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冇選擇 我哋都唔順氣!

吳克儉局長對社會一有事就歸咎於教育制度,他「好唔順氣」,原因是他看見很多學校都做得很好。學校做得好與壞,由誰來說?就如TSA(全港性系統評估)一樣,設計者覺得好,但用家覺得爛,用家也好唔順氣。設計者唔順氣,仍可選擇「改良」方法;用家唔順氣,用自己的方法「改良」,就被視作不聽話、冒犯權威的少數搞事分子。其實吳局長若繼續以一個closed mindset掌管一個任務為廣開民智的部門,認為教育制度只等同學校制度的話,他會繼續唔順氣,因為無論一間學校做得再好,也一定會有讀得不順心、被忽略的學生。他們在校不如意、在家不開心,父母自然有壓力、有投訴。我早兩天才跟一名band 1中五生傾了好幾個小時。她說從來不愛讀書,因為一看中英文字就不能應付,學校沒有朋友,她並不開心,連自己要做的一份功課,自己定的題目,也不明白自己為何要揀那個題目,也不知道要如何寫報告,父母只道不理解她為何趕不上。她說其實自己喜愛藝術。我希望她能勇敢向父母提出,否則,她可能會繼續默默承受下去,不知為何而學。早前,教育工作者戚本盛撰文,問「普及教育必須限定在6至15歲嗎?」他說學校教育既是一種權利,那就應「修訂入學令,引入選擇機制,將上學體現為自由而不是強制,還原為權利而不是責任」。我們贊成不過。公平的教育 每人各取所需教育制度應該百花齊放,才能應付各式孩子所需。公平的教育不是說同一個年齡應學同樣同量的知識;公平的教育,是每個人能各取所需。教育是要發展每個人的天賦,所以從來不應該是一種少數服從多數的服務。今年已是2016年,但局方仍以1970年代引入強迫教育的思維搞教育,香港何堪還能稱作「創意之都」?全港有120多萬大中小幼學生,就算少如0.1%渴求主流以外的教育,也有千多人。有能力的家長選擇在家自學、休學年。有人或會覺得這對其他學生不公平;可是,這些選擇跳出主流的父母在其中的付出,作為納稅人但又沒有政府的絲毫教育資助,一力扛上教育自己孩子的責任,這話又該怎說?况且,這些孩子若留在學校也有可能得不到公平,即最適切的教育待遇。政府辦普及教育,「普及」的目標是達到了,但「教育」的目的,卻在打着「全人教育、終身學習」的旗號下,實質的步入考試主導、向標準化邁進的地步。無論吳局長探訪過的那些學校辦得再好,也要在考好試、入大學的社會文化大洪流裏掙扎。試問吳局長到訪學校的幾個小時,能讓他看到學生深宵趕功課,每天將學校工作帶回家再跟父母角力的場面嗎?所以教育實在需要有選擇。在主流層面,在TSA爭持不下的情况下,若給予家長選擇權,那全港學校相信都仍會參與考試,但不想參加的家長則可opt-out,有路走。想考的家長有得考,不想考的有得揀,自然不會「唔順氣」,教育局亦不用大費周章。同樣,因各種原因不想在主流受教育的學生,教育局及學校應支持其家長作在家自學或休學的決定。現在,教育局口頭上是因為認為學校是最好的學習場所,而不鼓勵在家自學,很明顯,這又是從設計者的觀點講話。缺乏選擇的香港教育制度已直接影響外國在港的投資。加拿大商會2011年一項調查指,缺乏國際學校學位直接影響會員的業務,因為他們請不到人願意來港,這亦直接影響香港作為亞洲區樞紐的吸引力。對於本地人來說,缺乏選擇即代表要到外國留學。而這亦代表了一大批有資源、有理想的香港人向外流。教育不是鬥氣。站出來的家長只是為孩子的需要說話。教育局應予以尊重,一起討論放寬繃緊了的教育制度。作者是教育大同主席原文載於2016年3月29日《明報》觀點版 教育

