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光:南生圍係一定要保育

退了燒,見陽光大好,於是動身到南生圍跑步,由蠔洲路開始慢跑,由於時間尚早,人不多,在路上分心觀看萬千百態,河道草地天空皆有生命劃過的足迹。踩單車的、跑步的、郊遊的、觀鳥的、攝影的、玩遙控飛機的、一家大細散步的,都在南生圍找回一些生活空間。沿着南生圍路和錦田河長滿秋茄樹、老鼠簕的位置,褪色的垃圾鋪滿大石和植物隙間,既然這裏稱為濕地,理應受到保護,但似乎沒有任何政府部門處理過這裏的垃圾,任由它們像植物般自生自滅。要撿那些垃圾需要攀過石壆,加上石位較斜,接近河牀,民間自發執垃圾亦有一定難度與危險。跑到婚紗橋附近的塘壆上小休,遠景盡見雞公嶺和大刀屻一帶山脈,常跟友笑稱為元朗洛磯山脈。近景是蘆葦群、飛翔兩翼拍動像舞者般的白鷺、多種蝴蝶蜻蜓、色彩斑斕的昆蟲、飛如箭速的翠鳥、探頭上水的魚……一個畫面已有萬物可觀賞。在南生圍三小時生活圈,我躺在綠林成蔭的大草地,遊人絡繹不絕,毋須去到山旮旯,就方便來到這片讓人「有番生活質素」的地方。黃錦星說南生圍生態價值排第九,但他好像不知道,南生圍成為元朗地標是存在已久的事,在大眾心目中,南生圍需要保護的價值是排第一。「係咪一定要(保育)南生圍」,我會答,係![日光]PNS_WEB_TC/20180413/s00191/text/1523555565335pentoy

詳情

日光:賺到盡 賤到盡

我是九巴乘客,每天上班下班,幾乎有一小時性命是交託在車長的手上。九巴每日載客二百多萬人次,香港人多車多,一萬二千多名九巴車長的壓力可想而知有幾大。不知九巴高層有沒有嘗過迫巴士等巴士搭巴士的滋味?抑或只坐在九巴總部,簽個名,做靚盤數,看看如何賺到盡呢?擁最多財富的大集團,玩弄財技手法層出不窮,以企業架構「移形換影」,股民對載通國際控股或許不陌生,此乃九巴母公司,旗下還有龍運巴士、陽光巴士、皇崗口岸巴士服務,此外,更擁有至少四間與地產相關的公司、內地運輸業務,以及路訊通(即車身、車廂、候車亭、網站等廣告業務)。九巴將荔枝角寶輪街九巴車廠及總部用地,轉讓給母公司載通國際,並發展為十七層寫字樓以及豪宅曼克頓山,逾四十億港元收益全屬載通所有,而非計入九巴收入之中,說穿了,當油價回落和客量增加時,為何九巴仍有加價壓力?專營權變成讓財團壟斷和賺錢之路。九巴於一九三三年起家,歷史悠久,今天賺多咗,員工可有尊嚴地獲得不取巧的加薪嗎?僱主視僱員為一枚棋子,你替我工作,我發薪水給你。條文沒有寫明公司有義務要善待員工。港交所貝字牆的「貪、賺、賤、賊」,不是笑話,坦白道出商人致富之道——賺到盡,賤到盡。[日光]PNS_WEB_TC/20180302/s00191/text/1519929190393pentoy

詳情

日光:愛在疫症蔓延時

多齣好片上映,其中法國電影《心動120》(BMP),教我折服。微觀個人親密關係,到群體對不公義的抗爭,宏觀政策與藥廠的狡辯。九十年代巴黎愛滋病肆虐,ACT UP是為愛滋病人組織行動對策的平權團體,由男女同志、跨性別人士、輸血受感染者等組成,編導羅賓金比路曾是ACT UP成員。影片摘下康城評審團大獎後,橫掃法國票房,導演訪問說,觀眾認為電影對應付愛滋病蔓延與支援患者帶來新的看法,那是好事,現有PrEP(預防HIV的口服藥),是對抗愛滋病的有效「武器」,相較二十年前,這是夢寐以求的。ACT UP強調非暴力抗爭,向藥廠擲假血液、潑假精液,或許有人覺得很暴力,面對藥廠牟取暴利和制度暴力,死亡就在身邊,政府束手,政客虛情假意幫助,無視每年新增個案,包括共用針筒升幅30%和異性不安全性行為感染。究竟誰比誰暴力?這年,《月亮喜歡藍》、將於三月公映的Call Me By Your Name,以及BMP均是以同志為題材的佳作,在影展贏得讚譽。BMP並非以老生常談、既定的角度探討愛滋病和同性戀。多場會議激辯,寫實見火花,思辨充滿稜角,知識內容豐富,是以疾病為題材中罕見的電影,觀者進入導演目睹過的世界——沒有刻意隱藏酷兒(queer)的一面,大膽自然呈現裏頭的活力與肉慾。疾病是個人的事,也跟政治現實有莫大關係。[日光]PNS_WEB_TC/20180112/s00191/text/1515694069221pentoy

