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廠區的素食餐廳

為長者提供就業機會的社會企業銀杏館開業多年,曾經在港九不同地方開過各種類型的食肆。幾年前聽聞他們在火炭工業區內開設分店,並提供素食選擇。今年初餐廳經重新裝修後轉型為只賣素食的餐廳 (名為「華麗耆素」),亦因此吸引了我特意登門造訪試吃。半自助形式 減長者侍應工作量餐廳位於工業區的盡頭,從火炭港鐵站走路過去的話要十五分鐘,或可從沙田港鐵站外乘搭專線小巴直達。雖然餐廳地點不算便利,但卻擁有翠綠山景,用餐環境宜人(圖)。素食選擇豐富,中式西式泰式越式,應有盡有。光顧了幾次後,我認為還是中菜做得比較出色,尤其是那個中式例湯,只經營午市的餐廳用上二十斤冬瓜來煮一煲美味的素湯,確實是絕無欺場。為了減少長者侍應的工作量,餐廳採取半自助形式,主菜由侍應奉上,餐湯和熱飲則請食客自取。千萬別小覷這個自斟咖啡奶茶的選擇,很多香港人有咖啡癮/奶茶癮,偏偏市面上大多數的素食店不設水吧,因此吸引不到這批有茶癮的人去光顧。像樣素食茶餐廳何時出現?講到咖啡奶茶,就自然聯想到茶餐廳。說來奇怪,香港的茶餐廳一向都是星羅棋布,幾乎每條大街小巷上都總有一兩三間,而近年喜歡素食的朋友也愈來愈多,但不知怎的,總沒有一家像樣的素食茶餐廳出現 (除了大埔有一家近似茶餐廳的,名叫多利民素食)。可憐我此等既愛喝鴛鴦奶茶,又喜歡素食的人士,每次在茶餐廳落單說要乾炒牛河「走牛」的時候都遭受樓面嘲笑,更慘的是給嘲笑了以後廚房裏面的大廚也不會因為「走了牛」而多給我一些豆芽和青葱作為補償,委屈啊!記得五年前曾經有人在中環開設以有機食材作招徠的茶餐廳,但噱頭味甚濃,兼且標價高昂,就算當時在中環工作的我也提不起去試吃的興趣,結果該間名為「港土茶記」的高檔茶餐廳也在一年多後迅速結業。我不想吃乾炒新西蘭有機草飼牛河,我只是想吃乾炒菜河、素火腿通心粉、西多配素咖喱角。素食茶餐廳,究竟要等到何時才會出現?文、圖﹕彭凱恩(gogreenhongkong.wordpress.com)原文載於《明報》副刊(2016年8月25日) 素食 飲食

