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言財雋:林鄭交津,茶水姐姐攞唔到?

特首今天宣布準備推出不設資產審查交通補貼計劃,預期有二百萬市民可以受惠。政府派補貼,市民包括思言財雋一衆打工仔成員當然開心。不過,這措施是否真正幫助到有需要的市民呢? 計劃的背後意念是假設較高交通費會做成更大負擔。不過,請看看筆者身邊認識的真人例子: 林小姐是居住在太子道的律師,每日從太子坐港鐵到中環上班。一星期五天工作,一個月以八達通付款的交通費為$506。 陳女士家住柴灣,是辦公室茶水阿嬸兼雜務員,每日從柴灣坐港鐵到中環上班。一星期也是五天工作,一個月以八達通付款的交通費為$347.6。她有時會坐巴士,所以實際交通費可能更低。 結果中產林小姐可領補貼,基層陳女士就不合資格了。 這只是其中一個簡單真有其人的例子。相信全港應該有不少其他相似個案。 如果報導屬實,每年此補貼花費20億。對比一下:在施政報告中「安老助弱 改善民生」項下,於2018-2019向「兒童發展基金」注資以幫助基層兒童是3億;延長「短期食物援助服務」至2020-2021 是撥款4億4700萬。 我們一向認為政府在有極高盈餘下增撥資源幫助有需要的市民,是應該做的事。不過,此類「補貼」是真的利民,抑或只是Gimmick呢

詳情

思言財雋:林鄭的理財新哲學是什麽?

繼金管局前總裁、行政會議成員任志剛日前批評過去十年政府守財奴政策,倡議增加政府開支、減稅和作出赤字預算後,特首林鄭月娥隨即跳出來接力,認同公共開支可以「大膽些」。兩人一唱一和,明顯點出了新一屆政府的「理財新哲學」。 公共開支主要包括教育、醫療、社福、公務員薪津、房屋、基建等項目。假若政府打算增加公共開支,主要會在哪些範疇上?林鄭認爲應增加投資性開支,以提高香港未來的經濟增長。教育是人才的投資,新增的36億經常性教育開支算是體現了這一點。至於醫療及社福等經常性開支,對林鄭來説不是投資,而是財政負擔,這在她當政務司司長時削減醫管局開支和否決全民退保上可見一斑。房屋方面,林鄭在競選時説過要減少興建公屋,改爲推動市民置業,這表示政府不打算花錢為市民提供保障性房屋。餘下有機會大幅增加的投資性項目,看來就只會是基建了。 林鄭這種理財思維,好像把政府看作一間商業機構,把自己看作CEO(她自詡為未來五年帶領香港再創輝煌的第一負責人),主要目標是要提高香港的GDP。這種想法非常不恰當,因爲政府作爲公共服務提供者和社會資源分配者,最重要是照顧社會各階層的需要,平衡各方面的利益,而非只著眼經濟發展。香港已經

詳情

思言財雋:這晚我在皇后大道中

昨晚(7月15日)參加了悼念劉曉波先生的燭光遊行。跟平時的遊行很不一樣,無人叫口號,無人閒談;大家穿上黑衣,點了燭火,靜靜地踽踽慢行。 跟隨人群從遮打花園出發,很快就到了皇后大道中。這是我星期一至五每天上班必經之路。但這晚這地方給我感覺很不一樣。很靜。 途經天天都路過的名店,看到窗櫥內的鐘表珠寶錦衣華服,忽然覺得,曉波先生的死,到底能真正觸動多少中國人民?他們知道和在乎曉波先生為他們發聲付上的代價嗎?還是經濟效益始終最重要? 之後,很快到了公司樓下。想起前天,午飯時銀行同事們談起,四位香港民主派民選議員很可能被DQ 。同事都認為他們活該;我説,這可是把十多萬香港選民的選票作廢啊!大家到底有沒有攪清楚事情的始末?我想多談一點關於這事為議會監察政府的能力打開了多大缺口,及釋法的惡果;不過同事們很快就沒有興趣,開始討論在京都往那裡去吃綠茶甜點最好。當晚放工就知道終於DQ的消息。 這晚,在中環皇后大道中,西行線上某處,我,悼劉曉波先生,也悼我城。

