區分兩種訴求:變性與性別自主(文﹕招雋寧)

同志,是華人世界獨有的詞彙,英語世界裡,同志是LGBTQIA。T是跨性別(Transgender)。對同志運動稍有認知的人都知道的,同志不只是同性戀,也有異性戀的直同志,也有跨性別同志。 跨性別是個集合名詞,只要生理性別、心理性別、性別表達三者不一致的,都可納入跨性別麾下。一篇2014年美國心理學會刊載《解答你的問題:關於跨性別者、性別認同及性別表達》記述了跨性別包括變性男女、改變性別表達的易服者、為了娛樂而扮成女人的變裝皇后(draq queens)、在男女二元性別以外的性別酷兒(genderqueer)等。 性別自主訴求 跨性別的核心訴求是性別自主──生理性別、心理性別、性別表達均是個人選擇。「我揀我的性別是我的自由」,旁人只能包容,制度只許配合。性別自主好比一種宗教,他的信徒認為性別是光譜,情況就如2014年facebook容許用戶選擇超過50種性別一樣,是個人選擇。男女二元性別則被批評為刻板和守舊的定型,是性別自主所唾棄的陳腐思想。 變性訴求 有些選擇變性路的人沒信奉性別自主,反而希望融入二元性別。他們患有成人的性別焦躁症(Gender Dysphoria),男身女心、女身男心

詳情

招雋寧﹕維護性別制度 政府責無旁貸

社會上有少數人患上性別認同障礙或性別不安症,內心苦不堪言,他們尋求整形手術改變身體性徵,亦希望可在法律上登記為另一性別。政府發表了諮詢文件徵詢港人對規範變性的意見。接近三百頁的文件敘述了英國和世界各地的做法,又花了不少篇幅記敘支持和反對各種做法的理由。 有些性別不安症患者在深思熟慮後,徹底認定餘生要以另一性別過活,又配合他們所渴望的身體整形。政府若能制訂一套容許他們更改登記性別的措施,是符合現實和人道需要的。 諮詢文件提到阿根廷容許人們僅須透過「自我聲明」,就能更改性別登記。筆者難以認同,理由是此舉大幅削弱現行性別制度的功能。收集公眾的生理性別資料對社會有重要裨益,可惜政府的諮詢文件並沒有在性別制度上著墨,變相未有評估「自我聲明」對性別制度帶來的負面影響。 性別制度有助政府不同部門、公私營機構制訂政策、城市規劃、計劃投資策略和設計服務方面等。舉例說,掌握男女人口分佈及男女各自常見的疾病,協助醫療機構預測未來的服務需要。又例如《建築物(衞生設備標準、水管裝置、排水工程及廁所)規例》就規定對應區內性別人口而設定建築物的男女廁數目。 其二,性別制度促進隱私與安全。幼童自少學習尊重男女身體的私

詳情

《新移民歧視條例》應再三思量

近日再有團體到平機會請願,希望將現行《種族歧視條例》(《種》)的適用範圍擴闊到「新移民」。我們同意社會要協助新移民融入社會,亦明瞭新移民歧視在本地頗為普遍;但眾所周知,由於《歧視條例》法網過大,我們對相關形式的立法一向份外審慎。我們憂慮《歧視條例》不但無助新移民融入社會,反而會加深本地人與新移民的對立,以及加劇標籤新移民的刻板印象。 《歧視條例》的法網太闊 首先,《歧視條例》中,「歧視」包含「直接歧視」和「間接歧視」。後者經常令人誤墮法網。它規定,若有一項要求會令受保護群體入選的人數比例大減,即要「有理可據」,否則違法。 最常見的例子有身高要求,過往外國有些公司對員工的身高有劃一要求,但這種要求會令女性入選的機會大減,因此就屬「間接歧視」, 讓我們再看看其他例子:香港土生土長的南亞裔人士不善中文書寫的比例很高。若有僱主在聘請要求中加入中文測試,雖然這測試對所有應徵者都一樣,但該僱主已可能誤墮法網,最終會否「告得入」則要看該僱主能否證明中文書寫是「有理可據」。 再看一例子:僱主A要求某一小數族裔脫下頭巾工作。由於頭巾對該小數族裔的身份十分重要,所以這要求份屬歧視,除非僱主能證明「除頭巾」

