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柱銘:Gerrymandering

上月23日,選舉管理委員會(選管會)公布2019年區議會選舉選區分界的臨時建議,將增加21個選區至452個,並且在128個現有選區重新劃界,做法惹來許多批評,被質疑當中包含政治考慮。選管會前身為選區分界及選舉事務委員會,是在1993年根據《選區分界及選舉事務委員會條例》成立。香港推行選舉初期,地方選區分界及有關選舉的規例,均是由政府當局負責的,不過,由於1991年立法局選舉地方選區的劃定,在人口數目上的差距備受批評,所以政府終決定成立獨立委員會來處理有關事宜。當時,筆者在立法局內也非常關注這條條例的訂立,只因選舉劃分的確會對選舉結果造成決定性的影響,在世界各國都曾發生類似的爭議。政治學描述選區劃分不公,有一個特定字眼,就是「gerrymandering」。而這個詞源自美國,是由麻省前州長Elbridge Gerry的姓氏演變出來的。由於在1812年,身為州長的Elbridge Gerry為提高其政黨在接下來將舉行之選舉的勝算,於是在地圖上將麻省劃分成多個選區,務求將敵對的聯邦黨淘汰出局。而基於其中一個選區,形狀怪異得看來像一條蠑螈(salamander),故產生了「gerrymander」這詞。選舉劃分不公實在是很難證實的,而且負責有關工作的人亦很容易找搪塞的理由。但難道我們就只能指望相關人士恪守職責,維持選舉的公平及公正?[李柱銘]PNS_WEB_TC/20180807/s00202/text/1533579503797pentoy

詳情

李柱銘:一席都「輸唔起」!

三月十一日,立法會將進行補選。相信市民都知今次補選的四個議席,本來是屬於民主派的,無奈,基於二○一六年人大釋法,導致法庭裁定他們的宣誓無效而被禠奪議員資格,故今次民主派的目標就是要全取四個議席,以奪回分組點票否決權,守護制衡政府的權力。上月,Now新聞台透過手機應用程式進行民調,結果顯示補選的四個議席均是由民主派候選人領先,支持率甚至高達六七成。由此看來,民主派已穩操勝券,然而,大家如聽信這些民調結果而掉以輕心,那便是治港者最樂於見到的。根據近年選舉數據的分析,民主派和保皇黨的支持率,大概是55%比45%,為何民主派的支持率竟會突然顯著增長呢?最直接的原因,就是收集意見的媒介──手機應用程式。顯而易見,民調的受訪者應該主要是青年人及中年人,亦即是較多是民主派支持者。至於保皇黨的鐵票,如不擅長使用智能手機的大多數長者,以及不在港居住的「被種票者」,則應該未有涵括在內。換句話說,該民調根本不能反映真正的選情。相信大家都知道,擁有強大選舉機器作後盾的保皇黨,一定可動員所有親共選民投票。故為了確保民主派能重奪四席,我們除了要踴躍投票外,更要積極呼籲親朋好友去投票。否則,便是助「治港者」為虐,將議席拱手讓人。[李柱銘]PNS_WEB_TC/20180306/s00202/text/1520273331364pentoy

詳情

李柱銘:怒海中的燈塔

上周四,大律師公會(公會)召開會員大會,改選主席及五名執委,角逐的兩張名單,分別是爭取連任主席的林定國所組的團隊,以及由前主席戴啟思組成的團隊。當日選舉氣氛熾熱,筆者在會員大會舉行前的十五分鐘,抵達位於五樓的會場門外。那時候,場外已是人山人海,可謂插針不入,就連想排隊輪候入場,也根本找不到哪裏才是隊尾,擠迫得令人透不過氣。於是,我便折返地下大堂等候,約十分鐘後才再上五樓排隊輪候入場。目睹今屆會員大會的盛况,我在排隊時,禁不住跟身邊並不認識的大律師說:「大律師公會已經贏了!」林定國曾暗示戴啟思團隊將是次選舉政治化,但筆者不敢苟同,反而認為是次選舉喚醒公會會員,意識到公會的社會責任。政府建議的「一地兩檢」方案根本是將一國兩制,變成一國一制,公會的回應又豈能怠慢。但林定國在任時,竟拖延至「一地兩檢」幾成定局後,才作出公開聲明,縱使該聲明措辭強硬,但「一地兩檢」已覆水難收,時機盡失。其表現着實令人失望,更嚴重破壞公會形象。全港一千四百名執業大律師中,有超過一千一百名當日親身或授權投票,投票率高達八成,打破歷屆選舉的紀錄。我深信在戴啟思的領導下,公會能夠如怒海中的燈塔般,時刻守護香港的法治。[李柱銘]PNS_WEB_TC/20180123/s00202/text/1516644106915pentoy

詳情

李柱銘:大律師公會豈能沉默?!