詳情

思言財雋:短評債券通

「債券通」剛剛在昨天七月三日開通。不少評論謂此為中央慶祝香港回歸二十週年的「大禮」,會為香港帶來「機遇」甚或可改善香港「股重債輕」弱點云云。作為財經界一份子,思言財雋當然歡迎所有可為香港金融業帶來商機的措施。但究竟此次債券「開通」到底可為香港帶來幾多好處呢? 首先,此次「北向通」,是開放大陸債市于境外機構投資者,透過香港交易,參與大陸債市投資。香港十多間參與交易銀行,當然可以賺得交易相關的收入。 但說穿了,「北向通」最大目的是為吸引外資進入大陸財資市場。需知道大陸債市市值達人民幣68萬億,為全球第三大債市,但外資參與只有2%不夠。今次北向開通主要是開發外資參與渠道。以人民幣68萬億基數來看,似乎的確是很大商機。 不過,有渠道又大基數是否代表資金會瞬間一湧而入,香港又可大賺交易相關收入呢?我們相信,內地企業信貸質素參差風險較高,會使投資仍主要集中在少數大型國企及金融機構債券,加上中國對債權人保障法規透明度低,因此,境外資金流入相信並不會太快。長期而言,內地資本賬未開放,始終會對吸引外資投入中國財資市場造成障礙。 至於香港,我們不認為「北向通」甚至如果將來有「南向通」可以幫助香港發展債市。

詳情

穆迪降級代表乜?

如前所料,穆迪下調中國主權評級後,在二十四小時內也把香港主權評級下降。穆廸已經把26間中國國企降級,相信很快也會調整與香港主權評級掛勾的企業,如港鐵、香港按揭證券公司等。 自從去年三月穆廸把中國和香港評級展望調至負面,市場已經預期最終會有降級,只差時間問題。今天早上港股未受影響,恒指未見波動。 其實,信貸評級與股市關連較低,對債市及機構借貸的影響較大。評級下調,一般代表借貸成本會上升。就香港及評級與其掛勾的企業而言,因為它們大部分的借貸不算高,而銀行考慮貸款時只會參考但不全倚賴國際信用評級,所以,總借貸成本受影響應較少。但如果香港企業要發外幣海外債券或票據,成本就會受較大影響。 另外,有某些基金對買入或持有債券有評級規定。就這點而言,中國評級由Aa3跌至A1(由”double-A 雙A”落 “single-A 單A”),就意味有某些投資者可能要考慮減持中國或相關企業所發債券。香港仍在「雙A區」,影響較少。 香港本地債券市場並不發達。相反,中國債券市場最近數年發展極快,可惜流通量不高,因此中國積極希望吸引外資投入其本地債券市場,而「債券通」

詳情

發給行政長官梁振英先生的公開信

特首梁振英先生: 你在過去一星期多次指立法會梁繼昌議員不應繼續擔任調查UGL事宜專責委員會委員。你的連日舉動無疑在干預立法會運作,並予人瓜田李下之嫌。我們作為金融從業員對你有以下意見: (一) 你確實曾收取港幣5,000萬元而沒有作出申報。在金融界中,從業員在收取禮物時需面對監管機構及公司合規部的諸多限制,例如在收到港幣500元以上的禮物要向合規部門申報,當超過港幣2,000元以上的禮物甚至必須要審批才可以收取。一個普通的金融從業員尚且面對諸多限制,何況是擁有實權的特首? (二) 你確實曾透過周浩鼎議員影響UGL事宜專責委員會的運作。你沒有否認過你曾修改周議員的文件,而我們認為此舉不但無助委員會發揮其尋找真相的作用,更令香港市民對你有瓜田李下的觀感 ─ 如你真的如你所言般清白,為何你不向全體委員作出建議,而要秘密地進行? (三) 專責委員會早在今年三月已召開會議,但你在委員會成立初期並無對成員組成表達任何異議,但卻選擇偷偷透過周浩鼎議員影響委員會研究範圍。到了醜聞爆出後才多番指摘梁繼昌議員,我們認為這旨在轉移視線。 (四) 你的行為失當。特首作為特區政府最高決策人擁有龐大公權力,但卻動

