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秀賢:積穀防饑 充實民間

記得特首選舉前後都提過不論曾俊華上台還是林鄭月娥上場,表面溫和的政治氣氛將佔上風,民主派在新政府的換屆初期也不會有太大的對抗。當然這個推論被一些年齡、立場近似的人訕笑。不過觀乎近日泛民主派的表現以至七一的整體氣氛,這個推論也較近似當下的現實。 在這個政治氣氛的低谷,我們最需要做的是「積穀防饑」,在議題、論述、政策上深耕細作,創造一個可達至在野派別政治或政策共識的空間。我們闡述政治理念、倡議政治路線都是為了展現一些對香港未來的願景和想法。倡議和研究政策就是為了將政治願景變得具體,達到社會改變與轉化。 我們認為民間組織應該主張經濟自主、社區自治、體制自強、文化自成、國際自立,就是為了促進政府政策轉變,透過自強和政策改變充實民間社會實力,鞏固整個城市的優勢,為香港未來累積最大的條件。 大家都必須承認,即使未來要促進什麼政治改革甚至捍衛一國兩制、希望「永續《基本法》」,都需要條件才可以提升以上政治目標可達到的機會。假如香港優勢殆盡、失去國際獨特的地位,屆時只會淪為中國的普通城市,一國兩制也自然名存實亡。 現時香港最需要的未必是非常激烈和大型的政治抗爭,而是在目前空間為未來爭取最大的籌碼。全方位

詳情

政治豪賭

英國大選在昨天陸續公布結果,本身被看好、在民調一度大幅領先的保守黨,在大選當中失去獨立執政地位。大家一致認為英國首相文翠珊提前大選的「政治豪賭」失敗,議席數目不升反跌,令保守黨最初的如意算盤打不響。即使保守黨最終有望可以與北愛民主統一黨組成聯合政府,維持執政黨的地位,但政治實力亦下降。 現時英國政府最大問題,就是當前較急的脫歐談判。懸峙國會的情况,隨時令保守黨難以主導整個談判,令最終的脫歐協議更難達到廣泛共識。之前的首相卡梅倫一手推動脫歐公投,希望可以透過公投令英國可以取得更大認受性留歐,可是那次政治豪賭最終失敗,他也辭職下台負責。文翠珊會否為是次豪賭失敗而下台就不得而知,但這樣的結果又再告誡我們一次,即使一開頭手握的籌碼很多,最後還是要看大形勢,豪賭還是有相當風險。 在文翠珊宣布提前大選時,保守黨支持度領先近20%,可是在這段時間,工黨推出政綱力挽狂瀾,推出80多年最靠近左翼的政綱,最終得到不少選民支持,得票率和席位數目同樣上升。保守黨原本希望可以透過今次大選,取得更多議席和政治實力,可是結果最終顯示,選民不滿執政黨的表現,尤其是不滿保守黨提出的緊縮政策,從而將票投往其他黨以制衡執政

詳情

哪來的大和解?

其實「大和解」這個口號,自九七之後,偶爾都在政治新聞再聽數遍,不是北京跟泛民大和解,就是泛民與建制大和解。老掉牙的字眼,但總會把當時的民意弄得眾聲喧嘩;但明眼人一看就知,即使神女有心,但襄王依然無夢。 現時在民生議題上,泛民與建制仍會間中合作,力圖爭取政府讓步,修改政策。可是政治鬥爭不斷,就令一切好事變成壞事,泛民建制難以在議題有更大合作空間,最終令政策難有空間改動。在市民利益的層面,這些合作是必要和必須的,更不需要什麼和解才可促成的。 和解本身,其實極需要當權者有自我修正的意志,將錯誤的決策改正過來,同時交代當時一切決策和行動的真相,才能促成不同陣營、不同立場的人和解。如今,政府對8.31決定毫無讓步,港人利益未得到完全的保障,連討論空間都沒有時,又談何真相與和解? 在特首選舉過後,我們整體社會的氣氛仍趨「休養生息」的方向,要溝通、要不斷討論。但這些溝通、討論,最後要帶我們到哪個方向?似乎在特首選舉過後,非建制光譜仍未有認真地檢討和思考。而這種無定向的方向,才是大家都需要擔心的事。 在這種抗爭乏力的情况下,大家其實需要思考在現時爭取到一些實質轉變,令不同朋友都重視獲得充權,從而令人感