過去五十多年,大律師公會主席均為捍衛社會公義、法治、人權及自由,積極發聲,尤其是政治敏感的重要事件,他們往往都會走得更前。縱然該事件與公會並無關係,他們也會主動公開表明公會立場,並迅速回應,一般都是即日或是翌日,便會作出有關聲明。因為他們明白,公眾向來重視公會的意見,何况,就如英國前首相Harold Wilson所說:政治一星期都嫌長(A week is a long time in politics),因此,公會主席的政治敏感度向來都很高。可惜,近十年有個別的公會主席,鮮有就民主及人權自由的議題表態,而就算會談及,也是留待每年的法律年度開幕典禮才提出,就連一些與法治攸關的事件,他們也未必會回應。例如政府提出的高鐵一地兩檢方案,建議把《基本法》從特區部分地區抽走,變相在港引入「一國一制」,顯然嚴重破壞特區法治,但公會竟拒絕表明立場,甚至有報道指公會轄下一個委員會經研究後,質疑一地兩檢方案違反《基本法》,但公會主席卻仍選擇保持緘默。作為公會前主席,我對公會近年的變化確實很痛心。因歷任公會主席及委員們一起致力維繫的傳統及形象,正一點一點地被破壞和損害。再加上中共如今常強調要在港落實全面管治權,故公會主席實在不能以沉默迴避,必須為特區發聲,伸張公義。[李柱銘]PNS_WEB_TC/20171219/s00202/text/1513620878392pentoy

詳情

李柱銘:魯平無眼睇

上周,港澳辦主任張曉明發表了一篇憶述已故港澳辦前主任魯平往事的文章。就他所提及魯平在《基本法》起草期間的事迹,實在有些重要事情,他並未提及。一九八八年,魯平在基本法起草委員會開會時,提出回歸後外交部會在特區設辦公室。與會的港方草委反應很大,就連向來較少發言的商界大亨,他們都表示反對,認為這樣會妨礙特區政府的管治。魯平保證外交部的香港辦公室規模很小,並只會派駐低級官員,旨在處理中國公民的護照及其他簽證事宜,着港方草委毋須擔心。然而,現時外交部駐港公署的規模絕對不小,而且本年中上任的特派員謝鋒更是中國駐印尼前大使。當時,筆者亦趁機提出新華社回歸後的去留問題,魯平表示之所以一直在港設新華社,是因為中央政府不承認「三個不平等條約」,故不會在港設中國領事館,但是九七後,香港就是自己的地方,那便毋須設新華社在港了。後來,魯平在九六年也曾作出近似的言論,他強調中共不會派一個黨委書記來港指手畫腳,特區絕不會有一個權力大於行政長官的「太上皇」。可惜,魯平當年的承諾並沒有兌現,新華社回歸後一直沒有撤出香港,並在二○○○年一月十八日易名為中聯辦。而曾任中聯辦主任的張曉明,更是落實「西環治港」的中共治港者之首。[李柱銘]PNS_WEB_TC/20171205/s00202/text/1512411149699pentoy

詳情

李柱銘:今日的娥

上周,特首林鄭月娥接受立法會前主席曾鈺成訪問時指出,現行的議事規則嚴重落後於形勢,與當今的政治體制很不脗合。她指修訂議事規則「只會拿走一些與社會脫節的(議事規則),不是針對某一個黨派」,並表示這是為了令議會運作較順暢。這番說話擺明是為保皇黨說項。記得在今年七月,因再有四名民主派立法會議員被褫奪議員資格,失去六個議席的民主陣營就連在地方選區議席,也變得較保皇黨少,因而失去分組點票的否決權。當時保皇黨隨即表示有意修改《議事規則》,但林鄭月娥卻公開表示政府在補選方面「不會所謂乘人之危、落井下石」。至於「《議事規則》的修訂,是立法會本身的權力,政府不會介入、不會干預。這是我的立場」。及後,政府真的安排立法會補選分兩次進行,沒有「乘人之危、落井下石」,所以當時許多人認為保皇黨未必會趁火打劫,在三月舉行補選前提出修改《議事規則》,以免影響林鄭月娥「吹和風」的目標。然而,今日的「娥」,卻明顯要打倒昨日的「娥」。林鄭月娥一方面力撐保皇黨修訂《議事規則》,另方面則為自己築下台階,慨嘆無論「伸多幾多枝橄欖枝」也難以即時改善與民主派的關係。至於,數月前聲稱不會介入及干預的「立場」,顯然早已被她拋諸腦後了![李柱銘]PNS_WEB_TC/20171114/s00202/text/1510596034132pentoy

