珠派位不看家底、關係、參加幾多個興趣班,其實好公平。覺得自己兒女特別聰明伶俐,去報按成績表現錄取的私校囉。個人認為最不公平就是跨境校網,新界各區調動了近三千個小一學額給跨境校網。三千是多少?以沙田區為例,小一學童才不過千二人,即是兩個沙田都不夠招呼跨境學生。住在深圳就深圳上學嘛,何苦舟車勞頓來香港?如果不用調動學位給跨境網,部分校網可能不需要借位,害得父母為叩門奔波。一個派位,見盡人生百態,無賴無知,應有盡有。原文載於作者網誌 教育 幼稚園 小學 小學派位

詳情

異曲而已,Why so much hate?

港大學生會會長的「句號論」先引起嘩然,後招來口誅筆伐,高高在上的律師博客更豪言「不用再對學生領袖客氣」。八九六四也好,雨傘運動也好,大人無勇氣做、無能力做、無時間做的事情,學生和年輕人來做了。做大人的,自己做不到,起碼會聲援和守護學生。北京如是,香港如是。面對今年的悼念六四,學聯退支,港大會長說要劃個句號,樹仁編委說大人是龜公。學生會不代表我,學生報不代表我,看看學生做些甚麼出來才再罵也未遲。各院校學生會各自舉辦論壇,討論追求民主的抗爭應如何繼續;學生會以外,有人擺街站重現屠城景象、設連儂牆;有人自發編舊曲新詞,出錢出力出器材去報哀音,在社區以音樂喚起市民對屠城慘案的記憶。維園以外,以六四為主題的學生活動遍地開花,你說,這班1989以後出生的青年有沒有忘記歷史、畫上句號?跟大隊進維園點蠟燭,「接好民主棒」,不費吹灰之力,還可以得到大家掌聲鼓勵;落手落腳搞論壇,book場宣傳請嘉賓找器材一腳踢,倒是做到身水身汗。大人不欣賞這種自發的薪火相傳不止,還要不客氣的臭罵,說年青人不尊重歷史、忘記歷史。難道只有民主女神像手上火炬傳下來的才是正印薪火,遍地燎原的是不獲祝福的野火?大家都有團火,不要分得那麼細嘛。孔夫子曰:君子求諸己,小人求諸人。學生寧願留在校園以其他形式悼念六四而不願去維園,大人的反應竟然是痛陳學生的不是,而不是自省二十幾年來有甚麼做得不足,令年青一代不肯接好自己交下來的民主棒。有讀者以去喪禮作喻,說不應因為靈堂很糟糕、喃嘸佬把聲很惡頂、家屬很討厭,而不去喪禮,因為那異曲而已,是對死者不敬,去維園是出於尊重、良知、銘記。港大會長不只是說了一句「畫上句號」,而且就學生會將在校園舉辦的活動表示「默哀儀式已代表向六四亡靈致敬,認為點蠟燭沒有必要」。你說,她有不尊重、不銘記嗎?大人高呼「結束一黨專政」,年輕人也高呼「結束一會專悼」。六四燭光控訴有多強,我不知道。悼念兩個字都從心字部,有心最緊要。有了這個心,就會找方式表達。如果年青人為顧全客客氣氣、不得罪大人,而口不對心去參加燭光晚會,那跟見到國旗要擠眼淚的愛國教育有甚麼分別?一黨專政是暴政,香港每一代人都知道,(多多少少)都想結束。五六十後被文革震懾,七八十後見證八九民運,九十零零後在香港赤化的陰影下成長,所以每代對共產黨暴政的認識和反應都有不同。年青人質疑香港憑甚麼「建設民主中國」,認為從「本土優先」出發思考民主之路更實際,老實說,我理解。即使香港人成功為「同胞」爭取了民主,天掉下來的民主成效如何,還要看人配不配。十幾億「同胞」只當香港是藥妝商城、平價醫院、出國跳板,他們當中有幾多個是盼望中國也會有香港(曾經)擁有的民主和言論自由?不配有民主的人,你身水身汗去為他爭取,隨時被反咬「阻人搵食罪大惡極」。大家都是爭取民主、為香港著想,不是應該槍口對外嗎?大人們痛罵著學生和年青人不尊重「權威」,六四悼念都失焦了,「邊個最開心」?【伸延閱讀】練乙錚:昨日之怒:「香港人的89.64」初心是什麼?【山地媽facebook】原文載於作者網誌 六四 本土派 支聯會

