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銳輝:在日本看中國維權節目

假期和女兒到東京小遊幾天,晚上回到酒店都會開了電視,看看新聞,看看綜藝節目。一晚,偶然在熒幕上看見一張熟悉的面孔:她不就是維權律師王全璋的妻子李文足嗎?於是,也就安坐熒幕前細看。原來這是NHK電視台的時事專題節目,名為《失蹤的律師們——中國「法治」社會的現况》。雖然節目是日語旁白,但受訪者的對話都是以普通話播出再配以日文字幕,因此,要明白節目內容沒大問題。節目從去年九月李文足到天津看守所尋找丈夫王全璋下落開始,鏡頭伴隨着李文足的步伐,讓我們看到她在看守所受到的冷待、看到她在家裏斥退硬闖的公安,也看到今年四月王全璋失蹤千日,她徒步尋夫行動,以及國保在她家門外阻撓記者及朋友來訪的經過。除了這些新聞事件性的內容,記者也陪伴李文足回到家鄉巴東,看到她在沉重的政治壓力和尋夫憂鬱下的一點抒懷,令人能更立體地看到極權對一個普通公民的蹂躪。除了李文足,節目也同時訪問了維權律師余文生先生,及早前也受香港傳媒訪問的王宇女士。或者因為節目有一小時的空間,內容比在香港看過的相關專題都要詳盡細緻。當晚睡前上網,看到一位老師好友,正巧也在東京,也看到了節目,然後在面書上分享。關注極權對人權的侵犯,又怎放得下?[張銳輝]PNS_WEB_TC/20180801/s00204/text/1533061126481pentoy

詳情

張銳輝:目標清晰 放榜安心

今天是中學文憑試放榜的日子。現在的放榜日,已不像以往中五會考放榜般,學生隨時要準備拿着成績單,趕上路去報讀學校。因為不少大專院校,早在放榜前已開始招生面試,並向學生提供有條件取錄,不少是成績能達到基本入學水平即可獲得取錄。因此,做好準備的同學,未必要成績很突出,已可以手持着兩三個有條件取錄回校看成績,心情也就安穩得多。未能取得足以入讀資助學位課程成績的同學,尤其是原本成績不錯的,常會不情願去報讀副學位課程,覺得是一種挫敗。因此,在剛過去的周末,我校就請了一些「過來人」校友與中六同學們分享經驗。副學位課程可以是進入大學的踏腳石,因為現時大學可以透過非聯招方式以校內成績取錄就讀副學位的學生,而政府也給予大學資源,額外增加大三大四的學額,取錄副學位畢業生。其中一位校友的經歷是,副學位第一年的GPA取得3.9,即成功獲香港大學取錄就讀一年級。此外,副學位畢業時取得GPA3.5或以上的校友,不少也能升讀大學三年級,從而一圓大學夢。就算不升學,一些高級文憑資歷,本身已是一個專業職級,是就業的起步點。那天,校友給中六同學的勉勵是:只要有目標,即使一刻成績未如理想,可能暫時兜轉了,但只要肯努力,目標定能達到。[張銳輝]PNS_WEB_TC/20180711/s00204/text/1531247510749pentoy

詳情

張銳輝:沒有分享的舊照片

剛過去的星期日,是六四遊行的日子,準備瀏覽面書時看到頁首的回顧相片:原來六年前的六四遊行是同一天,相片中是四個自發來參與遊行的學生,滿臉稚氣地推着籌款車,在已經封路的電車路上合照。今天,四人都大學畢業了,各自在社會不同的崗位打拼,有的更已在自己的範疇幹出成就薄有名氣。面書重溫這些舊照,正是希望版主上載與人分享,自己看着相片,也想像得到學生們在面書上重拾自己六年前的青澀那份興奮。正準備點擊分享之時,心情驀地一沉,收起了準備分享的指尖。曾經有年輕人因為在社交平台上表達過對佔中的支持、在面書上貼上維園燭光的圖等等,因而在求職時遇到刁難,甚至在網上被起底欺凌。這次年少時的參與,會否為他們帶來不必要的麻煩呢?還記得二○一二年反國教運動時,公眾對公民廣場內的年輕人是包容的、欣賞的——難得年輕人積極參與社會嘛!即使是二○一四年的佔領運動初期,報章傳媒仍可坦然拍下一張張罷課中學生的臉,不怕為他們帶來什麼麻煩;但今天撕裂的社會氣氛令年輕人容易因為政治表態而招來惡意批評,而被迫要犧牲本來應有的表達意見分享感受的自由。最後,我無奈選擇了將舊照私下與教過他們的老師分享,即使不忍看見對批判政權的包容點滴消減。[張銳輝]PNS_WEB_TC/20180530/s00204/text/1527617832183pentoy

