融合就是煮一鍋湯

一國兩制研究中心和中國(深圳)綜合開發研究院共同主辦的首屆粵港澳大灣區論壇於上周在香港舉行。大家的注意力,大多數都集中在承辦機構騰訊公司的主席馬化騰身上,以及可以用「星光熠熠」來形容的出席嘉賓。馬化騰和這些嘉賓都和400多位與會者分享了他們對大灣區發展的一些觀點和看法,其中也提出不少確實可行的建議。但當大家都欣賞這些明星企業家的風采時,他們和他們企業成功的經歷,其實正是說明了香港和內地經濟融合的互利雙贏結果。 騰訊順豐大疆 3種融合模式 以騰訊的馬化騰先生為例。馬先生在深圳創業,但在初期因為缺乏資金而遇上困難,馬先生差一點就以60萬元賣掉騰訊,後來因為得到香港資本投資才起死回生。騰訊更於2004年在香港上市,目前市值更超過2萬億元。香港就是這間在深圳落戶創業、最後走向世界的公司的窗戶!而騰訊的高層管理人員,許多都是香港的專業人士,騰訊三分之二的員工,都是在這「九市兩特區」的大灣區內上班工作。儘管「大灣區」這概念還未經提出之前,騰訊公司已經充分利用這個地域來發展業務。 當日出席的還有兩位令人注目的創新科技企業家,分別是順豐速運董事長王衛,以及大疆創新科技董事長汪滔。他們兩位都是比較低調的

詳情

香港回歸20年的成就與挑戰

在回歸10周年時,本人在香港的一份雜誌上撰文說,在確保香港順利回歸和保持原有生活方式不變這兩大目標上,一國兩制是100%成功。今年是香港回歸20周年,再以上述兩大目標來檢視今天香港在經濟、社會和民生等各方面的成就,一國兩制可以說是超額完成。若要打個分數,更可以得到200%的分數。因為在一國兩制的安排下,香港可以在一個更有利的平台上發展,無論是貼近一個龐大的內需市場,還是在「一帶一路」項目上,香港都佔據優越的戰略位置。 一國兩制超額完成 一國兩制,並不是要把香港由人間變成天堂,市民對政府的要求不斷提高,但這些訴求又不是單向單元,而往往是互有矛盾和衝突,所以對政府施政的批評不會停止。一國兩制的目標是解決香港在歷史發展中遺留下來的問題。在歷史發展中,香港在一段長時間內被分離於國家,其間發展出獨有的制度和生活方式。在回歸國家之後,如何保持原有制度和生活方式不變? 這個目標,在回歸前被相當的一些人不看好。回想1997年前的境况,信心危機、移民潮、公司遷冊等,甚至《財富》雜誌以〈香港已死〉為題,判定香港死刑。所以當時對一國兩制的憂慮,不是「多一些公營房屋,少一些公營房屋」等政策上的問題,而是還有沒

詳情

道理不能不講 港獨不能不批

周前香港中文大學傳播與民意調查中心公布最新一期有關港獨支持度的民意調查,以同一個的民調的跨時間結果來比較,其走勢是相對有參考性,因為民調的基礎和結構都是一樣。和去年7月相比,整體支持港獨的比率由一成七跌至一成一,在統計學上是顯著下跌。負責民調的人士有他們的解釋,例如本土派形象負面,但個人認為這解釋並不充分。 港獨支持率跌 主因中央港府立場堅定 真的令到港獨支持率大跌,最主要的原因,是中央政府和特區政府對港獨的立場鮮明堅定,在差不多一整年的密集批判,而社會上有相當數量的民意領袖都加入批判港獨的行列,這才把原來相當猖獗的港獨氣焰壓下去,而人大常委斷然釋法,也起了決定性作用。 在去年討論港獨問題時,個人在不同的場合也一再強調,把港獨問題「講清楚,說明白」,未嘗不是一件好事。對中央政府而言,港獨問題,總不是一件光彩的事情,所以過去都以非常有節制的態度來處理,例如拐一個彎,以「把香港變成一個獨立的政治實體」來表述,說穿了,還不就是暗獨又或者半獨!如果不是那些年輕本土派急於揚名立萬,奪權上位,反對派的傳統大佬們仍然是以普選、民主、港人治港,充其量也是港人自決等溫和口號去包裝,北京也不會把港獨挑明。