詳情

一定要得,唔使等2017

Try, 考生, TryTry, Try, Try撞撞或有分應試記得Try點解好似 #有聲嘅路過名校Secrets,見許多考生未考完DSE,就已經訴苦說「2017一定要得」,一副準備要重考的模樣。愚見以為,考試這回事,不去考就肯定abs,有去考就起碼得U,有讀題目、有回答就起碼得F,再加上有讀書就起碼得E,再加上概念清晰就起碼得D,再加上熟識範圍就起碼得C,再加上語文好而且有答題技巧就起碼得B,有齊上述而無犯看錯題目、寫錯題號等低級錯誤,考A無難度。(不懂轉換為1至5**,大家明白就是了)雖然我這個老人家未考過DSE,但都考過會考高考,見識過太多荒唐的學生(如交白卷、提早大半小時離開試場),所以有出點力讀過書的話,考AB易過考FU。我考會考高考時,也試過以為自己「大炒」要retake,不過因為有上述考生拉低條curve,所以實際成績要比預計成績好得多。名校整體水平高,神一般的書友往往令包尾學生很易氣餒,以為自己是零,我也曾是一員。模擬試全級包尾,真正考公開試時豈不肥佬而回?事實卻是名校包尾大王出去考公開試,只要全力以赴、不犯低級錯誤,就算摘A不成,成績也不會太失禮。自問讀書時很無恥,遇到不懂答的問題,除非時間所限來不及回答,否則一定寫幾句充撐場面。寫一大段而非離題萬丈的話,多少能撈到一分半分,反正寫錯又不會扣分。「古語有云」:差一分隨時差一個grade。MC題不懂,點指兵兵都點個答案,有1/4或1/5機會答中,總好過漏空。山地媽留學時,有位教授深明學生無恥白撞之道,為杜絕學生撞答案,MC測驗規矩如下:答對加1分(好正常)答錯減0.5分(你沒看錯,是倒扣半分,慘過無分)漏空加0.25分(沒錯,是加分)山地媽從小坐鎮餐廳收銀處,數口不錯,一看測驗卷就知大伏。不過鬼仔同學太pure太true,毫無戒心,懂不懂都照答或亂撞,全班埋頭苦幹到下課。那次是我第一次(亦是最後一次)做MC題漏空,只有非常肯定正確答案的才落筆答。結果,那份卷100分為滿分,全班最高93分,最低是…… 3分。數口不精真是會出事。無溫習、不懂答的話,不如交白卷,因為交白卷都有25分。不過其實無人負分已經很好。(全卷答錯是-50分)我知道會有道德判官鬧爆山地媽教壞學生,說靠撞是投機、不老實的行為。Sorry,我是一個土生土長、飲香港傳統學校奶水長大的高分低能,在「高分有著數」的氛圍下,考試對我來說就是在不犯規(如作弊、賄賂考官)的情況下,用盡一切辦法(背書、操paper、背口訣、靠撞)去增加得分機會。所以戴頂大頭盔:大家不要怪我,不懂也要硬住頭皮扮懂這種「技能」是好幾代香港教育和社會風氣培養出來的,你看特首不知何謂「洗版」都答「知」就明白了。(何況那是訪問,不是考試)各位DSEers:一定要得,唔使等2017!原文載於作者網誌 DSE

