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18年度財政預算案:看守政府、只求合格

財政司司長陳荗波在2月22日為現屆政府發表了最後一份財政預算案。今年的預算案,跟往年最不同的地方不是它有何創新突出之處,而是社會大眾對這份預算案一早已沒有期望。現屆政府只剩下最後5個月時間,以一個「看守」政府來說,它能夠做到的亦只望維持平穩過渡,不做有爭議性的事情就足夠了。 在金融方面,一些具體措施其實只是重覆上一個財政年度的工作,例如發行第二批銀色債券,但對推動香港債券市場發展仍然是杯水車薪、乏善足陳。對於推動綠色金融已不是新事物,政府在此項的步伐著實需要加快,不能只說空話。在推動基金業發展方面,預算案提到把利得稅豁免的範圍擴至在岸以私人形式發售的開放式基金型公司 (onshore privately-offered open-ended fund companies),以吸引基金來港註册。現時大量基金已在世界上其他有免税優惠的地方註册,如開曼羣島、英屬處女島等。此建議究竟有多少功效實在存疑。其他的建議措施如財庫局年中將就加強打擊洗黑錢立法修訂提交立法會、推動上市實體核數師監管制度改革的工作,以及證監會與港交所建議改善上市决策及管治架構等等,大都是正在進行的工作,預算案就像做了個概要

詳情

盧偉聰能學習瑞信嗎?

環球金融機構在2008年金融海嘯期間「傷亡枕藉」,損失數以百億美元計。當時大型銀行瑞信(Credit Suisse)有一位員工名叫薩拉傑丁(Kareem Serageldin),此君聰明絕頂,而且對數字非常敏感,因此在三十多歲已被委任為結構產品環球主管,並單單在2007年已為瑞信帶來13億美元收入。奈何好景不常,金融海嘯湧至令薩拉傑丁的部門蒙受巨大損失,此君為力保業績選擇了鋋而走險,向瑞信隱瞞近一億美元損失。後來東窗事發,美國司法部門在2013年判薩拉傑丁入獄二年半。 錯了便是錯了,薩拉傑丁當時坦言自己犯下大錯並甘心被罰。而瑞信亦配合執法部門調查,一早解僱了薩拉傑丁之餘,更取消了在海嘯前發給他的獎金。此外,瑞信在薩拉傑丁被判刑後並無發表意見,只引述了美國證監會指其一直配合調查。 試想像,如果時任瑞信行政總裁Brady Dougan對薩拉傑丁判刑表示心情非常沉重和複雜,並批准瑞信員工在公司內為他進行籌款以示支持,你認為這是尊重司法和合理,還是不分是非和荒謬的事?我想如果瑞信行政總裁真的如此護短,不單是不分是非,甚至是用行動抗議法院對事件的裁決。因為如果瑞信認為薩拉傑丁在事件中有犯錯,就只

詳情

致第五屆香港特別行政區行政長官競選參選人之公開信

思言財雋、精算思政、保險起動聯署向四位特首參選人發出了公開信,就十個金融、精算及保險從業員關注的領域上發出提問。我們冀望各參選人能儘快認真答覆。全文如下: 致第五屆香港特別行政區行政長官競選參選人 葉劉淑儀女士 林鄭月娥女士 曾俊華先生 胡國興先生 (排名不分先後) 新一屆特區行政長官選舉即將舉行。縱使現時行政長官實則上只由1,194人選委小圈子產生,但我們希望閣下能明白及關心社會各階層之需要,並向公眾解釋閣下對香港現時面對最逼切問題及挑戰的立場及解決方法。 1)過去四年半香港出現嚴重的社會撕裂,其中一個主因是源於「人大831」政改框架之爭拗。在831框架短期不能改變下,那麼閣下有甚麼實質的對策能修補社會之分歧及矛盾呢? 閣下對重啓政改有甚麼方法? 2)中聯辦近年積極干預香港內部事務,甚或企圖操控各級選舉,「一國兩制」幾近名存實亡。亦因缺乏互信,港人亦因此深深憂慮政府為《基本法》第二十三條立法。請問閣下能如何有效向中央反映港人之憂慮?你會支持為《基本法》第二十二條及為第二十三條立法嗎? 3)近年香港核心價值被日漸蠶食,閣下如何能保障香港人所珍惜的民主、自由(包括言論、出版、參選)、人權