詳情

TSA絕非一場政治遊戲

我的孩子已十五六歲,回想小學TSA(全港性系統評估)時並不嚇人,學校未算催谷,我對之不聞不問,大家也就安然度過,我們之所以離開學校選擇在家自學,反而是感到整個教育制度內,或許是整個社會內有股無形力量,令家長、老師都不敢為孩子的需要選擇。家庭成了學校的延伸,家長成了督促孩子完成學校工作的監工。年多前我跟另外兩位自學媽媽發起「教育大同」,就是希望透過展示在海內外的不同教育方式,希望大家停一停,想一想:「喂!細路個個不同,教育應該用不同方法,讀大學固然好,但唔讀大學一樣可以生活,可以有出路,可以成功。」我們名叫「教育大同」,就是希望教育制度能夠百花齊放,和而不同,大家可以選擇學習方式,亦尊重大家的選擇。TSA:妹仔大過主人婆曾為記者,深知教育從來是二三線新聞,TSA一個純教育議題突被青睞,實在跟幾萬家長這個數字有關。老實說,我也不覺得取消TSA是治本之法,但這件事的吊詭之處,在於教育局對民間訴求的回應,就算在教協的大型調查後,在部分家長登報明志的不斷訴求下,仍像充耳不聞,最多只是以文字在網頁重申多年來的原意。直至救恩學校羅列不同原因,解釋學校為何停止參與TSA,教育局才說會研究。既然教育局在TSA上多年來是如此堅定不移的反對操練,學校不理會的原因為何?學校又為何要懾於家長的無理要求,一齊參與催谷遊戲,而非用教育家的胸襟與知識,帶領家長走出爭成績的迷思?為何一個評估,會大過教育的宗旨?非不得已 家長不會發聲我記得作為家教會主席的時候,大多數家長對學校事務相當冷淡,而且事非必要,不會找老師,更遑論找校長,就算找了,也鮮夠膽講到心裏話。我也是家長,要我們出聲,還要大聲在媒體疾呼,不是到了絕地,忙碌的家長決不會走這一步。所以,看到一國兩制研究中心總裁張志剛以個人立場寫的〈勿以為不搞TSA,學生就不必操練〉(刊11月4日《明報》),我感到必須從家長的角度回應:(1)TSA被炒作,被政治化:我想說,當非常保守的家長也要站出來,那是因為投訴無門。跟學校說,學校說其他家長嫌操得少;想找教育局官員討論,找不到;作為監察政府的傳媒已反常的鋪天蓋地的報道了,但仍不能正面交談,普羅家長不靠民選議員引路,還有什麼方式?家長大多都不想露面,不想上街,議員選出來就是要代表市民在議會向政府發聲。如果每件事有政黨參與就是政治化的話,那香港有哪一件事不是政治化的?其實,為免政治化,這些家長已將訴求發給所有政黨,希望大家齊心從孩子的學習褔祉去想。