詳情

張銳輝:到法院上法治課

每年都會安排中二級同學到法庭旁聽,以往到鄰近的荃灣法庭,不過前年十二月底,這所唯一仍運作的舊式裁判法院,終於也光榮退休了。於是,今年就要多花十五分鐘車程,到長沙灣的西九龍法院去。同學們得知將要到法院旁聽,就興奮地嚷着想聽謀殺案、風化案(!)等等。但當提醒他們旁聽的是裁判法院之時,也就明白不會遇到上述嚴重案件。同學們的家課,則是要上網查閱將會旁聽的案件,從而體會公開審訊的法治原則。走進偌大的法院大樓,原本雀躍的孩子們也不禁肅靜下來。聽了兩個法庭的審訊,同學們看到了有些被告在犯人欄內,有些卻在欄外;也看到了不懂廣東話的被告有即時傳譯、聽力不佳的被告伯伯既有擴音耳筒,法庭書記更走到他身旁解說;更看到法官訓勉一個高買的年輕媽媽:雖只輕判罰款,但要留有案底,未來要改過做孩子的好榜樣;同學們也發現同一位律師為好幾個被告求情,於是猜到那位應是當值律師了。什麼是法律面前人人平等、什麼是無罪假定、什麼是法律援助服務等等抽象的法治概念,都能具體展現出來。不過,不少同學印象最深刻的體會,竟是審訊過程的認真和細緻。是的,成熟的司法制度、尊重法治精神,正是香港重要的核心價值,下一代必須珍惜及傳承。[張銳輝]PNS_WEB_TC/20180523/s00204/text/1527012270428pentoy

詳情

通識科能改變年輕人些什麼?

還記得2009年的暑假,香港社會平淡無事,書展期間一名初中學生抱着「𡃁模」攬枕的照片,在各大報章廣傳,似在抱怨年輕人只顧玩樂。其實同時,內地維權律師許志永正被拘留,然後一名中學生給予時任總理溫家寶的公開信,就成為了報章的頭條,反映了社會對年輕人關心社會的欣慰。 2009年9月,通識教育科正式成為新高中課程的必修科目;同年12月,發生了反高鐵撥款、捍衛菜園村的社會運動。 運動的核心是從保育「天星」、「皇后」走過來的年輕人。當民間團體長時間包圍立法會,設立攤位、舉辦講座,倡導理念之時,不少老師帶着中學生親臨實地考察了解,當中不少是通識老師與學生,希望從中了解課程中的學術概念,例如發展與保育、生活素質、政治參與等等,並聆聽不同持份者的看法。 2012年,第一屆文憑試剛考畢,YouTube上廣傳一名名不經傳的中學生,面對傳媒流利回應的片段;更原來他們一群中學生,為了一個當時大眾仍不太認識的議題——反對國民教育科——已奔走了大半年。然後,那一年的暑假及開學後的日子,中學生、家長、教師發起的「反國教運動」,令10萬人包圍政府總部,撼動了原已如箭在弦的政策。 2014年,學民思潮—— 一個以中學生為

詳情

「政協走進校園」開教育倒車

3月13日全國政協會議閉幕,通過的政協常委會工作報告最後版本,當中的港澳部分新增了「堅決反對『港獨』行徑」,以及「助推港區政協委員走進校園開展國情教育活動」等內容,因而引起教育界及至社會大眾的關注。 在得悉政協報告的有關內容後,教育局長吳克儉在還未深入了解教育界的意見之時,已第一時間對「政協走進校園」表示「歡迎」,並且批評質疑者「信口雌黃」。如此漠視教育界的關注與憂慮,卻急不及待向政治任務靠攏的局長,實在叫人難抱任何期望了。 「一切如常」說法自欺欺人 將「政協走進校園」寫在工作報告中,究竟將會為教育界帶來哪些隱憂,逐一細論。 首先,港區政協人大代表,自2011年起,已透過「香港友好協進會」的「港區全國人大代表、全國政協委員學校講座」,有系統地接受邀請到學校為學生進行國情講座。有建制人士認為這既非新生事物,就毋須大驚小怪。然而,正因為人大政協到校演講早已進行中,根本毋須透過工作報告去推動實行。如今將既有的操作寫在全國政協的工作報告中,意味着工作力度要加強、規模要加大,否則一眾政協委員來年如何向常委會交代?因此,「一切如常」的說法是自欺欺人。 以往,學校處理這些講座的邀請時,與其他不同的民