詳情

短評曾俊華政綱

曾俊華先生在特首提名期開始前一星期終於提出他的政綱,思言財雋認為他在政制改革以及金融部份幾近「交白卷」。 在政制改革方面,曾先生完全沒有就如何帶領香港走向「雙普選」提供具體計劃及路線圖,他只是強調要等待「水到渠成」之時。思言財雋明白曾先生希望面面俱圓的用意,但過份模糊的立場實在稱不上是政綱。 另外,政綱中「經濟」部份亦是了無新意。當中曾先生不斷強調要加強「一帶一路」及人民幣業務,這和現屆政府的方針完全沒有分別,試問舊瓶舊酒又如何令香港在鄰近城市步步進逼之際再創高峰? 當然,他著墨不少在創科和創意產業,但他提出成立的「金融科技研究所」和「中小企雲端技術支援服務中心」均可以預期是政府架構中低層次的部門,是否能提昇香港整體競爭力是一大疑問。 我們欣賞曾先生提出引入累進式利得税及負入息税制,但以上政綱只有寥寥數句,完全沒有數據支持,我們無從評論之餘,這亦與曾先生任職多年財政司的身份似乎不太相稱。 至於開拓土地方面,曾先生提出落實東大嶼都會及新界北發展。這是承接了政府推出的《香港2030+》之計劃。政綱提到發展不影響郊野公園、不涉海洋生態敏感的地帶,但沒有闡述具體可行方法。我們希望曾先生能就此而

詳情

回應2017年施政報告

梁振英任內最後的一份施政報告剛於昨日發表。該份報告無論寫成怎樣,裡面的政策到頭來還得靠下一任政府來執行,所以根本不用詳細分析,加上現場聽梁振英典型的語言偽術,實在呵欠連連,感覺了無新意。故此,我們只集中在幾個大的範疇討論和作出批評。 施政報告經濟部份,總的來說,乏善足陳,整個部份沒有提出任何新政策、新方向解決香港金融界當前面對競爭力下降的問題。正如我們過去多次指出,香港的經濟過份依賴內地實非香港之福。施政報告政策過份強調「向北望」,隻字不提香港在環球市場擔當的重要角色,亦沒有提出任何推進金融科技的具體策略,說來說去還是什麼環球最大的離岸人民幣資金池、國家「十三五」規劃、深港通、CEPA、一帶一路等。這種側重或依賴,以至香港政府和市民,滿足於一些虛空的假象,不求創新。梁振英口說要香港金融市場及金融服務業持續發展,但這份報告對香港在金融產品(包括國際貿易和商品(Commodities)期貨及衍生產品開發)方面落後於其他金融中心,隻字未提,到底梁是看不到還是意圖如此呢? 關於房屋政策的篇幅較長,但空談較多,實則增加土地供應的方法卻甚少。對如何釋放棕地及其非法使用只略略說會「嚴格執法」,對如何

詳情

馬會的錢不是香港人的錢?