所以這件事,誠如張先生所說純綷是教育議題,家長談的不止是取消TSA,而是怎樣將時間重撥到對孩子有益的真正教與學上,就算TSA本身無過,但現實卻是學校、家長都視之為公開試般,用年年月月去準備這個不是考試的試,在思維上,它已完全扭曲了家長,甚至教育工作者對教育的看法,故撤消/暫停TSA或許是最快買回時間讓學校自身作出改變的方法。(2)TSA的操練大多來自家長:我本來也同意,但始終這只是個人觀察,並不科學,因事實上我也見過矢志催谷的老師與校長,也聽過很多以成績為追求指標的辦學團體。况且,就算真的是大多數人支持操練,那少數人對真教育的渴求是否就要被淹沒?更重要的,是學校為何不能堅持理想中的教育,讓不以測考為目的及手段的教育,讓令孩子渴望學習成為主流?美國要出動到總統奧巴馬來講教育與考試,他更要教育部與學校及教區合作重新審視在校的測試,以確保測驗要符合三大原則:(一)測試要有意義;(二)測試不能佔課堂太多時間;(三)測試只是眾多評估學生及學校的方式之一。(3)家長可以影響校政:這個談何容易!以往我作為家長校董,只是12票中之一,辦學團體一定佔大多數,加上每年只開會3次,家長校董多只是個橡皮圖章,家長的角色多是幫忙做教具或是活動,並不能干預學校已定下來的方針。若將操練情况一概推到家長身上,那就不公平了。一個巴掌拍不響,若家長想操,學校為何不選擇站高一線,向家長痛陳利弊,用行動證明別的教學方式的好處?若然家長明知利害仍不理孩子需要如斯選擇,那我們只能為其孩子祝福,並加倍努力做家長教育了。我不知道有多少學校和老師真的會用TSA結果來改善自己的教學,若堅持者要繼續護航,或許只有這個數據能夠令人信服它存在的必要,否則,不如就取消小三TSA,讓大家有時間空間,重整教育方向。教育應有選擇「教育大同」是個家長發起的慈善團體,我們一班義工提倡教育有選擇。我們認為每種教育模式都有存在的空間,孩子當中相信也有不介意做功課和接受傳統式教育的,但我們搞了兩屆論壇後,亦認識到很多渴求非傳統教育的家長。現在,學前階段已有較多選擇,但不少家長卻找不到「開心小學」銜接,以致一上小學有由天堂往地獄的感覺。國際學校已成本地家長的「避難所」,其他另類教育機構亦正慢慢出現,但要生存亦不無困難。沒有資源的家長就只有津校一途。津校不快作改變,活在家校合作催谷下的孩子,只有面對痛苦成長。所以大家與其大費周章,辯論TSA是否政治化,是否家長使然,是否什麼什麼,倒不如將時間放在合力研究如何開拓更多選擇給學生,如何鼓勵主流學校為不同孩子需要設計教與學。原文載於《明報》觀點版(2015年11月11日) 教育 TSA

