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論「全盤西化」

若論近代中國比較清醒的知識份子,還數魯迅及胡適。作為文學家的魯迅,看透了中國傳統文化的腐朽,及中國人的不可救藥。而作為哲學家的胡適,也看到了這一點,他提出的救國良方,就是「全盤西化」。胡適強調說:「我很明白的指出文化折衷論的不可能,我是主張全盤西化的」。 他認為所謂「文化折衷」或「中國本位」,都是空談。唯一的出路是,努力「全盤接受」、「一心一意接受」這個新世界的新文明。但胡適的立場是不夠堅定的。在上個世紀三十年代那場世紀文化論戰中,為了折衷妥協而將「全盤西化」修正為「充份世界化」。「全盤西化」論立場最堅定的是陳序經,他主張「中國文化徹底的西化」。針對胡適的折衷,他說:「與其滿足『取法乎上,僅得其中』的信條,我們應當有『青出於藍而勝於藍』的信心。至少,我們也要有『取法乎上,須得其上』的精神」。歷史走過了這曲折的長河,時間已經證明,沒有「一心一意」的徹底西化,現今的中國,只是一個「中國本位」,披上現代外衣的四不像而已。口號上停留在社會主義、共產主義,實質上是權貴資本主義、法西斯主義,而在蠱惑或恫嚇國內少數民族、台灣人及香港人時,就祭出傳統文化及狹隘的民族主義這些幌子。這是一種信仰上的精神錯亂、精神分裂,是現今大陸政經動盪不安、社會亂象叢生、國人道德淪亡、生態環境災難的根源。以謊言治國,人民也只能靠謊言生存,胡混度日,沒有宗教信仰,而唯一的信仰就是金錢。歷史證明了,只有揚棄以中國為本位的「全盤西化」,去掉中國傳統劣質文化的「去中國化」,這個民族才有真正現代化的希望。很多人以為,文革摧毀了中國的傳統文化。毀寺廟、敲文物、批鬥知識份子,再搞個全民互相批鬥,終至無數人家破人亡,然後美其名為「文化大革命』,就是破壞、摧毁傳統文化?筆者認為,恰恰相反的是,文革把中國傳統文化最陰暗、最邪惡的一面,即骨子裡的奴才文化,完美的展示在世人面前。主子比爹親、比娘親,為了取悅主子,奴才們起勁地互相扭打,盡情把家當摔破。這就是文革的本質,也是中國奴才文化的本質。文化*更多地是一種無形的東西,你捉不着,也摸不着,它是潛藏在每一個人的意識裡。是我們生長的環境、傳統的教育所潛移默化的內在東西。只要看一下,現今的中共政權,又把儒教這塊爛招牌抬出來唬人,就知道傳統文化是陰魂不散的。中國人在骨子裡,仍然是滿腦子的儒家思想,雖然中國人,幾千年來其實都是嘴巴說說而已。儒家思想一直以來,都只是作為政權的統治工具,奴才及愚民的自慰工具,這點是從來都沒有變過的。哲學家羅素論智慧:「不管你是在研究什麼事物,還是在思考任何觀點,只問你自己,事實是什麼,以及這些事實所證實的真理是什麼。永遠不要讓自己被自己所更願意相信的,或者認為人們相信了、會對社會更加有益的東西所影響。只是單單地去審視,什麼才是事實。這是我想說的,關乎智慧的一點」。這正是中國人所欠缺的獨立思考能力,是胡適所說的文化惰性使然。這種惰性使人們只願意主觀相信,傳統文化的優良及導人向善,而拒絶理性思考傳統文化,在現代社會對人性的枷鎖及戕害,及方便統治者來馴服奴才、愚弄民眾,麻痺人民的思考能力。事實是,傳統的文化,尤其是以儒教為主體的漢族文化,在現代世界就是劣等的文化。鐘祖康是當代華人中,最清醒的知識份子,就看透了這個腐朽的傳統文化,說出了問題的本質。