社會就故宮博物館在香港建分館一事鬧得沸沸揚揚,其中最為人詬病的是整個計劃事前不作公眾諮詢,破壞程序公義。這裏我們想指出另外一個問題,就是故宮博物館的資金來源。政務司司長林鄭月娥解釋由於馬會捐出35億元建館,不牽涉公帑,故此無須向立法會申請撥款,自然也無須在立法會進行討論,整個決定林鄭司長幾個人說了算。但事實上馬會出錢是否就等於與香港市民無關呢?香港賽馬會是全港唯一合法專營的博彩機構,壟斷了香港的賭博事業。馬會是一家非牟利公司,而非私人機構,所有收入在支付派彩、獎金、經營費用及稅項後,餘下的款項均悉數撥捐慈善及社區計劃。2015/16年度馬會繳納博彩稅及利得稅合共209億元,連同12.8億元獎券基金撥款,以及39億元的慈善及社區項目捐款,馬會去年直接回饋香港的金額高達261億元,是香港最大單一納稅機構,也是香港最大的慈善公益資助機構。馬會利用專營博彩賺了香港市民的錢,然後全數花在香港市民身上,這跟政府徵收各項稅款以支付公共開支,其性質非常相似。馬會雖不是政府部門,卻分擔了部分政府部門的角色,包括資助醫療、教育、康體、文化、青年發展和長者福利等等。馬會捐出35億興建故宮博物館,便等於少了35億可用在其他社會公益活動上。雖然馬會慈善信託基金強調這一筆過捐款不會影響經常性的慈善開支,但基金一下子花多了平常一年的開支,捐助能力必被耗損,最終受影響的便是香港市民。林鄭以爲一句馬會出錢就可以自把自為,其實是誤導市民。今次興建故宮博物院的決定,不禁令我們想起之前政府以機管局獨力承擔三跑建造費爲名,繞過立法會拍板上馬。現時我們買機票所付的90至180元機場建設費,不就是香港市民的公帑嗎?因興建三跑而令庫房未來十年少收470億的機場營運溢利,不也是公帑嗎?假若將來三跑出現虧損,肯定要由納稅人埋單。政府為了興建故宮博物館而取消原來計劃的大型表演場地,將失去西九的主要收入來源,將來故宮有機會錄得虧損,到時又是納稅人埋單。特區政府在梁振英和林鄭月娥的領導下,一再踐踏立法會,視制度如無物,充分展現獨裁心態。其實立法會在建制派的把持下,一切政府方案都必能通過,如今政府連門面功夫也懶得做,令立法會連討論的機會都沒有,官員也不用去接受議員質詢,生活確實十分寫意。只可惜香港多年來建立的優良制度,短短數年間就被破壞殆盡,香港幾代人辛苦積纍的儲備隨時會被冤枉花掉。如果香港再給這些人管治五年,將會變成怎樣? 林鄭月娥 西九 故宮

詳情

深港通與一國兩制

今天(12月5日)是投資市場期待已久深港通開通的大日子。從滬港通開通兩年至今,投資者早已預期下一站是深港通,因此市場預期開通對市況短期影響不大。深港通在制度設計大致跟隨滬港通,包括設有可交易的股票名單、按照「主場規則優先」(“home market rules”)等。香港投資者固然對深港通感興趣,但與香港切身相關的還有另一制度——一國兩制。深港通與一國兩制看似風馬牛不相及,但實際可謂「相映成趣」。(1) 一切以中國優先深港通強調「主場規則優先」,即是投資者在交易時必須遵守對方市場的交易規則和習慣,不過我們不難發現有不少細節都是以內地的角度出發。例如深港通中北向和南向都設有每日交易額度,其中內地投資者買入港股是105億元人民幣。這規定看似普通不過,但為何內地投資者買入以港幣計價的港股時交易額度要訂為人民幣?當內地當局在實時監察時要作換算才可知道南向額度的使用情況,額度的貨幣單位就來得有點不自然。如果想到這一切都是出自內地決策者的手筆,以人民幣作為普世標準就正常不過了。另外,交易額度的背後理念亦是中國慣常「試點管理」方式,務求強調一切風險可控。而為何深港通要叫「深港通」而不是「港深通」就更不在話下。總之,一切以中國優先。當官員政要不斷指出一國兩制中「一國」是兩制的前提,這和深港通一切以中國優先的理念不謀而合。(2) 香港金融市場比內地成熟現時全球資金不但可以自由進出香港市場,而且完善的金融基建、低稅率制度、供應充足的金融專才以及健全的司法制度,都使香港的金融市場較內地優勝。根據Z/Yen Group編制的全球金融中心指數,香港現時在金融範疇的競爭力名列世界第四,遠遠拋離排名十六位的上海及排名二十二位的深圳。如果深港通(及滬港通)是將一個發展成熟和另一個發展較落後的金融市場連在一起,一國兩制是不是有同樣情況?(3) 並非單單惠及香港根據滬港股開通兩年的經驗,北向滬股通日均成交額約為50億元人民幣,而南向港股通日均成交約為30億港元,這說明從香港透過滬港股進入內地的資金較南向進港的資金多。因此我們不能單單視深港通為中央對港的恩惠,而更是一個對內地資本市場開放有利的舉措。另外,中資公司現時佔港股總市值超過六成,而成交額佔比更近七成,大量中資公司到港上市一方面證明香港是中國有效的集資中心,而另一方面亦顯示內地對香港金融市場影響影響極大。一個在軟實力優秀的地方,在制度下受另一方極大影響,是深港通亦是一國兩制。總結當中國證監會主席兼黨委書記劉士余在上周發表反對惡意收購、違者將面對牢獄刑罰等人治色彩濃厚的言論,我們看到中港金融市場的巨大鴻溝近乎不證自明。不過,兩地今天在深港通以及一國兩制下緊密連繫起來了。