詳情

李柱銘:面人哋畀,架自己丟

日前,全國人大常委會通過決議案,將已於十月一日在內地生效的《國歌法》,納入香港及澳門的《基本法》附件三,以便將該條全國性法律在港澳實施。對於特區引入《國歌法》一事,社會上掀起了不少討論,箇中主因之一,就是有人無視特區普通法法制的原則,指《國歌法》可以具追溯力,而特區政府竟未有清楚否定。另外,又有人聲稱在《國歌法》納入《基本法》附件三後,特區政府就可在本地立法前執法,但政府發言人已表明不會這樣做。正是由於這些人的胡言亂語,而令港人對特區訂立《國歌法》充滿戒心。事實上,筆者相信市民普遍均認同,港人都應尊重國歌,不過,究竟應否立法嚴懲不尊重國歌的人士,卻是另一回事。去年八月,有名非裔美式足球員率先在演奏國歌時單膝跪地,以示對美國政府種族政策的不滿。美國總統特朗普公開抨擊,並呼籲球隊班主應將不肯在奏國歌時肅立、不尊重國旗的球員「炒魷」。但其批評反而激起更強烈的反響,導致大批美式足球員在奏國歌期間集體半跪、坐下來或全隊手挽手等方法,來抗議特朗普的評論。這是一個清楚反映「面係人哋畀,架就自己丟」的事例,任何高壓手段或是嚴刑峻法,都不可能令人「變得」愛國及尊重國歌,卻反而會帶來反效果,更招人反感。[李柱銘]PNS_WEB_TC/20171107/s00202/text/1509992355842pentoy

詳情

李柱銘:好人難做

「港獨」從來是一個偽命題,是梁振英為其連任鋪路而特意上綱上線,再加上一些「有心人」的推波助瀾,搞出許多風風雨雨。多間大學校園近期相繼出現「港獨」標語及橫幅,不少人包括十間大學的校長都不得不公開表態。而行政會議召集人陳智思也指同學有權自由發表意見,但底線是不可違法、不能鼓吹「港獨」,並強調若校內要討論,就必須以《基本法》不容許「港獨」為基礎。其實,在特區提出不符合《基本法》的政治觀點,並不違法。再說,若討論只允許單一意見,又豈能稱得上是討論呢?假如校園內的辯論比賽,辯題是「港獨」的話,反方當然可以暢所欲言、雄辯滔滔,但正方又可怎麼辦?難道為免瓜田李下,不想被指鼓吹「港獨」,正方的同學就要「放水」,甚至棄權?目前,社會確實充斥着此等含糊、不合邏輯的論調,相信是由於這些人既不敢得罪中共治港者,但又不想講違心之言,故唯有閃爍其詞來「交差」。違法之說雖站不住腳,但以現時特區的執法「標準」,如沒有治港者的「撐腰」,那就會有「以言入罪」、「政治檢控」的風險。近年,我們常看到親共人士在法律面前,往往比其他人更「平等」。以立法會議員何君堯早前在「反港獨吶喊大會」上的「殺無赦」論為例,明顯有違法之嫌,律政司長袁國強卻回應「不可單憑一兩個字」來決定是否違法。但其部門早前曾稱,重奪公民廣場中的「奪」字已有暴力意味,亦有人因在網上發布「殺一警、捐一萬」的言論而被起訴並入罪。袁司長顯然具雙重標準,難怪何議員毫無悔意、有恃無恐了![李柱銘]PNS_WEB_TC/20170926/s00202/text/1506364780749pentoy

詳情

李柱銘:趁你病,攞你命?!

上周四,選舉管理委員會宣布將於明年三月十一日舉行立法會補選,填補因游蕙禎、梁頌恆、羅冠聰及姚松炎被褫奪議員資格而出缺的四個議席。由於劉小麗及梁國雄已提出上訴,故他們的議席暫不會進行補選。功能組別將補選一席,而地方直選方面,新東、九西及港島均是補選一席,亦即是單議席、單票制,所以若民主派能取得共識,每區只派一人參選,就應可重奪三席。目前大家仍在協調中,據稱傾向由被褫奪議員資格的前議員(被DQ者)參加補選。可是,近日中共喉舌已撰文指,政府應修例禁止被DQ者參與補選。然而,即使政府不這般針對性修例,也有其他途徑可阻止被DQ者參與補選。基於所有立法會選舉的參選人,均需聲明擁護《基本法》和保證效忠特區,並簽署認同香港是國家不可分離部分的「確認書」。更重要的是,選舉主任可決定參選人是否真誠作出上述聲明,故被DQ者未必可以通過這一關。其實,兩宗立法會議員宣誓司法覆核案,已導致民主派在立法會內只剩十四名直選及十名功能組別的議員,換言之已失去分組表決的否決權,故保皇黨的確可在這六個月,利用他們現時在立法會的絕對優勢為所欲為。除了修例明確禁止被DQ者參與補選之外,更可修訂立法會的《議事規則》,如限制拉布等,剝奪民主派在議會內僅餘的抗爭空間。筆者希望特區政府和保皇黨都不要「有風駛盡𢃇」。既然林鄭月娥不斷強調要修補行政立法關係,那就不要「趁你病,攞你命」,否則,當立法會僅容許一言堂,只會令議會外的抗爭愈趨激烈,絕對是非常危險的發展。[李柱銘]PNS_WEB_TC/20170919/s00202/text/1505758322162pentoy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