他說:「儘管香港發生了一宗又一宗,因每週七天每天工作近二十小時,而最終以過勞死暴斃或過度勞累發生工業意外致死慘劇,但傳媒幾乎每一次都只是一味褒揚死者是為養家而犠牲的『好爸爸』或『好媽媽』,鮮會追究何以一個有那麼多百億千億巨富的社會,會有那麼多人隨時要天天工作十五或二十小時也不能餬口,會有那麼多人被迫走上絕路……也如魯迅訓斥中國人那樣:遭劫一次,即造成一群不辱的烈女,事過之後,也每每不思懲凶、自衛,郤只顧歌詠那一群烈女!」這是一脈相承的傳統中國式思維,情感泛濫失控,郤不思解決問題。其實就是中國傳統文化的荼毒所致。君不見,神州大地每每遇上天災人禍,在事後不是追究責任、檢討過失以避免同類事件再次發生,而是歌頌英雄的救人事蹟、人性的光煇,甚至嚴禁報導真相,將受難者的家屬嚴密監控,如臨大敵。就以去年的長江船難(東方之星號客輪翻沉事件)為例,筆者當時在網上看到以下一則短文,看後只能仰天長嘆,世上竟有如斯的民族。這就是所謂博大精深的五千年文化?「一百多年前泰坦尼克號(即鐵達尼號)沉没後,有700多人獲救,全是婦女兒童,船長及大副水手隨船沉入海底。一百多年後,輪渡在長江主道遇險,400多人遇難,全部是老人、婦女、兒童。船長、輪機手、船員第一時間棄船逃生,且全部穿着救生衣。事發3個小時後,船長才發出救助信號……最令人不解的是,四百多鮮活的生命逝去,換來的竟然是一連串的「感動」和歌頌!喪事幾乎變成了喜事。長江救人的新聞,裡面感動人心的話語一輪接一輪的。再仔細深究一下:船上共456人,只有14名倖存者中,7人是自己游上岸報警,5人是漂泊到岳陽等地獲救,長江船難現場救起只有2人。事發的14小時後,有13名潛水員展開第一波救援。也就是說:如此轟轟烈烈的救援,只不過救了兩條生命。而且這是在溫暖的夏季、內陸的長江,而非北冰洋。還能有更失敗的救援嗎?中國長江沉船中有97名上海人,而在上海的街頭大屏幕卻在歡慶股市突破5000點。同時,在沒有任何關聯的外國街頭,這個國家卻用大屏幕在悼念中國沉船的不幸人員……文明的差距不在於經濟,而在於人性的良知!」在中國,所謂天災,其實是三分天災、七分人禍。你能夠想像一下,如果汶川大地震在日本發生,以日本的建築技術及防災意識,會如中國般死傷慘重嗎?而在受災後,源源不絶的國內外捐款,會成為泯滅人性中飽私囊的大好機會嗎?為什麼國人的道德良知會淪喪至此?結果是,中國人永遠無法從經驗中汲取教訓,災難之後是一片感天動地,然後是淡忘,淡忘之後,又再重蹈覆轍。日復一日、年復一年,事不關己,終至麻木不仁。在全球化及競爭激烈的今天,無止境破壞生態的消費主義,日益遭到環保觀念抵制的今天,要保持永續的發展,早已不能吃低端工業生產的老本,或不斷為股市樓市注射興奮劑,或不斷操弄民族主義。只有人文精神的創新,才能闢出一條生路。要創新精神,就只能真正解放人民的思想,使其有自由的意志。 要解放思想,就只能「全盤接受」、「一心一意接受」現代西方的核心文化——民主及自由。捨此已沒有任何出路。五四運動過去已經差不多一個世紀,中國人真是蹉跎了這一百年。今天仍在喊「科技強國」,這不就是「中學為體,西學為用」的現代版「洋務運動」?你仍然以為一腳踢開「德先生」,單憑獨腳的「賽先生」,就可以在這個日新月異、瞬息萬變的現代文明世界站得住腳?對「全盤西化」毫不猶疑的日本人,尚且因為民主、自由思想沒有紥穩根基, 而演變成軍國主義為禍鄰國,最終自吃苦果。歷史的教訓不遠,鑑古知今,沒有徹底改造的文化,一切都只是徒然,只會踉踉蹌蹌的走歪路,並最終也難免走上毁滅一途。*筆者按: 在這裡指的主要是精神文化,有別於社會文化或物質文化等領域。 中國人