詳情

「爱国」還是「爱人仔」?

人民幣持續貶值,《人民日報》作為「黨的喉舌」撰文呼籲人民不要盲目跟風兑換外幣。文章認為人民幣投資組合收益率超過貶值幅度的可能性很大,人民幣幣值之跌幅在美國大選後比其他國家的貨幣跌幅相對少,人民幣並不具備大幅貶值之空間云云。文章基本上是以利去說服人民不要拋售自己國家的貨幣及相關資產。筆者覺得有點奇怪,大量中國人不是天天在說自己很「爱国」的嗎?國家貨幣遭到貶值,好應該大力投入資金去支持,為何需要以「利」為誘去穩定貨幣呢?近年有很多中國大陸及香港「爱国」人士經常以「爱国」掛在口邊,又經常義正嚴詞地指責那些批評中共、不信任中共、反抗建制的人是「漢奸」、「港英餘孽」、「反中亂港」的「走狗」。其實所謂「爱国」,在很多人心目中可能只是一盤生意,尤其是在近二十年「突然爱国」的那一班,包括大量建制派議員及其附庸,以及在大陸做生意或投資賺到盤滿砵滿的才俊們。君不見在大陸改革開放前,國家仍然是一窮二白時,他們那時的「爱国」情操又在那裏?其實一個人的真正内心想法往往從其行為可以看到。還記得在1997年亞洲金融風暴肆虐時,南韓盾遭受國際大鱷狙擊而瘋狂貶值。南韓人當時並沒有爭相去把南韓盾兑換成美元,而是把自己家中儲起的金飾金器拿出來變賣成南韓盾去支持自己國家幣值。這舉動你可能認為很蠢很傻(尤其對「醒目」的中國人而言),但此舉充分證明了南韓人的愛國心,是真正的愛國表現。真正的愛國,應該是表現在行為上,而不只是天天掛在口邊嚷著,去集會揮舞一下國旗然後丢國旗在地上或垃圾箱就算是。身體最誠實,自己的資產走向就更誠實!所以,當各位在宣揚自己是如何「爱国」時,不妨先撫心自問一下:a. 有外國護照的為何不立即放棄以表「爱国」心跡?b. 有子女的為何送他們往國際學校或歐美讀書而不是留在本地或往内地升學?c. 當人仔下跌時為甚麼會立即把資金調往外國或兑換成外幣而不是買更加多人民幣資產?d. 假設明年中國大陸經濟崩潰(或稱硬著陸、支爆),你還會「爱国」嗎?e. 最後一題是特別獻給一班「爱国爱港」的建制派及各大生意人: 其實你是「爱国」還是「爱人仔」?阿灰@思言財雋financierconscience@gmail.comhttp://financierconscience.blogspot.hk/