詳情

張德江講話的啟示

中央政府為紀念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實施20周年,於上月27日在北京召開座談會和研討會,張德江委員長發表了講話。在香港回歸20年的重要時刻,作為中央政府對港澳事務的負責領導人,張德江的講話,相信充分反映中央政府對當前香港局勢的研判。 對張德江委員長講話的分析,要做一些小心的比較。因為中央對港政策方針早已確定,這些方針政策也一再對港宣示,所以張德江委員長的講話,不可能找到一些前所未有的新觀點、新論述,所以必須在一些論述鋪排中去仔細分析。而剛好在5月初,張德江委員長訪問澳門,在東亞運動會體育館與澳門社會各界人士舉行座談會時,也發表了重要講話。把他對兩個特區的講話重點比較和對照一下,可以得到更多的啟示。 張的講話詳細交代了香港回歸的歷史。而這個歷史的背景,張德江就是強調「香港同胞與全國各族人民一道共享做中國人的尊嚴和榮耀」、「基本法充分凝聚了包括廣大香港同胞在內的全體中國人民的共同意志」、「繼續推進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全面貫徹落實,更好地維護國家主權、安全、發展利益和香港的長期繁榮穩定」。談論香港回歸的問題,是站在國家整體的大局之下來討論,而不止是把香港抽空出來討論。其中一個比較新的表述,

詳情

查UGL不能無的放矢

UGL的問題,足足炒了近3年。除了某些政治人物之外,香港公眾人士顯得興趣缺缺,因為內容就是那一堆「舊聞」,沒有任何進展。而這些舊聞,已經一再解釋。如果真的是以事論事的話,提出指控的人士就應該針對當事人的回應,指出回應內容有什麼問題。但可惜指控的只是一再重複之前的論點,結果就是不斷打轉、沒完沒了。當然,目的單純是為了政治炒作的,「沒完沒了」可能是最好不過的選擇。 梁繼昌兩年半前去香港和英國稅局告了,稅局不查,立法會泛民議員要查,是為了什麼?立法會要查UGL事件,當然是有權去查,而立法會只需有20名議員支持就可以成立調查委員會。查是形式,查什麼才是內容。只是永遠無休止地強調形式的合法性,而不去充實內容,欠缺內容本質的形式就變得毫無意義。任何形式都要結合內容,那才是合情合理的行為。 立法會的專責委員會,有興趣去調查行政長官在UGL事件中「有哪些屬應繳稅項目」。坦白說,個人印象中,立法機構從來沒有介入任何私人的稅務問題。本月初,稅務局向全港260萬市民發出報稅表。全港數以十萬計的公司企業,也須向稅務局呈交業務資料作為評定利得稅。稅務應如何評定,完全是稅務局的工作,也是會計專業上的工作。稅務局方

詳情

國家區域格局在巨變中

在過去的10多年裏,中國經濟高速發展。無論是整個中國的區域格局,還是香港所處的粵港澳大灣區,都發生了很大變化。有必要對國家區域經濟發展的新趨勢做一個檢視,以謀香港的發展方向。 以往我們提到中國的經濟增長重心區域只有珠三角、長三角,至多只會將在經濟發展表現稍遜的環渤海地區都算進來。3個區域由南至北分佈在中國的海岸線上。但是在過去的七八年間,國家密集地頒布了19個區域發展規劃。不止有沿海地區,還有內陸省份。而這些區域發展規劃的特點是以經濟發展基礎較好,而又比較相近的城市為核心,以高速城際鐵路、高速公路為基建網絡帶動,將方圓約一二百公里內的大中城市連繫起來,形成「一小時生活圈」。以這些大中城市為基礎,形成新的經濟增長重心。這些區域,有的直接以城市群命名,有的則稱為經濟區。 國家賦予這些區域不同的功能。比如海峽西岸經濟區主要是以福建省為核心,面向台灣為試點的區域;而北部灣經濟區則以廣西省為中心,面向東盟的經濟區。 除了沿海省份之外,國家在內陸地區也規劃了多個新的經濟增長重心。其中比較具有代表性的是湖北武漢省市群、湖南省的長株潭城市群和成渝經濟區。湖北武漢城市群是以武漢市為核心,包含鄰近黃石、鄂

