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娥,你憑甚麼咦咦哦哦?

林鄭月娥於昨晚(2016年11月12日)香港建築師學會60周年晚宴上表示,一向與建築師學會合作無間,只有一樣不滿,就是今屆立法會選舉,選出了姚松炎作為建築、測量、都市規劃及園境界(建測規園界)的議員,說他很難應付(extremely difficult to work with)。又暗示,如果要怪一個建築師,就應該怪另一個有參選立法會選舉的建築師,前建築師學會會長林雲峰。月娥沒有指出從哪一件事上感到姚議員很難應付,亦沒有明言是怪林雲峰鎅票不成,令謝偉銓議員連任失敗,還是怪林先生不夠努力,不能成功當選。但無論是哪一種情況,月娥這樣指指點點,其實甚為不恰當。立法會議員其中一個重要的職責,就是代表市民,監察政府,是其是,非其非。以同理心了解月娥的一番話,當然明白其中所以然,因為以往建測規園界議員全也是政府的舉手機器,對所有政府的議案和政策,只會唯唯諾諾,只有贊成,不會反對。就算口頭上質詢,口頭上關注,但身體最試實,投票時還是護主心切。回想一下,保育皇后碼頭、領匯、高鐵超支、鉛水、東北發展、泥頭山、三跑、劏房問題,有哪一件事,以往的建測規園界議員敢逆政府意,為民發聲?現在有一位議員,用專業知識去質詢政府,如橫洲事件的荒謬與不公,本是作為議員應有之義。但月娥就發小姐脾氣,說議員「很難應付」,實在令人覺得可笑又可悲。再者,一個沒有民意授權的政府官員,可能「官到無求膽自大」,對選舉結果指指點點,怪責建築師、測量師、規劃師、園境師作出的選擇,顯得不尊重民主,不尊重民意,更不尊重專業人士。而且月娥在建築師學會60周年的慶典上,公開揶揄學會的前會長林雲峰,雖然不知道他們之間的政治瓜葛,也可能月娥覺得自己很風趣,但無疑是在踐踏建築師學會的尊嚴。更可悲的是月娥的這種sick sense of humor竟引得在場人士大聲發笑,究竟發笑的人是不明白月娥的笑裏藏刀,還是對他們來說,政治立場比學會尊嚴更加重要?月娥,祝退休生活愉快,但如果你轉軚,大家應該不會太驚奇,因為你已經不是第一次說會退休了。至於你的功過,值不值得被欣賞,相信自有公論。文:見則思@思政築覺原圖取自蘋果日報

詳情

專業人士,搵返自己尊嚴來!

這陣子,聽到不少建測規園界別內的故事。有人受老闆溫馨提示,投票意向不敢透露不敢討論;有人見A營說撐A,見B營說撐B,表裏不一,靠山為先;有則師大吐苦水:我都唔想畫呢啲蚊型劏房,X樓來架!有做政府的,只能私下批評政府搵地起樓方針,長官意志行先,凌駕專業判斷,但置身局內有口難言,只望外人打救。為何堂堂專業人士,要活得如此無樽鹽?是咪繼續只顧打好份工,保住飯碗,就叫「務實」?儘管有不少情況是各個專家各有判斷,但現在明顯是客觀討論的基礎也沒有,提另類有建設性方案都隨時被打成反對派。如果話支持民主就會難與政府建立信任,那我們要問,為何政府害怕民主,害怕資訊透明,害怕決策下放?為何不是拉政府多了解公眾所想?口講支持由下而上,原來都是害怕上頭不接受?建築師、測量師、規劃師、園境師,齊來問問自己,當初為何會入行?難道很享受為地產商炒盡?幫手用推土機鏟盡鄉郊農田?定係建設一啲大家真係享受嘅野,讓人住得開心,對得住環境,賺錢賺得安心?以上死結,無話投了誰就一定解決到,未來四年一天光晒。但做人最重要是問心無愧,言行一致,追求自己相信的價值觀,去說服更多人支持。九月四日,請真誠投票,投你真心所支持的。無人逼到你的獨立意志!文:白露 立法會選舉 2016立法會選舉