詳情

思言財雋就港交所及證監會改善上市監管決策及管治架構聯合諮詢文件之意見書

證監會與香港交易所在今年6月推出了就《建議改善香港聯合交易所有限公司的上市監管決策及管治架構》的聯合諮詢文件。我們歡迎兩個機構為保障香港金融市場的聲譽、提升監管質素及效率,以及加強對投資者保障而作出適當的改革。在其他國際金融市場如紐約及倫敦,監管機構亦有機制對所有新上市申請進行審批,以保障投資者之利益。與此同時,我們亦關注到自諮詢文件推出後,有部分業界人士對此改革建議有頗大的反對聲音。我們細閱是次諮詢文件後有以下兩點意見:1. 監察上市職能諮詢文件建議由上市政策委員會(LPC)取代上市委員會,作為聯交所内部負責監察上市職能及上市部在監管職責方面的表現的機關。同時港交所薪酬委員會在釐定有關薪酬時,會把上LPC的評估考慮在内。 我們對此的必要性存疑。港交所上市委員會現已有28位來自港交所、業界及投資者的會員。他們早已具有監察上市職能之專業知識,亦能準確地了解市場情况,平衡監管與市場運作之需要。現時架構早已有非常清晰的問責性。建議的新架構上市部要向LPC問責,其員工之薪酬釐訂甚至要與其監管表現掛勾。我們認為此舉將會嚴重影響上市部們之靈活性及對應日趨複雜的金融市場之變化,更會令人有「諸多制肘」之感覺,令上市部員工為了表現可能動輒要求把上市申請定為上市監管委員會 (LRC) IPO 個案。上市部的自主權可能因此而削弱,亦更難吸引金融專才加入上市部工作。所以我們認為此架構改變是不必的,亦是弊多於利。我們認為港交所應該保持現有上市部向上市委員會問責的架構。2. 上市監管委員會的成員組合及程序諮詢文件建議成立一個由港交所及證監會共同組成的6人委員會,作為上市委員會之上的一個決策委員會,我們有下列意見:a. 上市委員會本身的組成已函蓋了港交所、業界及投資者的代表,熟悉市場規則及運作,對上市之申請批核工作亦經驗豐富,為何還需要再設立多一個不論人數及代表性都相對較低的委員會去審理上市委員會提出有問題的上市申請?難道一個6人組成的委員會,會比較一個由28位擁有專業市場知識的業界人士組成的委員會更具審批能力?這點我們是存疑的。b. 諮詢文件提到上市監管委員會成立之目的主要是希望可以簡化上市部、上市委員會及證監會的决策程序,令決策程序更為直接有效。我們認為若要達到上述目的,證監會可以派員直接加入上市委員會,一同與其他業界代表一起參與討論及審批工作。這樣做更能令證監會直接參與所有上市申請審批工作,即時向其他委員表達意見,這樣更能提高上市委員會的監管質素,亦令整個審批過程更有效更專業,無須「架床疊屋」地成立一個新的委員會。c. 根據港交所公佈之數據,在2015年上市委員會例會平均出席人數只有16.8人。為了令上市委員會更有效率地運作,我們建議上市委員會需要訂下一個法定最低要求人數(Quorum)。若個別委員有一定缺席會議的次數,上市委員會可設機制更換委員,以達至上市委員會在獲得足夠代表性下舉行會議。d. 根據諮詢文件所述,上市監管委員會之主要工作是負責審批由上市部或上市委員會擬定為LRC IPO的個案。上市監管委員會不會負責審核非IPO LRC的個案,亦不會要求上市部或上市委員會呈交非IPO LRC 給上市監管委員會審核。而證監會將不再常規性地就新申請人的法定存檔另行發表意見。在此建議中的新架構内,如果上市部及上市委員會沒有擬定任何個案為IPO LRC個案,那證監會是否在整個審批決策過程上毫無角色?若然如此,這改革建議又如何應對諮詢文件中所提及「確保制度跟隨市場發展」,「加強協調監管工作」呢?我們認為證監會有需要盡早加入審批新股上市之過程,但無需另設一個上市監管委員會。證監會直接派員加入現時的上市委員會就可以了,而上市委員會的總人數可按比例增加。我們明白到良好的上市審批程序對保障投資者利益及加強香港金融業的競爭力是非常重要。就這個目的我們認為上市架構改革是有需要的。此改革將為未來上市申請之批核過程帶來莫大影響,亦會直接影響市場上金融機構的業務。因此,改革必須獲得業界及 投資者的廣泛理解及支持才能順利推行。 我們認為證監會及港交所必須盡力收集業界及投資者不同的意見,細心考慮改革建議中的方向及細節,絕不能倉猝推行。除了對新上市申請有嚴格審批程序外,公司上市後的監管亦同等重要。希望港交所與證監會能衷誠合作,解决分歧,携手為保持香港金融市場競爭力及保障投資者利益而繼續努力。思言財雋financierconscience@gmail.comhttp://financierconscience.blogspot.com 金融 上市改革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