詳情

TSA絕非一場政治遊戲

我的孩子已十五六歲,回想小學TSA(全港性系統評估)時並不嚇人,學校未算催谷,我對之不聞不問,大家也就安然度過,我們之所以離開學校選擇在家自學,反而是感到整個教育制度內,或許是整個社會內有股無形力量,令家長、老師都不敢為孩子的需要選擇。家庭成了學校的延伸,家長成了督促孩子完成學校工作的監工。年多前我跟另外兩位自學媽媽發起「教育大同」,就是希望透過展示在海內外的不同教育方式,希望大家停一停,想一想:「喂!細路個個不同,教育應該用不同方法,讀大學固然好,但唔讀大學一樣可以生活,可以有出路,可以成功。」我們名叫「教育大同」,就是希望教育制度能夠百花齊放,和而不同,大家可以選擇學習方式,亦尊重大家的選擇。TSA:妹仔大過主人婆曾為記者,深知教育從來是二三線新聞,TSA一個純教育議題突被青睞,實在跟幾萬家長這個數字有關。老實說,我也不覺得取消TSA是治本之法,但這件事的吊詭之處,在於教育局對民間訴求的回應,就算在教協的大型調查後,在部分家長登報明志的不斷訴求下,仍像充耳不聞,最多只是以文字在網頁重申多年來的原意。直至救恩學校羅列不同原因,解釋學校為何停止參與TSA,教育局才說會研究。既然教育局在TSA上多年來是如此堅定不移的反對操練,學校不理會的原因為何?學校又為何要懾於家長的無理要求,一齊參與催谷遊戲,而非用教育家的胸襟與知識,帶領家長走出爭成績的迷思?為何一個評估,會大過教育的宗旨?非不得已 家長不會發聲我記得作為家教會主席的時候,大多數家長對學校事務相當冷淡,而且事非必要,不會找老師,更遑論找校長,就算找了,也鮮夠膽講到心裏話。我也是家長,要我們出聲,還要大聲在媒體疾呼,不是到了絕地,忙碌的家長決不會走這一步。所以,看到一國兩制研究中心總裁張志剛以個人立場寫的〈勿以為不搞TSA,學生就不必操練〉(刊11月4日《明報》),我感到必須從家長的角度回應:(1)TSA被炒作,被政治化:我想說,當非常保守的家長也要站出來,那是因為投訴無門。跟學校說,學校說其他家長嫌操得少;想找教育局官員討論,找不到;作為監察政府的傳媒已反常的鋪天蓋地的報道了,但仍不能正面交談,普羅家長不靠民選議員引路,還有什麼方式?家長大多都不想露面,不想上街,議員選出來就是要代表市民在議會向政府發聲。如果每件事有政黨參與就是政治化的話,那香港有哪一件事不是政治化的?其實,為免政治化,這些家長已將訴求發給所有政黨,希望大家齊心從孩子的學習褔祉去想。所以這件事,誠如張先生所說純綷是教育議題,家長談的不止是取消TSA,而是怎樣將時間重撥到對孩子有益的真正教與學上,就算TSA本身無過,但現實卻是學校、家長都視之為公開試般,用年年月月去準備這個不是考試的試,在思維上,它已完全扭曲了家長,甚至教育工作者對教育的看法,故撤消/暫停TSA或許是最快買回時間讓學校自身作出改變的方法。(2)TSA的操練大多來自家長:我本來也同意,但始終這只是個人觀察,並不科學,因事實上我也見過矢志催谷的老師與校長,也聽過很多以成績為追求指標的辦學團體。况且,就算真的是大多數人支持操練,那少數人對真教育的渴求是否就要被淹沒?更重要的,是學校為何不能堅持理想中的教育,讓不以測考為目的及手段的教育,讓令孩子渴望學習成為主流?美國要出動到總統奧巴馬來講教育與考試,他更要教育部與學校及教區合作重新審視在校的測試,以確保測驗要符合三大原則:(一)測試要有意義;(二)測試不能佔課堂太多時間;(三)測試只是眾多評估學生及學校的方式之一。(3)家長可以影響校政:這個談何容易!以往我作為家長校董,只是12票中之一,辦學團體一定佔大多數,加上每年只開會3次,家長校董多只是個橡皮圖章,家長的角色多是幫忙做教具或是活動,並不能干預學校已定下來的方針。若將操練情况一概推到家長身上,那就不公平了。一個巴掌拍不響,若家長想操,學校為何不選擇站高一線,向家長痛陳利弊,用行動證明別的教學方式的好處?若然家長明知利害仍不理孩子需要如斯選擇,那我們只能為其孩子祝福,並加倍努力做家長教育了。我不知道有多少學校和老師真的會用TSA結果來改善自己的教學,若堅持者要繼續護航,或許只有這個數據能夠令人信服它存在的必要,否則,不如就取消小三TSA,讓大家有時間空間,重整教育方向。教育應有選擇「教育大同」是個家長發起的慈善團體,我們一班義工提倡教育有選擇。我們認為每種教育模式都有存在的空間,孩子當中相信也有不介意做功課和接受傳統式教育的,但我們搞了兩屆論壇後,亦認識到很多渴求非傳統教育的家長。現在,學前階段已有較多選擇,但不少家長卻找不到「開心小學」銜接,以致一上小學有由天堂往地獄的感覺。國際學校已成本地家長的「避難所」,其他另類教育機構亦正慢慢出現,但要生存亦不無困難。沒有資源的家長就只有津校一途。津校不快作改變,活在家校合作催谷下的孩子,只有面對痛苦成長。所以大家與其大費周章,辯論TSA是否政治化,是否家長使然,是否什麼什麼,倒不如將時間放在合力研究如何開拓更多選擇給學生,如何鼓勵主流學校為不同孩子需要設計教與學。原文載於《明報》觀點版(2015年11月11日) 教育 TSA