詳情

同場加映:他的背影告訴我不必追

在學生的WhatsApp group收到這幅相,還留下一句:「我目送他的背影,他的背影告訴我不必追。」我心裏笑說:Steve走得那麼趕急呀!剛和年輕教學助理Steve帶着一群學生完成一個走訪活動,已黃昏了,我因要出席另一個講座,於是請Steve帶學生到港鐵站解散。不過,學生卻意猶未盡,仍捉着受訪者攀談,我就唯有先走一步,然後,就收到這幅可愛的「背影」。學生總是和年輕老師混得熟絡,這個幽默的玩笑,大概不會和我這個爸爸輩的老師開了。我也心存愧疚:活動超時,害得同事要走得那麼急,還不知是否約了女朋友呢!講座完了,再拿起手機看看時間,已是晚上八時半,又收到通識老師群組的訊息:是好幾張學生到石硤尾收集剩菜的相片,帶隊的是另一位年輕老師:她親和力強,任教的學生都愛找她傾心事;又有社會意識,像帶學生為收集剩菜派給貧窮街坊的團體做義工,就是她一手一腳安排的活動。而學生能不怕髒也願意晚上七八點出來撿剩菜,老師的有力解說及學生對老師的認同信任,兩者都功不可沒。但是,再細看相片,竟是Steve上載的:原來剛才他走得那麼急,是為了趕去協助另一個學生活動!最受學生歡迎 教席卻朝不保夕兩位年輕老師(準確點說,其中一位只是待遇更低的教學助理),帶着一群愛戴他們的學生,工作到晚上。然而,兩位卻都是合約教師,是每年都不知道下年學校有否資源繼續聘請的合約教師:這些最受學生愛戴、與學生距離最近的教育界年輕生力軍,卻最朝不保夕!曾經很意氣地說過:與其要剝削年輕人,不如我辭職了,把我的常額教席騰出來給更有心有力的新進吧!但後來發現更悲涼的事實是:由於學校早年參與了有二百多間中學參與的「自願優化班級計劃」,現在如有常額老師離職,那個常額教席須還給政府,而不能再填補。即是說,今天的年輕教師,幾乎沒有機會成為學校穩定團隊的一員,永遠飄泊。如果學生身邊不少老師,比他們更早從學校「畢業」,他們感覺這是怎樣的社會?如果一切要等到那些陌生的專家去處理,而這些專家們手頭上又有上千上百個「個案」,辛勞地游走於幾十間學校……究竟,我們年輕人的成長,是需要這些專家?還是一位熟悉親切而常在身邊的老師,會帶他去撿剩菜,甚或是可以讓他開玩笑「他的背影告訴我不必追」的老師?文:張銳輝原文載於2016年5月8日《明報》星期日生活 教育

詳情

專上教育界向李國章說不!