詳情

《十年》下的「建制壞孩子」

電視畫面中看到周永勤在哭,我的心也在流淚。去年底看電影《十年》,當時仍有不少人說電影危言聳聽,虛幻失實;然而這大半年在香港發生了甚麼荒謬恐怖的事,是多不勝數,沒有發生事的一天已算感恩。誰會想過在香港賣書會被跨境脅持返大陸?誰會料到你的選舉權和被選舉權會因為不合政權的主張而被硬生生剝奪?或者你會說,這是他們咎由自取的,安守本份不賣內地禁書、乖乖地不提倡港獨,誰會刁丟難你?好了,現在是自由黨的人被恐嚇了、被迫害了。他們是反對派嗎?他們是確切的建制派,成員有人大,有政協,極其量只可說他們是「建制壞孩子」,偶然批評一下新興梁營建制派,然而當中央吹雞他們還不是坐定定在立法會內為831政改投下贊成嗎?但他們的下場是怎樣呢?原來他們所效忠的政權,即你們說要認識要擁抱的那個政權,不論平時對它怎樣忠心,或因此而得到若干厚待關照,原來當政權覺得他們沒有利用價值,或是妨礙政權的選舉工程時,它會不擇手段、不念舊情地向他們施壓、迫害。他們沒有賣禁書,他們都反對港獨,然而他們不能因為忠心而免於恐懼。真正愛香港的朋友,這是你熟悉的香港嗎?斷然不是!原來免於恐懼的自由,在現今的香港是那麼的罕有,這是你賺多少錢也沒法彌補的。今天我們仍能為自己支持的候選人拉票助選,但四年後是怎樣的光景呢?沒有人想像得到,正如沒有人能在四年前想像到今天一樣。香港人看清了沒有?即使功能組別自稱建制壞孩子的亦大有人在,但立場搖擺不定隨風擺柳的建制壞孩子信得過嗎?還是有公信力有腰骨真誠可靠的候選人更值得你信任呢?當政權要推動一項又一項惡法時,立法會裡面堅定地守護我們的又會是誰呢?我們可以做的,就是努力地呼籲身邊人於九月四日去投票,選出在黑暗中仍敢於為民發聲的議員。如《十年》中所說,我相信「為時未晚」。 立法會選舉 2016立法會選舉 自由黨

詳情

談甚麼業界利益?這是立法會選舉!

立法會選舉將近,今年選情激烈,選舉論壇也特別多。留意到功能組別的候選人有一個特別現象 — 強調(甚至只談)業界利益。有不少候選人會以「能為業界多開職位」、「和大陸有溝通有助發展大陸業務」、「改善業界營商環境」、「幫助年輕從業員創業(甚至置業!)」等。而對香港整體社會的願景,政治發展,民生議題等,鮮有提及。就算被問及對以上議題的看法,很多時也只顧左右而言他,不會正面回應。有時會覺得這是業界工會選舉? 還是立法會選舉。引用官方定義:「立法會的主要職能是制定、修改和廢除法律;審核及通過財政預算、稅收和公共開支;以及對政府的工作提出質詢。立法會亦獲授權同意終審法院法官和高等法院首席法官的任免,並有權彈劾行政長官。」很明顯,立法會議員的工作,是關乎香港整體的發展和福祉,而絕非只談業界利益。有人會說:「功能組別就是由業界組成,為業界利益也是無可厚非,無傷大雅啊。」姑且不去談論所有的功能組別,但專業界功能組別的候選人也將「業界利益」掛在口邊,實在太令人失望了吧。專業的可貴,除了專門的知識,更重要的就是專業操守。專業人士真正要守護的,不是業界利益,而是公眾利益。這是為甚麼公眾會對專業人士有信任和尊敬。爭取成為一個應為公眾謀褔利的立法會議員,政綱卻只強調短期業界利益,絕不是「無傷大雅」,因為這等於破壞長期以來專業人士在公眾心中建立的形象,令人覺得專業人士也是自私自利,這才是對專業的最大傷害。功能組別本應一早廢除,令立法會達至全面普選。如今無可奈何,但市民大眾也希望看到專業界別的議員可以用專業知識和目光,改善香港的民生經濟政策,守護香港核心價值。手握一票的你,2016年9月4日,投下你明智的一票,為香港帶出一條新出路。文:見則思@思政築覺 2016立法會選舉 功能組別