詳情

【童書推介】樹仙衛古屋 奮抗推土機

過往山地媽介紹過的童書都是外國作品,今次介紹一本Made in Hong Kong的地道繪本。故事講中英混血男孩鄧家棟原居英國,父母離異後被安置在元朗錦田祖母處。地產商覬覦新界土地,村民紛紛賣農地賺錢,鄉村大興土木,面目全非。家棟不捨鄉村原貌,奈何父親決定賣掉祖屋,並帶家棟返英。臨走前家棟哭擁祖屋旁的老榕樹,發誓長大後歸來。家棟走後,推土機入村,正要拆掉祖屋之際,老榕樹怒得連根拔起,用自己的根幹重重圍住古屋,令樹和屋連成一體,使發展商束手無策。故事以家棟學成歸來,在錦田落地生根作結。錦田確有此樹屋,不過不是樹仙作怪,而是清代遷界令使書齋(亦有說是天后廟)被荒棄,造成榕樹繞屋盤根,專家指有超過150年歷史。作者巧妙地為這間古老奇怪的樹屋寫了一個反映時代變遷的童話故事,小孩讀了覺得新奇有趣,大人讀了不禁悽然淚下。令我想起這本書的,是近日鬧出大新聞的「嘉湖山丘」泥頭山。區議員不是無做事,只是泥頭山被政府部門漠視、輪流傳球、拖字訣不了了之。存在十幾年之久的非法泥頭山,居民投訴無門,政府執法不力,影響景觀生態事小(雖然也不算小),危害市民性命事大。更荒謬的是,去清撿泥頭者卻被當賊辦,當年市民自發去沙灘執膠粒,又不見警察「人贓並獲」?日後街上見到垃圾,我還好不好叫孩子幫忙撿起丟落垃圾桶?還是對孩子說「那說不定是他人財物,撿掉即是偷,要坐牢的」?除了泥頭山,還有被野蠻夷平的古洞民居,背後原因恐怕相同。毀人家園冇陰功,人在做天在看,小心收尾幾年。這個故事教小朋友要有保育之心、要尊重歷史遺產和大自然,最後有個大團圓結局。現實卻是面對泥頭山和被鏟平的鐵皮屋,官商警相衛,維維諾諾,受害者有冤無路訴。鄉間逐寸逐寸被推土機夷平,村民鳥獸齊齊失去家園,為的不是甚麼「美好將來」,而是財團鄉紳的荷包。建一間丁屋,一百萬套個丁,一百萬建成,兩百萬用來買地、買人情、補地價,轉手一賣就是千萬,一間屋就是一塊淨賺六百萬的肥肉。持農地的原居民、有權有勢的鄉紳、開推土機的發展商得到政府和鄉議局隻眼開隻眼閉(甚至明目張膽)的關照,豈能不像家棟的爸爸般見錢眼開?跟孩子讀這本書,我自然是側重解釋過度發展如何破壞環境和傷害人對家園的感情,孩子半懂不懂聽了過去,他們比較關心的是書裡頭的人際關係(爺爺死了?爸爸媽媽要離婚?家棟不跟爸爸住?)。生老病死、夫妻離異、父子分離等,對孩子來說都是陌生的。這本書確沒有刻意迴避,沒有刻意消毒漂白,因為人生就是如此。這本書寫得很好,我和家裡兩個小讀者也很享受閱讀。怕就只怕這種書讀得多,讀完看看書外的殘酷世界,會適應不來。因為現實跟書本不同,正不一定能勝邪啊。【香港公共圖書館借閱資料】書名:姓鄧的樹作者:嚴吳嬋霞出版社:新雅文化事業索書號:857 2641【延伸閱讀】《姓鄧的樹》於香港閱讀城的試閱版星島日報 13/11/2014:《姓鄧的樹》衞祖屋 文化保存引反思維基百科:錦田樹屋【廣告時間:山地媽處女作《豉油西餐的回憶》有幸名列「香港閱讀城十本好讀選舉」候選名單,***今日(22/3)***截止投票,請各位多多支持!】【山地媽 facebook】原文載於作者網誌 書 親子

詳情

退學有何可怕?