9月29日港大校委會否決了就陳文敏教授出任副校長的建議,但早在9月1日,香港大學畢業生議會已召開特別會議,9000多名校友親臨會議或委託投票,以八成多的壓倒性票數,要求港大校委會如果不通過物色委員會的建議,須提供令人信服的理據。如今,校委會先破壞人事任命的固有程序,後無視畢業生議會的大多數決議。及後在10月中,更傳出李國章極可能成為港大校委會主席的說法,再看到特首委任兩位反佔中悍將成為嶺南大學校董,公眾固然嘩然,在大學大專教育工作者,更是不寒而慄了。廣泛學者憂慮學術自由為更了解大專界教育工作者對以上事件的看法,教協會早前向本會專上教育界的會員發出電話及電郵問卷,詢問就港大任命副校長一事及香港學術自由的情况的意見(見圖)。當中超過七成受訪者認同港大校委會是因為政治原因而否決陳文敏出任副校長的任命;同樣地,超過七成受訪者認為校委會應該公開交代否決的原因;此外,近八成受訪者擔心校委會的決定會對學術自由及院校自主造成負面影響,當中更有六成表示非常擔心。有鑑於李國章將為來屆港大校委會主席的消息甚囂塵上,因此調查最後一條問題問及受訪者對李國章作為港大校委會主席的看法,結果是超過七成受訪者認為他並不合適,當中更有六成認為李國章是非常不合適的人選。從調查結果可見,大部分大專院校的教育工作者,對港大校委會的決定表示不滿及憂慮;而當中更有高達六成是處於極度不滿、極為憂慮的狀况,並同時對如李國章般背景的可能校委會主席,表達了「極之反對」的態度。由於是次調查是面向所有大學大專教協會員,港大畢業生只佔受訪者23%,港大教員更只佔13%,由此可見不單是港大教員及校友,而是廣泛的大學大專學者對學術自由院校自主極為憂慮,對「李國章式」人物的否定也是「跨院校的共識」。建基於過去事實 非印象推測客觀事實早已說明李國章不適合作為港大校委會主席,例如港大陳祖為教授,在10月9日的一篇報章訪問中已表示:「校委會主席不應該是其他大學的前校長,過去未曾試過。資源、人才、名聲各方面,香港的大學存在微妙的競爭。而李國章任校長期間,更加劇中大與港大的競爭。李的言論亦一直針對港大,他並非理想人選。」若再論過往表現,李國章在2002年擔任教育統籌局長時,已粗暴干預各大學的院校自主,違反各大學意願而強推院校合併。面對教育界爭取保留小學超額教師的運動時,竟然出言恐嚇時任香港教育學院副校長陸鴻基教授,以「I’ll remember this. You will pay!」回應陸教授拒絕譴責超額教師的抗爭;這些都是得到2007年的教育學院事件獨立調查委員會所證實的。由此可見,「李國章式」踐踏院校自主的人物,受到專上教育工作者的唾棄,是建基於過去發生的事實而並非印象或推測;唾棄的程度也從調查數據清晰可見。假如梁振英仍一意孤行,委任不被接受的人物進入校委會,即是要向廣大大專教育工作者以及大專學生宣戰了!原文載於《明報》觀點版(2015年11月3日) 高等教育 港大

詳情

教育局沒有角色譴責大學生!

昨晚港大同學在得悉校務委員會再次拖延任命副校長,進入校委會會議室表達不滿,並要求與委員直接對話。教育局竟急不及待在深夜發表聲明「譴責」學生的衝擊行為,政府這種高調表態,評論大學運作的做法,是絕不恰當,卻又不斷發生,因而必須喝止!雖然在行動中有兩位校委會成員不適送院,也有成員不滿離開,但校委會主席梁智鴻、校長馬斐森以及部分校委會成員,仍願意留下與學生交流意見,而港大校方並沒有對學生的抗爭行為予以否定。因此,教育局的聲明明顯與大學的立場不同,給予包容學生的港大教職員無形的壓力!香港各間大學根據本身的法定條例成立,在內部行政及運作上有其自主性,即使需運用公帑,批撥機構乃是教資會而非教育局。因此,即使教育局是負責制訂整體教育政策的政府機構,但在大學內部具體運作上,包括人事任命、對校內矛盾的處理、學生行為等等,其實是沒有角色的,並更應尊重大學的獨立自主,主動迴避評論,以免讓人感到政府向大學的行為與運作施壓。港大學生、校友及社會人士對校委會拖延副校長任命事件的不滿,正是批評校委會有違一直行之有效的遴選推薦機制,並質疑背後有否存在政治干預;而不論校委會主席梁智鴻或是校長馬斐森,均表示校委會無限期拖延副校長任命,反而才是妨礙大學的正常運作。如今教育局的聲明,只將焦點放在學生的衝擊行為,卻無視部分校委會成員的對副校長任命的拖延,也是對大學正常運作的毁壞與衝擊。以如此狹隘低智的視野,去評論大學生推動大學進步的抗爭行為,浪費閱讀者的時間,彰顯教育局為向主子表忠的狼狽。 學生抗爭 大學包容 與你何干?不過回顧過去,吳克儉早前就曾以教資會的《程序便覽》作借口,去信港大要求公開更多有關法律學院的捐款事宜,而此舉即引起社會各界猛烈抨擊,指其為干預大學自主。為了在拖延副校長任命事件的「功勞」上分一杯羹,也為政策局干預大學校政開路,教育局不惜一次又一次地評論大學的運作,根本就如同部分校委會成員一般,以盡用權力、破壞既有的程序倫理,從而摧毁香港的學術自由與自主。因此,教育局的譴責聲明,我們必須反過來予以譴責:學生抗爭,大學包容,與你何干?作者是港大畢業生原文載於明報觀點版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