詳情

訂立歧視條例的四點考量

歧視‧荒謬 酒吧因提供女士之夜優惠,被法庭裁定歧視男性。姑勿論男女喝酒量、慣喝酒類及價錢不一,老闆的經營策略竟被當成歧視。有網民揶揄:母親節優惠,又是對父親的家庭崗位歧視嗎? 猶太習俗上,孩子的猶太血統由母親的族裔來確立。一所猶太學校優先取錄母親為猶太人的猶太裔學生,而父為猶裔、母為非猶裔的孩子則不獲同等優先。結果在英國,因為歧視條例漠視文化差異,使學校遭到種族歧視的檢控。 法例太辣 一條不尊重種族的種族歧視法,委實諷刺。歸根究柢,歧視法例一刀切,太辣。懲罰性質難以教人尊重,辱警罪能使人尊重警察嗎?合理批評也動輒得咎,更會損害有利監察警權的自由輿論。 現行的歧視條例,把原本美好的平等扭曲成剷平主義,容不下合乎人情常理的差別對待。任何關注歧視條例的人,都應該思考如何減低歧視條例所引起的負面界外效應。 造成不平等的逆向歧視情況,並不限於性別、種族歧視條例。美國家庭研究委員會最近發表議題摘要,扼述十二個受到《性傾向歧視條例》影響的個案如何侵害自由人權。那些個案曾出現於婚姻服務行業(婚姻攝影製作、蛋糕店、花店、婚禮場地)、旅館住宿業,或是以基於信仰對同性關係的公開批評等。有些案主官司纏身多年,

詳情

「觀看」的極限:再論欣宜「高調肥」事件

半個多月前,欣宜在叱咤樂壇流行榜頒獎典禮獲得多個獎項,當中包括「我最喜愛歌曲大獎」,結果一石激起千層浪,引來多方批評,從「靠母蔭」到「高調肥」,一時間民怨沸騰。另一方面,為欣宜辯護以及對批評者反批評的文章亦不絕如縷,他們指批評者「歧視」肥、「葡萄」,同時也盛讚欣宜努力、積極和正面。 一下子,欣宜獲獎事件由娛樂圈的二三事演變成社會文化的大討論,涉及審美、「成功靠母幹」、歧視和網絡欺凌等各個層面。 近來有傳媒刊登了譚蕙芸小姐所撰的「因女藝人欣宜「高調肥」捱轟,我重讀了約翰.伯格」一文。 譚文以約翰.伯格「男性凝視理論」重新解讀整個欣宜獲獎事件,並認為欣宜「高調肥」會被猛烈抨擊是因為「觸犯了社會禁忌」,而且挑戰了「男人觀看,女性展示的權力關係」。從描述現象到理論解釋再到反思社會,譚小姐可謂創作了一篇文化研究的範文,也成功令讀者反思社會中男女角色的不同。然而,單就了解欣宜「高調肥」這件事而言,筆者認為這是不足夠的,甚至是誤導的,其結果只會加深對立和仇恨。故此,本文將嘗試對欣宜「高調肥」事件另作詮釋,並進而指出單從「觀看理論」解讀社會現象的不足。 起初的審美問題 「高調肥」事件圍繞著兩個概念或兩

