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四就是香港的歷史了

余光中說記憶像鐵軌一樣長。香港的六四記憶像燭光一樣,忽明忽暗,卻始終不曾熄滅。 六四曾經是香港最重要最有效的「政治成分分類法」,每個政治人物都要接受六四立場的測試。歷任特首或官員都曾經答錯六四問題的考卷而受圍攻。例如董建華的「放下包袱」論、曾蔭權的「經濟發展」論,乃至梁振英的「鄧小平應拿諾貝爾和平獎」論。 不過最近數年,六四悄悄退出了香港政治舞台最前沿戰線,譬如早前的特首選舉,公眾已經沒有興趣了解候選人的六四立場。取而代之的,是23條立法、是政改的立場。這些議題儼然成為這一代香港人最有代表性的政治立場分類。 這是無可厚非。六四太遠,政治人物也學懂如何回答。只要講得含糊一點,不要講一些太挑釁的講法,例如什麼「碌豬論」,一句明白學生或港人的感情,已經過關。 以前官員為表忠誠,六四問題一定要由黑講成白,哪有空間說什麼明白香港人的感情?這是官方口徑的鬆動。或許平反之路遙遙,但沒有香港人28年的拒絕遺忘,這條路早就湮沒無聞。 本土大學生即管和六四割席,但從此他們的本土記憶便缺少了28年的維園燭光,以及香港人揮不去擋不了的六四記憶,也就無法解答香港人的抗共恐共的來源。為何今天的政改/23條會寸步難

詳情

這個社會對誠信還有要求嗎?

《論語》孔子曾說「言必信,行必果」,視為誠信的原始解釋。 所講話必可信、做事一定會有結果,這個今人以為是最高的誠信原則,其實在孔子原文中,只是屬於「次等」的德行。很不幸,古代中國以為「次等」要求,今天的政治人物根本未能達標。 梁振英的UGL事件,纏擾經年,言必不信。他倒是「行必果」,發出律師信告誹謗絕不手軟。不論是立法會議員還是法律學者,只要是批評質疑甚至只是要求他交代UGL細節,都被他看作是「誹謗」。 他認為張達明不信任自己及UGL的聲明,是誹謗UGL。這名特首以為聲明便是「聖旨」便是「真理」,不容任何人質疑詰問嗎? 對梁振英以及UGL的聲明提出疑點提問,只要言之成理,有何不可?談何「誹謗」? UGL事件背後是誠信問題,包括作為特首有無申報收取UGL報酬的誠信,包括作為被收購公司的董事有無維護自己公司最大利益的誠信。 公眾利益,提問有理,何來「誹謗」?似乎梁表英認為,他的「言」社會便要「必信」,否則便是「誹謗」。霸道做法背後突顯心虛。 周浩鼎身為監察角色,卻和被監察調查對象私自接觸,隱瞞迴避,何來「誠信」? 「保皇黨」輕輕放過,只視為「手法可以更好」的技術問題,視誠信為何物? 港珠澳

詳情

荒謬絕倫的周浩鼎事件

周浩鼎事件揭發後,坊間爆出很多轉移視線的講法,試圖淡化問題。 李慧琼指周浩鼎可以有更好的處理方法,減少公眾不好的觀感。 周浩鼎是調查委員會的副主席,梁振英是調查對象。調查對象「修改」委員會的調查範圍,是非常無禮的做法,周浩鼎理應拒絕。 他全單照收,並不是「手法」問題,而是「想法」有問題。 第二個講法,便是指梁振英並無在今次的修改中獲利。 有人強調修改範圍根本不能令特首「有着數」。似乎只要修改不影響調查,特首接觸調查委員會的做法便無問題。 就像墨西哥一宗風化案,一個「富二代」犯了強姦罪行,法官竟然以「犯罪人過程不享受」而判無罪。輿論嘩然。 「享受」與否根本不影響罪行是否成立。同樣,被調查的對象私底下偷偷接觸調查委員會並要求更改調查範圍,不論修改結果為何,也是嚴重的利益衝突。 修改沒有令特首獲利可能只是因為修改下筆的人「愚蠢」。輿論不應被這種「修改了和沒有修改是一樣」的論調轉移視線。 第三個更荒謬的講法,便是「調查誰把閉門會議的機密泄漏」,政府、議員都以此作為「賊喊捉賊」的依據,部分不知廉恥的傳媒也跟着起舞,放過主謀,反而追殺舉報罪行的人。 UGL調查委員會之前的會議都是公開,只有這一次在

