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代啟示錄》的啟示與隱瞞

當特朗普準備打第二次韓戰之際,重新思考越戰問題尤具意義。六十年代,美國興起過反戰浪潮,但這種浪潮在海灣戰爭與伊拉克戰爭興起之時,已不復見,相信即使北韓被亂攻狠打,美國本土也未必再有同情異民的聲音。 《現代啟示錄》是眾多反思越戰的電影之一,上映於1979年,其時越戰已結束,越共的戰爭對象不再是美國,而是昔日的盟友中國,兩者就邊界爭議化友為敵。這電影改編自約瑟夫.康拉德的中篇小說《黑暗的心》,揭示戰爭恐懼及權力關係如何扭曲人的生存狀態。導演沒有刻意反戰,主要著墨於個人在預設困境中的抉擇。 啟示 主角韋勒在影片開始時身處南越的西貢(今胡志明市),經歷過戰事的他無法與妻子溝通,因而離婚。他在鬱悶的房間渴望回到叢林,藉參與戰事或任務來體現生存價值。及後長官委派他行刺在柬埔寨劃地為王的寇茲,參閱了寇茲的資料後,韋勒明白軍方體制約束並埋沒寇茲,使這有能之士利用土人對他的崇敬割據一方。在尋找寇茲的過程,他目睹並參與美軍肆殺越南平民的惡行,那些男女老少在勝敗的二元對立和寧枉勿縱的原則下賤如草芥。與寇比力克的越戰題材電影《烈血焚城》(Full Metal Jacket)相似的是,片中美軍的壓倒性力量,使戰

詳情

電影《沉默》關於基督宗教的隱喻和人生終極問題

馬田.史高西斯執導的《沉默》,經二十八年籌備而成,改編自日本天主教作家遠藤周作的同名小說,在台灣取景,呈現十七世紀葡萄牙傳教士在日本的個人史。影片與無神觀、「神即自然」觀或「神創世後便離開」觀無關,神的沉默不因祂不存在或沒有與世界互動的能力,而在於祂堅持自己的計劃,並讓人看見自由意志掌權的結果,藉此揭示信仰最隱秘的盲點。 與基督的生命重疊和分岔 在導演的敘事下,主角洛迪格斯神父與耶穌的歷程相似,這不單是藉洛迪格斯反思耶穌生平的意義,也是藉兩者的疊置讓觀眾反思個人生命中的普遍問題。影片沒有忠實地把《新約聖經》福音書中的故事複製至一個一千六百年後的角色,而是作了次序和設定上的更改,讓洛迪格斯這不具「神人二性」的凡人角色,更耐人尋味。 故事中,吉次郎身兼「彼得」和「猶大」。他既屢次不承認自己是教徒,並在壓迫下踐踏聖像,又把洛迪格斯出賣給極力反天主教的井上。洛迪格斯尤如耶穌被交到猶太教的宗教領袖,任人宰割。諷刺的是,當他騎馬進長崎時,並不如耶穌騎驢進耶路撒冷般受民眾歡迎,而是受謾罵、厭惡。面對未知的刑罰,他不斷獨自禱告,但沒有像耶穌被捉拿前,在客西馬尼園祈求事情按照天父而不是自己的意思進行。他

詳情

不喜自插:關於遲到問題和建議

讀過高考中國語文及文化科的人,應該對尾生的故事不感陌生,據當年老師的解釋,尾生約了他喜歡的人在橋底下等,但她遲遲未到,洪水沖來,他不願失約,抱著橋柱,結果淹死了,這是個關於信誓價值的故事。當時同學只覺得尾生戇居,為一個遲到女子自殺,又說當時有手機就不會發生此等悲劇。這故事可引伸出三個問題:1)守約是否合理;2)遲到者有何責任;3)科技能否解決悲劇。下文不旨在透過相關討論,大講仁義禮智,只就遲到問題,喚起些反思。 為甚麼要準時? 嚴肅地說,準時背後帶有契約。約了這個時間,不準時,就是違約。英國獨立報在2012年刊登了一項調查,指英國員工平均每月遲到97分鐘,讓英國每年損失90億英鎊,這大概等於香港當年利得稅兩倍(505億港元)。當然,準時上班,政府不會退稅,公司也不會加人工。但倘若經常遲到,就可能影響勤工獎、晉升之類,甚至可被視作違約,導致解僱。 雖然很多人讀中小學時經常遲到,但在「社會」這訓導主任面前,大都學懂準時,因為在工作環境,再沒有缺點小過大過給你緩衝,也沒有優點小功大功給你價值,你只能盡力做,不然,很多跟你差不多的人隨時把你取代。準時工作,在雇主的威權下,是吃飯一般自然的事。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