詳情

大灣區雄安新區其來有自

粵港澳大灣區和河北省雄安新區是在相若的時間出台。大灣區是在3月初李克強總理的工作報告中提及,而雄安新區就在稍後4月份提出,但卻以非常罕見的形式,由中共中央和國務院聯名發布,並用上「千年大計」來形容,以示跟其他的發展新區有所不同。 城市群的發展概念 大灣區和雄安新區在基本性質上不盡相同,發展的目標也有異,但從宏觀的大方向來看,兩者都是源於城市群的發展概念。大灣區是以現時廣東沿海地區和近岸的九市再加上兩個特別行政區為基礎,而這個基礎已經有相當高的經濟水平,所以發展的目標是把握着區內基礎建設有突破性發展的契機,把這「九市兩特區」整合提升為全球領導水平的灣區經濟。而雄安新區則近於「無中生有」,在北京和天津距離約130公里的河北省雄縣、容城和安新三縣及周邊區域,發展一個面積最初約100平方公里,並逐漸擴展到2000平方公里,可以分擔北京部分首都功能的新城市。 大灣區的發展可以說是融合提升的錦上添花,充分利用香港、澳門、廣州和深圳已有相當發展高度的城市向周邊地區發揮輻射帶動的作用;而雄安新區,就是要解決長久以來,北京在區內過度發展,甚至對周邊地區出現擠壓效應的挑戰。因為北京由建國開始已經是政治中心

詳情

明獨害死暗獨

應北京《環球時報》的邀請參加2016年的年會,並參與其中一節關於台獨與港獨的討論會。被視為對台鷹派的原南京軍區副司令王洪光中將的言論當然最激進,並視2020年為兩岸統一的關鍵期。而台灣的「名嘴」邱毅則吹淡風,並引述台灣陸委會前主委蘇起跟美國杜克大學亞太安全研究中心聯合進行的民調,去解釋所謂「台灣獨立」的現象。在沒有任何前設的情况下,台灣民眾支持「台灣獨立」的比率高達八成;但當加入一個前設,就是大陸用武、美國不救的情况下,支持台獨的比率就跌到14%。所以邱毅認為現時台灣所講的台獨,是有一個不切實際的前設,就是台獨沒有後果和代價;前設一改,支持台獨的人就跑掉八成。所以邱毅形容台獨的支持者,基本上不是在意識形態上有堅定立場,而只是趕時髦的台獨。去理解香港或者台灣民眾對獨立的傾向,一般都是通過民意調查的數字來表達。但一般的民調,都只是單向的問題,而且受制於電話訪問的局限,一般都只能以簡短的字句來發問,所以大多數是一個沒有前提,甚至抽空的提問;像蘇起那樣一加進特別的前提,也就是條件,而這些前提和條件,往往是讓提問更符合和貼近事實。一旦加進這些前提和條件,結果就完全不一樣。在台灣適用的前提和條件,在香港也一樣適用,後果和可行性是一個非常重要的因素,而實際上不可行以及後果嚴重,中國大陸的介入就是影響因素的重中之重。如果借用蘇起的民調結果的折扣,那中大之前做那個民調,支持港獨的17%,馬上得回3.4%。特區政府和中央介入重要這些數字,正正說明中央政府和特區政府的介入是重要的。個人的判斷,一直認為港獨成功的機會是零,其前提即是中央政府必定會介入;反過來說,如果中央不介入,那17%就是17%,而且更會慢慢的向上升。就等於蘇起的推論,台獨分子在全力搞台獨的同時,馬英九政府卻營造和平穩定的氣氛,兩岸和平與台獨運動同時雙軌進行,民眾不感受到台獨運動是有代價、有後果的,支持度就逐步上升。馬英九不推動台獨,但台獨支持度仍然上升,其弔詭即在此。香港跟台灣比,最基本的不同,就是台灣仍處於分治的狀况。李登輝當上總統之後,就一條心搞台獨。馬英九上台8年,似是中斷了政府推動台獨一段時間,但根據蘇起的分析,台灣人民對台獨的支持度,決定因素是大陸是否用武。馬英九打造的8年兩岸和平,反而讓台灣人民以為台獨可行,為台獨製造養分。香港特區政府是「一國」之下的特區政府,當然不會像李登輝、陳水扁等大力以政府資源去灌溉獨立運動;不但不予支持,而且必須予以遏止,把那些前提和條件,也就是後果和代價講清講楚。特首梁振英在去年的施政報告因為《學苑》事件而要求大家警惕港獨,就是遏止港獨的姿態。話說在前頭,不要讓那些港獨分子含混其辭、模糊焦點,以不同包裝去推銷港獨。而中央的表態,以至人大釋法,也同樣發揮遏制的作用。套用蘇起對台獨的分析,馬英九不斷製造和平氣氛,是給予支持台獨民眾的錯誤信息,因為台獨種子早已散播,李登輝和陳水扁也給予足夠的養分,而台灣地方政府還是光明正大地支持台獨,兩岸和平氣氛就間接扶持台獨。面對港獨,如果特首視而不見、政府官員放任縱容,中央政府又掉以輕心,就等於馬英九執政的8年,間接催生港獨。彭定康心肝寶貝是暗獨基於一國兩制的制度安排,也可能北京吸收了馬英九在位8年的經驗和教訓,中央對港獨是採取斷然遏止的態度,也是讓後果和代價提前預告,不要讓人作出誤判。正因如此,彭定康也要月前來港,出人意料地發表反港獨的言論。末代港督當然不是幫北京的忙,不遠千里而來去跟北京作出反港獨大合唱,反對派和彭定康本人都知道,「明獨」一定招惹北京介入,也是名正言順地介入,所以「明獨」一點成功機會都沒有;搞港獨不但是浪費工夫、白搞一場,而且還會害了「暗獨」,而「暗獨」才是他們的心肝寶貝。彭定康來港「消毒」,其實就是要及早撲火,去保護他們的心肝寶貝!(文章僅代表個人立場)原文載於《明報》筆陣(2016年12月21日) 港獨