詳情

日光:清潔工之死

平安夜前夕,一名清潔工人,墮進屋苑的垃圾槽被困失救,最終不治。71歲,乃退休之年,本應享清福過日子,為何他還要做替工,擔當如此消耗大量體力的勞動工作?還需在緊湊的時間內處理大量垃圾。平日目測,清潔工乃至食環外判的清道夫多屬長者,這份具厭惡性的工作,年輕人不願做,人工貼近最低工資,但在職老人為了幫補家計,沒許多選擇下唯有「焗住」做。這樁不幸事件帶出老人難退休,以及清理垃圾工人的安全問題。有人會讚在香港養老比許多地方已算不錯,但有調查指出2015年,65歲或以上長者貧窮人口就已逾33萬人,即每3名長者就有1名屬貧窮。政府沒有加強退休保障,也沒有完善的老人政策。另外,處理垃圾槽潛在的風險遠較「鎖𨋢」運垃圾到地面高很多,但據說因居民投訴鎖𨋢會阻礙上落樓時間,因此垃圾槽問題未有解決。數年前,亦發生過清潔工誤墮垃圾槽死亡意外。最近的意外本應可以避免,但因某些原因,沒有從錯誤裏吸收,導致悲劇重演。每日多宗工傷意外,昨日新聞變成今日舊聞,明年今日,又可會記起這名在職老人。從事新聞工作,最可怕的是遺忘。[日光]PNS_WEB_TC/20171229/s00191/text/1514484168890pentoy

詳情

日光:閱讀有得揀

有朋友遠離臉書,除了感到那個世界煩厭外,最大原因是資訊太多,而他無可選擇要被迫看。十多年前,他在Xanga寫文,後來寫Wordpress網誌,約八年前轉在臉書開專頁貼文,最近臉書試新做法,把無付費落廣告的專頁內容篩走,令他欲轉移陣地,到Medium做會員,自己文章自己貼之餘,有人按讀文章,便有稿費回賞,獎勵用心撰文、提出原創觀點的作者。按like不等於利潤直入媒體/作者,反助facebook獲得更高的廣告收入。相比靠點擊與廣告的利潤機制,Medium是另一世界。其頁面設計清晰簡潔,滑鼠往下拉,文章種類多元,分類一目了然,有種豐富而讀不完之感。知識、意見、感受,都於字裏行間交流。付費和免費文章,任君選擇。習慣了免費資訊和創作,Medium或會改變網民閱讀要付費的習慣,少了「雜訊」,聚焦讀高質素的文字作品或議題。是社交媒體帶來「奉旨」免費閱讀的生態?全球出版業夕陽,但乃有人堅持紙本實體發行。可惜高質素讀物市場也在萎縮,就連大型唱片店書架上再也找不到著名電影雜誌《Sight & Sound》,讀者要轉移網上訂閱或郵購。如何留住讀者?這是全球出版媒體創作人都在尋找出路的課題。[日光]PNS_WEB_TC/20171110/s00191/text/1510250501944pentoy

詳情

日光:老來點算好?

近日城中熱話,莫過於風風火火的民主牆。就連停收廢紙的重要新聞亦無奈地隱沒在烽煙之中。停收,意味着特區政府要自行找回收出路,回收一味靠大陸,反映政府欠缺自行處理回收物的能力。我不禁想到執紙皮維生的長者基層,若真的停收,他們的生計會被剪斷,連飯盒錢也被消失,中年的還有機會轉行,那麼長者呢?他們還可以做什麼來幫補生計?上班總會經過一間回收舖,門口幾架鐵籠車裝滿廢鐵爛電器,推東西來回收的人早上特別多,婆婆拖着裝有紙皮發泡膠箱的車仔;一頭白髮的伯伯推一車紙皮和幾件廢鐵,每周見到兩人一兩次。執廢紙的長者愈來愈多,由早到晚,打包着廢物,打包着他們日復一日的生命。有時收穫欠佳,更要擠進垃圾堆裏摷。抵住蒼蠅成群、老鼠橫行、潮濕發臭的惡劣環境,冒着被玻璃利器割傷的風險,有時孤獨到只有耗子為伴。在過於富裕的都市,執紙皮的人被推到馬路上,車仔的紙堆疊得高高,生存是危險又艱難。在此寫過,元朗熱心街坊護士搞的天光墟保健站,原意替執紙皮長者處理傷口,但發覺那位置紙皮長者少出現,更多是過着苦悶孤獨生活的長者,他們都想找人傾偈。最近有個常來保健站的伯伯沒出現,原來入院做小手術。為免像上次「失蹤」而引起義工擔心,今次他主動通知義工。他視義工如家人,說好了有事會找她們。伯伯出院後,特意請義工到快餐店下午茶。伯伯起初對保健站有戒心,悄悄觀察兩個月,才肯靠近,並與義工建立了珍貴的街坊情。大多老人家無求什麼,有人一起閒話家常已經滿足。統計處最新人口推算,未來20年,65歲或以上長者人數增加超過100萬。記者訪問一婆婆,她擔心日後公園太多人,到時想坐都無位坐。齋坐公園,聽人哼兩支歌、聊聊天,一消悶氣,退休的想像……希望到時夠櫈坐,真正結束勞碌的競爭人生。[日光]PNS_WEB_TC/20170915/s00191/text/1505411951353pentoy