詳情

如果我係候選人:教育改革篇

我們早前向四位特首參選人發出公開信,提出十個我們認為現時香港最迫切面對的問題(註一)。我們其後以「修補撕裂篇」(註二)及「金融經濟篇」(註三)為題發表我們對修補社會分裂及金融經濟方面的意見。除此之外,大部分香港人,尤其為人父母者,都很緊張自己孩子的教育,所以我們決定先提出教育改革的建議。 問:香港教育制度長期被詬病,填鴨式教育制度已不能為香港提供有競爭力的工作人口,學生亦失去學習興趣。由TSA演變出來的BCA是否真正有需要設立?請問閣下對「普教中」、中史科改革及減輕填鴨式學習壓力有甚麼改革建議? 答:觀乎近期多場特首候選人辯論,當談到教育問題時,各候選人大都第一時間將問題歸咎於TSA上,大肆抨擊然後建議取消。我們同意TSA為小朋友帶來不必要的壓力,但這只是香港今日教育問題的一小部分;我們不認同候選人將問題簡單化,而不認真為香港父母及孩子尋找出路。 一)以靈活教學取代填鴨式教育 上世紀六、七十年代經濟開始起飛,市場對勞動力有極大需求。殖民地政府成時推出九年免費教育(其後更擴展至十二年),一方面為全民提供普及教育,另一方面亦為工商業提供大量人才。當年由於大部分行業仍處於低技術階段,僱員普遍

詳情

如果我係候選人:金融經濟篇

我們早前向四位特首參選人發出公開信,提出十個我們認為現時香港最迫切面對的問題(註一)。我們 其後以【修補撕裂篇】(註二)為題發表我們對修補社會分裂的意見,今次我們將提出對金融及經濟方面的建議。 問:在中港融合下,香港正逐漸由一個國際大都會下滑至中國一個邊緣城市,並趨向市場單一化,而且對內地經濟過份倚賴,請問閣下如何帶領香港重回正軌,令香港重拾競爭力? 除「一帶一路」式的空口號之外,閣下有甚麼實質經濟政策 ? 答:思言財雋自成立以來,一直堅持香港必須保持本身國際大都會的角色及優勢,切忌過份倚賴內地經濟。我們對來屆政府有以下建議: 一)發展債市 多年來本地財資市場之發展均側重於股市方面,我們建議下一屆特區政府應積極推動債市及商品期貨巿場。債市方面,由於特區政府長期坐擁巨額盈餘,無需舉債,令香港缺乏長息率的指示價格(indicative pricing)。香港現時透過外滙基金票據,建立由現價(spot price)至一年的孳息線 (yield curve);兩年以上只有不定期的機構債券發行計劃,未能發揮穩定的指標作用。政府應考慮經半公營機構,如香港按揭證券公司及機場管理局,因應本身的財務需要

詳情

如果我係候選人:修補撕裂篇

我們早前聯同精算思政及保險起動向四位特首參選人發出公開信,就十個我們認為現時香港最迫切面對的問題,向他們發出提問,希望他們明白及關心社會各階層之需要,並向公眾清楚解䆁他們對各項挑戰的立場及解決方法。 (原文刊於 https://www.facebook.com/financierconscience/posts/1442341199144460:0 ) 很可惜,我們只收到一位參選人辦公室的回覆,例行公事式建議我們可自行前往他們的選舉網頁,參考已發表的政綱。但相比其餘三位參選人團隊的不聞不問,已算比上不足,比下有餘。既然各參選人都不願/不屑/不能評論,我們嘗試為他們解答: 1)過去四年半香港出現嚴重的社會撕裂,其中一個主因是源於「人大831」政改框架之爭拗。在831框架短期不能改變下,那麼閣下有甚麼實質的對策能修補社會之分歧及矛盾呢?閣下對重啓政改有甚麼方法? 答:我們不認為社會撕裂的發生是基於任何單一原因,而是多方面的社會矛盾,在長期民意/民怨/民憤得不到有效疏導舒緩下造成。政改及人大831方案只不過是最終的導火線,令問題「爆煲」。 一)重啟政改:近兩年坊間有大量評論文章,不贅。 二)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