詳情

回歸大典之下的兩件小事

回歸廿年,政府視為頭號重要政治任務,希望營造普天同慶、萬眾一心的和諧氣氛。 不過魔鬼在細節中。在官方大力唱好的同時,最近在香港發生的兩件「小事」,足以說明所謂回歸的歡樂氣氛不過是肥皂泡般虛幻。 亞冠盃恒大對東方的賽事,內地球迷舉起橫額,「殲英犬滅港毒」,最後罰款收場。 橫額所指的「英犬」是指誰?香港的足球代表?兩地球迷有敵對情緒正常不過,問題是,為何內地球迷會把矛頭指向政治意味濃厚的「英犬」字句?香港球迷的確曾經噓國歌、講粗口「招呼」恒大球員,但為何內地球迷會把這些行為歸納為「英犬」呢?是否在大陸人民,或者官方心目中,只要香港人表達任何仇視中國的行為,便是「英國的走狗犬牙」? 而且他們認定香港所以仇視大陸,是因為香港戀殖戀英,所以去到最後,又是英國人的問題。這種對問題的理解脫離現實,香港人對國內的不滿,更多是源於兩地文化的差異,反而和是否懷念英國沒有關係。大陸球迷把矛盾指向「英犬」,完全捉錯用神。 如果這是國家對香港問題的理解,更是大錯特錯,只怕會令政府錯誤投放資源在「愛國教育/國民身分認同」之上,以抵消「英犬」的影響,反而放過了真正影響中港關係的問題。 另一件小事,便是紅十字會的捐血

詳情

霧霾遮住賽先生

德先生和賽先生,是五四運動時引入中國的兩位「西方大人物」,代表着民主和科學。 可惜香港一直未能容納德先生,想不到連賽先生也無立足之地。 科學精神,實事求是,借用毛澤東的講法,不以個人意志作轉移。最近梁振英的一番「香港南風污染廣東」的講法,卻明顯違背了賽先生那種科學求真的精神。 空氣污染問題本來理應是超越政治,可惜慣於操弄政治的人,看什麼都可以有政治考量。於是,本來北風把污染物吹到香港的客觀事實,硬要「各打五十大板」,說成「香港吹南風時一樣會污染廣東」。 這個說法被前天文台長李本瀅嚴辭駁斥,認為梁的講法沒有科學根據。科學面前,梁振英也無力招架,只能迴避「這是廣東官員的講法」。 如果這不是事實,或者不是梁振英的個人意見,為何當初接受電台訪問時要刻意引述呢?目的為何?梁振英究竟站在什麼立場、維護什麼地區的利益去講這番話?如果是為了避免造成廣東官員的難堪,則明顯是政治壓過了科學,對解決兩地污染問題,毫無幫助,反而變成廣東不重視自身地區污染問題的「下台階」。 最令人心寒的是,香港其他官員,包括環保署、環境局,完全不敢正面指出梁振英的講法沒有科學根據,反而塗脂抹粉「廣東官員的客氣話」。特區官場沒有

詳情

誰要去大灣區?

【明報文章】回歸20年,又來一個中港融合「大禮」——大灣區規劃。 理由非常老套:不融合便被邊緣。 這個講法是抹黑香港,彷彿香港「遺世獨立」和世界無聯繫,和內地也無交流。 事實上香港一直都是國際重要金融中心,也一直和大陸有各種緊密的商貿往來。 CEPA(內地與香港關於建立更緊密經貿關係的安排)簽署,香港各行業積極北上發展,以電影娛樂事業為例,香港大軍紛紛北上搵食,有時甚至忘記了香港的本位市場,從來沒有自我邊緣。 有時反而是內地拒絕香港的「融入」。 例如香港足球員希望到中超發展,但內地卻推出保護措施,規定守門員位置不得由外籍人士擔任,不幸地,香港「血濃於水」卻列入外國人的類別。 葉鴻輝無緣「融入」中超,是大陸政策令香港「邊緣化」。 如果有市場實際需要,香港人早就各出奇謀,努力和中國的經濟圈「融合」,何需政府高官四出講「爛gag」硬推? 難道對特區官員來說,只有香港合併於內地城市圈之中的「規劃」才算是「融合」? 香港官員推銷大灣區,候任特首林鄭月娥完全排除在外,只有行將卸任兼頭戴「國家領導人」帽子的梁振英主持大局。 那麼,梁振英是代表中央角色游說「融合」?他有沒有以香港特首身分去研究「融合」