詳情

TSA絕非一場政治遊戲

我的孩子已十五六歲,回想小學TSA(全港性系統評估)時並不嚇人,學校未算催谷,我對之不聞不問,大家也就安然度過,我們之所以離開學校選擇在家自學,反而是感到整個教育制度內,或許是整個社會內有股無形力量,令家長、老師都不敢為孩子的需要選擇。家庭成了學校的延伸,家長成了督促孩子完成學校工作的監工。年多前我跟另外兩位自學媽媽發起「教育大同」,就是希望透過展示在海內外的不同教育方式,希望大家停一停,想一想:「喂!細路個個不同,教育應該用不同方法,讀大學固然好,但唔讀大學一樣可以生活,可以有出路,可以成功。」我們名叫「教育大同」,就是希望教育制度能夠百花齊放,和而不同,大家可以選擇學習方式,亦尊重大家的選擇。TSA:妹仔大過主人婆曾為記者,深知教育從來是二三線新聞,TSA一個純教育議題突被青睞,實在跟幾萬家長這個數字有關。老實說,我也不覺得取消TSA是治本之法,但這件事的吊詭之處,在於教育局對民間訴求的回應,就算在教協的大型調查後,在部分家長登報明志的不斷訴求下,仍像充耳不聞,最多只是以文字在網頁重申多年來的原意。直至救恩學校羅列不同原因,解釋學校為何停止參與TSA,教育局才說會研究。既然教育局在TSA上多年來是如此堅定不移的反對操練,學校不理會的原因為何?學校又為何要懾於家長的無理要求,一齊參與催谷遊戲,而非用教育家的胸襟與知識,帶領家長走出爭成績的迷思?為何一個評估,會大過教育的宗旨?非不得已 家長不會發聲我記得作為家教會主席的時候,大多數家長對學校事務相當冷淡,而且事非必要,不會找老師,更遑論找校長,就算找了,也鮮夠膽講到心裏話。我也是家長,要我們出聲,還要大聲在媒體疾呼,不是到了絕地,忙碌的家長決不會走這一步。所以,看到一國兩制研究中心總裁張志剛以個人立場寫的〈勿以為不搞TSA,學生就不必操練〉(刊11月4日《明報》),我感到必須從家長的角度回應:(1)TSA被炒作,被政治化:我想說,當非常保守的家長也要站出來,那是因為投訴無門。跟學校說,學校說其他家長嫌操得少;想找教育局官員討論,找不到;作為監察政府的傳媒已反常的鋪天蓋地的報道了,但仍不能正面交談,普羅家長不靠民選議員引路,還有什麼方式?家長大多都不想露面,不想上街,議員選出來就是要代表市民在議會向政府發聲。如果每件事有政黨參與就是政治化的話,那香港有哪一件事不是政治化的?其實,為免政治化,這些家長已將訴求發給所有政黨,希望大家齊心從孩子的學習褔祉去想。所以這件事,誠如張先生所說純綷是教育議題,家長談的不止是取消TSA,而是怎樣將時間重撥到對孩子有益的真正教與學上,就算TSA本身無過,但現實卻是學校、家長都視之為公開試般,用年年月月去準備這個不是考試的試,在思維上,它已完全扭曲了家長,甚至教育工作者對教育的看法,故撤消/暫停TSA或許是最快買回時間讓學校自身作出改變的方法。(2)TSA的操練大多來自家長:我本來也同意,但始終這只是個人觀察,並不科學,因事實上我也見過矢志催谷的老師與校長,也聽過很多以成績為追求指標的辦學團體。况且,就算真的是大多數人支持操練,那少數人對真教育的渴求是否就要被淹沒?更重要的,是學校為何不能堅持理想中的教育,讓不以測考為目的及手段的教育,讓令孩子渴望學習成為主流?美國要出動到總統奧巴馬來講教育與考試,他更要教育部與學校及教區合作重新審視在校的測試,以確保測驗要符合三大原則:(一)測試要有意義;(二)測試不能佔課堂太多時間;(三)測試只是眾多評估學生及學校的方式之一。(3)家長可以影響校政:這個談何容易!以往我作為家長校董,只是12票中之一,辦學團體一定佔大多數,加上每年只開會3次,家長校董多只是個橡皮圖章,家長的角色多是幫忙做教具或是活動,並不能干預學校已定下來的方針。若將操練情况一概推到家長身上,那就不公平了。一個巴掌拍不響,若家長想操,學校為何不選擇站高一線,向家長痛陳利弊,用行動證明別的教學方式的好處?若然家長明知利害仍不理孩子需要如斯選擇,那我們只能為其孩子祝福,並加倍努力做家長教育了。我不知道有多少學校和老師真的會用TSA結果來改善自己的教學,若堅持者要繼續護航,或許只有這個數據能夠令人信服它存在的必要,否則,不如就取消小三TSA,讓大家有時間空間,重整教育方向。教育應有選擇「教育大同」是個家長發起的慈善團體,我們一班義工提倡教育有選擇。我們認為每種教育模式都有存在的空間,孩子當中相信也有不介意做功課和接受傳統式教育的,但我們搞了兩屆論壇後,亦認識到很多渴求非傳統教育的家長。現在,學前階段已有較多選擇,但不少家長卻找不到「開心小學」銜接,以致一上小學有由天堂往地獄的感覺。國際學校已成本地家長的「避難所」,其他另類教育機構亦正慢慢出現,但要生存亦不無困難。沒有資源的家長就只有津校一途。津校不快作改變,活在家校合作催谷下的孩子,只有面對痛苦成長。所以大家與其大費周章,辯論TSA是否政治化,是否家長使然,是否什麼什麼,倒不如將時間放在合力研究如何開拓更多選擇給學生,如何鼓勵主流學校為不同孩子需要設計教與學。原文載於《明報》觀點版(2015年11月11日) 教育 TSA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