詳情

走下神壇的劉翔——奧運情意結

四年前的倫敦奧運會後,筆者記下了有關劉翔事件的來龍去脈:「劉翔的摔倒,從這些天來的傳媒追訪,及倫奧前的種種蛛絲馬跡,前因後果大概是這樣:6月的國際田聯鑽石聯賽尤金站,劉翔跑出平世界紀錄的12秒87奪冠,雖因超風速而未獲承認,但已重燃奧運金牌的希望,所以上級下達「奪金令」。為因應倫奧兩日三場的賽程,而加重訓練量,致使舊患復發,因此退賽之後的倫敦站賽事。 並轉赴德國療傷。劉翔曾要求休息養傷,但遭領導拒絕,被要求邊訓練邊治療,並打了兩針封閉(止痛針)。央視記者冬日娜及教練孫海平都親口承認此事。從比賽當天劉翔跌倒的整套動作來研判(其實他並沒有完成整個跨欄動作),不可能是跟腱斷裂,而只是因為受到舊患加劇所困擾,即跟腱部位鈣化所產生的疼痛感,知道根本無法勝出賽事,但又需要向上級交代,向廣告商交代,向嘲諷他沒有在京奧出場的攻擊者交代,致令其作出出賽但蹬欄的決定。甚至在事後到整個手術完成後,都不敢公佈病情,只有黑箱作業統一口徑,令事件永遠成為一個謎……」可以說,劉翔的摔倒事件,對中國奧運代表隊形象的打擊,有其歷史性意義。如果說在之前的京奧,劉翔的陣前退賽,傷了很多中國人、包括香港人的心,倫奧比賽途中的摔倒,其後媒體對事件的廣泛報導,及國內外民眾對事件欺騙成份的激烈爭論,則令人對舉國體制及其對奧運的意義,有更深刻的反思。劉翔肯定是中國及亞洲體育史上的標誌性人物,這點毋庸置疑。作為首個在奧運田徑場上揚威的亞洲、中國運動員,劉翔在往後比賽中的一舉一動,必然牽動每個中國人及香港人的心。愛之深, 恨之切。京奧及倫奧的接連傷患打擊, 臨陣皆功虧一簣,這絕不會是偶然。明知有傷在身,仍堅持到上陣一刻,背負的是億萬人的期望。而舉國體制,正是億萬人期望下的一座大山。因此,在強大的舉國體制下,劉翔只能注定是一個毀譽參半的悲劇英雄。從近年來媒體的報導揭發,我們不難理解,舉國體制在培養運動員的過程中,對運動員身心的戕害,是何其巨大。在中國,絕大部份運動員皆出身寒微,能在這片天地打拼出頭,可說是他們人生的唯一希望。就這一點來說,我們對運動員需要有最起碼的尊重及敬意,無論他最終能否奪取奧運奬牌。但俗語說,沒有無緣無故的愛,也沒有無緣無故的恨。香港人對國家隊在奧運會表現的反應,由當初熱烈支持,到今天的熱情減退甚或冷嘲熱諷,中間的心理轉折,又豈只是本土或港獨意識抬頭,能簡單解釋清楚。如果單就體育方面來說,近年來有關國家隊的負面消息不斷,尤其在運動員服用禁藥一事。其中尤以女子游泳隊及馬家軍的禁藥醜聞,最為觸目。而很多奧運代表在退役後的悲慘境況,更是使人唏噓、嘆息。中國有錢了,可以對外不斷撒錢,拉攏其它國家,對內也不斷大灑金錢來和諧維穩。但對為祖國爭光的奧運健兒,在退役後的生活保障,卻視而不見。退役後的運動員再沒有利用價值,被國家棄如敝屣,人們都看在眼裡。昔日的國家英雄,今日卻成為落難孤兒。 金牌到底又有什麼意義?如果說,過去香港人支持國家隊,是盲目的民族亢奮情緒, 則今天的香港人應是多了幾分理性思考。 擺脫民族情感的糾結, 才能真正體會奧林匹克的崇高意義, 及欣賞運動員在競技場上的精彩表現。 金牌不代表一切, 只要運動員在賽場上, 為追求自身極限而奮勇拼搏, 無論他的成績最終如何, 都值得我們為他歡呼、喝彩。 這才是奧運會的真正意義所在。 奧運

詳情

致那美好的年代:《永遠的三丁目的夕陽 》