詳情

務實政治

這段時期,想得最多的,不是林鄭月娥當選之後,香港會怎樣怎樣;反而最需要想的,是「後梁振英」時期,香港和進步力量如何走下去。 過往5年,香港一直都陷於鬥爭之中,社會嚴重撕裂。政治人物提出的口號,遠多於改善社會問題的建議。即使有這些建議,政府也恃住自己所擁有的權勢,將其置於一邊,這些建議淪為廢話,「與民共議」也變成空話。 「曾俊華現象」留下的最重要遺產,除了那些為人津津樂道的公關手法和選舉工程外,還有「務實政治」的尾巴。 我心目中的「務實政治」,不是盲目附和政權、隨意放棄原則的「保皇」路線;也不是口頭掛住「第三條路」、暗底依附腐朽建制的中間路線。真正的務實政治,應是守住原則,但手法靈活、順勢而為,以達到最終政治目標的政治路線。 務實政治除了要進入體制,用好體制所賦予的資源和權力外,更需要有不同的元素配合,包括社區的凝聚和營造、經濟和產業上的自給自足,以及保持香港自身的自主空間,提升面向世界的開放度和連結程度。 在林鄭治下的5年,可能社會的鬥爭會減少,大家會有多一點休養生息的空間。然而最大的問題,就是香港的自主程度會進一步削弱。中資買地和在港積極進行併購,是為了慢慢地控制香港的經濟命脈,令香

詳情

香港媒體獨力難支

過去一年多,不少報章、雜誌結業,電台主動交還牌照終止營運,到最近就有指有線電視陷入財困,完全地反映香港媒體俱在一個經營困難的困境當中。如果單看香港本地的市場,香港只有700多萬人,計及澳門都只是多數十萬人,市場並不大。香港互聯網發展迅速,不少讀者的閱讀習慣就由實際刊物,轉至看新聞網站,而傳統的電視台觀眾、電台聽眾,不少也開始轉至網上收看、收聽。在外國,也有不少媒體企業在整合和轉型,以圖在此困境當中「殺出血路」。 當然,香港的媒體最大的問題,就是面對巨大的營運成本和政治壓力。經營本地媒體者,多是一些與中國政治和香港財團具密切關係的人物,媒體方針自然傾向保守,以至靠攏建制,防止因「政治不正確」而被「懲罰」(如財團不落廣告)。久而久之,這樣的一個循環就嚴重影響到整個媒體生態。 媒體另一功能,就是將某些大眾文化傳播到不同地方。如早年的香港電視劇集和流行歌曲,就影響了台灣和東南亞不少地區,營造了香港的文化軟實力。可是近年的電視節目水平下降,加上新媒體高速發展,使香港的電視文化所構造的影響力大不如前。無綫電視業務錄得虧損,就是一個重大的警號。 香港需要一些敢於報道真相、持平中立、為民發聲,以至擅於

詳情

「長毛」出選 點解「嬲」多過「like」

先申報立場,作為一個公民提名支持者,我十分欣賞「長毛」(梁國雄)願意在這個政治狀况下爭取公民提名以參加特首選舉,而同時也相當尊敬長毛一直以來的政治理想和行動。只是,我認為長毛應該以實體提名方式爭取公民提名,令他可以更名正言順地令選委重視民意,最終提名他入閘。既然有人如此勇敢將理想付諸實踐,我們理應鼓勵,而不是「潑冷水」。不過,近日在facebook發現,不論在主要的媒體專頁抑或是長毛、朱凱廸或羅冠聰的專頁,不少人都指摘長毛出選,指他「𠝹票」有之、「不顧大局」有之。在過往民主派民情當中,這種狀况實屬罕見,尤其是「票王」朱凱廸的facebook直播取得的「嬲」多於「like」,反映民情轉變相當明顯。 現時民意調查中,曾俊華的支持度明顯跑贏其餘3名特首參選人,他和胡國興在民主派支持者當中更取得八成民意支持,差不多奪去整個民主派的基本盤,尤其是佔據了溫和民主派的相當部分民意。長毛出選,民意上最受影響的可能是胡國興,因為大多數支持曾俊華的民主派支持者,基本上都是認為曾俊華較有機會當選,而他在較大機會當選的參選人中是「兩害取其輕」的選擇。而支持胡國興的民主派人士,大多都不會認為他可以在選舉中當選,

詳情

造王不如做自己

特首選舉形勢漸入正式起跑期。林鄭月娥、曾俊華、葉劉淑儀、胡國興4人(疑似)參選,似乎當中只有林鄭可以在現階段就取得足夠提名票,進入正式選舉的候選人行列。 法律界選委、前立法會議員梁家傑則已表明,如果在林鄭月娥和曾俊華兩人中選擇,必然選擇曾俊華這個「沒這麼爛」的人選。可是,假如最終民主派不少選委真的鐵了心腸,將200多票提名票倒給曾俊華,讓他順利「入閘」,最終這個局面又會否令曾俊華成為北京信任的人選,從而當選呢? 也許曾俊華是一個政治上較開放、包容、少強硬應對的官員,可是他的理財哲學非常保守,在任財政司長多年都未有重大政績,加上其政見也跟建制派差異甚少,這樣的政治人物是否可以真的代表民主派的聲音? 當然,按現時的民調而言,不少民主派的支持者,現在也是曾俊華的支持者。可是,選舉政綱一出,加上論壇的表現,曾俊華最終只會流失民主派的支持。屆時,民主派再「造王」,或要推其「入閘」挑戰林鄭,可能只會徒勞無功、癡心錯付。 也許民主派現時一切的行為沒「造王」之名,但肯定有「造王」的意欲。不斷地表述要善用手中的選票,包括提名權和投票權,其實就是行「造王」之實。坦白承認「造王」並不可恥, 我相信也有不少民

詳情

曾俊華為什麼勝過葉劉?