詳情

人變.路線不變

行政長官梁振英先生在上周五宣布不計劃參加下一屆行政長官選舉。作為他的支持者,相信在聽到這個消息之後,都會感到非常失望和惋惜。而對於一直以「反梁」為己任的反對派,理應覺得非常鼓舞,但從事實上來看,他們又似乎出奇地平靜,既不見喜上眉梢,更沒有欣喜若狂,反而對之後的行政長官選舉委員會的選舉,泛民取得320多席而大書特書。個人對這個選舉結果並不感到意外。泛民由過去以消極的態度去抵制選舉委員會的選舉,到稍為後期改為有限度的參與,但也是因為要掩藏實力以及其他種種策略上的原因,在部分泛民有絕對優勢的界別都不盡取議席,反而通過協商或自我約制去讓出一些席位予中間力量甚至建制派。直到今次選舉,泛民才見真章,傾全力之下取得300多個議席,這完全是在預算範圍之內,他們把建制派所取得的800多席左分右拆,但所謂泛民的300多票,又何嘗敢保證在投票時是「鐵板一塊」,一票都不會少!造王者心態屬一廂情願反對派拿下那300多票,只佔選委的總票數兩成多,並不構成挑戰建制派的力量。如果以建制派和反對派兩分的方法來劃分,反對派拿250,還是320,根本上並無大分別。因為距離決勝的臨界點還是甚遠,而唯一起作用的,就是押在建制派其中一個候選人去發揮「關鍵少數」的左右大局作用。這種「造王者」的心態,根本就是一廂情願,因為中央對港政策路線不會變,簡而言之,就是人變,路線不變。在梁先生宣布不再參選的同一日,國務院港澳辦和中聯辦罕有地在同日發表談話,從談話的行文,可以見到中央對梁先生以及其施政方針的態度。在港澳辦的文稿中,「堅定地貫徹『一國兩制』方針和《基本法》,穩妥處理了一系列重大政治法律問題,在維護國家主權、安全、發展利益和香港社會政治穩定方面做出了重要貢獻」,這是針對特首在「一國」方面的施政原則;「帶領特區政府及社會各界在發展經濟、改善民生、推動香港與內地交流合作等方面取得了積極成效」,這就是點出在香港「兩制」以內的管治立場。而結論就是中央政府對特首的工作一直給予充分肯定和高度評價。而在中聯辦的談話文稿之中,內容大致和港澳辦相若,但就更詳細去勾畫出梁特首和現屆政府在「一國兩制」下的工作成效。在過去4年多,反對派對特首梁振英先生的攻擊幾乎是無日無之。這些攻擊,基本上都是口號式的謾罵,或充其量是觀點不同、角度有異的判斷,這些攻擊無論在何時以及對何人都適用;但工作成果包括維護「一國兩制」的基本政策方針,以至在香港推行房屋、扶貧、安老以及環保的四大方針,其成績都是客觀並且實實在在的,而且政策都已見成效。明年就是香港回歸20周年,香港在政治和社會上的問題,中央都是洞若觀火。現屆政府的施政,無論在「一國」的層次,還是在香港「兩制」以內的範圍,其政策和應對都是走對路。梁先生不再競選特首,你以為下一任特首就會在「反佔中」、「反港獨」這些大問題上有不同的立場?在房屋、扶貧、安老以及環保上就可以放軟手腳?所以中央對港的政策路線是很清楚,未來無論誰當特首,也只能在這既定的路線上前進。誰可以取信於中央,成功落實貫徹這些政策;可以展示其能力去執行這些政策,並且能凝聚社會的共識去發揮最大的政治力量以達成這些政治和政策目標,誰就最有機會成功當選成為下一任行政長官。這是大勢,也是大局。這個大勢大局,不是反對派那300票可以改變,也不是任何人或者團體的主觀意願可以改變。(文章僅代表個人立場)原文載於《明報》筆陣(2016年12月14日) 特首選舉 梁振英棄連任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