詳情

地鐵的噪音廣告

自從數年前從馬灣搬到北區居住,上班途上再也不能享受30分鐘乘渡輪往中環的寧靜航程,取而代之的是要忍受一個小時坐東鐵再轉地鐵的噪音之旅。噪音從哪來?首先,東鐵列車每節車廂都有多部電視,以廣播新聞為名,大賣廣告為實。電視廣告跟廣告海報不一樣,縱然你能閉上眼睛,卻不能關起耳朵。目前東鐵線每列列車的12卡車廂中,僅有3卡是所謂的「靜音車廂」,即車廂裏的電視廣播是設定在靜音狀態,其餘9卡呢,是謂「噪音車廂」。別以為付雙倍車資坐頭等車廂可以換來片刻清靜,頭等車廂也是「噪音車廂」。剛在網上搜集得資料,發現港鐵聲稱頭等車廂有一半空間設有靜音區,實際上只是一些離電視廣播喇叭遠一點的座位罷了。頭等車廂長期滿座,付了雙倍車資上車後能否找到「非噪音區」的空位坐下,就要看乘客的運氣了。置身九龍塘恍若逃難好不容易熬到列車到達九龍塘,轉乘地鐵觀塘線去旺角,然後在旺角再轉乘荃灣線往中環。礙於市區地鐵列車在地底隧道內行走時已經產生不少嘈音,因此車廂內的電視廣告亦要退避三舍,發出的聲浪明顯比東鐵車廂內的電視廣告低。可別以為噪音廣告會因此離你而去,數年前港鐵開始在乘客人流特別高的地鐵站(例如九龍塘、旺角、金鐘)月台上安裝大電視,專門播放廣告,尤其是動作電影的廣告。電視喇叭置於候車乘客的上方,發出的刺耳聲響,加上廣告畫面的強光,對乘客而言,實在是一輪接一輪的疲勞轟炸。近月,港鐵變本加厲,在九龍塘地鐵站內往返東鐵月台扶手電梯旁多安裝了一部只播廣告的大電視。要知道,九龍塘地鐵站是每天數以萬計自由行往返內地的必經之地,既拖篋拉車、又扶老攜幼,人聲本已鼎沸,現在加上發光發熱兼且發出強大聲響的大電視,更加令乘客有如置身亂世正在逃難的感覺。電視屏遠貴燈箱廣告為何港鐵要這樣做?還不是錢作怪。根據港鐵2014年的年報顯示,在該年度來自站內的廣告收入高達11億1800萬港元,比2013年度的10億5300萬增長了百分之六。根據網上找到的港鐵廣告價目表顯示,站內電視廣告的收費遠比同樣大小的燈箱收費高昂,廣告收入當然要按年增長,難怪港鐵站內的電視屏幕愈裝愈多。每天飽受廣告噪音強光滋擾的乘客可以向誰投訴?我們下星期將在此專欄探討。原文載於2016年1月7日《明報》副刊 港鐵

詳情

水浸眼眉,豈止北極熊?

提到氣候變暖,相信不少讀者會立刻聯想到可憐的北極熊。近年來,由於氣候變暖導致北冰洋海冰面積日漸縮小,北極熊覓食愈見艱難。有的因此餓到瘦骨嶙峋,不似熊形;有的被飢餓逼得比虎狼更狠毒,把親兒吃掉。看見這些照片,大家都會對北極熊的苦况感到難過。但是傷感過後呢?想大家會繼續如常生活,北極熊的困境彷 彿只是我們觀看一齣悲劇裏面的一個場景,與現實世界毫無關連。升溫0.85℃ 影響全球生態氣候變暖,源於工業革命以來人類大量燃燒化石能源,產生二氧化碳,散放到大氣層中後,導致地球表面氣溫不斷上升。工業革命前的一萬年間,大氣中的二氧化碳濃度一直維持在280 ppm的水平。到了1992年,《聯合國氣候變化框架公約》簽署之時,大氣中的二氧化碳濃度已經上升至350 ppm的水平。2015年春天,濃度進一步上升至400 ppm,並以每年2 ppm的速度繼續上升。到目前為止,這些排放到大氣中的二氧 化碳已經令地球表面氣溫上升了攝氏0.85度。這看似無足輕重的0.85度升溫卻已經足以令差不多一半的北極永凍冰帽溶化,導致美洲西部數以百萬英畝的樹 木遭受與氣候暖化有關的蟲害侵食而枯萎,令南極洲西部主要的冰川開始解體。就算全球人類從明天開始停止所有的二氧化碳排放,地球表面氣溫還會再上升攝氏 0.5度才能達到「新的平衡」。每年一度的聯合國氣候會議,歷時已有23年。1992年簽署的《聯合國氣候變化框架公約》訂立了明確的目標 ﹕「穩定維持大氣中溫室氣體的濃度,使氣候系統適應氣候變化且不受到人為干擾,同時兼顧糧食生產與經濟發展。」但是因為已發展國家和發展中國家對減排的目 標、時間表和彼此的責任意見分歧,所以公約並沒有訂明任何具體的減排目標或方案。苦等了17年,2009年在哥本哈根舉行的聯合國氣候會議 結果再次讓人失望,具體的減排目標和方案仍然是付之闕如,而當時已「榮登」二氧化碳排放量首位的中國更繼續置身事外。哥本哈根協議只能軟弱無力地呼籲「如 要避免危險的人為的氣候改變,應致力將升溫幅度維持在攝氏2度以下。」聯合國將於今年底在巴黎舉行新一輪的氣候會議,此次會議可否為處於危急存亡關頭的人類文明帶來曙光?下周再談。原文載於作者網誌 環境