詳情

民間也要休養生息

林鄭月娥當選,風平浪靜。 選前曾有人擔心,或者是樂觀預期,如果高民望的曾俊華敗陣,會否引起民眾示威抗議,造成管治危機。 結果當然是,太陽照常升起。香港社會經過了「集氣」,似乎驟然進入了另一階段——泄氣。 選舉期間民眾像溺水的人四處找尋稻草,我們寄望某報章的頭版評論文章是泄漏「中央分裂」的天機,寄望高民望可以重複2012年梁振英「黑馬食糖」的奇蹟,又或者寄望北京會考慮超低民望會造成社會動盪……而所有這些願望都徹底落空。 香港民眾經歷了2014年雨傘運動後,第二次民氣潰散。曾俊華的選舉工程,其實也算是一場不舉雨傘不佔街道的民眾示威活動,結果卻和雨傘運動一般,未能在政治上作出實際改變。更相似的是,兩項運動都造成了社會撕裂。 如果雨傘運動是「藍」、「黃」的撕裂,是所謂「覺醒vs.港豬」,那好歹還是政治立場理念完全不同的兩個光譜。但今次曾俊華選舉工程,卻是把原本的民主陣營,內部撕裂。 挺曾的和反曾的以「務實派」和「原則派」自居,互不相讓,各自攻伐,而且這種怨恨並沒有隨着選舉結束而停止。 選舉後兩派仍然互相冷嘲熱諷,某些本來在立法會選舉取得好成績的本土派議員,也因為在選舉中堅持不投曾俊華而寧願投白

詳情

民望變威脅 再無中間路線行

當曾俊華的選舉去到最後階段,超高人氣成為了他的賣點,也是他的缺點。 對方陣營開始推出「藉民意威脅中央」的言論,最後結果似乎也印證了,高民望高人氣不是良藥,反而是催命毒藥。 曾俊華和林鄭月娥的認受性恰恰來自兩極端:曾俊華窮得只剩民望,而林鄭坐擁龐大選委支持。而選委背後便是中央。 即是說,這是「香港市民對決中央支持的戰爭」。共產黨雖然常常說「從群眾中來,到群眾中去;相信人民,依賴人民」,但一旦黨發現民眾產生威脅,便無法容忍,一山不能藏二虎。 法輪功是一個經典案例。當年法輪功號稱有一億學員,數目超過了共產黨員的數目。 這便引起了共產黨的猜忌,害怕「挾學員以令中央」,所以取締法輪功。 然後上萬學員到北京請願上訪、包圍中南海,更令共產黨鐵了心嚴刑整肅。 可見,民眾的支持對共產黨來說,根本不是正面加分的因素,反而是製造兩個權力核心的問題。 所以曾俊華愈是強調他的高民望,便愈是和特首寶座無望。 但如果他沒有高人氣高民望,可能根本連入閘都無望。這正是民意的悖論。 一個如此害怕民意的共產黨,又豈會如願給予香港有一人一票真正的普選? 這其實也宣告了所謂「中間路線」的死亡。 曾俊華是建制派人物,他對中央某些

詳情

如果女媧就是撕裂者 如何補天?

李嘉誠說特首心水人選時,提到神話傳說:女媧補天,修補撕裂。 問題是,林鄭月娥是女媧嗎?她如何能「補天」? 神話傳說,天為何出現窟窿?因為共工以頭撞不周山。即是說,撕裂來自他人,女媧是以旁觀者的身分來拯救蒼生,進行「修補」。 問題來了:如果香港目前的撕裂不是來自別人,正是來自梁振英,而林鄭正正是繼承「CY 2.0」的人選,她本身就是撕裂的幫兇,她還有什麼正當性去「補天」呢? 即使撇除「梁振英2.0」的標籤不談,她自身的作風,都似是一個破壞的「共工」。 鉛水風波不讓官員飲來路不明的水,其實是製造官民撕裂對立,釀成所謂「官貴民賤」;故宮風波,也讓香港內部撕裂。選舉期間雖以「connect」為口號,但行徑卻似是「disconnect」,天水圍不去,看見周庭抗議卻以家長訓示小妹妹的姿態教訓而不是聆聽;網上民意處於劣勢,便貶低網上民意,指摘批評聲音是「白色恐怖」,無異自絕於網民和反對聲音。無故貶低港台的電視製作,又為自己製造更多敵人。 她民望長期低迷,她的支持陣營居然製造輿論,認為有人要藉民意來脅迫中央。 這不是把香港人和中央對立撕裂嗎?甚至把香港人不投林鄭,演繹為「為了反對中央」,再一次把中央和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