(取自:http://ameblo.jp/yueki09/entry-11129861125.html)夏,夜涼如水。從家裡抬來椅子,大家坐在海邊,一邊乘涼,一邊看着對岸的飛機升降。夜,繁星滿天。靜聽海浪的拍岸聲,偶爾,飛機緩緩的在啓德機場跑道上起飛或升降,傳來轟隆的引擎聲響,蓋過了歡聲笑語。現在回想起來,竟是那麼遙遠。很多個黃昏或晚上,一家人的娛樂,就是坐在岸邊,看那飛機上的點點燈光,徐徐的由遠而近,或由近而遠。而對岸萬家燈火,在飛機尾部噴出蒸氣的烘托下,如海市蜃樓,如天上繁星。那是一個物質匱乏的年代,家裡有一台黑白電視機,已引來左隣右里的圍觀。小孩們都以電視餸飯,看得眼睛都不眨一下,直至大人們吆喝,手中筷子才會再次起動。後來,父親買來了一塊三色塑膠鏡片,把它掛在電視機的屏幕前。藍、綠、黃三種顏色,看起來就是彩色電視了。最記得那時候,每晚都在播放美國的劇集《功夫》,飾演甘貴祥的大衛卡列甸大紅大紫。而《功夫》每集的片頭曲中,「草蜢仔」甘貴祥在黃沙萬里上踽踽獨行。我們小孩看到電視上的藍天、綠草、黃沙,都異常興奮雀躍。覺得三種顏色比只是黑白兩色,實在棒太多了。不久之後,家裡終於迎來了一台彩色電視機。那個年代,是一輪又一輪的日劇狂潮。無論是大人或小孩,都會準時等候在電視機前追看劇集。而我最迷的,就是竹脇無我和栗原小卷。《柔道龍虎榜 》、《佳偶天成》、《二人世界》等劇集,從不錯過。那個年代,很多香港人,仍是住在木屋區、徙置區,能住唐樓的,家境已是比較好。但無論你住在哪裡,與街坊隣里的關係都非常密切,他們就像你的親人一樣,每天見面,噓寒問暖,守望相助。那個年代,人們的臉上總是掛着笑容。電影《永遠的三丁目的夕陽 》(ALWAYS三丁目の夕日),就是描繪這樣一個時代氛圍。電影的海報就是這樣寫的:携帯もパソコンもTVもなかったのに、どうしてあんなに楽しかったのだろう。(沒有手機、電腦及電視,為何人們仍如此快樂?)電影改編自西岸良平的漫畫《三丁目的夕陽》。第一集於2005年推出,由於反應熱烈,票房口碑俱佳,於2007年推出續集《永遠的三丁目的夕陽 2》,其後於2012年推出第三集《永遠的三丁目的夕陽64年 》。或許因為改編自漫畫的關係,有些橋段顯得誇張、搞笑、煽情,但無損電影整體的濃烈懷舊氣氛及溫暖人情味。故事發生於1958年,以東京都夕日町三丁目為舞台。那一年東京鐵塔落成,講述由青森遠道而來的鄉下女孩星野六子(堀北真希飾),來到東京這個大都會,開始她的尋夢之旅。求職時原以為鈴木汽車是一間大型汽車公司,來到後才知道,只是一間汽車修理店。只好硬着頭皮,埋頭苦學,終於成為店主鈴木則文(堤真一飾)的得力助手,而其妻鈴木知江(藥師丸博子飾)則待六子如親女。整個故事圍繞鈴木一家,及住在對面的茶川龍之介(吉岡秀隆飾)一家而展開。當鈴木家買來第一台黑白電視機,街坊隣里奔走相告,晚上聚集鈴木家變成彼此的最大娛樂。到了第三集,鈴木家更有了一台彩色電視機。那一年東京主辦奧運會,新幹線開通營運。(有趣而巧合的是,此片的導演山崎貴、主要演員堤真一及藥師丸博子,皆在那一年出生)。原本在電視上觀看奧運會的眾人,都不約而同走出街上仰天歡呼,看着自衛隊的戰機在天空中,畫出奧運的五環標誌,皆面露滿足的幸福笑容。在那個年代,雖然生活艱苦,但經濟開始騰飛,人們看到了希望。導演山崎貴在影片中,極力重現那個時代的景象。在東京街道上穿梭的電車,日本橋一帶的景色,日本國有鐵道的蒸汽火車、東海道新幹線回聲號列車,羽田空港上的C-9型客機等…3D拍攝加上電腦特效,非常逼真的現場感,令人有如置身其境。(昔日日本橋一景,鈴木知江與愛人偶遇。