詳情

回收膠樽,港鐵責無旁貸

閱報得知環保團體「地球之友」調查發現,港鐵外判清潔工將回收桶的塑膠當一般垃圾棄置。所因何在?因為石油價格大跌,屬於石油副產品的新膠原料價格隨着下跌,再生膠的銷路亦因而受嚴重影響。該報道引述環保廢料再造業總會主席劉耀成證實,本港回收塑膠再造行業近半年來生計幾乎停頓。膠樽沒有人收買,難怪投入回收桶內的當作垃圾棄置。報道又引述劉先生建議政府將其十億回收基金改為補貼業界回收塑膠所需人工的成本,並為資助訂明業界每月要回收塑膠的數量。這樣既可穩住塑膠回收率,又能讓塑膠回收業渡過難關,一石二鳥,值得支持。港鐵收租 商戶賣膠樽飲品可是,上述調查報告忽略了一個重點:港鐵的責任。港鐵自2000年上市以來,在各站內大力擴建商舖出租。根據港鐵2014年的年報顯示,在該年度來自站內商舖的租金收入高達三十一億九千七百萬港元。這些商戶包括由太古集團全資擁有,全店只賣膠樽裝飲品的健康工房;各個連鎖便利店、零食店、藥房、餅店等都大量售賣各式膠樽飲品。零售商舖的租金一般是跟其銷售額掛鈎。因此,商戶能多賣膠樽裝飲品牟利,港鐵亦得以收取更高的租金。港鐵如何「找數」?港鐵是公共企業,有賺錢的權利,但是更有社會責任。乘客在港鐵站內的商店買了膠樽飲品,喝完後,那成千上萬個膠樽去哪了?觀乎港鐵在沿線各站放置總共三千多個垃圾桶,卻只「做樣」地放置一百六十套三色回收桶,便知道港鐵對廢物回收工作是何其輕視。現在被揭發其外判清潔工將回收桶的塑膠當一般垃圾棄置,就連「做樣」也撐不下去了。這事正好提醒各位市民要跟港鐵算帳。港鐵應如何「找數」?我有以下建議:一,港鐵應以其租金收入補貼回收商回收從站內垃圾桶和三色桶收集得的膠樽,以確保這些膠樽不會被葬送堆填區。二,仿效台北的捷運,盡快在港鐵站內裝設飲水機。小市民每日要迫在擁擠不堪的港鐵上班上學,車費又有增無減,已經夠辛苦的了。懇請港鐵發財立品,別再雪上加霜,先為商業收益脅迫乘客以比自來水貴千倍以上的價錢購買樽裝水解渴,後不負責任地枉縱回收管理,讓這些膠樽塞爆堆填區。(作者網誌)原文刊於2015年10月8日《明報》觀點版,原題為〈港鐵責無旁貸〉。現題為編輯所擬。 環保 港鐵

