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中國情懷」的悼念六四意義

今年六四香港大學學生會下午的論壇主題為「愛國情懷到盡頭,悼念燭光為何留」。令我感慨的是為何要質疑六四燭光?要質疑一個控訴中共血腥鎮壓的集會?是否對新一代已是毫無意義?是否不出席就是政治正確? 愛國縱盡頭 堅持公義不斷再出發 我明白新一代的年輕人對愛國毫無感覺,這是不難理解的。支聯會亦非要大家抱着愛國情懷出席六四燭光晚會。愛國與否是大家自己內心的事。支聯會只是希望港人毋忘六四,控訴中共的血腥暴行,要求結束一黨專政丶建設民主中國。我們高舉的是普世人權民主自由的價值。愛國就算走到盡頭,但堅持公義民主絕對是不斷的再出發。 另一個年輕人否定的是支聯會「建設民主中國」的口號,認為作為香港人,中國與我無關;港人要爭取的是香港的民主前途,「建設民主中國」反而是窒礙了香港想像。香港人身分變成與「支持中國民主化」對立起來,這是一個不必要也不利香港民主化的對立。我們不理中國,是否中國就不理我們?難道我們相信「河水不犯井水」論?中共過去及現在並肯定會在未來不斷干預香港。最近張德江的言論不正是再次示範專政極權不會放過香港,「一國」要大過「兩制」?中共不單止是講,而是在這數年間不斷在收緊香港的高度自治空間:人大8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