詳情

日光:香港餐飲不夠環保

九個月前開始了一個實驗——不用外賣發泡膠。在公司飯堂買飯,自備餐盒,買咖啡自備杯裝;到街市買菜,盡量自備盒裝,用過的膠袋清理完再用。讀星期日Workshop話我知,原來這現象叫「裸買」,意即購物時自備盛載的容器,減省包裝。 偶爾行經咖啡店,想喝杯咖啡,可是,一想到部分連鎖咖啡店堂食也端來紙杯,立即打退堂鼓,少用一個即棄杯,減少製造杯和蓋兩件垃圾,而魔鬼在於那個多餘的膠蓋。香港人太習慣,怕麻煩,但近年,環保餐具用品推陳出新,以環保可再生物料製造,例如麵包袋、鋼飲管、摺疊水壺、餐盒,攜帶方便。 對友人提起「裸買」一詞,他無奈地說,「無用架,你帶咁多嘢出街,一個人力量慳省,到頭來,你知道招股書印量是多少嗎?疊起來高過ifc啊。商場大型廣告燈、幻彩詠香江,浪費幾多電?這些一次的消耗已經抵消了你平日省下來的成果。」你出一毫錢的力減廢,但有人出一億元消耗地球資源。你的「毫力」就像薛西弗斯那樣徒勞無功。說到底,更重要是政府政策配合,推動人建立減廢的習慣。 地球超載日(Earth Overshoot Day),今年是八月二日,這是乜東東呢?其實就是每年到超載日那天,意味用光了地球天然資源的年度配額,所

詳情

日光:冷雨夜,珍摩露

第一次看珍摩露(Jeanne Moreau),難忘她那張臉,她不算是大美人,在小小的電視熒幕框,錄影帶播放《祖與占》,我看着著名的凝鏡——嘉芙蓮忘形的笑臉,令我呆住了,她的一顰一笑,像要翻倒日常秩序,亂世之時,年輕的她反覆無常,夾在兩男之間,三人行,最終嘉芙蓮與占開車衝向斷橋。 在《通往斷頭台的電梯》她踏遍爵士酒吧街尋找情人的蹤影,昂揚邁步亦難掩失魂落魄之傷感。在《天使灣》演病態賭徒,單是抽煙的手勢也是戲,世故而張狂。她留給光影世界的每張臉,有別於法國女星的冷艷,她獨特地映照着那時代的氣氛。 她潛藏的一面,在意國導演安東尼奧尼執導的《夜》發揮得淋漓盡致,那是一部表達無法溝通的愛情電影,妙在把親吻、愛撫、親密對話、依偎等元素抽空。有一幕,珍摩露在車廂內跟陌生人談笑風生,雨打在車窗,雨水溜滑玻璃上,只有雨聲,聽不到話語,雨水彷彿冲刷着他們的寂寞。這一組鏡頭很美,同時更確切地表現珍摩露對作家丈夫(馬斯杜安尼演)的愛放不低,她拒絕出軌,拒當背叛者。珍摩露一角構思有趣,她控制着這段婚姻。但,馬斯杜安尼說她從來都不快樂。她口口聲聲說不再愛,其實因太過愛,才不敢承認愛,怕有天死在愛情裏。 她的臉標誌

詳情

日光:《鄧寇克大行動》無名英雄

(評台編按:內文有劇透) 電影開場,德軍「你已被包圍」的傳單從天而降,落在一群年輕英兵身上,幾下槍聲突襲,眾人躲避,英兵Tommy為避槍林,攀越平房圍欄,返回街上,看見同袍,大喊「我是英兵」,他安全跑離佈滿沙包防陣的街道,四周寂然不動,更感不安。他繼續向前找出口,提防突如其來的埋伏,當前保命要緊——畫外音滴嗒滴嗒滴嗒……他凝視灰濛濛的海灘,萬兵排隊等候救援船,景是開揚卻瀰漫着死亡氣息。無聲之際,滴嗒聲顯得更響亮,如心跳也像計時炸彈,那是機芯聲響,是導演路蘭的口袋手表聲,混入Hans Zimmer幽深的配樂,確是神來之筆。 無形的計時聲塑造了驚心的氣氛,滴嗒聲成為電影《鄧寇克大行動》的節奏,它有聲無形,跟隨甚至帶領故事之推進。Hans Zimmer八十年代以電子音樂起家,後來電音潮流大勢已去,於是把電子音樂融會傳統管弦樂,為電影配樂。他用合成器模擬重型機器運行的聲響;小提琴低沉一會,灘上士兵面臨生死未卜,一下一下抨敲着心房,滲出孤獨無奈。 德軍陸空進逼,斯圖卡(Stuka)俯衝轟炸機劃過上空,發出雷鳴巨響,炸彈擊沉救援船,年輕英兵幾經波折游回灘上,呆望着無垠的海,有人走入海,漸漸消失。他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