詳情

誰是小眾? 關於加拿大聖三一大學的裁決

引言同志團體一般認為自己是小眾(minority),他們爭取多元及包容,並指出受到持守傳統家庭及婚姻觀念的大眾(majority)歧視。但是,加拿大卑詩省上訴法院最近的判決指出,大部份加拿大人支持同志擁有平等權利(包括結婚),在這背景下,持守性關係只能發生在一男一女婚姻之內的人士(案中的聖三一大學)才是小眾。法院進一步指出,大眾若假借包容與自由之名,將自己那一套同志平權觀念強加在小眾身上,實際上是一種不包容及專制的作為。背景2014年10月,加拿大卑詩省律師公會(公會)拒絕認可聖三一大學(大學)擬開辦的法律課程,理由是大學要求學生遵守以上的性關係(即性關係只能發生在一男一女婚姻之內)守則的收生政策,是歧視性小眾,與公會須維護的公眾利益不符。大學控告公會侵犯了其在憲法中的宗教自由權利,卑詩省原訟法院判大學勝訴。 其後公會上訴,上訴法院維持原訟法院的判決,即公會須認可大學的法律課程。判決內容與原訟法院一樣,上訴法院指出根據卑詩省法例,公會的法定責任是維護公眾利益,其中包括保護所有人的權利與自由。為了履行其法定責任,公會可設定律師執業的條件(包括在公會認可的大學取得法律學位)。故此,公會在決定接納或拒絕大學的法律課程時,可考慮大學的收生政策會否損害有關人士的權利與自由。上訴法院進一步指出,公會在作出決定時,除了考慮收生政策會否損害有關人士(性小眾)的權利與自由,還須考慮該決定會否侵犯了大學在憲法中的宗教自由權利。該決定須合理地平衡性小眾的權益(不被歧視)與大學的憲法權利(宗教自由);該決定對宗教自由的干預,不能大於為了保障性小眾權益而必要作出的干預,換句話說,有關干預應是合乎比例的(principle of proportionality)。上訴法院認為公會的決定對大學的宗教自由的干預是不合乎比例地大。第一,公會的決定對大學及其學生影響深遠,大學會因該決定而無法開辦法律課程;就算開辦了,就讀的學生亦無法執業。第二,公會的決定對保障性小眾權益的幫助不大,拒絕大學開辦法律課程,不會增加給予性小眾的學額。而縱使大學沒有性關係守則,大部份性小眾也不會入讀這間擁有濃厚宗教氣氛的大學。基於比例原則,上訴法院裁定公會的決定是不合理的,故公會須認可大學的法律課程。上訴法院總結指出,在自由及民主的社會裡,差異的存在是正常不過的,大眾不能因為不認同小眾的價值觀而攫奪小眾追求其宗教理想的自由。結語以上裁決帶出了一個重要的訊息:隨著社會性解放思潮愈來愈為人接受,性小眾雖然在人數上仍是少數,但在西方國家裡,認同他們的價值觀的往往是社會上大多數人。以往性小眾遭受主流社會壓迫的情況,隨著「主流」的更替,小眾已逐漸演變為持守傳統家庭及婚姻思想的人,他們反過來遭受主流社會壓迫。在同運思潮已成主流的國家和地區,我們看過不少小商店被迫違反自己的宗教良知,為同性婚姻製作商品或租借場地的案例。市民不要誤信一些似是而非的平權口號,而是要細察在「大眾歧視小眾」的論述中,究竟誰是大眾,誰是小眾?文:梁永豪(明光社生命及倫理研究中心研究員)