詳情

致謝偉銓議員的公開信

2016年醫生註冊(修訂)條例草案與專業自主思政築覺相信謝議員作為專業界別的代表,必定會認同專業精神在社會的重要性。專業精神除了對專門知識的深度和廣度,更重要的是專業操守。而專業操守的固守,除有賴專業人士自律,更緊繫於相關專業學會和專業註冊及監察機構。香港醫務委員會是本港醫生專業的法定機構,負責註冊及監管醫生的專業操守。若果2016年醫生註冊(修訂)條例草案(原草案)和食物及衞生局局長所提出的修訂獲得通過,在醫務委員會中,特首委任的委員就會成為大多數,令醫務委員會有機會被政府操控,失去專業自主,不受干預的原則。思政築覺明白並同意醫務委員會應該改革,令病人權益更有保障,並增加處理醫療事故投訴的效率。但我們認為不必亦不應犧牲專業自主,以達至以上目的。事實上,梁家騮曾提出兩全其美的6+6方案,既大幅增加公眾參與醫務委員會的工作及決策,亦可確保專業自主,可惜政府並未接納。思政築覺相信議員會同意守護香港專業自主的核心價值。醫學界的專業自主被特首凌駕的先例一開,其他專業,包括建築、測量、都市規劃及園境專業,以後也可能無一倖免。希望議員能反對原草案和食物及衞生局局長所提出的修訂,並敦促政府未來容許足夠諮詢時間,以得出一個既保障病人權益,亦不妥協專業自主的方法。順頌鈞祺思政築覺謹上2016年7月13日 醫委會

詳情

魔鬼交易 — 從袋住先到醫委會改革

如果我明刀明傷害你,奪去你的自由,你必然會奮力還抗。相反,如果我送你一件渴望己久的禮物,你必然欣喜若狂。這些都是人之常情。可是現實上很多抉擇也不是如此明確,更有人會利用這種人性達到自己的目的。浮士德為了青春、戀愛、知識、權力,答應把靈魂奉獻給魔鬼; 童話故事《美人魚》(原著,不是迪士尼版) ,人魚公主為了上岸見王子,犧牲美麗的聲音,變成啞巴,將尾巴變成雙腳。類似的情景,其實也離我們不遠:你想要一人一票,就請接受要有篩選的候選人;你想要解決住屋問題,就先交出郊野公園;你想改善尖沙咀海濱,那請你不要管我將工程送給支持我的發展商;你想通過扶貧措施的預算,那請你也贊成買水炮車;你要版權的保障,也請收窄網上發表言論的自由。醫委會改革,令病人權益更有保障,沒有人會有異議。但草案同時亦要令特首在醫委會內更多的控制權。政府有意無意將專業自主和病人權益放在對立面,把醫生變成磨心。我不贊成政府的醫生註冊(修訂)條例草案,不是因為我覺得病人權益不重要,而是我認為讓沒有民意授權、有權用盡、處處只為權貴傾斜的政府控制醫委會,會令醫委會失去平衝,失去專業的獨立自主性,最終受害的還是香港市民。希望大家認清事實,客觀分析,尤其是手握一票的議員,不要接受這樁魔鬼交易。文:建則思@思政築覺 醫委會

詳情

魔戒與功能組別:想俾人蝦定做哈比人?

小說/電影《魔戒 The Lord of the Rings》講述在虛構的中土大陸世界中,年輕的哈比人佛羅多·巴金斯 (Frodo Baggins) 為著摧毀魔王索倫 (Sauron) 的支配魔戒 (The Ruling Ring),由家鄉夏爾 (Shire) 到末日火山 (The Mount Doom) 的歷險旅程。故事中的魔戒擁有強大力量,戴上後可得到超自然能力。但魔戒同時會影響持有者的身心。有的會失去自我,處處要聽從魔王的指揮;有的會變得貪心執著,兇殘成性;有的身軀凋零,變成怪物,甚至活死人。彷彿得來的特殊能力就是以靈魂和身體所作的等價交換。但並不所有人也會因為得到魔戒而墮落。主角哈比人佛羅多就是一個得到魔戒而沒有墮落的人。哈比人本性善良,愛家庭,不好鬥,喜安穩。佛羅多得到魔戒後,最初也想逃避,以為把魔戒藏起就可以繼續安穩生活。但「你不理魔王,魔王也會找上你」,魔王的手下一早知道魔戒下落,正直奔哈比人聚居地夏爾。佛羅多為了家鄉不受摧殘,決定上路,肩負起重任,最後將象徵邪惡與絕對權力的魔戒消滅。面對香港不公義的立法會功能組別選舉,很多人也大聲疾呼希望廢除。連很多有個人票的選民,也因為對此制度的不滿而杯葛選舉,和魔戒電影中佛羅多最初想逃避的想法無異。但不義的制度,不會因你的杯葛而消失。而且杯葛更是進一步縱容鼓勵不義制度,繼續蠶食香港。如果你的職業賦予你功能組別的一票,不要浪費,因為你也可以成為哈比人佛羅多。只要在2016年5月2日前在相關的功能組別登記,就可以於2016年9月4日投下你神聖的一票。有否機會將魔戒摧毀,就靠你這一票。想繼續俾人蝦定做係個改變困局的哈比人?Your Choice.文:見則思@思政築覺 立法會選舉 2016立法會選舉 功能組別

詳情

杯葛功能組別?隨時贏變輸!