圖片取自:http://blog.goo.ne.jp/ki_goo/e/a529501767abffe5d2a27be15f3f3927)主演第一集時才十六歲的堀北真希,是初出道不久,並憑此片獲得多個新人奬。她飾演剛來東京的鄉下女孩,一口青森腔,唯肖唯妙,討人喜愛。六子思想單純,性格坦率戇厚,堀北可說是演活了這個角色。而六子在第三集,也與醫生菊池孝太郎(森山未來飾)譜出戀曲,完美幸福的結局。飾演落魄作家茶川龍之介的吉岡秀隆,則憑此片的第一及第二集,奪得兩届日本電影金像奬的最佳男演員奬。吉岡飾演龍之介,充份掌握一個追求完美的作家,為了生活糊口,只能無奈地不斷寫作少年小說的失意、苦惱、落寞,演出恰到好處。片中的龍之介,其取名就很有諷刺意味,雖然最終沒能獲得芥川賞,但憑着真摯的情感,與養子古行淳之介相依為命,並奪得同樣命途多舛的石崎廣美(小雪飾)的芳心,最終抱得美人歸。綜觀整個三丁目的電影系列,我們不無感慨..夕陽無限好,那是舊時代的美好,已經一去不返。影片中沒有大壞蛋,只有平凡而善良的小人物,構成東京都的下町生活。回憶總是美好,人們回憶大都是美好的一面,儘管每個時代也會有黑暗的一面。但重點是,那的確是一個人情味濃厚的時代,生活簡單儉樸,人與人之間,更注重建立彼此的信任、情誼,而不是金錢及利益關係。那是一個偶而會制水、停電的年代,沒有智能電話、電腦、遊戲機。電話是轉盤式電話,要打一通海外的長途電話,只能去電報局排隊等候,而且所費不菲。電視也只是剛起步階段的公仔箱,無論是黑白或初期的彩色電視機,畫面都少不了令人厭煩的雪花。要計數,就只能拿出小算盤來輕彈淺撥,只見大人們運珠如神,劈啪之聲此起彼落。小孩們要玩耍,就在街上跳飛機、捉迷藏、擲豆袋、彈波子、拍公仔紙…我們都是這樣長大的。那是一個搖滾樂、披頭四風靡全世界的年代。人們開始淡忘戰爭的苦難,雖然生活仍然艱苦,但漸漸享受到科技帶來各種生活上的舒適、便利。電視機、電冰箱、洗衣機、冷氣機等電器陸續出現,成為生活必需品。苦盡甘來,莫過於此。日本人在經濟迷失了二十多年後,今天仍在泥沼中掙扎,再來回望那看似美好的年代,能不令人唏噓。《永遠的三丁目的夕陽64年》的預告片,製作水準非常高。把影片中有關什麼是幸福,幾句出自不同主角在不同場合的深情獨白,剪輯成一段完整而感人肺腑的問答,還原了導演在影片結尾的論調。於二戰中痛失妻女的宅間醫生(三浦友和飾),語重深長、彷彿自問:「到底什麼才是幸福呢?」終於找到真愛的廣美則反問:「成為有錢人嗎?成名嗎?應該不是這種事吧」。於戰爭中與愛人失散,但丈夫勤奮工作、痛愛自己、擁有美滿家庭的知江,面露滿足的笑容:「只要跟喜歡的人相伴,那就是幸福了」。馬克吐溫說:「幸福就像夕陽,正常人都能看得到。但是大多數人郤把眼睛朝向別處,因此錯過了這一片美景」。(夕陽下剛落成的東京鐵塔,鈴木一家。圖片取自:http://cinemapost.net/archives/2086)影片中最感人一幕,相信很多人都會認為,是廣美在車上閱讀龍之介參選芥川賞的小說《舞者》(踊り子)。龍之介透過其作品,字裡行間的深情表白,終令廣美抛開一切羈絆,回到龍之介的懷抱。閱畢,回聲號列車劃破長空,回聲不絶,貫穿整個三丁目系列電影的主題曲,在此刻如高潮般畫上句號。[embed]https://www.youtube.com/watch?time_continue=2&v=W4cSRSYbhbg[/embed](封面圖片為短片截圖) 日本 影評 電影 日本電影

詳情