大學生壓力爆煲,多少與學制和成年人的期望有關。先說學制。大學總有些學科特別矜貴難入,學業壓力也就越大。以醫科為例,香港醫科生一入大學就是醫科生,十八歲就背負「準醫生」的沉重壓力。做醫生是個責任和壓力都很大的行業。病人生命在你手,責任大不大?面對排山倒海的病症,斷症、開藥、開刀,一步都不能出錯,壓力大不大?十八歲其實很年輕,醫科生是不是真的有行醫的決心和能耐,未必人人在十八歲時便肯定。在歐美地區,不少國家都沒有「十八歲當醫科freshmen」這回事。要當醫生,先要讀個生物、化學或生化之類本科學位,才能投考醫學院,屆時已經22歲,心智肯定要比18歲的高中畢業生成熟;經過幾年大學洗禮而肯繼續讀醫,屆時的決心也肯定要比18歲的高中畢業生堅定,對學習壓力的承受能力也要比18歲的高中畢業生強。讀到這裡,看倌大概會說:讀不來、受不了、選錯科,大不了便退學、轉系、轉校呀!這就把話題帶到山地媽想說的第二件事:成年人對大學生的期望。試想像,學生哥好不容易考入大學,甚至是爭崩頭的名校、神科,讀了一年半載發現不對路而想退學,父母會怎樣說?旁人會怎樣看?十之八九父母大概會覺得退學很無面子、很可惜、浪費學費,並且認為既然已經考入了就應該完成學位…… 總之有十萬九千七個理由要子女別退學,而子女為甚麼要退學,父母未必真正關心。退學可以是為了考入更心儀的科系,退學可以是為了投身更熱愛的行業,退學可以是為了追求更遠大的理想。考過會考的香港人大多讀過《驀然回首》,沒有棄理從文、沒有退學轉校,文壇又何來大文豪白先勇?如果Steve Jobs、Bill Gates和Mark Zuckerberg當年沒有退學,今天就未必有Apple、Windows和Facebook。山地媽讀大學時為了一份功課,要找quit U大學生個案。出盡奶力人搭人,打了不知幾多個電話、send了不知幾多個ICQ message,結果只找到兩個quit U學生肯出來談談,其中一人還不知何故突然不想提起quit U之事所以放飛機,那份功課當然是做不成。去年東方日報引用教資會有關大專生退學數字,報導標題為「大專生退學年嘥3億公帑」,訪問立會議員葉建源,他說:「當局應了解學生是否因學業水平跟不上,或因經濟問題未能升學,研究如何改善情況,確保公帑用得其所。」面對大學生退學,社會不是關心學生是否入錯系讀錯科,而是標籤學生為成績跟不上的廢青、批評學生退學是浪費公帑、要求當局確保公帑用得其所。那不是窮得只剩下錢是甚麼?簡單一句,香港父母以至社會都普遍認為退學是很不光采的事。轉系呢?由「低」轉「高」(例如轉往醫學院)就誇啦啦,由「高」轉「低」(例如由醫學院轉往別系)就幾乎跟退學一樣不光采,因為父母不能再囂張地晒命:「我個仔讀Kong U Medic」。山地媽當年大鄉里出國去德國留學,驚覺當地大學生退學是很平常的事。高中生並不完全明白大學為何物,考進了,讀不來、不喜歡,因了解而分開,退學去找海闊天空,並非甚麼「陀衰家」、「嘥公帑」的事。(須知在德國大學生是獲政府全額資助,只需支付微薄的堂費。)考入大學卻沒有完成學業的名人有一大籮:Anne Hathaway、Oprah Winfrey、Ellen DeGeneres、Lady Gaga…… Brad Pitt甚至是在密蘇里大學新聞系讀到還有兩星期便畢業才跳船,搬去洛杉磯學演戲。我不是說大學生退學一定就會做出驚天動地的成就,只是學生決定退學時,家人應先聽清楚原委才勸阻也未遲。「有始有終」、「不半途而廢」是父母從小教導的美德,但忠於自己志趣也是勇敢的表現。最後寄語學生哥:外面世界很大,讀書不成,還有大把世界等住你。學習應該帶來滿足感,而不是令人讀到精神衰弱、情緒不穩。如果找不到出路,不要勉強或做傻事,記得找人幫手。退學不是世界末日,也不是懦弱的表現,退學可以是忠於自己的決定。留得青山在,哪怕無柴燒?【廣告時間:山地媽處女作《豉油西餐的回憶》有幸名列「香港閱讀城十本好讀選舉」候選名單,現正接受公眾試閱及投票,請各位多多支持!】【山地媽 facebook】原文載於作者網誌 大學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