我討厭功能組別,如果可以,我想立刻令功能組別消失,立法會全面直選。但可恨是,2016年的立法會選舉,這不可能發生。有不少和我同樣討厭功能組別的朋友,覺得功能組別是種小圈子選舉,就算有功能組別個人票,都嗤之以鼻,選擇轉投區議會第二(超級區議會),甚至選擇杯葛選舉。我想向這些朋友說,這樣做便大錯特錯了。越討厭功能組別,就越要參與功能組別選舉試想,只要有一部份討厭功能組別的選民杯葛選舉,那支持功能組別千秋萬世的選民就有機會由少數變為多數 (例如原本100人中有45人支持功能組別千秋萬世,55人希望廢除功能組別,而希望廢除功能組別的人當中有多於10人杯葛)。結果是選出來的議員也必定會支持功能組別千秋萬世,廢除功能組別的願望就永遠不能達成。各按其位,發揮力量可能有人覺得轉投超級區議會,選民基礎大,會公平公義一點。請細心想一下,超級區議會也是功能組別的一部份,其實是同一個系統,無所謂誰比誰公平或公義。況且,制度賦予你的一票,你就甘心放棄選票,令支持功能組別千秋萬世、或甚支持梁振英連任的候選人當選嗎?何不按自己的崗位,盡量發揮影響力,為香港帶來希望?希望就在今天很多人會覺得香港社會現在一片迷霧,想找出一個改變的方法,其實,改變就在眼前。戴耀廷教授早前提出的「雷動計劃」,以非建制議員過半數為目的。若果地區直選得到23席,超級區議會有3席,剩下也要9個擁有個人票的功能組別全取,才有機會實現。所以,要帶來改變,積極參與功能組別選舉也是必須的。希望所有擁有個人票的功能組別選民,在2016年5月2日前登記/更改選民資料,從而令你可以在2016年9月4日在你相關的功能組別投票。 立法會選舉 2016立法會選舉 功能組別

詳情

港鐵包底 = 再超支就無王管

港鐵既錢係邊個既錢?讀下去之前,請記住一個事實:港鐵75.8%股權由香港政府持有。所以當你見到所有有關港鐵的財務安排,請你記著當中的75.8%是公帑。港鐵包底 = 市民包底港鐵昨日(2015年11月30日)提出高鐵包底方案,844.2億以上的高鐵工程開支由港鐵承擔(而原撥款650億以上的194.2億則由公帑支付)。根據以上提及,市民需負上75.8%責任,其餘由港鐵小股東承擔。所以港鐵其實是慷全香港市民之慨。港鐵包底 = 再超支唔需要上立法會再者,港鐵包底還暗藏了一個不公義的細節。若未來高鐵工程再超支,雖然如上所述有絕大部份也是以公帑承擔,但超支的撥款就再也不需要向立法會申請。和三跑融資方案相似,是繞過立法會挪用公帑。特別息抵消超支?包底方案還有一個有趣的條款:港鐵會向股東分兩期派發合共每股4.4元的特別股息。政府作為港鐵單一最大股東,可獲得195.1億,與將向立法會申請追加的撥款196.25億接近。明顯這是用以說服議員通過撥款的籌碼,但可笑的是港鐵需要借錢發股息,並不是企業常見的做法。三輸方案港鐵聯同政府搞的這個掩眼法包底方案有著強大的推銷力量,若不留意細節就會以為包底等於有人代你埋單。事實上,這個方案是一個三輸方案:市民輸 (用公帑填高鐵黑洞,市民其實點都一定輸)、港鐵輸(要舉債,利息支出上升,再超支的不確定財務風險)、小股東輸(多數人買港鐵股票都係貪股價穩定,收下息。宜家可能因為舉債利息支出令收入下降,仲要冒高鐵再超支時股價下跌風險)耐人尋味高鐵包底方案有如此多複雜的細節,的確是耐人尋味。如果港鐵和政府真的這麼有信心844.2億就是終極工程開支,正正經經的向立法會申請追加撥款不就好了嗎? 如果沒有信心,就更不應該加入繞過立法會挪用公帑的條款,避過監察。這個黑洞,真的越來越令人擔心。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