詳情

神期Cafe

幾個月前曾在此專欄介紹過英國的剩食餐廳,將食物批發商和超級市場因賣相欠佳所以扔掉的食材烹調成佳餚,亦曾提及香港有熱心環保的朋友們開檔售賣雖然過了最佳食用日期但品質尚好的食品。這幾位朋友創意爆棚,將這些食品統稱為「神期食品」。最近,她們再下一城,逢周日中午於油麻地開設「神期Cafe」,款待親友。顧名思義,「神期Cafe」全面採用「神期食品」入饌。執筆之日適逢周日,遂帶同雙親去捧場。 「過期」不等於變壞是日菜單如下﹕青蔥年月傻瓜麵——來歷不方便說明,能告訴你的是,這些白麵條雖然只是過了「最佳食用日期」一個月,但因為物主對「食咗有事點算啊?」這個問題產生過敏反應,原本準備將白麵條送往堆填區的。幸好有相關人士知道「神期Cafe」的存在,並經過一番努力,終能將白麵條送來供人食用。涼伴海帶拼蠔油雜菇燴白腰豆——購自超級市場、快將過逾包裝上印有的「最佳食用日期」的白腰豆。其實,像米、麵、豆等乾貨食材如不發潮和生蟲是不會輕易變壞的,因此不應按被隨意制定的「最佳食用日期」而判定這些食材應該放入口還是掉落垃圾桶。淺漬青森蘋果——近年日本水果在香港大受歡迎,進口量有增無減。但是各位可有想過從千里之外進口新鮮食物,其碳排放量是何等的高?今天首次嘗到來自日本的青森蘋果,全因水果店的職員慷慨將這些因為稍為過熟了一點而要落架的水果送給「神期Cafe」烹調。否則,這些遠道自東洋而來的蘋果就會被送往堆填區了。經典神期pancakes配紅豆蓉——因為過了「最佳食用日期」而被大量棄置的有機小麥粉,品質完全沒有改變,化身成美味pancakes,雙親對此讚不絕口。2011珍品菊花糕——一位識飲識食兼惜物惜福的老人家離世後,其後人發現珍藏於雪櫃內已經過了最佳食用日期四年的乾菊花粒。後人希望延續老人珍惜食物的心意,遂將乾菊花粒贈予「神期Cafe」。「神期Cafe」不負所託,利用乾菊花精心炮製成這道2011珍品菊花糕。 捐贈減浪費在「神期Cafe」品嘗「神期」美食的同時,我們不得不反思以下幾個問題﹕為什麼每天都會有大量「神期食品」被棄置呢?為什麼物主寧願將這些食品扔掉都不願捐出呢?是不為也,還是不能也?香港需要就減少浪費食物或鼓勵食物捐贈立法嗎?如欲品嘗「神期Cafe」的美食,或向「神期食品」捐贈快將過或已過「最佳食用日期」但未開封的食物,煩請透過Facebook的「神期食品」專頁與負責人聯絡。文、圖﹕彭凱恩原文載於明報副刊 飲食

詳情

環保路上,大學應走得更前

報讀了香港大學新聞及傳媒研究中心暑期公開課「通傳媒,識中國」,我這幾個周末都回母校上課,順便緬懷一下年輕時的校園生活。上課前,要喝杯咖啡充電,特意走到由新生精神康復會經營的Café 330,想要支持一下,無奈社企小店周日休息,只能被迫「幫襯」由美心集團經營的星巴克。雖然忘了隨身帶備能循環使用的咖啡杯,但看看手表,離上課時間還有20分鐘,可以坐下來喝一杯。跟城中其他的星巴克一樣,若顧客不表明要瓷杯的話,店員就會將咖啡倒入紙杯,再蓋上膠蓋。凍飲就更不用說了,無論堂食外帶,一律使用飲完即棄膠杯。環顧四周,坐滿了客人,炎炎夏日,大部分選購了凍飲。究竟港大校園的這家星巴克每天消耗了多少個不能被回收的紙杯和製造了多少個沒有被回收的即棄膠杯?不知道港大的Sustainability Office有沒有這方面的數據?付款時,店員問我是否港大學生或教職員,因為如能出示學生證或教職員證,能享受七折優惠。能有這個安排,估計是因為港大在與星巴克簽訂的租約中加入了有關條款。為何能夠在租約中加入這個條款?估計是因為星巴克很想進駐港大,既可讓品牌形象沾染一下港大的人文氣息,又可令學生在成為中環上班族之前就已經習慣了每日幫襯星巴克買咖啡,實在是一舉兩得。這麼好的營業地點,相信城中其他的咖啡連鎖店也很想要吧。 港大可藉議價能力 加入環保條款既然校方有這麼強的議價能力,為了推動源頭減廢和提倡生產者責任,我懇請校方考慮在咖啡店租約快期滿時在新租約內加入以下條款:一、除非顧客表明外賣,否則必須用瓷杯盛熱飲和可循環使用的膠杯或玻璃杯盛凍飲。二、店內必須設有塑膠回收箱,回收得來的塑膠廢物必定要送往環保園內的塑膠回收廠處理。三、咖啡店棄置的垃圾不能含有可回收但沒有被回收的塑膠廢物。違規者初犯罰款,再犯則應被解除租約,不能再在港大賣咖啡賺錢。環保路上,我相信港大一直比本地其他大學走得前,港大百周年校園獲美國綠色建築委員會頒發新落成建築物最高的「鉑金級」認證等級,表示校園在設計、建造、裝修和運作等多方面,均達到環保建築的最高標準,對環境的整體影響減至最低。此外,校園內也廣設飲水機,並向新入學的同學派發可循環再用的水樽,鼓勵同學善用飲水機,減少購買樽裝水。希望母校能更進一步,促使校園內的咖啡店承擔其應負的生產者責任,減少製造塑膠垃圾。據聞香港中文大學已經決定要撤走校園內部分售賣樽裝水的自動售賣機,香港科技大學亦將會公布減少校園製造膠樽垃圾的具體措施。太平洋彼岸的哈佛大學、康乃爾大學和多倫多大學等20多間大學,幾年前已經實行在校園內禁售樽裝水的措施,十分期待港大、中大和科大盡快仿效,看誰能成為香港第一間零膠樽水院校。[caption id="attachment_52825" align="alignnone" width="800"] 據聞香港中文大學已經決定要撤走校園內部分售賣樽裝水的自動售賣機。(圖﹕彭凱恩[/caption]文、圖:彭凱恩原文載於明報副刊 環保