詳情

支持婚姻平權就無法反對的兩個結論──鼓勵台灣守護家庭的朋友

畢竟,移民台灣開民宿及咖啡店,是眾多香港青年愛作的夢,台灣婚姻平權的討論鬧得熱烘烘,在香港隔岸觀火的我也跳入火堆中,鼓勵我在台灣守護家庭的朋友。這個議題常見的支持論點是平權。其實只要認真對待平權,都很快發現,這個支持同性婚姻的最強論點其實很弱。寫本文是要批評以平權來支持同性婚姻的論點,並提出保障同性伴侶的另外進路,我無意建立如何反對同性婚姻的論述。婚姻平權的真相是只有性別取得平權。婚姻平權的實質內容是修改一男一女結合的性別規限,變成男男、女女,男女一視同仁。婚姻平權是個口號,不過再聲嘶力竭,也沒法脫離只有性別才取得平權的事實。婚姻平權的支持者甚少願意平等地看待婚姻制度的其他規限。婚姻制度限制了人數、血緣、年齡、次數等,若不除去這些規限,對於支持者來說,婚姻真有平權嗎?這個討論往往被質疑是轉移視線,「等等,『平權』不是你們先提出嗎?」支持平權者要麼爭取廢除婚姻的其他規限,要麼乾脆承認只爭取同性結合的婚姻特權。婚姻平權支持者,無法反對的兩個結論若某人要貫徹平權的原則,他就沒法反對不限人數、十個人真心相愛的婚姻平權;也沒法反對同時與不同人結婚的重婚平權;又或是要支持不限血緣關係的婚姻平權;以及支持未成年異性戀男女的童婚平權。我支持這種平權嗎?不。我在質疑支持平權的朋友到底如何貫徹平權原則。當婚姻有所規限,被拒於婚姻制度外的人就被視作失去平等權利,這就得到兩個支持平權者無法反對的結論:結論一)容許任何形式的婚姻制度,不設限制。就像「交通燈平權」一樣,你有你綠燈過路權,我有我紅燈過路權。甚麼形式的婚姻都獲得政府承認。結論二)紅燈綠燈都可以過馬路,交通燈就形同虛設。原來婚姻福利有助鼓勵人類養育後代,今天大家都覺得婚姻無關養育後代了,政府也再沒甚麼原因要承認彼此相愛的人際關係。「取消婚姻制度不就更自由嗎?」所有人都沒有得到婚姻特權,劃一、平等。難怪連哈佛大學著名的政治哲學教授邁可.桑德爾(Michael Sandel)在《正義:一場思辨之旅》裡都表示,以平等原則來支持同性婚姻在道理上說不通。真正的平權,要麼納入各種人際關係,要麼廢除婚姻制度。政客沒有告訴你的事實:同性婚姻不是平等人權歐洲人權法庭三次裁決裡,都表示成員國沒同性婚姻並沒有違反人權,分別是Schalk and Kopf vs. Austria案(2010)、Hämäläinen v. Finland(2014)和Chapin and Charpentier v. France(2016)。聯合國的《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列明男女雙方(men and women, spouses)締結婚姻,而不是「人人可按自己方式締結婚姻」。再者,基於公約第五十三條列明:「本公約應交存聯合國檔庫,其中、英、法、俄及西文各本同一作準。」的原則,按中文版本解讀,公約就不能解釋為男男雙方、女女雙方,而是一男和一女的雙方締結婚姻,這才是人權法所保障的平等權利。聯合國人權事務委員會早在2013年出版《生而自由 一律平等》小冊子,第51頁提到「國際人權法不要求各國允許同性伴侶結婚」。那麼平權是甚麼?聯合國認為,「保護個人免遭基於性取向的歧視卻延伸到確保未婚同性伴侶得到與未婚異性伴侶同等的待遇,並有權享有同樣的福利」,未婚同性伴侶與未婚異性伴侶有同等對待,就是平權。在台灣和香港,同性伴侶相愛同居,都不受刑法干預,與異性伴侶擁有一樣平等的權利。只要知道人權不是用來改變婚姻制度的令箭就是了。婚姻制度與同性戀沒關係,與異性戀也沒關係政府沒有要求某人在結婚前,要證明自己的性傾向,是異性戀還是同、雙性戀,因為婚姻制度本來就不關乎性傾向。就是同性戀是否天生、異性戀是否正常等都不相關。兒子戀上老父的年輕繼母,即使繼母與老父離婚,兩個都是異性戀者,在香港的婚姻條例下也不能結婚。男同性戀者決定離開同志生活,遇上心儀女性,結婚生子的故事也比比皆是,只要搜尋「後同性戀者」就找得到。很少人注意到,婚姻制度沒規管性傾向(反正,性傾向就是流動的……)。同性戀者和異性戀者擁有平等機會,按當地的法律規範締結婚姻;但同性戀者和異性戀者都沒有權利去隨意定義婚姻。不論正反雙方,不斷強調異性戀者可以結婚,同性戀者不能結婚,是製造了不真實的對立。今天的婚姻制度設定限制是有其他目的,無關乎性傾向,然而本文不是論證為何支持男女婚姻,在此不贅。保障同性伴侶和其他緊密關係我要把兩個想法弄清楚:我在說的婚姻,是一種資源和權力分配的制度,但不是唯一的分配方法。此外,同性伴侶需要保障,但不是唯一需要保障的緊密關係。透過政府主動推動《多元授權書》法例,可以保障各種緊密關係,不論是同性同居、異性同居、誼親關係、生死摯友,還是獨居長者與他所信任的人。按公平說,這些緊密關係不都應該得到平等保障的權利嗎?《多元授權書》可以在日常生活和當某一方失去精神或行為能力時,在醫院探視、醫療指示、生活及財務授權、領取遺體及辦理死亡證、領取骨灰等或更多範疇,保障授權雙方的權益。多元的意義,一方面在於可選擇多層面範疇,另一方面在於能保障的關係不限性傾向、血緣和關係性質,只要是自願共同訂定契約的人即可互相授權。開宗名義地說,這個方法是要繞過改動以血緣、婚姻、領養和姻親所作的家庭定義,符合家庭主義者的想法;同時切合自由主義者的觀點,社會上各式各樣緊密關係,不用受到政府所定義,以低度干預的方式在生活層面獲得保障。我支持的平等,是「Treat Difference Differently」,緊密關係的性質是相愛,跟男女婚姻延續社會的性質有所不同,就應該用不同制度去保障。然而本文不是論證為何支持男女婚姻,在此不贅。結語台灣與香港只是一海之隔,兩地交流甚頻密,又深受英、美文化影響。自民進黨上台後,更目睹台灣同運在朝在野改寫婚姻制度的權力高牆,他們比香港的同運更坦蕩、更激烈。記念台灣守護家庭的朋友,望你順遂,台灣加油!文:招雋寧(明光社項目主任)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