標題中的問題,其實應是不少建制派中人的心聲,尤其是在梁振英宣布不連任後,「ABC」(Anyone but CY)的焦點已經完全模糊化,葉劉淑儀和曾俊華如何選擇,已成為建制派中人的煩惱。曾俊華財政方針保守,甚至在枱面上多次擺明車馬,與梁振英面和心不和。曾俊華這一屆任期一改「一開口就失分」的做法,盡量透過網誌,以文字表達自己的想法,表明自己是一名「香港仔」,盡量避免「粟米斑塊飯」失言事件再次出現,因而賺取線上線下不少的民意支持。可是在這星期,曾俊華就因為表明拒絕回應被司法覆核的立法會議員,因而失手,民望未見跌幅,但已經遭人嘲諷。在整個強硬治港的方針之下,梁振英現時所做的事,正正合乎北京的旨意,也符合不少在港建制鷹派的期望。而葉劉接任,也是有效接住有關方針,並可在一個更好的開始和更強民意支持之下,實行鷹派管治方針。治港方針唯一還未確認的,只是全面擊倒反對派,將一切泛反對派一網打盡;還是拉一派打一派,拉攏溫和反對派,打擊激進、本土自決、港獨3股難以統戰的勢力。曾俊華或許真的收到「紅燈」,不許出選特首選舉,但確實「箭在弦上,不得不發」,在眾聲喧嘩之下,只有硬住頭皮出選一途。要打民望戰的話,曾俊華的處境遠比葉劉危險。雖然現時曾俊華的民望比梁振英的為高,但梁振英民望早已見底,最低點也有20%的「死忠」支持;曾俊華民望高,很多時只是因為他不用回答很多政治敏感的話題所導致。葉劉上馬,必定可以承繼梁振英的20%民意支持之餘,更可爭取更多傳統建制派和社團的支持。國民教育、港獨、23條等等,統統都是將來特首候選人的必答題,而曾俊華無論答什麼答案,最終也可能只會失分收場。曾俊華最終可能唯一勝過葉劉的優勢,就是跟溫和反對派的關係。之前曾蔭權上台之時,也挾住不少溫和反對派的(明或暗)支持而當選,可是最終也落得遭反對派痛罵的下場。因此,北京屬意曾俊華當選的唯一可能,就是將一切的溫和反對派馴化,成為管治班子的穩定力量,亦即是所謂的「忠誠反對派」。在選委戰之後,泛反對派如何取態,可能將成為曾俊華能否當選的關鍵。而在此時刻,泛反對派為了阻礙某些參選人當選,也只能在原則和現實政治挑選一項,最終只會陷入兩難困境之中。而最終,我們又再陷於5年前的輪迴之中。原文載於《明報》觀點版(2016年12月10日) 梁振英 特首選舉 曾俊華 葉劉淑儀 特首跑馬仔 梁振英棄連任

詳情

壓獨變成播獨

青年新政宣誓風波,人大常委借機釋法,到今天竟變非建制派15人不合「莊嚴」之宣誓要求,現在更有10名議員遭政府或親建制人士司法覆核議員資格。青年新政議員宣誓用詞不當,毋庸置疑;而野心家則藉此將香港弄得有多亂就多亂,濫用程序和引發內耗,達到其政治目的,更須譴責。本身,港獨在不少人眼中都是一個偽命題,至少在雨傘運動前,基本上香港人想都未有想過要獨立。可是,在「白皮書」、8.31決議到雨傘運動,每次都幾乎與主流香港民意為敵,獨立主張自然興起,變得更有市場。此刻北京和香港政府,反而使用愈加高壓的政治手段處理異見聲音,甚至用到人大釋法,意圖將青年新政和其他派別趕出議會。無論他們說話、主張中不中聽,都始終是民意代表,趕他們出建制以外,無疑與支持他們的選民為敵。上述的說法,我想北京人士早已知悉,並預料到有這樣的結局。他們明知港人反彈,仍選擇推動這樣的「解決方法」,無疑是希望在中國13億人面前,突顯中國如何自信和堅決地處理香港問題,將整個問題提升至「捍衛民族尊嚴」的層次,而不需要把港人放在眼內。一直以來,香港人的想法比較簡單:希望擁有公開、公平、獨立的司法制度,實現真正的普選政府和議會,維持香港既有的自治制度和生活模式。可是近年北京與香港政府共同的政治動作,其實一直將香港人推向邊緣;助長港獨思想,不止梁振英,更有北京政府的份。歷史沒有如果,但在關鍵的時刻,當權者仍可以懸崖勒馬,將錯誤修正。但如果一錯再錯,他們就需要承受錯誤的後果。如今高壓壓獨,最終只會淪為播獨工具,而一切也回不了頭。原文載於2016年11月12日《明報》觀點版 港獨 人大釋法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