詳情

彭凱恩:水耕菜與地產發展的微妙關係

推廣水耕菜的人常常以水耕菜產量高又可以放心食用為賣點。說是放心食用,因為蔬菜完全離地種植,不受泥土污染影響。還有,因為水耕場地通常處於密封環境,所以不需要用化學農藥云云。加上,因為產量高嘛,所以水耕菜最適合於地少人多的香港推行。既然農業作為一個產業存活於我們的經濟系統內,經濟學的原理定必也適用於農業。比較優勢原則(The law of comparative advantage)告訴我們應該將精力集中在我們有比較優勢的行業,並和其他地區貿易,以換取我們沒有比較優勢的行業生產出來的商品或服務。並且,從事貿易的雙方都會得益。工廠模式 撇開不利環境水耕種植由美國軍方於上世紀50年代發明,目的是使駐紮在偏遠荒島上的美軍都有新鮮蔬菜食用。荒島偏遠,用飛機空運蔬菜既麻煩又昂貴;泥土貧瘠,甚或平地也沒多少,不適合在地耕種。針對這個難題,水耕種植以工廠模式生產,不受當地的自然環境影響,都能生產出新鮮的蔬菜供軍人食用。如上文提到,水耕工廠菜因為完全離地生產,所以無論工廠身處何地,出產的水耕菜都絕對安全。那麼,根據比較優勢原則,水耕菜其實應該在毗鄰的深圳、而不是在香港推行。因為,雖然只是一河之隔,深圳的地價、工資水平和水費都比香港便宜得多。香港的工廠因此早在30多年前就已經北移了,為什麼有工廠菜之稱的水耕菜卻反其道而行,在香港如雨後春筍般出現呢?中學會考考過經濟科的讀者都知道比較優勢原則是什麼,負責推動水耕菜的政府官員和熱烈參與收購農地開辦水耕菜場的大小商家難道會不懂?剷走植被 陰謀起樓牟利實情是,在農地上種水耕菜,第一步就得剷走農地上原有的植被,然後在肥沃的泥土上鋪水泥。這樣,農地的生態價值和作為耕地的價值就會被徹底摧毀。先將農地的生態價值大大降低,日後向政府申請改變土地用途就容易得多了。在位處打鼓嶺山旮旯的一幢村屋都能賣得近千萬港元的今天,如能將農地變為住宅地,那就真的是恭喜發大財了。水耕菜為各大小精明商家提供絕佳的藉口,以種菜為名,破壞農地為實,起樓牟暴利為終極目標。以蔬菜生產系統的角度來衡量,在香港開設水耕菜場難以符合經濟原則。如以地產開發的角度來盤算,這一切就變得理所當然。放長線,釣大魚,實在是精明商家的強項。假如香港特區政府真心扶助香港的農業的話,他們應該推動有機耕種,鼓勵農夫善用香港的比較優勢──未受污染的泥土和山溪清泉,而不是為水耕菜搖旗吶喊。文、圖:彭凱恩原文載於明報副刊 農業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